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青莲乐府-第52部分

有资格欠的。不过你放心,现在倒还不是要你还的时候,只不过是特意提醒一下,省得到时你给忘了。”
放心?这还能放心?离忧心中暗道,果然这皇帝是没安好心,主意都打到她身上来了。现在不用她还,可意思便是以后得还。看来还是那句话,出来混,欠了人的终究还是得还的。
“皇上有吩咐,离忧自当尽力而为,但愿离忧日后能够为皇上分忧解难,不辜负皇上的信任。”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了,她也只能点头应下了,拿两个人情先做铺垫还算给了她这所谓的郡主脸面了,谁叫人家是皇帝,是天下最大的老大呢?就算什么人情也没欠,人家一出声,你还敢抗旨不尊吗?
反正只要不是看中了她、让她入宫就行,其他的事都好商量。毕竟这皇帝也不是傻子,没道理让她做一些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吧。只是一想到自己竟然还有这等利用的空间,她还真是有些不敢置信,实在是想不出自己到底还有什么能够替皇帝卖命办事的资本。
“你能如此想,朕很是欣慰。日后你也别觉得朕这么做是在算计于你,身为帝王,朕也有朕的无奈。旁人或许不懂,你这般通透,想必是能够看清这个中的酸甜苦辣。”黄天泽微微一声叹息,目光转至前方波光粼粼的湖面,轻声说道:“朕若不是天子,只怕也情愿与江一鸣一般找个真心喜爱的女子相守一生,哪怕浪迹天涯,粗茶淡饭,却也甘之若饴。”
那一刻,离忧真的有些哑口无言,黄天泽的话多多少少让她产生了些许的同情。世人都只看到皇帝风光的一面,倒的确没有几人能够理解这种站在最高巅峰之人所承受的压力、孤独与无奈。
有得必有失,这是再自然不过的真理,皇帝亦不例外,得到比所有人都要多得多的权利与富贵之后注定也得失去其他更多的一些东西。
许是发觉到自己的失态,黄天泽很快便恢复了往日的神情,而刚才那不经意流露出来的黯然也转眼一扫而空,仿佛刚才不过只是离忧的错觉罢了。
“好了,时辰也不早了,朕让人送你出宫回定南王府吧。”他微微一笑,看向离忧继续说道:“你也别胡思乱想,朕刚才不过随口说说,并无其他意思。总归不会让你去做些伤天害理,违背良知的事,亦不会让你有性命之危便是。”
第九十六章:会有更好的人爱你
第九十六章:会有更好的人爱你
出宫回府后,轩辕夫妇第一时间便将离忧喊了过去,问了一下皇太后召见之事。今日之事离忧本就不太好实话实说,再加上李氏亦在,因此干脆便直接将黄天泽见她一事给先省掉了。
听说太后什么正事也没说,只是问了一些平常的事,找她聊了一会天,然后还赏赐了不少好东西,一时间这对夫妇倒也有些摸不着头绪,不过见左右什么事没有也还算是放心了一些,只当是天恩浩荡,赐福轩辕一家了。
见离忧如今还是一身宫装,轩辕谋便让她回去换衣裳休息,而他自己也得去书房处理一些其他的事物。离忧自是领命,先行回自己住的院子去了。
关于轩辕柔一事,离忧并不清楚李氏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不过之前听轩辕谋的语气,似乎她倒是挺支持自己女儿入宫一事。对于一个母亲会有这样的想法,离忧倒也并不奇怪,毕竟李氏出于百年世家,从小到大脑子之中便被灌输了家庭利益重于一切的理论。
而轩辕一家如今虽也位及王候,但资历却远远不及李家,因此家族传承上的规矩自然没有李家那么多。再者轩辕一家是以战功上位,对于世家的那些做法什么的更是不屑一顾。这便是为何同为父母,轩辕谋与李氏的想法差这么多的原因。
换过衣裳,洗净妆容之后,离忧小憩片刻,用了些茶点之后,便又带着绿珠单独去轩辕谋的书房。一来轩辕柔的事她还没有转告,二来她也不是什么多伟大的人,既然这日后要偿还人情的是她,那么最少也得让自己这爹爹知晓一二吧,否则成无名英雄岂不是太过冤枉了?更何况到时皇上真有吩咐下来时,说不定还得需要轩辕谋的帮忙呢。
书房小院外,离忧让外头候着的奴才先行去通报,等到允许之后,这才示意绿珠在外头等她,自己则一个人进去了。
轩辕谋显然没料到离忧这么快便又单独过来找他,不过却也明白这女儿此次前来定是与今日入宫一事有关,想必是刚才当着其他人的面不太好明言罢了。
待人上好茶之后,他便让其他人都退了下去,关上了书房之门,一脸笑意地说道:“说吧,找爹爹可是因为今日入宫觐见之事?”
“爹爹英明。”离忧小小地拍了拍马屁,随后径直说道:“刚才母亲也在,所以有些话不太方便说。其实今日女儿入宫不但见到了皇太后,而且还见到了皇上。”
“皇上?”轩辕谋一听,顿时明白了什么,喃喃而道:“你是说今日真正想要召见你的其实并不是皇太后而是皇上?”
离忧点了点头,也不多绕:“皇上让我转告爹爹,过几日可带三妹一并入宫面圣,到时他自会有法子让三妹绝了入宫的念头。”
听到离忧的话,轩辕谋猛的怔住了,这个结果倒还真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前几天他特意为这事面求皇上,可皇上却并没有给他任何答复,而且也丝毫看不出半点喜怒来,害得他这几天一直都在纠结这事。没想到皇上现在竟让离忧传话,突然一口应了下来,不但应了下来,还一副主动相助的样子,着实让他觉得很是想不明白。
“皇上还说了其他的什么吗?”只怕这事不是这么简单吧,轩辕谋再次看向了眼前的离忧,心中的疑惑愈发的多了起来,为何皇上不直接答复于他,或者召见他,反倒花这么大的手笔而告诉离忧呢?
离忧见轩辕谋终于问到点子上来了,便点了点头道:“皇上还说,此事是我出的点子,所以他便卖我这个人情。不过他的人情可不是这么好欠的,说是日后得还他这人情的。”
“什么?皇上竟然跟你这样说?”这一下,轩辕谋更是惊呆了,手中的茶杯举在半空,好半天才放了下来。
“没错,女儿也奇怪得紧,斗胆反驳说这人情明明应该算爹爹您欠的,怎么成了我的了。可皇上一听竟当场要翻脸,威胁说我不乐意的话便不管三妹的事了。”离忧一声叹息,很是委屈地说道:“我一听便急了,只得莫名其妙的欠下了皇上的人情了。”
轩辕谋这会真是被这皇上给弄蒙了,这圣意还真是难猜,又回想起前几天入宫提柔儿之事时皇上的神情,似乎对柔儿丝毫都不在意,反倒是对离忧这丫头很是感兴趣,有意无意的总提起她,并且还问了好些关于离忧的事。
莫不是皇上看中的竟是离忧这丫头?想到这,他不由得看向说完话坐在那里喝茶的离忧,心中有种不太好的预感。离忧长得跟南宫明月极像,但思维性子却完全不同,不仅与南宫明月不同,她那心性只怕天底下也找不出太多相似的出来。凭心而论,她那样的性子的确很是与众不同,很能够吸引人,若说皇上真是看中了她的话,倒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之前许多的事便好解释了,可真要是这样的话,那这孩子岂不是麻烦大了?莫说她现在早已心有所属,就算没有江一鸣,以她的心性也是绝对不愿进宫的。
“爹爹怎么啦?”见轩辕谋一副担忧不已的表情望着自己,半天却又连一句话都没说,离忧只好说道:“我也知道皇上的人情不好欠,可是皇上既然都这么说了,就算我真不管三妹的事,只怕他还是会有其他借口的。”
听到离忧的话,轩辕谋这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倒是觉得离忧说的话在理,想了想后,他这才问道:“那皇上有没有说这欠的人情得怎样还?”
“没具体说,应该是替他做什么事之类的吧。不过他也说了自然不会是什么坏事,而且也不会危及到性命之类的。”离忧说道:“女儿之所以告诉爹爹,是考虑到自己能力有限,日后若皇上真有什么吩咐的话,说不定还得借助爹爹的实力才能完成。”
“放心吧,爹爹岂是那种不明道理之人。说到底,你这次也是为了你三妹,这本也应该是爹爹的责任才对。倒是让你给担了下来,爹爹真是惭愧得很呀”轩辕谋起身行直离忧面前道:“放心吧,到时若真有什么事,一切有爹爹在,自然不会让你一人去扛的。”
“谢谢爹爹。”离忧见目地已达到,自是甜甜一笑,多一份力量便是多一条退路,更何况轩辕谋的能力可不小。这样到时她也不至于哑巴吃黄连,不求落什么好处,却也不愿摔得不明不白的吧。
看到离忧笑顏如花的脸,轩辕谋又是微微愣了一下,迟疑了片刻,这才说道:“离忧,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许多事看得比谁都清楚。爹爹问你个事,你得实话实说,爹爹也是为你好,你不必有任何顾忌。”
见轩辕谋如此认真的神情,离忧自然而然的收拢了刚才的笑意,亦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爹爹请说,女儿一定如实相告。”
轩辕谋见状,也不再多想,径直说道:“你与皇上前后也见过好几次了,我听你哥哥说皇上对你的印象极好,而爹爹也觉得皇上对你的态度很是不同,你自己好好回忆一下看,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爹爹是怕万一皇上看上了你,那么你与一鸣的婚事只怕就有些麻烦了。”
离忧一听轩辕谋担心的是这个,连忙解释道:“爹爹放心吧,皇上对我倒的确挺不错。不过绝对不会是男女方面的这种事。实话跟您说吧,今日皇上召见我时,先前的确说了好些容易让人误会的话,还说要是他也喜欢我的话,问我会不会考虑一下重新选择,当时害得我差点呛死掉。”
“那后来呢?”轩辕谋一听急忙追问着。
离忧换了口气,继续说道:“后来皇上见我惊吓成这样,便笑着说不跟我开玩笑了,否则我被吓出个好歹来,他可没地方找一个这么大的郡主还给您。而后他便跟我说后面的正事来了。”
听完离忧的话,轩辕谋长长的舒了口气,连着点了点头,最后终于笑着说道:“皇上终究还是聪明人啊”
离忧一时间倒没明白轩辕谋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正欲出声询问,却听轩辕谋再次朝自己说道:“女儿,你这个人情欠得好、欠得好这皇上的人情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有资格欠的,只怕日后皇上还真是有什么事需要用得到你。不过你放心,爹爹最了解皇上的性子了,他定不会让你去做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事。咱们现在也别胡乱猜测了,到时自然会知晓,眼下还是应该过什么样的日子便过什么样的日子吧。”
轩辕谋的一席话离忧很是赞同,因此,接下来,她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应该过什么日子便过什么日子,左右江一鸣来京也没剩几天了,到时她还有得忙呢。
老夫人老太爷那边早就预定了要见江一鸣,提前替她好好看看这个未来的准夫君,虽然在她看来,江一鸣这样的心性要想获得老夫人与老太爷的肯定,顺利过关并不难,不过也还是得提前帮他准备准备,到时气氛也能更为融洽一些。
还有新宅子那边,江一鸣住的屋子她还得亲自去安排一翻,大的格局刘姑姑虽然都已经照她的吩咐弄好了,不过一些小物件的添置、摆设什么的,她都打算自己亲自来。
王府的人也都早已习惯了离忧这么个成天忙忙碌碌往外奔的郡主,连王爷都没说什么,其他的人自然更是没有说话权。不过京城的大街小巷倒是开始出现了各种各样有关于她的传言,有的说毕竟是在民间长大的野惯了,有的则说道好在已经有了婚约,否则这么爱出去抛头露脸的只怕是没人敢要。当然也有少部分说这是郡主天性使然,并没有什么好不好的。
离忧经常在出入京城的酒楼茶楼什么的,自然也多少听到了一些,偶尔绿珠她们倒还显得有些气愤,她倒是一点也介意,爱说什么便说什么,反正那些人就连自己站在他们面前也不知道,又能怎么样呢,倒无非是增加了她不少知名度罢了。
至于黄天泽,也算厉害,没过几天便找了个由头让轩辕谋带着轩辕柔一并进宫了一趟,回来后,轩辕谋一看便知道心情不错,满面春风,而那可怜的三妹轩辕柔却苦着一张脸,眼睛都肿成了桃子一般了。
一连几天轩辕柔都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即不出门,也不见人,李氏是急得不行,轩辕谋却不让李氏管,只是让侍候的下人更加谨慎一些,说是过几天便会没事的。
三天之后,轩辕柔果真自个给自个解除了禁闭,人虽然看上瘦了一大圈,不过整个人倒像是释然了一般,安安稳稳地过起了日子来。
当时那天他们回来时,离忧便偷偷听轩辕谋讲了,说是皇上那日见到柔儿后,根本就没有再多瞧那丫头一眼,亦没有单独问她什么话,只是最后走的时候,问了柔儿有没有许配人家。一开始轩辕柔听到这话心中还激动不已,却没想到后面的话便直接将她从天上打到了地下。
黄天泽听轩辕谋说柔儿还没有许配人家后,便直接下了恩典,说是让轩辕谋替爱女好好务色满意的夫家,至于明年的选秀不必参加,等到挑到了合适的人选后,他会亲自替他们赐婚。
要知道特赦选秀以及皇上亲自赐婚那可都是无上的恩典,特别是这赐婚的对象还可以由轩辕家的人自己决定,这样的恩典更是少之又少。可对于轩辕柔来说,这却是最大的打击,皇上在见过她之后,不但没有认出她来,更没有对她有任何的好感,而是直接让她断了心中的念想。入宫成为皇上的女人,对于轩辕柔来说,自此后便完全没有了半点的可能。
离忧不知道李氏现在心底是如何想的,不过对于轩辕柔,这的确算是一件好事,一来也彻底绝了她的枉念,日后踏踏实实地过日子,二来多少这次的事也能够让她看清不少东西,人也应该学会长大了。
不过这个时候离忧也已经没有太多的心思再关注府中的这些人,因为再过一天便到了江一鸣之前信中提到的到达京城的日期。应该准备的基本上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便只是等人到而已了。
时间这个东西还真是奇怪,越是离得近了,反倒觉得越是难过,这会工夫更是显得愈发的漫长起来。离忧已经无数次的问过绿珠什么时辰了,可明显离午膳都还有好一会的工夫,更别说到天黑,再到明天得挨多久呀?
百般无聊却又偏偏什么也不想做,只是一味的希望时间能够马上飞到明天江一鸣已经到了的时候,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没想到轩辕柔竟然来了,说是想找她陪同散散步,说说话。见左右无事,离忧便应了下来,两人一并往府中园子里逛去。
“柔儿不是说有话要说的吗?”逛了一小会,却没见轩辕柔说什么,离忧便出声问了起来,这丫头这些天笑容虽渐渐多了起来,却显然还是没有完全从黄天泽的影响中走出来。
“二姐,我就是觉得心里空得慌,想找个人说说话。”轩辕柔淡淡的说道:“咱们家也就二姐与我年经相仿,而且又懂许多柔儿不懂的东西,所以我才会想和你说说话,二姐不会不乐意吧?”
“你能想到找二姐,那说明你心里面最少是信任我的,我又怎么会不乐意呢?”离忧微微一笑,拉着轩辕柔的手道:“傻妹妹,还在为皇上的事不开心吗?”
轩辕柔听到离忧提到这事,倒也没否认,点了点头没有再出声。
离忧见状,继续说道:“柔儿,其实这世上有许多好男人,他们都不会比皇上逊色,只不过是你之前被自己盲目的爱给蒙住了眼,没有心思去发现罢了。相信二姐,以后你一定会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他不仅会比皇上更让你喜欢,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会比任何人都爱你”
“真的吗?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吗?”听到离忧的话,轩辕柔顿时停了下来,抬眼看向离忧,一脸的迷茫。
“当然是真的,像柔儿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可能找不到好夫君呢?只要你愿意,不再封闭自己的心,会有许许多多的好男儿爱慕于你,等着你的挑选。”离忧一脸肯定地说道:“你看看,这世上没有嫁给皇上的人有多少?许多人还不照样找到了相爱的人,过得幸福无比?”
离忧的话如一道曙光一般顿时点亮了轩辕柔的心灵,给了她希望。毕竟不过是个孩子,养过这么多天伤以外,伤口也渐渐的愈合,而这一番话,更是让她一扫阴霾,重拾自信。
“嗯,我听二姐的。”她终于甜甜地笑了起来,如月的双眸散发出灵动的光彩:“以后我不会再为了这事不开心了。”
轩辕柔的放下亦让离忧欣慰不已,对于现代人来说,这样的事不过是一个孩子的初恋结束罢了,甚至于这连初恋也不算,顶多只是个单相思。可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却并非如此简单,拿起与放下都并非说出来的这般容易。
两人继续边走边说着话,只不过此时的气氛以及谈话的内容明显都轻快了不少,正说着,却见一直不远不近跟在后头的绿珠突然追了上来,满面喜色的禀告道:“郡主,刚才二丫派人过来传信,说是公子已经到了。”
离忧一听,猛的停住了脚步,脱口而道:“到了?真的吗?不是说明天才能到的吗?”
“是的郡主,公子他们真的提前到了,现在已经到了新宅子那里了。听说是公子想早些见到您,所以一路让车夫抓紧时间赶路,这才提前了差不多一天的工夫。”
“太好了,我马上便可以见到一鸣了”离忧兴奋不已,只差没大声欢呼起来,转眼看向一旁的轩辕柔后,这才又朝她道:“柔儿,二姐今日不能再陪你散步了,二姐得马上出府去见你的准姐夫”
轩辕柔见离忧一副马上便要转身跑掉的样子,连忙伸手拉住她,一脸请求的说道:“二姐,柔儿也想跟你一并出府,一来可以见见未来姐夫,二来也顺便散散心。”
“啊,你也要跟我一起出府呀?”离忧一听,顿时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答应,自己带她出府倒没什么麻烦的,就是怕李氏那里不太好交差:“我倒是没问题,就是母亲那里恐怕……”
“二姐放心,母亲那里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她见我心情不好,前几天还说让我出府转转散散心呢,再说跟着你一起,有清影与流风的保护,又有二姐的照顾,母亲自然没有不放心的。”轩辕柔连忙说道:“求求二姐了,你就带我一起出府玩一次吧,我保证什么都听你的,决不会乱跑的。”
听到轩辕柔这么说,再想到这个可怜的丫头平日也很少出门,现在又刚刚从失恋中走出来,因此倒也狠不下心来拒绝。
她一面打发人去跟李氏禀告一声,免得到时找不到人担心着急,一面又让人赶紧去叫清影、流风,并且准备马车。等到李氏那边有了回音后,这边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李氏果然应了下来,只是让丫环转告轩辕柔,让她务必在府外听离忧的话,小心点,别生出什么事端来便行了。轩辕柔自是满口应下,知道二姐急着见准姐夫,便不再耽误工夫,拉着离忧便上了马车,一行人直奔府外新宅而去。
对于这个准姐夫,轩辕柔倒还真是好奇得紧。她以前只听爹爹说过是个不错的男子,但具体怎么个不错法却还是完全不清楚。
不过,瞧自己这二姐如此在意的模样,只怕应该差不多哪里去,毕竟在她看来,她这二姐相貌品性都极为拔尖了,因此能够被她二姐看中的人自然也是好的。
PS:亲们圣诞快乐哦……
第九十七章:重逢
第九十七章:重逢
等离忧兴冲冲的带着人一头扑向新宅子时,却意外的发现,并没有看到江一鸣的身影,就连拾儿也没看到,只是萧叔他们都在,正在与刘姑姑、二丫她们笑眯眯地说着什么。
离忧心中顿时有些慌乱,不知道江一鸣到底出了什么事。以他的性子,按理说她最迟应该在下马车的一瞬间,在宅子大门口便能够看到他的身影才对,可是进了厅却仍然没有看到,也不知道他到底又去了哪里。
众人见离忧来了,连忙都起身行礼。如今离忧身份毕竟不同,莫说日后是自家主母,可现在更是堂堂皇上亲封的郡主,礼节之上更是不能疏忽。不过,离忧却根本不在意这些东西,匆匆让众人免礼,日后也别动不动的行大礼之后,便马上问起了江一鸣去了哪里。
萧叔心知离忧自是着急了,便连忙解释道:“群主别担心,一鸣现在已经回房休息了。原本他硬是执意要去大门口迎你的,被我给劝了进去。出发前,原本他的身子便已经有些不适,这几天为了快些进京,又是没怎么停的赶路,所以这会身子还发着热。”
“什么,一鸣病了?”离忧一听,顿时急了,江一鸣的身体向来好得很,这么久来从来都没见他病过,甚至连个小喷嚏都没怎么打过,而眼下萧叔却说他病了,只怕这一回的病可不是萧叔嘴里说的那么简单了。
“郡主别急,你来之前,我们已经请过郎中了看过了,说是风寒,已经开了药,正在火上煎着了。郎中说多休息,喝两天药就会没事的。”萧叔又道:“他本不让我们告诉你,也想等你回去后再请郎中看病,说怕你担心,自己身子好还能扛一会,结果被刘姑姑大骂了一翻,当场便赶进屋子休息去了,又马上找来了郎中,倒是这样才配合一点的。“
“这个傻子,病了还拖,真是气死人了”离忧听萧叔说江一鸣这般说,心中一阵难受,这傻子,还想不让她看出来已经生病了,真当她是三岁孩子这么好哄的吗?
“姑姑,你骂得好,日后他若还这么不爱惜自个身子,你就这么骂他,看他还犯不犯傻。”她又气又心痛,朝着众人道:“你们先好生安顿一下,我这就去看看他。”
刘姑姑见状,连声道:“快去吧,看公子那样只怕也休息不好,虽然没说什么,可一直都在盼着你来呢。”
离忧点了点头,拔腿便想往里走,刚一抬步,却听到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轩辕柔赶紧叫了她一声。她停住步子,一看,这才想起了这个跟着一并来的妹子。
“哎,看我这么一乱,差点把三妹给忘记了。”离忧看向轩辕柔,朝她道这:“柔儿,今**只怕是见不着他了,他生病了,别把病气给过到你了。反正现在都已经到了京城,日后见面的机会多得很,今**就让二丫她们带你在这新宅子里逛逛吧。”
轩辕柔倒也听话,没有什么不乐意的,径直点了点头,一副好宝宝的表情。众人这才知道这是定南王府的三小姐,于是又是一阵子问好行礼的,离忧倒是早已经心不在焉了,匆匆命令清影与流风照顾好轩辕柔,又交代绿珠二丫小心侍候后,这才自个一人直接江一鸣住的房间奔去。
刚刚接近那屋子,便听到里头传来一阵咳嗽声,离忧一阵心急,门也没敲,直接上前推门便走了进去。
转过头,果然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半倚在床上休息,而拾儿则在一旁侍候着,看上去像是准备给他倒些水,润润嗓子。
“离忧,你来了?”抬头看到眼前的人,江一鸣原本很是憔悴的表情顿时一下子精神了不少,下意识从心底流露出来的笑容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的动人。
离忧眼眶一红,看到江一鸣这副模样,心中是又气又急,这么大的人了却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病了也不知道早早看大夫,先将病看好再说,这么托来托去的,只会更严重。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怎么就不知道呢?
出发前就已经不舒服了,为什么不先看好病再进京?她又不是三岁的孩子,难道等多几天就不行了吗?到了还不马上请郎中,还想着等见了她之后再看,想瞒着她不让她知道,可这么明显的事是瞒得住的吗?这个傻子,傻子,天下最大的傻子。
“离忧,你怎么啦?”见离忧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又半天一声不吭的,目光之中还竟是幽怨,江一鸣顿时有些急了,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边问边直接想掀了被子起来。
“给我躺着,不许乱动”离忧见状,连忙出声阻止,并且三步两步走到了床边上坐了下来,将那想起身的人给压了下去。
江一鸣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会的工夫,倒自然是明白了这丫头此时是在闹什么情绪了:“好,我躺着,不乱动,都听你的。”
一旁的拾儿见状,倒是机灵的很,连忙轻声退下,想将空间留给这彼此思念的人儿。刚刚走到门边上,却听离忧朝他喊道:“拾儿,一会药煎好了,赶紧给送过来,再让厨房弄点清淡的粥与开胃的小菜一并送过来。”
拾儿自是领命,心道这未来夫人这会凶是凶了点,不过对公子倒真是紧张得很,否则也不可能一副这样的表情。
快步出了门,并且将门给带好,拾儿悄然离去,而屋子里则只剩下了离忧与江一鸣两人,再也没有其他人的打扰。
“你到底是怎么照顾自己的,怎么把自个给病成这样?”离忧看到江一鸣的那一瞬间真的很是有火,不过此时早就软了下来,边伸手替他摸着额头试体温,边道:“一点都不爱惜自己,你这是存心想让我难过。”
江一鸣伸出双手抓住了离忧的手,心中满是暖意,看到一个好好的她这么真真实实地坐在自己身旁,朝自己发着脾气,埋怨着他,那种感觉是难以言说的满足。
“放心吧,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没什么大事,就是一点小风寒罢了。”他安慰着她,眼中的柔意只为她悉数绽放:“要不是萧叔他们不放心,非得请郎中,其实连药也不用吃,休息两天自然就好了。”
“胡说,你以为你是铁打的,病了就得看郎中,就得吃药”离忧恨恨地给了江一鸣一个白眼:“你要是再敢这般不爱惜自己,以后我就……”
她顿了顿,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样去惩罚这个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家伙,憋了一小会,这才负气地说道:“我就不理你了”
“好好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都听你的总行了吧?”听离忧这么一说,江一鸣连忙出声求饶:“我就是怕你担心,所以才不想耽误了行程。”
“可你这样,我岂不是更担心?”离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越说越觉得委屈,一向不怎么哭的人,此时眼泪都出来了:“你不知道这小病最不能托吗?若是托成了大病可怎么是好?我看你分明就是想让我难过。”
看到顿时梨花带雨的离忧,江一鸣顿时心都快碎了,他什么也不想再说,只是一个用力将眼前日思夜想的人儿一把拥入怀中,紧紧的抱着,让满腔的思念化作无限的柔情,安抚着因为担心自己而难过的宝贝。
离忧亦紧紧的回抱着江一鸣,一时间心底深处无尽的思念全都一窝蜂地跑了出来。所有的抱怨、难过什么的全部被扔到了一旁,只剩下最最真实的紧紧相依,感受着爱人的最真实的气息。
好一会儿,江一鸣这才同发出一阵满足的叹息,他伸手摸着离忧那柔顺的青丝,喃喃说道:“见到你比什么都好,我心中无比的欢喜。”
离忧心头一紧,江一鸣带给她的冲击让她觉得无比的满足,跟着舒了口气,她挨在他耳侧,含笑而道:“我也是一鸣,我好想你,每天都想,一天比一天更想。”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好想你,好想好想。”何止是想啊,江一鸣在心中悄悄的补充着,没有离忧在身旁,日子变得漫长无比,一颗心也成天如同没有着落一般,变得一点真实感也没有。
他不知道之前自己那十几年是怎么过来的,他只知道日后他的生活里若是没有她的话,怕是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过下去。那样的思念的滋味无法言说,痛却并着快乐,让他无比的痴迷。
为了最快的见到她,他硬是将原本萧叔他们都认为不可能这么快完成的所有的事全都妥善的安置好了,为了最快的见到她,哪怕明知道自己已经病了他也不想在原地耽误时间,为了最快的见到她,身子明明不舒服他却仍然让车夫日夜兼程赶路。哪怕是早一分早一秒都好。
原本他想直接去定南王府见她,却怕自己控制不住,失了礼仪,让她的颜面受到损害,思及此,这才还是先行回她打点好的住宅,并让二丫马上传信于她。
传信之人走了后,他便想在大门口一直等着她,这样就可以第一时间看到她,感受到她,将她拥在怀中,真真实实的缓解心中的那份思念。
倒是没想到离忧的这个刘姑姑竟如此厉害,一通臭骂硬是让他先行回屋休息,还不由分说找来了郎中替他诊治煎药,行事倒与离忧这丫头真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哎,他承认他真的是痴了,自己的心如同不受控制一般为她而痴。可是,他却觉得值得,因为这世上没有谁能够比得上她,只要有她,他便觉得有了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这才终于松了开来,只不过双手却依旧紧紧握在一起,满是笑意的彼此相视。
“咳、咳……”一阵咳嗽终于抑制不住的响了起来,江一鸣连忙别过头去,避开离忧,怕病气过到她身上了。
“你没事吧?”离忧见状,却丝毫不在意,连忙伸手替他轻抚着后背。
片刻之后,咳嗽声停了下来,江一鸣喘了几口气,这才看向离忧安慰道:“没事,放心吧,就是有些咳嗽,一会喝了药就好了。”
“药呢,药还没好吗?我去看看。”离忧哪里不急,马上便想起身去拿药。
谁知还没站起来便被江一鸣给拉住了:“别急,药没这么快,好了,拾儿自然会马上送过来的。”
“那你现在要不要喝点水?”离忧又问道:“或者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什么的?”
江一鸣一脸笑意地摇了摇头:“真没什么事,放心吧,我的身体向来都很好,郎中都说了是小问题,不打紧的。”
“你还说,看看你,一点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让我怎么放心?”离忧嘟着嘴道:“以后你若再敢这样,我便真的不……”
“不会了,不会了,我保证好吗?”江一鸣连忙制止住离忧的话,十二分的保证道:“我保证日后都听你的还不行?”
离忧见状,又有些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还差不多”
正说着,门外响起了两声敲门声,离忧估计着应该是拾儿送药过来了,便连忙让人进来。一看果然没错,正是拾儿与绿珠,不仅端来了刚煎好的药,而且还送来了些粥与小菜。
“将东西放着就行了,我来喂,你们都先出去吧。”离忧边说边将人给打发了出去,转而对江一鸣说:“药太烫了,先吃点东西暖暖胃。等胃不空了,药也差不多可以喝了。”
江一鸣自然服从,含笑的看着离忧为了自己而忙碌的身影。一会小心的吹着勺子里的粥细心地喂他,一会又夹些小菜送到自己嘴中。那样的感觉让他心中无比的欢愉,无比的满足。
“我自己来吧。”吃了几口,江一鸣见离忧那么紧张的神情,又怕这丫头给累到了,连忙道:“我人没有什么事,自己吃东西的力气还是有的。”
“不,你是病人,什么都得听我的。”离忧才不理他,一副没得商量的语气:“再说,我喜欢喂你,你不许反抗。”
听到这么可爱的蛮不讲理,江一鸣心里甜蜜无比,点了点头,继续享受着这顿最美味的饭,那一勺一勺之间,他知道自己吃到的不仅仅只是东西,更主要的却是离忧的一片爱意。
甜蜜的时光快得无比,没一会的工夫,吃的东西便已经喂完,面对那一大碗又苦又黑的药,见离忧一副也要先尝一口的样子,江一鸣连忙说道:“这个你别试了,温度已经好了,我自己来喝。”
“不要,我要与你同甘共苦。”离忧调皮一笑,却真打算也尝上一小口,看看这药到底苦成什么样子。
“傻丫头”江一鸣一听,连忙伸手从离忧手中将药碗给抢了过来:“你当这是什么?是药三分毒,你好好的尝什么。”
说着,径直将碗中的药一口气灌了下去,眉头都没皱一下便全部喝完了。
“苦吗?”离忧眨巴着眼睛,一副好像喝药的人是她一般:“要不要来点蜜饯?”
“不用,不苦。”江一鸣微微一笑,丝毫没有苦的样子,由着离忧轻轻将唇边沾到的药汁擦拭干净。
“那喝点水漱漱口吧”见状,她又连忙端来一杯温水,想让江事久漱漱口,嘴里味道好受一点。
“没事,真不苦。”江一鸣摇了摇头,男子汉怎么可能会在心爱的女人面前畏惧这么一点小小的苦呢?
“是吗?真不苦?”离忧见状,顿时嘴角闪过一丝调笑的笑意,边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边朝江一鸣道:“我试试”
说着,她竟突然凑了上去,嘴唇压上了江一鸣的唇,一副要用舌尖去添添,尝尝的模样。
江一鸣没想到离忧竟会突然亲上自己,愣了一下,却马上反应过来,脑袋连忙往后退,避开了离忧。
离忧还真没想到江一鸣竟会避开,一时间表情僵住了,很是委屈地看向他道:“你躲什么躲?难道怕我吃了你不成?”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看到一眼委屈的离忧,江一鸣马上知道自己刚才的举止一定是让这丫头误会了,只怕这会正伤心不已呢。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我看你根本就不想我,全是骗人的。”离忧皱着眉头,竟一副生气无比的表情。
这一下江一鸣更是慌了,连忙伸手握住她的肩膀,解释道:“离忧,你别误会,我只是怕病气过给你,怕你被我给传到了,也生病了那就不好了。”
离忧此时心中正在暗笑,这个江一鸣,还真以为她是十五六岁的小丫头,这么点事都想不明白吗?不过,她却仍旧面不改色,继续一副委屈地说道:“骗人,我才不信,哪那么容易,我才不怕什么病气不病气的,根本就没那么严重。”
“离忧你听我说,我真没有其他的意思,这风寒真的有一点严重,万一传给了你的话……”
江一鸣又欲解释,平日最为冷静、睿智的一个人此时竟有些不知所措,完全没有看出离忧是故意整她的。
话还没说完,离忧却又马上出声打断了:“不听,不听,要传的话,我呆在这里这么久,早就传上了,你分明就是故意的,我……”
这一回离忧还没说完,却见江一鸣一把凑了过来,一副再也不想那么多的表情,直接贴上了那道柔软的嘴唇,闭上眼忘情的吻了起来。
离忧嗯了一声,随后自是马上闭上了嘴,不再有任何其他的念头,紧紧拥着江一鸣热情的回吻着。一时间,四唇相吸,屋子里充斥着爱的激|情。
天知道,江一鸣有多么想亲吻怀中的宝贝,只不过是担心自己的病怕因此而传给了离忧。可这丫头这回却因为自己的顾忌而生出了误会,还一副那般难过的样子。看到这般,他也不想再管那么多了,无比忠贞的顺从着自己的心去吻着那日思夜想的人。
好一会,两人这才从那急措的喘息中分了开来,看到离忧满面的潮红,却一副得逞的J笑,江一鸣这才明白刚才这丫头是故意激自己的,一时间不由得摇了摇头,满是宠溺的亲了亲她的额头道:“傻丫头,要真生病了,可得吃好苦好苦的药,到时你可别哭鼻子。”
“才不会呢”离忧轻轻靠在江一鸣的胸膛,双手环住他的腰,将自己整个人都塞入他的怀中,一脸幸福地说道:“我可没那么爱哭鼻子,再说,你能喝这么苦的药,眉头都不皱一下,我为什么不能,说过了,我们可是要同甘共苦的。”
“真是个傻丫头”江一鸣紧紧地抱着离忧,心中一阵动容:“我不要看到你苦,我只想你一辈子幸福、甜蜜。那些没必要的苦,我不想让你吃。”
“只要跟你在一起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