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魅世芳华-第7部分

黑暗里的黑影再次笑出了声:“叽叽叽叽…小娃娃,没有想到你的心魔居然会这么…”重还没有说完,只见一道凌厉的红芒朝它劈来,似有划开黑暗的威压。
  “你,真的把我惹火了…”心中的愤怒值飙到最高点,瞳洛熙不带一丝感情的对着自己西北方向说道,寒气与燃烧的火焰相交汇,散发出一种幽蓝色彩。
  “哟呵呵呵…小娃娃生气了?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别那么认真嘛…”黑影躲过攻击,不怕死的回应道。
  “只是开个玩笑罢了?”瞳洛熙咀嚼着这句话,漆黑的瞳孔滑过一丝暗芒,冷冽刺骨的眼神狠狠的凝视着那团黑雾,心底的怒火诡异的全部熄灭。
  “既然如此,那么,玩笑要大家一起来才好玩,对吗?”瞳洛熙虚着眼,虽是疑问句,但那语气里却充满了肯定。
  “是吗?小娃娃想要和我一起玩?好啊,人多才热闹嘛…叽叽叽叽…”与黑暗融为一体的黑影似乎很兴奋,但是它那恶劣行为已经远远超出了玩笑底线。
  “没错。”瞳洛熙眨了一下眼,那散发着犹如X光的眼睛在黑暗里异常醒目。
  黑影冷笑一声,再次分离起来,不一会,黑暗里再次充满的诡异的黑影,数量之多,让人头皮发麻。
  一瞬间,黑影们故技重施,一一幻化,朝瞳洛熙蜂拥而至。
  黑影幻化的不是别人,正是在二十一世纪被瞳洛熙抹杀掉的人类,如今全部都用他们临死前的状态朝那个杀人凶手扑了过去。
  瞳洛熙歪了歪头,不屑的勾唇道:“生前都斗不过我,死了还妄想要我的命?”痴人说梦!
  狂妄,霸道的话让那些鬼影身形一滞,瞳洛熙抓住着转瞬即逝的机会,双手一轮,两道红月将他们拦腰而斩。
  鬼影惨叫一声,身形猛然崩溃,化成点点灰烟消散于空中。
  一批消失,一批又来,数量之多,让人心头发寒,前世,瞳洛熙究竟杀了多少人,才有这么多的鬼影?
  其中不乏年迈的老人以及年幼的孩童,如果仔细一看,里面还夹杂着在训练时的同伴,以及…那个在小黑屋她主动示好的那个女孩…
  瞳洛熙眼中的红光渐深,眉心隆起,这些鬼影虽然不是很厉害,但是数量之多,只会白白的消耗自己的力气,到最后对自己只会不利。
  踢散一个鬼影,瞳洛熙收回攻势,站在中心任由那些死相惨烈的鬼影扑到自己身上。
  鬼影笼罩,阴森恐怖的气息在这幽暗的空间里面更添一份惊骇之色。
  如叠罗汉般将瞳洛熙淹没在鬼影之下,徒留那点点妖魔之气弥留在外,红芒闪烁不定。
  视线拉回,荆刺面颊惨白,气若游丝的躺在石台上,而离他不远的地方,瞳洛熙抱臂蹲坐在一旁,双眸紧闭,宛若老僧入定。
  时间飘逝,瞳洛熙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已经一天一夜了,不吃不喝,如冷却后的死尸一样,无声无息。
  视线拉近,只见被黑影笼罩的瞳洛熙身上顿时红芒大作,光线所到之处皆传出一声惨叫,随后被打散了原形,消失于无形之中。
  “哼…”果然有两下子,黑影冷哼一声,被瞳洛熙打散的鬼影重新回到他的身体上,合二为一。
  瞳洛熙将最后一个鬼影消灭,朝黑影看去,那根本就没有一个实体,就是一股黑烟似的,下摆拉得细长,如幽灵般飘荡在空中。
  就在眨眼间,一把把明晃晃的利剑出现在了瞳洛熙身边,那尖锐的剑尖直指她的心口,蓄势待发!
  浓密的剑身闪耀着冷冽的银光,为这漆黑的空间带来一丝嗜血光亮。
  恶战。一触即发…
  
  
☆、你是我的梦魔
  瞳洛熙皱紧了眉头,不明白那些悬浮的利剑从何而来。
  “叽叽叽叽…小娃娃,好戏就要开始了哦…”黑影怪笑着,幽灵般窜到了瞳洛熙的面前,面对面的说道,后又猛然拉开距离,飘在利剑的包围外,笑得好不阴险。
  如果万箭齐发,不给她穿个满身窟窿它就不信了。
  黑影尾角一甩,那些静止不动的利剑犹如灌注了生命般,朝瞳洛熙的要害刺去。
  “嗖嗖嗖嗖!”
  利剑像是长了眼睛似的,在黑暗中划过一道冰冷的弧度,对那站在黑暗中心的少女掷去了疯狂一击。
  这一击要是中了,少女的身体绝对会瞬间被射成马蜂窝!
  冰冷无情的剑尖直指少女,包围的利剑急速收缩,呈包围圈向那道瘦弱的身躯而去。
  瞳洛熙眉头微蹙,就在那闪烁着银光的剑尖快要刺中身体时,小手一挥,一道猩红色的屏障将其笼罩在里面,而那些嗜血的刀剑则被屏蔽在外,似是很慢,又似是很快的,那猩红色的屏障一收,原本指向瞳洛熙的剑尖一顿,轰然向外射去。
  这就是从那来,回那去。
  黑影漂浮在远处,眼见利剑被她一击之后疾速退了回来,立马消失在了黑暗里。
  黑衣再次摆动尾部,场景也随之转变。
  黑暗褪去,灰蒙蒙的天空看起来很是低沉,像是有一块巨石,压在心头。
  瞳洛熙皱紧了眉峰,不知道那个诡异的黑影又要出什么怪花招,如果还是要她面对那些她想要逃避的人事物的话,那么它的算盘就要落空了,当她再一次经历了那痛不欲生的往事后,她明白,就算她在怎么逃避都是没有用的,只有勇敢的去面对,去释怀,去遗忘,让时间来往它变淡,让以后的成长来消磨它留在自己心底的痕迹…
  自己,才能解脱…
  “叽叽叽叽…,小娃娃,好好享受吧…”黑影再次飘来,对着瞳洛熙一阵挤眉弄眼,那丑陋的样子让人反感不已。
  话落,瞳洛熙只觉脚下一软,身子不由自主的向下陷,她愕然的朝脚下看去,只见她的半个小腿已经陷入了泥地,那黑褐色的湿泥散发着刺鼻难闻的腥臭气息。
  是沼泽地!
  瞳洛熙大惊,想要提气拔身而起,却发现周围根本没有着力点,而且,从她至远,这一片都是泥潭,根本就没有一块可以落脚的地方。就在她挣扎的瞬间,沼泽已经淹没了她的腰身。
  “叽叽叽叽…,怎么样啊小娃娃?很舒服吧?叽叽叽叽…”黑影盘旋在她的头顶,奚落道。
  瞳洛熙呼吸一凛,怎么办?在等下去自己绝对会被沼泽吞没,如果挣扎的话只会加速自己的死亡时间,那讨厌的尖锐笑声转入耳中,瞳洛熙的眉头俨然皱成了川字型。
  可是,最让她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它会知道自己的所有过去,而且还能清晰无比的幻化出来,015,老妇人,教官,被自己杀掉的猎物,不管是利剑还是沼泽,都是那么的逼真而令人惊悚至极的。
  时间是把杀猪刀,而此刻瞳洛熙就被它给狠狠的捅了一刀,只见那黑褐色的湿泥漫过瞳洛熙的下颚,舔舐着她的口鼻…
  焦躁浮上心头,瞳洛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静静思考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被自己忽略了,到底是什么地方此刻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散发着腐臭味的沼泽像是收割生命的死神,一步步的朝她逼近,当那湿稀的黑泥的漫过瞳洛熙的头顶时,悬浮在空中的黑影发出声声讥笑,阴森而阴寒。
  就在黑影以为瞳洛熙必死无疑的时候,那陷入平静的沼泽地只闻轰隆一声,黑泥飞溅,一抹紫色身影从中拔地而起,立在黑影对面,看见它那愕然的神情,瞳洛熙不屑的勾起唇道:“我终于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了。”梦魔。
  将在陷下去的时候,她忽然想到,刚见到015的时候,她就分不清楚那是现实还是梦境,妇人,教官,利剑,沼泽,这都是它瞬间幻化出来的,就算它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瞬间将她与自己转移到别的地方去,就算可以,那么在转移的时候她一定会有所察觉,既然如此,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可以说得通了,那就是这根本就是一个梦!
  但是,却也不是一个普通的梦,这是一个恶梦,带着喋血的梦境。
  “是么?叽叽叽叽…小娃娃知道我是谁耶…”黑影的笑得有些不自然,在空中转了一圈后,又想到就算她知道自己是什么,她也不肯逃得出去,她注定会死在这里,这样一想,黑影再次讥笑起来。
  “当然,你是梦魔,是我的梦魔…”瞳洛熙冷笑,一双血红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它,那阴狠的眼神骇人无比。
  ------题外话------
  长了一个收藏啊…
  
☆、阿门,愿上帝保佑你
  “你…,没错,我就是梦魔…”一个会要你命的梦魔,黑影摇摆着尾部,阴冷的看着她。
  “哼…”
  对于黑影的承认瞳洛熙只是不屑的冷哼一声,右手一捏,那消失的银色沙漠之鹰再次浮现,对准了对面的黑影,“我很想知道,你消失了,我的那些恶梦是不是也会消失…”
  “你想要我的命?叽叽叽叽…小娃娃还是谦虚一点比较讨人喜欢…哟嘿嘿嘿…”黑影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似的大笑起来,漂浮的身影在空中翻腾着。
  “砰砰砰…!”
  瞳洛熙没有废话,拉开保险栓,对着它就是一个连环秒杀!熟悉的感觉给她带来一种久违了的安全感,“喜欢就算了吧,毕竟让你喜欢我我会不舒服的。”
  “利牙利齿的小娃娃…”黑影脸上的怪笑敛去,那邪恶的眼神让人一阵发寒,“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梦魔的实力。”
  说罢,那黑影的细长尾部摇摆起来,一个个鬼影再次被它甩出,分散各位。
  鬼影的身形膨胀开来,撕扯着,成长着,不一会儿,全部都变成了像是一座小山似的庞然大物,那畸形的模样让人不忍再看,不然恐怕隔夜饭都能吐出来。
  “还能怕你不成?”话音刚落,只见她手里的沙漠之鹰條然一变,一柄锋利的匕首被握在掌心,她所熟悉的就是近身搏斗和刺杀,以及暗器。
  不在多说,瞳洛熙握着匕首就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怪物掠去,那抹紫色身影在灰色的天空划过一道流光,银光闪闪,一个怪物已然被击中,只听得“轰”的一声,那怪物已经掉进沼泽,被那股可怕的吸力给拉了下去。
  分散在周围的鬼影一见,纷纷大叫着朝瞳洛熙扑了过去,那孔武有力的手臂一挥,腥臭的泥潭赫然出现一道裂痕,被击中的湿泥飞溅,像是水滴一般的落了下来,弄得满身都是黑褐色的泥浆。
  瞳洛熙身子一转,窜进了鬼影群中,手起刀落,不断有惨叫怒吼无数,掉落的庞大鬼影在沼泽地面上砸出几个大坑。
  干掉最后一个,瞳洛熙气喘吁吁的抬起胳膊擦了擦脸上的泥浆,一双闪烁着红光的眼眸要X光一样寻找着黑影的存在,心中的杀意渐深。
  “瞳儿…”一声叹息传来,让瞳洛熙的身子猛然一僵,是…雅吗?
  愣愣的转身,只见一位身着白色锦服的淡雅男子立在身后,那温和的眼眸正怜惜的看着自己,干净清爽的面颊依旧,一切如斯,是雅…,是那个埋藏在她心底的天使…
  眼底的魔意渐退,瞳洛熙有些慌乱,对她的不辞而别,雅会不会生气?可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似乎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是不在乎,还是别的什么…?
  “雅,对不起…”不安的撇开是视线,瞳洛熙闷闷的道出了她心底的愧疚,只求你,不要讨厌我…
  她想要温暖,想要那种被人在乎的感觉,虽然她狠清楚,那丝光明并不属于自己,但是,心底总有一个恶魔在呐喊,在引诱,说:抓住吧,只要将他囚禁在自己身边就可以,他将是你一个人的,那个天使,将会属于你一个人…
  可是理智告诉她,那是不可能的,她只有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会太远,也不会太近,只要能感受到他的温暖,能让他扫尽自己心底的阴霾,就足够了。
  她,要的不多,可是,老天似乎并没有想要满足她这个小小的愿望…
  刚刚退却的红芒再次显现,这次魔意侵蚀了她的理智,“不管你是幻化015还是母亲,亦或是那个禽兽不如的教官,我都可以原谅,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独独…不能碰雅,你,侮辱了他…”那个洁白无暇的柔和男子。
  瞳洛熙悬浮在半空,脑后的漆黑墨发无风自舞,淡紫色的衣抉鼓动,一阵轻响,此刻,瞳洛熙周都身散发着危险气息,温度骤然下降,宛若南极冰海。
  看来,黑影这次是踩到地雷了。
  我们为你默哀,阿门,愿上帝保佑你…
  
  
☆、你,完蛋了!
  “什么?瞳儿,你在说什么啊?”雅有些不解,嘴角那淡淡的微笑如春风般柔和。
  “我说…你不该侮辱他!更别用他那种语气和我说话!”瞳洛熙大吼一声,心底燃烧着熊熊怒火,那白皙的小脸俨然已经扭曲了。
  “你…”白衣男子语塞,那淡雅的眼眸变得阴沉,它没有想到,这个被她在记忆中圈禁起来的男子竟然会对她的刺激这么大,不过,这样才好玩,不是吗?
  “叽叽叽叽…”
  瞳洛熙胸膛剧烈起伏着,听着那尖锐的笑声从白衣男子口中传出,完全破坏了那高雅轻柔的气质。
  “混蛋!”瞳洛熙的双眸变得赤红,小手将匕首握得紧紧的,额头青筋浮现,咬碎了一口银牙。
  小手一挥,直逼男子的咽喉,干脆而凌厉,身上那股浓郁的杀气让人心惊胆颤。
  白衣男子头一侧,躲过她的攻击,抬手敲向瞳洛熙握匕的手腕。
  瞳洛熙一惊,手臂翻转,攻向他的下盘,反应迅速的反击回去。
  她没有想到梦魔的实力竟然如此高超,几乎和它打了个平手。
  皱紧了眉头,瞳洛熙原先的狂乱渐渐褪去,理智回笼,冷静的思考着梦魔的七寸,一击毙命,这才是身为杀手的果断。
  蹙紧了眉,瞳洛熙小手一甩,只见匕首身上燃烧起了炽热的火焰,一个推刺,直逼男子的面门。
  男子脚尖一点,疾速后退。
  不给他歇气的机会,瞳洛熙乘胜追击的掠了过去,刀刀都直刺要害,下手毫不留情。
  男子此刻稍显狼狈,那模仿出来的高雅荡然无存,一双阴沉得似乎能滴出墨来的眸子正狠狠的瞪着瞳洛熙,好似要吃人似的。
  男子突然现出原形,那飘忽不定的黑影一窜,离开了她的攻击范围。
  “果然有两下子…”黑影说罢,安静下来的尾部开始摇晃起来。
  瞳洛熙见此,一双血红的眼眸警惕的看着他,她发现只要他一摇摆尾巴,准没好事。
  瞳洛熙猜得没错,只见一块巨石从天而降,以光速像她砸来,如果被击中,她相信,绝对会比前世被流星砸死的后果要严重的多,因为她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再次穿越,这个险,她不见能冒,握紧了匕首,瞳洛熙拔腿就跑。
  “轰——”
  只闻身后轰隆一声巨响,巨石掉进沼泽地,那巨大的体积将泥潭的体位掀高了不止一个厘米,漫天的泥点飞舞,刷刷的落了下来。
  由于巨石那庞大的身体太大了,所以并没有完全陷下去,留了一截露在外面。
  “呸——”吐掉嘴里的泥渣,瞳洛熙擦了擦眼角的泥浆,暗叹一声好险,自己要被砸中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尸泥呢。
  等等!
  瞳洛熙擦拭的动作一顿,心头豁然明朗起来,她明白了,原来如此!
  就说嘛,不管你是大罗神仙也好,妖魔鬼怪也罢,都不可能没有弱点。
  而梦魔的弱点就是:这是一个梦!
  既然是梦,那么就不存在什么不可能的。
  瞳洛熙抬起头来,朝黑影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你,完蛋了!”
  
  
☆、我要你...滚出我的梦!
  黑影眼皮一跳,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了上来。
  瞳洛熙凛了凛神,灰蒙蒙的天空的和那腥臭的沼泽地扭曲了几下,场景俨然一变。
  黑影嘴角抽了抽,呆滞的看着眼前这片废墟残墙,天空慢慢的暗了下来,将一切的危险都笼罩了在夜色里。
  瞳洛熙隐藏在角落,将手中燃烧着烈火的匕首一收,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着猎物上钩。
  当回到自己所熟悉的环境里,瞳洛熙就像是回到水中的鱼儿一样,肆意畅快。
  黑影游荡在道路走廊,怪笑声传遍了各个地方:“叽叽叽叽…,小娃娃,你要是玩捉迷藏吗?叽——”
  笑声猛然中断,只见瞳洛熙突然中黑暗中窜出,像是粘附在夜色里的壁虎,一把刺刀凌厉的插进了黑影的胸口。
  黑影眨了眨眼,有些不解的看着瞳洛熙,只见它动了动身子,刺刀已经从他的身体里抽出,却什么受到一丝伤害:“小娃娃,忘记告诉你了,我是虚无的哦,就像是幻影…”
  “哦嘿嘿…。”黑影扭动着身子,在墙壁与地面之间穿梭着,没有任何阻碍,那尖锐的笑声中有着说不出的得意与讥讽。
  “是吗?”瞳洛熙好似没有听见般的,再次将刺刀插进了他的心口,“我好像也忘记给你说了,梦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所以,请不要太惊讶…”她笑了,邪意盎然。
  那把明晃晃的刺刀插在黑影的胸前,由刀口四周开始向外腐蚀,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了一大片。
  “你…”黑影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身躯空了一个洞,他明白,怎么会不明白呢,梦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是他没有想到瞳洛熙居然会这么快就掌握了这一点。
  刚想要侧身逃离,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动不了,扭头一看,才知道自己被一个透明的玻璃瓶装在了里面。
  黑影心下一喜,想要利用自己那虚浮是身形穿过去,不料“嘭”的一声,直接撞瓶上了。
  黑影跌坐在瓶底,摇了摇那有些眩晕的脑袋,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出不去了。
  瞳洛熙勾唇,“哦,又忘记告诉你了,这个是钢化玻璃瓶,瓶内不但有一层离子膜,我还在上面做了一点手脚,想要穿过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瓶身急速缩小,大概只有一个许愿瓶大小,瞳洛熙捏着瓶颈,使劲摇晃着,“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才好呢?”
  黑影缩在瓶底,不答话,身为梦魔的自己居然会被困死在梦境里,这个打击是从来没有过的。
  “哼,我还忘记给你说了,我在里面放了一些东西,一些会让你身体消失的物质在里面…”瞳洛熙状似好心的提心道,但是眼底的阴暗却是不容忽视的。
  她,是真的生气了。
  黑影闻言,心下大惊,不断的用身子撞击着瓶壁:“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
  敛目,瞳洛熙静静的看着已经不淡定了的黑影,眼中的红光已经开始褪去,恢复了原本的黑亮动人,只是那深邃的眸色落在梦魔身上,让人瞧不透她的心思。
  良久,瞳洛熙摇着瓶颈,对梦魔道:“我可以放你出去,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瞳洛熙望着这漆黑的夜空,声音有些怅然:“我要你…滚出我的梦。”
  
  
☆、对你,我还算善良的了
  “什么?”黑影愕然。
  “滚出去!”瞳洛熙说完,将手里装着梦魔的瓶子用力扔了出去,透明小巧的玻璃瓶在夜色里划过一道弧度,消失在了天际。
  隐秘的皱了皱眉,瞳洛熙缓缓的睁开了眼眸,视线扫到荆刺那毫无血色的面容时,眉头紧皱。
  伸出食指,放在他的鼻尖,当感受到那一丝微弱的鼻息后,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有一口气在。
  “小娃娃,小娃娃,你放我出来好不好?小娃娃…,我保证,我肯定会离你远远的…”一个小玻璃瓶被扔在了墙角,里面一团黑影不断的撞击着瓶壁,弧形的瓶子一滚,咕噜噜的滚到了瞳洛熙的脚下,祈求道,当他看见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的消散的时候,他是真的害怕了。
  瞳洛熙看都没有看她,提起脚就将他踹回了角落里,轻轻的拍了拍荆刺的脸颊,“荆刺,荆刺?死了没有?”脸上的红肿已消,又变回了那滑腻的触感。
  …
  没反应。
  “喂——,小娃娃…”黑影狠狠的闭了闭眼,滚了好几个圈的脑袋一阵阵的发晕。
  “闭嘴!”低吼一声,瞳洛熙将荆刺扶起来,仔细的观察着他现在的情况,只见那精致的眉心隆起,脸上的痛苦显而易见。
  或许都是被亲情伤害过,心底的荒凉只有用微笑来掩饰,同病相怜的两个人,感触极大。
  黑影缩在瓶中撇了撇嘴,“那个男人被噩梦缠住了…”想了想,梦魔还是将男人的情况告诉了瞳洛熙,他只希望她能心情好点,或许一高心就能将自己给放了。
  “噩梦…”瞳洛熙呢喃一声,捡起装着黑影的玻璃瓶,放到荆刺面前,问:“你确定?”
  梦魔看了看瞳洛熙,很想对她大吼,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小命还捏在别人手里,很明智的将怒火忍了下来:“嗯,我是世间的噩梦之源,不管是什么梦,我一看就知道。”
  “把他给我弄醒。”将瓶子往石台一放,命令道。
  梦魔眼角抽了抽,你当我是你的手下么?不过这句话他可不敢说,除非他不想要命了:“可以,但…”就在梦魔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只见瞳洛熙眼眸一眯,吓得他立即噤声。
  梦魔很是憋屈:“你总得将我放出去吧,不让你让我怎么办?”
  “嗯。”瞳洛熙很爽快的答应了。
  梦魔欣喜若狂之余又不解为什么她会答应得这么的干净利落,但是她下一句就将他打入了地狱:“别不要想着逃跑,就算你跑了也是死路一条,粘附在你身体上面的物质是不会自己消失的。”
  也就是说,他的命已经掌握在了她的手了,没有她的允许,他就别想离开。
  “你狠!”梦魔愤愤的说道,他算是见识到了,这个魔女。
  “嗤…”轻笑一声,瞳洛熙将瓶子打开,不屑的说道:“对你,我还算善良的了。”
  梦魔心头一颤,不再说话,他现在只希望她能早日放了自己。
  离开瓶子的束缚,梦魔觉得是身心都舒畅了,绕着荆刺看了几圈,啧啧赞道:“这个男娃是你的什么人啊?这么紧张他…”
  瞳洛熙闻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梦魔被瞪得一激灵,缩了缩脖子,老老实实的去了荆刺的身边,一看,大惊:“这男娃的心魔不比你的小啊…”
  “什么意思?”听他那语气,似乎很不妙。
  “这样给你说吧,一个人的越怕什么,越恐惧什么,不管他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噩梦都会随时纠缠着他…”
  “也就是说,他现在正被自己不愿面对的噩梦所纠缠?”瞳洛熙联合自己刚刚所经历的事情一想,也就大致明白了。
  “没错,小娃娃挺聪明的嘛,但是,他的情况现在很不乐观,本来就受了重伤,而且这男娃好像并没有求生意志,这个就难办了…”
  “如果他醒不过来会怎么样?”瞳洛熙皱眉。
  “会死。”
  
  
☆、要乖,知道吗?
  “如果他死了,你就准备给他陪葬吧。”瞳洛熙轻轻的撂下一句话,瞬间就将梦魔的怒火给点燃了:“小娃娃,不是我不愿意救他,实在是他自己不想活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只要把他从噩梦里唤醒就好,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懂了吗?”瞳洛熙侧目看了梦魔一眼,那漆黑的眼底清晰的写着“我没指望你能救活他”几个大字。
  梦魔一噎,转念一想,她这样说了最好,不然这个漂亮的男娃死在自己手里可就不妙了,当下便是满口答应:“好吧,但是我也只能将他从噩梦里面拖出来,其他的我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嗯,可以。”瞳洛熙点了点头。
  得到她的承诺,梦魔提着的心便放下了一截,他虽然不知道她的话能不能信,但是目前还是信她比较好。
  眼见梦魔就要钻入荆刺的眉心,瞳洛熙立马出声阻拦:“你做什么?”
  “你不信我?不信我你还让我救什么?”梦魔看着拦住自己的瞳洛熙,嘲讽的开口道。
  “我没有拦你,而且,就算这个男人死了,我也无所谓,我只是想要知道你究竟要怎么做而已。”瞳洛熙淡淡的开口,说着让人心寒的话,顿时也让梦魔明白了,这个女人究竟有多狠,一边说如果男娃死了就让自己给他陪葬,现在又说他的生死她无所谓,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
  梦魔清了清嗓子,干巴巴的说道:“我只是去他的意识里将那些他所不愿买对的记忆抹杀掉而已。”
  “抹杀?就是删除吗?”瞳洛熙抿了抿唇。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梦魔悬浮在空中,点了点头,这个女娃不简单啊。
  瞳洛熙沉吟一声,抬头对梦魔道:“不要将他的记忆抹杀,封印起来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梦魔有些无奈,“直接把记忆抹杀掉多干脆啊,那还用这么麻烦。”
  “我说你做就是了,啰嗦。”瞳洛熙不悦的看了梦魔一眼。
  梦魔在空中盘旋了一阵,直接钻进了荆刺的眉心,大约一刻钟的功夫就出来了:“…真是累死个人啊,这男娃的经历才不多和你一样悲惨…”
  “好了吗?”瞳洛熙紧紧的盯着荆刺,那惨白的脸色没有丝毫好转。
  “哪有那么快,放心吧,他的记忆我已经按照你说的给他封印起来了,不过,他要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的话,很有可能会恢复哦。”梦魔先给瞳洛熙打了个预防针,免得出了问题就来找他出气,他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啊。
  “我知道。”眼见他那紧皱的眉头似有舒展的迹象,瞳洛熙才算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那,现在…”梦魔凑到瞳洛熙面前,意有所指的说道,他其实就想问她现在能不能放了自己,毕竟人救也救了,那这里也就没有他什么事了,但是悲催的是,他身上的不明物质还粘附在自己身上,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炸了,提心吊胆的,指不定什么时候自己被吓死了也不一定。
  “现在还不行,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要是你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对他做了什么手脚,你走了我找谁去?”瞳洛熙无辜的耸了耸肩,又恢复了那副小白兔的摸样,却说着让人欠扁的话。
  梦魔快要吐血了,早知道他就应该做些手脚,让自己将这个罪名给坐实了,总比被冤枉好啊,特别是被这个魔女给冤枉,现在他觉得此刻浑身都不自在。
  “你要真的做了手脚的话,我敢保证你绝对活不到现在,你相信吗?”瞳洛熙弯了弯眼眸,说着森冷阴寒的话。
  “你…”梦魔算是明白了,不管他有没有动手脚,这屎盆子算是彻底的扣在了他的头上了。
  “要乖,知道吗?”
  
  
☆、苏醒
  “噗…”
  梦魔这下是真的吐血了,无奈道:“好吧,我会乖乖的。”
  瞳洛熙幽幽的盯了他一会才转过头去看荆刺,“我说,你最好把命给我留着,不然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翻身上台,将他体内的毒素彻底的清理干净,梦魔看着从荆刺指尖溢出的黑色液体将地面腐蚀了一大片,暗自咂舌:那女人也真是够狠的,这么毒的蛊她都下得去手,她可是这男娃的…
  “好了。”瞳洛熙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有些气喘。
  “嗯…?好,好了?”梦魔回过神来,绕着荆刺看了一圈,只见那苍白的脸色确实要比刚刚那会儿要好上许多,就连呼吸也要顺畅一些了。
  瞳洛熙意味深长的看了梦魔一眼,“现在什么时辰了?”
  “快到卯时了吧。”梦魔想了想了,道。
  将荆刺安置在石台上,瞳洛熙一挥手,洞内顿时燃烧起一把熊熊烈火,为室内增添了一丝暖意,“你说你是世间的恶魔之源?”
  “是啊,我是汇聚了人世间所有的贪欲和黑暗,世人的欲望越大,被恶梦纠缠的人也就越来越多…”梦魔朝火堆旁靠近了一些,缓缓道。
  “他们的贪欲强盛和你的力量有没有关系?”瞳洛熙突然想到,既然世人的欲望是他的根本,那么它的力量是不是也是由此而来的呢?
  “…是的。”沉默半响,梦魔还是承认了,既然她都能联想到这里,就说明不管他的回答是怎样的,他都瞒不过她,老实回答或许还能给自己博个好印象,虽然他的印象早已经被毁了。
  就这样,瞳洛熙和梦魔有一大没一搭的聊着,直到天色大亮。
  “唔…”
  荆刺皱着眉头,缓缓的睁开了眼眸,当看见坐在自己身边的瞳洛熙时,明显有些呆愣,傻傻的看了她一会后,笑颜逐开:“娘子?”
  “咳咳咳…”梦魔猛然发出一阵咳嗽,在接收到瞳洛熙那杀人般的眼神后连忙往旁边掠去,摆了摆尾巴赶紧开口解释道:“对不起,咳咳,不好意思,被呛着了,咳咳…”如果梦魔不是那团烟雾的形态的话,我们想他现在脸色肯定涨得通红。
  荆刺垂下眼睑,将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在了那双漂亮的美目中,等她看过来时,扬起一抹足以宁百花失色的笑颜,“娘子,是你救了咱嘛?咱好感动哦~,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的一些事情咱都想不起来了嗯~。”
  瞳洛熙抿了抿唇,将怀里的八爪鱼扯下,冷声道:“不要叫我娘子,我救你,是因为你是第一个敢利用我的人,要死,也得死在我的手里。”
  梦魔摇晃的尾部一僵,原来是这个男娃得罪了她,而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他没想到瞳洛熙居然会这么狠,救活了只为让他死在自己的手中。
  “呜~,咱被娘子讨厌了嗯~,咱好伤心哦~。”荆刺状似没有看见她眼底的厌恶,掩着眸扑进了她的怀里,呜咽道。
  瞳洛熙的眼角止不住的抽了抽,抓住他的胳膊就往下扒,那看似凶狠的动作却并没有使上多大的劲,“你给我放开,听见没有?”
  “不要嘛~。”娇哼一声,荆刺还是乖乖的放了手,用力忽视那阵阵发疼的胸口,笑得依旧耀眼,只为掩饰。
  瞳洛熙睨了他一眼,她又岂会看不出他现在的状况,不过,他现在已经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还能折腾一阵,不是吗?
  “现在,我们就该好好的算算我们之间的账了吧?荆刺。”瞳洛熙笑的无害,那双明亮的眼眸氤氲着幽暗色彩。
  
  
☆、抛饵
  “哎!小娃娃,小娃娃…,是他利用了你,你不能把我也算上啊。”梦魔苦着一张脸,拦在瞳洛熙的面前,见她没有停止的意向后,只得飘忽着后退。
  “你是没利用我,但是你却想要我的命。”瞳洛熙凉凉的说了一句,却噎得梦魔无话可说。
  愣愣的看着那抹远去的纤细背影,梦魔停在原地目送她离去,心底真是后悔莫及啊,他怎么就招惹上她这个恶魔了呢?
  “主人,您出来了?”
  “怎么样?没事吧?”
  灰衣和青衣一直守在出口处,见瞳洛熙的身影从尽头走来,连忙上前询问着,脸上的担忧一览无余。
  “我没事,青衣,最近怎么样?”瞳洛熙勾了勾唇,暖意漫上心头。
  “主人,您闭关期间一切正常,方圆百里的妖精都已经收复,归顺于我们,但是…”青衣将进几日的情况一一禀告,在说到最后,音量渐渐小了下去。
  灰衣看了看青衣,视线最后在了瞳洛熙身上,“主人,是这样的,就是一直住在西面的虎精,实力都在我和青衣之上,虽然他一直都是安静的呆在他那里没有任何动作,但难保…”
  “好了,我知道了,这个先放一边,现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吩咐你们去做。”来到偏殿,瞳洛熙坐了下来,见他俩直直的站立在自己面前没有任何动作时,不由失笑:“坐吧。”
  “这…”灰衣和青衣相视一眼,显得有些踌躇。
  “没事,我这人很好说话的,只要你们不犯错就行。”
  瞳洛熙的一句话让灰衣那两撇小胡子动了动,暗自绯腹:你会是好人?那我岂不是成了救世济人的活佛了?
  两人依言坐下,瞳洛熙抬手取了三个茶杯,一一注满,推到他们面前:“灰衣,你有没有什么想做的?或者是梦想之类的?”
  灰衣闻言一震,笑了笑:“没有啊,主人怎么会这么说?”
  “那你呢?青衣?”瞳洛熙扭头。
  “我?我没有什么梦想,但是,我现在就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不管主人到那,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会去。”青衣那冷然的脸上没有一丝做作和献媚。看的出来这些话都是发自肺腑的心里话。
  瞳洛熙垂下眼睑,静静的听完她的话,那饱满粉嫩的唇瓣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好,我知道了,灰衣,在你心里,其实很不甘吧。”不甘,永远都是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灰衣闻言瞳孔剧烈一缩,是的,他不甘,不甘他的平庸,不甘他的实力,不甘为什么别人看他们时的厌恶和憎恨。
  “我,可以让你成为人上人,那被抛弃的自尊和尊严,都将重回你的脚下,而你的名字,也会响彻东西南北…”瞳洛熙放慢了语速,一字一句都对他充满了诱惑。
  “可…可是…”灰衣咽了咽唾沫,那些话确实在他的心底照成了巨大的震撼与冲击。
  青衣默默的坐在一旁,端着茶盏轻缀着,等待着灰衣的判决。
  她深信,如果灰衣给的答案瞳洛熙不满意,那么死神的诀裁书,将会降临在他的身上。
  “你想要的,梦寐以求的,我都能给你,只要你对我忠心耿耿,那么,一切都会如你所愿…”瞳洛熙的声线变得低沉,如深渊里的恶魔,抛出了巨大的诱饵。
  
  
☆、有(女干)情,有猫腻!
  沉默良久,灰衣咬了咬牙,一口应承道:“主人,半月前我就已经表明了我的决心,现在,您就说吧,需要我做什么,我绝对义不容辞。”
  “好!”瞳洛熙一拍石桌,站了起来:“灰衣,我问你,现在你们家族怎么样了?”
  “哎,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吧,不管是妖界还是人界,统统都不待见我们,哼,就连天上的那些满口仁慈的神仙也是一样,还是那句话,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灰衣动了动嘴角,那种无力的感觉充斥全身。
  “没关系,以后,不管是谁,都不会瞧不起你。”瞳洛熙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呵呵…”灰衣扬起嘴角,笑得有些牵强。
  “是这样的,灰衣。”瞳洛熙坐下,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想要用你们那庞大的家族来做个情报系统。”
  “嘭——”
  “啊,啊,哦哦,情报系统?”灰衣一听,心头猛跳,惊得立马从石椅上蹦了起来,面前的茶杯不慎跌落,碎片散了一地。
  “是的。”瞳洛熙看了眼那破碎的瓷片,轻声说道。
  灰衣舔了舔唇,总感觉涩涩的很不舒服,“主人…,这个,可以的。”如果做成功了的话,那将是全世界最大的情报站,但是,她要弄一个这么大系统,究竟要做什么呢?
  灰衣隐隐的明白,但是却努力的去忽视掉心底那呼之欲出的答案,他,不知道她的野心到底有多大,但是,他只为了她给的那个承诺,也为了自己的选择而去付出努力。
  青衣扫了灰衣一眼,手掌虚抬,只见那满地的瓷片慢慢的悬浮在半空,衣袖一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