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青莲乐府-第5部分

差完后不可以坐着休息片刻吧:“三少爷,倒是您,这个时候跑到这里来干吗?小心让老爷知道了,又得罚你了。”
郑子风虽是长房庶出,但其生母刘姨娘却颇受郑老爷宠爱,虽天性有些顽劣,但自幼却很是聪明,因此郑老爷对他很是喜爱,期望也颇高。
而郑子风也因此在整个府中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唯独对郑老爷却例外,一听到离忧这话,眼前便晃过郑老爷拿着大板子狠狠往他身上抽的情景,心中不禁有了些惧意。
“行了行了,刚才虽然是小爷捏你在前,可你后来不也将小爷推到地上了吗。”郑子风倒是个能屈能伸之人,当下便改变态度,和颜悦色的朝离忧说道:“咱们就当打平了,谁也别再怪谁了,好吧?”
“我可从来没有怪罪三少爷的意思,也不敢。”离忧笑了笑:“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还有其他的地方需要打扫呢!”
不敢?不敢才怪!郑子风心里嘀咕着,这丫头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别说整个郑府,只怕去其他地方也找不出几个像她这般胆大包天的丫头。不过,这样才更好玩,更对他胃口。相对于府中那些个对他总是唯唯诺诺的下人来说,不知道有趣多少。
“别呀,小爷今日可是特地来找你的。”郑子风一听离忧又说要走了,一下子又有些急了,一脸嬉皮笑脸的说道:“你不记得了,上次不是说好了,等你身子好后,你得下水再游几圈给小爷瞧瞧的。”
离忧见郑子风果然是为这事而来的,当下便觉得这人的脑子是不是真进了水,闲得秀逗了。下水游几圈给他瞧瞧?他当她是游泳教练,还是卖艺的,没事一个小丫环跳到水里面游着玩算什么?
“三少爷,您听好了。”离忧突然发现这郑子风真不是一般的无聊,她强忍着心中的火气,一字一句的说道:“第一,当时我只是说身子不舒服,不能再下水,却并没有答应好了后下水,第二,我现在是当差时间,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不能像你一样想干吗就干吗。第三,就算以上三点都不是问题,我也不会下水游几圈给你看。”
“为什么?难道本少爷的话你敢不听吗?”郑子风哪里肯罢休,干脆摆出少爷的架子,耍起横来:“不就让你游几圈吗,又不是什么多大的事,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还一、二、三的!”
“三少爷,您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您刚才不是口口声声规矩来规矩去的吗?我一个小丫环,大白天无缘无故的跳下水游泳,然后再顶着一身湿淋淋的衣裳跑回去,这成何体统呀?”离忧真想问他是真傻还是假傻了,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话到嘴边临时还是改了过来。
“还有,就算人家当面不说,背地里又会说些什么风言风语?您是少爷,自然没有人敢说您半个不字,可我这个奴婢就惨了,不被姑姑罚死,迟早也会被众人的白眼、吐沫星子给淹死!”
她一气呵成,将最重要的道理分析给那个傻子听,末了还狠狠的瞪了郑子风一眼,凶巴巴的补了一句:“三少爷,您听明白了没有?您若是看我不顺眼,直接赶我出府就得了,犯不着搞出这么多名堂来!”
郑子风显然没料到离忧会反应这么激烈,看到她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再回想一下她刚才所说的那些话,顿时愣在了那里,好半天后这才反应过来。
“有,有你说的那么,那么严重吗?”他有些结结巴巴的,一来被离忧这架式给唬了一下,二来他也的确没想过这事有这丫头说的这么严重。
第二十四章:难打发的家伙
听离忧这么一说,郑子风倒还真头一次开始为自己做的事情不安起来。没那么严重吧?不会是这丫头故意说成这样来诓他的吧?
不过,那丫头似乎说得合情合理的,听上去倒也是那么一回事,凭良心讲这丫头还挺有意思的,主观意识里他也并不希望她因他而受什么处罚。
其实郑子风虽说有些顽劣,喜欢捉弄人,经常做些不大不小的坏事,可那也不过是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最为正常的一种本质流露,而事实上他本性并不坏,只不过一向因着宠爱,无法无天了此,所以对许多事情的是非判断并不太强而已。
“有!所以,以后别再提这事了!”否则的话她可要采取必要的反击了,离忧在心底里暗暗补了一句,然后,也不再理郑子风,绕开他扬长而去。
她走得飞快,打定心思要甩掉这个烦人的家伙,而郑子风总算还识相,犹豫了一会似乎想追上来,但看到离忧那逃命一般的速度,最终还是暂时放弃了。反正这丫头能去的也就这么几个地方,若真想找,还怕找不着吗?
郑子风索性又一屁股坐了下来,闭上眼养起神来,过了片刻之后,他那随行的小厮这才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朝他靠近了些。
“爷,咱们回去吧,您都出来好一会了,下午还得去孙先生那让课呢!”小厮好心的提醒着,生怕自家主子又给忘记了,一会去迟了,那挨打的可是他呀。
“行了,行了,这事爷生有分寸,一准不会迟到的。”郑子风这会哪里会走,他还有事没办完呢,再说上课也没那么快呀。
那小厮听郑子这么一笑,心中直冒苦水,按自家主子的性子,只怕今日他多数又免不了一顿手板子了。可主子都这么说了,他这个当奴才的哪里敢多说什么,只能眼巴巴的希望运气能好些,一会孙先生打板子时下手轻点。
一直走出了好远,都没有再看到郑子风跟过来,离忧这才放慢了些脚步,抬眼看了看天色,估摸着离回去的时间还差一些,于是便直接往另一个清扫的小园子里走,在那里呆上小半个时辰再回去比较好点。
想想有一次回去得太早了,正巧被二丫撞上,那一脸怀疑的表情分明就是在说她偷懒了。幸好她反应快,只说闹肚子,得先回来上个茅房,结果晚上绿珠便很是体贴的告诉她打扫的范围内,哪些地方有茅房。
“哇,这地方可真舒服!”离忧随手将扫帚什么的往身旁一扔,一屁股坐到了那棵大榕树下面。在这个地方一个人呆上一会,那可真是一种福气。
她就是想不明白,为何这么漂亮清幽的三清园,怎么就没什么人喜欢来呢?这里小是小了点,位置偏了一点,也没有什么珍奇花木什么的,可这里布局浑然天成,树木花草也都保留着最质朴的那种风情,小桥流水,鸟语虫鸣,处处散发着幽静与怡然,别有一番独特的风味。
身旁所靠的这棵榕树,最少有上百年的岁月了,那繁茂的枯叶撑开来,整整差不多遮住了园子五分之一的天空。清早的时候这里最为热闹,那满树的鸟鸣还有各种各样小鸟们不时飞来飞去的身影,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鸟的天堂来。
“好在这榕树掉叶子没有我掉头发那么厉害,否则只怕我一天扫三次也扫不干净了。”离忧闭着眼自言自语的说着:“大榕树呀大榕树,你要是每天固定时间掉叶子的话那就更好了……”
“谁?”离忧突然如同虾米一般弹了起来,睁开眼朝头顶上望去,刚才她好象迷迷糊糊的听到头顶上面传来一个细微的笑声,虽不是太真切,但确实好象是有人偷笑一般。
往树上看了几眼却并没什么特别的发现,这树太大了,枝繁叶茂的,也许是听错了吧,或者是什么小鸟之类的。
正想着,身后却传来了一个笑意十足的声音:“往哪找呀,在这呢!”
离忧猛的回头,眼前再次出现了郑子风的身影,她再次往树上看了一眼,然后才不太确定的朝他说道:“怎么是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呀?”
“怎么不能是我,不是我你还希望是谁?”郑子风一脸坏笑的说道:“还希望榕树每天固定时间掉叶子,你真是够懒的,干脆叫它别掉叶了子,那不是更省事?”
离忧一听,估计着是刚才迷迷糊糊的将笑声传来的方向给听混了,于是便不再多想,转而没好气的朝郑子风说道:“你又来干什么,我都说了不可能下水游给你看的,你别浪费时间了。”
“不游就不游,生什么气呀,好歹小爷也是个主子,你个奴婢哪那么大的脾气呀!”郑子风丝毫也不在意离忧的态度,反倒一屁股在离忧刚才坐的地方坐了下来:“这里的确挺舒服的,你还真会挑地方偷懒呀!”
“行了吧,我可没求您这主子来受气。”离忧听郑子风这话,知道这家伙是让步了,态度倒也好了几分:“说吧,你还想干什么,一次性说出来吧,别跟个孤魂野鬼一般老跟着我!”
“急什么,坐下再说吧,你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小爷,跟审犯人一般,弄得小爷浑身难受。”郑子风边说边伸手将离忧扯了一把,示意她坐到自己身旁。
“算了吧,我可不敢跟您这主子平起平坐。”离忧轻巧的往旁跳了一下,躲开了郑子风的魔爪。
这话一出,郑子风顿时笑得前伏后仰的,完全没了表象。眼见着离忧脸上的表情渐渐冷了起来,这才拼命止住笑,颇为费为地说道:“离忧啊离忧,你就别装了,你骂都敢骂小爷,还会不敢坐呀!看你对小爷那态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主子,我是奴才呢!”
“行了、行了,废话哪那么多。”离忧见郑子风十足的孩子气,也懒得跟他较真,上前两步,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干脆半闭着眼养起神来:“不过你说不说也没什么,你那点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吗!”
“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小爷肚子里的蛔虫不成,还知道小爷找你做什么?”这一下,郑子风更是来了兴趣,直接凑到了离忧脸前。
第二十五章:看穿你的小心思
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朝头部靠近,离忧眼睛也没睁,直接伸手推开了那个讨厌的脑袋,这个家伙有没有一点规矩,没事凑那么近干吗?
她微微将头朝相反的方向移了移,没什么表情地说道:“三少爷,听好了。第一,别再小爷小爷的了,你才多大呀,听得让我身上起鸡皮疙瘩。第二,要打比方也挑个文雅些的,少说那么恶心的,你才是蛔虫呢!这第三吗……“
离忧顿了顿,终于睁开了眼睛,皮笑肉不笑的看向郑子风:“第三吗,你缠着我这个下人,不就是想让我教你游泳吗?”
郑子风一听,顿时两眼都发起光来,他还真没想到这丫头脑子竟这么好使,一时间,也丝毫不介意离忧刚才骂他是蛔虫,乐呵呵地说道:“对,对,没错,小爷……”
“不,不!”郑子风突然想起离忧刚才说了不喜欢他在她面前小爷小爷的,于是连忙改口道:“我是想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有何难,你一个主子死皮赖脸的缠着一个下人,肯定是有所求了。而你又突然那么爽快的说不用我再下水游几圈给你看,那么对你来说,我唯一还能有的作用无非就剩下这个了。”
这小子还真是实在,她不过随意这么一说,便承认了,看来其实还是挺单纯的一孩子呀!离忧心里暗暗笑了起来,不过,教这小子游泳更是不会答应,她可没这么多闲工夫陪着种富家公子瞎玩闹。
“想不到你还挺聪明的!”郑子风脱口而出,在这一点上,他倒是毫不吝惜夸赞。
“那当然,本姑娘智商怎么说也得有一百八以上吧!”离忧白了郑子风一眼,小小的得意了一番,反正吹吹牛也不犯法,更何况这里也没有谁跟她较劲。
郑子风听到离忧的话,顿时一副不解的样子:“智商?一百八?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听不明白这才是正常的。”离忧双手撑地,笑嘻嘻地坐了起来,随意地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后,接着说道:“不过,你还是死心吧,我是不会教你游泳的。”
“为什么?”郑子风见离忧似乎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连忙跟着爬了起来,一把拉住她的手道:“你教小爷,不,你教我的话,我会赏银子给你的。”
银子?离忧倒是很喜欢这个东西,不过吗,有些银子是能挣的,有些却是不能挣的,这一点,她心中的分寸那是相当精确的。
“别,这银子我可没这本事挣。”离忧快速拿掉郑子风的手:“至于原因吗,其实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清楚什么呀,我的银子又没毒,有什么不能挣的。”郑子风赌气地说道:“只要你肯答应教,我马上就给你十两,等教会后,我再给你二十两,怎么样?”
离忧没有出声,只是笑笑地摇了摇头,郑子风一见,只当离忧是嫌少,于是一咬牙,狠下心说道:“要不再给你多加二十两,总共五十两,怎么样?这可是我现在能够拿出来的最大的数目了。”
郑子风现在才十四,除了每个月额定的月钱以外,也就是过年过节从长辈那里哄来的一些零花钱罢了,再加上他平日手脚也不算小,所以根本就没有多少钱,这五十两中还有不少是从他生母刘姨娘那里偷摸哄骗过来的。再多的话,他一时半会也真没有了。
离忧见郑子见一副可怜兮兮的样,便也不再逗他,直接说道:“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关键的问题在于老爷,也就是你爹根本就不许,若是让他知道我私下教你的话,只怕会将我的骨头都拆掉。”
“你怎么知道我爹不让我学。”郑子风见离忧竟一下子看透了这个,心中很是失望,但却仍然不想这么放弃:“就算真是这样,那也没什么,你偷偷教不就成了?”
“你还真是有些白……”离忧真想骂上一声白痴,但见郑子风那副可怜样,话到嘴边还是忍了下去。
“算了,这世上可没不透风的墙,要是你爹肯让你学的话,府中那两名会水的护卫早就教会你了,还用得着你等到现在来求我吗?”离忧耐着性子,好声劝道:“我说三少爷,您就给奴婢省省心吧,一来这学游泳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会的事,常言道,常在岸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这种事能藏得住吗?”
“再说呢,学游泳也有一定危险性,万一您有个好歹,您说我这条小命还要不要呀?我看您还是省省心,别再东想西想的了,这会不会游泳对您来说根本就没什么,您还是把心思花到其他方面上去吧,保证会有比这个更好玩的事,成吗”
离忧这回算好话说尽了,别说北方,就算是南方那旱鸭子也多得去了,真是没必要这么死心眼一定学这个。再说,郑子风现在正是处于叛逆期,说不定游泳本身对他来说并没有那么大的魅力,只不过是郑老爷他们越是不让他做,他才会越是这般念念不忘。
一口气将要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离忧抬头看了看天,也是该回去的时候了,再朝郑子风望去,却见那家伙正一言不发的望着自己,像是在考虑着什么。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也学会思考了?难道被她刚才那一番话给点醒,终于要开窍了吗?离忧边想边弯腰捡起打扫的工具准备离开。
“三少爷,这地清静,利于思考,您就在这里好好想想吧。我得先回去了。”离忧说完正欲转身,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又补充强调了一句:“千万别再跟着我了,跟着我也没用,听到没有?”
郑子风一直都没出声,直到离忧走远了,看不见了,这才突然笑了起来。
“有趣,有趣,真有趣,这丫头可比学什么游泳有趣多了。”郑子风自言自语地说着,然后眼珠一转,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一脸兴奋地抬步离开了。
直到三清园再次恢复往日的宁静,大榕树上的一些叶子忽然轻微的晃动了一下,一个白衣少年从树上跃了下来,望着园子出口的方向轻笑了两声,喃喃而道:“的确有趣!”
说完,白衣少年往离忧他们离开的方向背道而行,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第二十六章:请求
PS: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青青在此祝所有的朋友中秋节快乐,合家幸福,快乐每一天。
一路回来,离忧不停的回头往后看,直到进了洒扫房的院子这才算是真正的松了口气,看来这回郑子风是不会再跟着突然从哪个地方蹦出来吓她了。
今日回来得不算早,其他房好些人都已经完成任务早早回来了,离忧习惯性的敲了敲房门后便推门走了进去。抬眼扫了一下,除了绿珠以外,其他人都在,正围在一堆,颇有兴致的说着什么。
见离忧回来了,几人连忙停止交谈,纷纷将目光投给了她,像是打量着什么怪物一般。被这些人冷不防的一盯,离忧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往日她们虽不太喜她,很少主动与她攀谈什么,但也不会这么像是看怪物一般的打量她。
“姐姐们这是怎么啦?难道离忧身上有什么不妥吗?”她四下将自己打量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好出声询问。
几人听罢,相互看了看,之后福儿便粗着嗓子问道:“离忧,今日你怎么回来得这么迟?就你负责的那几个地方,哪用得着这么久的时间。”
“就是,连小九都已经回来了,你这是做什么去了,不会跑哪里偷懒,睡过头了吧。”柳枝一脸嘲讽地附和着,那神情像是亲眼看到了一般。
离忧自是知道这些人不过是随口猜的,于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应道:“几位姐姐说笑了,离忧不过是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个刚入府时认识的小姐妹,两人说了一会话,因此才耽搁了一会。”
这几人刚才进来时便像是在说着什么,瞧她们那神情所谈的内容应该与她有关,不过却怎么也不至于只是讨论她迟回来的原因吧。
“几位姐姐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想问离忧?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吧,我保证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倒了一杯水往凳子上一坐,离忧干脆直接将话给引了出来,省得看着这几人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心里跟搔痒痒一样难受。
几人一听,只当刚才这丫头进屋时听到她们说了些什么,于是又再次相互看了看,但却并没有谁先出声。
离忧见状,便端起手中的碗,将里头的水往嘴里灌了几口,这年头没有什么污染,水里带着一股自然的甘甜,喝下清凉凉的,一下子便解了渴,很是舒服。
将碗往桌子上一放,她起身撑了个懒腰,见几人还没有出声的意思,便直接往自己的床铺位子走去:“既然没什么事的话,那离忧便先休息一会,几位姐姐自便了。”
说着,她一屁股便坐了下来,一副打算躺下睡觉的样子。
“等一下,离忧。”二丫见状,终于出声了。她犹豫了一会,像是考虑了好久这才说道:“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你若是不愿回答便算了,只当我没问过就行了。”
听二丫这么一说,离忧倒是来了些兴趣,她慢悠悠的爬起来坐好,朝二丫道:“二丫姐问吧,离忧自当实话实说。”
二丫微微点了点头,看向离忧,不再多想:“我听说,十几天前,也就是你们这批小丫环刚刚进府的第二天,刘姑姑不知什么原因掉入了南园那边的湖里,当时有一个小丫环二话不说便跳进去将刘姑姑救了起来,那小丫环可是你?”
听到二丫头的话,离忧顿时愣了一下。不会吧,不是说八卦消息是散播得最快的吗?怎么这事都这么久了,二丫她们竟才刚刚听说?而且好象还有些不太相信一般。
“离忧,其实这事我早就听说了,只不过今日才听说那个下水救刘姑姑上来的人是你。”像是看穿了离忧的心思,二丫补充了一句:“之前我们几个还觉得奇怪,从来都没见过刘姑姑对一个刚分进来的新人这么照顾,所以心里还有些不太服气……”
“二丫姐姐,你说得没错,我就是那天救刘姑姑起来的人,不过只怕你们不知道,当时其实我也不是主动要下水的,而是不知被谁推了下去,所以这才顺便将刘姑姑给救了上来。”
离忧实话实说着,显然二丫问她这个定然不是简单的确定一下而已,只怕事情可没那么简单。
果然,见离忧承认了,二丫明显一脸的兴奋,看向离忧的目光也好象是看到了什么大救星似的:“不怕不怕,不论什么原因,反正是你将刘姑姑给救上来的,以她的性子,心中自然已经记住了你的恩情,否则的话也不可能这么照顾你。”
“二丫姐姐到底有什么事?不会就是找离忧确认一下这么简单吧?”离忧试探性的说道:“难道是姐姐遇到了什么难事,想让人跟姑姑求情?”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回还真是有些棘手,一来,上次刘姑姑主动找她还过她的所谓救命之恩了,二来,就算刘姑姑还欠着她这份情,若二丫所求之事过难,到头来若没有帮到的话,只怕反倒让人误解她是没有尽心尽力。
这种代人求情帮忙之事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差事,弄不好搞个两头都不讨好,里外不是人呀。
“你这丫头还真是挺聪明的,二丫姐都还没说呢,便猜到了。听说你还能断文识字,看来真假不了。”福儿一脸的惊讶,抢在二丫前头便说道:“是这样的,今日一早,二丫姐家里让人送信过来,说是她娘亲病了,二丫姐担心得紧,想亲自回去看看。可前个月她已经用完了出府的假期,若等到下个假期只怕得到年尾了。”
“离忧,我本不好意思开这口求你的,但眼下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早上得信便与姑姑那告过假,但姑姑却说我娘亲的病应该不算太严重,还说眼下人手紧张,所以没有准我的假。”二丫一脸的无奈,低声请求道:“离忧,我想请你去跟姑姑求个情,想必看在你的份上,她一定会应允的。”
一听竟是这事,离忧倒是有些不太明白了。刘姑姑这人脾气是不太好,可按理说却不是什么不通情达理之人,没理由人家娘亲生病了,也不给人回去探望一番,大不了用下次的假期去顶便行了。
“二丫姐,姑姑她应该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是不是这几天府中的确是事太多了,要不你过几天再跟她说说?”离忧想了想,并没有马上应下。
二丫一脸的难色,正欲解释什么,却见绿珠突然推门走了进来。
一进来便觉得屋子里气氛有些不太对劲,不过绿珠也没多问,径直朝离忧道:“姑姑正寻你呢,让你马上去她屋里一趟。”
第二十七章:阴魂不散
PS: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青青在此祝所有的朋友中秋节快乐,合家幸福,快乐每一天。
绿珠的突然出现,正好打断了二丫的事,离忧见状倒觉得这绿珠来得真是时候。毕竟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也不太清楚,现在就给个肯定的答复只怕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索性趁这机会先去探探刘姑姑的口风,到时再说也不迟。
只不过这个时候刘姑姑找她又有什么事呢?她来这里十多天姑姑也从末单独见过她,除了之前的特殊关照外,其他的也都跟普通下属一般对待,并无二样。
“绿珠姐可知姑姑找我有什么事?”离忧起身稍微收拾了一下刚才坐得有些皱了的衣物,边朝绿珠问着。
二丫见状,也只好暂时将所说的事先放一放,与福儿、柳枝一并将目光转向绿珠,显然也有些好奇。毕竟离忧来了这么久,这可还是刘姑姑头一次单独指名要见她。
绿珠伸手轻拍了两下身上的灰尘,摇了摇头答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刚才我也不过是从她那屋前经过,正巧碰到她出来,因此才当了这传话的人罢了。”
离忧见也问不出什么来,便没再多想,谢过绿珠后,便出了门往刘姑姑住的地方而去。
刘姑姑住的屋子,离忧还从没进去过,来到门口后,她四下打量了几眼,除了发现屋前空旷点外,却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敲过了门,自报了身份后,刘姑姑的声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让她进去。
离忧轻轻推门而入,这脚还没来得及迈出两步,便硬生生的给停了下来,整个人顿在了那里。
“你,你怎么来这了?”她一脸痛苦的望着坐在刘姑姑旁边,正优哉游哉喝着茶的郑子风,心里头那叫一个郁闷啊。
老天爷呀,这开的是什么玩笑,郑子风这家伙什么时候变成了无所不在的孙悟空了,竟阴魂不散地跟到了这里来。
“这里也是我郑府的地方,我怎么来不得?”郑子风可不像离忧,他十分满意这丫头见到他的表情,很是有种正中下怀的感觉。
他早就猜到这丫头在这里见到他一定会相当吃惊的,还以为她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呢,看来也并不是那样。不过现在还只是饭前开胃小菜,一会上正餐也不知道这丫头会惊成什么样子。
“离忧,见到三少爷怎么这么没规矩?”刘姑姑可是个明白人,郑子风年纪虽小,可好歹也是府中的少爷,离忧平日里也是知书达礼,挺有规矩的,怎么这会竟如此举动,难不成这两人之间还真有什么过节不成?
听到刘姑姑的提醒,离忧这才回过神来,好歹现在也是有第三人在场,自然还是得做出些样子来。
“三少爷好,姑姑好。”离忧匆匆扫了郑子风一眼,便将视线移开,打定决定要无视掉这个讨人厌的缠人精:“不知姑姑叫离忧来有什么事?”
现在就是用脚趾头想,她也能猜得出来,刘姑姑叫她来,十有八九是因为郑子风,也不知道这家伙又想出什么花样来了,只怕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郑子风见离忧故意无视自己,倒一点也不生气,反倒一脸兴致勃勃的望着她,全然不在乎她对他的态度。
刘姑姑将眼前两人各自地反应都看在眼中,再想到之前郑子风对自己所说的话,心中倒是明白了几分。
“是这么一回事。刚才三少爷特意过来,说是想换你去他那里当差,别的不说,光月钱便给你涨上一番。”刘姑姑不紧不慢地说着:“所以,我这才让人叫你过来,想问问你的意思。”
其实,原本这种事是没什么必要问离忧的想法,以郑子风的身份,别说是用他屋里的小丫头换离忧过去,就算是不用人换,直接领人过去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一来这郑子风平日里行事便有些无厘头,虽大错不犯却是小错不断,也不知道他突然要离忧去他那边当差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只怕是上次见了那丫头会水性,说不定是想偷偷摸摸跟她学,若真这样的话,到时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这责任她可是担不起的。
二来,离忧好歹对她有救命之恩,之前这丫头也说过不愿去侍候什么主子,因此她才会没有直接应下三少爷的要求,而是先让人将离忧叫过来,看看情况再说。
“什、什么?”离忧一听,只差没当场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她顺了口气,快速将目光移向郑子风,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我没听错吧,你找姑姑就为这事?”
她差点脱口而出,真想问问他脑子是不是烧坏了,竟想出这么一个烂招。让她去他那里当差?这不是让她往狼窝里送吗?
真成了他手下的奴婢,那他说什么她不照办的话,哪里还有好日子过呀!这死小子,原本还以为之前自己那一番话应该让他洗了洗脑子了,没想到不但没有,反倒是变本加厉了!
而郑子风那一副万事不关他事的表情,列是让离忧对他恨得直咬牙,若不是刘姑姑在场,她还真想冲上去让这家伙好好清醒清醒。
“没错,就是这事,我刚才想来想去,觉得之前你所说的那番话十分有道理,比起那些什么先生说的还管用得多。想来若你在我跟前当差的话,一定能够时时提醒我,那么我也不会再犯那么多错了。到时爹爹看到我大有长进,一定十分欢喜,自然也会好生奖赏于你的,还有……”
郑子风摇头晃脑的说着,还毫不吝啬的给离忧扣上了一顶大帽子,那样子,倒真有几分像招贤纳士的样子。
不过,离忧可没那么容易上当。提点他?只怕是想让她去当他“作J犯科”的帮凶吧。到时别说奖赏那些浮云了,只怕她这条可怜的小命都会搭进去给这不老实的家伙垫底、背黑锅了。
“打住,打住!三少爷您先打住,离忧可没您说的这么好。”她连忙打断了郑子风的胡言乱语,强迫自己将语气放好一点:“您还是去别处寻个能够提点您的真正人材吧,这么大的责任我可实在是担当不起。”
开什么玩笑,答应的话她才是傻子呢!离忧可是打定了主意,不论这家伙怎么说,反正她是不会同意的。
“别呀,放着现成的不用,还去别外乱寻什么呢?”郑子风笑得格外的阴险:“你就别再谦虚了,本少爷可是亲自来请你,这面子已经很足了,难不成还非得让我爹开口吗?”
浑蛋,这家伙竟敢拿他老子来威胁她,离忧只觉得心里有无数的声音在怒吼,恨不得将这臭小子一脚给踢到西伯利亚去。
她深吸一口气,控制着心中的冲动,暂时不理那可恶的家伙,转而朝一旁的刘姑姑道:“姑姑,离忧有几句话想单独与三少爷说,不知姑姑可否行个方便?”
第二十八章:暂时打发了
刘姑姑愈发的发现这两个孩子之间的事只怕不是她能管得到的,眼见着离忧一副要自行解决的样子,当然求之不得。更何况看了半天,估计着这三少爷倒也不像是恶意刁难、找麻烦的样子,便痛快的出了屋子,暂避一二。
“你将那刘姑姑支开做什么?”估计着刘姑姑已经走远了,郑子风眼见离忧黑着一张脸,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于是便嘿嘿一笑,率先打破这份让他有些不太舒服的沉默:“难不成还有什么额外的要求,当着她的面不好说,所以才要支开她?”
“你到底想干什么!”离忧也不理会郑子风说的话,仍就直直的瞪着他,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着,那神情别提有多么的怨怒。
郑子风自是知道离忧生气了,可这回他还真是不太明白这气从何而来,怎么说他也是堂堂的三少爷,让她去他那当差,还心甘情愿从他私人的月钱里贴出一些给她开双倍响银,这有什么不好的,犯得着这么生气吗?
“我还能干什么,不说了,让你过我那去当差吗?”郑子风一副好人样,豪气的说道:“你放心,不但月钱加倍,而且绝不会让你吃亏,保证会比呆在这洒扫杂事房更轻松啦!”
“你没事吃饱了撑着是不是?有钱没地方花了是不是?闲得无聊了找不到人消遣了是不是?”离忧才不领这情,气不打一处来,管他是什么身份,一气呵成的教训道:“早就跟你说过了不会答应你那些无理取闹的要求了,你就别再白费心思了,一天到晚阴魂不散的跟着我,你没正经事做了?就算你不烦,我都烦了!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天啊,她总算是知道了这些富二代有多么无聊了,这是倒什么霉了,偏偏撞上个这么缠人的家伙,再这么闹下去,她的清闲日子非到头不可。
郑子风愣住了,没想到离忧竟这般气愤,好歹他也是个主子,却生生的被这丫头再次给炮轰了一次。
“我没有无理取闹,你放心,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说话算话,日后绝不会再让你教游水什么的了。”本想撑撑面子,让那丫头别这么没规没矩的吼他,可话到嘴边郑子风还是懒得计较这些东西了:“不就是让你去给我当丫环吗,去我那不也是当差?再说你还占不少便宜呢,犯得着生这么大的气吗?”
离忧听郑子风这么一说,整个人顿时冷静了不少,想来她也是个专挑软柿子捏的家伙,估计着郑子风不会对她怎么样,所以这才敢再三的冲着他大吼。
想到这,她顿时觉得自己似乎也有那么一些过份了,好歹人家也是个少爷,再怎么样她也是在他家打工的,自己这态度若是遇上个别的主子,只怕早就被拖下去打板子了。
“既然这样,那你干吗还让我去你那当差,瞧我这样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会侍候人的奴婢,你不会还没看明白吧?”她的语气放缓了不少,脸也不再黑得那么厉害,不过这原则问题却是决不会变的。
郑子风一听,脱口而出道:“我又不是傻子,就你这臭脾气,哪……”
说到这,他连忙捂住了嘴,硬生生的将话给停了下来,那丫头的脸色好不容易才好看了一些,还是别这么直白的好。
“其实我让你去我那当差,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比身旁那些个奴才有趣多了。”郑子风笑呵呵的说道:“你不知道,那些人每天就跟个应声虫一般,你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一点意思也没有。整天对着他们,我都快无聊死了!”
废话,你当谁都跟本姑奶奶一样吃了豹子胆呀!离忧真觉得郑子风不是一般的白痴,只怕不仅如此,说不定还有些受虐倾向。这种人越是跟他对着干的,他便越是觉得有意思,真是有些受不了。
“就因为我敢不听你的命令,敢跟你反抗,所以你便觉得有趣,所以便想到让我去给你当差,天天给你找乐子?”离忧毫不客气的说道:“三少爷,您还是饶了我吧,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多活几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郑子风一听,一屁股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朝离忧走过来道:“以后有我罩着你,哪里会有人敢找你麻烦?”
离忧心中一阵叫苦,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单纯还是真傻,现在除了他以外,谁还会来找她麻烦?只要他不再缠着她了,那就谢天谢地了。
“三少爷了,您不就是因为我这人胆子比一般人大点,敢抗你的命所以才觉得有趣,有意思吗?”离忧尽量忽略郑子风将她当成玩具一般的可恶心理,耐着性子纯纯诱导道:“您想想,若我真去你那当差,成了你的手下,那我还能像现在这般大胆不听您这顶头上司的话吗?换句话说,就算我有这个胆子,可那样做的话,看到别人眼中那算什么?”
“只怕到时,任谁见了都会看不过眼,一准认为我是恶奴欺主,这么嚣张的名声又哪里不会被传到老爷夫人们的耳中呢?您说到时,他们能轻饶我吗?”
离忧故意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纵使我性子再烈,脾气再硬,可为了小命考虑,哪里还敢在那保持着自己现在这所谓的个性呀!到时,别说跟您现在身旁的那些当差的一样,只怕比他们还要无趣十二分。您说,您让我过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郑子风这回倒是开窍得早,边听边不断的点着头,显然也觉得离忧说的有道理,离忧见状,心中暗自得意,看来这小子只怕是被她这口才给说动了。
她暗自祈祷,老天爷呀,好歹让这主赶紧打消念头回去吧,日后别再来烦她了,整天这么弄,她真是吃不消呀!
正想着,郑子风突然双手一拍,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高声朝离忧说道:“对,对,你说得没错,以前那圆子没到我这时也没那么死板的!”
说到这,郑子风突然停了下来,他脸色一变,眉头马上皱成了团,突然大叫一声,一脸懊脑的说道:“惨了、惨了,忘记去上孙先生的课了!”
离忧见状,赶紧伸手将他往外推:“那还磨蹭什么,赶紧回去上课呀!”
这回好了,这家伙总算是有正事做了,看着郑子风慌慌张张离开的身影,离忧总算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谁知还没来得及高兴,却见那家伙再次如同旋风般跨到门口,满面笑容地说道:“对了离忧,我决定不用你去我那边当差了,还是有空的时候我自己来找你玩吧,那样应该更趣一点!不说了,我先走了,下次再找你哦!”
第二十九章:说情
一声下次再找你玩,差点没让离忧原本松下来的弦险些崩溃。开什么玩笑,这话说的还真是让她如同突然从半空摔下来一般。
有空找她玩,这也太让她恐怖了吧,这小子看样子天天都闲得很,她怎么这么倒霉,难道真要成他无聊时消遣的活玩具了?
不过怎么都好,总算这家伙放弃了换她过去当差的念头,其他的也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上帝保佑,最好这家伙从此被他老爹、先生关禁闭,永没空闲想起她才好。
见郑子风匆匆离开,刘姑姑连忙回到屋子,再看到一脸沮丧的离忧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