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青莲乐府-第37部分

动。可他同时也知道离忧年纪还小,他们还没有成亲,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够委屈了她。
可他现在很想亲亲她,真的,仅仅只是单纯的想亲亲他而已。
发现到了江一鸣的异常,离忧渐渐也显得有些不安了起来,她目光闪烁,很是不自在的朝已经近到随时可以碰到鼻尖的江一鸣推了推,并轻声提醒般喊了一下他的名字。
江一鸣见状,带着询问般的轻声说道:“离忧,我……我想亲亲你。”
第六十六章:爱
第六十六章:爱
屋子里顿时安静得出奇,离忧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瞬间变得不知所措起来。江一鸣的目光那样的温柔,柔得这世界仿佛只剩下她们两人,而除此之外,她唯一能够回想起来的便只有那句单纯而动人心弦的轻声询问:我想亲亲你。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石化了多久,既没有回应,也没有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种说不出来的期盼与紧张牢牢的将她包围,让她有些失去了思索的能力。那一刻她的身心都如同从未经历过任何世事的懵懂少女,不经意间散发出最为诱人的光芒。
江一鸣见状,目光中的光芒愈发的炽热,离忧那不知所措的迷茫如同拥有着无穷无尽的魔力,让他不愿移开半秒的目光。
“我只是想亲亲你,仅此而已。”他的嗓音带上了一层淡淡的沙哑,像是怕惊吓到怀中的人儿一般,用轻得不以再轻的声音再次朝她说着,如同保证,也如同诱惑。
江一鸣那带着保证与期盼的声音再次冲击着离忧的大脑,还有那带着温柔热流的气息那般真实的扑面而来。离忧觉得自己有些晕忽忽的,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让她心生感动。
就连情人之间简单的亲吻,他亦用如此郑重而尊重态度的对待自己,一生之中能够遇到这样的爱人,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眼中的江一鸣好得如此的让人心疼,离忧依旧没有出声,只是情不自禁的朝他靠近,红润的嘴唇亲亲碰了碰江一鸣那微微颤抖的嘴唇。
一瞬间,她感觉到了江一鸣按捺不禁的兴奋与激动,就在她准备撤离之际,整个人顿时被紧紧的拥入了温暖的怀中,紧得仿佛不留一丝缝隙。
而很快江一鸣那火热的唇瞬间反扑再次与她的唇贴在了一起,她本能的想往后躲,但他的一只手已经第一时间托住了她头,让她无处可逃。离忧只好下意识的闭上了眼,跟着自己的心去感受。
江一鸣显然已经兴奋到了极点,离忧率先亲他让他内心充满了说不出的力量与激|情。可尽管如此,他却仍就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一开始只是极尽温柔的亲吻着那个让他毫无抵挡能力的嘴唇,仿佛如同亲吻世间最珍贵的宝贝一般。
离忧此时早已沉浸在这温柔的攻势之中,毫无思考之力,只是下意识的回应着,心中那股莫名的喜悦快速的漫延开来,触动着每一处的细胞。
她无意识的回应让江一鸣渐渐有些失控起来,原本那甜蜜的亲吻似乎已经无法满足心中最真实的欲望,他的动作渐渐加深,不再蜻蜓点水般的浅尝,转而一把含住她的唇,用力的吮吸起来,那样的柔软,那样的甜美刺激着他身体每一处,让他想要更多更多。
他的吻越来越热烈,越来越缠绵,如同将所有的一切都投入进来了一般,带着致命的诱惑。离忧不由得轻声呻吟了起来,那样的缠绵让她早就失去了任何招架之力,只是任由着身体最本能的反应跟着一起激吻着。
人与生俱来许多的本能,而接吻亦算是其中的一项,江一鸣不需要任何的经验与指点,只需跟着心、跟着心底最真实的欲望一并走便渐渐的轻车熟路起来。
离忧那不经意的呻吟更是如同鼓励一般让这原本生涩无比的吻更进一步。就在离忧微张嘴唇之际,江一鸣那灵巧的舌尖顺势探入了离忧的口中,迫不及待的吮吸着她口中的芳华,他一次又一次的深吻着,极尽缠绵。
那一刻,两人都忘记了一切,这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他们,只剩下了那甜蜜而深情无比的激吻。
直到离忧快无法呼吸,江一鸣这才恋恋不舍的结束了这激烈缠绵的热吻,他的心被填充得满满的,那种无与伦比的幸福与满足快要将他整个人点着。
可是,他知道他必须停下来了,否则再这样下去的话,他脑海中那唯一仅存的一点点死命挣扎的理智也会被心中的欲望全部吞噬掉,他会忍不住想要了她,让她彻彻底底成为他的人。
可他清楚,总有一天她会成为他唯一的女人,但却不是现在。她是他最爱的女人,爱她甚至超过爱他自己,所以他不会让她受半点的委屈,更不会让她就这样简单的成为他的女人,他要给她一个最美好的婚礼,要让她毫不半丝遗憾的成为他的妻子,他的女人,他的一切。
恍恍惚惚中,离忧知道江一鸣已经结束了那激动人心的一吻,转而将自己紧紧的抱着,感受着彼此的温暖。此时此刻,她的心亦不再如一开始那般不知所搭理,渐渐变得异常的温暖、踏实。带着淡淡的涩意如同纯香的美酿一般久久在心中回荡。
“离忧,谢谢你,谢谢你让我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人,谢谢你……”江一鸣满足的叹息着,嘴里不断喃喃地说着,这样的亲密接触几乎可以燃烧一切,他心中清楚,怀中的人儿如同太阳一般,照亮着他的世界,点燃着他的一切。
假若这一生,他没有遇到她,他不知道那种迷茫与困惑的日子还将过多久,而现在不论遇到什么事,不论遇到多大的坎坷,他都不会再害怕,因为没有任何事可以难得倒他去守护心中最爱的人。
“一鸣,你说过,咱们之间不需要说谢谢。”离忧无声一笑,柔声说道:“况且,也是你让我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人,我们之间,不需说谢。”
“好,我们之间不论是谁,日后都永远不再说谢。”他松开了手,稍稍将怀中的至宝放开了一点点,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那张面若桃花般的脸,仿佛一辈子怎么也看不够。
离忧再次莞尔,目光从江一鸣那炽热的眼神中暂时移了开来,转到他还穿着的那件新衣裳之上:“好啦,先把衣裳换下来吧,你穿这么少,很容易着凉的。”
江一鸣现在全身还热得不行,哪里有那么容易受凉,不过离忧说的话,他却自然不会反对,微微点着头,任由离忧替他换衣裳:“不要脱下了,就这么穿着,外头再加两件就行了。”
离忧见江一鸣还真打算将这衣裳当成里衣穿,一时又是觉得好笑,娇瞪一眼道:“胡说,这样穿哪里舒服,先换下,反正你已经知道了,也不怕来及。过几天我再帮你改改,大小合适了再穿。只不过,穿在外头可不怎么好看,当心别人笑话。”
“谁笑话也不怕,我喜欢就行。”江一鸣快接过话道:“你改归改,不过可不许再这么累,还有小心手,别再给扎到了。”
“放心吧,你当我这么没长进,不会再扎到手的了。”
两人说笑间,已经将衣裳换好,离忧正准备将那件衣裳拿过去放好,却被江一鸣牵住手不给走。
“别闹了,你不是说还有正事要跟我说吗?”离忧见状只好拉着江一鸣一并坐下,江一鸣的眼神太过动情,看着总像是要将她给吸进去一般。她只好转移开话题,让刚才暧昧无比的一幕稍稍平息一下。
“离忧,等我们离开郑府后,咱们便挑个好日子成亲,可好?”江一鸣突然突然半蹲了下来,依偎在离忧身旁,抬眼仰视着她,满脸都是期待。
原本,他是想等离忧及笄之后,再挑一个日子隆重的向她亲自提亲,征寻她的同意,可感情这种东西有些往往就是无法自控,刚才一吻之后,他已经无法再压抑心中的渴望,无法再等到以后再说。
常言道,择日不如撞日,现在这样的时刻自是最最好开口的机会。
他的目光真挚、温柔、坚定却又期盼,不必经过思索,只需遵照着内心将心中的话一字一句的说出来便可:“我不会再有其他任何的女人,我会与你一生一世,白头到老。我会爱你到永远,爱你甚于爱我自己离忧,嫁给我好吗?”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样的希望并不仅仅只是离忧,对于江一鸣来说,离忧早就已经成为他的一切,不论是现在,还是未来,他的心再也无法装下其他任何的人,海枯石烂,永不会改变。
他的话,一字一字的敲落在离忧的心尖尖上,那是他对她做出的承诺,更是他心中最真挚的情感表达,那样的爱如大海一般宽广、连绵,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她那早已无可言喻的心。
她的眼睛含上了泪光,那是带着幸福的激动的泪光,江一鸣突如其来的求婚让她内心深处震撼无比,莫说是在这里,就算是古今中外任何一个地方,能够找到一个这样的人结为夫妻,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幸运与幸福。
“你确定你刚才说的话吗?”离忧下意识的吸了吸鼻子,声音有些不自觉的哽咽:“我这人没你想的这么好,毛病又一大堆,日后让你一天到晚只对着我,你会烦的。”
“不会,永远不会,在我心中,你便是最好的,无人可及。就算厌烦了我自己,我也绝不可能烦你。”江一鸣舒心一笑,眼前的丫头可爱得让他心疼,他怎么可能烦她?他只知道,没有她的话,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失去意义。
离忧听罢,忍不住笑了起来,索性需起小女儿的性子,再次问道:“那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江一鸣力度适中的握了握离忧的手,微微摇了摇头道:“我也说不好,反正就是喜欢,不论你如何我都喜欢。或许只是因数我爱你,所以觉得你什么都好。离忧,你……”
说到这,他停了下来,目光微微闪躲,片刻之后,这才鼓起勇气,继续问道:“你喜欢我吗?”
掉入爱河之中的人往往便是这样,原本一眼便能看透的东西此时却会因为太过重视而变得那么不自信,变得那么的不确定。江一鸣便是如此,他亦能感受到离忧对他的心,可是似乎没有亲耳听到她说,便终究无法肯定。
离忧愣了一下,似乎并没想到江一鸣会有如此一问,一小会之后,这才回过神来,好笑地反问道:“你说呢?”
“我……我……”江一鸣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往日的自信与从容在这一刻,在离忧面前都不复存在。
离忧见状,微微用力将江一鸣拉了拉,不再让他继续半蹲在自己跟前,而是与他一并站了起来。
这一回,她不想让他继续仰视自己,转而微微抬头看着那双变得有些不太自信的双眼,轻声说道:“一鸣,我不是喜欢你,而是……”
望着那双愈发闪烁不安的眼睛,离忧没有多加停顿,继而异常坚定地说道:“而是……我爱你”
随着那一声我爱你,原本江一鸣那双不安而闪烁的眼睛,顿时亮得吓人,像听到了世上最美妙的声音,他兴奋得忘记了一切,一把将离忧抱起,如同孩子一般一般边转着圈边大喊起来:“太好了,太好了,离忧爱我,离忧说爱我,她说爱我”
“啊”离忧没料到一向如同绅士一般的江一鸣会如此得意忘形,一时间也被他的种激动与兴奋所感慨,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快放我下来,头好晕啊”离忧边笑边求饶,脑袋早被转得迷迷糊糊的。
听到离忧说头晕,江一鸣这才连忙停下来,一把扶住离忧,担心地问道:“还好吧,我一时太激动了,所以……”
“没事,不转就好多了。”离忧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想坐一下。”
江一鸣听到,连忙扶着离忧就近坐了下来,自己则在她身旁亦跟着坐下来。趁着现在,他自然是想将两人的关系再进一步,刚才自己问她的话,这丫头还没有回答呢:“离忧,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嫁给我好吗?”
脑袋刚刚清醒一点,却听江一鸣再次急迫的向自己求婚,不由得笑了起来。她自然愿意嫁给他,只不过却并不想这么早。现在她这身体不过才十五岁而已,虽然这个时候的人都是这个年纪成亲的,可实际上却并不是合适的嫁娶年龄。莫说其他,单这身子的发育都还没有完全,太早结婚的话,太早为人母的话并不太好。
只是,这一点江一鸣会明白,会理解吗?
“一鸣,我愿意嫁给你,只不过却不是现在。你能再等多两年吗?”考虑到毕竟是这种环境,真要等到现代社会规定的二十岁结婚那倒也是太过了一些,所以综合一下最少也得十七八的样子吧。
江一鸣听到离忧说愿意嫁给他,心中自是欣喜无比,再听她说要等多两年,倒也没有什么不高兴,只是有些不太明白,含笑而道:“只要你愿意嫁给我,别说两年,就算二十年我也愿意等。只不过,这是为什么呢?”
离忧见江一鸣如此尊重自己的意见,便简单的解释道:“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偶尔看过一本医书,说是女子结婚生子太早的话,其实对身体并不太好,所以……”
“嗯,这个我倒是觉得有理,好比你现在虽然已经十五,可其实还不算是个大人,只要是对你好的,过多几年便过多几年。”江一鸣自然希望离忧能够好好的,他继续说道:“不过,我已经让萧叔在外头置办院子了,原本也打算离开这里的,如今你我再久居于此,倒是有许多的不便。等安置妥当之后,我们便离开这里,去外头过你想要的自由自在的生活。”
其实江一鸣只说了一半,还有一半是他觉得郑子云对离忧的那种感情让他有些担忧。当然,他并不是怕离忧会怎么样,而是怕郑子云的举动会给离忧带来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才会想着尽早将她带出这个是非之地。
离忧一听,连连点头,离开这种在大宅门去外头与江一鸣一起生活,自然是舒适畅快,可忽然间,她似乎又想到了些其他什么东西,不由得问道:“一鸣,这里毕竟是你母亲生活过的地方,离开这里的话,只怕日后很难再有机会回来了。你,舍得吗?”
江一鸣带着她离开的话,便等于是在向郑家摊牌,郑家定然会觉得有种上当受骗,被蒙在骨里遭到戏耍的感觉,因此只怕日后更是会与江一鸣划清界线,那么再回这个小院子就很难了。
“离忧,这里虽是她生活过的地方,但迟早我会离开,不可能在这里守一辈子,更何况,我娘一直都装在我的心中,不论我去到哪里,她都与我们在一起。”江一鸣温柔的抚着离忧的青丝,眼中是淡淡的留恋,当然更多的则是对日后生活的憧憬:“等过两年,你再长大一些,我们便成亲,从此一辈子相依相守,幸福生活。”
相依相守,幸福生活离忧喃喃的重复着江一鸣的话,那种被人疼惜,被人呵护,被人当成手心宝一样的感觉温暖得让她有种想要落泪的感觉。她知道,不论以后会遇到什么,只要在他在身旁,一切都会变得毫无难度,一生都永远不会再孤单难过。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离忧发现自己正舒服的躲在床上,而江一鸣则不知何时已经离开。
昨天晚上,她们靠在一起不知道说了多久的话,一直到她不知何时靠在他怀地安静的睡着,江一鸣才将她抱回到床上,替她盖好被褥,久久凝视之后,这才轻轻的离开。
昨晚的事如同梦一般让离忧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可脑海中江一鸣最后说的那句话却依旧清晰无比:从现在起,你便是我的未婚妻了
想到这,她又不由得傻笑了起来,只觉得幸福竟来得如此之快。
正睁着眼在床上发呆,门外却传来一阵敲门声,随继伴着绿珠的声音一并响起:“离忧,你起来了吗?时候不早了,得赶紧起床洗漱,今日可不能睡懒觉呀。”
离忧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她十五岁的生辰,而江一鸣早就说过了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在聚福楼替她操办。
原本她不想这般兴师动众的,在她看来成年礼什么的并不重要,可江一鸣却并不这样认为,这回自是不理离忧的意见,执意要隆重的操办。
“绿珠姐,进来吧,我已经醒了。”离忧边说边翻身起床。
门很快便开了,绿珠与二丫头都来了,一人手中端着打好的洗漱水,一人则拿了一套新衣裳。
“别穿那个,今日可得好好打扮一番。”绿珠见离忧正准备随意的穿上衣裳,连忙拦了下来,将手中的那一套新衣呈上道:“来吧,换上这个,得穿新衣才行。”
“这什么时候做的?”离忧有些犹豫,一边让绿珠帮忙换衣裳,一边问道:“穿成这样,哪里还像个奴婢,让人看到的话不太好吧?”
“放心吧,表少爷已经安排好了,一会从后门出,不会有事的。再说按规矩,即使是下人,成|人礼这一天也是可以收拾打扮,请假回家的。”二丫在一旁解释着:“你本就是一等丫环,穿得漂亮一点没什么好说的,只是你平日自己不太注重罢了,没看到其他的一等丫环,个个打扮得跟个主子差不多了。”
二丫这话倒是不假,郑府那些个有身份的丫环,衣食住行向来都好着呢,倒是离忧不注重这些,穿衣打扮更是能低调便低调。私底下江一鸣也替她置了不少漂亮衣裳,她却也只是偶尔在院子里穿穿,从来没有穿出去过。
换好衣裳后,离忧又洗漱完毕,本就想这么出门,却被绿珠与二丫一把给拉住了:“好了离忧,今日可不能这般出门,得化点妆才行。”
“不必了吧?只不过是过个生日而已,不用这么隆重吧?”离忧心道又不是订婚结婚什么的,还化什么妆呢?话还没说完,却被那二人给强行按坐到了镜台前,桌子上的化妆用品一直就放在那里,只是她还从来没有用过。
ps:感谢裸妆送的可爱棒棒粮,看上去好好吃哦,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呵呵,感谢妖孽赠送的香囊,本书目前收到的最大一笔打赏,哈哈,心情着实不错,感谢最爱猪猪123投出的两张粉红,好开心啊,最后感谢所有订阅的亲们,青青会继续加油的:)
第六十七章:成年礼上的神秘人
第六十七章:成年礼上的神秘人
其实这个时候的化妆用品还都是些天然的,不是些什么化学品,对皮肤倒是没什么坏处,再加上这些都是江一鸣让人从京城最好的店带回来的,品质更是没得挑。可离忧向来不喜欢往脸上添添抹抹的,因此也就是一开始好奇打开来看了看,抹在手上试了试,从没有真动用过。
“听我的没错,你放心,我已经练了好久了,保证会让你美美的。”绿珠一脸的笑意,强行动起手来。离忧没法,只好让绿珠她们摆布起来。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离忧突然有些好笑,绿珠还真是信心十足,还说练了好久了,可眼下这妆化的实在是太好笑了一点。
“好了,我自己来吧,这太浓了,跟演戏差不多了。”离忧笑笑地接过绿珠手中的东西,又让她们帮忙打点水来,重新洗尽后自己动手。
好吧,虽然她并不太喜欢化妆,可以前上班时,有些时候有些场合还是得化点淡妆,毕竟是礼节的问题,也由不得她喜欢不喜欢。因此论化妆技术,虽不是一流,可比起绿珠这个临时抱佛脚的来说可好得多了。
绿珠见状,也不由得笑了起来,自己这一动手还真是大手笔,没料到水平竟一点长进也没有。见离忧一脸从容的自已动手,便满是好奇的看着。
只见离忧轻描淡写的几下子,便描好了眉,原本她的眉毛便生得好,这般修饰一下更是如同柳叶般好看。又一小会,整个妆容便干净的透了出来,让原本便漂亮的面孔更是娇美无比。
“真好看”二丫在一旁真心的称赞着:“这妆化得好淡,不过却刚刚好,即没有掩去离忧原本的清丽脱俗,又让整个人更加的光芒四射。”
离忧一听,二丫竟也会用起成语来,不由得笑着朝她道:“二丫姐现在学问不错吗,这成语倒用得这般自如了。”
二丫一听,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哪有呀,我不过是平日听你说话说得多了,偶尔也记下了几个罢了。”
绿珠亦跟着点头笑道:“对啊,离忧与公子都是有学问的人,咱们天天看着,自然也跟着沾了点学问了。”
正说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江一鸣那富有磁性的声音随继响了起来:“离忧,准备好了没有,好了出来吃点东西,一会我们得走了。”
按照这里的习俗,行礼是得根据生辰算日子的,因此离忧的仪式是在上午,得早点提前去准备。
“好了,马上出来。”离忧边说边顺手用跟丝带绑住了青丝,今日得绾发,因此现在不必多弄。
打开门的一瞬间,江一鸣愣愣地盯着离忧发着呆,直到离忧轻声咳嗽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笑着让开身子。一旁的绿珠与二丫见状,都暗暗在一旁偷笑,弄得离忧满面红光。
“我道怎么特意化个妆也不怎么用胭脂,原来根本就没这必要呀”绿珠打趣的的朝江一鸣与离忧说着,心中亦是替离忧高兴不已。
离忧一听,愈发的不自在起来,正欲出声反驳绿珠,没想到江一鸣倒是大大方方的当着这些人的面牵起了自己的手:“走吧,早膳已经备好了。”
他的手十分的有力,但力度却拿捏得正好,即让离忧无法挣脱,又不会弄疼她。离忧见状,干脆闭上嘴,做着驼鸟,任由江一鸣牵着去吃东西。
如此温馨而又愉悦的一幕在这个安静的小院慢慢上演,温暖着每个人的人。
绿珠与二丫早早就吃了东西与拾儿一并先去聚福楼帮忙打点,江一鸣则带着离忧稍后出发。
怕离忧着急,江一鸣特意自己也吃得慢:“慢慢吃,不着急的,那边都有人打点,时间上来得及。”
离忧点了点头,她心中倒并不急,时不时辰的对她来说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反正她也不是特别信这些东西,只不过是见这么多人为她一人而忙碌,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原本江一鸣是打算让聚福楼取消了一切的预约,歇业一天,店里的人都替她的这个日子准备,后来好说歹说,这才同意离忧的只停业半天,下午、晚上继续营业。
其实多挣一天少挣一天倒并没有多大的事,只不过,离忧并不想太过隆重。她并不想因为自己一人,而去打破太多的规矩。
吃过东西,准备妥当后,江一鸣便带着离忧出门了,到了聚福楼,离忧吓了一跳,没想到竟然来了那么多观礼之人。
这些人除了离忧认识的萧叔、张家夫妇、刘婆婆等人以外,还有不少生人面孔,听江一鸣说才知道都是帮他打点生意的一些骨干精英。离忧显然对他们不太熟悉,可他们似乎对她并不陌生,那样的热情与敬意,俨然一副将她将成老板娘看待的架式,弄得离忧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别紧张,他们都不是外人,都是真心来观礼,为你祝福的。”江一鸣在离忧耳畔轻声说着,落到外人眼中,这样的亲呢更是证实了众人的猜测。
及笄仪式并不复杂,最主要的两个环节便是最后主礼之人的祝福,以及终结的绾发仪式。
一番基本的程序之后,离忧很快便见到了江一鸣所说的特意替她请来的福妇,听说是萧叔特意从邻城请过来的,此人不仅品性贤良,身体康健,而且儿女双全,家庭和睦,按这里的人的说法,是最为标准的福妇。
望着那一脸慈祥而亲切的面孔,离忧顿时也倍感亲切,听着她极为真诚的祝福与祈告,亦不由得跟着溶入到这份浓浓的礼节之中。
当福妇最后一句祝福悉说完毕之际,她为离忧亲手拆去了青丝上的丝带,顿时一头青丝如瀑布一般散了开来。
“孩子,当绾发之人为你绾上这一头青丝之际,所有的美好都将随之而来,伴你一生。”福妇伸手在离忧头顶上顺时钟方向划了三个圈之后,这才笑容满面的牵着她的手,往一旁的椅子上坐去。
离忧知道,接下来便应该是最后的绾发仪式了,这个倒还是个小悬念,因为江一鸣并没有告诉她究竟找了谁替她绾发,看那神情好象是故意保密,想给她个惊喜一般。
正当大伙与离忧一般好奇这最后的神秘绾发人时,洒楼门外似乎响起了什么动静,没一会便有伙计快速进来通报,说是有贵客特意从京城慕名而来,听闻现在关门的原因后又非说要进来一并观礼,还说相遇便是缘分,真心希望能够进来一并恭贺。
原本成年礼便有这样的传统,偶尔到来的贵客能够为受礼之人带来好运,因此江一鸣自是没有拒绝,让伙计将那几名贵客请了进来。
仪式并没有因此而停止,离忧借着空当朝一旁那几名所谓的贵客看了看,看上去像是主仆四人的样子,为首的中年男人年约四十左右,穿着虽刻意低调,但亦难以掩饰身上散发出来的富气与华贵,特别是那双睿智而深邃的眼睛更是让人觉得气度不凡。
除去这名主子模样的中年男子,其他另外三名随从亦个个精神抖擞,干练有素,离忧虽猜不出他们的来头,但却可以肯定这中年人定是非富即贵。而且特别是那双眼睛让她有种淡淡的熟悉感,仿佛在哪里见到过一般,只不过一下子却有些想不起来了。
中年男人亦没有打断仪式,只是进来坐下后很是有礼地朝众人点了点头后便安静的观礼。
离忧没有再看那些人,因为已经要绾发了,而就在她移开视线的一瞬间,一旁的萧叔却神色恍惚了起来,萧叔的目光亦是正盯着那中年男人瞧着。
而此时的江一鸣亦没有多去注意其他,因为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已经放到了离忧身上,并没有多留意那个一直注视着他的中年男子。
当着众人的面,江一鸣取出了那枝给离忧准备好的翡翠玉簪,亲自走到了她身旁,出忽所有人的意外,他并没有将簪子交给任何的人,而一脸深情的朝离忧说道:“离忧,今日是你成年之礼,我想亲自为你绾发,可好?”
人群之中顿时有人发出了轻微的感叹声,一般来说完成绾发之人都是女性长辈,而从末有男子替女子当众绾发的先例。江一鸣能够如此,足以说明离忧在他心中的份量何其重。
中年男子见状,神情微动,流转的目光瞬间转移到了离忧身上,细细打量之后,顿觉眼前女子目光清澈、气质脱俗,虽年纪不大,却有种一种超乎年龄的沉稳与聪慧,一时间微微叹息,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又不由得微笑了起来。
离忧没有想到江一鸣竟会亲自替她当众绾发,当下心中动容,眼眶微润,若不是当着众人之面,或许感动的泪水早就迎眶而去。
古代向来都是男尊女卑,就算是感情再好的夫妻之间亦都是女子替男子绾发,服侍男子,而男子最多不过单独相处之际,闲时偶尔帮忙画眉一二以添情趣。
而如今江一鸣竟当着众人的面丝毫不在意其他,要亲手替她绾发,这是一种何等的宠爱与气魄,怎么可能不让离忧动容。
“好”望着江一鸣那双无限深情的眼睛,离忧含笑点头,两行清泪再也无法控制,无声的滑落下来。
江一鸣见状,先是轻轻的伸手替离忧拭去脸上的泪迹,而后便走到她的身后,专心致志的开始替离忧绾发。
他的动作温柔而熟练,仿佛早就练习了无数次一般,没有半丝的错乱。周围的一切也仿佛全都消失不见,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与离忧两人。
很快,在江一鸣的手下,那一头的青丝渐渐的被打理了起来,随着最后时刻的到来,精致的玉簪最终插入发间,与青丝完美的契合,美丽非凡。
离忧只从镜中扫视了一眼,头顶绾起的发髻与脑后及腰长刻意散开放下的青丝相互呼应,看上去果真有了一番少女独特的美感,而并非仅仅只是以往那个看上去还没有完全长开的小女孩。
“喜欢吗?”江一鸣旁若无人的替离忧端着镜子,含笑说道:“我可是偷偷练了多日,生怕今日出丑,影响到你的仪式。”
“喜欢,很漂亮。”离忧从镜子里望了江一鸣一眼,满眼的幸福。
将手中铜镜交给一旁的绿珠,江一鸣伸手牵起了离忧,一脸从容地朝众人说道:“谢谢大家能够来参加离忧的成年礼,现在礼仪正式结束,江某略备薄酒以表谢意。”
众人见状,纷纷抬手回礼,说着许多的祝福之词,见时候也差不多了,一旁的伙计大声吆喝着开席上菜,这些人才纷纷入座开宴。
今日之宴除了那突然加入了主仆四人以外,其他人都不算外人,因此江一鸣吩咐不分主仆,不论身份,全部入宴畅饮。
离忧只喝了一小杯便被江一鸣将酒杯给拿了开来,笑着说道:“你喝一杯意思一下就够了,多吃点菜,这些可都是聚福楼的拿手菜,平日那些人就是有钱也不是想吃便能全部吃得全的。”
离忧不由得笑了起来,自打聚福楼成了江一鸣的生意以后,她倒还真是头一回来,以前也就听说过,只知道这里的东西奇贵无比,有钱还得提前预约,今日倒是还真是亲眼见识到了。这不,那主仆一行四人不就是说慕名特意从京城来的吗。
“一鸣,你有没有发现,那个中年人一直都在看你。”离忧本也没想着多喝,只是微微碰了碰江一鸣的手臂,示意他注意那个中年男人。
“离忧姑娘,这没什么奇怪的,想必那中年人对咱家公子好奇呗。这聚福楼往日就是吃一桌也得提前定的,今日竟然关门不营业专门替姑娘操办成|人礼,想是那人一定不知道公子的来头,所以这才心生好奇吧。”拾儿虽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不过声音却也不大,小声的发表自己的见解,朝离忧解释着。
“我看着不像,他的目光很是特别,看着一鸣的眼神与别人都不一样。”离忧摇了摇头,微微又瞄了邻桌的中年男子一眼。
江一鸣见状,微微拍了拍离忧的手道:“放心吧,许是好奇罢了。看他衣着举止倒也不似俗人,你成年礼之际能有这种人临时上门恭贺,这正是好事。”
其实江一鸣也早就注意到了那中年男子,除了那中年男子以外,这里还有一人表现得特别奇怪,那就是正坐在他对面的萧叔。
萧叔时不时的朝那中年男子望去,眼中似乎隐隐流露出几分担心与不安,那样的神情是这个文武双全,沉稳睿智的男人所从末有过的。哪怕是他们遇到再大的困难,再大的麻烦时亦没有如此过。
“萧叔,你没事吧?”江一鸣见状只得朝看上去很是不太对功的萧明问了一声,怕是他有哪里不舒服什么的。
听到江一鸣的话,萧叔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摇了摇头,扯出一丝笑容道:“没事,没事,就是突然想起了点事,现在没事了。”
说着,他又好象想起了什么似的,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盒子递给离忧道:“离忧,这个是萧叔送给你的礼物,东西是自己挑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若是不喜欢的话也别嫌弃,回头想要什么只管跟萧叔说,定当再补给你。”
离忧听罢,连忙双手接过萧叔递过来的礼盒,当着众人的面打开来看了一下,满是笑意地说道道:“喜欢,怎么会不喜欢,萧叔有心了,谢谢。”
江一鸣往盒子里看了一眼,笑着说道:“还是离忧面子大,这可是萧叔亲自动手做的木雕,一般人可是连看都难得有眼福看到。”
离忧一听原来是萧叔自己雕的,当下更是赞叹不已,这木雕精细无比,又十分传神,想必没有十来年的功夫是绝对下不了这种手笔的,看来江一鸣没有说错,这萧叔还真不是个简单的人。
“不过是一些拿不出手的东西,倒是让你们笑话了。”萧叔很是感慨地说道:“离忧既然与一鸣一并叫我一声萧明,便自然也是自家人,闲时听一鸣说起过你对那些个金银首饰什么的也不太感兴趣,所以才会想起做个小木雕给把玩一下,你能够喜欢,我便宽心了。”
离忧听在耳中,自知萧叔是有感而发,这么些年来江一鸣也算是他从小带大,教养大,虽不是父亲,但恩情却胜似父子,如今想是将她当成了儿媳一般对待,因此才会有些感慨。
“您的这份心意,离忧甚是感激。”她很是真诚的说着,并小心的将小礼盒盖起来收好,正欲再说点什么,却见一旁的伙计走了过来。
“公子,方才的贵客说想与公子单独一叙,不知公子意下如何。”伙计走到江一鸣身旁,小声在耳畔通传着。
江一鸣听罢,下意识的朝那中年男人看去,却见那男人正一脸期待的朝他点了点头。
“他还说了什么?”江一鸣又望了离忧一眼,这才朝那伙计问道。
伙计摇了摇头:“没了,就这两句。”
江一鸣想了想,又朝那伙计道:“请他去二楼雅间,我随后便到。”
伙计闻言连忙点头退下,没一会,那中年男子主仆几人便一起起身跟在伙计身后,一并上了二楼。
“你慢慢吃,多吃点,我去去就来。”江一鸣朝离忧轻声说着,正好眼下的宴席也进行到了后期,应该敬酒什么的都已经完了,大伙都各自忙着吃东西,倒也没什么走不开的了。
离忧就坐在江一鸣身旁,刚才伙计跟他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刻意避着她,因此也已经听明白了是怎样一回事。点了点头,示意江一鸣不必担心,自可去忙。
“一鸣”谁知江一鸣正准备起身,却见萧叔突然出声叫住了他,神色之间愈发的显得不安了起来。
“萧叔有事吗?”江一鸣心中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总觉得今日那突然而来的中年男人似乎并不简单,而眼下的萧叔则更是不太对劲。
“没什么事,我就是想跟你一并上去看看。”萧叔连忙笑了笑,但却一副随时准备起身跟着江一鸣一起去的样子。
江一鸣微微有些吃惊,很显然刚才伙计跟他说的话除了离忧以外,其他人应该没有听到,但萧叔的位子离他也比较远,却显然已经听得一清两楚,只怕利用了习武之人特有的听力才会探听到。看来,萧叔对这中年男子不是一般的担心,甚至于像是时刻都在关注着他们的举动。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他只不过是想与我单独聊聊,看他的样子只怕是做大生意的,再说这里都是咱们的人,你还怕他们伤我不成?”江一鸣安抚着面色颇为不自在的萧叔,似乎并没有打算让他跟着一并去见面。
“一会我就在外头呆着,不会跟你一起进去的。”萧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多说什么。
江一鸣见状微微有些迟疑,离忧见状,便朝他道:“让萧叔跟着上去也好,说不定有个什么需要什么的,也好及时传话吩咐一声。”
离忧自然知道萧叔没什么去的必要,不过既然他这么坚持,那么自是有他的道理,因此便帮着说了一句。江一鸣听离忧这么一说,这才点了点头,让萧叔跟着一并上去。
萧叔见状连忙起身,走时还不忘朝离忧笑了笑,以示谢意。
两人上去后,其他的人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本来宴会上人来人往,走走去去的也是正常,毕竟人有三急吗。
可离忧此时心中却有些不安起来,前前后后将整个事情想了一通,越发的觉得那中年男子来得有些蹊跷,根本就不像是他们所说的一般,反倒是像是为了什么特别的目的专程来,专程来找江一鸣一般。
他到底是什么?来这里又到底想做什么呢?再次朝二楼的方向望了一眼,离忧顿时陷入了思索之中。而楼下的宴席仍就在继续着,或两两交谈,或互相对饮,或一饱口服,众人皆欢快无比,尽情吃着、喝着、交流着。
………………………………
PS:感谢岚山之红叶投出的粉红,感谢所有订阅的亲们……
第六十八章:真相
第六十八章:真相
楼下的酒宴渐渐到达了尾声,可江一鸣与那中年男人却依旧没有从二楼的雅间内出来,客人渐渐散去离开,伙计们忙活着收拾残局,整个大堂只剩下了离忧、绿珠、二丫和拾儿几人。
“公子怎么上去这么久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