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青莲乐府-第8部分

神论者,可问题是就算真有什么神神怪怪的,这些大仙们平时都那么忙,哪有时间管她这个小虾米的虾米事呀。为了她随口这么一说的话便显灵,这也太扯淡了吧。
第四十一章:有福同享
是不是大榕树显灵先且不说,不过,这烧鸡倒是货真价实的。
离忧吞了口口水,却并没有马上开吃,她先将东西放一旁,快速起身围着榕树仔细打量。
就这园子来看,能够躲过她的视线偷听到她说话的地方也就只有这大榕树上了。昨天无聊瞎嘀咕之际,上边好像是有些响动,一开始还没怎么在意,只当是树上的小鸟什么的凑巧飞出来,现在看来,十有八九当时上头还真是有人。
查看了几遍却仍然没有半点收获,离忧拍了拍脑门索性也不再折腾,如果是她,这个时候自然也不会再继续躲在树上。但不论这“显灵”之人到底是谁,反正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好心送鸡还不现身示恩。
可这人到底是谁呢?这样的事若还不能勾起她的好奇心的话,那她还真是天下无敌了。
按理说这人应该是在她来之前便已经在树上了,只不过因为榕树枝繁叶茂,所以她才没有察觉罢了。当时那人凑巧听到她的嘀咕,正好心肠又不错,于是才大发善心吧。
想来又想去,脑袋里却始终没有合适的人选,除了郑子风这个有钱有势些的主以外,这府里头,她可不认识第二个小财主了。这么大一只烧鸡,可不是一般的人说给就能给的。
但绝对不可能是郑子风,那个家伙那么爱显摆,才不会这般低调,更何况,当时说那几句话时,那家伙根本不在,而是说完之后才过来的。
纠结了半天也没有一点结果,离忧索性也不再去多想,既然人家不愿让她知道,那她就别追根问底的了。左右不过是一只烧鸡,能够随时拿出手的人也不会在意这么一点人情。
美食在手,不吃可就真对不起肚子里的馋虫了,拿起天上掉下的烧鸡,离忧毫不犹豫地扯下一只大鸡腿,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这味道还真不是盖的,香滑爽口,油而不腻,不大一会工夫就被消灭了两条腿。
“好饱呀!”她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添了添嘴角后顺手便将剩下的鸡包好,准备带回去,给绿珠她们也打打牙祭。
起身收拾好之后,她颇为搞笑的朝着大榕树敬了一礼,笑呵呵地说了声谢谢后,便潇洒离去。
一阵风拂过,大榕树上的叶子发出沙沙的声响,如同在回应离忧刚才的道谢,点点阳光不小心漏过叶缝洒下来,落到一身悄然出现的白衣之上,亮闪闪的,晃得让人有些睁不开眼。
回屋后,绿珠她们都还没回来,离忧将东西往桌上一放,倒了两碗茶水喝了下去。这东西好吃是好吃,就是吃完后渴得慌。
都说有酒无肉是美中不足,她刚才是有肉无酒同样也差了点呀。早知道上次就多说两句了,外加上一壶果子酒,那可真是堪称完美了。
不过,她倒不是贪心的人,刚才的想法那也只是吃饱了瞎联想,真那么贪得无厌,只怕什么也吃不成了。
大半个时辰后,绿珠她们才一并回来,见到桌子上的烧鸡皆一脸的惊喜。
“呀,这打哪里跑出只烧鸡?没进门我就闻到了香味,还以为鼻子出错了,没想到竟是真的。”福儿一屁股坐到了桌边,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那只鸡,虽然缺了腿,但丝毫不会影响她口水直流。
“还真是呀,好久都没吃了,闻着可真香。”柳枝笑着点了点头,紧跟着福儿边上坐了下来,视线同样落在那只鸡身上。
“离忧,这鸡哪来的?”还是绿珠最为稳重,只瞅了那鸡一眼,便马上朝离忧望去,回来前屋子里就只有她了,想必跟她准有关系。
离忧见状,微微一笑道:“天上掉的,运气好,正好被我碰到便捡回来了,大家都吃些吧。”
“净瞎说,这么好的东西还有捡的。”二丫接话道:“离忧,你可别骗我们,这鸡到底哪来的?”
虽然多多少少也清楚离忧的性子,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为了点吃的去做些偷鸡摸狗的事,可她一个小丫头,凭白无故的上哪弄这么个东西呢?
“对呀离忧,这东西到底哪来的?吃我是很想吃,可再怎么样也得吃得明明白白吗,否则哪里能安心呀!”福儿撇了撇嘴,吞了口口水继续说道:“要是因为吃了这个而惹上什么麻烦,那可就不划算了。”
“福儿说得没错。离忧,我们也是为你好,你还是说明白些吧。”绿珠边说边走到离忧面前,看向她的目光如同亲姐姐一般柔和,那份发自内心的关心真诚而自然。
离忧心知自己不解释清楚,这些人只怕是不会罢休的,可真一五一实地说出来只怕她们也不会相信,于是想了想便找了个较为合理的理由解释了一通。她告诉几人,这鸡是沫儿侍候的主吃剩赏给沫儿,沫儿再拿来送给她的。
几人一听,倒也不再怀疑,沫儿的身份她们倒也听说过,像她那样的人自然不会怎么稀罕一只鸡,拿过来送给要好的小姐妹倒也是情理之中。
“你们就放心吃吧,保证不会要任何问题的。”离忧边说,边动手将烧鸡撕开,分别递给绿珠等人,让她们都快些吃。
这一回,几人都没再迟疑,接过鸡肉香喷喷地吃了起来。
“离忧,你怎么不吃呀?”绿珠边吃边朝离忧问着,这丫头光递给她们,自己却没吃,难不成怕不够所以省给她们吃?
“你们吃吧,我已经吃了一只大鸡腿了。”离忧笑了笑,虚报着吃下肚子的鸡腿数量。
既然说是人家主子吃剩不要的,那自然得这般说,否则又得解释来解释去的,着实麻烦。
绿珠不再有疑,埋头吃了起来,没多久几人便将那只鸡吃了个精光,直到洗净手收拾妥当之后,还一副意犹末尽的模样。
“真好吃,在主子身旁当差就是不一样,这吃剩赏下来的也比咱们平时加餐吃的好得多。”福儿羡慕地感慨着,舌尖还不时伸出来添添嘴角的余味。
“行了,你还以为谁在主子身旁当差都有这么好呀?你不是有个小姐妹在二小姐那当差吗?我看那日子还不如我们呢!”柳枝笑着推了一把福儿:“那也得看看是什么人呀!”
“那倒也是……”福儿点了点头,正准备说说她那小姐妹的境况,门外却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第四十二章:诉苦
“谁呀?”几人顿时停止了聊天,不由自主的朝门口方向望去。
“请问离忧在吗?”门外响起了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我是郑小西,找她有点事。”
离忧一早便听出了是郑小西的声音,连忙起身上前去开门,自从各自分配当差后,已经一个月没见过了,这个时候这丫头上门来找她,不知道只是来看看她,还是有其他的事情。
“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我还以为你早就不记得我了呢。”离忧一打开门便调侃着郑小西,脸上的笑容却毫不掩饰地显露出愉悦的心情。
见是离忧,郑小西便稍微探头往里瞧了一眼,手中拎着的小袋子下意识的往身后藏了藏:“瞎说什么呀,你不也没去找过我吗,什么时候说话学得这么刻薄了。”
郑小西本就喜欢直话直说,再者也瞧出离忧是在跟自己打趣,因此丝毫不含糊,继续挤兑道:“你倒是念着我,这不上次还托沫儿传话,让我别忘了欠你的东西吗?”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咱们可不相同,你可是在主子那当差,我要是冒冒失失地跑去找你给你惹上什么麻烦那就不好了。”离忧也不在意,继续笑着说道:“再说,你那么忙,我又怕去的不是时候,所以还是你来这找我比较方便些。”
郑小西见离忧将歪理也给说得如此冠冕堂皇的,再也忍不住,原本假做严肃的脸顿时笑容满面:“好好好,我说不过你,反正怎么着都是你有理。”
“嗯,这还差不多。”离忧满意地点了点头,边说边拉着郑小西进屋:“不逗你了,咱们进屋说话吧。”
郑小西被拉着走了两步便停了下来,她看了看屋子里的绿珠等人,脸上露出一丝犹豫,显然并不希望在这种地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离忧交谈。
“离忧,咱们还是出去说吧。”她反拉了离忧一把,虽并没多说,可脸上的神情明显看得出这里并不方便,不是适合她们谈话的地方。
离忧下意识的朝绿珠几人看去,当下便明白小西来找她只怕不是单纯的看望而已。想是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当着众人的面不太好说,所以才会提到出去聊。
“那行吧,我们出去走走,我……”她自然应允,反正离晚饭还有一些时间。
谁知话还没说完,却被绿珠打断了:“大热的天,你们去哪晃呀,还是在这里说会话的好,正好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几个都得去姑姑那一趟。”
说完,绿珠朝二丫、福儿与柳枝喊了一声,几人自是会意,连忙起身跟着一起往外走。倒也不是特意腾地方,一会,她们还真是有事,只不过是稍微提前了那么一点点。
离忧谢过绿珠等人,等她们都出去后,这才重新将房门关了起来。
“坐吧,找我什么事呀?”她顺手倒了一碗茶水递给郑小西:“现在没其他人了,有什么话只管说吧。”
郑小西接过那碗茶,放在面前,并没有马上喝,而是颇为羡慕地说道:“行呀离忧,你还挺会收买人心的吗,一屋子的人都给你一个腾地方,面子不小呀!”
“行了,我可没你说的这么厉害,只不过运气好,正好碰上一些好相处的姐姐罢了。”离忧抬眼看了一下郑小西,试探性地问道:“怎么,你跟三少爷那当差的人相处得不愉快吗?”
听离忧提到这个,郑小西的神色顿时沮丧了不少,反正离忧也不是外人,她也懒得隐瞒,点了点头说道:“我要是有你一半这么好的人缘就心满意足了。她们都不怎么喜欢我,别说其他了,平时连个好脸色也没有,好象跟我有仇似的。”
话都说开了,郑小西索性将心中的不满都说了出来,全当是发泄:“当着主子的面一个个笑得跟朵花似的,主子不在立马就变脸,什么事都使唤我。这也就算了,让人干这干那的还成天鸡蛋里挑骨头,骂起人来比训孙子还难听!那个桃儿最是可恶,不过是个二等丫头罢了,弄得自己跟个主子似的,成天背着三少爷耀武扬威的,其他人竟都还讨好于她,她说什么便是什么,简直气死人了!”
听到郑小西的抱怨,离忧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一来这种地方的人本来就如此势利,拉帮结派的早就不稀奇,更别说是那些主子跟前当差的,利益牵扯得越大便越是如此。
再说,郑小西那性子也是个生事不讨喜的,估计着她过去后,一准是见不惯那桃儿等人,口无遮拦地说了些什么,因此才不受众人待见,惹来刁难。
“小西,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她们都会针对你?”离忧也不故意吊人胃口,直接提醒道:“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她们的确不好,不过你自己多多少少也有些原因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郑小西听离忧这么说,脸色顿时不怎么好看,原本她就一肚子的委屈,想找个倾说的对象发泄一下,不安慰她也就算了,怎么还反过来说她的不是呢?
离忧并不在意郑小西变得难看的表情,一针见血地说道:“你为人善良,心直口快,遇到什么看不顺眼的人和事总喜欢直言不讳。其实,这本是一种很好的品德,说明你是一个正直的人。但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却是十分微妙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与感受,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你的直言不讳,更没有多少人能够有那样的胸怀去接受。更多的人会将你的无心之言看成是一种挑衅,一种轻视。而且,他们还可能会怀恨在心,会找机会反击于你,报复于你,这样的话,你便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说到这,离忧停了下来,见郑小西皱着眉头神情激动,心知她仍然没有完全想明白。
不过,虽然如此,但顿了片刻郑小西却也没有出声争辩,离忧便继续出声道:“这世上什么人都有,而改变别人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要想在不同环境中更好的生活下去的话,就必须得学会适应这个环境。而不论什么样的环境都离不开人,离不开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既然改变别人很难做到的话,那么为什么不适当的改变一下自己呢?”
听到这,郑小西终于抬头看向了离忧,颇为无奈的说道:“改变自己?怎样改变?”
第四十三章:开导
郑小西的确有些迷茫了,从小到大她都是这般过来的,家里人也没谁跟她说过什么好不好的。甚至于娘亲还说做人就得厉害一点,不然的话会被人欺负的。
可现在离忧竟然说要她改变自己,如果换在一个月前,她一定会对这样的话嗤之以鼻,可如今,种种经验教训告诉她,也许离忧说的是对的。
在三少爷那里当差根本就与训导时完全不相同,以前在训寻院时,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就算有了口角,发生矛盾最多也只是相看两厌,不加理踩罢了。可现在却完全不一样。
丫环里也分个三六九等,她一个新分去的,说得好听是去服侍主子,说得不好听,无非就是帮那些二等丫环,三等丫环什么的打打杂,供她们使唤,一些跟她地位相等,就因为呆的时间长一些的照样也敢给她脸色。
一开始她还真不服软,总觉得做什么都得讲个理字,可慢慢的钉子碰多了,她才明白,原来在那种地方,理字根本不值一提。没有人会跟你论这个,论的只是实实在在的实力。
“小西,我说这些都是为了你好,也许你不一定爱听,但是这些话却都很实在,也是最为有用的。”离忧见郑小西似乎有些想要开窍的苗头,便说道:“其实想要改变并不难,你只需要做到两点便可。”
郑小西一听,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希望,她连忙问道:“哪两点?”
“第一,你得学会明哲保身,不该你管的事最好别管,非你管的也要尽量婉转一些处理,别说句话都弄得跟打仗似的,那样最容易得罪人,这就叫多做多做,少做少做,不做不错。尽量少给自己惹些不必要的麻烦。”
离忧倒也直接,歇了口气继续说道:“我猜你一准是去那边当差后当着那些人的面说了些什么不好听的话,管了些不该管的事,因此才会被她们孤立,被她们排斥。对吗?”
这一回郑小西不再出声,抬眼看了下离忧,显得有些委屈,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见郑小西总算是有些长进,离忧这才笑了笑,继续说道:“这第二吗,就是要搞好人际关系。”
“人际关系?”郑小西愣了一下,随后反问道:“什么叫人际关系?”
“人际关系指的是你与周围的人的关系。”离忧简单地解释了一下:“对你现在而言,你需要处理的人际关系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你与一起当差的那些人之间的关系,另外就是你与你主子之间的关系。”
“当然,一般来说,能够同时将这两种关系都打通好的那绝对是个高手了。而且这种事是急不来的,得一步一步的,最好还得用点真心,否则,反倒让人觉得你是个急功近利之人。”
说完这些,离忧这才不急不慢地总结道:“当然,这些方法都是死的,具体怎么做还得看你自己,如果你真有心的话,相信日后的处境肯定会发生转变的。明白吗?”
她可以提点,但却不能替郑小西去做,因此最后郑小西会不会发生改变,那得看这丫头自己的悟性与决心了,而她能够做的,也仅如此而已。
而原本她也不是什么好事之徒,但郑小西这人其实挺不错的,不像苏谨、李玉花那些人似的那么多的坏心眼。再加上两人关系也不错,是她进这郑府认识的第一批人,算起来也称得上是同一阵营的朋友了。
她向来恩怨分明,对于害她的人决不姑息,而对于朋友却仗义得很,能够帮到的自然不会视而不见。更何况郑小西也不是那种什么也不能说,听不见意见的人。是为谁好,以小西的聪明也完全能想明白。
郑小西并没有立刻回答,她微低着着,似乎陷入了思考之中,虽然离忧所说的这些话她并不是完完全全地吸收了,可这道理却总算是明白了过来。这么多年以来,离忧是第一个真正正面教她为人处事之道的人,也是第一个直接点出她的缺点与不足的人。
正如离忧所说,她太过渺小,不可能改变身旁所有的人,更不可能让别的人都来顺自己的意,符合自己的想法。所以,要想好好地生活下去,活得像离忧那般自由自在,不论走到哪里都能快速的适应下来,融入进去的话,那么她就不得不改变自己。
她虽没有念过书,不懂太多的大道理,但却也不傻,离忧所说的那两点都是最为实际,最有用的处世之道,那样做并不说明胆小,也不代表懦弱,相反,那应该是一种最有智慧的生存之道。
也许正如离忧所说,方法虽有了,但实施起来却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这样的事不像其他的事,它没有具体的做法,没有固定的模式,更多的是需要自己不断领悟,不断尝试,不断的去进步。
见郑小西一直沉默不言,离忧知道她一定是心有所悟,因此也不出声打扰,静静的在一旁等着,看着她不时变化的表情,或迷惑,或顿悟,或感慨,亦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初入职场时,自己虽没有郑小西这般头脑简单,但各方面却同样稚嫩得很,摸爬打滚了好久,吃了好多亏这才变得成熟稳重了许多,而人情世故这些东西也愈发的看得通透。
“离忧,我想我这回是真的明白了。”良久,郑小西终于从沉默中走了出去,看向离忧的目光格外激动:“谢谢你,谢谢你的这一番话,我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去做了。”
“明白了就好,你也不用谢我,我只不过胡乱说多了几句,至于行不行还得看你自己。”离忧也不邀功,其实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郑小西能够永远保持那份率性。
“不,谢是一定得谢的,虽然我现在也没什么能够答谢你的,但心中却是真的明白你对我的好。”郑小西也是重情生义的人,别人对她好,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离忧不在意地笑了笑:“好了,老说谢的话太见外了,咱们还是说点其他的吧。你这次来找我,不会就只是来诉苦吧?
第四十四章:药
离忧这么一说,郑小西总算是想起了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了。她猛的一拍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连声说道:“惨了惨了,差点将正事给耽误了。”
说着,她连忙将进门时拎着的小袋子拿到了桌上,伸手往里摸了几下后,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小纸包来递给离忧:“拿着,这个是给你的。“
“什么东西呀?”离忧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些白色的粉末,中间还有不少大小不一的颗粒,看上去跟超市卖的薯粉差不多,就是颜色更暗一些罢了。
郑小西笑着解释道:“这个是专门治拉肚子的药,肚子不舒服时,弄一勺子,拿水泡着喝就行了。”
离忧一听,这才想起昨晚上绿珠弄给她喝的正是这个东西,难怪瞧着这么眼熟。不过绿珠可没这么多,本就只剩下一小勺了,合着一次性全给塞到她肚子里去了。
无端端的郑小西给她送来这么多治拉肚子的药,一看就知道这丫头只是替人来跑腿的。
这东西应该也不算便宜,看绿珠昨晚那心疼的样子就知道。能够一次性送这么多给她,又知道她拉肚子的人那就只能是郑子风了。
没想到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还会想到给她送药,难不成早上给出的那几题他那倒霉大哥竟没猜出来?赢了面子,挣了银子所以心情大好,这才想到了她?
“小西,这药是你家少爷让你拿过来的吧?”离忧好笑地问道:“他今天是不是赢大少爷的银子了?”
“药是三少爷让我给你送过来的,这没错。不过少爷今日可没有赢银子,反倒是输了十两给大少爷。”郑小西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追问道:“离忧,你和三少爷怎么好象很熟一样?三少爷平时从不会主动关心人,可今日却特意偷偷让我给你送药。你肚子不舒服吗?他怎么知道的?”
听到郑小西的问题,离忧不由得咳嗽了两声,装作不满地说道:“小西,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刚才才说了要学会明哲保身,不该你管的别管那么多。”
“你又不是别人,你的事我自然得关心。”郑小西一脸认真地说道:“你也知道三少爷的性子,就爱惹事捉弄人,我是担心他想对你使什么坏。”
离忧原本也没打算对郑小西刻意隐瞒,听她这么说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简单地说了一下,当然有些事自然没有提起,比如郑子风一而再再而三想让她去他那当差,再比如说银子的事。
郑小西听后这才明白过来,她不断地点着头,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我说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敢情那些题都是你出的呀,我说三少爷怎么一下子这么有本事了,你这脑袋好使,想出这么些东西来我倒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哎,这回又有麻烦了。”离忧没有理会郑小西地表扬,径直叹了口气,表情显得有些无奈。
郑小西又不明白了,好好的怎么说又有麻烦了呢,她双眼一转,小声问道:“怎么这样说,你不都提醒了他这一回大少爷有可能答得出来吗?说好了不关你事的,三少爷这点还不错,说话算话,应该不会怪到你头上来的。这不,他还给你送药,这说明他根本没怪你的意思。”
“就是因为送药这才说明有问题呀。”离忧解释道:“你想想,你家主子要是真好心,一大早回去后就应该让你将药送过来了。偏偏等到跟大少爷打完赌、输完银子这才想到,这不摆明了他是心有不甘,还指望着我能够替他赢回面子与银子吗!”
“你这么说倒也是这个理。”郑小西想了想接着说道:“大少爷可是出了名的聪明有学问,要是以后三少爷再赢不了,指不定得将气撒到你身上。”
离忧倒不是郑小西这般想的,她并不担心郑子风会那样做,其实说实话,那小子本性一点也不坏,只不过平日里外表举止有些嚣张罢了,说白了就是个纸老虎。
与其担心他会将气撒到自己身上,倒不如担心这小子为了输回面子不断的来马蚤乱她,这才是真正的烦恼之源,那种死缠烂打的精神连她都不得不佩服。
“算了算了,别想那么多了,依我看不会有什么麻烦事的。”郑小西安慰着离忧,不过也不仅仅只是安慰,说起来倒还是有些依据的。
“过几天就是老爷亲自考核众少爷的日子了,今个用完午饭三少爷就主动去了书舍那边,估计着怕考得太差,所以这几天肯定会用点心,没时间出来找你麻烦的。等考核完了,少爷只怕更是没时间了,听说每次考核完,老爷都会狠狠的罚三少爷一顿。”
郑小西笑得有些得意,这三少爷做事就是一时兴起,时间久了只怕早就忘了离忧这一茬,所以她是巴不得这次三少爷考得越糟糕越好。
离忧自然听明白了郑小西的意思,见这丫头一门心思为自己着想的样子,不由得笑着说道:“放心吧,我这人最想得开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也就是说说,不会真放在心里的。”
郑小西自是相信,离忧这人呆在那里都能活得舒适,从训导院到这洒扫房一看就能明白。妒忌她而故意跟她做对的人总是有,不过她总是能够巧妙化解,混得有滋有味的。
“对了,我还给你带来些吃的东西。”郑小西将话题移了开来,转而又从那个小袋子里取出两个稍微大一些的纸包。
打开来一看,一个装着些颗粒饱满、色泽诱人的红瓜子,另一包是一些花生,纸包不大,东西也不多,但像这样的零嘴她们这些小丫环平日里可是没什么机会接触到的。
“哪里来的?”离忧边问边伸手剥了一颗花生放到嘴里吃了起来。
郑小西故意顿了顿,贼笑着朝离忧说道:“好吃吗?你那么聪明,给你一次机会猜猜看,猜对了的话下次再给带一些,猜错了的话上次咱们打赌那一个月的月钱我可就不给你了!”
知道离忧脑子好使,所以才特意只给一次机会,这坏丫头上次诓了她一个月的月钱,她自然得诓回来才行。
第四十五章:工钱
离开洒扫杂物房后,郑小西暗自庆幸刚才自己这边的赌注只是几颗瓜子花生罢了,欠下的那一个月月钱没诓回来那也就算了,若是再多搭上下个月的可就亏大发了。
那家伙实在是厉害,竟然想都没想便猜中了,而离忧所摆出来的理由也简单明了得很,听得郑小西是一点脾气也没有了。
离忧一口便肯定东西是郑小西的家人带给她的,说是若是三少爷给的话自然不可能只拿这么一点。当然也不可能是主子吃剩下赏给屋子里这些当差的丫环们的,以郑小西的人脉自己吃的只怕都分不到,哪里还有多的送人。
若说是沫儿那得的倒也勉强说得过去,只不过真这样的话人家沫儿自己会送过来,不用再多转这么一手。
所以,便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东西是郑小西自己的,而碰巧前些天遇到沫儿时,沫儿也说起了有人来探过郑小西一次,因此离忧才会这般肯定,一猜便中。
不过有件事倒也被郑小西说中了,那郑子风估计着被他老子的权威给压迫着,因此这些天果真没有再去三清园大榕树那找过离忧。离忧乐得个清静,想到那家伙正一脸倒霉样地关在屋子里面壁思过,她便会相当不厚道地偷笑起来。
倒是那“榕树精”还真是神了,隔三岔五的便会落些好吃的下来,离忧自是开心,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可不是谁都能撞上的。
不过,虽然也知道那“榕树精”应该是善意的,但现在她在那呆着时,多少还是长了几个心眼,最少肯定不会说些不应该说的话,做些不应该做的事。
今日是十五号,按照绿珠她们的吩咐,离忧得早些清扫完回去,因为今天可是传说中发薪水的日子。
郑府每个月十五号都会给府里当差的人发放上个月的月钱,像她们这样的小丫头的工钱,帐房一般都会统一发放到各部门管事的手中,再由管事一个个发放下去。
所以倒也不麻烦,一会直接去刘姑姑那领就行了,工钱也是固定的,同级别的都一样,心知肚明的也不用担心比别人少拿了什么的。
等她回到洒扫房时,已经有不少人都领到了月钱,那些人从刘姑姑那回来,在院子里乐呵呵地进进去去。这见钱眼开倒是没说错,好不容易盼了一个月,虽然并不算太多,但领到工钱自然都高兴不已。
当然,这个不算多自然是离忧的想法,一个月几十铜板她还真无法能够放到眼中。不过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足以帮家里补贴家用,让家人日子稍微好过一些。更何况,郑府开给下人的工钱,那放眼整个城郡,也是最优厚的了。
“离忧,怎么这么迟?不是让你早些回来的吗?”福儿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看那样都知道钱已经领到手了:“我们几人都领了,你也快些去吧。”
“不急,反正也跑不了,迟点去还不用排队。”离忧欣然一笑,觉得此时的福儿还真是相当可爱,好象去迟了那钱便会飞了似的。
“排什么队呀,早就领得差不多了,你现在去指不定早就没人了。”福儿拍了拍离忧的肩膀:“一会刘姑姑要是出去了,不定什么时候才回来。这到手的才是自己的钱,怎么着都踏实。不说了,我先回屋了,你快些去吧。”
离忧点头应了应,倒没想到福儿还能说出这般有水平、有悟性的话来,对着她的背影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后这才转身往刘姑姑住的屋子方向走去。
到那一看,果然已经没人排队了,刘姑姑连门都关了起来,只怕是除了她以外,其他人都已经领完了。
抬手敲了敲门,离忧一并报上了姓名与来意,屋内很快有了回应,让她进去。
推开门一看,刘姑姑正坐在里侧的圆桌前摆弄着什么,见离忧进来了,便将东西塞进了怀中:“你来了,把门关上,过来吧。”
不过是领个工钱就走,这么一小会的工夫还要关门吗?离忧心中纳闷,却也没多问,依言关上了门走了过去。
“这个给你,在这上面按个手印就行了。”刘姑姑将桌子上最后一串桐板递给了离忧,并指导她按了手印,走完程序。
离忧弄好之后,也没有细看,直接将那串铜板揣进了兜里。
刘姑姑见状微皱了下眉道:“数数吧,出了这门,少了我可不负责的。”
这话顿时让离忧想起了银行柜台前摆放的那个提示语,现金当面点清,离柜概不负责。
“姑姑的为人自是信得过。”她微微一笑,没有半点的担心。
“信得过我也还是数数的好,万一从帐房出来就少了呢?”刘姑姑眉头松了开来,之前还觉得奇怪,瞧这这丫头也不像是心粗的人。
“那就更不用担心了,姑姑做事向来仔细,这些钱从帐房到您手上不可能没核查清楚的。”这种事离忧最清楚不过了,刘姑姑可不是那种没心眼的,没有亲自检查一遍、少一个铜板那也不可能放帐房的人走。
听到离忧的话,刘姑姑不由得笑着点点头:“想得倒是周到,小小年纪有如此心性的确是天资过人了。”
“姑姑过奖了,我可没您说的那么好。只是平日里听其他人闲聊,知道您做事向来利索细致,自从您负责洒扫房,还从没听说过谁领到的月钱短缺过一个铜板的,所以当然不会有什么好担心的。”
离忧谦虚了两句,顺便也借他人之口夸了夸刘姑姑。这人吗,哪怕是再直性子的也都是喜欢听别人说她好,更何况这些也都是些实话,并非毫无道理的吹嘘拍马。
果然,刘姑姑脸上的笑容更是深了不少,不过她倒也理一副坦然接受的表情,既没得意,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麻烦姑姑了,姑姑您先忙,没别的事离忧先回去了。”停顿了一小会,离忧朝刘姑姑福了福,准备离开。
谁知还没来得及迈步,刘姑姑却猛地站了起来,原本带着笑意的表情瞬间复杂了起来:“等一下!”
第四十六章:信
依言坐到了下来,离忧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刘姑姑。她还是第一次从这个耿直、利索的人脸上看到如此多的犹豫与担忧。
她不知道刘姑姑到底想跟她说些什么,但那幅难以启唇的样子便不难猜出一定是涉及到些个人的隐私,而能够让一个向来直来直往的人如此矛盾而犹豫,看来这事还真是够特别。
只是,现在的她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小丫环,而她们之间也并不算太相熟,姑姑找她能够做些什么呢?
正想着,半晌都没有出声的刘姑姑终于快刀斩乱麻,不再犹豫,出声说道:“离忧,姑姑也不是什么会绕弯子的人,今日我实话实说,想请你帮多一个忙。”
“姑姑严重了,帮忙自是不敢当,只要能够做到的,离忧自当尽力而为。”离忧见刘姑姑终于下定决心了,便开口道:“离忧自打来到洒扫房,一直受着姑姑地关照,还正愁没机会报答呢。”
刘姑姑眨了眨眼,稀少的睫毛略微显得有些颤抖,她想了想轻叹一声:“实不相瞒,我想让你帮我写封信,只不过这事关系到一些陈年过往,我也不想其他人知道,传出去说三道四的只怕没什么清静日子过了。”
“这些日子,绿珠不止一次的在我面前夸奖你,说你心地好,性子好,做事又特别知分寸。上次你帮她写的信我也瞧见了,虽然我也不怎么认字,可瞧着那些个字,的确漂亮得紧。”
刘姑姑说开了后,心态似乎平稳了不少,语气也不似之前那般忐忑:“请其他人写这信,我实在是不太放心,想来想去始终觉得你是最合适的,所以才不得不请你帮这个忙。”
离忧听后,心中悄然大悟,怪不得刘姑姑这般迟疑不决,敢情是牵扯到一些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这事对她来说倒真不算什么难事,无非就是替人代笔写封信罢了,当然,最主要的自然是保守秘密,不论知道了些什么都只能烂到肚子里去。
“姑姑请放心,离忧明白该怎么做,今日之事绝不会对任何人提起半个字。”她说得很郑重,同时也很真诚。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如果不是迫不得以,自然不希望有其他的人知晓。她自己亦是如此,她的过往,她的离奇穿越经历,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对任何人提及。
“谢谢丫头!”刘姑姑咧嘴一笑,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不少。不过似乎还是有些放心不下,顿了顿后再次叮嘱道:“丫头,倒也不是我信不过你,只是心里始终想多啰嗦几句。姑姑我平生也没求过人,这次放下脸面求你务必别对任何人提及。”
离忧再次点了点头,并没有半点的不耐烦,刘姑姑的心情她能够理解,越是这般,便越说明那封信对她的重要性:“离忧明白,姑姑只管放心。”
她也没有多说什么,信任这东西并不是嘴里说出来的,反正日后看得到,因此用事实说话比什么都强。
见状,刘姑姑也不再多说,起身取来笔墨纸砚,并砚好了墨让离忧使用。
“姑姑要写些什么?”离忧提笔在墨中点了点,随后往砚台边上轻轻刮了几下,准备妥当。
刘姑姑不由自主地轻了轻嗓子,仿佛不是写信,而是已经面对着收信之人一般,显得有些紧张。
“那个,就写……就写,这些年……这些年的事,我已经全部知晓,我,我其实并没有怪他……”刘姑姑断断续续的说着,神情比之前激动了不少。
“不,不,等一下,还是别这样写。”她连忙朝离忧挥了挥手:“我再想想,再想想……”
“姑姑,开头应该怎样称呼?”离忧见状便点了点头,随口问了下最基本的,毕竟是封信,总不能没头没尾,连个称呼也没有吧。
听到离忧地提问,刘姑姑顿时愣住了,她双眼有些飘忽,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好一会都没有再出声。
离忧只好先将笔放了下来,看来她刚才地提问似乎触及到了刘姑姑心中的一些事,连如何称呼都这般为难,难不成这个人身份十分特殊?
她突然想起了以前听二丫几人聊天时提到过的那个落魄秀才,心中隐隐觉得只怕与那人有什么关系。毕竟以刘姑姑的经历来看,这一生的命运似乎都是那秀才所引起的,所以能够让姑姑情绪如此大起大落的也许也只有此人了。
难不成,那个失踪了二十年的秀才终于有了音信?离忧下意识的愣了一下,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对刘姑姑来说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毕竟时间隔得太久,许多事都早已经不再是从前那样了。
当然,这些也不过是她自己地猜测,也许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只是她想歪了而已。不过不论是怎么回事,她都不会多问半个字,更不会向任何人提及,而刘姑姑自然会解决,不需她多操什么心。
“姑姑,我说错了什么吗?”见刘姑姑好久都没有回应,离忧只好出声提醒道:“当然,如果你觉得不用写开头称呼那些,自然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不知道如何称呼那就算了,反正收信人知道就行了,离忧也不想看到刘姑姑这么为难,便多嘴说了两句。
刘姑姑听后,猛地醒悟过来,恍然之间有种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感觉。她有些不太自然地笑了笑:“没,没什么,只是刚才突然想起了一些其他的事。”
“那个称呼就别写了,其他内容吗我想好了,也别那么麻烦。你就按我接下来说的内容帮我写几句话就行了。”刘姑姑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目光也清明了不少。
“嗯,那您说吧,我听着呢。”离忧点了点头,再次提笔做好准备。
刘姑姑看了看离忧,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