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青莲乐府-第15部分

日里无事都喜欢起浪的,如今借着这事还不添油加醋的四处乱说一通?事情若真传开了,小姐就算是浑身有理,就算是有一百张嘴,只怕也难挡这些流言蜚语。更有甚者,若是传到夫人耳中,纵使有理,只怕也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话柄与麻烦。”
离忧倒是实话实说,郑佳怡显然在郑夫人那里并不怎么受待见,而厨房里的那些老人们虽是下人,但说起话来分量却丝毫不会比郑佳怡这种不怎么受重视的主子差,事情真闹大了,到时不论如何结束,郑佳怡总归是落不到什么好的。
听到这些话,郑佳怡自然犹豫了起来,一来离忧所说的确十分有理,二来原本她就是个没什么主见之人,再加上之前也在郑夫人那里吃过些教训,因此更是打起了退膛鼓。
原本她也是一时气闷,听到彩云那么一说,有些冲动,眼下这利弊如此明显的摆在眼前,倒是让她清醒了不少。
“离忧说的的确在理,往日母亲大人便因为类似的事而训责过我,这次若真主动跑去示威,只怕更是不会向着我这边说话。”郑佳怡抬眼看向一旁一直没有再出声的彩云,试探性地问道:“要不,这事就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左右也不过如此。”
彩云见自家主子这软弱怕事的老毛病又犯了,心里一阵憋屈,却也懒得跟郑佳怡浪费口水,直接朝动摇军心的离忧说道:“照你这意思,小姐日后不论遇到什么事便都只能忍了,什么也不能做?这不摆明了更是让府中下人们瞧不起,更是让她们放开胆子来欺负吗?”
“彩云姐姐误会了,离忧不是这个意思。”见彩云直接将矛头对准自己,离忧早就料想到了,不慌不忙地解释道:“其实这事倒也不难解决……”
“说得倒是轻巧”彩云冷笑一声,打断了离忧的话:“若真有你说的那般简单,小姐还能成日里受这些闲气?我可倒是真想听听你有什么好办法对付那些势利小人。”
打心里,彩云压根就不相信离忧真有什么好的解决之法,在她看来,这个丫头不过就是不愿去办这事罢了,所以才会借机左顾右盼,说那么多的无用之话。
郑佳怡倒是没有出声,只是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离忧,让她按彩云的吩咐细细说来。
离忧见状,也不在意彩云的态度,从容应道:“其实,离忧以为,要想让那些势利小人老实听话,无非两种方式。第一自是立威,让她们怕你却又不得不听你的。可这种方式有一个很客观的先决条件,那就是立威者的身份对她们而言要有直接的管制或者影响的作用。如果得罪了这些人,那么她们就会面临受罚甚至于丢饭碗的处境,这样的话,即便这些人不刻意做什么,但她们也会主动去巴结讨好。”
说到这,离忧停了下来,扫了一眼郑佳怡的神色后,继续说道:“小姐,恕奴婢斗胆,在她们面前,您并不适合立威。一则您年纪不大,且对她们来说并无什么直接的利害关系,二则府中众人都知道您向来性子柔和,这突然来硬的,只怕反倒容易招人口舌。”
话一说完,离忧便不再出声,心中暗道若郑佳怡能够接受她所说的这些话的话,那么她就接着再往下说,若是自欺欺人不愿承认,听不进的话,那她也没有必要再往下说,老老实实的领罚还好。
“接着说吧,你说的都是事实,我自是不会怪罪于你。”郑佳怡却也聪明,马上明白了离忧的用意,也不顾彩云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示意离忧继续说下去。
离忧心中笑了笑,这郑佳怡倒还是有不少优点,最少听得进去意见,只是耳根子吗实在是有些软,太没有自己的主见了。
她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除了立威以外,对她们来说,第二种最见效的方式便是给她们一点好处,让她们觉得有利可图,自然而然的便会对给好外的人笑脸相对,办事也会用心得多了。而对于小姐来说,偶尔花点小钱打点一下,想必许多的闲气自是会少得多的。”
“我道是多么好的办法,原来竟是让小姐去给那些浑帐东西打赏。”彩云终于忍不住了,要不是五小姐让那丫头说,她早就听不下去了:“你这出的是什么馊主意?这不是等于让小姐放下身份,朝那些小人低声下气吗?若真这样做,日后那些人岂不是更得爬到小姐头上去了?”
“彩云姐姐,话不是这样说的,对待什么样的人就得用什么样的方法,一群小人,对她们讲所谓的道理自然是没有作用,相反找着她们的弱点,一一击破,将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中,不论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只要她们能够听吩咐,不找什么麻烦,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离忧提醒道:“要知道,收买人心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更不是什么掉身份的事,相反却是一种最为实用的方法,别说是小姐可以这样做,就连郑夫人,郑老夫人她们同样也得这般,否则光靠立威也不可能让所有人信服,恩威并施才是最佳之策。”
见彩云仍就一脸的不爽,离忧只好又多说了一句:“对小姐来说,最主要的就是顺顺心心的过日子,凡是银子能够打发的,其实那都是小事,花点小钱图个舒心有什么不好呢?”
原本她真不想管这么多闲事,说这么多不讨好又得罪人的话,只不过一来这五小姐也算是对自己有恩,二来她日后还得在这里当差,若自己的主子惹上什么麻烦,她们这些下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所以,为了不想日后自己再换什么当差的地方,折腾来折腾去的,所以也只好出来提醒一下,当然听不听的,她却也是无法控制的,只能是尽力而为了。
“你这丫头好生没意思。”见自家小姐并没有出声,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彩云只好再次将矛头对准离忧:“原本我还以为你是个有胆识的,怎么说也是连赵家媳妇都不怕的人,却没想到换成替主子办事了,就如此畏手畏脚,推三推四了。”
“彩云姐,我不是那意思,你误会……”
话还没说完,彩云便再次气哼哼地打断离忧道:“误会什么呀?我可没误会你们不都一样,怕惹麻烦,不愿替小姐出这口气吗?好,既然如此,那也就算了,你们都不敢去,我去”
说着,彩云头一扭,朝郑佳怡说道:“小姐,您等着,奴婢这就去找厨房的人讨个说法,今日我就不信了,她们一群厨房里的奴才还敢明目张胆的欺主不成”
说着,彩云作势便要往外冲,郑佳怡吓了一跳,连忙起身拉住彩云,担心地说道:“算了彩云,别去了,万一传到夫人耳中……”
“小姐放心,这事是我自己看不过眼自作主张要替您出气的,跟您没任何关系。就算那些小人想做文章,我也不会让她们有机会扯到您身上来”彩云十分坚定地说着,随后便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郑佳怡见人都走了,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叫人拦住彩云,只是一个劲的叹气,满脸的担心。
离忧见状,不由得摇了摇头,这彩云倒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只可惜终究不过是个奴婢,只怕这回得摔个大跟头才会看明白一些。
第十六章: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第十六章: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看着彩云气势汹汹离去的身影,离忧最深地体会便是好人难做。
原本她的处世原则便是走自己的路,看别人的戏。坚决执行不主动出头,不管那么多闲事,不让自己太出风头的三不政策,想着低调做事,平安度日。可无奈总是事与愿违,这才进府多久一点工夫,却是已经三番四次地破戒了。
彩云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郑佳怡在飞霞地服侍下也已经用过了晚膳。眼见着都这么久了还不见人回,正准备派人去厨房再探个究竟。现在看到人回来了,这才放心了下来。
离忧只是稍微看了一眼,目前的结果倒与想象之中相差无几,彩云最终还是强制性的让厨房的人炖好了那盅燕窝,带着胜利的笑容扬眉吐气地回来了。
不过,从彩云在厨房耗了这么久的时间来看,估计着战况也是空间的激烈,而厨房那些人只怕也实在是惦记着收工,这才不得已退让。否则以那些老家伙的性子来论,是决不可能轻易服输的。
当然,今日这一战表面看上去好象是彩云赢了,出了一口恶气,可实际是到底谁能笑到最后,那还不一定。在离忧看来,厨房那里可不是省油的灯,估计着明天一准得将这事给告到上面去。
彩云一脸得意,有滋有味的向郑佳怡和飞霞讲述着她刚才智能双全的英勇事迹,那神情一看一个解恨,一看一个畅快,让整个屋子都显得神采飞扬起来。
离忧在外间听了一公,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暗自替这彩云捏了一把冷汗。常言道宁可得罪君子,切莫得罪小人,今日彩云可算是直捣小人窝了,只希望上帝保佑,最后别让那些小人给报复得太惨了。
估计着是听了彩云说的那些所谓的令人振奋的事,郑佳怡心情很是不错,不但赏了彩云一对银镯子,而且还让她早早回去休息了,晚上不必再当值。
彩云走后,郑佳怡又摆弄了一下古琴,这才让飞霞侍候着睡下。一切打理妥当后,飞霞便退到了外间。隔了一会见主子已经睡着了,这才吩咐离忧今晚留下来守夜,而她则匆匆忙忙地离开了,也不知道有什么要紧之事得去办。
离忧这还是头一回上夜班,虽然没有直接经验,但以往在电视里却也见过,凡是夜间留守的丫环一般都是在外间有专门的小睡榻睡觉,只是不能睡得太死,得警醒一些,以防主子半夜醒来要喝个水、出个恭什么之类的。
可刚才飞霞走时却明确地交代晚上不许她睡觉,得全神贯注地注意着主子的响动,不能出半点的差错。
这一回,离忧算是彻底知道自己是将彩云甚至于与彩云要好的飞霞一并给得罪了,刚才彩云从厨房回来一直到离开正屋,这么久的时间全然没有出声说她并个不字,甚至于根本没有搭理她,连走时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当下离忧就觉得有些不妙,却也没有多想,没料到飞霞却会代人出头竟来这么一招,明也好,暗也罢地惩罚于她。不论彩云有无授意,反正她这回算是得罪人了。
望着靠角落里的那张看上去格外可爱的小睡榻,离忧气鼓鼓的冲着它扁了扁嘴,随后便移开视线,不再去瞧。
当然,她倒不是真那么听话的人,只不过眼下时辰尚早,一早摸上去休息的话,难保不被飞霞或者飞霞派过来的眼线之类的给逮个正着,虽不确定她们会不会这般做,反正这种事上自己在心底稍微小人一点,谨慎一点总是没错的。
等到夜深人静、月黑风高时,嘿嘿,自然没有谁会为了来监视她而自个不睡觉的,到时她就可以安安心心地休息了。想到这,离忧突然觉得自己有种做贼的感觉,还月黑风高,亏她想得出这样的词往自己身上安。
今晚,郑佳怡睡得特别的踏实,别说突然醒来要茶什么的,就连身都没翻动一下。离忧以前也没干过这差,却也不知道平日这主睡觉是不是也这么省事,不过再怎么想也不象,心思重的人睡觉总是不会太踏实的。
看来今日郑佳怡的确是将心中的闷气给出了不少,否则的话也不可能睡得这么好。虽然离忧并不看好这事的真正结局,不过这主今晚睡得如此好倒是省了她不少的事。
夜越来越深,离忧的眼皮子也越来越重,那瞌睡虫早就在她全身转个不停。努力睁了睁眼往门口方向看了看,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什么人来了。快步朝睡榻方向走去,从底柜里取出盖的东西来后,便径直躺下睡起觉来。
天快亮的时候,离忧便醒了过来,伸长脖子听了一小会动静,发现郑佳怡还没有醒来,而彩云飞霞什么的也都没有来,这才连忙翻身起来,快速将睡榻整理好。该收的收好,该弄整齐的弄整齐,末了还不忘记拿着一旁的扇子朝睡榻扇了好些下,以便身体的余温能够散得快些。
做好一切后,门外这才传来极为轻微的响动,估计着应该是彩云或者飞霞等人起身前来准备服侍郑佳怡的了。
见状,离忧连忙使劲睁大双眼,一连持续了好几秒,然后又伸手快速用力将眼睛揉了揉,尽量让那对大眼睛看上去显得疲倦一些。其实这法子之前她并没有试过,好不好用的也不太清楚,不过也就是下意识的一种反映罢了。
很快,门被轻轻推了开来,进来的果然是彩云和飞霞两人,离忧见状连忙迎了上去,不过却刻意的让自己显得有些昏昏沉沉困得不行的样子。
“小姐还没醒吗?”彩云见离忧一脸的睡意,却也没有问其他的,只是轻声询问了一下郑佳怡的事。
离忧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朝里头方向望了一眼,果真还没有半点的响动。
飞霞见离忧精神不振的样,便径直走到小睡榻那里,伸手往上摸了摸,见上头果然凉凉的,这才又走回来朝离忧小声问道:“晚上小姐醒了几次?”
“小姐整晚都睡得很好,并没有醒过。”离忧轻声应了一句,随后也不再多说,张嘴无声的打了个哈欠,并且连连用手轻拍几下。
彩云见状,也没有理会离忧,而是轻手轻脚的往里屋走去,立在床边仔细查看了一会,见郑佳怡被褥一一盖得周正,人也还在踏实地睡着,这才又轻轻地退到了外间。
“你回去补个觉,吃过午饭后再过来换其他人的班。”彩云没有多看离忧,却终究还是没有太过为难于她,放她回去休息了。
离忧听到后,连忙朝彩云与飞霞二人点了点头,轻声谢过之后,快步出了门,回去休息。
看来,这彩云心肠倒也不坏,虽然有些气她,却也并没有太过恶意地刁难,多少还能回去补个沉,也算是有了半天的空闲了。
左右无事,离忧干脆又睡了一觉,十三四岁的身子还真是睡不够的年纪,原本以为没那么快睡得着的,却不想头刚挨着枕头没多久,便又美滋滋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耳边传来一阵急促地呼喊声,将原本睡得正香的离忧给猛的吓醒过来。她连忙睁开眼,却见飞霞满脸是泪地站在自己床边叫着她。
“飞霞姐,你怎么啦?”她蹭的一下坐了起来,完全搞不清是什么状况,只得张嘴朝那一脸悲伤的飞霞问着。
“离忧,小姐让你过去,你快些起来,随我去小姐屋里。”飞霞见离忧醒了,边伸手抹着泪,边说着。
“出什么事了吗?”她快速下了床,随意地理了理衣裙与头发。下意识的,离忧觉得应该是彩云出事了,而且还应该是与昨日大闹厨房之事有关。
飞霞见状,眉头一皱,脸上的表情更是苦情起来:“边走边说吧,别让小姐等急了。”
说着,她抬步便往外走,离忧见状,也不好再多问,只得大步跟了上去。
路上,时间也不多,再加上飞霞也不愿多说,只是告诉离忧彩云出事了,五小姐现在很是着急,都已经哭了好一会了,劝了半天也没用。后来总算是没再哭了,却又吩咐飞霞赶紧去将她找过去。
离忧心中不禁暗自叹息,彩云果真是出事了。这心高气傲的主当初不愿听她的话去化解矛盾,偏偏要逞强,要出什么气,要立什么威。现在好了,出事了吧
可出事了归出事了,郑佳怡这个时候特意派飞霞叫她过去干什么呢?虽然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彩云整体上来说还不错,对她也不赖,这次出了事她也深表同情,可除此之外,她似乎也起不到什么其他的作用了。
没来得及多想,转眼已经到了郑佳怡的屋子,离忧刚随飞霞一并走进去,却猛的见到一个身影不由分说的便朝自己冲了过来。
老天,这是演的哪一出呀?心中一声长叹,离忧顿时觉得脑袋有些大了。
第十七章:病急乱投医
第十七章:病急乱投医
离忧没有想到,刚一进屋子撞到的便是这样的情景。原本温柔娇弱的五小姐,此时如同一只迷失方向的小兽一般,满眼惊惶失措的向她直奔过来。
她一把接住郑佳怡,差一点被撞个满怀:“小姐,您怎么啦,快别这样,让人看到了不好。”
离忧望着两眼哭得又红又肿的郑佳怡,想将她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好,这么失态的事,谁也没想到竟会出自一向规矩的五小姐,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谁知郑佳怡却反手一把抓住离忧的胳膊,定定地站在那里,不肯移动,她边使劲地摇着头,边哭丧着脸朝离忧说道:“都这个时候了,我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有没有外人看到的也都无所谓了,反正现在整个郑府只怕是没有人不在看我的笑话了。”
“小姐,您先别急,有什么事咱们坐下慢慢说,好吗?”离忧轻轻拍了拍郑佳怡的手,试图安抚她有些失控的情绪。说到底这五小姐也不过十四多一点,搁到现代,那也就是一个孩子,遇到事会这般慌乱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飞霞见状,也在一旁跟着劲,虽也是一脸焦急,但相较之下却是比郑佳怡镇定多了。郑佳怡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只是任由着飞霞扶着坐到了最近的椅子上。
离忧借这机会,给郑佳怡倒上一杯热茶,又叫人拿来些柔软舒适的靠枕放至椅背,尽量让她能够舒服一些,使其能够最大程度的放松下来。
几口热茶下肚后,郑佳怡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一些,她将茶杯递给一旁的飞霞后,这才再次出声,满是难过的朝离忧说道:“都怪我,昨日不该不听你的劝告,要是当时我坚定些阻止彩云,不让她去厨房同那些人纠缠,她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离忧,你帮帮我,救救彩云,救救她吧,求求你了。”
说到这,郑佳怡又开始激动起来,伸手抓住一旁的离忧哀求着。
离忧风状,只好蹲了下来,平视着郑佳怡的目光,再次安抚道:“小姐,您别激动,有什么事咱们慢慢说。越是这个时候就更加要镇定,否则事情只会越来越乱的。”
说着,她又轻拍了几下郑佳怡的手,用十分平静的目光再次给予这个失去了主心骨的主子以力量。
“飞霞姐姐,小姐情绪有些激动,还是请你说说到底怎么一回事吧。”虽然也知道是彩云出事了,但到底是怎么个情况离忧却还是一头雾水,与其让郑佳怡没头没脑,没有重点的不停乱请求,倒不如找个靠谱些的来一次说个明白。
眼下这事到了这个份上,她自然是不能完全坐视不理,虽然以她的能力并不能够做到如郑佳怡所说的帮忙救彩云之类的,毕竟这种事可不是谁都能够强出头的。但最少也能一并分析分析现在的情形,按照现况来安抚好郑佳怡。
至于彩云的话,受些处罚那也是必不可少的,这种事明摆着,郑佳怡就算再心疼却也只能顺其自然,最多是之后好些让人帮彩云医伤、休养之类的。在她看来,以彩云昨日的做法,充其量也最多是被罚上几十板子,性命应该不足为惧,只是这皮滑肉嫩的,只怕会伤得不轻。
飞霞听到离忧的话,朝自家主子看了一眼,见主子微微点了点头,这才向离忧说道:“今日一早,彩云姐与我刚服侍主子用过早膳没多久,夫人那边便来人了。她们二话不说便将彩云姐给带走,连小姐问她们也都没有回话。后来,小姐担心彩云姐,便让我悄悄跟过去探个究竟,谁曾想还没到夫人那边院子便被人给拦了下来,只说现在这个时候不准多打探,等事情有了结果,到时自然会有人去给小姐回信的。”
“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先行回来禀告小姐。”飞霞一脸的难过,继续说道:“谁知过了好久却也没有半点消息传来。小姐琢磨着可能是昨日彩云姐去厨房的原因,本想亲自去夫人那解释一二,却没想到二小姐派了丫环过来,说是彩云的事不准小姐去夫人那求情,求也是白求。让小姐别再过去给夫人添堵了。”
说到这,飞霞停了下来,似乎很是委屈,离忧见状微微皱了皱眉头,心想看来事情要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一些。
郑夫人不但亲自过问了此事,而且还一点情面也不留给郑佳怡,摆明了就是要借此事好好整治一下这倒霉的五小姐。也不知道这郑夫人为何如此不喜欢郑佳怡,按理说一个庶出又不受宠爱的小姐应该不会这么碍她的眼才对呀难不成郑佳怡的生母之前与这郑夫人有些什么大的恩怨不成?
正想着,却听飞霞继续说道:“后来,小姐只好放弃了去夫人那里求情的想法,守在这里等着彩云的消息。结果没想到,彩云姐却被夫人给关进了柴房,还说要连关三天,不准任何人去探望,也不准人送吃的……”
听到这,离忧原本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她还以为有多严重,原来是要被关上三天,虽然是挺可怜的,不过放在这种礼法家规森严的地方,却也算是轻的了,最少并没有挨板子,没受什么皮肉之苦什么的。
谁知,不曾想飞霞竟突然哭了起来,边哭边断断续续地说道:“夫人还、还说,等三天、三天过后,就要把彩云姐……把彩云姐给……”
瞬间离忧原本放下了的心再次猛的被提了起来,她下意识地脱口问道:“三天后,夫人要把彩云姐怎么样呀?”
“夫人说,三天后要叫人伢子过来,将彩云姐给卖掉”飞霞咬着牙,终于将话给说完整,随后整个人也如同虚脱了一般,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卖掉?离忧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她突然意识到这里是最为真实的古代,人口买卖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而彩云从小被卖进郑府,与自己不同的是,她签卖身契却是死契,签字画押之后,这个人便从头到尾永远都归属郑家。主子差使也好,再次转卖也好,甚至就算是打死了那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没有谁有这资格去干预。
只不过,这一次郑夫人对彩云的处罚也太过严重了些吧。不过就是去厨房跟那些人较真了一回,顶上天去也就是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这样的事在大户人家其实也屡见不鲜,并没有什么太值得较真的必要。
就算是厨房那帮子人添油加醋的乱说一通,就算郑夫人有心偏护,但这样的惩罚仍就太过严厉,与其说是处罚彩云,倒不如说是借着处罚彩云来打杀郑佳怡。毕竟郑佳怡身旁也就这么一个生母留下来的心腹之人了,真卖出去了,无疑就是直接将郑佳怡给完全孤立起来,以这主软弱而没主见的性子,日后只怕半句反对的话也都不敢再有,完完全全的被郑夫人给踩在脚下了。
思及此,离忧更是好奇起郑佳怡的生母来,那个生前也并不受宠的女人到底做过些什么,竟然能让堂堂的郑家当家主母放下身份,这般来对付一个孩子。
“飞霞姐,此事可当真?”离忧抱着一丝侥幸问道:“会不会只是夫人吓唬彩云姐的,说不定过几天就给放回来了,不会真的卖掉。”
“自是千真万确,这可是夫人身旁最信任的姜姑姑刚才过来亲口传的话。”飞霞回道:“姜姑姑还说了,这事夫人已经决定了,不会再有改变,还说什么让小姐好自为之,日后莫再放纵身旁的奴才做出些出格之事,丢了自家身份。这不明摆着就是故意做给小姐看的吗?”
见飞霞已经将事情始末说得差不多了,一直没有出声的郑佳怡这才开口道:“离忧,我现在已经没有半点的主意了,昨天听你说话做事皆进退有理,聪慧有度,如今你一定得替我想想办法,救救彩云呀她从小跟我一起长大,虽是主仆,但感情却如同亲姐姐一般,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卖出去呢?”
郑佳怡的话说得是声声动情,离忧也不是铁石心肠之人,可她那里有这样的本事可以让彩云免去被卖的命运。她自己不过是郑府的下人,连主子都无能为力的事,岂是她能有能力改变的。
“小姐,您的心情奴婢理解。”离忧很是无奈地说道:“离忧虽来小姐这时间不长,可您待离忧却是极好,彩云姐也事事照顾,这些离忧都记在心中。可是这事夫人已经拍了板,说明了不会再改变主意。就算真有转机,但以离忧一介奴婢的身份,哪里有那么大的能耐呢?”
真是病急乱投医,这郑佳怡怎么会突发奇想的竟要她来想办法帮忙呢?就算如郑佳怡所说,昨日自己那一翻言论的确十分有见解,但这跟有没有能力救人可是两码事呀
“不,你一定有办法的”飞霞突然接过了话,一本正经的朝离忧说道。
第十八章:最佳方法
第十八章:最佳方法
飞霞的态度让离忧愣了一下,瞧她那样也不似开玩笑,更不像是随口说出来的,倒像是早就知道些什么似的。
开玩笑,她怎么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够有办法让郑夫人打消卖掉彩云的主意?别说这个了,她可是连郑夫人的面都没见过,是圆是扁都弄不清楚,哪里来的那么大的本事。
“飞霞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离忧也懒得多猜,直接说道:“我怎么一定会有办法?”
“离忧你忘了吗?刘姑姑离开郑府时难道没有对你说过些什么?”飞霞若有所指地说着。
“刘姑姑?这关刘姑姑什么事?”离忧面不改色地看向飞霞,心中却不由得对这飞霞暗自留意了起来。很显然,她能说出这话,自是之前做过一些功课,最少对自己的事是比较清楚的。
较之于彩云,飞霞倒算是个有心眼的姑娘。想是根本就不是郑佳怡提出找她过来的,而是飞霞自己给郑佳怡出的主意。
刘姑姑走之前的确是说过日后若她有什么难事,解决不了的话让她去找姜姑姑帮忙。姜姑姑是刘姑姑好多年的姐妹了,自然会卖些情面,可即便这样那又能如何?难不成飞霞还以为自己去求姜姑姑就能成事?
虽说姜姑姑是郑夫人身旁最得力、最受重用的人,可一来姜姑姑自是不会明知主子心意还去做些无用又不讨好的事逆她主子意。二来,就算她真不计较个人的得失,但最多也只会为了刘姑姑所托付的人出了什么麻烦时才会出手,却是不会因着再次隔了一层的不相关的人而去白费工夫。
更重要的是,离忧很想知道,飞霞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刘姑姑自是不可能跟别人提这些的,而她亦从未对任何人说过。
“离忧,刘姑姑走时特意找关系将你调到五小姐这边当差,并且还亲自来五小姐这里替你打点、关照。从这一点便能看出她对你的确十分有心。”
飞霞目光闪烁着精明,继续说道:“你对刘姑姑有恩,以刘姑姑的性子自然会为你尽量打点周全。她在府中有一个最要好的姐妹,那人正是夫人身旁最为得力的姜姑姑,想必她走之前一定也跟你提起过姜姑姑,而且只怕早就替你在姜姑姑那里打点好了吧。”
听飞霞这么一说,离忧这才发现这飞霞竟如此聪明,竟然能够根据一点点关联便将事情真相推断得八九不离十。幸好她们不是什么敌对关系,否则这家伙要是存心整她的话,那还真是有些难纠的。
正欲道明姜姑姑这条所谓的裙带关系其实并不是飞霞所想的这般,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出声,便见郑佳怡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离忧,姜姑姑可是母亲最信任的人,她的话母亲一定会听的。”郑佳怡拉住了离忧的手,用她那楚楚可怜的眼神注视着离忧:“求求你帮帮忙吧,只要你去找姜姑姑,姜姑姑一定会看在刘姑姑的面子上应下这事的。只要你能救到彩云,不让她被卖出去,日后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郑佳怡的话十分真诚,却唯独忽略掉了一点。那就是哪怕离忧真去求姜姑姑,姜姑姑也不见得会帮这个忙,而就算姜姑姑真愿意帮这个忙,郑夫人却决不会像郑佳怡这般耳根子软。
离忧心中很是为难,眼下倒没有必要对姜姑姑这关系网的事多加解释什么,反正她们都已经下意识的认定了,说再多也不见得会明白,反倒会让人误会她是不愿意出手帮忙。
“小姐,您先坐下慢慢听奴婢说。”离忧只得伸手扶住郑佳怡,让她再次挨着椅子坐好。
她轻叹一声,很是认真地说道:“刘姑姑走前的确跟我提到过姜姑姑,也说过是她在郑府最为要好的姐妹。不过她有没有在姜姑姑那里替我打点之类的我就真不得而知。况且,除了刚进郑府分配当差去处的时候奴婢见过姜姑姑一面以外,以后便再也没有见过了。只怕姜姑姑根本连认都不认识奴婢,更别提去求她帮忙彩云的事了。”
“这一点你倒是不必考虑这么多。我想以刘姑姑的性子自是在姜姑姑面前提起过你的。”飞霞见离忧并没有否认,于是连忙说道:“如今,我们也是实在没有他法,所以才会想到你。当然,你也不必有太大的压力,只需尽力便行。一会你去找姜姑姑,求她帮忙在夫人那里说说好话,看在刘姑姑的面子上,姜姑姑应该是会答应的。”
“对,对,你就帮帮忙,去试试,不管成不成都好,总归是多一丝希望。就算姜姑姑真不愿意帮忙,我们自然也不会怪你。”郑佳怡赶紧接着说服道:“若是幸运的话,彩云算是有救了,若万一不成的话,我们也算是尽了最大的努力,最少日后不会后悔,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离忧也不好再多说其他,只是去找姜姑姑帮忙一事却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一来莫说她是为了别人而拿着刘姑姑的情面去求姜姑姑,就算是放开这一层不说,哪怕今日是自己犯了这事,姜姑姑也不一定能说得上话。
想来想去,如今唯一能够让郑夫人松口的希望自然不是姜姑姑,而是另有他人。
“小姐,此事不论姜姑姑愿不愿意帮忙,只怕都起不了什么作用。依奴婢看,与其去求姜姑姑,倒不如去求其他的人来得有用。”离忧见左右已经是不可能避免卷入这场风波中,只得找出自认为最佳最有效的方法来试一试。
郑佳怡听离忧这么一说,顿时满是期待地问道:“求谁?”
离忧也不多设悬念,直接答道:“放眼整个郑府,除了老夫人与老爷以外,能让夫人心甘情愿满足要求的第一人自然是大少爷了。所以与其去求一个说话还不知道有没有用的下人,倒不如小姐你亲自去求大少爷。好歹你们也是兄妹,想来大少爷也不会坐视不理您的请求的。”
此话一出,郑佳怡下意识的喃喃念了声大哥,随后便沉默了下来,而一旁的飞霞此时亦神色异常的望着离忧,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离忧见状,却也不知道自己所说之言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其实她觉得郑子云绝对是最合适的说服对象,要知道他可是郑府的掌上明珠,郑夫人不知道对这宝贝儿子有多么百依百顺,只要搞定了郑子云,让郑子云出马的话,还怕拿不下郑夫人吗?
“离忧,你说的本在理,如果大少爷肯帮忙在夫人面前说好话的话,这事十有八九就没问题了。可是……”
飞霞犹豫了一会,抬眼看了看郑佳怡,见主子似乎也没有不让她说的意思,便继续道:“可是有些事你可能并不太清楚。小姐向来与大少爷没有什么来往,虽是兄妹,可说句不好听的,一年到头也就是过年过节,一家子人吃饭时见上几面。除此之外实在是没有打过多少照面了,更别说有多大的情谊。”
“再说大少爷是夫人的嫡长子,他又怎么可能帮小姐而去逆夫人的意呢?”飞霞显得有些悲观,二小姐跟大少爷一个娘胎里出来的,看二小姐对小姐的那个态度就知道了,更何况是连照面都没怎么打过的大少爷。因此,她们连想都没有往这个方面去想过。
离忧这才明白了郑佳怡为何听到这个方法时一点反应也没有,那样的冷漠想必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积累起来的。可是,如果不去找郑子云帮忙的话,那么彩云的事就真的完全没有希望了。
“小姐,恕奴婢直言,您是否真的想救彩云姐姐?”离忧听完飞霞的解释后便直接将目光转向了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的郑佳怡。
在她看来,如果连试都不去试的话,那么再说其他的也都是浪费。
“当然是真的”郑佳怡猛的反应过来:“我说过,彩云就像是我的姐姐一样,我怎么可能不想救她。”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要知道,唯有这个方法才是最有希望的,若是放弃了,那也不必要再想其他办法了。”离忧鼓励道:“您虽与大少爷没有多少实质性的兄妹情谊,但说到底还是血脉相连。再说大少爷那人也不是什么不通情理之人,彩云姐姐的事本就不是多么罪大恶极之事,只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奴婢以为还是有可能请他帮忙的。”
当然,若实在不行的话,那么她也无能为力了,也许这就是彩云的命吧。离忧在心底默默地补了一句。
郑佳怡再次沉默了起来,而一旁的飞霞亦没有再吱声,屋子里顿时显得清冷得很。
离忧也不催促,说到底,这事到底与她也没有太大的实质关联,她能帮到这个程度,已经对得起天地良心了。
好一会儿,郑佳怡这才叹了口气,慢慢站了起来朝飞霞吩咐道:“帮我梳妆更衣,我要去大哥那里一趟。”
第十九章:不是吧,她也要去?
第十九章:不是吧,她也要去?
郑佳怡一声令下,飞霞与离忧连忙动手服侍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好梳洗的,不过就是换了一套衣裳,再重新梳了个头罢了,至于其他的此时郑佳怡也没什么心情。
本来离忧心中还挺高兴的,好歹郑佳怡这回为了彩云也算是勇敢了一把,一向胆小怕事的主子为了一个奴婢做到这个份上,倒也的确让人觉得欣赏。只不过很快她便高兴不起来了,弄了半天这才发现自己这回算是大意失荆州了。
原以为郑佳怡去郑子云那里不关她什么事,毕竟以往这五小姐去哪都好,她都没有跟着去过,可没想到这次临出门了却被点了将,让她与飞霞一并跟着前往。
看来这主的胆量一时半会的还真是大不到哪里去,去个自已大哥那边也还要找这么多人一并跟着壮胆。离忧倒不是想偷懒,只是一想到之前与郑子云的几次见面,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打心里不太情愿多与他见面。
还有一点,若是让郑佳怡与飞霞知道她与郑子云早就认识的话,只怕又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特别是那个飞霞,脑子里想的东西可多得去了,难保他朝会不会突然蹦出些什么不好的念头来。
所以她实在是觉得最好是不要跟着一起去,虽然郑子云当着郑佳怡的面倒也不一定会对她表现出如之前单独见面时的样子,但同样郑子云自然也不会刻意的装做不认识她,难保无意间便泄露出了认识的事实。
其实说来说去,她与郑子云之间什么事也没有,只不过总归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特别是在这种比较敏感的时候。
“小姐,奴婢还是不去了吧”离忧觉得脑袋有些大,却不动声色的朝郑佳怡说道:“一会要是来个什么人之类的,也好有个照应。”
“不打紧,院子那边还有人呢。”郑佳怡自是没有发现离忧的异常,边走边说道:“你与飞霞一并随我去,一来多个人在身旁我也踏实一些,二来你口齿伶俐,能说会道,到时也好多个人帮腔,我也不至于不知道如何说服。”
离忧听罢,心中哀叹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郑佳怡的话在情在理,自是由不得她再次反驳,否则反倒容易引人起疑,没事都给猜出个什么事来。
“走吧,这里的事你就别操心了,自有人理的。跟着小姐一起去也好,反正日后在小姐身旁侍候着,进进出出都是平常之事。今日起便学着在外头如何侍候,也算是积累些经验。”飞霞微微笑了笑,意味深长地拉了拉离忧的手,带着她一并跟上。
离忧哪里听不出来,她们这可算是在施恩示好,笼络人心。因些更是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回了个笑,点了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