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青莲乐府-第44部分

,以前洒扫房的福儿与柳枝也都分别留了一点东西作为纪念,这一些都同时交给了江一鸣,等她走后,再让他找个时间派人一并送过去。
至于她自己,除了江一鸣送她的东西以外,原本什么也不准备带的,毕竟去了王府什么都不会缺。可江一鸣却不这样认为,让绿珠与二丫帮她将一切细软什么的都收好了,并且还硬是塞了许多大小不等的银票和碎银,说是王府那样的地方,有钱傍身是必须的。
转头想想,离忧也没再多说什么,按江一鸣所吩咐的将东西全都收好。还是江一鸣考虑得周到,虽然轩辕谋很疼爱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可毕竟整个王府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初去时,人生地不熟,给那些个什么下人奴才什么的打赏一下,在府里的日子才会更顺一些,光这些也得舍不少钱,更何况钱多好防身,总归是好的。
除了东西与银子之外,江一鸣还让离忧带上绿珠与二丫一并去王府,一来绿珠与二丫两人都主动要求跟在离忧身旁,二来总归身旁有两个信任的人还是好得多。
原本离忧是不想带她们的,主要是考虑她们年纪也不小了,不想耽误她们的终生幸福,可绿珠与二丫均早就对家中之人失望至极,虽然离忧已经给了她们自由身,可她们却无处可去,嫁人什么的也是水月镜花,还不如跟在离忧身旁,心里头觉得踏实。
见状离忧便应了下来,只道了声委屈了她们,心中打定主意,日后若有什么合适的好人家,一定替她们好好留意,让她们也能有个好归宿。
第二天一早,轩辕谋便带着人过来接离忧了,江一鸣拉着她的手将她送上马车,末了在她的耳畔再次重复道:“好好照顾自己”
离忧强忍着想要落下的泪,努力扯出一抹笑容,不想让他担心:“保重”
马车渐渐启动,朝着京城的方向渐行渐远,直到整个车队消失不见之后,江一鸣仍就站在那里久久凝视。
“公子,小姐已经走了,您就别看了。”拾儿见状,安慰道:“咱们不是很快也要上京城了吗?到时不就能见到小姐了?”
江一鸣终于收回了目光,朝着拾儿淡淡一笑:“对,很快我们也会上京的。”
说罢,他没有再进小院,而是带着拾儿,快步出门做事去了。眼下这里要打点的事情还有很多,只有将这里的事全都安置妥当了,他才能快一些进京,快一些再见到他的离忧。
宽敞舒服的马车内,离忧与轩辕谋,轩辕烈同坐一车,不愧是王府专用的马车,里面空间足足有一般马车的两倍那么大,上面铺着柔软的毯子、垫子,睡榻、几案一一俱全,吃的、喝的、用的也方便得很,如同一个移动的小房间一般。
只不过,此时离忧完全没有心思打量这些,连轩辕谋特意让人准备的茶点什么的也动都没动一下,她靠坐在一旁,眼睛望着马车角落的垫子发着呆,一看就知道魂还没有完全回来。
“妹妹,你还好吧?”轩辕烈见状,与轩辕谋对视了一眼,便伸手轻轻推了离忧一下笑着问道:“是不是有些舍不得江一鸣?”
听到轩辕烈提起江一鸣,离忧这才回过神来,倒也没有半丝的扭捏,含笑点了点头:“是啊,也不知道得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他。说起来,认识他这么久,这还是头一次跟他分开,感觉心中空荡荡的。”
“哎,那小子真是好福气,还没成亲就将我妹子的魂都勾走了,我这当哥哥的可真是伤心呀”轩辕开玩笑的说道:“傻妹子,听哥哥的没错,跟他分开一下也好,让他也尝尝相思之苦,日后啊自然是更是会对你好的。”
“哥哥这么一说倒像是经验十足,难不成这便是你的经验所谈?想是我家嫂嫂之前便让你尝过这滋味了吧?”离忧知道轩辕烈是故意扯话题,逗她开心,不想让她再这么难过,于是也收拢了心思,依势聊了起来。
听离忧提到自己的妻子,轩辕烈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说道:“对了,妹妹,昨日也没来得及,正好趁现在有空,不如我来给你讲讲家里的一些人和事吧,这样你也好提前有个了解。”
坐在一旁听这两兄妹聊天的轩辕谋,顿时很是赞同,连声肯定了轩辕烈的提议。原本他也是打算趁着路上的时间跟离忧好好讲讲王府的一些事,这样等这孩子回去后,也能够更好的习惯并适应。
离忧见状,自是点头,细细地听轩辕谋说道起来。几天下来,马车上的时间倒也不算无聊,而离忧也对定南王府的一些事情有了最基本的一些了解。
轩辕烈倒也有趣,首先便谈到了自己的妻子,那神情全然不似刚才那般不好意思,转而多了几分喜悦。看来这兄嫂两人的关系倒是极好。
离忧这嫂嫂说来倒还真是自家人,正是南宫明月一个唐弟的女儿,年经比离忧还小一岁,去年刚才成亲,听说这会已经有孕在身,也算是轩辕家的一件大喜事了。
而轩辕谋还有一儿一女,均为续弦李氏所出。年纪都不大,小儿十岁,女儿十四,说起来离忧又是得了两个便宜弟妹。另外轩辕烈还有两个妾氏,不过却都无所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妻妾,轩辕烈以堂堂王爷身份,在这样的年代妻妾子女倒真不算多。
李氏也是出自名门,是南宫明月死后,先皇再次下旨替轩辕谋指的亲,听轩烈的口气,为人倒还算不错,这么些年来主持府内之事,也还没出过什么大的纰漏。只不过,当着轩辕谋的面,话虽没明说,可离忧自是听出了轩辕烈语气中的疏远之意,想是再怎么样,自然也无法跟自己的娘亲相比。
至于李氏所出的两个孩子,小儿倒是聪明可爱的很,女儿也出落得亭亭玉立,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因为按规矩得先参加明年的选秀,因此现在暂未谈及婚嫁。
听到轩辕烈提到选秀,离忧顿时有些急了,她连忙打断轩辕烈的话,一脸紧张地问道:“等等,哥,那个选秀什么的,跟我没什么关系吧?”
轩辕烈一听,忍不住笑了起来,离忧此时的表情任谁都看得出来,那是一百个不愿意,看来这小妮子对江一鸣的感情还真是不浅呀。
“哎呀,你倒是笑够没有,快说呀”离忧见轩辕烈只顾着笑,半天都不回答,心中更是不安起来,万一要是让她去选秀的话,那可怎么办,她可是打死也不愿意呀。
见离忧这般担心,一旁的慈父轩辕谋真是不忍心了,连忙帮忙解释道:“别担心,不关你什么事。朝庭有规定,入宫备选的女子都必须在十三到十六之间,并且还是得没有婚约的才行。”
“对呀,你急什么,年纪也过了,又有了婚约,就算你想去也去不成。”轩辕烈笑得更欢了,这两天相处下来,他发现这个妹妹真是有趣到了极点,与别的女子完全不同,不但风趣幽默,而且思维十分的活跃,想法独特极了。
“那就好,幸好没有资格了,我才不想进宫选什么秀。”离忧拍了拍胸口,一副总算放下心来的样子。
轩辕烈听她这么说,摇了摇头道:“当今圣上可是年轻有为,仪表不凡,这天下不知多少女子爱慕得紧,你即使是有了意中人,也没必要将进宫选秀看得如同猛虎恶兽一般,不知情的还当你是言不由衷呢。”
离忧一听,不由得笑了笑,倒也没隐藏心思,径直说道:“即便我没有意中人,没有婚约,我也不愿入宫选秀。世人都觉得成为皇帝的女人,得到圣宠是何等的荣誉,殊不知这风光的背后是何等的辛酸。”
“离忧,你这些话是听谁说的?”轩辕谋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年纪轻轻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只道是她听江一鸣所言。
“爹爹,这些只不过是女儿自己的想法罢了,倒也没有谁跟我说过什么。”离忧淡淡一笑,继续说道:“爹爹与哥哥也不是外人,有些话倒也没必要隐瞒。世人皆瞧着皇家如何风光,女子入宫一旦得宠便尊贵无比,连家人族人亦跟着飞黄腾达,何其风光。却不知后宫佳丽那么多,一个比一个年轻,一个比一个漂亮,想要得圣宠,何其容易?况且出头之人屈指可数,即使真如意得到圣上青睐,可皇帝的恩宠怎么可能长期停驻在某一个人身上?圣宠不在时,一切风光,幸福便如昙花一现,而为了这微弱的可能,便要将一个女子一生的时光全都搭进去,一辈子只能老死宫中,这样的的代价太大,换成是我,宁可一辈子不嫁,也决不会去做皇帝的女人。”
“你这丫头胆子真是不小,连这样的话都敢说。”轩辕烈一听,拍了拍离忧的头道:“今日只有我与爹爹说说倒也罢了,日后切不可再跟任何人提这些话,否则只怕会惹祸上身。”
话虽如此说,可轩辕烈却再次对自己这个妹子另眼相看,没想到许多活了一辈子的人都无法看透的事,离忧小小年经便如此通透,完全不似一个小丫头应该说的话。这样的清醒,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离忧,你哥说得对,日后这些话放在心中便可,切莫再说出来了。”轩辕谋不由得叹了口气,转而喃喃道:“要是你妹妹也能如此想就好了”
听到轩辕谋的话,离忧微微愣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这个话中的妹妹应该指的是李氏所生之女,那个年方十四,明年即将入宫待选的孩子。
难不成那丫头是自己自愿进宫的吗?离忧自是不好去问轩辕谋,看他那样子似乎也并不愿意自己的女儿进宫,她只得将目光投向一旁的轩辕烈,朝他眨巴了两下,想看看能不能从他这得到答案。
轩辕烈还真不愧是一母同胞的哥,一个眼神便看明白了离忧的困惑,转头朝自己父亲看了一眼,见他此时已经闭上眼,便回过头附在离忧耳畔小声说道:“小妹去年中秋宴时曾随我们一并入宫,回来后便对皇上念念不忘,只说非皇上不嫁。原本爹爹是想今年给她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先订婚的,这样便不必入宫待选,可她就是不依,再加上李氏似乎也挺支持的,因此爹爹便也只好由得她们了。”
离忧听罢,这才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见状,却也没再说什么了。难怪轩辕谋有些不太开心,以他这么精明的人,又岂看不清后宫里的那些事,让他看着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跳,这心里舒服才怪。
不过,人各有志,也不能说她这个小妹就一定错了,毕竟她也是想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只不过是年岁太小,只看到了其一,却根本没有想到其他的一些事罢了。
想了半天,她突然轻轻碰了碰轩辕烈,小声说道:“依我看,是这***见过的好男人太少了,指不定哪天碰到真正喜欢的人便又改主意了。你们倒不如给她多物色些好男儿,让她见识见识,反正离明年选秀,还早着呢。”
此话一出,一直闭目养神的轩辕谋瞬间睁开了眼,神色之间闪过一抹赞同,离忧说得没错,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阿烈,你不是认识好多青年才俊吗?哪天有时间约上他们到府中聚聚吧。”
轩辕烈听到吩咐,不由得看了看离忧,而后再转过头看向轩辕谋,笑着应道:“没问题,这事爹爹就交给我吧。”
离忧没想到自己随口这么一说,竟真被采纳了,顿时也觉得挺有成就感的,转头一想这不是等于是在挖皇帝的墙角吗,心中不由得更是乐呵起来。
“对了,那日与哥哥一起的那个黄公子是不是就是当令圣上?”离忧好奇的问着,看那样子的确长得不错,又是皇上,难怪她那个没见过面的小妹会因为一面之缘而一见钟情。
“原来你已经猜到他的身份了。没错,他就是当今圣上。”轩辕烈继续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离忧笑了笑,回道:“当时我只觉得你们两人都应该不是什么凡夫俗子,却也没猜出你们真正的身份。倒是一鸣,因为那天皇上叫了你一声阿烈,你又自报姓氏,所以一鸣倒先推测出你的身份。至于他的身份更是简单了,连你这么贵气的世子都对他恭恭敬敬的,除了当今圣上,还有可能会是什么人?”
“我这未来妹夫倒真是不同凡响,心胸了得,才智也是了得呀,你不知道,连皇上都夸他不简单。”轩辕烈很是感慨地说道:“这样的人不走仕途倒真是朝庭的一大损失呀。”
“经商也无妨,照样也可成就一翻大业。”轩辕谋听这对儿女说得起劲,也跟着说道:“要知道先皇可是将最宠爱的三公主下嫁给了天下首富的江家,江家世代经商,并没有走仕途却照样权势显赫,独占一方呀”
“江家?爹是说天下首富也姓江,二十年前公主下嫁的便是江家?”离忧不由得反问了一句,似乎联想到了什么。
“是啊,有什么问题?”轩辕谋边问边随口说道:“说来一鸣也姓家,看来这天下姓江之人还真是颇有经商的天赋。”
“没有,只是好奇,顺口问问罢了。”离忧连忙笑了笑,不再去想太多。
轩辕烈一听,满是豪气地说道:“江家这一代的继续人如今都四十多了,再加上现在三公主已经仙逝,只怕风光不会再如以前,我那妹夫倒是年轻有为,日后再加上咱们定南王府的势力相助,说不定他朝一日可以取代如今的江家成为天朝新一代的首富。”
“啊,公主已经仙逝?”离忧又愣了一下,随后见轩辕父子都瞧着她,便又说道:“我倒是不求大富大贵,只要能与他两人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便好了。”
“你这般想也是好的,一切顺其自然的好。钱财名利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过好日子才是真的。”轩辕谋倒是颇为同意离忧的话,见这个女儿虽然长年流落在外,但品性、见识各方面却如此出色,心中也很是安慰:“你母亲要是知道你如今出落得这般出众又懂事,定然也欣慰不已啊。”
“那是自然,我这妹子可不是一般的女子,连皇上都亲口夸赞卓越不凡,这样的评价,我还从来没有听他对哪个女子用过。”轩辕烈一脸的骄傲,如同皇上夸的人是他一般,想想也是,那天虽然与离忧不过是短暂一面,却已是看到其难以掩饰的光芒,日后深处下去,还不知道有多少惊喜呢。
“还好还好,幸好那天当着灾民的面替圣上替朝庭说了几句公道话,要是当时我一个没注意跟着起哄说坏话的话,只怕还不知道会给安上什么罪名呢”离忧打趣地说着,并没有太将此事放在心上。
她的语气颇为幽默,轩辕父子一听,也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一时间马车内的气氛轻快不已。
第四天下午的时候,一行人终于回到了京城,皇城的气氛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从进城开始,离忧便一直窝在车窗边上,挑开帘子往外打量,轩辕父子也没阻止,含笑地看着,并不时地给介绍两句,直道以后有的是机会带她出来逛遍整个京城。
轩辕家的男子向来都不会太过于用规矩什么的来约束女眷,见离忧一副新奇不已的样子,自是不愿如其他家族一些迂腐之人一般成日将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死死的关在家里,只要不惹出什么麻烦来,想怎么玩便怎么玩,当然就算真有什么麻烦,他们也完全不会担心,凭定南王府的实力,这京城之中又有几人敢不给他们面子。
马车穿过热闹的街市,转而往一条清静而宽敞的大道行驶,又过了小半个时辰的样子,这才在一处大宅子面前停了下来。
“妹妹,咱们到家了”轩辕烈一脸高兴的朝离忧说着,然后马车外很快便响起了侍从恭敬的声音:“回府了,请主子下车”
说着,车帘被掀了开来,轩辕烈首先起身走了下去,随后轩辕谋也起身牵着离忧的手一并下车。
踩着搭脚的凳子,离忧跟着轩辕谋一并走了下去,脚刚着地,便有训练有素的婢女上前欲搭手扶住离忧近侍。
而轩辕谋则马上大手一挥,仍就自己亲自牵着离忧,不让奴婢服侍,婢女见状,自是不必吩咐,微退两步随时候命,言行举止无一不显露出超常的素质,一看就像是宫里嬷嬷专门训练过的。
离忧抬眼一看,此时的定南王府大门口早已是张灯结彩、喜气扑面,偌大的空地上聚焦差不多百多号下人分列两旁,个个毕恭毕敬地相迎,场面很是隆重。
“恭迎王爷、世子、郡主回府恭喜王爷一家团圆”整齐而响亮的恭祝之声很快响了起来,回荡在王府门口,伴着喜气一直传到很远。
轩辕谋显然兴奋不已,高声朝众人道:“今日郡主回家,是我王府头等大喜之事,传令下,府中上下一律有赏”
“谢王爷”一听有赏,这些个奴才自然个个更是眉开眼笑,不过却并没有半个人因此而做出半点不合规矩之事,那样的训练有素显然不是像郑府那样的大户人家所能比拟的。
PS:感谢小夜Saya投出的粉红,谢谢所有订阅的亲们,周五了,亲们马上就要解放了,,加油哦,呵呵
第八十一章:备受宠爱
第八十一章:备受宠爱
众奴才再次齐声谢赏,所有的目光都纷纷朝离忧这个失而复得的王府嫡长女望去。
却见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头上除了用一支翡翠玉簪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之外,全身上下再无半样金银饰物,脸上也没有半点脂粉气息,可是,虽然没有任何的打扮,但眉目秀美,肤质白皙,有种脱俗出挑的独特韵味。除此之外,那种骨子的贵气更是让她整个人显得光彩夺目。
众人心中暗自惊叹,果然是王候贵女,即使流落民间这么多年,却依旧无法磨去血液中那份与生俱来的尊贵。
就在众人打量离忧的同时,离忧的目光刚很是自然的移到了门前正中央站着的几位华衣女眷身上。
为首的女眷是个三十来岁的美丽**,看那架式应该便是现在的王妃李氏,长得很是妩媚,身材苗条丝毫不象生过两个孩子的人。李氏身后立着两个稍微年轻一点点的女子,却也清丽不俗,应该便是轩辕谋的另外两个妾氏。
至于那两个便宜的弟妹,也出现在迎接的人员之中,左右分别立在李氏身旁。十岁月左右的少年果真如轩辕烈所说一般看上去十分可爱讨喜,而小妹子则长得跟李氏很是相象,十四岁的年纪便已经长开了,五官精致,亭亭玉立。
“王爷回来了,一路辛苦了。”李氏上前两步,边朝轩辕谋行礼,边满面笑容地看向离忧道:“这便是离忧吧,果真与明月姐姐长得一个样,活脱脱的美貌佳人。”
轩辕谋听李氏夸赞离忧,脸上笑容很是舒心,点了点头后朝离忧介绍道:“离忧,过来见过王妃。”
离忧心中顿时觉得轩辕谋介绍的方式有些怪怪的,果然是后妈不好介绍呀,不过她自然也没有说什么,反正她也不想管一个年经得跟自己原本年龄差不多的女人叫妈,于是微微一笑,冲着李氏略福了福唤了声王妃。
李氏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轩辕谋竟这般朝离忧介绍自己,一声王妃而已,连母亲都没有唤上一声。不过她倒是马上收回了心思,装做很是高兴地应了一声,随后又道:“原本爹娘也要出来等你们的,妾身怕他们太劳累,所以好说歹说才将二老给劝回去。这会子工夫,想必他们已经等急了。你们也累了,都先进去再说吧。”
轩辕谋正也有此意,于是点了点头,拉着离忧的手先行抬步便往里走,李氏见状,又朝轩辕烈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后,便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跟了上去。待主子进去了,门口这一行奴仆这才有序的回府各司其职。
一进王府大门,离忧才算是知道什么叫刘姥姥进大观面,王府就是王府,真是大得吓人,不都说这京城之地最是值钱吗,可一眼看下来,离忧觉得这些个王候的生活实在是太过让她难以想象。
从大门口到达最近的一处庭院,也需坐着小轿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充满南方韵味的精美园林设计一处接一处让人目不暇接,各种奇石贵木错落有致,不时出现顺势流过的小溪流更是将这府中的景致装扮得如同真正的大自然一般,让人感叹不已。
府内的厅台楼阁亦是相当富有特色,不同于北方常见的建筑风格,于粗犷之中融入了南方的细腻与柔美,许多东西单独看也是一景,放眼于整个大局亦又能与整体浑然一体。
眼看着过了前院花厅,堂房,顺着宽敞的青石路走了一会后,小轿这才开始进入王府后院的范围。
后院是府中家眷所住的地方,因此各个院子与院落的风格与前院又有所不同,虽然亦精美无比,但却更多了几分温馨与甜美的感觉。
轩辕谋的父母住的地方最为清静,院子前是一大片的梅花林,虽然这个时节并没有开放,但离忧完全可以想象出冬日雪花飘洒,暗香浮动的那幅美景。
一直到了梅花林的尽头,轿子这才在院子门口停了下来,下了轿后,便马上有人上前近侍引路,而这一次,轩辕谋依然如之前在大门口下马车一般,没有让任何人上前近侍离忧,而是一如既往的牵着她的手进了院子,直往正屋而去。
离忧心中明白,这是轩辕谋特意如此,意在用实际行动告诉府中所有的人,他对这个女儿是何等的看重,何等的宠爱,这是在利用他的权威替代离忧树立起王府中的地位,让每一个人都不会小瞧于她,不敢怠慢于她。
一路往前走,离忧微微侧目朝身后看了看后小声朝轩辕谋问道:“爹爹,女儿带过来的那两个丫环怎么不见了?”
“放心吧,已经有人带她们先回你的院子去安顿了。”轩辕谋笑着答复着离忧,目光中的疼爱毫不掩饰。
离忧见状,也不再问,只是点了点头,很快正屋门口便响起了洪亮的通报声,刚及门口,便有奴才替他们掀开帘子,请他们进去。
进入正屋,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天然的红珊瑚做成的屏风,绕过屏风后,离忧这才看到坐在前方上首的一男一女两位老人。
老人看上去精神都十分不错,见到轩辕烈与离忧后纷纷激动地站了起来,一眨不眨地将目光锁定到了离忧身上。
“爹、娘孩儿将你们的大孙女给带回来了”轩辕谋边走边兴奋地朝两位老人说着,并将离忧微微推到了自己面前。
离忧见状,自然知道这二老便是她的爷爷奶奶,见他们个个激动得愣在那里不出声,便大方地朝二老行礼问好:“离忧见过爷爷、奶奶……”
礼才行了一半,身子也才刚刚蹲了一小半,只见满脸激动的奶奶便大步走了过来,直接扶住了离忧,不让她再接着往下拜。
“好孩子,好孩子的,我的大孙女终于回来了,回来了”她一把抱住离忧边说边高兴得哭了起来,那种感情真实极了,看得离忧都不由得为之动容。
“娘,您别太激动,当心身子。”轩辕谋见状连忙在一旁劝着。
一旁的李氏,还有其他人也连声劝了起来,怕这老太太一个太激动有个什么好歹便麻烦了。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大孙女回来这是好事,老婆子你就别哭了,孩子大老远的也累坏了,都坐下来再说吧。”男人终究还是坚强一些,老太爷过来连声安慰着老夫人,示意这一大屋子的人都站着等着,让老夫人别再伤感了。
见状,老夫人总算是止住了哭,情绪也稍微平复了一些,不过却并没有松开手,而是拉着离忧一并往榻边走,将这孙女安置在自己身旁紧挨着坐下。
“奶奶保重身子要紧。”离忧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见这老夫人拉着她的手,不住的打量着自己,那样的目光凝视而亲近,倒是让她也不由得心生好感。
“好好好,真是个好孩子,像你母亲呀,又漂亮又懂事啊”老夫人看了好半天这才朝离忧说道:“孩子,这么些年,你受苦了”
说着,神情又不由得伤感赶快来,显然是心有所感。
众人见状,又是一翻好劝,离忧只得安慰道:“奶奶快别这么说,离忧虽这么些年不能在二老跟前尽孝,不过老天爷还是很照顾的,一切都安心,并没有受什么罪,吃什么苦头。如今都回来了,更是不必再想以前那些伤感之事了。”
“是啊,大孙女说得对,今日可是咱们一家人团聚的好日子,都高高兴兴的,日后一定会更好的。”老太爷边点头边说着,眼中的笑意很是开怀,对眼前这个大孙女也是满意得不得了。
老夫人也跟着连连点头,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道:“谋儿呀,大孙女叫什么名字来的?”
“你看你这老婆子,光顾着高兴,大孙女刚才自己不是说了吗,叫离忧是吧?”老太爷见状连忙说着,看向离忧一脸亲切地说:“离忧丫头,爷爷没有弄错吧?”
“爷爷说得对,孙女就是叫离忧。”离忧微笑着点了点头,顿时觉得这对老两口很是可爱得紧。
“离忧,轩辕离忧好,好名字,看来你养父母一家也是希望你一辈子过得无忧无虚呀”老夫人边说边朝离忧道:“对了,离忧丫头,你养父母家还有哪些亲人?这次怎么没跟你一并过来?他们可是咱们轩辕家的大恩人,得好好谢谢才是”
离忧一听,不由得朝轩辕谋看了一眼,见他朝自己使了个眼色,心知这府中所有人只怕都并不清楚当年她失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当她后来被好心人给收养了。
于是,她倒也没多考虑,顺着轩辕谋的意思,朝老夫人,也是众人解释道:“爷爷、奶奶,养大离忧的养父母如今都已经不再人世了,家中也并无什么亲人,只不过在那边还有一个未婚夫,自打养父母过世,一直都是未婚夫照顾着离忧的生活。”
“原来是这样,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咱家久着人家的情呀,都来不及还呀”老夫人一听离忧的身世,又是唏嘘不以。
反倒是老太爷,见这老夫人情绪又不对起来,连忙挑开话题朝离忧问道:“丫头,你的意思是你已经订了婚,有了未婚夫了?”
“对对对,你爷爷不说,我还差点漏了这个最重要的事了。”老夫人连声打断老太爷的话,赶着问道:“快说说,你那个未婚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咱大孙女的婚事那可是大事,千万马虎不得呀”
离忧见这老两口顿时将注意力全都放到未婚夫一事上来,正欲趁着这机会,趁着这么多人都在,将江一鸣与自己的婚事说出来,却不料被一旁终于忍不住的轩辕烈给抢了先去。
“爷爷、奶奶,妹妹这未婚夫我与爹都见过,长得是一表人材,品性也相当不错。年纪轻轻便白手起家,经营不少的营当,连皇上上次暗访时都夸他不简单呀”轩辕烈兴奋地说着:“最主要的还是这个未来妹夫对妹妹一心一意,好得不得了,实在是不错的如意郎君呀”
“是吗,真有这么好?”老夫人一听,眉开眼笑:“连皇上都夸他,想必定是错不了的……”
说到这,老夫人顿时停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显得有些不太情愿:“可是这丫头刚刚才回来就要嫁人了,这我们岂不是……”
“爹娘请放心,儿子瞧着真是不错,那孩子懂事得很,原本两人下月便是成亲的好日子,见我们一家人这才团圆便同意将婚期延后,让离忧回家好好住上一段时日,陪陪二老。”轩辕谋道:“所以,孩儿打算年后才上奏朝庭,给这两个孩子请婚,到时请婚折子批下后再替他们择个好日子,好好操办,决不会委屈了他们。”
一听没这么快成亲,离忧还能在王府内生活一大段日子,老夫人顿时又眉开眼笑起来:“好好好,这就好,这就好我可舍不得现在就将这么个惹人爱的丫头给嫁出去。谋儿呀,什么时候你将那小子给叫过来给我们二老看看?”
“爹娘不必着急,我听那孩子说过不久将那边的事打点好了,便到京城这边来,原先他也是早做了准备要在京城发展生意的。”
“那样的话,日后丫头就算嫁人了岂不也还是在京城,好好好,真是太好了”老夫人再次连说着好,一脸的喜滋滋:“这样最好,这样最好,日后干脆你们要是愿意留在府中就在府中住,要是不愿意,就在这附近买个宅子,挨着近也好有个照应。”
离忧见这老人想得如此长远又周道,当时更是觉得可爱得不得了,笑着应道:“奶奶放心好了,不论日后如何,离忧嫁了人后也是会常会来看望二老的。”
这话一出,老夫人与老太爷两人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连夸离忧懂事孝顺,又是一番感慨。
趁着这会的空当,一旁机灵的嬷嬷连忙挑这个时候赶紧给老夫人与离忧上茶侍候,刚才这旁的主子全都给备齐了,就差这二位不好打扰,如今这小高嘲也算是落下了一层,只怕这主子也得渴了。
果然这茶上得正是时候,老夫人一连喝了好几口,润了润嗓子,见离忧也喝着茶,动作斯文优雅,一副十分有教养的模样,更是满意得紧。
正准备再问问离忧以前在家都学了些什么,会些什么时,却听下边坐着的李氏出声道:“娘,刚才在门口媳妇怕夫君他们累到了,也怕二老等及了,所以这孩子刚才除了媳妇以外,其他人都还没认全呢,这不,灵儿与柔儿都等不及要拜见姐姐了。”
听到李氏的话,老夫人这才恍然大悟,连声笑着道:“瞧我,一高兴起来,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只顾着拉着这孩子问长问短的了,倒是将其他事都给忘到一旁去了。”
说着,她又朝着离忧道:“咱们祖孙日后多的是时间唠嗑,现在还是得让其他人都过来跟你打个照面,过两天老婆子我还要宴请亲朋好友,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的宝贝长孙女平安回家了”
“到时候呀,咱们……”许是又说到了兴头上,老夫人竟忘记了之前李氏所说之言,再次一个人兴致勃勃的朝着众人说道了起来。
这样的事离忧倒并不意外,以定南王府的地位,就算不主动宴请,只怕很快便有数不清的认识不认识的人上门道贺,不少人也会趁着机会希望与定南王府打交道,寻求自各的利益关联。
当然,这些也不必她操心,大不了到时出去露个面就行了,其他的事都会有专人打理得妥妥当当的。
老夫人又是一番感慨,很明显是个相当健谈之人,话一说出来似乎很难打住,底下的晚辈见状,个个都只好老实地听着、等着这老夫人话说完。
老太爷倒是心知肚明,跟着等了一会后,这才笑着出声打断了老夫人的话,直道老婆子又扯远了,弄得离忧心中实在是觉得好笑得很。看来光这可爱的老两口,日后她在这府中的生活也不会太过无聊了。
老夫人也知道自己这性子健忘,自然一点也不生气,终于又停了下来,让等候了半天的小孙子与二孙女去拜见姐姐。
十岁的轩辕灵在王府这样的地方长大,早已经学得比一般的孩子看上去更为早熟,不过,很显然却如轩辕烈所说,依旧保持着孩子的那种可爱与率真。
给离忧认认真真的行过礼之后,他竟然说出了一句令离忧都意外无比的话,瞬间也让所有的人都显得很是尴尬。
“二姐的模样是挺好看的,不过我觉得还是三姐更漂亮。娘亲说女孩三分相貌,七分打扮,二姐日后应该跟三姐好好学学女儿家的妆扮才对。”轩辕灵倒也没有什么坏心眼,只是觉得眼前的二姐收拾得太过顺意了些,与家中这些女眷全然不一样,家中的女眷,哪怕是个丫头也是涂脂抹粉的,不化妆打扮是绝不会出房门的。
“灵儿胡说什么,快跟二姐道歉”李氏一听,顿时脸色都变了,慌忙看了轩辕谋一眼后便训斥着自己的儿子。
轩辕灵一听,顿时满脸委屈:“孩儿又没说错,娘亲为什么训斥孩儿?”
李氏更是急了,正欲过去将这直肠子的家伙给揪回来,却听离忧笑着说道:“王妃不必责骂四弟,他并无恶意,不过是希望我更好罢了。”
说着,她起身站到轩辕灵面前,一脸亲切地拍着他的肩膀道:“四弟说得对,二姐这人有些懒,平日里懒散惯了,倒是没太注意这些。日后二姐一定勤快些打扮,不会枉费了四弟这一番心意了好吗?”
听到离忧的话,原本一脸委屈的轩辕灵顿时笑了起来,他不太好意思地说道:“二姐虽然有些喜欢偷懒,不过性子却真好,我很喜欢二姐。”
离忧见这家伙一副爱憎分明的直脾气,顿时更是对他多了几分喜欢,其他人见状,也不由得笑了起来,特别是李氏,明显松了一口气,略带感激地朝离忧笑了笑。
轩辕灵坐回去后,紧接着那个一心一意想要嫁给皇上的轩辕柔又走了过来,朝着离忧盈盈行了个礼后,脆生生地叫了声二姐,一口贝齿漂亮不已,更是为那张精致的脸蛋添了不少的分数。
离忧含笑应了一声,心道果然有成为皇帝庞妃的资本。如花似玉的容颜,尊贵的出身,无一不是她脱颖而出的本钱。
而后轩辕谋的那两个妾氏亦上前来见过离忧,虽然她们是轩辕谋的女人,按理说是长辈,可在这种等级制度十分苛刻的时代,妾的地位自然远远不如原配嫡长女的身份。
离忧是嫡长女,是这王府的主子,而妾不过是奴才的身份。
但离忧却自不是有这种等级差别的人,见这两人过来给她见礼,自是起身侧着让开了一下,算是给足了她们面子。
见这两妾氏都跟她打过照面了,离忧却唯独没有见到轩辕烈的妻子,不由得有些好奇,只道想要给嫂嫂问个好,问过之后才知道今日是她娘亲有些急事,一早便派人给叫回去了,说是晚上用过晚饭后才会回来。
见状离忧自是没有再问,最后,屋子里一并跟着进来的一些有身份的奴才也纷纷过来给离忧行礼,离忧一下子自是记不住谁是谁,不过却是十分从容而自然地受完了这些个人的礼,不但很是亲和,而且浑身上下那股与生俱来的威严也丝毫不差。
如此一翻正式的见面之后,时辰也过去了不少,正好也到了用晚膳的时候,众人便移步到侧厅一并吃个团圆饭。
一上桌,离忧再一次见识到了王候之家诸多的讲究,许多的事都只是以往澳门在线百家乐电视中见识过的,而在之前的郑府从没亲自看到过。
能够上桌的人自然只有老太爷、老夫人、轩辕谋、李氏,还有孙辈的轩辕烈,离忧、轩辕灵与轩辕柔四人,当然如果轩辕烈的正妻在的话,自然也是有资格的,至于轩辕烈的那两位妾氏则只能站在一旁侍候着。
PS:感谢小夜风吹玲珑响的打赏,感谢Saya投出的粉红票,有打赏有粉红的日子格外令人愉快,呵呵,顺祝亲们周末愉快哦。
第八十二章:一夜暴富
第八十二章:一夜暴富
对于妾氏不能上桌的规矩,离忧倒是清楚,莫说王府,就是大户人家也如此,比如说以前的郑家。只不过这王候贵人一并用膳时许多要注意的礼节她却并不清楚。
还好,她也算聪明,并不急着动手,而是先不急不慢地瞅着其他人,跟在后头边学边做。比如这上的第一块热毛巾,那是用来擦手之物,这倒与现代洒店服务差不多,而上的第一杯茶那是用来漱口的,再比如自己是不必动手去夹菜,而是身后有专门服侍的人帮忙布菜。每样东西一次最多也只能吃三口,老太爷老夫人没有动筷的东西是先不能让人布菜的……
诸如此类的细节讲究多得不得了,离忧也不算是完全没见过世面的,却也不由得在心中感叹。好在自己虽从没体验过,没什么直接经验,澳门在线百家乐中倒是看到过许多诸如此类的描写,因此也不足为奇,只是真不太喜欢罢了。
这王府中近身服侍的下人个个都是精挑细选的,站在离忧身后服侍的丫环,年纪虽小,从用膳开始到现在也并没有与她有过半点声音上的交流,却聪慧得很,往往离忧刚刚看到哪个菜,想尝一尝,那丫环的筷子便已经伸了过去,片刻去骨去刺,万分周道地送到了面前。
一顿饭下来,繁琐得不行,古人还讲究食不言,因此正式开始用膳后,一般没什么重要的事都是不会随意出声的,特别是晚辈。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