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青莲乐府-第42部分

声,闭上眼感受着怀中人的气息,心中是说不出来的满足。
离忧听江一鸣这么一说,再联想到刚才的一幕布,顿时才反应过来,她不由得噗哧一声,乐了起来,抬头看向江一鸣道:“一鸣,你不会是吃妞妞的醋了吧?”
这些日子她还真是将大部分的精力与注意力都放到了妞妞身上,再加上江一鸣自打生意恢复正常后,这些日子也忙,早出晚归的,有时回来得晚,也就过来见上一面,说上几句话便让他早些回去休息了。
难怪他今日这么早回来,还一回来便将妞妞弄走,原来是早有预谋的。
“傻丫头,我怎么会吃她的醋。”江一鸣笑了起来,一脸的宠溺:“我就是想与你这般单独呆一呆,这般抱着你与你随意的说说话,这样的感觉让我觉得很踏实,很幸福,很快乐,也很满足。”
“一鸣。”离忧听罢,喃喃唤了他一声,随后微微一笑,主动献上了自己的唇,轻吻着他。
瞬间,原本被动的江一鸣马上反客为主,含住离忧小巧的嘴唇动情的吻了起来。一时间四唇相交,彼此传递着唇齿之间的甜蜜,那不由自由发出的呻吟让这一室*光更加令人心动神迷。
正当两人忘我热吻之际,门外突然响起二丫兴奋的声音:“小姐,小姐,您猜猜谁来了。”
声音刚落,二丫已经进了屋子,冷不防将离忧正与江一鸣亲吻的这一幕给撞了个正着。
“呀”二丫不由得惊呼一声,随后马上反映过来,满脸通红的转过身去,仿佛被撞见的不是离忧他们而是她一般。
随着二丫的这一声惊呼,正深情投入的两人这才猛的反应过来,很是尴尬的匆匆分了开来。
离忧哪里料到这个时候会有人突然进来,再说往常绿珠二丫她们早就习惯敲门而入,就算是门开着也会如此,只不过可怜今日她与江一鸣都太过投入了,所以别说敲门,连二丫刚才在外头大声说话都没有听到,直到人进来了,惊呼一声这才醒悟过来。
这么敏感的事情竟然当众被人给撞见,纵使离忧是个现代人脸皮却也相当之薄,一下子整个脸红得跟个关公似的,窘得不行,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反倒是江一鸣显得从容得很,满是笑意的看了离忧那如同煮熟的虾子般的脸后清了清嗓子叫住了扭头往外跑的二丫:“慌慌张张跑什么,谁来了呀?”
二丫听江一鸣叫住了自己,这才止住脚步,一脸憨笑地看着江一鸣与离忧,也不再多卖什么关子,径直说道:“公子、小姐,小西姑娘来了。”
“小西来了?”离忧一听是小西,顿时整个人又来了精神,刚才的尴尬也一扫而空,连忙问道:“她现在在哪,快叫她进来。”
二丫一听,连忙应声,转身出去了。
江一鸣见状,伸手抚了抚离忧的脸颊道:“瞧把你高兴成什么样,一会她来了,你们好好聚聚,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了,有什么事去书房找我便行,今日我不会再出门了。”
离忧点了点头,江一鸣的理解与体贴让她觉得无微不致,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烧了什么高香,这样的极品竟让她给遇到了。
“既然你不出去了,那晚上我们一起用饭吧,前些日我跟刘妈学了几道菜,正想着今日露一手呢。”离忧握住了江一鸣的手,略带抱歉地说道:“对不起,一鸣,这些天我可能将大部分时间都用到妞妞身上了,你可别……”
“傻丫头,你当我是不懂事的孩子,放心吧,这世上谁都可能不懂你,但我却不可能不懂。”江一鸣一脸的温柔,那样的目光如同可以包容万物一般将离忧紧紧包围,如同整个世界只有她一般让人心动。
离忧心头一怔,正欲说点什么,却听到门外响起了响动,正是二丫领郑小西边说边往这屋里来了。
“公子,小姐,小西姑娘来了。”二丫将人给领了进来,很是高兴的禀告着。
离忧见状,连忙起身迎小西过来坐下,并让二丫去准备些好吃好喝的过来招待小西。
江一鸣也很是和善的与小西打了个招呼,聊了两句后这才自觉起身离开回避,让离忧她们可以更为自在些的说说私已话什么的,女孩子之间总归有些话当着一个大男人的面不好说的。
待江一鸣一走,郑小西顿时笑得十分暧昧地朝离忧道:“瞧他这样,看来对你可是好得没话说了。”
离忧拍了拍郑小西那不太规矩的手,笑着说道:“那当然,我可是他未婚妻,他不对我好对谁好?”
“你倒是脸皮厚,不过却是大实话。”郑小西又是羡慕又是替她高兴,继续说道:“不过,反正你们都已经离开郑府了,为什么不直接成亲算了,反正也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不如早就成亲不是更好?你打算拖到什么时候去呀?”
“瞧你,比我还急,你怎么知道是我拖着而不是他拖?”离忧边说,边接过二丫递过来的茶,先送到郑小西面前。
“这还用说,只要小姐一点头,公子可是巴不得巴上跟您拜堂成亲入洞房。”二丫抢着出声道:“小西姑娘说得可没错,就是小姐没点头呢。”
听二丫这般说,离忧略微显得有些尴尬,笑着转移话题道:“二丫姐去休息一会吧,一会绿珠姐回来了,让她带妞妞去吃点东西,我这会要跟小西好好聊聊。“
二丫自是点头,将吃食摆放好之后,便先行退了下去。
郑小西见状,打趣道:“离忧,你不会是临时变心了吧?”
“胡说什么,不过是觉得现在年纪还小,想再过两年成亲罢了。一鸣也同意,所以就没这么着急。”离忧将一旁的糕点往小西身前推了推:“尝尝吧,刘妈手艺很不错的。”
听离忧这般说,郑小西也不再在这事上多做追问,顺手按离忧所说拿起一块糕点边吃边问道:“妞妞又是谁?怎么没听说过?”
“妞妞是上次设粥棚给灾民施粥时碰到的一个小女孩,她娘也死了,成了孤儿,见她可怜,我与一鸣商量了一下便将她带回来了。”离忧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妞妞快六岁了,长得很可爱。”
“哦,我说怎么好象不认识。”郑小西点了点头:“这孩子真是可怜,不过能够碰到你们倒也算是造化,否则……”
她没有再往下说,这次的天灾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再添上一个象妞妞这样的孩子,实在是太平常不过了。
“对了,你这段日子怎么样?在郑府没人为难你吧?”离忧看向郑小西,细细打量了这丫头几眼,倒是没有看出什么太大的改变。
“我好着呢,如今三少爷在府中的地位可是愈发的扬眉吐气了,好歹我现在也是他身旁最得力的下人,这俗话说得好,打狗也得看主人,谁还敢随随便便给我脸色瞧?”郑小西略带得意的说着,脸上的笑意丝毫不假。
离忧一听,笑着问道:“哦,这才几个月的功夫,你家主子便扬眉吐气了,说说看,这些日子他到底遇什么好事了??”
郑小西听离忧主动问到这个,脸上的兴奋劲更是明显起来,原本准备放入嘴里的糕点也索性放了下来,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后便兴致勃勃地朝离忧说道了起来。
原来,自打江一鸣带着离忧离开郑府后,府中倒真是发生了不少的事。先是郑子风被郑夫人罚,被禁了足,而后郑老爷回来后,郑夫人又跑去郑老爷那狠狠的告了郑子风一状。
原本郑子风以为这次也算是时运不济,打定了主意要屋子里呆上个三五个月的,谁知郑子云当晚便自己跑到郑老爷那里,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主动跟郑老爷招了一遍,并主动揽下了过错。
郑老爷倒还算是个明事理之人,将郑子云训斥了一顿之后,责令他去跟陈楚含道歉认错,陈楚含一日不松口原谅他的话,他也不必再去见郑老爷。
陈楚含本就对郑子云在意得紧,见人都回来了,又跟她正式道了歉,再加上今日这事也是闹得有些过,因此二话没说便与郑子云重归于好。
而郑老爷对郑子风倒没有怎么处罚,只是责怪他不论什么原由都不能与长辈那般顶撞,说了几句后,便亲自事着他去跟郑老夫人与郑夫人请了个罪。郑老夫人倒也没再怎么说,毕竟事已至此,况且郑子风始终是自己的亲孙子,哪有记他仇的道理。
至于郑夫人,的确是气得不行,只不过连郑老爷都亲自出面替那小子平息了,只是不好再多说什么,一口气只得往肚子里吞,而此事也算是告一段落,郑子风被解了禁,而郑老爷亦宣布府中之人日后不准再议论此事,否则一律赶回郑府。
很显然,郑老爷也算是郑府中少数明事理的人,虽然他闭口没有提江一鸣与离忧,却从他对郑子风的态度来看,显然并没有如同郑老夫人与郑夫人一般心生怨恨,只不过总归是影响到了郑府的安宁,因此也自然而然的闭口不再提。
而后,他对郑子风也愈发的器重起来,私底下倒是对这个平日觉得还不够成熟稳重,不够出色的孩子多了几份欣赏。而郑子风也不负所望,在生意的打点上愈发的进步起来,特别是在天灾这几个月,生意倍受影响的时候,做出了不少的让人刮目相看的事来,更是让郑老爷欣慰不已。
听郑小西说,本来郑子风早就嚷嚷着要出来看离忧的,可手头上总是有事耽搁了,这会儿城里恢复了正常,生意上的事也愈发的多了起来,所以一直都没有抽出身来。
许是见郑小西念叨得多了,所以今日便先让郑小西过来看看,一来也是让郑小西与离忧一并聚聚,二来也让郑小西看看离忧她们如今一切是否安好,回去好给他个准信,也让他能够安心一些。
听完郑小西的话,离忧总算是对郑府的这些个人这些个事有了些了解,除了暗道郑老爷还算是个明理之人以外,郑子风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不过说到底也算是好人有好报,正是因为郑子风耿直、仗义让郑老爷又一次的重新认识到了这个孩子身上的闪光点,所以才会有了更多的赏识以及给予了他更多的机会。
而郑子云,虽然之前做事的确有些荒唐,但最后能够主动向郑老爷去承认自己的过错,却也算是将功补过,倒还有那么一点担当。而这次的事情之后,这个看上去出众而内心实则并不成熟的少年也应该渐渐的学会承担更多的责任,渐渐的变得成熟了。
好一会,离忧这才回过神来,朝郑小西询问沫儿的近况,如今若说整个郑府她还有谁不放心的,那便应该是沫儿了。也不知道经此一事后,沫儿、陈楚含还有郑子云这三人之间的关系到底会是何去何从。
小西听离忧问起了沫儿,顿了顿后道:“她没什么事,你只管放心好了,我听说大少爷似乎已经同意了郑夫人纳她为妾的事,估计过不了多久,我得管她叫声姨娘了。”
“那大少奶奶可有为难她?”听说沫儿很快要被郑子云收房了,离忧心中的感觉有些奇怪,一方面这也是沫儿的心愿,如今总算是得偿所原对她来说总归好事一桩。可另一方面不知道陈楚含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若是不待见沫儿的话,只怕沫儿成了姨娘,这以后的日子却是会比现在愈发艰难。
离忧的意思郑小西自是明白,说实话,前些日子她还特意为了这事去找过沫儿一趟,问了几句,却也没问出什么所以然来,反正沫儿一口咬定大少奶奶对她挺好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面子上的事应该没有吧,反正没听谁说起过,不过日后真成了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态度这就可难说了。”郑小西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这世间为妾之人自是不比正房,正房都不见得事事称心,更何况是偏房,我可从没听说过有什么不受气的小妾,不过是多与少罢了。”
在她看来,这些都是沫儿的命,嫁不嫁给郑子云,嫁不嫁人根本就由不得沫儿,好歹也还是沫儿心中喜欢的,就算是受气也好过嫁个什么也不是的。
说起来沫儿还算好的,也算是有个象模象样的归宿了,而郑小西自己则在心底替自己叹息,不知道她这一辈子,这以后的〖澳门信誉百家乐 www.shubao2.com〗路又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
离忧见郑小西神色渐渐显得有些黯然,显然是由沫儿的事联想到了自己,不免有些伤春悲秋了。也的确,她们这三个朋友,除了小西以外,都算是有了着落,难免不会有所感触。
“小西,你日后有何打算?”离忧见状,也没有刻意去避开这话题,反倒是直接挑开来问。
郑小西一听,苦笑着道:“我还能什么打算,不过是过一日算一日,养活自己罢了。”
“小西,你若不愿再留在郑府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赎身让你趁着年纪还小,回家与家人团聚,也好早些找门称心些的婚事,别耽误了自己。”离忧倒是真有此意,也不必跟江一鸣说,自个的那些个私房足够帮上郑小西了。
“算了吧,你的好意我领了,也知道你能够做到。只不过出了府又能怎样?所谓的婚姻大事还不是由不得自己做主。与其糊里糊涂的被家里人随便找个人嫁了,倒不如安安心心的留在三少爷身旁当差,好歹还能过上几年安稳些的日子,不用去操心其他什么。”
郑小西微微一笑,倒显得看得通透了不少,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再说,等满了期再出府也不算什么坏事,找不到个真心实意的人过日子,还不如不嫁来得强,好歹也是一辈子,总是不能太过委屈了自己的。”
听郑小西这么一说,离忧倒是放心了不少,郑小西这人倒还真是聪明,悟性也不错,能够如此想,日后再怎么样也不会过得太差的。
“行,你能这般想,我也算放心了。”她不由得会心一笑,整个人也了然了不少:“原本我还打算舍掉一些私已钱呢,看来你倒是知道我这人爱银子,怕我舍不得,所以干脆直接替我省了。”
原本以为,沫儿算是与她一并进郑府的人中最为通透、灵秀的一个,却没想到终究还是看错了些眼,也许是经过时间的转移,也许是自身潜伏在骨子里的一些东西渐渐随着生活的磨练而显现,郑小西似乎也慢慢的由原本那个只知道按自己脾气性子去做事做人的小丫头,到如今成熟而内敛,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
而郑小西的转变与郑子风一般,都不得不让离忧称道,同时也为他们而感到衷心的高兴。
沫儿被离忧的玩笑也逗乐了,不由得笑了起来,气氛顿时又变得轻快了不少。两人又聊了一会,郑小西见时候也不早了便要起身告辞,离忧原想留她用过晚饭再送她回去,可见小西去意坚决,便也没再多留。手拉着手将人送出了大门,直到看着她的背影完全不见了,这才转身准备回屋。
“人走了吗?”刚进院子,却见江一鸣从书房走了出来,见离忧正往里走,便朝她走了过去:“怎么不留她吃过饭后再走。”
“留了,说是怕她家主子等久了,所以要先回去。”离忧边走边笑着朝江一鸣道:“我现在去厨房,之前可是说好了,今日要下厨大展身手的。”
江一鸣正准备跟着一并去看看,却见绿珠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一脸焦急的朝他们道:“公子、小姐,不好了,妞妞不知道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这会却一下子浑身烫得不行,人都有些迷迷忽忽的了。”
ps:感谢逸amy、龚羽茜投出的粉红票,周一又来了,祝亲们工作顺利……
第七十七章:竟是王候贵女?
第七十七章:竟是王候贵女?
当江一鸣与离忧匆匆跑到妞妞住的房间时,却见她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小脸透着不正常的红晕,看上去如同生了大病一般。二丫正在床边照顾着,手中的凉帕已经换了好几回,却依然没有什么反映。
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一会儿的工夫,怎么活蹦乱跳的一个小精灵顿时变成了这样?离忧心中焦急,连忙近身查看,一旁的绿珠亦赶紧解释,说是带妞妞到院子没玩多久,小家伙便说想睡觉,绿珠一开始也没放在心上,只当孩子是累了,便送她回房休息。
谁知衣裳都没脱完,妞妞便睡了过去,她见有些奇怪,便留在一旁观察了一小会,没想到一下子的功夫便烧了起来,半点征兆也没有。
原本也还是没有太过在意,让二丫打了盆凉水浸湿帕子给敷在头上散散热,却没想到半点作用也没有,而且怎么叫妞妞也没什么反应,仍应只是这般错睡。这会绿珠才慌了神,赶紧让二丫看好,自己则去禀告离忧。
“你们有没有给她吃什么不应该吃的东西呀?”离忧顿时也急了,这么小的孩子就算真不舒服也不一定说得清楚,更何况现在还昏睡着,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有啊,就是之前在您那吃了点点心,不过应该不关那事,我们也吃了,都好好的。”绿珠答着,顺手将妞妞伸到被子外的小腿给往里放。
“等一下”江一鸣见状,连忙阻止了绿珠,近身拿起妞妞的那条退察看起来。
离忧见状,亦连忙跟着看去,却见妞妞的小腿上长出了些小红点,愣了一下,直怕这小丫头是出疹子了。
“妞妞应该是出疹子了,你们谁还没出过的敢快出去吧,小心别传上了。”江一鸣边说边将妞妞用被子盖好,又朝离忧道:“你小时候出过没有?”
离忧点了点头,随继又摇了摇头:“好像没有吧。”
说实话,现代的她出过,可现在这身子真不知道了。这古代出疹子可不比现代,弄不好是会出人命的,因此她也不好肯定。
听江一鸣说妞妞是出疹子,绿珠与二丫连忙都道自己小时候出过,所以不怕传染,而江一鸣一副丝毫不担心的样子,只怕也是出过了,因此马上将离忧拉远一些,不让她再碰妞妞。
“你安心呆在家里,我马上带妞妞去看大夫。”说着,江一鸣又吩咐绿珠留下来看好离忧,让二丫去唤拾儿备车马上带孩子去诊治。
离忧心中着急,很想跟着一起去,却又怕自己万一真没出过疹子的话,不但帮不上什么忙,反倒是给江一鸣替更多麻烦,因此只好点头应下。
折腾了一个晚上,直到天快亮时江一鸣他们这才回来,离忧本就担心睡不踏实,不是绿珠好说歹说将她按到床上,压根就不想上床。这会一听到院子外头有动静,连忙蹦了起来,披上衣裳便往外走。
“放心吧,烧已经退了,这几天好生看着,别让她吹到风,按时喂药的话,不会有什么事的。”江一鸣心知离忧十分担心,自是马上将妞妞的情况说了出来,不过却还是没有让她进妞妞的房间,怕影响到离忧。
“我就进去看一眼,不会有事的。”离忧倒没有那般紧张,心想应该不至于这么厉害,再说说不定这身子早就出过了,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因此看看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可是江一鸣却不这样认为,坚持不让,而且还让刘妈顺便也帮离忧煎了一碗药,说是郎中特意给她开的,只怕是担心刚才她接触到了妞妞而受到传染。
“小姐你就放心吧,我与二丫会轮流照顾妞妞的。公子一个晚上都没休息,你也没怎么睡,都赶紧去休息一会吧。”绿珠见状,连忙帮忙劝离忧:“这边的事小姐就别操心了,您若不听公子的话,万一被妞妞给传上了,不但让公子更担心,而且我们还得多照顾一个人,您就心疼心疼我与二丫吧。”
见状,离忧也不好再坚持,只好将妞妞交给绿珠与二丫照顾,同时也让她们两轮着休息一会,别太累到了。
江一鸣要送离忧回房,离忧却是不依,连忙将他赶回去休息,他与她这个闲人可不相同,不抓紧时间睡一下,一会指不定又有什么事不得不出门了。
江一鸣见状,也只好由离忧,却再次交代,妞妞没好的这几天让离忧千万别偷偷溜去,离忧见江一鸣这般担心自己,便再次好好保证了一番这才让他安下心来。
在绿珠与二丫的细心照顾下,再加上给妞妞看病的郎中医术高超,因此妞妞这次出疹子倒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三天后身上的疹子便消得差不多了,不过又过了两天彻底好了之后,江一鸣这才让离忧去见妞妞。
那孩子又瘦了一大圈,看得离忧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谁知妞妞人小却精得很,不但没有流一滴泪,反倒还跟个大人似的安慰离忧,说她已经没事了,让离忧不要难过。还说她很听绿珠她们的话,没有去抓一下,所以一个豆疤也没留下,还是跟以前一样漂亮。
一翻话顿时逗得离忧笑了起来,心情也一下子晴空万里,正说笑着,江一鸣却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淡淡的担忧。
离忧见状,不解地朝江一鸣道:“一鸣,你怎么啦?”
江一鸣看了看离忧,又看了看一旁笑得开心不已的妞妞,片刻之后这才道:“离忧,有人来找妞妞了,说是,说是妞妞的亲生父亲。”
听到这话众人顿时都不由得安静了下来,特别是离忧,满脸的错愕,显然是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
“怎么可能,妞妞不是……”离忧不愿相信,如果是真的话,那就意味着这么个可爱的小精灵得回到亲人身旁,要和她分开了。
“他说是因为逃难的时候不小心与她们母子走散,后来千方百计寻找,终于打听到了妞妞的消息,所以才又找到了这来。”江一鸣知道离忧心里是什么滋味,轻声劲道:“咱们一起去见见吧,妞妞这么大了,若真是她父亲,分开也不算太久,总是能够认出来的。”
离成一听,不由得看向一旁听得有些迷糊的小不点,显然对于她们口中的父亲有些陌生了,但那两只眼睛却显得比开始的时候要亮得多,陌生中透着一股子熟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感情似的。
“如果真是妞妞的亲人,咱们没理由将他们分开的,毕竟孩子与亲人在一起,比什么都要好。”江一鸣略有所感的说着,却也是在劝慰着离忧,让她提前做好思想工作。
离忧愣了好一会,这才回过神来,想了想后,还是决定拉着妞妞的小手一并出去见见那个人,那个自称是妞妞父亲的人。如果他真是妞妞的亲生父亲,如果他真的对妞妞好的话,那么她也只好将孩子还给他,可要是他说假话,或者对妞妞不好的话,那她是绝不可能放手的。
谁知,刚进大厅,离忧还没来得及完全看清楚那个男人的样子,身旁的妞妞却一把挣脱离忧的手,快步朝那男人跑去,边跑还边大声地叫着爹爹。
男人见状,顿时也激动得不行,连忙上前将妞妞给抱入怀中,一时间声泪俱下,哭得无比的伤感。
此情此景,让离忧原本心中的打算顿时全都散了去,她微叹一声,却还是露出了个笑容,好歹孩子总算是又有了爹爹,有了这世上最亲的人,对于妞妞来说,毕竟是好事。
一翻情感波动之后,男子总算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抱着孩子不住地朝江一鸣与离忧道着谢,那种发自肺腑的感激真诚无比,如果不是眼前这两位恩人,这一辈子,只怕他再也见不到自己唯一的孩子,唯一的亲人。
之前听江公子说自己的妻子已经去世,他当时就没忍住痛哭起来,如今唯有好好照顾他们的女儿,让她长大成|人,方才对得起英年早逝的贤妻。
从妞妞父亲的叙述之中,离忧这才知道,原本这个男人也是个读书之人,只可惜家道中落,到了他这一辈几乎只能靠卖字为生,这次又遭了灾,本来是想带着妻儿去京城投奔一门日子过得还算富裕的亲戚,却没想到半路上竟给灾民给冲散了。
如今总算是亡妻显灵,让他找到了女儿,千恩万谢之后,他便提出想带着女儿离开,还是打算去京城投奔亲戚,谋一份好些的差事以便将女儿抚养成|人。
离忧心中很是不舍,这几个月下来,早就与妞妞有了深厚的感情,如今转眼便要被人带走,自是万分不是滋味。
而小妞妞一听要离开这里,顿时也变得安静了下来,不时的望着离忧,显然也是舍不得离忧的,可终究还是更想跟爹爹在一起,因此一时情绪也低迷得很。
见到离忧与妞妞那幅难舍难分的样子,江一鸣自是不忍心,想了想后,便朝那男子道:“你既然去京城也不过是为了谋份差事抚养孩子,不如留在这里,我替你安排一份轻松一些的差事,即可以度日,也能够更好的照顾孩子,你看如何?”
听到江一鸣的提议,离忧顿时一脸希望的看向那男子,跟着说道:“对呀,我们还可以帮你带妞妞,你也不必那么辛苦。’
男子一听,心知江一鸣与离忧是真心想帮他们,真心为妞妞好,可是他还有些事情没有办完,留下来的话自是不妥的。
“两个恩人的好意,在下万分感激,你们对妞妞,对我如同再生之恩,本来是不应该不从的,只是在下实在是还有些不得以的事不能留下,请两位恩人见谅。”男子一脸的感激,他也明白,应该是离忧这些日子跟自己的女儿相处生出了感情,所以舍不得分开,可实在是没有办法留下,只能够让恩人失望了。
江一鸣见状,也不好再强留,只是略带抱歉的看了看离忧,怕她心里难受。
男子也知道自己这般推辞让恩人失望了,只好连忙保证性地说道:“两位恩人请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妞妞,不会再丢下她了。而且,以后等在下的私事处理好了,定会再带妞妞回来看望两位恩人,报答两位的大恩大德。”
“恩情什么的你不必再提了,日后好生照顾妞妞我们便放心了。”离忧轻叹一声,终究还是想通了,毕竟人家父女团聚是好事,自己倒是没必要这般伤感,日后妞妞过得幸福这就足够了。
男子听这话,自然又是千恩万谢,又欲拉着妞妞给江一鸣与离忧跪下磕头,却被离忧给一把拉住了。
江一鸣见他们现在便要离开,便只好让人去帮妞妞收拾一下东西,又让人取来一些银两给这父子作为盘缠,男子本不肯收,离忧只道是给孩子的,别在路上让孩子受什么罪,男子这才满是感激的收了下来。
紧紧地拉着妞妞的小手将他们送出门口,离忧好生交代着妞妞要听话,要是日后有什么难处一定记得再来这里找姐姐。
妞妞虽小,却也知道分离意味着什么,边哭边说以后一定会再回来看离忧与其他的人。
直到那个小小的身影一直消失不见,半天之后,离忧还站在门口那样望着,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回屋吧。”江一鸣揽着离忧的肩膀,轻声说着,见她没动,便带着她转身回去了。
这两天,江一鸣也很少出门,将事情悉数交代给萧叔,尽可能多的陪着离忧,怕她一个人闲着总想起妞妞,心头难过。
好在离忧也并非那种想不通的人,伤感了一会也就想通了,日子还是得继续,并且还得让自己过得更充实更开心才行。
‘“好了,一鸣,你不用再这样整天陪着我了,我真没什么事。”离忧见这两天江一鸣什么也没做,连门都没出,天天就陪着她,自是过意不去,笑着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不会连这么一点事也接受不了的。”
见状,江一鸣也知道离忧是真没事了,微笑着道:“其实,我也是借这个机会偷个懒,是我自己想跟你赖在一起。”
说着,他将手上剥好的榛子放到离忧手心,一脸幸福地看着她一个一个的吃下去。
离忧边吃边顺手往江一鸣嘴里塞几个,接过话道:“一鸣,你喜欢小孩子吗?那个我听说,生孩子好像很疼呀”
这个世界又没有什么破腹产,一律都得靠顺产,离忧顿时想起了前世的好友,足足生了两天两夜才将孩子生下,可算是将她给吓坏了。这还算好的,万一要是胎儿胎位不正什么的,那就很容易难产,难怪古人产子好比在鬼门关转一圈,想想也的确是有些害怕。
听离忧突然提到这个,江一鸣不由得笑了起来,敢情这丫头竟这么快想到了生孩子去了,看来离成亲的日子也应该不远了。
“傻丫头,自然是疼的,你怕吗?”江一鸣拉着离忧的手,并没有打算哄她。
离忧一听,很是认真的想了想,最后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怕,我很怕疼的。”
离忧的回答,让江一鸣愣了一下,倒还真没想到这丫头竟能如此坦然的说出心中的想法。他微微用力,将她带到身旁,揽入怀中道:“你若是怕,那么我们成亲后便不要孩子。”
“不要孩子?为什么?”离忧一听,连忙反问道:“你不是说喜欢孩子吗?”
“我是喜欢孩子,可是我更爱你”江一鸣柔声答道:“所以,我宁可不要孩子,只要你能开开心心,平平安安的在我身旁就好。”
离忧听罢,心中更是感动不已,顿了顿后,这才抬头看向江一鸣道:“我是怕疼,可是却更希望日后能够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那会是我们爱的延续,为了他,就算再疼,我也会无比勇敢的。”
“傻丫头”江一鸣心中一动,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紧紧将他们围绕:“我的傻丫头”
第二天用过早饭,江一鸣终于出门去办他的事情了,离忧也在家中闷了好些天了,正想带着绿珠与二丫上街逛逛,却没想到一向安静的小院却来了许多陌生的面孔。
一阵有力而颇为礼貌的敲门声后,绿珠匆匆来禀告,说是门外来了不少人,其中一个便是上次与黄公子一起来的轩辕烈。
听到绿珠的禀告后,离忧心知轩辕烈的身份,因此也没迟疑,稍微查看了下自己的礼容后,这才带着绿珠一并去院子门口亲迎。
“离忧姑娘,不好意思,轩辕又来府上叨扰了。”轩辕烈边说边朝离忧很是亲切的笑了笑,随后便指着身旁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道:“这是家父,今日一并前往,冒昧之处,还请姑娘莫见怪。”
离忧朝那轩辕烈所指的中年男子看去,却见那中年男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瞧,目光之中竟显露出难以抑制的激动,而他长得与轩辕烈也的确很是相象,气质打扮更是显得不同凡响,倒是不负于定南王的封号。
“伯父您好,区区寒舍,还请伯父将就一些,咱们先进屋休息,进去再聊吧。”离忧被定南王给瞧得有些不太自在,却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请人进去。
轩辕烈连忙轻碰了一下神情异常的父亲,轩辕谋这才回过神来,恢复正常:“有劳了姑娘了。”
轩辕烈并没有让其他随从进来,而是吩咐他们在外头候着,而自己则与轩辕谋一起跟着离忧进了前厅。
离忧请两人入座后,又让人奉茶,之后才朝轩辕烈道:“轩辕公子此次来得不巧,一鸣前会功夫才出门,你们若是早一步来,说不定就能碰到他了。不过没关系,我已经让人去报信了,应该不用等太久的。”
“离忧姑娘误会了,这次我专程来此,并非找江公子,而是专程来找姑娘你。”轩辕烈也不多绕,直接便说明了来意:“不过,你既然已经派人去请江公子回来也好,一会我与父亲还要当面向他道谢。”
“找我?”离忧一听,顿时不解地说道:“公子找我有什么事?”
这回她还真想不明白了,一个堂堂的世子,不找江一鸣,找她一介女流能够有什么事。而且还是专程来的,似乎连定南王也是专门来的,看来只怕上次轩辕烈问她那几个敏感的问题并非是偶然,只怕是真牵连到了什么事了。
轩辕烈见状,朝一旁的轩辕谋看了一眼,见父亲微微点了点头,便也不再犹豫,径直朝离忧道:“姑娘,在下有很重要的事要说,若姑娘不介意的话,还请让府中其他人暂时回避一二。”
离忧看了看身旁的绿珠与二丫,微微考虑了片刻,便朝两人点了点头,示意她们先行退下。绿珠与二丫见状,虽然有些不太放心,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行了个礼后便先行退了下去。
“公子现在可以直说了。”见已经无外人,离忧这才朝轩辕烈道:“离忧洗耳恭听。”
“实不想瞒,上次当着江公子等人的面冒昧问了姑娘几个问题,不知姑娘可还记得?”轩辕烈抬眼看着离忧,显然亲近不已。
离忧点了点头:“自然记得,当时公子还说我象一个人来着。”
“当时有些事我不太好确定,所以没有说太多。姑娘可知我所说的与你长得相像的人是谁?”轩辕烈再次问道,目光不经意的扫过一旁一直没有出声却显得很是激动的轩辕谋,很是理解父亲此时的心情。
“像谁?”离忧扫了一眼轩辕烈与轩辕谋,神情略微显得复杂了一些,看他们如此重视这事,特别是那定南王那般表情,难不成与她长得相像的人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不成?
轩辕烈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起身从随身携带的袋子中取出一副画卷,然后行至离忧面前,小心地打开来:“像她,也就是我的娘亲。”
些话一出,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离忧的目光完完全全被画中人所吸引住,画上女子年纪约莫二十左右,优雅大方,仪态万千,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
而最主要的是那女子的五官正如轩辕烈所说一般,与她现在的长相惊人的相似,一副肖像画便如此相似,若是换成真人或者相片,只怕看上去更是要相像。难怪当时轩辕烈见到她时不住地打量她,却原来是这么个原因。
她心中忽然有了一种不太真切的预感,看来,自己这身子的原主只怕十有八九与这画中的女子有什么关系,同时也与那轩辕烈、定南王一家人有什么关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应该怎么办?虽然她并不是真正的离忧,可毕竟是以离忧的名义与身份在这世界上活着。
“轩辕公子到底是什么意思,请恕离忧愚昧。”离忧收回了目光,朝轩辕烈道:“是很奇妙,倒真是有些相像,可是那又代表什么呢?”
轩辕烈见状,小心地收起了画像,呈给一旁的轩辕谋放好,而后这才继续说道:“姑娘有所不知,在下有个亲妹妹,年纪与姑娘一般大,十四年前却在府中莫名失踪,从此音信全无。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在寻找妹妹,却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你的意思是,我有可能是你的妹妹?”离忧微微笑了笑,不相信地说道:“这怎么可能,我娘去世时,我已经十三了,不可能记不清自己娘亲的长相。你们一定弄错了,这天下相似之人也不在少数,仅凭相似根本就不足以说明什么的。”
轩辕烈一听离忧这般说,并没有意外,毕竟谁听到这样的事第一反应都是不会相信的,不过这一回他们可是已经调查得清清楚楚了,没有十足的把握自是不敢随便来认亲的。
“离忧姑娘别着急,原本我也是不太肯定的,只是后来回京后,与父亲大人谈起姑娘的事后,足足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去调查求证,虽然不说绝对,但只需姑娘配合我们回答几个问题,自然便能够证明我们所说到底是真是假。”轩辕烈轻声安抚着离忧,正欲再说点什么,却被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轩辕谋给打断了。
“烈儿,还是为父亲来说吧。”轩辕谋亦站了起来,从袋中取出另一幅画卷,亲自走到了离忧面前。
他满是激动地看着离忧,似乎已经认定了眼前的女孩便是自己失散十四年的女儿:“离忧,请看看这张画,看看这画中人。”
说着,他亲自将画慢慢展开来,让离忧过目。
离忧不知道眼前一副慈父般模样的轩辕谋到底是什么意思,却还是配合地点了点头,朝那幅画像看去。
谁知,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却吓了一大跳,画中人不是别人,正是离忧穿过来后唯一的那个美貌娘亲,虽然年纪看上去年轻了不少,可那五官,那神韵却丝毫不差,一眼便能认出来。
PS:感谢仙剑工场主刷屏似的打赏,感谢鲤鱼无梦的打赏,感谢这几日投评价票的亲们,本文订阅够一千起点币的亲们帐上都应该有一张文文的免费评价票了,麻烦亲们有了的帮忙投一下,再次感谢。
第七十八章:揭开谜底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