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青莲乐府-第50部分

一些,因此看到离忧这般慎重的样子,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离忧总算知道自己实在是磨蹭得太久了,不好意思的将手中的彩球摸了摸后,也不再东挑西挑的了,做好准备,憋足了劲,使出最大的力气将彩球往大槐树上抛去。
“哇,小姐抛得好高呀”一旁的二丫头看到那径直往上冲的彩球兴奋的喊了出来。
“那当然,我可是选定了最佳的出手……”离忧正得意不已的说着,可话还没说完,却见自己刚刚抛出去的彩球却眼看着挂上了一条树挂却不知怎么加速,偏偏没有缠住,又从别一边的小缝隙里提了下来。
咚的一声,彩球直接落到了地上,众人见状,纷纷也不由得收拢起脸上的笑容,下意识的朝离忧望去。
“有没有搞错”离忧眉头一皱,显然被这突然发生的转变给弄得很不爽极了。还以为占了个好高地,却没想到这样竟然也能掉下不,根本没挂住。
“那个……妹妹……”轩辕烈不由得清了清嗓子,极为不自在地说道:“要不咱们换一个彩球再扔一次吧。”
怕离忧心中不快,轩辕烈自是小心翼翼地劝道:“估计是你那个彩球有问题,换一个重新扔一次应该是没问题。”
一旁的黄天泽并没有出声,只是也盯着离忧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还有脸上的表情神态,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离忧倒没有轩辕烈所想的那般不高兴,只是之前那种兴奋劲显然低了下少。她径直走上几步,将地上的彩球捡起后朝轩辕烈道:“没事,不用换了,掉下了又怎么样,大不了再扔一次就行了。要是再掉下来我便再扔,反正将她扔上去稳稳挂好为止。”
听到离忧这么说,轩辕烈不由得松了口气,心道自家妹子还真是比常人豁达得多:“这样也对,掉了便掉了,再扔上去就行了,咱们轩辕家的人没那么多讲究。”
离忧点了点头,这次也没再特意选什么位子,预定什么线路,而是凭着感觉用力往上一扔。
“扔上去了,扔上去了”绿珠的声音顿时响起,听起来高兴无比,显然是打心里替离忧高兴。
离忧见这回彩球已经稳稳地挂上,虽然不算太高,不过却也算是满意了:“好了,反正也就是一个意头,挂上就好了,灵不灵的倒还真不能太指望这个。”
“既然你不是太信,为何还要扔呢?”一直没有出声的黄天泽突然问道:“常言道,心诚则灵呀,你这心到底是诚呢还只是觉得好玩?”
听黄天泽突然问到这样的问题,离忧眨巴了几下后,这才答道:“怎么说呢?我的态度自然是诚的,不过万事还是得靠自己,毕竟就算是再灵的神仙也不可能管得到所有人的事。要真是一切都能包罗到的话,那估计再法力无边的神仙也会忙得不行。有个信仰,无非就是多一种执着的信念罢了。”
“你这话倒是很有意思。”黄天泽听罢,不由得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道:“求人不如求已,求神亦是如此,最终一切因果循环皆都是自己先前种下的因罢了。”
离开许愿的大槐树后,时辰也不早了,黄天泽有再让轩辕烈随行回宫,而是让他同离忧一并回王府。离忧逛了一个晚上,也早就有些累了,待黄天泽一行人离开后,便马上钻上了马车与轩辕烈一并坐车回府。
轩辕烈心知离忧也累了,便没有再与她多说什么话,让其在马车内闭目养神,先做休息。而一旦安静了下来,离忧这才发现自己满脑子里竟全是江一鸣的身影,那温柔的笑,宠溺的目光,不时的在眼前晃过,真实得好像随时都可以抓住似的。
她记起了上一个与江一鸣一起度过的七夕节,虽然天公不做美,时不时的下着一点小雨,却丝毫没有影响到那份甜蜜的气氛。她知道她又想他了,很想很想……
第二天一大早,离忧才刚刚起床,还没来得及收拾打扮,却见闵姑姑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也顾不得请安行礼什么的,直接朝离忧说道:“郡主,不好了,王妃那边出事了。”
王妃?李氏?离忧愣了一下,一下子有点没反应过来,差点以为是南宫云锦出了什么事,等听闵姑姑再次禀告确认后这才明白是李氏那边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她亦吃惊不已,不过显然比刚才要镇定了不少,毕竟亲疏有别,再怎么样李氏也只是后**身份,自然比不上南宫云锦在她心中所担心的份量。
闵姑姑连声说道:“具体怎么了奴婢也不太清楚,那边派来的人说一早还好好的,起来后没多久突然便晕了过去。已经去请太医了,估计着这会应该已经在诊治了。”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晕了?”离忧喃喃的念叨了一声,随后又朝闵姑姑问道:“我爹知道了吗?”
“王爷已经过去了,几个小主子也都通知到了,就是没这么快告诉老夫人与老太爷,怕他们担心。”闵姑姑马上解释着。
“绿珠,随便帮我弄一下,我们也赶紧过去看看吧”
pS:感谢小夜Saya、子颜紫言的打赏,感谢a逸投出的粉红,谢谢所有订阅的亲们:)
第九十二章:非君不嫁
第九十二章:非君不嫁
等离忧到了李氏所住的地方时,应该到的人都基本上来得差不多了。离忧那边离李氏住的院子最远,因此最后一个到众人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太医果真已经来了,正在内室替李氏诊治,轩辕谋与几个妾氏还有轩辕家的几个公子小姐都在外室等着,显然是不想那么多人都拥在内室,不但起不到半点的作用反倒容易碍手碍脚的。
众人都没有出声,神色显得有些凝重。特别是李氏所出的那两个孩子更是焦急得很。
别看轩辕灵才不到十岁,可俨然已经一幅小大人的模样,见自己的姐姐轩辕柔担心得不时来回走动,便拉着姐姐坐下,还小声地与她说着什么。轩辕柔看到弟弟这般懂事,这才稍微安心了一些,顺从地坐下等着。
而那轩辕灵虽劝慰了别人,自己的眉头却比之前锁得更紧了。看到离忧来了后,也没有如往常一般上前亲昵地叫着二姐,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离忧被这种气氛所感染,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正准备打个地方呆着时,却见一旁坐着休息的南宫云锦正朝自己招着手示意她过去,见前方坐着的轩辕谋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她便也没打算出声打扰,微微朝南宫云锦点了点头后轻步走了过去。
“坐一会吧,太医已经进去诊治了,估计还得等一会才能出来。”南宫云锦小声地朝离忧说道:“给母亲诊治的是宫里的老太医了,医术很是了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离忧听罢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又小声地说道:“好好的,怎么说晕就晕了,这几天服侍的人都没发现什么异常吗?”
南宫云锦轻轻摇了摇头:“发现了什么异常就好了,早就让人诊治了,听说一早起来什么事也没,突然就晕了过来,将身旁服侍的人都给吓得不轻。”
离忧没有再问什么,只是又抬眼朝轩辕谋看了看,此刻的轩辕谋看上去还算冷静,不过目光之中也隐藏不住担心之色,很显然心中还是挺在意李氏的。
毕竟李氏也跟了他这么多年,日久生情也是人之长情,哪里可能会不担心的。更何况平日里李氏身体也都不错,连个小病小疼的都很少,这回却毫无征兆的晕了过去,轩辕谋这心中自然理是着急。
“爹爹,娘不会有事吧?怎么太医这么久还没有出来?”一旁的轩辕柔显然又有些沉不住气了,起身朝轩辕谋询问道:“要不,女儿进去看看?”
“你进去看看又能怎样?还不是得靠太医。还是坐着等吧,别进去添堵了。”轩辕谋的话刚刚说完,却见内室帘子一抖,似乎是有人从里头出来了。
“太医出来了”坐得最近的轩辕烈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出声向众人喊了一声。
顿时,屋子里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从内室出来的太医身上。
“太医,王妃怎么样了?”轩辕谋不待那太医走近停住脚步,便径直询问起李氏的情况来。
太医见状,朝着轩辕谋行了个礼道:“回王爷的话,王妃情况不是很好,微臣已经给王妃服用了解毒丸,并且施了针,不过尚有一些余毒未清。”
“中毒了?”
听到太医的话,众人皆惊恐不已,显然没有料到会是这么一个状况。堂堂定南王妃竟然在自家府中无故中毒,这可不是一般的事。
一时间,各人神色皆很是不安,而轩辕灵与轩辕柔显然吓得不清,脸色都变得惨白惨白的。
“王妃到底是中了什么毒?有没有性命之忧?”轩辕烈的脸色显然也难看极了,不过却是最先冷静下来的人,他毕竟是一家之主,自然得主持大局。毕竟不论到底发生了什么,王妃的性命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王爷,王妃是中了一种慢性毒药,微臣已经替王妃解去了身体内大部分的毒素,暂时已经没了生命危险,不过体内余毒还需继续服药去除。微臣已经开好了方子,让人去抓药煎药便可,这几天微臣也都会每日过来请诊,一定会尽快将王妃体内余毒除尽。”
太医详细说道:“这种慢性毒药微臣一时也查不出到底叫什么,不过给微臣多几天的时日,一定可以查了来的。好在发现得早,所以清除起来才没那么麻烦。原本这种毒药是没有这么快发作的,估计是正好王妃服用了什么能够促进药性的食物,这才提前发作。不过也好在提前发作,否则真等到药性自然发作的话,那后果便不堪设想了。”
听到这一番话,众人又是一阵后怕,好在发现得及时,否则后果真是不敢想象。轩辕烈脸色铁青铁青,送走太医之后,便马上让李氏身旁最信得过的两名陪嫁嬷嬷一并去守着煎药。事情很明显,是有人故意投毒想害李氏,因此自然不能再让那用心险恶之人有任何可乘之机了。
安排好之后,众人这才进内室去看望李氏,人倒是清醒了过来,只不过看上去相当虚弱,毕竟是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所以精神十分不好。
轩辕谋没有让众人过久的打扰李氏休息,片刻之后便让人先都各自回去了,而他则显然要留下来亲自追查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务必得抓出那个下毒之人,不仅仅是为了李氏,同时也是为了整个王府的安危。毕竟谁都不知道这背后之人毒害李氏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只是针对李氏呢?还是针对整个定南王府。
出了李氏住的院子后,轩辕烈因为还有其他的事要忙,所以先行走了,而离忧则主动肩负起了送南宫云锦回去的任务。
一大早闹出这样的事来,每个人心里都不舒服,南宫云锦说刚才坐在那里好久了,正好想动一动,便央离忧与她一并散步走回去。离忧自是没有问题,但怕这嫂嫂半路走不动,便让软轿在后头跟着,自己则扶着南宫云锦慢步往回去。
“妹妹,你说今日这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半响南宫云锦这才轻声问着离忧,神情看上去显得有些迷糊:“一开始是我与腹中的孩子,现在又是母亲,这会不会是同一个人所为?”
离忧没有马上出声,先朝身旁的绿珠挥了挥手,绿珠倒也机灵,马上拉着洛儿两人慢下了脚步,隔个好些步不远不近地跟着,顺便也留意着一旁的人,替自家主子防范着被人偷听。
见应该没有谁能够听到她们之间的对话,离忧这才小声朝南宫云锦道:“这事还真说不好,想来之前你与大哥一定对某些人与事有所怀疑,不过都好些天了却没有查出半点的端倪出来,那谋害之人如同已经察觉到了你们在找他,所以暂时没有再敢有什么举动。”
说到这,她顿了顿,用与步伐一致的速度继续说道:“而如今母亲这又出了事,并且听太医所言,也应该是一早便开始下毒,不过是因为正巧被某些相生相刻的东西给提前逼得显形了。如今这两者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联系还真是说不好,还是先等爹爹调查一番后再看吧。”
南宫云锦点了点头,很是坦诚的说道:“不瞒妹妹,之前我与你哥哥倒真是觉得母亲的可能性最大,毕竟我们这边出什么问题的话,她那灵哥儿将会是最大的获利者。可现在,没想到连母亲都被人下了毒,连性命都差一点没了,如此看来,母亲应该不是那幕后之人。唉,如今这王府的水还真是越来越浑了,接二连三的出事,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如此歹毒,害得王府不得安宁。”
离忧见状,轻声朝南宫云锦安抚道:“嫂嫂你就别这般操心了,如今你最大的责任便是好生安胎,好好守护好腹中的孩儿,其他的事自有爹爹与哥哥他们操心。如今母亲又中了毒,并且弄得全府上下通通知晓,想必父亲定不会轻易罢休,这害人之人只怕一时半会更是不敢再有所行动。”
其实,南宫云锦的话,离忧倒不是完全赞同,只不过毕竟有些事也只是自己的猜测,因此不好明说罢了。
说到李氏中毒,离忧觉得此事怪异得很,刚才听李氏身旁服侍的丫环说,一大早起来,什么东西都还没吃,可很明显本不应该这么快发作的慢性毒药却偏偏发作了,而且按太医所说应该是吃了什么东西引起药效果快速发作才对。
还有一点,李氏若出个意外的话,对于王府中的人来说,并没有谁能够从中得到什么益处。李氏一死,只能空出个王妃之位罢了,可这王妃之位并不是谁都能够坐上的,最少轩辕谋现在的两个妾氏是没有任何的可能,因为她们的身份太低,就算轩辕烈有心扶其中一名,但也不符合礼法,根本不可能得到认可。
谋害他人,目的无非便是情、仇、利,可这…放在李氏身上似乎都说不太通,反倒是这样一来,轩辕烈与南宫云锦倒是打消了之前对李氏的怀疑,所以离忧不得不冒出一个这样的想法来,李氏中毒一事也有可能另有隐情。
如果她的猜测没错的话,那么这李氏也太可怕了些,当然,她希望是自己猜错了,毕竟要拿自己的生命当赌注,万一真没抢救过来,那这代价也未免太大了些。
因此,哪怕心中仍然对李氏有所怀疑,但离忧却并不会跟南宫云锦表露出来,谜团终究有解开的一天,而她所做能做的并不是卷入谜团,而是离这摊浑水近可能的远一些。毕竟以她的能力,能够自保便很不错了,强出头来做些什么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送南宫云锦回去后,离忧并没有在她那里久呆,再三叮嘱她好生照顾自己与腹中孩子后,这才离开。
回到自己住的小院后,闵嬷嬷马上让人将备好的早膳呈上,离忧胃口也不太好,随意地吃了一点后便让人全都撤了下去。
又听一旁的二丫说刘姑姑这些天一直闲不住,到处想找事做,不原在这里白吃白喝,离忧便让人将刘姑姑请过来,打算一会一并带她出府去看清影先前找到的宅子,若是可以的话,便买下来,慢慢开始收拾,用不了多久江一鸣也快来京城了。
刘姑姑正闷得慌,见可以跟着离忧她们一并出府做点事心情顿时也好了不少。一行人在清影的带路下,很快便出了府来了京城南街那边的一处大宅子前,听说屋主举家要迁回老家,日后也不会再回京城,所以这才会将这宅子给卖掉,也好换些银子。
宅子看起来很是不错,是个四进的大宅子,除了前后院各四进中的小园子以外,还有两个单独的大花园,格局也不错,就是装修略显得有些陈旧,不过要是买下来后请人重新装饰一番,应该很是不错。
地方够大,就算日后成亲了,这么大的宅子再认真翻新装饰一下的话,倒也还是上得了台面。当然,她倒并不在乎这些外在的形式什么的,不过毕竟她现在已经是有了封号的郡主,若是日后住的地方太过寒酸,别人取笑什么的都是次要,只怕自己这个爱女心切的爹爹轩辕谋是不会答应的。
所以现在看宅子时她便已经预算到了与江一鸣成亲后的一些状况,省得到时又得重新找宅子,倒是麻烦。
宅子的主人倒也是个实在人,开价也算合理,虽然并不便宜,不过对于现在的离忧来说却根本算不了什么,不说别的,光上次皇上策封她为离忧郡主时一并赏下的那一千两黄金便远远不止买这么一处宅子的。
双方都是利落的人,再加上也提前有准备,在中间人的见证下,两方一手交银票一手交了地契房契什么的,把手续全给办了下来。
原本这宅子里还有一些临时的佣人,离忧也没有将她们辞退,让她们继续留下打理宅子里的事宜,反正到时这么大的宅子也得请人,用生不如用熟,当然万一到时有什么不合心意的再辞退也不迟。
见给江一鸣他们提前准备好的宅子已经定了下来,刘姑姑索性便跟离忧提出今日起便不再回王府了,她想留下来帮忙打点这里的事,反正这里也得有离忧信得过的人看着才好。
离忧心知刘姑姑不喜欢王府里的生活,便也由得她去,只是怕她一人呆在这里放心不下,便又打算让二丫一并留下来,反正府中人手也够,再者日后她也会搬出来住,所以二丫早晚也会跟着一起出来的。
刘姑姑原本不肯让二丫跟着她,说是得让二丫与绿珠一并留在府中服侍离忧才行,后来听离忧一解释,倒也觉得是在理,见二丫也没有什么不乐意的,便也顺着离忧的意思办了。
听离忧说江一鸣他们大概要来的日期,刘姑姑马上便算了一下,时间还算是充沛,现在便开始装饰收拾宅子的话,到时等他们一来,便可以马上入住了。因此见着自己有事可做了,她心中也高兴,她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指望了,以后能够跟着离忧几人一并生活,倒也算是老天待她不薄了。
见事情都交代得差不多了,刘姑姑便催着离忧他们回府,顺便也让二丫先跟着回去收拾一下两人的东西。离忧见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又让清影给刘姑姑留了一些银票与现银后,这才带着人离开。
转眼天气已经渐渐开始凉了起来,前些日子刘姑姑让二丫回来了一趟,将外头宅子装修收拾的进展汇报了一下,说是估计着按这个速度,再过个十来天便能够全部完工了。
离忧听完二丫的汇报,正想出府一趟亲自去看看,可刚刚将清影与流风叫过来,却听闵姑姑说轩辕柔来了。见状,她只好让二丫先行回去,等什么时候得空了再去那边看看。
二丫点了点头,应了下来,知道离忧现在有事,便也不再久留。离忧打发绿珠去送送二丫,顺便也让这两姐妹边走边聊一会。
人刚刚出去,轩辕柔便来了,离忧抬眼一看,显然吓了一跳,只见此时的轩辕柔正一脸的难过,眼睛又有些红肿,一看便知道应该是哭过不久。
“三妹,你这是怎么啦?”见状,她自是连忙起身,边问边过去扶着轩辕柔往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心里暗自猜测,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二姐,二姐……”谁知轩辕柔听到离忧这么一问,瞬间如同被什么打击到了一般,嘴唇一扁,愈发地哭了起来。
“怎么啦?快别哭了。”离忧见状,只得连声安慰道:“是不是担心母亲呀?前几天太医不是瞧过了,说母亲已经没事了吗?虽然还没有找到下毒之人,不过爹爹已经做好的严密的防范,相信以后再也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了。”
轩辕柔一听,这才止住了哭,摇了摇头道:“不是,不关母亲的事,是我自己的事。”
“你的事?你怎么啦?别急,慢慢说好吗?”对于这个***,离忧与她虽算不上关系太密,不过这小妹子倒也招人喜欢得很,平时没事时也喜欢往她这里跑,跟她说说话,玩闹一下什么的。
因此这会见人莫名其妙的哭得这般伤心,自然心中也有些担心。
轩辕柔终于点了点头,一脸委屈地朝离忧道:“二姐,我心里难受,有些事也不怕你笑话,我就是喜欢皇上,想要进宫选秀,想要留在他身旁。你说,这有错吗?”
“啊?”离忧没想到轩辕柔竟没头没脑的说起了这个,一时更是有些糊涂了,微微有些抱歉地说道:“三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这样说,我是很难明白的。”
“二姐先别急,你只管先回答我的问题,我这么想到底有没有错。”轩辕柔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样子,定定的盯着离忧让离忧一定得先回答自己的这个问题。
离忧见状,想了想后只好说道:“个人有个人的想法,这种事情本来就没有什么对与错的说法。”
“还是二姐明理”轩辕柔一听,顿时如同遇到了知音一般,很是气愤地继续说道:“二姐你有所不知,爹爹与哥哥都不愿我进宫选透,如今眼看着明年开春要上报选秀名单了,他们却还一门心思地想给我定门婚事。这不,今日又不顾我的意愿,爹爹硬上让哥哥找来了不少的人聚会,说得好听只是一个小小的聚会,可其实是想替我从他们所说的那些所谓的年轻才俊中替我随便找一个人嫁了你说,他们这么做,是不是根本就不想我得到幸福?”
说到这,轩辕柔又是一阵伤心,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流个不停,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看得离忧是一阵心慌。
原来是为了这事,离忧顿时有种不太自在的感觉,要知道这主意可还是她想出来的,要是让眼前这个将她当成救命草的妹妹知道了,指不定得多恨她。
“三妹,你就真的这么喜欢皇上吗?”想了想,离忧只得先行探探这丫头的口风,若实在是那种一条道走到黑的人,那么看来她也只得劝轩辕谋一切顺其自然了。
“当然啦我就是喜欢他,虽然只是那么远远的见过一面,可我确定,这一辈子除了他以外,我谁都不嫁”轩辕柔用异常坚定的语气说着,脸上的神色也是无比的执着,那模样,比起坚贞不屈的共产党来说,丝毫不会逊色。
离忧见状,顿时觉得头皮都有些发麻了,这丫头不过十四多一点,才见过人一面便立下非君不嫁的誓言,看来,有些事还真不是她这种人所能够理解的。
“可是,三妹,你得清楚一点,嫁给皇上的话,哪怕我们都处在京城,可隔着皇城,日后你便只能够一辈子呆在那宫里头了。”离忧好言说道:“更何况,除了你以外,皇上还有许多许多别的女人,你问问自己,是否真的不在意这些?”
PS:感谢萨洒赠送的圣诞帽……
第九十三章:解铃还须系铃人
第九十三章:解铃还须系铃人
有些事情离忧不知道轩辕柔到底明白几分,莫说那如同囚笼一般的后宫进了之后,从此便再也无法得到自由,单论那宫里头数不清的随时都会更新的年轻貌美的女子便足以让人望而生畏。
那么多人同时去争抢同一个男人,这样的日子真的有意思吗?许多豪门望族争相将自家少女送进宫去,那是为了家族的利益,对于他们来说家族利益重于一切,因此牺牲几个族中女子的个人幸福根本就是不足为道。而眼见单纯的轩辕柔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幸福。
离忧的反问并没有让轩辕柔觉得有任何的问题,她不在意地说道:“二姐,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皇宫哪有你说的那般可怕,再说能够与心爱的人在一起,本来就应该有所牺牲。为了他,我甘心留在皇宫陪他一辈子。”
她顿了顿,一副早就想明白了的表情,继续说道:“说到自由,你觉得我现在呆在王府跟呆在皇宫有什么区别吗?一年到头,我也难得出一趟门,至于府中的亲人,嫁人后也都是一个样,哪里能有经常见面的。再说以爹娘的身份,经常都有机会进出皇宫,哪里象你说的那般可怕。”
“至于皇上身旁还有其他的女人,这根本就不算什么问题。你看看世间哪个男子不是三妻四妾的?莫说他是皇上,是这天下最厉害的男人,就连普通的小百姓也很少一夫一妻的,除非是实在没钱娶不上。我心中清楚得很,他是这世间最伟岸最不凡的男子,以我的才貌自然是不可能独占他的心,可是我没那么贪心,只要能够成为他的女人,这些我都能够忍受,都不会在意的。”
轩辕柔的话让离忧大吃一惊,果然这爱情还真是盲目得厉害,她甚至于怀疑这个小妹现在到底还能不能记起黄天泽的样子,也许对轩辕柔来说,黄天泽身上的光环远远比他本人要耀眼得多。以至于这小丫头根本就分不出到底爱慕的是黄天泽那个实实在在的人,还是披着皇帝外衣的人罢了。
无可否认,一个集最大权力与财富于一身的人本身便是具有着独特的吸引力,特别是,这个人还这般年轻英俊。可她几乎可以确定,轩辕柔若真的入宫的话,日后一定会后悔,因为得到想要的东西的同时也会是幻想破灭的时候。
人的欲望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没有的时候哪怕是一点点便能够令人满足,可真正达到你的要求后,你便绝对不会仅仅满足于现况,你想要的只会越来越多。而现实与理想的落差足够将一个正常人的心灵完全的扭曲,现在所不在意的东西,到时全都会成为她痛苦的源泉,哪怕得到了更多,于她而言也是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
可真正到了那个时候,一切便都来不及了,一个少女的一生便只能葬送到那个永远不可能再走出的地方。
而这些都还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为了争宠而生出的勾心斗角无所不有。不论你是非愿意,只要进了那个地方,便会身不由已的陷入其中。厉害的话还好,踩着别人往上爬,不厉害的话,别只会成为他人的棋子、炮灰,打入冷宫什么的倒还不是最坏的下场,更有甚者,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些东西离忧虽然并没有亲历过,不过以往的历史都早已经证实了这一切,只不过在巨大的利益与诱惑面前,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或许生命根本就不重要,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想到这一切,想到眼前可爱无比的轩辕柔日后进宫有可能会变得跟那些可怜的宫廷女子一样的下场,离忧不由得叹了口气。纵使自己不能改变他人的心意,但良知告诉她,她还是得再努力劝告一番才行。
“三妹,既然你这般说,那其他的二姐也不多说了,二姐只问你一句,你到底喜欢皇上什么?是他这个人还是他皇帝的身份?”离忧也不多说其他,一针见血地问起了最重要的问题。
若是喜欢这皇帝身份的话,那她无话好说,各人有各人的追求与理想,并非所有人都如同她一般只要有一份踏实温馨的感情便可。可若轩辕柔仅仅只是喜欢黄天泽本人,而与身份无关的话,那么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真有如此大的魅力,能让轩辕柔非君不嫁吗?
这一点,倒还真是让离忧怀疑,所以她才会有此一问,想借此点醒这个糊里糊涂,或许还并不清楚自己真正心意的小丫头。毕竟谁没有年轻冲动的时候呢?
谁知,听到离忧的问话,轩辕柔顿时有些恼火,嘟着嘴朝离忧道:“二姐,难道你以为我是一个贪慕虚荣之人吗?更何况,好歹我也是堂堂定南王府的千金,难道还会在意这些东西吗?”
离忧见状,倒也没有在意轩辕柔的态度,语气平静地说道:“二姐当然知道三妹不是这样的人,只不过有的时候有些东西就是很容易混淆,皇上虽然是年轻有为,不过你毕竟也只是远远的见过他一面罢了,若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在你的心中并没有下意识的将他提升到皇帝的高度的话,那么你还会对一个只有一眼之缘的人如此念念不忘,甚至于非君不嫁吗?”
见轩辕柔没有马上出声,离忧又不急不慢地说道:“我这么说倒不是说这世上没有一见钟情,可是那样的机率的确太少,并且那种感觉也不一定准确。如果你只因为当时的那一眼便这么贸然的决定自己的一生,是不是太过于草率了?”
轩辕柔听到离忧这么说,神情微微有些不太自在,不过却很是肯定地说道:“我相信自己的感觉,虽然当时不过十三岁,可是只那么一眼,便已经无法忘记他。我并不决得自己的决定有多么的草率,毕竟这么久以来,我一直都无法忘记他,这足够说明我的心,并不是二姐所说的这般弄不清楚。”
“好,就算你完全确定自己的心,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皇上心中对你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印象?”离忧心知不说些狠话,这丫头只怕是难以清醒:“二姐知道你才貌双全,可当时见他时毕竟不过是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罢了,你对他倒是难以忘怀,可他呢?只怕压根就不记得你这号人的存在。”
“那又怎么样,皇上成天忙着国家大事,这么久的事,不记得我了自然也是正常的。不过我相信,日后等我入宫了,见到我后,他一定会记起来的。”轩辕柔颇不服气地说着,根本就不认为离忧说的这些有什么要紧的。
离忧一听,不由得笑了起来,暗道这小丫头还真是够执着的,她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好,就算到时他记起了你那又怎么样?你能够确定他也一定会喜欢上你吗?三妹,宫中年轻美貌的女子数不胜数,能得留下来的都是万里挑一的,你有信心一定让他喜欢上你吗?”
见轩辕柔脸色显得有些难看,离忧却并没有停下,继续说道:“好吧,咱家柔儿自然是不比宫中的那些女子差,才貌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再加上身世也显赫,所以,得到皇上的青睐却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可是,那并不代表他就是真正的喜欢你。或许他会册封你为妃,会给无限的恩宠,可那些都只是表面的荣光,他心中没你的话,你自己说说那些真的是你打定心思进宫所想要的东西吗?”
“为什么你觉得皇上一定不会喜欢我呢?”轩辕柔显然很是不开心,眼前这二姐说的虽有理,可为什么她却偏偏认为自己无法得到皇上真心的喜爱呢?
离忧微微一笑,坦率地说道:“我倒也并没有说皇上一定不会喜欢上你,可是三妹,你得知道,帝王之爱永远没有持久的,更没有你心中所期盼的那种单纯与美好。不论他是否喜欢,他都会去宠爱一些必须要宠爱的人,这样才能平衡后宫,牵制各方势利。”
“这些我都不在乎,只要我能够在他心中有一席之地便行,哪怕是小到几乎看不太清楚的角落,我也知足了。”轩辕柔满脸的不甘:“哪怕日后他心中不再有我,我也认了,最少我得到过,这一世也不枉此行。”
见轩辕柔竟如此固执,离忧不由得有些受打击了,这好说歹说的,没想到竟然丝毫也没让她有所松动,听上去反倒是更加的无畏起来。
没办法,她只得将最难听的话都扔了出来,如果再不行的话,那也只能由得她自生自灭了:“二妹,倘若即便你入了宫,他亦不会喜欢你的话,那又当如何?难不成,为了这一丝的可能性,你就真愿意用自己一生的幸福当成赌注?要知道进了宫的话,就算后悔也没有用了,到时你牺牲了那么多为他而入宫,却根本不是你所想象中的美好,那样的落差不是你所能承受得起的。你一辈子便只能与后宫中绝大多数的女人一样,一辈子呆在那种地方,一年到头也见不上他一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也愿意吗?”
“不,我不相信他不会半点也不喜欢我。宫里的那些得宠的贵人什么的,我也见过不少,柔儿自认不会比她们差,他没有理由不喜欢我的。”轩辕柔的语气开始有些虚,即使这般说着,却也能听出那么一丝不确定。
“可是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不能简单的靠外在那些东西。如同你没道理便喜欢上皇上一般,不喜欢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必定的理由。”离忧觉得眼前这小妹真是幼稚得可笑,以这样的心性入宫,就是真得到了皇帝的喜爱,只怕也无法在后宫那么复杂的地方立足。
“更何况,天下的好男儿多得去了,你又何必一定得嫁给一个永远都只会高高在上的人?以你的相貌身世,无论嫁到哪家必定都会得到万千宠爱,放着幸福的日子不去追寻,何必一定得往那独木桥去挤呢?”
“算了,我不想再听了,二姐想必是受了爹爹的托付想要劝说于我吧?看来这趟我是来错了。”轩辕柔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一脸气愤地说道:“早知道我就不来了,还是先走吧,不打扰二姐了。”
“等一下,三妹”离忧见状,只得起身拉住轩辕柔,虽心知自己再多说什么只怕也是没有半点作用,但是有些话却还是得说的:“我并不是受谁的托付来劝说于你,只是心中原本也是这般想的。你总觉得爹爹他们不理解你,阻碍了你追求幸福,可是你得明白,他们正是因为爱你,正是因为心疼你才不愿你进那后宫,不愿你日后后悔。你自己看看,有几家会因为心疼女儿而舍不得将其送进宫的?唯独咱们爹爹,这足以说明比起家族利益,他更看重的是子女的幸福。你现在还小,许多东西看得并不透彻,可真正等你看明白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来不及了。”
“二姐,你别说了,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可我就是不想听,不想听”轩辕柔使劲地摇着头,一副难受极了的样子。
离忧看到轩辕柔这般模样,只得闭上了嘴,不再多说,反正应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日后这丫头到底要走什么样的路却也由不得她了。
原本看轩辕柔情绪不太好,有些放心不下,想让自己屋里的人一并送她回去,却被轩辕柔给拒绝了。
待人走了之后,离忧才不由得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轩辕柔上辈子到底欠了黄天泽什么,估计这一世就是来给他还债的。
绿珠已经送二丫回来了,见轩辕柔已经走了,便询问离忧今日是否还要出府去新宅子那里。离忧见左右无事便又起了心,可也许今日真是不宜出门,还没来得及回答绿珠的话,却见闵嬷嬷又快步走了进来,直说王爷与世子过来了。
一听是这两位,离忧自然便明白了来者的目的,只怕又是为了轩辕柔那丫头。
果真,两人来后,也不浪费时间,直接将屋内一行奴仆全都打发了出去,径直谈起了轩辕柔的事。
“离忧,刚刚柔儿是不是过来找过你?”轩辕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朝离忧说道:“今日我们按你所说的,将京中那些个年轻才俊都邀请到府中,想让柔儿那丫头好好挑挑,谁知那丫头鬼精得很,一眼便看出了我们的目的,竟当着众人的面,转身便离去,让我这老脸都快丢尽了。”
“是啊,妹妹,三妹到你这,你有没有帮忙好好劝劝她呀?”轩辕烈也苦着一张脸,摇着头道:“真不知道这丫头是吃了什么迷魂丹,这脑袋硬是不开窍。”
离忧听罢,心知他们这是将希望全寄托到了自己身上,可是她又不是什么能够力挽狂澜的神人,对待这种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她可是丝毫办法也没有。
“爹爹,哥哥,刚刚柔儿过来后,跟我哭述了一翻,我自然也是极力劝她。可是好说歹说了半天,却半点作用也没有。反正我是尽力了,可也是拿她没有半点办法了。依我看,既然她心意如此坚决,爹爹索性便由得她去吧,反正到时入宫也不一定能够选中,大不了爹爹再托人打点一二,事情还是有转机的。”离忧好言劝着,毕竟自己能力有限,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哎,难道真的由着她去?可她要真是入了宫许多事情便不是爹爹能够完全掌握的。”轩辕谋叹着气道:“你有所不知,柔儿外公家也是百年世家,他们倒是一心希望这丫头进宫的,再说有太妃在那里,在没见到皇上之前,想将她直接刷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一旦到了殿选,就算没有被策封,也得在宫中担任女官什么的,直到年限满了才能出来。”
听到轩辕谋的话,离忧倒是发现原本自己想的还是太简单了一些,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