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青莲乐府-第60部分

郑小西之前在进郑府之前便已经有了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只不过那男子家境贫寒,比起郑小西家更是有过这而无不及。除了一个长年生病的老娘以外,便什么也没有。郑小西家里自然不同意,所以才会让小西进郑府当丫环,一来也好补贴家里,二来也是为了断了小西的念想。
可是郑小西却一直爱着那男子,这么些年来两人都私底下还保持着联系,并且也都还是互相喜欢,互相惦记。当时离忧说想帮郑小西赎身时,她也并不是不愿意离开郑家,只不过如果真离开的话,想是一定会被父母强行许了人家。哪怕跟着离忧一并进了京,可那男子却还留在那里,这样一来,还不如继续留在郑府。
那男子生性善良,又孝顺无比,人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他却偏偏做到了。就算是再穷再累,只要能够想办法挣到一口吃的,就决不会自己一个人吃,而是会先拿回去给他娘吃。所以,只要男子的娘亲还在的话,他是绝对不可能离开那里去别的地方的。
这样一来,郑小西也只能边走边看,希望再过多些年,等自己真的年纪大了出了郑府,说不定嫁不出去了,她家里人便有可能同意她与那男子的婚事,抱着这么一个念想,因此,这才一直不愿离开郑家。
郑小西的想法其实真的很单纯,离忧没有想到竟会是这样的原因。可是,小西却始终想得太简单了一些,即使她就二十好几出府,即使到时不太好嫁条件稍微好一点点的,但她的家人也是肯定还是不会愿意将她嫁给那个一贫如洗的孝子的。
“小西,你真的那么喜欢那个人吗?”离忧朝郑小西问道:“他真有那么好,值得你这么去喜欢吗?”
郑小西这回一点也没在犹豫,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是的,离忧,他真的很好,当然可能跟别的许多男人比,他的确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穷小子。可是,在我的心中,他却是这世上最好的。你不知道,当年,我被毒虫子给咬了,家里又没钱给我去治,只能让我自生自灭,是他二话不说,背起筐子一个人跑去山沟沟里给我采老人们说的那种很稀少的草药解毒。”
说到这,郑小西顿了顿,一脸感动的说道:“当时,他亦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可他为了我连害怕都没有半个,硬是给我将药给采回来救了我一命。这个其实也不算是最主要的,你不知道,他对我有多好,去年我本约了他去看他,可临时有事,实在是走不开,他见我没去,以为我是半路上遇到了什么危险,跟疯了似的到处找我,正好那天水塘子那边淹死一个女的,听那些围观的一说,他以为是我,二话没说就跳下去了,等我赶到的时候,好在已经被人给救了上来。”
郑小西哭成了个泪人,断断续续地接着说道:“他,他其实根本就不会水性。可那时,只记着我的安危去了,连自己会不会水性都不记得了,不顾命的想去救我。离忧,你说,这样的男人是不是个好人,是不是值得我喜欢?”
听到这些,离忧亦感动不已,她拿出手帕轻轻的帮郑小西擦掉脸上的泪,微笑着说道:“对,他是个好人,而且也是个好男人,更是值得你去爱,去与他共度一生的男人。”
“离忧”听到离忧的话,郑小西顿时释然无比,这样肯定的回答,无疑是对她的一种认可,至少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她才会这么认为,在这份让她痛并快乐的感情路上,她不再孤单。这样的理解太珍贵,太及时,让她无比的欣慰。
“好了,别哭了,你能够找到一个这么好的人,这是好事。”离忧摸了摸郑小西的头道:“既然是好事,那我自然得锦上添花。”
“什么意思?”郑小西顿时听不明白了,睁着眼看着离忧道:“你想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只不过我现在在京城这边也做了些生意,正好缺放心又能干的人手帮忙。你那个谭郎既然是这么重情义之人,自然品性是极好的,所以我想让他进京帮我的忙。”
“不,离忧。”听到离忧的话,郑小西摇了摇头道:“我明白你的好意,你是想帮他,也是帮我,可是我说过了,他不会抛下他娘亲不理的,他是个孝子,哪里能放心呢?”
“将他**一并接过来不就行了?”离忧笑着道:“反正庄子那边有的是地方住。小西,你不是想嫁给他,想与他白头到老吗?你也一并来京城也好与他增进感情。到时过个一年半载的,等他稳定下来后,我便帮你们举办婚礼,让你们成亲。”
“这样,这样真的可以吗?”郑小西听得有些不太敢相信,总觉得原来想着遥不可及的事,怎么这么一会的工夫就好象变得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呢?
“怎么不可以?你家里人不同意你们无非就是嫌他穷。这好办呀,让他挣钱呗,听你说我相信他是个不错的人,只要给他机会,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他有出息了,你家里人还有什么可反对的呢?”离忧笑着说:“再说,就算你家人真反对,大不了我不讲理一回,拿我这郡主身份压一压,哪里还有成不了的事?”
听到这,郑小西不由得笑了起来,片刻之后这才点了点头道:“可是,他是个很死板的人,不会无端端的接受别人的帮助,只怕他……”
“谁说我是无端帮他?他得帮我做事呀,我又没说白给他银子挣。”离忧道:“他这样更好,说明是个踏实的人,日后不论有什么变故,我想他都能够顶在你前面,为你遮风挡雨。眼下只不过是他负担太大,也没有任何的家底,更没有任何的机会,你等着看吧,只要给他机会,他一定会出人头地的。”
离忧真心觉得这男人是个不错的好男人,虽然只是听郑小西这么一说,可能够做到这几点的男人再怎么样也差不到哪里去。
“对了,他以前都做些什么谋生?有没有比较擅长一些的手艺本事之类的?”离忧既然打定了这主意,自然得问细一点,这样也能更好的帮到点子上。
郑小西一听,连忙说道:“他识得一些草药,会冶一些小病,人家说久病成良药,他为了给她娘看病省钱,经常都是自己上山采药的。”
“这样倒是不错,正好我那医馆里也差人。”离忧想了道:“这样,让他进医馆,先当个学徒,我会替他安排个好些的大夫收还他,这样一来,等日后有了这门手艺,怎么样也算是有个铁饭碗了。”
离忧的话让郑小西激动不已,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感谢,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惊喜:“离忧,我,我都不知道要如何谢谢你,我,我……”
她说到这,顿时停了下来,干脆改坐为跪,一副想要给离忧磕头道谢的样子。
离忧见状,连忙将她一拉,让她重新坐好:“你这是干什么?你要是这样的话,我反倒生气了”
“我,我真是不知道怎样谢你才好,你看你这……”郑小西被离忧拉了起来重新坐好,脸上更是激动不已。
“行了,咱们是什么关系?更何况,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多大的事,反正医馆里也得请人,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至于其他的,无非是花点银子,那点银子冷冰冰的,跟你我之间的感情比起来算什么?我弄医馆,弄庄子,本也是想为了帮更多的人,帮谁不是帮,放着身旁自己的朋友不帮,那叫什么事?”
离忧直接得很:“日后千万别这样了,再这样,我可真不理你了。”
“行,我不这样了。”郑小西道:“日后我就一心一意地跟着你,报答你的……”
“停停停,你怎么又来了”离忧不由得摇了摇头:“小西啊小西,你可别说你也要跟绿珠、二丫姐一样留在我身旁服侍我,给我当奴婢什么的她们的思想不好做工作,所以我也只好由着她们,可你也还这样的话,这个我还真觉得没意思了。咱们是朋友,你进京城后在我身旁帮我的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这很好,反正府里头日后也需要人帮忙,但是千万别将我们之间的关系弄成主仆什么一样,那样就完全违背我的初衷了。我们是朋友,好吗?”
“好”郑小西听罢,欣然一笑:“听你的。真是没见过你这样的,这世人都是恨不得所有人都将自己捧上天,莫说当主子,主是当成神一样敬着都乐意,你倒完全相反,生怕别人将你当成主子。”
“那你可说错了。”离忧笑着道:“这得分人,你是我的朋友,绿珠二丫都是,对于朋友,我希望能够平等一些,不因身份的不同而影响到感情,这样一来,其实得到最多的反倒是我,你瞧我多快乐,要是身旁成天都是什么都不敢跟我说的,你说那日子有劲吗?”
“就你理多,反正,从来都说不过你。”郑小西笑着摇了摇头,脸上洋溢着幸福,还有对于未来的期盼。
第一百一十三章:看对眼了
第一百一十三章:看对眼了
郑子风再次来江一鸣这里时,已是三日过后,因着明日便是郑三小姐孩子满月的日子,因此郑子风想暂时将郑小西给领回去,有些事情还是得让她去打理。
离忧自是没什么意见,不过却单独找郑子风将小西的事给说了一下。郑子风什么也没多说,一下子便应了下来,还主动说回去后会帮忙将那边的一些事都给打理后,然后再派人将小西他们给送过来。
这事郑子风应下来了,离忧也就放心了,郑子风的为人她清楚得很,仗义而信守承诺,只要应下了,那就一定会帮她办得好好的。
听郑子风说等满月宴之后,他们也不会再久呆,因此与江一鸣商量之后,几人便约好过两天一并去游明湖,好歹郑子风来京城一趟也不容易,正好这几天江一鸣也没那么多事了,大家再一并聚聚,好好出去玩玩也是件乐事。
这天一早,离忧带着绿珠等人正准备出府去江一鸣那里与众人会合一并游明湖,刚出院子便看到李氏带着轩辕柔过来了。上前打过招呼后,这才知道李氏是特意将昨晚轩辕谋定下的嫁妆清单拿过来给离忧看一下,要是觉得有什么不合适或者漏掉的趁早还可以再换再补。
见李氏对自己这婚事如此上心,离忧自是出声道谢,不过这些她还真没打算过问。一来她也不懂,二来于她而言根本就不缺什么,少什么。多也好、少也好,也就是个面子上的事,没多大的区别。
“一切都由父亲母亲做主吧,这些离忧都没意见。”她笑着朝李氏道:“就是辛苦母亲了,事事都得让您操心。“
李氏一听,摇着头道:“辛苦什么,这都是应该的。不过这事还真不能够太随便了,你性子随意觉得无所谓也罢了,一鸣那孩子我知道也不会在乎这些,不过好歹现在多了一个江家,怎么着也不能够让他们说什么闲话不是,到时你们虽然不与江家的人一并住,可这京城里头就是闲话是非多,我可不想让别人说咱们王府的不是,这样不就等于折了你的脸面。”
“多谢母亲,如此还请母亲多费心了。”离忧一听,也觉得有理,笑着道:“母亲可是百年世家出来的,论这些礼数规矩什么的没有几人能够比得上,江家虽然是大富之家,可这方面自然是不如母亲。离忧的婚事一切有母亲打点,还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便替你做主了。”李氏脸上的笑容再次深了不少,离忧这孩子愿意让她来操办,便说明这孩子信任她,所以这心里呀自是高兴不已。
“二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呀?”一旁的轩辕柔见离忧一副准备外出的模样,小脸顿时浮现出一丝羡慕与期待,上次跟二姐出去玩过一次,还偷偷让清影他们带着她上街了,到现在她还记得,一直惦记着什么时候再能出去转转。
听到轩辕柔的话,离忧朝她看去,见这丫头一脸的兴趣便笑着说道:“跟一鸣约好了去游明湖,正好来了几个朋友,三妹要是没事的话,一起玩玩吧。”
她怎么会看不出轩辕柔的心思,十几岁年纪不正是爱玩的时候吗,只可惜被这时代给压抑得太过了一些。
“真的?我记得还是小的时候娘亲带我去玩过一次,现在只怕明湖早就变样子了吧?”轩辕柔一听,心里乐开了花,边说边看向身旁的李氏,意思再明白不过,是在借着离忧的话征询着自己母亲的意见。
她知道既然是二姐提出的,那么母亲肯定不会轻易的否定,因此这心早就跑到外头去了。
李氏见状,摇着头朝轩辕柔道:“都多大了?一提到玩还跟个孩子一样,一点女孩子家的样子都没了。”
“娘”轩辕柔一听李氏又数落自己,连忙拉着李氏的袖子撒起姣来:“求求您了,您就答应了吧,女儿好久都没有出去玩去了,这回跟着二姐去,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是啊母亲,柔儿还小,想玩玩也是正常的,日后许了婆家,嫁了人想要出去转转不更是没什么机会吗?”离忧帮着说话道:“再说有清影流风他们保护,而且我们一行人也只是去游湖,不会有什么事的。玩完后,我就会跟柔儿回府的。”
“去就去吧,我也没说不答应。”李氏笑了起来,指着轩辕柔的额头疼爱地说道:“也就是你二姐,换别的人我可不放心。去玩吧,别太疯了就成,记得听你二姐的话,别……”
“知道了,别惹什么事出来吗?上次出门您也是这一句。”轩辕柔见李氏应了下来,连忙打断了后面李氏准备要啰嗦的部分,拉着离忧便往外走:“二姐,快走吧,一会去迟了让姐夫等就不好了。”
离忧见状,只好跟着那丫头走,边走边回头朝站在那摇头却含笑地李氏说道:“母亲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三妹的。”
马车上,轩辕柔笑语不断,显然心情好到了极点,不时的问着离忧这里那里,眼睛也没一刻停歇,透过帘子往外头瞧。
“柔儿别急,今日有的时间玩,现在这路上没多少好看的。”离忧笑着替轩辕柔将帘子放好道:“你现在省点力气吧,别还没正式去玩就没精神了。”
“放心吧二姐,我可没那么娇贵。”轩辕柔冲着离忧甜甜一笑:“二姐,真是谢谢你了,母亲现在最听你的话,日后你可得多带我出来玩才行,府里实在是太无聊了。”
“想出来玩不简单?等我成亲后,你就打着出府看我的名义,隔些日子便出来转转,我有时间便带着你去,要是没时间或者就让清影流风带着你去。”离忧说道:“其实爹爹为人最开明了,咱们轩辕家的女子不必太过死守规矩。至于你母亲倒肯定是管你管得严些,不过只要让她知道你安安全全的,让她能够放心倒也不是太难说话。”
“二姐真是这世上最好的二姐”轩辕柔一听,顿时整个人都往离忧身上粘了过去,满脸的崇拜:“柔儿真是太幸运了”
“好了,什么时候性子跟变了个人似的。”离忧笑着将轩辕柔推开了一点,摇着头道:“看来还真是个孩子。”
轩辕柔听离忧这么一说,连忙替自己辩解道:“二姐,我原本就是这么个性子,只不过在长辈面前哪里敢呀,也就是二姐,我才敢这么随意一回。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孩子了,现在可比以前懂事多了。”
离忧一听,附合着点了点头:“对对,柔儿说得对。”
这倒也是,比起以前打死也要嫁黄天泽的那种傻劲,现在的确是懂事多了。
说话之间,很快便到了江宅,郑子风他们也已经来了,正在厅里跟江一鸣他们坐着聊天等离忧,只等人一齐便可以出发了。
轩辕柔嘴甜得很,见到江一鸣也不用谁说,立马上前亲热的喊着姐夫,神色自然得很。对于这个姐夫,她虽然只见过一面,不过印象可是深得不得了,光这姐夫一口主动应下只娶她二姐一人的承诺,便足以让她羡慕、配服得无法形容。
江一鸣见是离忧的三妹,微笑着应了下来,神情亦无分毫的不好意思。虽然还没成亲,可名分早就定下了,所以这姐夫的称号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别扭。
“柔儿也来了,正好今日我们要去游明湖,人多倒是更热闹。”江一鸣说罢又朝离忧道:“柔儿跟你出来,王妃知道吗?”
“放心吧,知道的。”离忧点了点头,又拉着轩辕柔朝一旁的郑子风道:“子风,这是我三妹轩辕柔,今日我出门时正好被她给撞上,所以便一并带着出来跟咱们去明湖玩一玩。”
郑子风正偷偷打量轩辕柔,冷不防没想到离忧竟会这么正式的介绍轩辕柔给他认识,于是连忙回过神,准备向轩辕柔行礼。轩辕柔虽与离忧相比,并没有被皇帝亲封,可却也是定南王之女,是郡主,因此身份上,郑子风自是要主动行礼的。
“别别别,你可是我二姐的朋友,不必如此多礼。”轩辕柔连忙出声阻止:“你叫我柔儿就好了,我二姐她们都是这样叫我的。”
“子风,柔儿说得对,咱们出来就得好好玩,弄这么多虚礼便没意思了。”离忧朝江一鸣道:“大家都随意一些,柔儿也自在得多。”
“柔儿,这是二姐的朋友,也是一鸣的表弟,叫郑子风。”离忧转而又向轩辕柔介绍道:“子风为人很不错,性子也直爽,当年也没少帮二姐。”
“既然是姐夫的表弟,那我以后就叫他郑大哥好吗?”轩辕柔一脸笑意的看着郑子风,目光之中神采飞扬,她虽然是在问着离忧,不过眼睛却一直盯着郑子风瞧,倒像是在仔细的审视着什么。
“当然可以了。”离忧见郑子风一副准备不敢接受的样子,连忙替他应了下来:“好了,既然都认识了,那咱们就出发吧。”
见状,众人也都马上将注意力转移了开来,兴奋的起身准备出门。
这一次去的人比较多,离忧连妞妞都带上了,绿珠二丫刘姑姑也都跟着去了,一大帮子的人热闹得很。江一鸣早有准备,等他们到明湖边上时,一艘豪华精致的游船早已在那里等候。
开了船,湖光山色实在是赏心悦耳,让人心旷神怡,就连妞妞都高兴得很,还没回去便不时的说着日后还要再来。
北方这边不比江南,本就水少,而象明湖这种与江南湖泊风格类似的更是少之又少,离忧自己也很是享受,而江一鸣则不知从里弄来了鱼竿钓起鱼来。
见离忧一脸的兴趣,江一鸣问离忧会不会,离忧笑着摇了摇头。这活可不是她这种性子的人做得好的,也就是江一鸣最是适合。
“要是我来的话,就不放鱼饵了。”离忧打趣道:“这叫愿者上钩。”
轩辕柔一听,顿时有些不明白了,歪着头朝离忧问道:“二姐,这样的话,哪里会有鱼呀?钓多久都没用的。”
“不都说了愿者上钩吗?再说在我看来,这钓鱼最主要的可不是鱼本身,而是这钓的过程,这过程才是真正的乐趣,对吗一鸣?”离忧朝江一鸣差问着。
江一鸣看向离忧,点了点头,颇为赞赏地说道:“说得倒不假,许多人每次钓完后总会将鱼会部放走,倒不是没有你这想法有意思。”
“什么愿者上钩,离忧这脑子里向来便古古怪怪的,以前我可没少上她的当受她的骗。”郑子风顿时乐了,朝江一鸣道:“表哥,你还记得以前离忧出的那三道题吗?尽是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江一鸣笑着点了点头,跟着郑子风的描绘也一并回想起了以前的种种来。
倒是轩辕柔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可好奇心又实在是让她有些忍不住,直追着离忧问道:“二姐,你出了三道题目呀?”
离忧见状,故做神秘的摇了摇头:“这可不能说,要知道,当时这一道题可值好几两子。”
“是吗?”听到这个,轩辕柔更是感兴趣起来,可离忧却偏偏一副故意不说的样子,顿时急得不行:“好二姐,你就说说吧说说吧。”
“柔儿别吵,这里正钓鱼呢,太吵了会把鱼吓走的。”离忧笑得更欢了,却就是不说,明显是在逗轩辕柔玩。
轩辕柔见状,眨了眨眼,顿时将目光移到一旁的郑子风身上:“郑大哥,我二姐当时到底出的是些什么有趣的题目呀?你说给柔儿听吧”
郑子风没想到轩辕柔会突然问她,而且还郑大哥郑大哥的叫着,一时不由得有些不太好意思,都没有吱声。
“说说吧,求求你了。”轩辕柔此时胃口早就被吊了,见郑子风也不出声,一时还真是有些急了,直拉着郑子风的袖子摇着。
“行了行了,子风你就告诉她吧,省得她在这里吵,把鱼都吓跑了。”离忧算是松了口,本来也没打算真不说给轩辕柔听,不过这回既然能够有人代劳,她也省了不少口水解释了。
“那好吧。”郑子风见状,笑了笑,神色倒也爽快了不少。
“郑大哥,那我们去那边慢慢说吧,省得一会二姐又说我们把鱼给吓跑了。”轩辕柔边说边不顾郑子风的意见,拉着人便往另外的地方去了。
“这丫头,性子一天比一天野了。”离忧看着这两人的背影,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到时,母亲可千万别以为是我给带坏的才好。”
江一鸣见状,接过话道:“那倒不会,她还小,活跃一些也是正常的。不过跟着你久了的话,说不定日后还真是也会不愿呆在王府,成天想着往外跑。”
江一鸣的话倒不是说这样不好,只不过轩辕柔与离忧到底不同,不论是客观上还是主观上日后都不可能过得跟离忧一样洒脱随意,因此还是适当的控制一下才好。
离忧自是明白江一鸣的意思,点了点头道:“嗯,我明白,不过她年纪说小也不小了,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便也要嫁人了,嫁了人后,只怕更是没有这样的机会随心的玩上几次了。”
游船返回靠岸后,众人都一脸的余兴未了,刚才在船上吃了一顿新鲜的鲜鱼宴,味道好得不得了。当然那些鱼可不是江一鸣钓上来的,而是船上的渔家自己现打现做的。一直下了船好久,都还有人在念叨刚才那些鲜美的味道。
“表哥,离忧,我和小西就不再去你们那里了,这边离王家近,我们就直接回去吧,也出来一天了,得先回去了。”郑子风说道:“过几天我就回去了,到时我会把小西的事都处理好,然后再派人送他们进京的。”
“郑大哥过几天就要回过了吗?怎么不多于玩一些时日,我还想请你去我们王府玩玩呢”轩辕柔一听郑子风过几天便要离京了,顿时说道:“再说二姐跟姐夫马上就要成亲了,要不你们干脆等到他们成亲后再回去算了。“
“不了,家中还有事,不能久留。等表哥成亲时,我会再来的。”郑子风朝着轩辕柔笑了笑:“谢谢柔儿的好意,你倒是比你二姐好心多了,我来这么久,你二姐可都没让我去王府长长见识。”
轩辕柔听郑子风这么一说,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她顿了顿后马上替离忧解释道:“不是的,郑大哥别误会,我二姐可不是那种人,许是事情多给忙忘了。”
“傻丫头,你还真信子风的话,他就是故意损我的。不过是句玩笑话罢了。”离忧拉着轩辕柔的手道:“他这人就是这样,喜欢开玩笑,其实没有任何坏心眼的。”
这话一出,轩辕柔顿时笑了笑,看了郑子风一眼后不再出声。
“行吧,那到时我们也不特意去相送了,小西的事你费心了。”离忧朝郑子风道:“到时你再进京,我再谢你。“
郑子风摇了摇头,一脸的不在意:“说什么谢不谢的,小西也跟在我身旁当了几年差了,好歹我也不是什么不近人情的主子,就算你不特别吩咐照样也会帮忙的,更何况你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自然更是得上心了。”
说实话,虽然离忧并没有说得太过详细,只是简单的跟他解释了一下,而他亦没有多问郑小西什么,但他知道离忧这般做肯定都是为郑小西好,这个丫头到现在倒是一点也没变,还是跟以前一样,对朋友没得说。
只不过是可惜了他身旁这个得力的小西了,现在这合心意的下人可不是那么好找的,倒是离忧一个一个的将这些个能干的全都给他挖走了。
小西在一旁听着,除了满脸的感激之外,倒是一直都没有再多说什么。于她而言,言语已经无法表达,也许也只有以后好好的用实际行动来报答了。
送走郑子风与郑小西后,离忧等人这才准备回去。因着时间的关系,带着轩辕柔也不好太晚回王府,所以与江一鸣他们说了几句后,便直接带着轩辕柔坐上马车回王府了。
回府的路上,轩辕柔仍就一幅精神不错的样子,不时的问着一些问题。离忧倒真是有些累了,好在一旁绿珠帮着回答,倒是省了离忧不少的口水。
只不过,这越听越觉得有些问题,怎么轩辕柔这丫头十个问题中有九个是与郑子风有关的呢?难不成这小丫头竟又对郑子风一见钟情了?
想到之前轩辕柔因为不过远远的见过黄天泽一面便决定非君不嫁,离忧顿时觉得额前有些微微发热,要是这丫头再来这么一出,那到时不知道李氏会不会将她视为仇敌。
当然,倒不是说郑子风配不上轩辕柔,离忧可没那种什么身份等级观念的制约问题,只不过是怕这丫头又是一头热去了。其实说实话,论年纪,论性格,论相貌什么的,郑子风倒与轩辕柔是挺配的,就是郑家不一定入得了李氏的眼。更何况又那么远,所以若真是有意的话,怕也是困难重重啊。
当然,最最关键的是郑子风那边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虽然瞧着郑子风刚才与轩辕柔相处得也算不错,可说不定人家也只是将她当成***呢。
一想到这些,离忧顿时有些坐不住了,她挥了挥手打断了绿珠细心的解释,径直朝着轩辕柔问道:“柔儿,你跟二姐说实话,你这么关心子风的事,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是的。”轩辕柔二话不说,直接点头肯定的答了下来:“柔儿觉得他人很不错啊,又挺有意思的,不但跟二姐是朋友,又是姐夫的表弟。我觉得我是有些喜欢他。”
离忧一听,顿时有些蒙了,这轩辕柔倒还真是厉害,这一见钟情竟再次发生在她身上,不过这丫头倒也勇敢坦率得很,丝毫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与别扭的,让离忧不得不再次刮目相看。
第一百一十四章:纳妾
第一百一十四章:纳妾
被轩辕柔惊吓一番后,离忧不得不自个替自个压压惊,好在这回这丫头没有一下子要死要活的就说非君不嫁之类的话,只是说对郑子风有那么一点喜欢。
还是绿珠说得好,反正郑子风日后与轩辕柔见面的机会基本上也没了,因此这事压根就不靠谱,过些日子,只怕轩辕柔就给忘了,毕竟以前那还是有盼头,指着入宫选秀,如今这个只要不是刻意安排,基本上也就是不可能会有什么可能了。
其实吧这事离忧还真是觉得有些靠谱,不过不靠谱的是日后若真生出个什么事来,让李氏知道了竟是因为她的关系而让轩辕柔“失心”,那这麻烦可不是她能背就背得动的。
因此,她心中也明白,这种事还是不要管为妙,就让时间自己去冲淡一切,她也管不了那么多,婚期一天天接近,自己的心思也一天天的不够用了。
一个月后,郑子风果然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将郑小西与小西的那个情郎谭平顺一家人派人顺利送到了京城。离忧将谭平顺和他娘亲安排到了庄子里住,让小西也去了庄子那边,一来那边也需要人手帮忙,二来住得近也方便帮谭平顺照顾老母。
而谭平顺则去了医馆当学徒,这人倒真是不错,聪明、勤快肯吃苦,人也老实踏实,没过多久,医馆里的人都对他印象不错,这日子基本上也算是安定了下来。
郑小西也是个极为能干的人,原本庄子里有许多事男人本就不太方便去管,现在她去了,妞妞她爹更是能够滕出手来多考虑庄子的发展经营什么的,倒真是帮了不少的忙。
“怎么样,都还习惯吗?”今日离忧正好去庄子里转转,也没有提前通知,不过却在庄子门口便碰到了郑小西。
郑小西刚刚去庄西边那里办了一点事,这一回头便看到了离忧,心里头也高兴不已。
“习惯,都好着呢。”如今她不但是个自由身,而且还能够靠自己的本事养活自己,又能与谭平顺一起过着这种神仙般的生活,哪里还会不习惯呢?只不过过了好些久后才敢肯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习惯就好,有什么需要只管去找我,一般情况下我不是在医馆那边就是在一鸣那里。当然呆在王府的日子也有,不过去那里找我比较麻烦一些。”离忧拉着郑小西边走边道:“走,带我去看看谭平顺的娘亲吧,这次我还想过来看看她。”
“这怎么好意思,还让你特意来看她。”郑小西一听,顿时很不好意思,离忧帮了她们这么多,如今竟还亲自跑到庄子里头来看平顺的娘,这还真是让她有些过意不去。虽说她们的确是朋友,可再怎么样这身份上还是有差别,更何况还是平顺的娘。
见郑小西这幅模样,离忧打趣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是过庄子这边来瞧瞧,顺便也看看她而已。再说日后你可是要嫁给她儿子的,也就是说她是你未来的婆婆,既然是你的婆婆,我这做朋友来了自然也得进去打个招呼吧。”
郑小西听离忧这么一讲,倒也不再说什么,笑笑的领着离忧住的地方而去。
谭平顺的娘亲看上去年纪已经很大了,听郑小西说是当年生谭平顺时就已经三十好几了,典型的老来得子,原本家中倒也还算过得去的,可后来谭平顺的父亲过世后,这孤儿寡母的日子便愈发的困难。再加上谭家的那些个亲人欺负人,将原本属于谭平顺的那两块薄田也夺了去,生活更是艰难。
好不容易将儿子拉扯大了一些,这身子又累倒了。原本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长年缺医少药的,渐渐给拖成现在这样。再加上吃的又差,没半点营养,因此老太太更是身子骨差得很。
现在进京后,这条件也改善了不少,吃的也好了,药也能够准时接上,半个多月下来,人看上去利索了不少。
见着郑小西来了,老人满脸都是笑容,那看着的眼神就跟自家亲闺女一样疼爱。别看这老人身子不好,可心却跟明镜似的,她家这境况能够有一个这么好的闺女真心待她儿子,对她好,还帮她们找到出路活路,这可是祖上烧了高香了,这样心地善良、不贪富贵的好媳妇那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呀。
郑小西见着老人,亦是满脸真诚,一口一个婶叫得甜甜的,又是帮忙给递水,又是询问身子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什么的,弄得离忧看着都觉得有意思,这哪里像是未来的婆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母女两人呢。
好一会,老人这才注意到了小西带进来的离忧。这老人可真是聪明得紧,虽然小西并没有直接说明离忧的身份,只道是自己的朋友,顺道来看看老人家。可老人家低头想了想便马上猜出了离忧的身份。
原本是坐在床上休息的,硬是要爬起来给离忧磕头谢恩,弄得离忧吓得赶紧拦住,好说了半天这才打消了老人的激动感谢之意。
老人见状,又是一番感激的话不断的说着,虽然说来说去也就是那么几句,无非就是没有离忧的帮助,她们一家子都永远不可能有出头之日,还有成全了自己儿子与小西什么的,可离忧听得出来,那是一种最为质朴无华、发自内心的感激。虽然没有任何华丽的修饰。
离忧没有在老人那里多留,原本只是想看看而已,并不想让老人认出她来并且这般,所以只得早点离开,好让老人休息,不要太过打扰。
郑小西将离忧送了出去,害羞的告诉离忧,老人已经在帮她们筹办婚事了,离忧一听也很高兴,直问小西够不够钱,毕竟这婚礼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就算再简单有些需要的东西还是得置办。
见离忧一副又要拿银子的样子,郑小西连忙摇头,直说有银子。倒不是她不好意思,而是上次离忧给了她好些银子回去打点家中父母兄弟什么的,她还留了一些,再加上这几年在郑子风那里当差,出府时,郑子风也给了一些银子,因此现在这身上还真是不用担心这个。
到时,离忧能够亲自过来喝上一杯喜酒,这便已经是很大的福气了。
又说了几句这些事后,郑小西突然想起了什么,拉着离忧四处看了看后,这才说道:“对了离忧,有件事我差点忘了跟你说了。”
见郑小西这般模样,离忧有些奇怪地问道:“什么事呀,弄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是这样的,上次跟三少爷回京的前一个晚上,苏谨偷偷过来找过我。”郑小西小声说道:“你肯定不知道吧,苏谨与李玉花现在都成了王家大公子的姨娘,而且还都是她们那好主子郑家二小姐亲自给安排的。”
“这个倒不足为奇,王家大公子本就极为好色,郑家那二小姐一早让苏谨与李玉花去陪嫁不就是打的这主意,让自己身旁的心腹帮忙一并拢着王家公子的心吗?”离忧不知道郑小西到底要说什么,笑着道:“你倒是挑重点说,那苏谨的事我还真不怎么感兴趣。”
郑小西一听,连连点头道:“是这样的,那天苏谨偷偷找到我,告诉了我一个秘密,说是郑二小姐前些日子生下的那孩子不是王家公子的,而是跟府里头的一个护院**生的。只是王家人并不知道罢了。”
离忧皱了皱眉,倒是没想到这郑二小姐胆子也不小,这王家是什么人家,让王家人知道了,只怕这母子小命不保不说,整个郑家都会受到连累。可问题是这么机密的事苏谨为什么要告诉郑小西呢?
看到离忧的表情,郑小西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又接着小声解释道:“苏谨说她现在过得很惨,郑二小姐自打有了孩子后根本就不再让她有机会服侍王家公子,而且原本她也是怀了孩子的,却被郑二小姐给偷偷害没了,如今日子更是惨,很是后悔当不应该不听你的忠告。苏谨是想托我求你帮帮她,不过让我给一口否了。”
“求我帮她?怎么帮她?”离忧听着一点也不觉得同情,苏谨这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对于这样的人她的确没有多余的同情心。
“她早就知道你现在已经是郡主了,嘴里说不求别的,只求你能够帮她摆脱王家,日后就是自生自灭也好过呆在那种地方。听上去像是可怜肚子里那个没了的孩子,可我怎么看怎么都觉着不是这么简单,这苏谨的为人我还不清楚,整个一人精,怕是想借着你的势让她能够重新在得到王家人的重视,站稳脚跟吧。”
郑小西不屑的说道:“这种人,以前是怎么做的?如今竟还好意思有这种想法,开这种口,我要是她,要么老实呆着,自已做的自己受,要么就自个凭本事。还想求你帮忙,亏她想得出来。”
离忧听罢,微微点了点头,郑小西替她回了倒是好事,就算真找到她,她也是不会去理这些破事的。她这人没有落井下石踩上一脚就很不错了,还指望她能不计前嫌,圣母一般主动去帮忙,真是脑袋烧坏了。
“那李玉花现在怎么样?”突然想到了这个一直不怎么记得的人,说实话,离忧真的不太清楚李玉花,也就是记得当初李玉花与苏谨关系最好,最不喜欢郑小西了。
“李玉花?她还好吧,上次去时也看到她了,她混得可比苏谨强,郑二小姐对她好得很。估计着如今郑二小姐已经弃了苏谨,将李玉花当成心腹了吧。”郑小西说道:“不过这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苏谨自己说的,她那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李玉花按郑二小姐的吩咐亲手给下药弄掉的。”
狗咬狗,一嘴毛,这几个可都不是什么好人,再配上王家公子那样的男人,这一屋子想要太平可就难了。不过郑二小姐那个孩子不是亲生的事倒是突然让她想起了些什么,也许日后还真是会有用得到的地方。
“好了小西,这事我知道了,你也别再跟任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