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青莲乐府-第18部分

什么坏事?”
“坏事?”离忧冷哼一声,自是不想浪费时间跟赵家婆子耗:“赵姑姑,麻烦你让让,二丫现在病得很厉害,我得送她回去。”
她自然不能说是带二丫去看病,以她一个丫环哪里有这种能力,因此只好借口说送二丫回家。
“送她回家?你还真是喜欢管闲事,昨个她家人都发了话了,送回去也不会让进门的”赵家媳妇嘲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你以为你是谁,你还想……”
“赵姑姑,我想什么不关你的事,不需要你来管。”离忧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若是想二丫死在你负责的洒扫房的话就将她再弄回去,不想的话,少给我废话,让开点别耽误时间”
赵家媳妇一下子被离忧的话给堵死,虽说是见不惯离忧,可相比之下自然更是不愿意二丫死在这里惹晦气,既然这丫头要多事,那她巴不得,反正出了郑府,管二丫家的人收不收都不再关她们什么事了。
“让开”离忧将不出声却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的赵家媳妇推了开来:“我们快走。”
几人见状,也懒得理会赵家婆子,扶着二丫便继续往前走。赵家婆子虽一肚子都是火,但这回却也没再出声,只是狠狠的朝离忧的背影呸了一下,然后便扬长而去。
绿珠几人撞撞跌跌的,好不容易将二丫扶到了后门。到了那,守门的人好象事先知道了似的,什么也没问便直接给她们开了门。
出了门,右侧方向正停着一辆马车,离忧连忙瞧了一眼,赶车的果然是江一鸣的小厮拾儿,于是便连忙招呼众人将二丫扶上马车。
第二十六章:谜一般的江一鸣
第二十六章:谜一般的江一鸣
“绿珠姐,你们几个先回去吧,我跟着去就行了。”离忧坐上马车,朝马车旁的绿珠说道:“今日的事不论谁问都只说二丫被接回家就行了,其他的什么也不要多说。一切等我回来了再说,好吗?”
绿珠连忙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们明白,离忧,二丫就交给你了,一定得救救她呀”
“放心,我会尽力的。”离忧点了点头,又朝福儿与柳枝看了看后便快速进了车厢,让拾儿驾车出发。
马车很快便动了起来,快速朝城中医术最好的同济堂直奔而去。
见马车走远,绿珠几人这才从后门进了府,回洒扫房。一路上几人都没有说话,刚才的事情她们到现在都还有些没完全反应过来,也有许多想不明白的地方。只是却也没有谁在这个时候多说什么。
一直到回到洒扫房,进了屋,关上了门,福儿这才不解地问道:“绿珠姐,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我好象看到马车内有一个公子,看上去与离忧极为相熟。”
“废话,不熟他能帮离忧带二丫去治病吗?你当离忧是千金小姐呀,哪来那么多银子付诊金、药费。”柳枝接口道:“我倒是瞧着那公子有点眼熟,好象在哪里见过,还有那马车也挺眼熟的,像是咱们郑府自家的。”
“对对对,我也觉得眼熟,那个超车的小厮我好象见过,就在咱们府中见过。”福儿紧接着说道:“那位公子穿戴很是讲究,看样子应该也是个有身份的人,不知道离忧什么时候竟然认识这样的人,而且还那么熟。”
“你们都别瞎猜了,反正有一点离忧这么做都是一心一意救二丫。”绿珠打断了她们的话,吩咐道:“至于其他的事大家都别多打听,能够让我们知道的一会离忧回来后自会说明,不应该知道的就别瞎猜,更别对任何人瞎说,否则怕是会给离忧惹祸的。”
“放心吧绿珠姐,我们明白的。”福儿点了点头,离忧今日这做法可真是不知多么仗义,她们哪里会这么没良心还四处给她乱传,生事端呢。柳枝也连忙答应,自是不会如此多嘴多舌。
“唉,早知道这样,当初应该早点告诉离忧的,早些去治的话自然不会病成现在这个样子。如今都这样了,只怕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绿珠叹了口气,坐在那里神色黯然,其实,若是刘姑姑在的话,二丫的情况也一定不会这么糟。也许一切真的都是命里注定的,现在她们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等了。
马车一路行驶,离忧脸上的神情很是凝重,望着躺在车厢内一动不动的二丫,心中不由得一阵心疼。
有时觉得自己命不好,可回头看看,比她命苦的不知道还有多少,其实她也知道二丫现在已经病得相当严重,只怕医治起来也最多是让她这样多吊着几天的命。可是当她看到的时候,心里却容不得多想,只是最本能的想尽最大的努力去救她。
“一鸣,这事是不是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若是二丫最终还是死了的话,你是不是会更麻烦?”离忧此时头脑完全清晰了过来,同时也不再仅仅只是想着救人,而是会想到更远,当然这却并不代表她后悔了自己的决定,只是怕自己这么做让江一鸣为难了。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不会有事的。”江一鸣微微摇了摇头,安慰道:“别看我虽是个不受待见的寄居者,但这点小事还是难不到我的。”
“真的?”离忧反问了一句,仔细盯着江一鸣的眼睛,想从中看出些真假来。
“自然是真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你只管放心,我会尽力救治她,就算真不幸的话,也会好好将她的后事处理妥当的。”江一鸣朝离忧笑了笑:“别想那么多了,只要自己认为应该做那就行了,至少日后不论如何都不会后悔。”
离忧听罢,亦笑了笑,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很快,马车便停了下来,拾儿将帘子掀了起来,告诉江一鸣到同济堂了,江一鸣也没犹豫,示意离忧先下车,然后自己抱起二丫便下车直接往店里走。
排队看诊的人太多,同济堂有好几位医术了得的郎中,但每天亦忙得很。而这里医术最好的当数同济堂的老板,但老板年纪大了,身体吃不消,现在却很少亲自接诊。
“怎么办,这么多人得轮到什么时候才行?”离忧有些急了,二丫已经拖得太久了,再耽误下去,只怕就算神医在世也没用了。
“别急,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江一鸣边说边将手中的二丫放到一旁好心人腾出来的空位上,然后快步走向柜台那边。
隔得有点远,再加上人多也不是很安静,因此离忧并没有听到他跟那掌柜说了什么,只是没过一会,掌柜原本不怎么耐烦的脸顿时堆满了笑容,点头啥腰地朝江一鸣说了两句话后,便快速往后堂而去。
“拾儿,将二丫抱进来。”江一鸣一边吩咐拾儿,一边拉了拉离忧:“走吧,已经安排好了,这里的老板会亲自给她诊治的。”
离忧惊喜不已,却也没多说,连忙跟着往里走,没想到江一鸣还有这样的能耐,插得到队不说,还能请到全城医术最好的同济堂老板亲自出马,一时间对他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关于这家店的老板,以前她也略有所闻,医术了得,但脾气却古怪,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便亲自出诊的,哪怕再有钱也没用。
看来江一鸣还真是个不简单的人,单从他能临时请动这老板来看便可见他不仅仅只是一般的有才学的公子哥而已。
当然,这个时候离忧并没有太多心思想这些,那掌柜将她们带到后室一房间将二丫给安置在屋内的床上,随后没过多久,一个胡子花白的七旬老人便走了进来。
江一鸣显然与地老人相识,恭敬而从容的打过招呼后便将来意简单说与老人听,老人也无多言,马上便让人准备好东西,替二丫诊治起来。
为了不影响到老人的诊治,掌柜将江一鸣与离忧等人请到了外室坐着等候。离忧也没多问江一鸣,只是远远的看着,见那老者正在用针灸治疗,心中多少有了些希望。
等待总是漫长的,离忧不知道过了多久,却见那老者终于站了起来往她们这边走来,这才连忙放下手中茶杯,跟着站起。
“大夫,她怎么样了?”也没想太多,她直接开口便问起了二丫的情况。反正看样子江一鸣应该与这老者有些交情,虽然并不清楚这一老一少的到底是如何扯上关系的。
老者看了一眼离忧却并没有直接回答,转而看向一旁的江一鸣,朝他说道:“病人情况相当严重,像她这种情况,估计去找其他的大夫都没得救了。老夫刚才已经用银针替她散了热,控制住了病情,接下来还需要配合汤药等其他一系列的治疗。最迟明天应该可以醒过来,想来完全康复还得在这里医治调理几天。”
“也就是说二丫有救了,她不会死了?”离忧兴奋极了,也不顾那老者对她异样的眼神,脱口便说了出来:“您真是神医,真是太谢谢您了,太谢谢您了。”
真没想到这老大夫这般厉害,光靠那几根细细小小的银针便能够将一个将死之人从阎王爷那里给活活的拉回来。
老者听到离忧的夸赞,只是略微再看了离忧一眼,却仍就没有应她的话,离成见状,心道这老人家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古怪,于是便连忙闭上了嘴,生怕无意惹恼了老者,不给二丫继续治疗那可就麻烦大了。
“谢谢”江一鸣淡淡一笑,打破了微微有些尴尬的气氛,不过却仍就没有一句多的话,一如平时对着郑子风郑子云等其他人一般保持着固有的距离。
那老者却反倒一点也不在意,点了点头后便径直掉头出了房间,而刚才领她们进来的那个掌柜却连忙告诉江一鸣接下来二丫的所有治疗与料理全部都会有专门的人负责,让江一鸣尽管放心。
解释清楚后,掌柜也先行退出去准备汤药等东西去了,离忧等那掌柜一出去,便连忙走到里间看二丫,虽然二丫仍就昏迷,不过伸手一摸,烧果然退了不少,而且脸色看上去也不再如之前那般死气沉沉,多了几丝生气。
“放心吧,孟大夫说她没事就一定不会有事的。”江一鸣的声音在离忧身后响起,较之刚才同那老者说话的语气柔和了不少。
离忧回过头朝江一鸣问道:“你怎么会认识这么厉害的大夫?看样子应该还挺熟的。”
“说来话长,日后有机会再跟你细说吧。”江一鸣并没有多做解释:“时辰不早了,你出来也没告假,耽误太久了不好,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那二丫头怎么办?”离忧见江一鸣这般说,心知这事肯定也不简单,于是也不再多问,只是眼下就回的话,她还真是有些放心不下。
江一鸣看了一眼二丫,又看了看离忧,解释道:“放心好了,她在这里会得到最好的治疗,也会有专人照顾她的。反正孟大夫也说了一时半会不会醒,你就是守在这里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况且,二丫的病情若有新的进展,他们自会第一时间派人通知我的。”
离忧想了想,觉得江一鸣说得很有道理,既然有专业人氏全程照料,那她自然也就安心了,况且自己是偷偷出来的,还不知道这会功夫五小姐那临时有没有事找她,万一真有又找不到人,还不知道会引出什么误会来。再说绿珠她们也还在等着她回去报信,都这么久了,想来她们也急得不行。
“那走吧,我的确出来很久了。”离忧点了点头,随后便与江一鸣一并离开了同济堂,再次坐上来时的马车回郑府。
马车依旧在后门旁边停了下来,江一鸣带着离忧顺利的从后门进了府。进去的时候附近并没有其他人,而守门人亦同之前她们出来时一样,二话也没说便放行了,显然是江一鸣提前便打点好了一切。
整件事下来,离忧不得不从心底深处佩服江一鸣的本事与能力,年纪轻轻便已经这般行事周全、滴水不露的,她与他还真是没有任何的可比性,简直就不是同一个档次的。
“好了,我先走了,今日之事真的很感谢你。”离忧正式的向江一鸣道着谢,若不是他,二丫只怕是必死无疑了。
“你我之间,不必言谢。”他微微一笑,目光格外柔和:“快回吧,一有消息我会让人通知你的。”
离忧觉得此时自己的心无比快乐,她点了点头,朝江一鸣挥了挥手,转身含笑离开。
路上,离忧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五小姐那一趟再说,虽然这个时候不是她当值的时间,但她出来时却并没有跟任何人说一声,因此决定先回去点个卯,然后再去洒扫房将二丫的事告诉绿珠她们。
刚回住的院子,离忧就被告之五小姐带着飞霞出去了,说是二小姐刚才命人请五小姐过去,具体什么事就不知道了。离忧对这二小姐是早有耳闻,却一直没有见过庐山真面目。
反倒那苏谨,听说如今已然成了二小姐最为信任的心腹,至于那个穿针引线,引狼入室的李玉花吗,也不知道现在心情如何。估计着只怕是肠子都快给悔青了。不过有一点离忧还真是想不明白,当初也不知道苏谨到底给李玉花灌了些什么**,竟能让她这般言听计从。
“我还有点事,要去趟洒扫房,小姐回来后若是问起便说我很快就会回来,若没问就不必多言。”她吩咐着小丫环,也不再多想苏谨的事,转身又出了院子,直奔洒扫房而去。
见到绿珠几人,离忧也没有解释太多,只说了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二丫现在正在接受治疗,而且过几天一定会回来个活蹦乱跳的大好人。众人一听皆高兴不已,自是将离忧奉为功臣,而心中对她亦是愈发的佩服与尊敬。
离忧全然不在意这些,只是告诉几人救人者其实另有他人,而她不过是跟着跳了下腿,让大伙不必如此。
“几位姐姐,今日之事还请你们都烂在肚子里,救二丫的人并不想别人知道,而我也没办法跟你们解释太多,毕竟……”离忧略带抱歉的朝几人笑了笑:“毕竟有些事原本真的很简单,不过一旦被人传来传去就显得复杂了。”
“离忧放心吧,这些道理我们都明白的。”绿珠拍了拍她的肩膀,相当理解地说道:“你们都是好人,都是二丫的救命恩人,我们知道怎么做的。”
福儿与柳枝也连连点头,保证不会对任何人提及。在她们心中,离忧本就十分与众不同,除了身份以外,其他各个方面都比那些千金小姐强得多了,因此门路多,认识的人多倒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几人又聊了几句,见福儿她们原本早就已经统一了口径,离忧便先行回去了,临走时让她们只管安心,一有新情况她都会及时过来通知的。
出了洒扫房往东走了一会,远远的却看见郑子云带着人从南边过来,离忧本想避过去,但郑子云却正好抬眼看到了她。
她只好继续往前走,在将要拐弯的交叉口停了下来,想让郑子云等人先过。谁知郑子云却硬是在她前面停了下来,那架式像是等着她去给他问好一般。
没办法,离忧只好上前两步朝郑子云行礼道:“大少爷好。”
边说她边偷偷看了一眼郑子云,见其神色有些古怪,好象是有什么心事一般,而余光则同时看清了跟在他身后的两名侍女,不是别人,正是沫儿还有那个叫清歌的丫环。
清歌面色清冷,显然并不怎么高兴,而沫儿则偷偷朝离忧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免了。”郑子云一个抬手,示意离忧起身:“你这是从哪里来?”
“回大少爷,奴婢刚才去了趟洒扫房,现在正要回去。”离忧搞不清郑子云这是什么意思,竟当着他身旁两个侍女的面特意停下来问她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洒扫房?回去找以前一起当差的姐妹叙旧吗?”郑子云笑了笑,神色比之前要明朗得多,但却仍旧如刚才一般问着一些不着调的话。
“是的。”离忧点头称是:“大少爷有什么吩咐吗?”
心中暗道,没有什么事的话她可得走了,刚才突然觉得郑子云身后站着的清歌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变了。
可郑子云却偏偏没有半点的察觉,仍就用那种好似与离忧极为相熟的语调说道:“没有什么事,只不过正好看到你经过,便停下来了随口问问。”
话音刚落,离忧只觉得浑身上下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一抬眼正好对上了清歌那寒意四射的目光。
第二十七章:特别的礼物
第二十七章:特别的礼物
郑子云这回总算是察觉到了些什么,顺着离忧的目光,他猛的一回头,正好将清歌的表情尽收眼底。
清歌吓了一跳,她自然没料到郑子云会突然回头看她,愣了一下后连忙将刚才的表情隐去,换上了在他面前一贯流露出来的温柔与甜美。
这一幕实在太过戏剧化,离忧暗道了声可惜,清歌这回也算是不小心本性流露,却正好被最不愿意见到的人给抓了个现形,此时心中定是悔恨交加。
这清歌也算是活该,无端端的对她怒目含恨什么的干什么,她可从没得罪过这丫头。不过之前清歌神色就不太好,好象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只怕对她也不过是一种迁怒罢了。
“既然大少爷没什么吩咐的话,那么奴婢便先行告退了。”离忧不愿惹什么事端,打算马上开溜,不想参与到别人的内部矛盾中来。
郑子云听到离忧的话,这才回过头来,也没多说,只是点了点头:“走吧。”
“是,多谢大少爷。”她福了福,又朝后头的沫儿看了看,算是打了个招呼道了个别,然后便先行离开了。
郑子云也不再停留,抬步继续前行,清歌与沫儿见状连忙跟上。
“清歌,刚才在夫人那你便有**份了,如今却还不知收敛”郑子云头也没回,边走边说着,声音冷漠得很:“若再有下次,你便换个地方当差吧”
清歌一听,脸上顿时血气全无:“奴婢知错了,日后再也不敢,请主子息怒。”
郑子云停了下来,转身看向沫儿与清歌:“沫儿随我出府就行了,清歌就不必去了。”
“是”沫儿与清歌连忙领命,只不过清歌此时心中极不是滋味,若不是当着郑子云的面,只怕早就想将沫儿给生吞活剥掉了。
留在原地,清歌默默地看着郑子云与沫儿越行越远渐渐消失的背影,目光阴冷无比,她喃喃自语道:“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得到我应得的,将你们这些贱人都踩在脚底”
此时离忧正好前脚踏进院子,还没来得及踏进另一只脚,身上却冷不防地打了个寒颤。来鬼了,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又来这么一下。她猛的摇了摇头,却也没再想,快步进了院子。
刚回房,便有丫环过来送晚饭,如今在五小姐跟前当差,她的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俨然跟半个主子一般,吃喝什么的都有人负责准备,不必再日日跑厨房,也不必担心晚了赶不到饭什么的。
住的地方也换到了飞霞屋里,两人一间再加上换着班当差,因此屋子清静得很。想想看,她也算是“步步高升”了。
送饭的丫环还留了话,说五小姐已经回来了,现在也正在用膳,让离忧吃过饭后去小姐那里一趟。离忧随口问了下是什么事,那丫环只说也不清楚,于是便点了点头,将丫环先打发出去了。
忙了这么久,离忧还真是饿了,也懒得多想郑佳怡找她有什么事,先将饭菜一扫而空。吃饱喝足之后,她稍微整理了一下,又坐着休息了片刻,估摸着郑佳怡此时也已经吃完饭了,这才起身去正屋。
小丫环已经将剩下的饭菜撤了下去,重新布上了一些水果与新沏的茶,郑佳怡见离忧来了,便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离忧,你用过晚饭没有?”
“多谢小姐关心,奴婢刚才已经用过了。”离忧在飞霞身旁停了下来,见飞霞嘴角还泛着淡淡油光,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知道她刚才只怕又是跟郑佳怡一并吃的。
郑佳怡原本就好说话,反正饭菜也吃不完,有时便会让跟前贴身服侍的也一并在这里用,省得跑来跑去的。
彩云与飞霞都不是第一次了,渐渐的也习以为常,倒是离忧却始终保持着应有的距离,尽管郑佳怡也叫过她好些次,但她总是婉言谢绝,慢慢的郑佳怡也知道离忧的想法,所以也不再提过。
“吃点水果吧,这是刚送过来的苹果,又脆又甜。”郑佳怡边说边顺手拿了两个苹果递了过来:“你们都尝尝。”
“谢小姐赏”飞霞自是高兴,笑容满面的一并接了过来,顺手递给离忧一个。离忧接过苹果谢过郑佳怡,同时又朝飞霞点了点头,算是谢过她的顺手之劳。
“对了,小姐是不是有什么吩咐?”赏也赏了,接下来应该进入正题了吧,离忧将苹果握在手中,注意力却同时放到了郑佳怡与飞霞两人身上。
下午她们一并去了趟二小姐那,一回来便特意找她过来,只怕不是只为了问她吃了饭没有,再吃个水果这么简单吧。
郑佳怡见状,正欲出声,没想到飞霞却先说了起来:“离忧,是这么个事,今日小姐被二小姐叫去说是商量给陈家小姐准备礼物的事。听二小姐的意思,老夫人和夫人都特别交待了,不可怠慢了陈家小姐,所以让小姐们都花点心思准备一下,莫失礼于人。”
“陈家小姐?”离忧反问了一句,心中暗道这陈家小姐莫非就是前些日子所说的要到郑府来住一些时日的大少爷的未婚妻?
“对啊,你还不知道吧,这陈家小姐是咱们大少爷的未婚妻,本来这月初就说好了来郑府的,但临时有些事给耽误了,听说再过几天就要来啦。”
飞霞见离忧不知道陈家小姐指的是谁,便又解释了一通,原本也不是多大的事,可五小姐偏偏说要听听离忧的意见,这或多或少让飞霞心中有些不爽,可又怕人看出她心中的想法,于是便刻意装得极为热情的向离忧解惑。
离忧微微扫了一下郑佳怡与飞霞,见郑佳怡眉头略皱了一下,估计压根是压根就没授意让飞霞解说,飞霞这回倒是有些聪明反被聪明误,凭白惹得主子不高兴。
也许是习以为常了,郑佳怡向来软弱没主见的性子飞霞倒是把握得十分好,只不过这些日子郑佳怡却是不自觉的发生着改变,离忧感受到了,而飞霞却没有。
见状,离忧只是点了头,却没有再理会飞霞,而是直接调整视线,朝郑佳怡问道:“小姐,是不是准备礼物有什么麻烦?”
“是的。”郑佳怡朝离忧笑了笑,接着说道:“二姐说她现在已经准备了好几样东西,但还没有最后决定。她说怕到时我送的东西对上了,所以让我选礼物的时候不要选她现在准备的那几样同类型的。”
“这样的话倒也正常,二小姐考虑得挺周全的,到时若两位小姐都送同一样东西的话,只怕容易形成比较,对小姐您却更为不利些。”离忧实事求是地说着,若两人送的东西类型都一样的话,以二小姐的实力绝对拿出手的要强过五小姐的,这一点想必郑佳怡自己心中也清楚。
郑佳怡点了点头,有些无奈地说道:“话是没错,只不过二姐备选的可不止她说所的几样东西,凡是上得了台面的能当礼物拿得出手的基本都在她的备选之中,真按她的话去做,那我哪里还有什么东西能送呢?”
“是啊,二小姐那备选的东西可多了去,什么镯子、链子、耳坠子,什么绣品、饰品啊甚至胭脂水粉什么的,女儿家能用到的都在其中,依我看,二小姐根本就不可能弄这么多备选之物,那分明就是故意为难小姐的,存心想看小姐的笑话。”飞霞补充着说道,脸上愤恨的神情倒丝毫不假。
郑佳怡这回对飞霞的插话没有丝毫不满,其实都是一个理,这说话的分寸那是最为主要的,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的确是一门很大的学问。
离忧一听,心中不由得笑了起来,看来这二小姐还真不是一般的坏心眼,一点这样的事也不忘踩人两下。她现在算是明白了,有些讨厌与恨意是完全不需要什么真正的理由,就像这嫡出的二小姐总是喜欢欺负郑佳怡一般。
“离忧,你向来主意多,我想让你帮忙想想,到底可以送点什么给陈家小姐,一来也是奶奶和母亲她们吩咐的,自然不能怠慢了,二来,陈家小姐很快就要与大哥成婚了,光这一层我也得花点心思才行。”郑佳怡自然还记着郑子云的人情,因此对陈家小姐无形中便上了几分心。
离忧微微想了想道:“小姐,奴婢以为送礼最重要的是心意,而非礼物的贵重程度。”
郑佳怡赞同地点了点头:“这点自然没错,你接着说。”
“奴婢觉得既然不知道送什么现成之物,倒不如小姐您亲自动手做份礼物,一来怎么样也不可能与二小姐的对上,二来自己亲自做的东西更能体现出您的心意。陈家也是大富大贵之家,贵重的东西见得多了,就算再特别只怕也引不起她太大的兴趣。同样若是您能送些合她心意的东西,这才是最好的礼物。”
“可是什么才是合她心意的东西呢?”郑佳怡显得有些迷茫,之前她也从来没有见过陈家小姐,也没有任何的途径去打探这位小姐的喜好,要想猜中她的心思,那可是比登天还要难了。
离忧见状,不由得笑了出来:“小姐,奴婢想,有样东西陈家小姐一定会喜欢的。”
“哦,什么东西?快说来听听。”郑佳怡顿时来了精神,连忙催问着。
离忧看了看一旁一直没有再出声的飞霞道:“飞霞姐,这事暂时得保密,你不会介意吧?”
飞霞不太自然地笑了笑:“自然不会,你多心了。”说着,也不等郑佳怡出声,便主动退了下去,顺手还将门给关好了。
离忧见飞霞出去了,这才附耳朝郑佳怡嘀咕了起来。只见郑佳怡脸上的表情渐渐亮了起来,双目都不由得发起光来。
“好,这主意不错。”她兴奋的朝离忧道:“就按你说的办,东西我准备,明天就可以有了,至于其他的就由你来办了。”
“啊,小姐,这事怎么能让我来办?”离忧一听顿时有些后悔了,这郑佳怡现在可是越来越赖了:“这种事当然是您亲自去办才行,否则怎么体现您的心意呢?”
“没关系的,我只是想给她们一个惊喜,现在就出面的话效果可就受影响了。”郑佳怡拉着离忧的手道:“记住得保密哦。”
离忧一听头顿时大得不行:“小姐,奴婢不用您的名义的话,哪里能弄到呀您这不是为难奴婢吗?”
“不,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的。”郑佳怡许诺道:“就这么定了,事成之后重重有赏”
见郑佳怡这是赖定自己了,离忧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谁叫她多嘴呢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她也只能应下,叹了口气,苦着一张脸道:“那小姐准备赏什么呀?”既然只能付出了,那多少能有些回报总是好的。
“你想要什么?”郑佳怡边说边笑了起来,觉得离忧便是自己的福星。
离忧也笑了起来:“既然小姐要赏,那还是赏些银子得了,日后奴婢想要什么就用您赏的银子买什么,方便又实惠。”
交易一经达成,离忧心中的后悔这才渐渐散了些去,谁叫人家是主子,她是当差的呢,总不能拿了工钱吃干饭吧,多少还是得做些事的,更何况有银子好说话,办起事来劲也足不少了。
次日,离忧带着郑佳怡准备好的东西便出门了,走时飞霞有意无意的打量让她印象深刻。瞧那副好奇的样,想必飞霞心中一定很想知道昨天她与五小姐到底说了些什么。
刚才去拿东西时,在门口好象听到飞霞拐弯抹角的试探,可郑佳怡不但没说,反倒还若有所指的说了飞霞几句,示意她不许再私自打探。飞霞当下便不再出声,而郑佳怡也没有再说什么。
离忧对郑佳怡的表现很是满意,看来人类各器官之间还真是相互平衡的,耳根子软的人,嘴巴子倒是挺严实。
出了门没多久,迎面便走来一个脸生的丫环,走到离忧身旁时,那丫环便停了下来朝她问道:“你是离忧姑娘吗?”
离忧觉得有些奇怪,自己并不认识这丫环,不过却也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道:“我就是离忧,你有什么事吗?”
“有人让我把这信送给你。”丫环从身上掏出一个封好的信封递到离忧手上:“我还有事,先走了。”
离忧接过信封一看,上面空空的什么也没写,于是便连忙朝那离开的丫环问道:“这是谁让你交给我的?”
“我不认识,说是你自己看信就会明白的。”丫环回过头应了一声,随后也不再多说,快步离开了。
离忧见状,只好不再追问,抬眼朝四周看了看,见没有其他人过来,便快速将信封撕开,从里面取出一张信纸来。
展开一看,几个行如流水般俊逸不桀的大字顿时跃入眼底:人已醒,无大碍,匆挂。
离忧不由得笑了起来,一则为二丫摆脱生命危险而高兴,二则第一次见识到江一鸣的墨宝,感觉的确不凡。
这么漂亮而有个性的一笔字,放到现代那可是书法上的大家呀,估计等他年纪再大一点,说不定连泰斗什么的封号也能混上。
想到这,她不禁摇了摇头,暗道自己还真是有眼福。快速将信放回信封,离忧放入怀中收好,然后临时改道,先去洒扫房将这个消息告诉绿珠她们。
还没进洒扫房,正好看见绿珠一个人没精打彩的准备进去,离忧连忙叫住了她,并快步走了过去。
“绿珠姐,你这是怎么啦,怎么无精打采的?”离忧很少看到绿珠这幅样子,看样子像是累到了一般。
见是离忧,绿珠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是你呀,我没事,就是刚才忙活了一下,有些累,正打算回去休息一下。”
“赵家媳妇安排很多事让你做吗?”离忧有些不解,绿珠可是洒扫房的老人加小领导了,不应该会累成这样的呀。
“没有,就是这两天担心二丫,没休息好。”绿珠连忙否认着,随后朝离忧问道:“对了,你来这有事吗?是不是二丫有什么消息了?”
见绿珠故意将话题扯开,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离忧便也没有再追问:“对,刚刚得到消息,二丫已经清醒过来了,大夫说没什么大碍了,再休养几天便会完全康复的。”
“太好了,太好了。”绿珠高兴不已,连连说道:“快进去吧,一会她们两个听到这消息不知道得多高兴。”
“绿珠姐,我还有其他差事要办,就不进去了,你跟福儿姐和柳枝姐说一声吧。”离忧见自己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了,便没打算再进去了。
绿珠见状自是答应,让离忧只管去,别耽误了正事,离忧点了点头,跟绿珠道别后便直奔目的地而去。
老天保佑,离忧暗自祈祷着,希望一切顺利,一举拿下这个艰巨的任务。
第二十八章:歪打正着
第二十八章:歪打正着
今日运气还算不错,离忧并没有花多少功夫便顺利地见到了沫儿,许是昨日才见到离忧的关系,这会儿见离忧叫自己出来沫儿倒还真有点意外。
“怎么想起跑这里来找我?这可是头一回呀以往可都是我去看你的。”沫儿边说边朝门口四周看了看,顺手将离忧领到边上一点的地方打趣道:“昨天不才见过吗,怎么?这么快便又想我了?”
离忧见沫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调侃自己,于是便顺势说道:“我的好沫儿,昨日那也算是见面吗?连句话都没跟你说上,自是不算数。还有,以往可不是我不愿来看你,实在是怕耽误你当差了……”
“怎么今日就不怕耽误我当差了?”沫儿不等离忧说完,直接打断她的歪理道:“我看你呀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找我到底什么事?”
“好沫儿,真是够爽快,前几天碰到小西还说起你来着。也不知道我们上辈子到底做了多少好事,这一世竟能有你这么个肝胆相照、情深义重的好姐姐。”离忧笑得格外甜,连眼睛都快成一弧弯月,那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有求于人了。
“行了行了,好听的话就别再说了,有什么事直说便行。我又不是不知道你,这么一笑可准没打什么好主意。”沫儿好笑地轻点了一下离忧的额头,眼中却并无半丝的责怪。凭心而论,她们两人平日虽聚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但这却并不影响到她们之间的交情。
离忧见状,又是甜甜一笑,她连忙朝沫儿又凑近了些,很是神秘地说道:“沫儿,实不相瞒,今天我来是想找你帮个忙。咱们可是最要好的姐妹,这一次你可一定得帮我才行。”
“什么忙,你先说清楚点,我就一个丫环,就这么点能耐,帮不帮得上可就难说了。”沫儿神情认真了不少,以她对离忧的了解,这丫头自己解决不了的事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如今打上了她的主意,她可得好好问清楚,省得到时又让给诓了。
“别呀,你可别谦虚,这忙还真只有你能帮得上。”离忧边说边从怀中取出一把纸扇递到沫儿面前:“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事,就是想让你帮忙向你家主子求副墨宝而已。”
“墨宝?写到这扇子上?”沫儿愣了一下,一下子有些搞不清离忧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对,就是在这扇面上写几个字就行了。”离忧满脸堆笑:“这事呀,对于别人来说还真不容易,不过对于你来说应该没什么难度吧,我可听说你现在可是大少爷身旁最受器重的人了。”
“少来了,你当我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让主子给你写这个,你当我是谁?让他写他就老老实实的写呀”沫儿白了离忧一眼,不知道这个麻烦精到底又是哪根筋不对了。
离忧见状,连忙哄道:“别这么说,试都没试怎么知道不行呢?不就是让他帮忙写几个字吗,你平时这么忠心耿耿的侍候他,他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沫儿摇了摇头,不赞同地说道:“哪有你说的这么简单,你是不知道大少爷的脾气,虽然偶尔犯点小错不会怎〖www.shubao2.com墨斋澳门在线百家乐〗么样,但他那里规矩多得很,下人各做各的事,不相关的却是一定不准多嘴多舌半句。还有,平日里书房我们连进都不给进,更别提让我央主子替你做事了。我若这般无礼愈越,指不定会受什么样的罚。”
“有这么严重吗?不就是写几个字而已。”离忧表情有些苦了下来,倒不是她信不过沫儿的话,只是的确有些想不到这平日对下人名声尚好的郑子云却也是如此难侍候的。
“几个字而已?你当我是什么贵人呀”沫儿哼了一声,忽然神情变得疑惑不已:“对了,你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个?说,究竟想干什么?”
沫儿刚才只顾着说明自己没这能耐,求不来大少爷的墨宝,这会回过神来才想起离忧怎么会无端端的打上了她家主子的主意。
“呵呵,这个暂时还真不能说。”离忧保证道:“不过你放心,我绝对没有半点不好的念头,也没有其他任何的非分之想。而且这事我也是被逼上梁山的,若成不了的话,只怕往后这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好沫儿,你就发发善心,帮帮忙,试一试吧,成不成的,我都感激不尽呀”
说着,离忧一副要给沫儿鞠躬作揖的样子,事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想来沫儿虽这么说,却也不代表真的没有半丝希望的。
“别别别我可受不起你这大礼。”沫儿伸手便扶住离忧,不让她鞠躬:“你的为人我自是信得过,可现在真不是我不愿意帮这忙,而是实在无能为力,你若体谅我的难处,就别再为难我了。”
且莫说离忧并没有将真正的原因说给她听,就算真全盘托出了,她也是不能应这事的,不论主子是何态度,单她这么做的话就已经是违背了平日主子的教训,大大的逾越了自己的身份,再怎么样也是不可以的。
“沫儿,要不你就先帮忙给……”离忧见论交情没成,于是打算利诱试试。
“离忧,我看不如这样。”沫儿见离忧仍然没死心,便只好抢过话道:“你不是跟三少爷关系不错吗?倒不如去求求他,让他帮你找大少爷要,这事要是三少爷出马的话,就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了。”
“算了,这事还是我自己再想办法吧。”离忧见状也不好再死缠烂打的,沫儿也有沫儿的难处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