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魅世芳华-第8部分

甩,细碎的残渣已经不见了。
  “呵呵,好,青衣,你还是继续管理府中的大小事务,并协助灰衣扩展人脉,努力将我们势力渗透进各界去。”瞳洛熙再次给灰衣斟了一杯茶,颔首示意。
  灰衣握住茶盏,微微有些颤抖,最后心下一狠,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赢了,就能将自己所失去的尽数找回,要是输了,也就大不了一死而已!
  “男人,就要有所作为,活一辈子,为的是什么?与其平庸的过一辈子,还不如轰轰烈烈的去干一件让人望而却步的大事…”瞳洛熙就是一个恶魔,抛出了他所不能抗拒的诱惑。
  “主人说得是。”灰衣呼出一口浊气,神情变得坚毅起来,既然他选择了这条路,那么就要走到底。
  瞳洛熙轻轻的点了点头,“还有就是,我觉得我有必要将制度调整一下,灰衣,你去召集大家去大厅,我马上就到。”
  “是。”灰衣起身,对瞳洛熙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青衣,鼠辈的J诈狡猾是从他们骨子里透出来的,以后,你要多多注意一下。”灰衣的身影消失在偏殿,瞳洛熙转头对青衣说道。
  “是。”青衣抿紧了唇,心里有些发酸,主人,您就那么的不相信别人吗?是不是连我,您也没有信任过?您…以前,究竟受过什么痛苦,才会变的如此敏感脆弱,草木皆兵?
  “嗯,走吧。”瞳洛熙起身,朝外走去。
  “今天,我叫你们来,就只有一件事情,”瞳洛熙坐在王座上,黑亮的明眸扫过大厅。“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虽然我不要求你们什么,但是一些规章制度还是要的。”
  “什么啊”
  “是不是谁犯错了?”
  “不知道啊”
  “应该不是俺吧?”
  …
  一时间,原本安静的小妖开始交头接耳,不明白瞳洛熙的用意为何。
  瞳洛熙寒着脸,听着他们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你们,讨论完了吗?”
  …
  那冷冽的声音一出,大厅瞬间安静。
  “我决定,在我的坐下设三使,灰衣使者和青衣使者,以及红衣使者,以后你们就直接归青衣使者统领,而灰衣使者则掌管情报科,如果你们有谁犯错,直接交由红衣大使者惩罚。”瞳洛熙冷冷的看着他们,不怒而威。
  “灰衣使者?我好像见过,是不是那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
  “是吧。”
  “青衣使者,是蛇王唉!”
  “哎,那个红衣使者是谁?俺怎么没有见过?”
  “娘子,咱来了哦~”荆刺迈着步子,风情万种的从偏殿走了出来,那栗色的发丝随着他的步伐而摇曳着,一身艳丽的大红色衣袍将他的肌肤忖的晶莹剔透,妩媚却又不失男子风范,一瞥一笑都宁人神魂颠倒。
  有J情,有猫腻!
  荆刺那声“娘子”,让众小妖的心中立刻浮现出这六个大字。
  望着那妖娆的男人,大家眼中很明显的写着:求解释,求满足!
  ------题外话------
  亲,我想换个书名了,求书名,求点评!
  有好的想法可以再评论区留言,洛熙会一一回复的!
  
☆、青衣的心声
  望着殿下那诡异的气氛,瞳洛熙的嘴角止不住的抽了抽,尼玛该死的荆刺,都说了让你不要这样叫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咳咳,青衣使者我想你们都知道谁了,灰衣使者你们应该也熟悉,就是你们所讨论的那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而红衣使者…,就是荆刺,你们面前那位马蚤包的男人。”
  “噗…”
  “哈哈哈哈…”
  “马蚤包…哈哈哈哈…”
  诡异的氛围瞬间被大笑声冲刷干净,笑声在大厅彼此起伏。
  荆刺嘴边的笑一僵,马蚤包?是形容他嘛?荆刺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瞳洛熙,“娘子…”
  瞳洛熙移开视线,“今天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了,如果你们有什么意见或提议的话,散会后可以去找青衣使者,还有就是,谁有违反规定或有二心的话,希望大家能踊跃举报,我们将重重有赏,并提供保密,好了,都散了吧。”
  人群开始散去,其中谈论的热门话题就是刚封的三位使者,羡慕嫉妒的神色在他们脸色闪现。
  “青衣,你将人手安排好,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开始训练。”
  “灰衣,你也准备一下,你的实力不是很强,你也和他们一起吧。”瞳洛熙对站在身侧的两人说道,完全无视了那抹妖娆身影。
  “是。”
  “是。”两人点头,同声道。
  到现在,灰衣虽然还是有点怕青衣,但是也明白了他现在已经没有了性命之忧,所以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见了青衣就跑。
  “娘子…,那咱呢?咱做什么呀?”不甘忽视,荆刺挡在青衣和灰衣身前,娇哝道。
  三条黑线挂在瞳洛熙的脑后,没好气的将他拉开,“你正常一点好不好?”她突然开始后悔了,她就不该图他的实力而将他留下,果然,报应来了。
  “好的哦,那咱就陪娘子好了嗯~。”荆刺弯了弯那漂亮的凤眸,一脸的乖巧。
  青衣冷然的目光落在荆刺身上,没有一丝温度。
  灰衣则轻咳一声:“主人,那我先下去准备了。”
  “嗯。”瞳洛熙点头应允。
  “走吧,走了。”灰衣转身,见青衣没有任何反应,扯了扯她的衣袖,使劲的给她打眼色,你还站在这里干嘛?当电灯泡啊?
  青衣垂下眼睑,道:“主人,我先下去了,有什么事你叫我就好,我就在外面候着。”
  “好。”
  大厅外。
  “你干什么?”青衣那妩媚的脸上结满了冰霜,语气里也是寒气十足。
  “青衣,你跟随主人多久了?”灰衣并不介意青衣那恶劣的语气,淡淡的问道。
  “…”一个月?还是六年?其实,和瞳洛熙相处的时间只有在海上漂流的那一个多月,但是她却因为那一个多月的时间等了她六年,她,跟随瞳洛熙的时间,实际上却只有一个月。
  灰衣叹了一口气,“我跟随主人的时间只有半个月,但是,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我却知道主人她,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虽然平时看起来就像一个邻家小妹妹的样子,但却不是什么好人,她将凶狠阴暗的一面都隐藏在了那无害的外表之下,我相信,你,不会不知道。”
  “…”青衣。
  “所以,主人的决定或者,计划,都有她的想法,我们,只需要配合,执行就好。”
  “…我知道了。”青衣动了动唇,那冷然的眼眸望着大殿的入口,那里面,有她想要用生命去保护的人,“但是,如果有谁敢胆伤害她的话,那么,我将不惜一切代价,诛杀他!”
  
  
☆、你想要吓谁啊?
  “娘子…”荆刺抓着瞳洛熙衣角摇晃着,那娇软的嗓音如猫咪般惑人。
  “…”瞳洛熙定定的看着荆刺,突然一拍额头叹息道:“哦,我的天啊,我究竟是发了什么疯居然会把你这个家伙留下?!”
  甩开他拉着自己的手,瞳洛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厅。
  荆刺眯着眼,歪了歪脑袋,突然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却美得宁人窒息。
  “好,今天我们就开始训练,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下,想要生存,就得拥有强大的实力,想要不被杀,那就得杀掉别人,懂了吗?所以,我希望你们都能保留着自己的性命,努力加强自己的实力,好好加油吧!”瞳洛熙说完,一声令下,早已经准备好的训练井然有序的展开了。
  蹲马步,长跑,调息,熟练法力等等,都是一些基础,但是,想要拥有像瞳洛熙那样的实力,就必须得把基础打好,就好比盖房子,如果基础不好,那么那房子是经不起一点风吹雨打的。
  “砰砰砰——”
  灰衣换了身干净利落的衣袍,站在木桩前,木桩上安插了几节木头,用来训练臂力的,只见灰衣挥汗如雨的不断敲打着坚硬的木桩,砰砰作响,不一会,那有些瘦小的手臂已经红肿,尽管如此,他也没有放弃。
  瞳洛熙微不可闻的点了点头,对灰衣的反应很是满意,有毅力的人,最后都会成功的,如果连这点苦都吃不下来,要之何用?
  “主人,这样没问题吗?”青衣站在身侧,轻声问道。
  “没事。一个月后就会见到效果了。”瞳洛熙呵呵一笑,对青衣俏皮的眨了眨眼。
  青衣不在说话,只是那紧抿的唇弯了弯,弧度不大,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
  荆刺坐在树荫下,享受的吃着小妖们递上去的瓜果,由于考虑到他的身体情况,瞳洛熙也没做多大表示,也就任之由之了。
  看着这些极度熟悉却又极度陌生的训练场景,瞳洛熙不由的想起前世自己在那变态毒娘子手下训练时的摸样,有些啼笑皆非。
  “好了,你就在这里看着他们吧。”瞳洛熙吩咐了一下,转身朝洞府而去。
  “是。”青衣看着瞳洛熙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才转过头继续审视着训练场。
  荆刺眼角一直观察着那抹淡紫色的小人儿,见她离去,那狭长的凤眸暗了暗,若无其事的吃着那晶莹剔透的紫晶葡萄,你,还真是让人好奇呢?就像一团火焰,那般的夺人眼球。
  坐在床上,瞳洛熙双腿盘膝,闭目敛神,运调着《无》,至从那炽热的猩红泉水被她吸收完之后,她的法力就没有再次精进过,这着实让她有些着急了。
  一遍又一遍毫不停歇的运转着,她瞳洛熙始终没有感觉到任何反应,双眉紧蹙,懊恼的睁开眼眸,很是无奈,究竟,是那里做错了呢?
  “叽叽叽叽…,小娃娃,你怎么了?”梦魔游荡在房间内,很是好奇。
  “滚!”瞳洛熙烦躁的抓起一个物件伸手就向梦魔砸去。
  “啊咧,干嘛发那么大的脾气啊?”梦魔身形一列,躲过瞳洛熙扔来的“暗器”。
  瞳洛熙侧目凝视着他,那幽深的眸光看得梦魔一阵发毛。
  “好了好了,我先出去了,你忙你忙。”梦魔一摆尾部就想要走。
  “等等,你先去找个身体用一下,你这样像个幽灵似的,你想要吓谁啊?”瞳洛熙火大。
  “…”梦魔泪奔,真是的,这下算是撞火枪口上了,生气的瞳洛熙很恐怖,以后梦魔谨记了这一点教训,“好…”
  他本来是想问他身上的特殊物质她究竟什么时候帮他去掉,那想到,还没开口就被吼回来了,但一想到自己的小命,他,忍了!
  看着直接穿墙而去的梦魔,瞳洛熙呼了一口气,如果他找了个身体用,就应该不会这么逆天了吧?
  
  
☆、小奶娃
  “让他们加紧训练,顺便加强难度。”瞳洛熙看了一眼训练场,对青衣说道。
  “是。”青衣眉角微动,不明白瞳洛熙为什么会这么心急,这些对他们这些从没有训练过的小妖已经说是很幸苦的了,不过,只要是她的命令,她都会照做,“传令下去,所有的训练都在原来的程度上再加强一个档次。”
  “啊~”
  “不是吧?”
  “…会死的!”
  一时间,哀嚎声,抗议声,不满声四起。
  “如果,有谁不服,那么,丢下你们手里的兵器,大门,在那!”青衣往门口一指,冷声道。
  …
  “既然这样,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回去训练,虽然辛苦了点,但是,却也是为你们好,要是在战场上,实力就是你的保命符!”瞳洛熙淡淡的说了一句,让众小妖老实了。
  “嘿,小娃娃,小娃娃,你看,现在怎么样?”一个奶娃从远处跑来,大约三岁左右,正神气的站在瞳洛熙面前,拉着她的衣角,洋洋得意。
  “…”
  笑容僵硬在奶娃那粉嫩的脸颊上,只见众妖和瞳洛熙都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他可以清晰的从他们眼里看出那从心里发出的嘲笑意味。
  放开拉着她的衣角,小奶娃撇了撇嘴,后装做诺无其事的样子,非常淡定的离开。
  “哈哈…”
  “你看见没?那个小奶娃自己都是个小娃娃…”
  “噗…,哈哈…”
  笑声由远至近的传进小奶娃的耳中,让他的咬碎了一口小牙,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好了,笑够了就继续训练吧。”瞳洛熙弯了弯嘴角,道。
  “是,大王!”
  “青衣,荆刺呢?”已经有两天没有看见他了吧,去那里了呢?
  “不知道,属下见他进了房间就没有再出来过。”青衣摇了摇头。
  “是吗,那我去看看。”瞳洛熙皱了皱眉,朝荆刺的房间走去。
  “荆刺,在吗?”瞳洛熙站在门外。
  …
  推开门,却见里面毫无人气,那里有青衣所说的人影?
  手指划过石桌,瞳洛熙的眸子变了,阴晦的色彩在眼底流转,带着一丝寒气。
  收回手,瞳洛熙阔步离去。
  希望,你够聪明,荆刺。
  第二日一大早,青衣就来到瞳洛熙的卧室说:“主人,刚刚灰衣手下的老鼠精来报告说,他看见了一个和红衣使者极为相似的男人,昏倒在了一处洞|岤里。”
  纤长的指尖在荆刺那苍白却滑腻的脸庞上游走着,划过他的眉峰,眼眸,鼻梁,以及唇瓣,最后落在了那线条优美的脖颈,伸手握住,隐隐收紧的迹象。
  一眨眼,那放在荆刺脖子上的手已放开,瞳洛熙伸手拍了拍他的脸:“荆刺,荆刺…”
  “呜~”荆刺那精致的眉头隆起,一声呜咽响起,缓缓睁开了那双漂亮的凤眸,或许是刚醒来,还显得有些迷糊。
  “荆刺,你怎么会昏倒在这里?”瞳洛熙将他扶起来,询问道。
  “咱…”荆刺动了动唇。
  “使者,您还有什么吩咐,小的这就去办。”守在荆刺身边的小妖开口。
  “嗯~,咱还…唔,没事了嗯~”荆刺咬紧了下唇,步子有些僵硬的回了房间。
  死咬着唇瓣,不让痛苦声溢出,心脏处一阵抽痛,连带着五脏六腑都跟着一起叫嚣,豆大的汗珠一颗颗从额角落下,汗湿了全身。
  喘着粗气,荆刺张开那盛满痛苦之色的眼眸,不行了嗯~,得找个没人的地方才行…
  昏迷前的记忆一股脑的涌入脑海,荆刺虚弱的笑了,“娘子,咱怎么会在这里呢?咱记得…咱是在房间的呀…”
  
  
☆、青衣涭罚
  “想不起来就算了,我们回去吧,以后,不要一个人跑出来了,如果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瞳洛熙扶着他,话语里处处透着关心。
  “嗯~好,咱知道了…”荆刺的身体微微一僵,后又虚弱的迈着步子前进着,很温暖,真的很温暖嗯,就像,小时候…
  扶着荆刺的瞳洛熙感受到他那轻微的颤抖,嘴角微勾,果然,还是在人最脆弱的时候,不管你的心墙有多厚多高,都是很容易崩塌的,不是吗?
  不过,看他这模样,似乎埋藏在他身体里的蛊毒发作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时间段也拉近了不少,情况不妙啊,可别在还没派上用场就挂了啊,得尽快找个医生才行。
  “青衣,你去找个郎中回来吧,我看荆刺的情况似乎越来越差了。”瞳洛熙揉了揉额角,有些乏力,训练,蛊毒,还有自己那一直没有长进的功法,全都集在了一起,向她压来,真的让人心情烦躁啊。
  “好的,主人,我发现他们的增强速度并不一致,也导致了每个项目里面强弱不等…”青衣走到瞳洛熙的身后,伸出手指轻轻按压着瞳洛熙的太阳|岤。
  瞳洛熙身子一僵,双手迅速的压上她的手,将其放在了肩头,“按这里吧,这个好办,你将每项项目都定一个标准,如果有谁通过,那么就让他们进行下一个,如果没有通过,就让他们训练到通过为止,但是得有一个时间段,不然他们会抱着侥幸心理,不会有什么长进的,超出了你设定的时间,将会受到处罚,有罚必有赏,你要记住,不然会出问题的…”
  “是。”青衣放轻了力道,敲击着她的肩膀。
  “小娃娃,你看,这次可以了吧?”一少年走了进来,摊开双手,对瞳洛熙展现着自己的眼光。
  “你自己决定就好。”瞳洛熙瞟了他一眼。
  “你是谁?竟敢对主人出言不逊!”外面的那些人是饭桶吗?这么大个人跑进来了也没有人发现?青衣怒了,妖娆的脸蛋结满了寒霜,那翠绿的眼眸杀意连连。
  “哎…?你这女娃,怎么说话呢?老夫…”少年话还没有说完,青衣就一掌劈了过去,一道弯月形的绿色光芒乍现,将少年还未出口的话拦截,他人已经被秒杀。
  少年倒在血泊中,一缕黑烟从他身体里窜出,狰狞着面容向青衣扑去。
  对于梦魔的攻势,青衣则挑了挑眉,也向他迎了上去。
  “青衣!梦魔!你们都给我住手!”瞳洛熙蹙紧了眉头,话语里全是压抑的怒火。
  “你们两个是不是闲得慌?啊?在我的卧室里打什么?”瞳洛熙头疼。
  硝烟顿失,青衣有些愧疚的收回手,“对不起,主人,请您责罚!”
  梦魔尴尬的在一旁摇晃着尾部,他向来散漫惯了,也没有注意到这些,细细想来,确实是他不对在先,可是,要他对那个小恶魔道歉,他拉不下那个面子啊!
  “知错了就自己去红衣使者那里领罚吧,用浸泡过辣椒水和盐巴的马刺鞭鞭打100。”马刺鞭,就是长满了倒刺的长鞭,在浸泡过辣椒水和盐水的情况下,绝对不会好受,更何况青衣还是一个女子。
  “是。”
  “等等,将那滩烂泥收拾了再去。”
  梦魔默默的看着青衣将那具尸体清理干净,内心极度纠结,其实她并没有错,仔细说来,她的行为可以说是忠心耿耿,履行职责罢了。
  眼看她已经清理完毕,梦魔突然出声:“小娃娃,其实她没有错吧?你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就随便处罚人呢?”你的心肠也太狠毒了吧?
  “她没有错,那你说是谁的错?”瞳洛熙呷了一口茶,淡淡道。
  “…是我不对,没有考虑到你们规矩,老夫一向散漫自由惯了,一时也没有放在心上…”梦魔出声,总觉得心里也舒畅多了。
  “是吗?那我也管不了啊,青衣是我的手下,我当然能处罚她,但是,你不是,就算你错了,我也无权过问…”
  小狐狸,梦魔在心底咒骂着,郁闷了,她不但是小恶魔,还是一个狡猾的小狐狸!“那…那老夫替她受罚总可以了吧?”
  “不用!”
  
  
☆、鱼儿,上钩了吗?
  “不用。”青衣出声。
  “你、你这女娃,怎的如此不识好歹?老夫帮你受罚你还不领情了…”梦魔尴尬不已,脸上的肌肉止不住的抽动,被她如此直白的拒绝,面子挂不住啊,特别还是自己主动提出来的。
  “要你管。”青衣冷然的眸子里清楚的写着“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意思。
  “你,你…老夫我还就管定了。”梦魔气极,哪有这么死脑筋的人啊?有人帮你你就偷着笑吧你,不再和她拌嘴,梦魔转身对瞳洛熙道:“丫头,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她的处罚老夫替她受了。”
  “可是,青衣好像不是很愿意,我也没办法啊。”瞳洛熙放下茶杯,无辜的耸了耸肩。
  “你是她的主人,你说的话她不会不听吧!”梦魔无情的戳穿她的谎言。
  “可是,我一向是很民主的,她要是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她啊。”瞳洛熙笑着说道。
  你要是说了,那死脑筋的女娃会拒绝你吗?梦魔怀疑了。
  就以青衣的性子,哪怕是瞳洛熙叫她自杀,我想她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就自刎了。
  “这…”梦魔无语凝咽。
  “浸泡过辣椒水和盐水的马刺鞭,将会将疼痛放大一千倍,加上那火辣辣的感觉,真是让人生不如死啊,青衣,去荆刺那里领罚吧。”柔顺的刘海散落,将她的所有表情笼罩在了阴影里。
  “是,属下告退。”青衣弯腰行礼。
  “等等。”梦魔拦在青衣身前,朝瞳洛熙嚷道:“难道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你怎么这么猛狠毒啊?那一百鞭下去,她如何受得了?”更何况,他还不知道她究竟做错了什么事儿被受罚,但是,如果不是他擅自闯进来,他想,现在也不会有这一出了。
  “说实话…还真没有,让一些不明身份的人进来,这就是失职,要是对方是敌人怎么办?难道还要等被杀了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瞳洛熙挑眉。
  “不明身份的人?是指老夫吗?”梦魔想了想,确实也是,他既不是她是手下,也不是她的朋友,他现在的身份真的蛮尴尬的。
  青衣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梦魔的眼神有些变化,她,明白了,就刚刚那么点小事居然让瞳洛熙发了那么大的脾气,她就感觉有点奇怪,原来目的是在这啊。
  瞳洛熙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场面顿时冷却,陷入了沉默,瞳洛熙歪了歪头,“出去吧。”
  “再等一下,那个,这倔女娃的刑罚老夫说过了,由我来替她,老夫不能言无而信吧?”梦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小恶魔,说话真是滴水不漏啊。
  “你来?嗤,梦魔,你用什么身份来替她啊?”瞳洛熙笑弯了眸。
  “…”梦魔。
  “身为属下,没有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这点,就足以,青衣,还不快去,愣在那里干什么?”瞳洛熙低声道。
  “哦,是,属下这就去。”青衣恍然,退了下去。
  “…你,小娃娃,我,我可以替她受罚吧,老夫记得我已经是你的属下了吧,当初在救醒了那个男娃的时候你说过的。”还是别被你胁迫的。
  洞|岤内。
  “现在,我们就该好好的算算我们之间的账了吧?荆刺。”瞳洛熙眯着眼,危险的看着他。
  “嘛~?娘子,咱们之间还有什么好算的呢?咱的命,可都是娘子救的嗯~。”虽然,他,对生命的重视并不高,但是,却感受到了被人重视的感觉,或许,并不是真心的,那,又有何妨?
  “那么,来做我的司法吧。”瞳洛熙勾起他的下巴,笑了。
  “好。”荆刺展颜。
  梦魔抱着尾部,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想活命吗,梦魔?我手下还差一个打杂的。”
  “什么?”梦魔瞬间炸毛。
  瞳洛熙抱起荆刺,出了洞|岤,将他安置在了别的房间休息。
  “哎!小娃娃,小娃娃…,是他利用了你,你不能把我也算上啊。”梦魔泪奔。
  “你是没利用我,但是你却想要我的命。”冷然的话传进他的耳中,有种说不出的寒意。
  以上,就是当初的对话。
  “所以说,那个死脑筋女娃的刑罚,老夫有身份代替了吧。”梦魔飘到瞳洛熙的面前,道。
  瞳洛熙端着茶盏,掀开茶盖,轻轻的抚了抚,只是看了他一眼后,就没在说话。
  梦魔盯着她良久,突然朝司法部掠去。
  瞳洛熙盖上茶盖,望着他离去的方向,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鱼儿,上钩了吗?
  ------题外话------
  掉了掉了,收又掉了…
  
☆、玷污了我们的眼睛
  “报——!大王,门外有人闹事!”一个小妖来到瞳洛熙面前,跪地抱拳。
  “哦?”瞳洛熙好奇,起身。
  出了洞口,只见对面站了三只妖精,猪头怪,犀牛精,还有一个柳树妖。
  众小妖皆是手拿兵器和他们无声对持着,脸上有着一抹兴奋,身为妖精,不管身份的高低,还是实力的卑微,骨子里都有着那来自灵魂里的嗜血。
  见瞳洛熙一出来,众妖自动让开一条路来,瞳洛熙站在三只妖精面前,隔着一段距离,可爱的歪了歪头,“你们是想来我家玩吗?欢迎哦。”
  “哼,不知死活的小女娃…”柳树妖轻哼一声。
  “赫赫…俺还以为是谁呢,没想到居然会是一个小娃娃…”猪头怪赫赫两声,肥嘟嘟的肚子跟着抖了两抖。
  “你就是这里的大王?”犀牛精藐视的看了瞳洛熙一眼,就一个小女娃,不足为惧。
  他们刚来这里,就发现这里聚集了不少的势力,想来看看,或者投靠一个强者依存,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是一个小孩子,真是太可恶了,不过,也许是他们走了大运也说不定呢…
  想到这儿,三妖相视一眼,都从中看见了笑意。
  “你们,是要来我家玩的吗?”瞳洛熙低着头,声音有些暗沉。
  “…”犀牛精眯了眯眼,不明白为什么刚刚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娃身上的气息蓦然就变了。
  “是啊,小妹妹,俺们是来‘玩的’,赫赫…”猪头怪憨笑着,不过他眼底的贪婪之色并没有逃过瞳洛熙的眼睛。
  柳树妖像是不屑似的,扭开了脑袋。
  “那么,你们带礼物来了吗?”瞳洛熙欣喜的看着他们。
  就在众小妖迷惑的时候,青衣和灰衣闻讯而来,就连极少走动的荆刺也出来了,梦魔走在最后,只见里面的情况被团团围住,最后尾部一甩,飘到了众人的头顶。
  “主人,怎么回事?”青衣皱眉。
  “他们是来惹事的吗?”灰衣眼珠子一转,立刻明白了。
  “呜~,娘子,他们好可怕哦,吓被到咱了啦~。”荆刺一看,本来就白皙的脸蛋变得更白了,瑟缩着身子扑进了瞳洛熙的怀里。
  众妖开始慢慢变换,呈圆形收拢,等三只妖精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包围在里面了。
  柳树妖一惊,伸手拍了拍两人,抬头示意他们,“我们都被她那幅小白兔摸样给迷惑了。”
  猪头怪不笑了,犀牛精眯着的眼更是眯成了一条缝,看着对面的瞳洛熙都燃烧着一丛怒火。
  “来我家玩,居然不带礼物,太没有礼貌了吧?”瞳洛熙脸上的笑敛去,好似没有给她带礼物是多么的大恶不赦似的。
  但是,她会在乎他们的礼物吗?答案,不用想也知道。
  “主人,我去将他们收拾了,您先回去休息吧。”青衣翠绿的眼眸落在
  对面三人身上,不带一丝温度。
  “是啊是啊,主人,我扶您回去吧。”灰衣一听,立马应和道,既然青衣已经将事情揽下,那么就没有他什么事了,还是先开溜比较好。
  “呜?”荆刺在瞳洛熙的怀里侧过头来,看了灰衣一眼,满是笑意。
  看见他眼底的笑意,灰衣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不了,荆刺,他们吓到你了?别怕哦,我这就让他们在你面前消失。”摇头,瞳洛熙抚了抚他柔顺的栗色发丝,嘴角勾起一抹邪气。
  荆刺身子一震,随后又放松下来,抬起头想要看清她此刻的表情,由于背对着阳光,所以只能看见那抹魅惑的弧度,在他的眼底绽放,镌刻在他的心底。
  “太嚣张了吧?”那句“我这就让他们在你面前消失。”的话,彻底将犀牛精的怒火挑到了最高。
  “小女娃,谦虚一点比较好。”柳树妖将那头夹杂着树叶的绿色拨到脑后。
  “赫赫…是啊,太狂妄了可是会吃不少苦头的哦。”猪头怪那绿豆眼眨了眨,憨憨的说道。
  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众小妖捏紧了手中的武器,蓄势待发。
  梦魔漂浮在半空,将底下的一切尽收眼底。
  瞳洛熙笑而不语,放开手,对荆刺道,“在这里等我一下,很快就好了。”
  “嗯…”荆刺乖巧的点了点头,没有想以往那样粘人撒娇。
  “你们长得太丑了,玷污了我们所有人的眼睛,所有,你们还是不要在我们面前出现比较好。”瞳洛熙驻足,轻笑,身形如风般的向他们掠去。
  
  
☆、包子炸弹
  三妖身子一转,将瞳洛熙包围在了最里面,呈三足鼎立之势向她同时出手。
  不要说什么欺负小孩子的狗屁道理,他们只知道将这个小女娃弄死了才是正事,所以,那些什么所谓的正义道德,在他们身上统统没有。
  瞳洛熙冷冷的看着他们,不置一词,伸手成爪,挥向了旁边的一个小妖兵,只见本被他用力握住的兵器被一股吸力吸走,落在了瞳洛熙的手上。
  三妖一见,纷纷亮出了自己的武器,犀牛精大喝一声,挥舞着硕大的铁锤砸向了阵地中央的少女。
  乌黑的锤子划过一道冰冷的弧度,呼呼作响,无情的对少女下达了判决,如果这一锤子落在少女身上,绝对会被砸成肉饼。
  柳树妖灵活的挥动着长鞭,如柔软的蛇体一样,伸缩自如,尖细的鞭子朝她狠戾的袭来。
  猪头怪憨憨一笑,也不知从那摸出来两个肉包子,对瞳洛熙扔了过去。
  瞳洛熙看着朝自己飞来的两个肉包子,脸色瞬间变黑,你这是在暗示我是狗吗?居然拿肉包子出来…
  众小妖惊讶的看着那两个肉包子,满脸呆滞,这,是什么情况?
  荆刺站在原地,漂亮的凤眸阴沉的看着那个超瞳洛熙扔包子的猪头怪,杀意聚集。
  “可恶。”青衣满眼怒火,想要冲上去暴揍那个猪头怪一顿,但被灰衣一把拉住,只得恨恨的看着他,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你干什么?放开我!”青衣转头恶狠狠的看着灰衣。
  “别冲动…”灰衣刚张嘴,不料下一秒青衣已经抽身离去。
  灰衣收回手臂,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吗?
  暗流涌动,荆刺站在原地,刚想跨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他,会乖乖站在原地等着,虽然愤怒,但是理智还在。
  在说另一边,三妖夹击的攻势让瞳洛熙黑着脸颊避开那挥落的乌黑铁锤,轰隆一声,只见瞳洛熙刚刚站过的地方被砸出一个大坑,红褐色的泥土被带起,散落各处。
  那柔软的长鞭带着呼呼风声乍然而来,瞳洛熙侧身,弯腰,在它还没有收回时猛然出手,硬是接下了那强劲的力道。
  就在钳制住那青绿色长鞭后,身后传来两声呼啸,那两个肉包子带着诱人的香气朝瞳洛熙袭去,虽说只是两个包子,但却来势汹汹!
  瞳洛熙顺着柳树妖的力道,借力打力,将青绿色的长鞭拉成了一条直线,蹬地一跃,猛然一甩手里的鞭子,赫然和柳树妖换了个位置。
  柳树妖自傲的脸瞬间慌乱,朝扔包子的那个人大喊:“住手,快住手…!”
  音落,那两个包子已经朝柳树妖飞去,在接触到她的身体时,轰然爆炸开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让众妖还来不及反应时,就已经发生了。
  众妖张大着嘴巴,愕然的看着那爆炸了的包子,这是什么,炸弹吗?
  瞳洛熙挑了挑眉,心底暗叹一声,幸好她反应快,看这威力,绝对有一个小型炸弹的攻击力了。
  就在众人呆愣时,青衣已经冲上来,对着猪头怪就是一拳。
  
  
☆、小女娃,你可别死啊
  “赫赫…”猪头怪赫赫一笑,看似臃肿的身体却异常矫健,头一偏,躲过了青衣攻击,“小女娃,你还嫩了点。”
  青衣一击不成,收回手臂再次运功,对猪头怪步步紧逼。
  瞳洛熙在对付犀牛精和柳树妖的同时,也将一部分心神放在了她这边的战况上,就怕青衣不济能及时赶到。
  青衣这边一对一,瞳洛熙一对二,可明一看就会发现青衣应付得有些吃力,而瞳洛熙则随意多了。
  先不说瞳洛熙的法力有多高,就说她前世身为杀手所学到的技能也不是吃素的,刁钻狠辣的杀人手法让人防不胜防,再加之她的心之狠硬,下手更是毫不留情。
  而青衣,虽说也不是一个什么好人,但是下手和瞳洛熙相比,就逊色得多了,尽管如此,上升空间还是有的,瞳洛熙微微一笑,如果调教好了,应该可以助她一臂之力。
  荆刺见此,提着的心落回了肚腹,还真不错呢,果然,他就说嘛,她并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柔弱可人,瞧瞧那招式,可是阴狠无比的呢。
  灰衣隐藏在宽大袖袍底下的手紧握成拳,看着战场中央那英姿飒爽的瞳洛熙,羡慕与不甘侵蚀着他的内心,除了浓浓的无奈,更多的是信心,他相信,就算超不过瞳洛熙,但也不会就此平庸下去,绝不!
  手里的长矛被瞳洛熙耍得是虎虎生威,那闲散的神情落在犀牛精和柳树妖眼里可没有那么好受了。
  大喝一声,吨重乌黑的铁锤与柔软灵活的青绿色长鞭同时向瞳洛熙的脑袋袭来,速度之快,让人看不清楚它所运行的轨迹,下一秒,便会吻上她的头顶。
  荆刺瞳孔一缩,手脚冰凉,头脑一片空白,理智催促着快点前去替她接下那道攻击,可身体不停使唤,如木偶般僵硬在原地,眼里只有那战场中央的人儿,什么都听不见,也看不见了…
  灰衣刚一回国过神来,就看见着愕然的一幕,在心底不断的自我催眠,不会的,不会的,他看花眼了,就那个小恶魔,绝对不会就这样没有了的,他,对她,有信心…
  青衣虽然一直在和猪头怪交战,但她又何尝不是分了心神来留意她那边的情况?就在那铁锤将要触碰到瞳洛熙时,猛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主人!”快躲开…
  会躲掉的,主人,快躲开啊,可是,能躲开…吗?如果,没有躲开怎么办?青衣不能想象,要是瞳洛熙就死在自己面前,她绝对会崩溃的,那个她一心想要保护的女孩,就死自己面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毫无办法…
  周围的小妖已经完全惊呆了,愣愣的看着那挥舞的长鞭和冰冷的铁锤,脑子完全做不出任何反应,彻底死机。
  梦魔时刻注意着场中央的变化,虽然也很担心那个小娃娃的安危,但是他深信她并不会就此歇菜,因为,他了解她的底细。
  但是,要是真的没有躲过去,那他身上的那种不明物质怎么去掉?岂不是他也得给她陪葬?
  “不要啊!住手!快住手!”梦魔大叫,小女娃,你可别死啊,要死也得先将老夫身上的那个“东西”弄掉在死啊…
  
  
☆、我的人,除了我,谁也不能欺负!
  梦魔不淡定了,荆刺惊呆了,灰衣吓傻了,青衣愣住了,小妖们呆滞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场中央那抹紫色身影。
  瞳洛熙头皮一麻,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那是经历过生死考验的第六感,在前世,每每有危险时,都能够给她带来提醒,从而让她能够险中逃生。
  这一次,也不列外,瞳洛熙一扔手中的长鞭,半俯着身子,双手化掌,高举头顶,在这危险时刻,两道闪烁着耀眼红芒的屏障闪现,顶住了铁锤和长鞭的攻势,而她人也随着那力道被震飞出去,划出几丈远,脚尖在地面留下了一道痕迹。
  “嘭嘭——”
  “啊——!”
  “噗——!”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痛呼和爆炸声,瞳洛熙闻声猛然抬头,朝青衣看去,只见青衣身后那丑陋的猪头怪脸上挂憨笑,手里两个肉包子不断抛扔着。
  吐掉口中的鲜血,青衣抬起头朝瞳洛熙露出一个笑容,那冷然妖娆的脸颊散发着暖暖的温度,如午后柔和的阳光般宜人,那被血染红的嘴唇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字还未吐出,人已经坚持不住昏死过去。
  “使者!”小妖们瞬间慌乱,刚想要去将青衣扶起时,就听见瞳洛熙的声音传来。
  “本来,我还想和你们好好玩玩的,让你们死的时候不会那么痛苦,可是,现在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