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青莲乐府-第55部分

使老奴害死世子妃腹中的孩子,她说王爷他们定然不会为了孩子而舍掉大人的,让老奴借称世子妃难产,动些手脚将腹中的孩子除去。”接生嬷嬷连忙解释道:“不信的话,你们可以马上叫她过来与老奴对质,老奴句句属实,决无半点虚言。”
“好,本王现在便找她过来与你对质,若你有半句虚言,定不轻饶”轩辕谋阴着脸出声了,他朝李氏看了一眼后,便马上吩咐人去将何姑姑带过来当面对质。
一时间气氛变得十分的怪异,众人都知道,何姑姑是李氏身旁最受信任的人,称之为心腹也不为过,如果这事真是何姑姑干的话,那么只怕李氏这回是很难脱得了干系的。
“王爷,我……”李氏自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神色变得相当的难看,她急忙想向轩辕烈解释些什么,想说清楚自己与这事并无关系,可刚一出声便被轩辕谋给打断了。
“王妃现在什么也不必说,一切还是等人过来对质后再说吧”轩辕谋神情很是清冷,语气之中的质疑很是明显。
说实话,这些日子以来,王府一直不太平静,他不止一次的设想过到底是何人在背后兴风作浪,却没想到这矛头竟指向了李氏。
如果真的是李氏的话,轩辕谋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如何,只是希望事情并不是这样,希望与李氏并无关系。可现在,他所需要的不是希望,而是事实。
听到轩辕谋的话,再看到众人皆一副怀疑的样子看着她,李氏顿时一脸的黯然,显然很是委屈,却又不得不闭上了嘴,不再出声。这个时候,似乎说什么都不对,说什么都不好。
离忧静静的看着现场这每个人的表情与神情,也没有再出声,这个时候她自是不必再出头做些什么,有轩辕谋在,一切自会弄清楚明白,而她所要做的,只是在适当的时候解答轩辕谋他们对自己的一些疑问罢了。
正当气氛无比的紧张之际,屋子里突然伟出一阵响亮的婴儿哭声,众人见状,所有的注意力顿时都被那道哭声吸引住了。
“生了?生了”轩辕烈喃喃的说道,随后转过头朝着身旁的离忧大声笑了起来:“妹妹,生了生了,听,孩子的哭声,是我孩子的哭声”
离忧不由得笑了起来,连连点头,那孩子哭声哄亮,一听便知道应该十分的健康:“对,是生了,嫂嫂生了”
“快,快进去问问,怎么还没人出来通报”轩辕谋瞬间也兴奋了起来,朝着身旁的下人说催促道:“快去,快去看看世子妃情况怎么样了”
正说着,忽然门开了,绿珠满脸笑容地从里头奔了出来,朝着众人说道:“生了,生了,世子妃顺利生下一位小世子,如今母子平安,母子平安呀”
听到生了一位小世子,并且母子平安,一时间所有人都高兴得不得了,所有在场的奴婢全都齐声恭贺定南王府喜添贵子。这一化险为夷的一出让所有的人都来了个大转折,暗道还好结果总算是好的,否则只怕整个王府的人都得跟着倒霉了。
很快,于婆便将已经清洗干净、包裹好了的孩子抱了出来,孩子长得极为漂亮,不似那些刚刚生出来的婴儿红红皱皱的,而是又白又嫩,而且连眼睛竟然都能够睁开,可爱得不得了。
轩辕谋最先将这宝贝孙儿抱在怀中,左看看,右瞧瞧,越看越是喜欢,其他人也纷纷凑上前观看,满是兴奋的出声逗着孩子。
“好了,快些将这好消息转告老夫人与老太爷”轩辕谋边抱着孩子边朝下人吩咐着:“再去看看太医来了没了,催一下,一会让太医好好给世子妃瞧瞧,产后得好生休养才行。”
“是”
下人自是领命,欢天喜地的去办了。
轩辕谋将孩子递给了一旁早已等得不耐烦的轩辕烈,笑着说道:“烈儿,快看看,你当爹爹了”
轩辕烈激动极了,眼中还闪动着眼花,平时拿握了刀剑的手抱着那个小肉球,格外的小心,瞧了一小会,这才又催问里头收拾好没有,他想快些去看看南宫云锦。
“哥哥,你进去看看嫂嫂吧,里头已经收拾好了。”离忧见屋子里头的丫环过出来示意可以进去看望了,便朝轩辕烈说道:“把孩子抱过去给嫂嫂看看吧。”
轩辕烈连连点头,这回才反应过来似乎应该对离忧说点什么:“妹妹,好妹妹,哥哥不知道要怎么谢你。这一回若不是你的话,只怕这孩子……”
“哥哥,说这些便太见外了,咱们先进去看看嫂嫂吧”离忧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太将这事放在心上。
众人见状,纷纷赞同。轩辕谋看了一眼还跪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的接生嬷嬷后,这才吩咐让轩辕烈与离忧先行进屋探望南宫云锦,而他得先处理这边的事。当然,李氏此时也只得先留在外头,等那何姑姑来后再说。
屋子里,此时南宫云锦虽然很是虚弱,不过人却并没有什么大事,于婆已经仔细检查处理过了,产后的危险应该并不大,不过这产妇刚生完后一般最少还得观察个把时辰,以防有产后大出血什么的,所以于婆也吩咐了服侍的人好生留意。
很快,太医也来了,检查了一番也说没有什么问题,孩子大人皆状况良好,又开了些药膳给南宫云锦用作产后食补之用,并详细交代了服侍之人坐月子期间要注意的一些事情。
离忧做事倒也谨慎,见太医搞定之后准备离开,便请太医先行留下,一个时辰之后若没什么事了再走。太医自然不敢违命,跟着丫环去院子一旁的客房先行休息去了。
至于接生嬷嬷想要害死孩子的事,离忧并没有让轩辕烈这个时候告诉南宫云锦,之前进屋时,轩辕谋也交代了一下,毕竟这个时候南宫云锦已经十分虚弱,不应该让她再有太多的担心。
之后,轩辕谋与李氏也一并进来了,除了他们以外,老夫人与老太爷也都闻讯赶来,见母子平安,孩子又那么可爱,皆高兴不已。
因为怕影响到南宫云锦休息,所以众人没有久留,交代奶娘好生照顾小世子,又吩咐侍女好好服侍南宫云锦后,便都先行离开,让南宫云锦好好休息。
将这里的事打点好之后,轩辕家的这些个主子全都被叫到了老夫人与老太爷那边,很明显,自然是为了接生嬷嬷意图谋害孩子一事。
老夫人与老太爷听说这事后,纷纷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后怕不已。若是当时真听信了那接生嬷嬷的鬼话,这会的工夫,他们定南王府可就是愁云密布了。
“真是太可恨了,怎么会有如此歹毒之人”老夫人桌子一拍,一脸的阴沉:“这姓何的奴才还真是歹毒,我王府与她到底有什么天大的仇恨,她竟能够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下手”
“对啊谋儿,这事必须一查到底,绝不能让这么歹毒之人逍遥法外”老太爷训斥道:“给我好好查,务必不要有任何遗漏”
说着,老太爷的目光很是阴冷的扫过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李氏,谁不知道何姑姑是李氏身旁的人,而且还是极为信任的人,这其中到底还有没有其他内情,想想实在是让人觉得难以安心。
李氏却也是个极为有忍性的人,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出声为自己辩护什么。这会她自然知道自己的处境,何姑姑跑了,自己再怎么样也难逃一个识人不明的罪责,而这还只是十分轻的,更主要的是,怕是他们都怀疑自己与何姑姑有什么关联。
“父亲放心,那何氏虽然已经跑了,不过我已经将此事报到了官府,相信很快便能够找到何氏。”轩辕谋道:“那接生嬷嬷也已经让官府带走调查处理,用不了多久,便能够真相大明的。好在,云锦与孩子这次能够逃过一劫,平平安安的,这也算是万幸了”
“说起来,此事还真是多亏了离忧这丫头,要不是她,我们可都上了那接生嬷嬷的当了”轩辕谋看向离忧,一脸的不解:“离忧,你倒是说说,你是如何知道这接生嬷嬷有问题,并且还提前准备了别的接生婆?”
一听这话,众人顿时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离忧身上,明显亦都是好奇不已。
离忧见众人总算是想起问她这个,便微微笑了笑,简单的解释了一番:“事情其实也算是凑巧,那日我出府时正好在园子里碰到了一个面熟的嬷嬷拿着一大包东西慌慌张张的也不知道要去哪。当时她不小心摔了一跤,人都顾不上了,却硬是死命护住手中的东西,没让那包东西落摔到地上。我当时就觉得有些奇怪,这么紧张一定应该是很贵重吧。可一个嬷嬷能够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呢?”
说到这,她停了停,看到众人一副吊足了胃口的样子看着她,便继续说道:“后来我突然想起这个面熟的嬷嬷在哪里见过了,因为前两天我去看嫂嫂的时候,正巧在嫂嫂那里见到过她,当即时嫂嫂还跟我说这是全京城最好的接生嬷嬷,是父亲特意请进府准备替她接生的。想起她便是替嫂嫂接生的嬷嬷后,我便愈发的觉得这接生嬷嬷如此神情如此举动很是不正常,便让清暗中跟着去查看清楚,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谁知,这一跟踪倒还真是跟出了问题。清风回来禀告,说是暗中发现那接生嬷嬷包裹里的全是银子与贵重的金银玉器等首饰,价值不菲。这一下我更是怀疑了,一个接生嬷嬷哪里可能有那么多好东西呢?就算是父亲花高价请她,最多是给银子,不可能给那么多贵重的物件,并且若真是光明正大得来的又怎么可能那么紧张慌乱?”
“所以你便怀疑这接生嬷嬷一定有什么问题”轩辕烈听到这,忍不住抢话道:“而一个临时进府的接生嬷嬷,她所能够得利的最大可能便只能是接生了。所以一定是有人暗中给了她很大的好处让她做些不应该做的事”
“哥哥说得对。”离忧点了点头道:“有人想对嫂嫂肚子里的孩子下手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因此我估计这接生嬷嬷十有八九是得了他人好处,极有可能会做出些什么恶毒之事来。而在接生的过程中,是最好下手的,一来以她京城第一接生婆的身份,相信大家是都不会怀疑她的水平的,二来女人在生孩子的过程中本就有着很多的风险与意外,因此稍微动个小手脚,达到目的,对她来说简直易如反常。”
“当然,这一切也都只是我的猜测,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所以我也不可以无缘无故的去跟父亲大人讲,要求换接生嬷嬷之类的。更何况这接生嬷嬷亦不过是受人摆布的棋子,关键还是那幕后指使之人,就算现在换了,难保那指使之人又会有什么其他新的动静,这样的话反倒是防不胜防。”
离忧平静地说道:“所以,我这才干脆做好准备,让清影暗中去找了一个经验丰富的接生嬷嬷进府随时呆着,若那接生嬷嬷要任何的异常,便能够马上替换,这样也不至于临时慌乱,耽误了时机。”
“好、好,好真是个聪慧沉稳的丫头”老夫人听到这,不由得大声称赞起来:“做得好,做得好”
“奶奶过奖了,其实离忧没您说的这么厉害,不过是凑巧发现了些端倪罢了。”离忧浅浅一笑,继续说道:“没想到这接生嬷嬷果真有问题,直接便说嫂嫂难产,还让爹爹马上拿主意,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难产这种事我虽并不太懂,不过之前太医都有给嫂嫂定时检查,说胎位什么的都很正常,而且嫂嫂一直都有作适当运动,体重也控制得很好,所以胎儿难产的可能性应该很小。而且那接生嬷嬷出来后,我便一直细细观察她的神色,虽然装得挺好,可毕竟是做坏事,多少还是有些异样,因此我这才强行阻止了她,并让一并跟着过来的于婆去查看是否真为难产。“
离忧微叹一声,最后说道:“好在离忧没有猜错,嫂嫂与侄儿福大命大逃过了这一劫。”
“嗯”老太爷连连点头,肯定地说道:“这次还真是多亏了离忧,爷爷一定得好好奖励奖励你才行”
“爷爷说什么奖励不奖励的,嫂嫂和小侄子也都是离忧最亲的人,我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更何况依我看,不论是谁,只要知道有人想对咱们家里的人不利,都是会这般做的。”
离忧的话顿时又是让轩辕家的这几位长辈赞赏不已,纷纷出声肯定,而轩辕烈更是无比自豪,为自己有这么个好妹子而骄傲不已,更为妻儿能够平安度过这一劫激动不已。
正说着,忽然外间有人进来通报,说是有个小丫环有重要的东西要亲自交给王爷。众人见状相互看了看,一时间倒也真没人猜得出到底是什么事。
“让她进来吧”轩辕谋见状便吩咐下人将那小丫环带进来。很快,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环走了进来,看她的装束打扮,应该是府中的粗使丫环。
小丫环进来后,见到这么多主子都在,一时间显得很是紧张,结结巴巴地行礼请安之后,这才朝轩辕烈道:“王爷,奴婢、奴婢有东西要交给您。”
“什么东西?呈上来吧”轩辕谋暗自打量了一下这小丫环,却见面生得很,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印象。
小丫环见状,这才从怀中取出一个信封呈上,一旁的随从接过后,双手递到轩辕谋的手中。
看到那封没有写任何字的信封,众人心中皆各自猜测起来,不过却谁都没有问什么,直等着轩辕谋径直拆开看完再说。
随着轩辕谋的目光在信纸上的移动,离忧清楚的发现到了轩辕谋神情的变化,隐忍、失望、愤怒、怀疑……等等等等,那么多的神情竟然都包含其中,看来这纸上一定写了一些十分重大的事。
“这信是何人让你交给本王的?”轩辕谋将信看完后朝那丫环问道:“如实说来,否则决不轻饶”
看到轩辕谋那么凶的神情,小丫环顿时又是吓得不轻,连忙结结巴巴的说道“回、回王爷、的的话,奴婢,奴婢……是,是……”
“别怕,慢慢说。”离忧见状便出声说了一句:“你不过是个递信之人,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与你无关,只需如实说来便可。”
小丫环一听,这才稍微好了一点,吞了口口水继续说道:“这信是何姑姑让奴婢亲手交给王爷的。今日下午何姑姑突然找到奴婢,她给了奴婢五两银子,说是让奴婢按她要求的时间将信亲手交到王爷手上。何姑姑之前很是关照奴婢,所以奴婢便没有多问就应了下来。”
“那她人现在在哪里,你可知道?”轩辕谋皱着眉问道。
“奴婢不知道,姑姑将信给了奴婢后便走了,其他的奴婢都不知道了。”小丫环赶紧回答。
轩辕谋一听,顿了顿后这才挥了挥手,让送信的小丫环先行退下,那小丫环见状,连忙行赶紧行礼退了下去。
“王爷,到底是什么事?”听说这信是何姑姑让小丫环转交的,一旁的李氏自然再也坐不住了:“这信上都写了些什么?”
“是啊谋儿,这何氏胆子还不小,竟然还敢让人转交书信给你她到底写了些什么呀?”老夫人与老太爷自然也好奇得紧,连声问着。
轩辕谋看了一眼李氏,却并没有回答,神色之间很是清冷,之后这才起身,亲自将书信送到老夫人与老太爷手中:“爹娘自己看吧”
二老一听,连忙接过信看了起来,看完之后变都神色大变,目光纷纷看向了一旁的李氏,愤怒无比。
李氏见状,愈发的觉得不对劲起来,她站了起来,不安地问道:“爹娘,你们这是怎么啦?”
“怎么啦?你自己拿去看吧”老夫人冷哼一声,将那张信纸朝着李氏一扔,满脸的失望。
第一百零三章:信任
第一百零三章:信任
李氏吓了一跳,这么多年来,老夫人从来没有朝自己发过这样的脾气,就连大声责备也没有过几次,更别说像今日这般朝着她发火,神色还如此的难看。
她顾不上多想,连忙上前捡起掉在地上的信纸看了起来,没想到这一看却让她自己整个人都傻住了。
“不,不是这样的,这不是真的”好半天,李氏这才反应过来,大声朝着轩辕谋和老夫人、老太爷道:“何氏这完全是胡说八道,她这是故意诬陷我,我怎么可能指使她做出这样的事来你们要相信我,要相信我”
听到李氏的话,离忧顿时明白了过来,只怕是那何氏留给轩辕谋上的信上写的应该是检举揭发李氏,道出整个事件都是李氏所指使这样的话。
“相信你?你让我如何相信你?”轩辕谋声音清冷,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李氏,这何氏可是你身旁最为信任之人,她不过是一介奴才,无缘无故的怎么会做出这些事来?如今她人已经跑了,留下书信揭发于你,字字句句清清楚楚,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是这样的,真的不关我的事”李氏急得不行,眼泪都快下来了,她朝轩辕谋道:“我嫁入王府这么多年,难道你就真的相信我是如此恶毒之人?”
“我只相信我的眼睛看到的你自己说说,那么多贵重的东西,不是你给何氏的话,她怎么可能擅自拿去给那接生嬷嬷,难道你会不知道?又不是一件两件,没你的允许谁有这个胆?”轩辕谋当着众人的面大声斥责道:“不但是这一次,还有之前送有问题的薰香,给云锦饮食动手脚,甚至于为了不让我们怀疑到你,你竟然还自己给自己下毒,真是没想到你竟是如此阴毒之人”
李氏一听,顿时心如刀绞,此时她真是百口莫辩,看到一向感情不错的夫君竟如此不信任自己,口口声声断言自己便是幕后指使之人,顿时觉得心都凉了。
而她毕竟也是世家之女,骨子里的尊严容不得让她受这么大的屈辱,只见李氏目光一怔,整个人顿时冷静了下来,也不再看轩辕谋,而是朝着上方坐着的老夫人与老太爷说道:“爹、娘媳妇的确没有做过这种丧尽天良之事,更加没有这种歹毒之心。还请爹娘明查此事,还媳妇一个公道”
李氏说罢,定定地站在那里,一脸的清冷,此时此刻,她的确恨那何氏,但更让她觉得难过的却是轩辕谋的态度。这个自己嫁过来陪伴了近二十年的男人却这般不信任她,对着一张信纸,在没有经过任何查证的情况下便这么肯定的怀疑自己。
那样的感觉真的很让人心疼,如果交换一下,换成被怀疑的人是轩辕谋的话,就算再有所谓的铁证摆在面前,她亦不会相信这事会跟轩辕谋有关,不为别的,只因为信任。
一时间,屋子里顿时静了下来,轩辕谋似乎也查觉到了自己刚才的反应太过不冷静了一些。毕竟李氏与他在一起这么多年,按理说他是应该相信她,可眼下的一切再加上之前发生的种种,让他不得不怀疑。
挥了挥手,他示意屋子里的下人全都先行退下,不论如何,这毕竟都是他轩辕家的家事,与李氏到底有没有关系都好,还是不希望其他的人知道太多。
待下人都退下后,老夫人正准备开口说什么,却听李氏又径直出声道:“爹娘放心,此事没查明之前,我哪里也不去,你们也可以派人看着我,我不会有任何怨言与不满。只不过,请爹娘下令,事情没有完全查明之前,不要让灵儿与柔儿知道这些,免得这两个孩子担心。”
李氏一脸的坚定,丝毫没有半点的畏惧,也许于她而言,真正担心的不过是两个孩子罢了。
见状,老夫人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只是朝一旁的老太爷瞧了一眼,一副你看着办的表情。老太爷叹了口气,想了想道:“此事事关重大,为父不想冤枉了任何人,也不愿让真正心怀不轨之人逃之夭夭。更不想日后这王府还受到什么加害,弄得鸡犬不宁。可老夫年纪大了,也没精力去查这查那,所以这事就交给谋儿你处理吧,务必把握好分寸,得靠真凭实据说话,不能够轻率。”
一时间,这球转了一圈还是抛回到了轩辕谋手中,而老太爷的意思也很明显,对于李氏即不表示完全的信任,但同样却也保持怀疑的态度。说到底在他们看来李氏的确是最有动机之人,可却也不能仅凭怀疑与一纸无人对证的揭发信便认定些什么。
李氏若只是个无关轻重的人倒也还好,无论真假打发走了便也没那么多的事,可李氏的身份却绝对容不得这般轻率,不但是定南王府的王妃,同样也是李家之女,别说真有个错怪冤枉之类的,就算真是她,倘若处理得不妥当,那影响也是相当不好的。
轩辕谋见状,只得暗自叹了口气,朝着李氏道:“既如此,我便将那书信一并交于官府处理。官府没有出结论之前便留在自已屋子里不得随意出院子,若到时查清楚与你无关,我自当向你请罪,若查出与你有关,我……”
说到这,轩辕谋停了下来,一脸的为难,若真是与李氏有关的话,那真是家门不幸,到时他也只能够将李氏送回李家,让李家人自己处理了。
李氏听到这话,一脸的悲切,只不过却不愿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太过失了骨气,这才咬着牙没有再掉一滴泪,她没有再出声为自己多说什么,只想保持着这最后的尊严,属于李家女儿特有的尊严。
轩辕谋一声叹息,朝着外室方向说道:“来人,送王妃先行回去休息,没本王的许可,不……”
“等一下”话还没说完,却见离忧突然出声打断了轩辕谋的话,并且一挥手让那刚刚进来的人先行退了下去。
“离忧,你这是做什么?”轩辕谋皱着眉看向离忧,显然对这个女儿突然的举止并不太满意。
“爹爹,女儿有几句话想说,还请爹爹稍等片刻。”离忧早就料到了自己这一多嘴肯定会引起些不满,所以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望爹爹海涵,莫怪女儿多嘴。”
轩辕谋一听,顿了顿后这才点头道:“有什么话便说吧”
离忧见状,也不多绕,径直说道:“离忧认为,爹爹此举并不妥当。那书信不能够交由官府一并去查。一来,这事毕竟牵涉到了母亲,自然算是咱们轩辕家的私事,也是非常私密之事。爹爹想以此公平公正的还原一个事实的真相这本也正常,可是爹爹有没有想过,这样做的话,不论真相如何,这事都会传遍整个京城,天下世人皆知,到时损的还是咱们轩辕家的脸面。”
“第二,其实这般做对母亲的影响是最不利的,如果到时查明与母亲根本无关的话,只怕这些负面的影响却根本无法再消除,要知道流言蜚语最是厉害,比那杀人的利剑有过之而无不及。”
离忧继续说道:“爹爹这般做,无疑于对母亲是极为不公平的。离忧虽并没有看那信上的内容,不过却已经猜到八九分,想是那何氏定将所有的一切都推到母亲身上,一切均为母亲所指使。可离忧觉得只凭一方之言,还是一纸转交的信便怀疑母亲,爹爹此举是否太过草率?”
离忧的话一出,一时间让所有人的都大为惊讶,当然最为惊讶的却还是李氏,她做梦也没想到,此时站出来替她说话的竟会是离忧,这么多人中,最为信任她的竟是一个相处时间最短的人。
老夫人与老太爷纷纷对视一眼,却也并没出声,此时此刻,他们倒还真不知道得说什么,看不清,也说不明呀。而轩辕烈则眉头紧锁,盯着那李氏不住的打量,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轩辕谋见状,重重的叹了口气,朝着离忧道:“你所说的确有些道理,可问题是这事明摆在这里,爹爹也不愿相信,可你看看,那何氏是什么人?这么多年都是你母亲最为信任之人,一个下人会无缘无故的做这些对她来说并没有任何好处的事吗?还有之前,府中发生的那些事,为父何尝不愿相信你母亲,可是如今看来,怎么能叫人不怀疑?那何氏在信中写了,自己受不了良心的谴责,也不愿再替人做那些歹毒之事,所以只能够逃走,思来想去才留下这封信揭发幕后之人,以此赎回一些罪过这何氏被你母亲视为心腹一般对待,若没有什么原因,好端端的岂会无故去冤枉平日里对她最好的主子?”
说到这,轩辕谋下意识地朝李氏看去,见她神色隐忍之中带着痛心,顿时也不由得停了下来,转而朝李氏道:“王妃,你我夫妻这么多年,你也知道我的性子与脾气,心里有话便不会藏起来,也不会拐弯抹角,虽然说的这些是不好听,但看到这些我心中不可能对你不存有怀疑,并非我不讲情,只是许多事必须……”
“王爷不必多说,这些我都明白,情与理应该如何把握王爷无需多虑,只管公正处理便可。我自问问心无愧,即使被人怀疑亦不过是最正常的事,不会因此而对王爷心生恨意。”李氏简单明了的说着,不会生恨,但心却真的被伤到了。只是这一句却没有说出口罢了。
一时间,有种特别的情愫在轩辕谋与李氏之间散开,那样的感觉压抑而带着无奈,看得一旁的人都不由得跟着有些不好受。
离忧微微愣了一下,此时的李氏给了她一种从所未有的感触,一直以来她都没有对这位王妃有过太过深入的了解,总觉得跟其他名门世家出来的女人没有太多的区别,可现在看来,她倒是小看了李氏,也看低了这个坚强而有骨气的女人。
在李氏身上,离忧看到了这个时代女人身上不常有的一种气质,那种隐藏在谦恭里面的坚韧与桀骜。即使最爱的人在关键的时候没有站出来替她说话,甚至还与其他人一般对她抱有怀疑,对她不信任,即使这样的打击让她的心无比受伤,但是她却仍就保持着那份属于自己的尊严与坚强。
“爹爹,离忧以为,此事并非这般简单。”离忧一改原先不愿太多管闲事的原则,再次出声了:“原本这事也不是离忧的身份有资格多谈论的,不过离忧也没别的意思,只是看到了一些事,也想到了一些东西,此时此刻觉得有些不吐不快。”
“丫头,有什么话便说吧,咱们轩辕家向来只论道理,不论其他,只要有理,谁的话都可以听。”一旁的老夫人终于表态了,这静下心来一想,总觉得离忧这丫头不是什么唐突之人,既然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声为李氏说话,看来应该是有些根据的。毕竟事关重大,多听听其他人的意见、想法也是好的,说不定还真能够将这拢着的迷雾给拔开一些。
离忧朝着老夫人亲呢一笑,也不再有任何顾忌,径直说道:“说实话,原本我也怀疑过母亲,毕竟从表面上看只有她动机与可能性最大。可现在我却相信,此事应该不是母亲所为。原因很简单,第一,整件事虽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母亲,可一切都太过顺理成章,太过逼真。真到让人觉得设计的成分太过明显,真到让人无法再去考虑其他的可能性,而不得不怀疑母亲。我们常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便往往有时就算是亲眼看到的东西都不一定是真的,更何况只是一个逃走了的奴才留下的一面之言。”
“第二,这事看上去虽并没有什么漏洞,但实际上却有一个最大的漏洞。整件事,实在是太过明显,前几次那人给嫂嫂薰香动手脚,在饮食中动手脚,还有母亲中毒一事,都看得出此人是个心机十分了得的人,爹爹与哥哥明里、暗里调查了那么久,却始终没有半点的线索,这说明幕后之人心思十分了得。可今日之事实在是太过明显,根本让人无法相信这幕后之人有多么的高明。如果说母亲便是这幕后之人的话,那么这前后的反差未免也太大了些吧?更何况母亲自小长于百年世家,聪慧过人不说,也见惯了大宅门里的那些勾心斗角的事,阴谋也好,阳谋也罢见得多了,若真有心要做这种事的话,又岂会露出如此大的破绽,这么轻易的便将自己陷于这样危机之中?”
离忧顿了顿后继续说道:“再者,谈到动机与目的,以我看,如果真是母亲的话,那么她直接害哥哥岂不是更简单?不害哥哥,反倒去害哥哥的孩子,如此做是不是太过费力又无用?毕竟只要哥哥在,日后还是会有其他孩子的,一个个的去害是不是太过麻烦,而且容易被人发现?”
她笑了笑,看向李氏道:“母亲,说实话,之前嫂嫂的饮食被人动手脚时,我也曾怀疑过您,甚至于您中毒之际,我还在想这会不会是您有意为之,以混淆视线。后来我偶尔听闵嬷嬷说起,哥哥小的时候得过一场大病,差点死去,是您主动回李家替哥哥求来了李家的一味珍贵的独门秘药,哥哥这才得救。后来我便想,如果您真有什么其他不好的心思的话,这十几年间,多的是机会,又何必等到现在,等到哥哥都已经长大成|人,有了足够的力量自保的情况下再这么愚蠢地动手去害他的孩子呢?”
“所以,那个时候起,我便改变了心中原本的一些想法。”离忧继续说道:“不过,这些都只是猜测,并没有任何真凭实据,因此我心中虽有所改变,却也并没有对您百分之百的相信。直到今日嫂嫂生孩子时,我才完全肯定您不是害小侄子的幕后真凶。”
“你为何如此肯定?”听到这,李氏突然出声了,她很是感慨地说道:“没想到最相信我的人竟然会是相处最短的你。”
李氏的话让在场之人,纷纷显得有些不太自然,不过离忧却并没有理会那些,径直答道:“因为整个晚上我都在仔细的观察您的一举一动,我一直都有注意您的眼睛,一个人再会演戏,但眼睛却不会骗人。当绿珠出来告诉大家,嫂嫂平安产下小世子时,我从你眼中看到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悦与欣慰。如果你真是幕后真凶的话,只怕是绝对不可能会有那么真诚与自然的情感流露。”
“当然,这还不是让我百分之百相信你的最主要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恰恰却是刚才那丫环送过来的信,何氏让人转交给爹爹的那封所谓的揭发你的信。”
离忧说着,将目光移向轩辕谋,沉声说道:“其实这封信最主要的目的便是指证于母亲,而且时间、场合都计算得相当精确,从时间上看,何氏正是在嫂嫂一开始动胎气时便将信准备好了交给丫环,而后便不见了,这说明她一早便打定了主意,若她真是因为良心不安才会揭发主子、背叛主子的话,为何不提前将信交给爹爹?依我看,若是那何氏知道事情并没有成功的话,她定然不会这么快急着揭发吧”
离忧的话顿时让轩辕谋陷入了深思,听到离忧这么分析,事情似乎完全变了个样子,许多浅显的道理也都浮出了水面,让整个真相完完全全的清晰了起来。
“妹妹说得对,母亲不可能会做那些事”一直没出声的轩辕烈突然出声了,他看向李氏,一脸的抱歉:“对不起,烈儿刚才只顾着妻儿安危,差点错怪了母亲。”
“好孩子,这不关你的事,哪里要道什么歉。”李氏声音有些哽咽,能够得到轩辕烈的信任,她的心已经释然了不少:“再说这事本就是有心之人刻意设计,怀疑也是很正常的。”
“王妃,你受委屈了。”良久,轩辕谋总算出声了,他叹了口气,一脸内疚地看向李氏道:“是我想得太过简单了一些,只看到了表面的这一点东西,却将你平日的点点滴滴给忽略掉了。我们十几年的夫妻,本应该彼此信任,可我……我不应该不信任你,甚至还比不上孩子们”
听到轩辕谋的话,李氏眼眶微微泛红,神情显得激动不已,她重重的吸了口气,控制住心中的情绪,摇了摇头道:“不怪你,怪只怪何氏太过狡猾,怪只怪我自己识人不清,竟然会对这么一个居心不良之人那般信任。”
见状,众人都不由得感慨不已,老夫人与老太爷也欣慰了不少,刚才这么一出真是有些伤人心,好在离忧这么一提醒,一分析,这才让众人看清这分明便是个赤祼祼的栽赃嫁祸,这么明显的做法,他们竟差点上当,想想真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幸好这会总算是识破了那何氏的J计,否则真冤枉了李氏不说,还得闹得满城风雨,不知得惹出多少麻烦,日后也只怕是得家无宁日了。
“这何氏真是可恨,咱们轩辕家与她到底有什么冤仇,她竟如此害我们”老夫人气愤不已,朝着轩辕谋道:“谋儿,你务必得将这害人精给找出来查个清楚,还王妃一个公道,还咱们王府一个安宁”
“依孩儿看,那何氏做这么多事,目的很明显,无非就是想让我王府家宅不宁。虽然并不清楚她到底与我们家有什么恩怨,也不清楚她背后还有没有其他的人,但孩儿定会尽快将人给找出,把事情弄个明白。孩儿定会好生保护家人,不会再让人有机会如此害我轩辕家了。”轩辕谋一脸坚定地说道:“请爹娘放心,孩儿已经想到了办法引蛇出洞”
PS:2012年的第一天,青青在这里祝所有的亲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财源滚滚哦:)
感谢我是一只小蜗牛,圣手著文章投出的粉红票,感谢化成灰灰的打赏,谢谢亲的新年礼物,呵呵,亲们都出去高高兴兴的玩吧,青青爬下去继续码字了。
第一百零四章:捡个宝
第一百零四章:捡个宝
几天下来,世子妃产子风浪表面看上去似乎渐渐趋于平静,轩辕谋甚至于让官府将此案在接生嬷嬷那一处便了结了,没有再过多的去追查其他,更没有让官府花太多精力去追查何氏。
不过,只有轩辕家的这些个主子心中清楚,那不过是表面的文章而已,真正的网已经放下,轩辕谋所谓的引蛇出洞亦不是空谈。
离忧刚刚又去看了南宫云锦,身子恢复得不错,孩子也长得很好,被奶妈照顾得非常的周到。而南宫云锦也已经知道了她生孩子那天发生的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原本便对这妹子喜欢得很,如今又救了自己孩子一命,更是打心里面的贴近。
看到南宫云锦这般记着这事,离忧自是让她不必太过挂怀,都是一家人,自然得互相友爱,说太多的感谢什么的,反倒是见外了。又好声让南宫云锦休养,别太操心,坐好月子往后这身子才会更加健康,身子好了,什么都好。
姑嫂说道了好一会,离忧怕影响南宫云锦的休息,便没有久待,亲了亲那个可爱的小侄子后便告辞了。南宫云锦听了离忧的话,也没多留,反正日后多的是时间,等孩子满月后有的是工夫,也不必急着这一时一会。
回到自己住的地方,还没进门便见闵嬷嬷上前通报,说是王妃已经来了多时,正在屋子里头等着她。
离忧见也差不多到用午膳的时候了,便让绿珠去小厨房通知一声,多准备点饭菜,而后这才进了屋子。
“母亲来了,离忧去看嫂嫂了,不知母亲过来,让母亲久等了。”见李氏正独自坐在那里喝着茶,离忧上前朝她行礼说道:“给母亲请安了。”
“快免礼”李氏见状,马上起身,连忙扶住离忧道:“我也是临时想起过来的,也没等多久,刚来一小会。”
边说,李氏边拉着离忧的手一并坐了下来,脸上满满的是亲近的笑意。
“离忧,本来我早就专程想过来谢谢你,只是这几天一直都有些细细碎碎的事情,所以才拖到了现在。”李氏很是感激地说道:“我之所以来,并不仅仅是因为你帮了我,更主要的是想亲自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母亲千万别这么说,您是长辈,我是晚辈,这谢字,离忧真的担当不起。”离忧微微摇了摇头道:“况且,那日我亦不过是实话实说,并有特意做些什么,母亲自已行得正,这才是让您解决麻烦最主要的原因。”
“我知道你是个心肠善良的孩子,做了好事也从不邀功。我心中清楚,不仅是这回我的事,而且以前柔儿的事,你也费了不少的心思。”李氏很是真诚地说道:“我也清楚一些你的性子,所以只是想过来亲口说声谢谢,这份情,这份心母亲都牢牢地记住了。我虽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只要你不嫌弃,我真心愿意将你视如已出,日后不论你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商量,只要能够做到的,我都会全力帮你。”
李氏的话并没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