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青莲乐府-第21部分

子云是对五小姐将那扇子擅自送给陈楚含这个结果很是不满的,除了对这结果不满之外,估计着只怕那带有欺骗性质的索要过程也是让他十分不爽的原因。对于五小姐,郑子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会太过份,可对付她这个奴婢,那可就难说了。
说不定会将全部的不满与怨气都发到她身上来,真这样的话,那她可就惨死掉了。怎么办、怎么办呀?想来想去,眼看着到了大门口了可还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离忧只好牙一咬,不再多想,反正一会装疯卖傻也好、主动求饶也罢,都只能随机应变,听天由命了。
来到书房门口,沫儿轻手敲了敲门朝里头禀告着,很快,郑子云那带着怒火的咆哮声便从里头响了起来:“让她给我滚进来,其他人都躲远些。”
离忧一听,心中大叫一声惨了,没想到都两天了这家伙还这么大火气。沫儿见状,也只好一脸同情地摇了摇头,随后快速退了下去。
轻轻推开了门,离忧小心翼翼地走进了书房,一进门,刚转过身便看到了郑子云那双冒着火星子的眼睛。
“奴婢见过大少爷。”她连忙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目光不由自主的往一旁的门瞄了瞄,有种随时都想夺门而逃的冲动。
“没耳朵吗?爷是让你滚进来”郑子云三步两步走到门旁,啪的一声将书房门给关了起来,彻底打碎了离忧心中最后的一点希望。
“回大少爷的话,奴婢不会滚。”她苦着一张脸,这郑子云摆明了就是打击报复,可她也没犯多么严重的错呀,顶多不过是说了两句假话罢了。
“不会滚,你倒是挺会瞎掰的吗”郑子云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满脸怒气的朝离忧道:“扇子呢?这么快就找到了大卖家了?本少爷还没声名显赫呢,你现在就卖了岂不是亏大了”
“大少爷,奴婢、奴婢……”离忧一时语塞,原本能言善辩的嘴巴此时在郑子云气势汹汹地追问下笨拙了起来。
“编呀,接着编呀你不是挺会说的吗?说起谎来都不用打草稿的,怎么这会就词穷了?”郑子云冷哼一声:“别告诉我你事先不知道这扇子是你家主子要送给陈楚含的,更别说你是被迫的,依我看你家主子才想不出这么烂的办法,定是你这个臭丫头想出来的。”
他也不给离忧狡辩的机会,一口气总结道:“你也别狡辩了,这事压根就是你有意欺骗本少爷的,你还真是胆大包天,连我都敢骗,真不想活了是不是?”
离忧听得一愣一愣的,看来这回自己真是大大的失策了,原本还以为怎么样也算是帮他,却没想到郑子云压根就不领那情,反倒一副想吃了她似的模样。
不想活了?谁说的,她可比谁都怕死。好死不如赖活着呀,更何况她还没来得及在这空气新鲜的绿色大地上施展拳脚抱负,哪能因为一件这么微不足道的小事而丢命呢?
“大少爷您先息怒,这事奴婢的确做得不对,不应该对您有所隐瞒。可奴婢却并没有什么不良居心,只不过……”
离忧话还没说完,却听郑子云再次打断道:“连主子都敢骗,快将我当傻子一样卖了,还说没有不良居心,我看你是压根没有心”
郑子云真的很是恼火,这两天若不是奶奶硬让他陪陈楚含四处转转,抽不出时间的话,他早就想将这臭丫头拉过来狠狠教训一通了。
让人误会了也就算了,在众人面前落了面子也就罢了,可关键就是心中咽不下这口气。一早就警告过这丫头不许说假话欺骗他,没想到她胆子如此大,竟把他当猴子一般卖。一想到这丫头如此对他,心中便十分不是滋味。
离忧此时自是理亏,因此也硬气不起来,她只好低眉顺目、好言说道:“原本不是这样的,五小姐说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所以不让奴婢事先说明。况且,虽然是说了点谎,可也是好心,是善意的谎言,也是想着让您与陈家小姐增进感情,日后……”
“谁要你这么好心了?你怎么知道我希望跟她增进什么感情?”郑子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显然对离忧所说的话相当不满:“谎言就是谎言,哪有你这么多歪理,还善意的谎言,我看你嘴里就没一句实话。”
这话倒让离忧更是低下了头,好象他也没说错,不论怎么说这理的确不在自己这边。千算万算的,唯独就没想到郑子云竟然对陈楚含没什么感觉。
这可真是怪了,那陈楚含论长相有长相,论身世有身世,郑子云能娶到一个这样的女子为妻按理说也没有怎么委屈他,更何况这个时代的男人三妻四妾的再正常不过了,大不了到时再碰到心仪的一并娶回去就得了,至于这么较真吗?
不过,这些不满,离忧些时自然是不敢说出来的,眼下她也唯有以不变应万变了。反正说什么也没用,倒不如老老实实的给郑子云出出气得了,再怎么样也不至于为这点事真要了她的命。
见离忧不再出声,一副可怜兮兮任打任罚的样子,郑子云的气也慢慢消了不少,他坐了下来,朝离忧说道:“行了,别装模做样的了,不要以为不出声就没事。”
“奴婢知错了,愿意接受任何处罚。”离忧偷偷瞄了郑子云一眼,继续扮着可怜。显而易见,这种时候顺着这主来自是最好的方法了。
“是吗?这可是你说的。”郑子云总算笑了起来,只不过那笑声听到离忧耳中却显得格外的恐怖。
眼见着郑子云再次站了起来,一副要伸手往她脸上打的样子,离忧是想跑又不敢跑,只好伸手挡在脸前,满是无奈地说道:“打人不打脸,奴婢还得出去见人呢”
郑子云见到离忧那幅豁出去了的样子,又觉得好笑。不过他一时半会还不想让那丫头那般舒心,于是便强忍着笑意,故意板着脸拍了她的头一下:“打那里还由得你,别以为爷不打女人”
离忧顿时松了口气,将挡在脸前的双手放了下来,郑子云那一下并不太重,想是也没真打算跟她这一个女子动手计较:“多谢大少爷手下留情。”
“少来了,别以为这就算完事了。”郑子云仍就板着脸:“本少爷可不是这么好骗的。”
离忧嘴角微微扁了扁,却也不敢顶嘴,只是满心无奈地站在那里,等着郑子云接下来的处罚。罚吧罚吧,只要能消气让她快些回去就行了,受点委屈那也是必须的。
她的小动作自是没有逃过郑子云的眼睛,摇了摇头后,郑子云径直往书桌方向走去,到了书桌前这才冲着仍就一动不动的离忧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
离忧见状,一时也弄不清郑子云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却也不敢多问,只得连忙跟了过去:“大少爷有何吩咐?”
“坐下”郑子云指了指书桌前的椅子,没什么表情的命令着。
这一回离忧更是不知道到底唱的是哪一出了,她连连摇了摇头,一脸不自然地笑道:“大少爷就别开玩笑了,这是您的位子,奴婢哪里敢坐。”
“少哆嗦,让你坐就坐。”郑子云也不多说什么,强行命令着离忧坐下。
可此时此刻离忧哪里敢坐,只怕这是郑子云故意下的套,想抓她的把柄呢:“大少爷若实在体恤奴婢,奴婢还是坐到那边去好点。”她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迈步便打算过去。
“你倒是想得美”郑子云一把拉住离忧,将她直接给按到椅子上坐好:“放心,等你写完东西后自然没人会让你继续坐在这。”
“写东西?写什么东西?”离忧愈发的觉得郑子云的真实目的应该不仅仅是拿她出气这么简单了,她不由得打了激灵,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写什么?”郑子云总算是不再板着脸,而是一副报仇般的表情,笑着说道:“你说写什么?你从我这骗了幅墨宝去,如今我不礼尚往为岂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说着他转身从书架上取出一把与上次离忧带来的一模一样的扇子扔到书桌上:“给你,随便在上面写几个字吧,然后再署上名、盖上印章就行了。”
这丫头,真当他是那么好糊弄?低头认个错就行了?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大少爷别开玩笑了,奴婢写的字哪里拿得出手。还是别浪费了这么好的扇子了。”离忧心虚得很,这个郑子云到底想搞什么鬼,礼尚往来?难不成他也要拿她写的扇子去送给其他什么人不成?
这可说不通呀,她又没什么未婚夫,哪里用得着他费什么心。郑子云不会是想拿她的笔墨去陷害她吧?
“拿不出手?这有什么关系。你当本少爷跟你一样,指望着卖字发财呀”郑子云才不吃离忧这一套:“让你写就写,看得懂就行了”
“大少爷,奴婢没有印章,还是换别的吧?”离忧一脸的乞求,打心里不愿意,虽然她这字的确不值钱,可一看郑子云就知道是动机不纯,哪里能心甘情愿受摆布。
“没有印章就按个手印就行了,爷说了不指望你这个换银子,哪来那么多讲究。”郑子云才不理那么多,直接打开了扇面,并将毛笔塞到了离忧手中。一副写也得写,不写也得写的样子。
离忧见是躲不过去了,只好心一横,破着头皮上了:“那大少爷,您想写点什么呀?”
总不至于也是关关雎鸠吧,她此时早就放弃了反抗的念头,干脆主动配合了起来。寻思着赶紧写完赶紧走人得了,至于郑子云到底想干什么,她也懒得多动脑子,走一步算一步吧。
“写什么?这我还真没想过。”郑子云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竟真的仔细想了起来。
离忧也不急,由得他想,反正写什么对她来说都无所谓了,只要别太过份就行了。
片刻之后,郑子云突然笑了起来,一副相当痛快的表情朝离忧说道:“行了,就写,我错了,日后再也不敢说假话了。就这么几个字,相当简单”
第三十四章:划船起风波
第三十四章:划船起风波
听到郑子云的话,离忧差点没当场吐血身亡,这真是太过份了吧,竟然让她在扇子上写保证书,往后,这可就是铁证啊,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大少爷,能不能换点其他的?这个实在是太……”离忧算是服了这爷,整人的手法还真是一流,这要是让人见到了,那可比打脸还要丢人呀。
“太少了是不是,那行,再加两句,若是再说假话,特别是对大少爷说假话的话,就……”郑子云才不理会离忧地求饶,故意威胁着,看她还敢不敢谈条件。
“行行行,奴婢写,奴婢这就写”离忧顿时傻了眼,连忙打断郑子云的话,老老实实的按要求写了起来。
“我错了,日后再也不敢说假话。”离忧苦着一张脸,边有气无力的念着,边提笔一口气完成了“大作”,并按要求署上了自己的大名。
末了,她放了笔,可怜巴巴的朝郑子云问道:“大少爷,真要盖手印吗?”
“你说呢?”郑子云边说边一把伸手拿起离忧的手往印泥上一按,然后再在扇子署名的下边压了下来:“好了,大功告成”
离忧望着自己那几个称得上写得不错的毛笔字却偏偏配上一个如同卖身契般的手印,顿时觉得心里郁闷得慌。不过反正已成事实,她也只能勇敢接受了,只希望郑子云千万别将这把扇子用到什么不好的地方去。
郑子云才不理会离忧的沮丧,他一把扔开了那只染上了印泥的手,然后拿起刚写好的扇子吹了几下,心中暗道:倒没想到这丫头竟写得一手如此漂亮的小楷。
“大少爷,奴婢骂也被骂了,字也写了,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去了?”离忧站了起来,退到了书桌一旁,好声好气地请示着。
没办法,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呀,早知道打死也不会替郑佳怡支这种招,白白将自己给搭了进去。日后不论什么事,只要与郑子云能够沾上半点关系的,她都会有多远躲多远。
“行吧,这次就暂且饶过你,不过给爷记好了,若再胆敢欺骗本少爷,小心你的这条小命”郑子云手一抖,扇子便不偏不移的敲到了离忧头上,算是最后再补偿给她的一点小教训了。
离忧听到这话,哪里还敢计较这一扇之仇,二话不说,扔下一句谢大少爷便逃命似地跑了出去,也懒得理会身后那报仇过后痛快而刺耳的笑声。
一口气走了老远,眼见着已经出了郑子云住的地方,她这才放慢了些脚步,还没来得及喘上两口气,却见早已在前边守候的沫儿窜了上来。
“没事了吧,瞧你一副逃命般的表情。”沫儿还是头一次看到离忧如此狼狈的样子,顿时觉得好笑得不行,她上下左右打量了离忧一圈:“瞧着还行,没受什么伤。”
“行了吧,你家主子可真够……”离忧一脸恼火,脱口而出正想说郑子云阴毒来着,却猛地看到沫儿突然晴转阴的表情,连忙笑着改口道:“你家主子真够大肚的,听我解释清楚后,也就只是教训了几句而已。”
算了算了,反正亏也吃过了,现在多抱怨也没有任何作用,反倒是会惹火眼前这位忠心护主的姐姐,那就更加得不偿失了。
沫儿见状,不由得又转阴为晴,这离忧还真是滑头得很,刚才明明是想骂她家主子来的,一见她神色不对,这才连忙改口的:“你还真是不长记性,刚挨了训出来这么快就忘记了?祸从口出,亏你平日那般机警,这回怎么全都给扔掉了?”
“好沫儿,你说得对,日后我一定多加注意,再也不给自己有惹上任何犯这等无聊麻烦的机会了。”离忧苦着一张脸,一副饱受打击摧残的神情,希望沫儿能放过她,别再念叨这些规矩什么的了。
刚才在郑子云那里已经被欺负得很惨了,如今还要经受沫儿的思想教育,真是有些受不了呀
沫儿自是瞧出了离忧的小心思,见大少爷并没有多加难为离忧,心道只怕这事也跟她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怕真是五小姐临时起义,自作主张,因此倒也没之前那般对离忧不满了。
又见离忧一副急着离开的样子,怕是着急回去当差。刚才出来时也没有来得及跟谁打个抬呼便直接被自己给拉走了,这会功夫也不短了,若是五小姐找她的话怕是不太好。
“行了行了,别跟我保证什么,我即不是你主子,又不是你母亲,才没这么多闲工夫替你操心。”沫儿嗔笑道:“想走就快些走,我也忙得很,没时间跟你在这里闲扯。”
话虽这么说,离忧倒也没有半点的不快,总归沫儿这丫头心中还是关心她的。见状,也不再多说,匆忙道了个别后,两人便各走一边回各自的地方去了。
经些一事,离忧也着实更加低调起来,甚至有种夹着尾巴做人的感觉,能不说的便不说,能不做的便不做,一副坐吃混日子的样子。当然,她也不至于蠢到让别人一眼看穿,应该做做样子的还是得做做样子。
这天一早,郑佳怡就被二小姐派人叫了过去,说是一并陪陈楚含去划船玩。原本郑佳怡是要带着离忧一起去的,可经不住飞霞与离忧的联合进攻,最后还是带着飞霞去玩了。
离忧可不想跟着去吹秋风,眼下这几日天气是愈发的凉了下来,她才不想吹到感冒。再说郑府自家的那个人工湖虽然也不算小,可真在里头划船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坐在一旁钓个鱼什么的来得有劲。
估计着郑佳怡也没这么快回来,离忧安排完手头上的活之后便想开溜去江一鸣那里看书,上次那本类似聊斋的民间小故事她还没看完呢。这回去的话正好可以看完,等回来时郑佳怡也应该差不多回来了。
谁知还没来得及走出正屋,却听到外头院子里突然一阵马蚤乱,很快,飞霞那带着尖叫般的声音便让整个院子沸腾了起来。
“快来人呀,小姐掉水里了,快帮忙扶进去呀”
离忧连忙跑了出去,一眼便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丫环正吃力地背着神智不清、全身湿透了的郑佳怡往里走,而飞霞则在一旁焦急地护着。
一时间,离忧也来不及多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过去帮忙扶住郑佳怡,快速往里屋床上走去。
此时飞霞早就慌得没了主意,只是不住地说着这回可麻烦了。离忧见状只好以救人为先,临时充当起指挥者来:“快,小心些将小姐放到床上躺好”
“飞霞,马上让人去请大夫,红儿去准备些热水还有干净的衣裳。”她边吩咐边快速伸手探了探郑佳怡的呼吸,见呼吸虽然有些紊乱但却不算太弱,因此倒也不必做什么急救措施了。
不过,为了慎重起见,她又抬头朝刚刚命令好人去请大夫的飞霞问道:“小姐被救上岸后有没有吐水出来?”
“吐了吐了,刚被拉上岸便突然咳嗽了几声,吐了几口水出来就昏迷过去了。”飞霞此时早就慌了神,没了主心骨,眼见着离忧这会冷静异常,这才稍微跟着稳了一点。
“那就好,先过来帮忙给小姐擦拭一下,换身干的衣裳吧。久了怕是会着凉。”离忧见红儿动作快得很,心想着大夫只怕没这么快赶过来,便让飞霞一并帮手先给郑佳怡擦身子换衣裳。
飞霞连忙点头,几人马上便动起手来一阵忙乱。刚刚弄好,便听到外头丫环通报,大夫已经来了,于是赶紧将人给请了进来,替郑佳怡诊治。
郑家有专门给主子看病的大夫,一般的病什么的都能够解决,而这自家养的大夫也住在府中,因此来的速度倒是很快。
一番望闹问切之后,大夫也没多说半句便开起了方子,方子弄好后又让小丫环去抓药煎药,吩咐药煎好了就喂服。
“大夫,五小姐到底怎么样了?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离忧见这大夫一脸不怎么上心的样子,便只好出声问道。
大夫听到后,抬眼看了离忧一眼,说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受了点惊吓,我已经开了方子了,睡上一觉自然就会醒来的。不过……”
“不过什么?”飞霞原本听到大夫的话心还安了一些,可又一听还有不过,这原本放下了些的心就再次给悬了起来。
要知道今日这事虽然不关她的事,可好歹她都是服侍郑佳怡的,而且当时就是她陪在身旁,这五小姐真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她便头一个得受牵连。
“不过吗,五小姐泡了冷水,受了寒气,怕是容易引起风寒。”大夫摸了摸下巴稀稀拉拉的几根胡子,啧了啧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估计着晚上极有可能发烧,不过也不用担心,老夫已经做好了准备,开了风寒的方子,若晚上开始真发烧的话,就按第二个方子煎药给她服用就行了。”
说完,大夫便站了起来,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离忧一见,连忙上前一步拦住道:“老先生,如果五小姐真发烧的话,您这样子是不打算过来了?”
“你这小丫头片子,还真是多事,老夫有这么不负责吗?”大夫鼓了鼓腮帮子,一脸不满的朝离忧道:“你家小姐这情况老夫已经看明白了,准错不了,晚上发烧我再过来也是开那个方子。来不来都一样,反倒耽误时间。放心,不论有没有受风寒,明天我都会过来复诊的。”
“谢谢先生了,离忧担心主子安危,还请先生误怪。”她微微一笑,这回倒真是误会人家了,还以为这也是个狗眼看人低的主,毕竟从郑佳怡出事到现在这么久,郑家那些个主子却是还没有一个来看望的,甚至连派个奴婢过来问问都没有。
老大夫见离忧倒还算有礼,又见她对自家主子如此上心,也没有跟她计较的意思,点了点头,便先行离开了。
趁着小丫环去抓药煎药的工夫,飞霞这才将刚才发生的事跟离忧说了一遍。果真不出她所料,郑佳怡根本就不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而是有人暗中搞鬼,给推下去的。
“离忧,我不是推卸责任,而是亲眼看到二小姐身旁的丫环苏谨偷偷推了小姐一把,我连忙伸手去抓,却已经来不及了。”飞霞信誓旦旦地说着,她可不想当这个倒霉的替死鬼,为郑佳怡的落水而承担责任。
离忧想了想,没什么表情地说道:“就算真是苏谨推的,那你可有证据?除了你看到以外,其他人还有没有看到的?就算有看到的,那有没人会出来帮你一起指证苏谨呢?”
“这……”飞霞一听,快都哭了起来,她也不笨,自然知道离忧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苏谨不过是个奴婢罢了,自然没有什么理由对五小姐做这样的事,摆明了就是得了二小姐的意才敢这般做的。
而当时除了自己以外,的确没有其他人看到,因为她们站的位子视线正好被郑佳怡给挡住了,根本没可能看清苏谨下黑手的经过。自己真要是供出苏谨,只怕根本就没人会信,而且还会被二小姐给记恨上,指不定什么时候再来给她下黑手。
“照你这么说,我就只能当这个替死鬼,替她们来背这黑锅了?”飞霞自是不甘,她连忙看向离忧一脸求救地说道:“离忧好妹妹,平日我也待你不薄,如今我有难,你可得帮帮我呀”
离忧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飞霞姐,这事可不是我想帮就能帮得到的。还是见机行事吧,现在唯有希望小姐快些醒来,不要受风寒,这样的话兴许还能没事。”
飞霞一听,知道眼下也只能如此了,于是她连忙跑出去催看药好了没有,心中盼望着五小姐快点好起来,到时真有什么事也能够替她求个情。
刚刚将药端来,郑佳怡总算是醒了,离忧连忙趁机将药给喂了下去,并且好言安慰了一番,让郑佳怡不要多想,好生休息。
许是吃了药的原因,又或者郑佳怡真是累了,喂过药没一会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说来,飞霞运气也真不怎么好,郑佳怡刚睡过去一会,郑夫人那边终于有了反应,派姜姑姑过来查问情况。
离忧将大夫所说之言一五一实地告诉了姜姑姑,姜姑姑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吩咐离忧打起精神来,好生照顾五小姐,有什么情况马上找大夫,并且派人去郑夫人那时报个信。随后便命人将飞霞带了出去。
具体去哪,离忧也没敢多问,估计着应该是叫去盘问今日郑佳怡落水之事。不过,看到姜姑姑刚才盯着飞霞瞧的那神情,只怕是凶多吉少,最少这护主不利一责是少不了的。
半个时辰后,飞霞被姜姑姑派人送了回来,只是去时好好的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屁股却被打开了花。
听送人回来的婆子说,飞霞因为护主不利,被郑夫人罚了二十大板,这还是姜姑姑帮忙说了情,给减了十板子,否则更是得伤得严重。
离忧一方面同情飞霞,一方面也暗自庆幸好在今日陪去的不是自己,否则这屁股开花,躺在这里动都不能动的便不是飞霞,而是她自己了。
与走之前不同,回来后也不知道是疼得没什么力气了,还是怎么回事,飞霞只是在清洗伤口涂药时哭了几声,然后便再也没有说其他的,只是离忧却从她那异样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怨恨。
“好了飞霞姐,这几天你别乱动,好好养伤就行了。”离忧边收拾边道:“有什么事你就叫一声,我吩咐了守院子的人留神咱们这屋的动静。小姐那边你也不用操心,这几天我和红儿会守在那里不离人照顾的。”
听到离忧的话,飞霞总算是回过了魂,微微眨了眨,说了声谢谢,然后便闭上眼不再出声。
离忧见状也不再吵着她,回头出了屋子去正屋那里照看郑佳怡。郑佳怡这院的人手本就不太多,如今这事挤到一起来,她也没有办法再独自偷懒清闲了。
刚回屋看了一下郑佳怡,这回吃了药睡得倒也算踏实,离忧估莫着以郑佳怡平日这不怎么样锻炼的身子骨,只怕晚上发烧是十有八九的事,于是便吩咐红儿去将第二个方子治风寒的药也给去抓齐泡好,到时随时都可以煎药,也省了不少功夫。
刚刚安排好,却听外头有人通报,说是二小姐与陈家小姐派人来看郑佳怡了,离忧出去一看却是苏谨与另外一个有些面熟的丫环,细细看了一眼这才想起是陈楚含的贴身侍婢,那天在郑老夫人屋里见过的。
如今,郑佳怡屋里头身份最高的也就只有个三等丫环飞霞了,以前倒还有个二等丫环彩云,不过现在是一个受伤一个被贬,因此这种情况下也只能由离忧这个没有等级的但却是在五小姐跟前侍候的出来招呼了。
第三十五章:偷东西?本姑娘不在行!
第三十五章:偷东西?本姑娘不在行!
苏谨对郑佳怡这屋的情况倒是熟悉得很,一看就已经知道了飞霞挨了罚的事也清楚目前来说离忧便是这屋子里最能够说得上话的。于是没多问便朝告诉离忧,她家二小姐与陈家小姐被老夫人叫过去了,因些这才脱不开身,只能先派她们过来探望五小姐。
说是等过两天两位主子会再过来亲自探望,还说没想到这次出了这等事,深表遗憾,等郑佳怡身体好了,再一起找点别的安全些的玩。
陈家小姐的贴身侍婢倒没有苏谨那么多话,只是将她家小姐准备的一点心意交给了离忧,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苏谨见状也将二小姐打点过来的东西递了过去,又客套了两句后,便以不打扰五小姐休息为名,带上那陈家的丫环一并离开。
碍于面子上的这些事,离忧当然得代表自家小姐客气地送这两位出门,眼见着苏谨与那侍女离开了,这才转身回去。
一只脚刚踏进院子,却见守门的人上前朝她道:“离忧姑娘,刚才五小姐派来看望小姐的那个丫环姐姐说单独有事要找你,让你出去一下,她就在左手边拐弯的地方等你。”
离忧愣了一下,随继朝那守门人问道:“她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进来的时候,趁着另外一人没注意时跟我说的。”守门人道:“我听说你们俩是一起进府的,想必是有什么私已话想找你聊聊吧。”
离忧见状,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让那人退下后,便转身又走出了院子。
这个时候,苏谨这般神神秘秘地找她干什么?显然还是支开了陈家小姐的人,也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心。
“苏谨,你找我有事吗?”她走到了拐弯之处,果然看到了等在一旁的苏谨。
苏谨见离忧来了,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十分感慨地说道:“我早就说过,我们俩是那次一并进府的二十人中最出色的,你瞧,就算被人算计,如今却照样也过得不比其他人差吧。”
离忧不在意地笑了笑:“你特意叫我出来,不会只是为了感慨一下而已吧。”
“那是自然,明人面前不说暗话。离忧,咱们都是明白人,就用不着绕弯子了。”苏谨点了点头:“实话跟你说吧,今日我可是给你送银子来的。”
“送银子?还有这等好事?”离忧摇了摇头,一副开什么玩笑的表情:“我可不记得你欠我什么银子。”
“自然不是我给你的。”苏谨边说边朝四周看了看,确定无人后,这才从怀中取出一个鼓鼓的钱袋递到离忧面前:“这里是二十两银子,是我家主子二小姐赏给你的,你先拿着,日后自然还少不了你的好处。”
离忧这回可算是真糊涂了,敢情二小姐这是在贿赂她呀,可问题是,她这么个没权没势,没有后台靠山的小丫环,凭什么让人家堂堂的嫡小姐花银子收卖呀?
“苏谨,这银子的确是好东西,可东西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拿的。”离忧并没有接苏谨递过来的钱袋,而是颇为认真的说道:“你家主子总不可能凭白无故的送钱给我这么个奴婢吧?”
见离忧并没有马上接,苏谨反倒觉得这样才正常,她笑了笑,先将手收了回来解释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家主子想让你帮她在五小姐屋里找一样东西,事成之后,除了这二十两以外,二小姐还会再给你二十两做为答谢。”
“什么东西?”离忧反问道:“肯给我四十两作为酬金,只怕这东西并不容易拿到手吧。”
“也没什么,就是一只蝶形玉佩,那东西原本是老爷准备送给二小姐的,后来却不知道被五小姐的娘使了什么手段给得了去,现在竟又成了五小姐的东西了。二小姐一直耿耿于怀,想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来。”
苏谨轻描淡写地说道:“眼下正是好机会,五小姐病了,飞霞又受了伤,你如今在那屋里可是说了算的人,晚上找个机会准能将东西给拿出来那是轻而易举的。”
离忧一听,这二小姐还真是没安什么好心,想让她做内鬼,把五小姐的东西偷出去。不过,这回她们还真找错人了,别说四十两,就是再多银子她也是不会做这种事的。钱这个东西好是好,可也得挣得安心,否则再多也不能平平安安的花。
只不过,那个蝶形玉佩倒是让离忧有些好奇,倒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宝贝,能够让二小姐这般耿耿于怀。看来这郑家倒真是藏了不少的秘密,想来郑佳怡的娘亲只怕以前也不是众人所说的那般一直不受郑老爷的宠爱,否则的话,那个原本要送给二小姐的玉佩怎么会换主,否则的话,郑夫人怎么会对一个死了娘的庶女那般不待见。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离忧微微一笑,略带遗憾地说道:“不过这银子我可是没福气挣了。”
“为什么?离忧,你可别傻,四十两银子得顶我们多少年的工钱呀,只怕这一辈子也没可能存到这么多钱。”苏谨只道离忧是有所顾忌,便劝道:“你也别担心,这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绝对神不知鬼不觉的。到时五小姐就算发现了,也不可能怪到你身上来的。”
“说得倒有些理,只不过,这些东西向来都是飞霞保管的,我压根就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离忧道:“我来五小姐这也好几个月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蝶形玉佩,甚至听都没听说过,想必五小姐很是看重,只怕藏得很隐蔽,想来也没这么容易让人找到的。”
“那是自然,所以二小姐才愿意花这么银子让你帮忙去找吗你想想,再隐蔽总归也就是她那屋里,总不可能给埋了吧”苏谨继续劝说道:“你用点心找,自然是能找到的,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了。”
“依我看,若二小姐真想要那东西的话,还是改日等五小姐身子好了,自己来要吧。以五小姐的性子,想必还是会给的。”离忧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甚至很是主动替苏谨指出了另一条明路,很明显的拒绝了苏谨。
苏谨见状,脸色马上沉了下来,一脸不高兴地说道:“如此说来,你是不愿意做了?”
“是的,偷东西这种事我不在行,不过你放心,此事我也不会对任何人提起,只当没有听说过。”离忧点了点头,丝毫没有受苏谨的影响。
这话一出,苏谨的脸更是挂不住了,她早就知道离忧不是这么容易买通之人,好在除了利诱以外,她手中还有一张王牌,只要说出这张王牌,不怕这个死丫头不从。
“离忧,你可想好了。前几天在老夫人屋里时,我可看到大少爷与你眉来眼去的,只怕你还以为没人看到吧?”她得意地笑了笑,暗示着离忧有把柄在她手中。
离忧一听,倒真是没想到那天郑子云瞪她竟被苏谨给看到了。看来苏谨倒真是下了一些功夫,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只怕是想不达目的不罢休呀。
如果她是个胆小怕事之人的话,那么这一招或许还真管用,可她却偏偏不吃这一套,想威胁她做些违心的事,门都没有。
“哦,眉来眼去?苏谨,你还真是会开玩笑,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你竟然说得跟真的一样。”离忧丝毫没有半点的怯意,一副好笑的样子说道:“莫说我与大少爷之间压根就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算真有,难道你还想用这个所谓的把柄要胁于我不成?”
“离忧,你别装得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若是我将这事捅了出去,不论是真是假,你的麻烦可少不了。”苏谨只当离忧是故做镇定,嘲笑道:“别说我没提醒你,这三人成虎的事可多得去了,让夫人老夫人知道了,你可得吃不了兜着走。”
“三人成虎?这个词倒用得不错。不过……”离忧顿了顿,笑着道:“不过,有一点你可能没弄明白,这事可不只是涉及到我,更主要的是影响到大少爷的名声,你说恶意将这种真假不明的消息散发出来的人会有什么下场呢?”
说到这,离忧脸色一正,面无表情地盯着苏谨道:“你可别忘了,飞霞现在还在那里躺着呢,今日她可是什么也没做,有人倒是多手多脚了。如果真像你所说一般,随便什么话说出来都有人信的话,只怕此时躺着动弹不得的便不是她,是你了”
“你”苏谨顿时被离忧的话给堵得哑口无言,一时间恼羞成怒,脸都给憋红了。没想到离忧竟知道了这事,而且还这么明显的看穿了她们的心思。
没错,今日她便是仗着飞霞不敢乱说,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人信,反倒只会更加将事情闹大,让飞霞吃更多苦头,因此她才敢按主子地吩咐大胆的朝郑佳怡下黑手。
“我怎么啦?苏谨,你别忘了,以前我就跟你说过,老老实实做你的事,别来招惹我,如今你竟想无中生有,妄图污蔑我、要胁我替你办些违心之事”
离忧冷哼一声,也懒得跟这种人留情面:“你虽有本事从洗衣房出来,可也别忘了,做多了坏事,迟早会有报应的别说我没提醒过你,你家主子做什么事太过火的话最多不过是挨两句骂,到头顶罪的可都是你”
说完,离忧也不再理会苏谨,转身径直离开。管那臭丫头是气是怒,是听得进还是听不进,反正都不关她的事。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如果苏谨还有点脑子的话,自然是不敢去胡说八道什么的。
除非苏谨真疯了,否则想打她的主意还真没那么容易。陷害她?还嫩了点,真当她是十三岁的毛孩子吗?
一口气回到了正屋,让红儿去准备了点粥,一会要是郑佳怡再醒来的话也好喂她吃点东西。
一切还算顺利,中途郑佳怡果真又醒了一次,吃完离忧喂的粥后,有了点力气。见飞霞不再便顺口问了下,红儿嘴快,离忧还没来得及阻止,便将飞霞挨打之事说了出来。
郑佳怡本就十分委屈,只怕自己是如何下水的心中也一清两楚,又听说飞霞被打了,顿时更是伤心不已,却又什么也不说,只是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掉。
离忧没办法,只好又安慰了几句,心中也知道郑佳怡不仅仅是哭飞霞,更主要的还是哭她自己心中的委屈。
好不容易才让这泪流雨下的五小姐睡下,离忧已经显得有些筋疲力尽了。她让红儿先去吃饭,完事后再来换她,怕是照这种情况看,今天晚上有得忙了。
晚上,离忧与红儿轮流在郑佳怡床前守着,上半夜特意让红儿睡了一觉,下半夜离忧刚在外间的睡榻上躺下,没见周公多久,便听到红儿大声地喊了起来:“离忧,离忧,小姐发烧了,小姐发烧了”
离忧猛地睁开了眼,用力摇了摇晕晕忽忽的脑袋,快速披上衣服走了进去。伸手一摸,果然烫得厉害,连带着额上直冒冷汗。
“别急,先去打盆冷水来,弄个湿毛巾敷着散热,然后快去煎风寒的那幅药。我在这里守着小姐,你快去。”离忧沉声吩咐着,幸好是早有准备,否则这半夜更的,非得人仰马翻不可。
红儿一听自是镇定了下来,马上按离忧的吩咐端来早已准备好的冷水与毛巾,然后快步跑出去煎药去了。
离忧早就不是头一次这般照顾病人了,她那个便宜老娘足足被她照顾了二年,经验自是足够。
给敷上湿毛巾做物理降温后,离忧又想办法喂了点水给郑佳怡喝进去,然后边不断的换着毛巾,边轻声安抚着,也不管那主到底听不听得到,只是觉得这样的话多多少少也许能够起到一点的作用,缓解一点痛苦。
最少这个时候郑佳怡只要有一点感觉的话,便不会觉得自己现在太过孤苦无依,至少她会知道在她生病的时候,还是有人在她身旁寸步不离地照顾着她、关心着她的。这样也算是一种心理治疗吧,离忧也是个心软之人,见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