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相公招数太老套-第3部分

肯让她跟他回去,还跟奶奶说什么千里迢迢的,不舍得她舟车劳顿的恶心借口,逗得奶奶凤心大悦,当下就站到他那边去了。
  他愈不让她跟,她就愈想跟,所以她非得想个法子跟去不可,哼!
  “好,我问你,你心里到底在拨弄什么算盘?”还给他装傻咧!慕意龙索性开门见山地问。
  “没头没脑地问,谁知道你在问啥啊?”漾起一抹讨好的笑容,钱盈盈明知他指的是什么,可却铁了心地决定装傻到底。
  “你冰雪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直言戳破她的谎言,他的一双利眸直勾勾地瞪着她瞧,眸中透露着她不说、他不放人的讯息。
  “我哪里冰雪聪明了,我很笨……”她正准备继续笨下去,然而他完全不吃这一套,直接打断她。
  “那我这么问好了,你好端端的没事招个夫婿进钱家,明着是浓情蜜意,爱得不可自拔,暗地里我瞧是相敬如‘冰‘——冰霜的冰,你不像那么无聊的人,所以我肯定你一定心中有盘算。”
  “谁说我和我家相公是相敬如冰来着?无极他可体贴呢!”钱盈盈说起谎来完全不打草稿,流利得紧。
  这话唬弄谁都行,可碰到早就洞悉一切的慕意龙就没辙了,只见他微勾唇角,漾起一记低讽的笑容说:“是啊,体贴到一把挥开你,也不顾你是不是会摔伤,甚至连回头看上你一眼也没有。”刚才两人斗气的那一幕,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呃……”她顿时语塞,完全无话可说。
  一击中的,不趁胜追击的人是傻瓜,“再说,你们若真的相爱,那为何他不愿你陪他回唐家?”
  “他不舍得我劳累啊!”她很自然地拿唐无极说服奶奶的借口来用,可得到的却是他的一声冷嗤。
  “这话骗你你都不信了,拿来骗我我会信吗?”剑眉一挑,他锐利的眼光再次往她扫去,“要嘛,你就给我说实话,否则我把这事掀了,自然也是能找到答案。”深知打蛇打七寸的道理,他果然戳中了她的死|岤。
  果不其然,他的话声刚落,钱盈盈的脸色就愀然大变。
  “你可千万别给我胡来喔,这个局我计划了好久,你别坏了我的事。”
  “那就说实话!”慕意龙毫不退让,今儿个他来,就是要弄个清楚明白的,一旦他决定要做的事,没有半途罢手的可能。
  “这……”其实也不是不能说啦,可是说与不说结果一样会很惨。
  别看她平时在奶奶面前装得像只小猫儿似的,这辈子,她倒没真正地怕过谁呢!
  只是,她虽然平时和慕意龙打打闹闹惯了,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是这世间唯一能制得住她的人。
  一旦他发起火来,那可恐怖得紧,她……能不能不说啊?
  “你说不说?”受不了她的吞吞吐吐,慕意龙起身问道,颀长的身躯顿时为她带来极大的压迫感。
  “这……”钱盈盈略微犹豫,想到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索性就直说了吧。
  “唐无极会入赘钱家其实是我设计的,因为我不想再被绑在钱家这深门大宅之中。”
  “你想要抛下这一切的责任?”他剑眉高挑,不过心里也不怎么意外,他一直知道盈盈的心性不若一般被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
  自小丧父,住在美人巷里的她,即使生为女儿身,但从小就背负着较一般男人更多的责任。
  而生Xing爱好自由的她,一向也很羡慕他可以无牵无挂地四处邀游,或许也是看多了他的流浪,所以她才盘算着要扔下一切荣华富贵,她真的是……
  令人头痛呵!
  “对!”毫不迟疑地点点头,钱盈盈对于这个话题不再闪避,由来已久的心愿在她的心中已经积聚到了非做不可的地步,若是再被绑在这深宅大院之中,她真的会疯掉。
  虽然没劝,但是从慕意龙的眸光中,可以看出他的不赞同。“他知道?”
  “他不知道。”
  “所以他只是一个替死鬼?”呵,那也难怪人家这么对待她了。
  此刻他倒有些同情起唐无极来了,要知道碰上眼前这个脑袋瓜子装满一堆奇奇怪怪想法的盈盈,只怕神仙也没辙。
  “反正你就是打算冤他就对了?”慕意龙一语道破她的终极目标。
  “别说得那么难听,我和他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红唇嘟了起来,她不平地瞪着他。
  冤?!有那么严重吗?她只是准备给他他在唐家得不到的东西——“尊严”
  至于那顶级的龙脑香还是她好意附赠的咧,她又不是平白无故的索讨,有必要将她的心思说得那么污秽吗?
  好一个各取所需,多么的理所当然啊!
  慕意龙忍不住对钱盈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盈盈向来将事情掌握在手中惯了,只怕是已经忘了这世上还有一种东西叫做“意外”,她似乎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吧!
  隐隐约约中,他似乎嗅着了空气中彷佛有着什么样的情绪在发酵着。
  有棱有角的唇浅浅的勾勒出一个含着狡意的弧度,他不再多说,看戏便是,或许……盈盈这次还真能误打误撞也不一定呢!
  望着大包小包,几乎塞满两辆马车的物品,唐无极只觉得碍眼极了,唇角忍不住泛起一抹轻讽。
  哼,这些东西他何时曾经真的在乎过了?
  回头看向站立于阶梯之上,一脸心有不甘的钱盈盈,瞧着她那嘟嘴不悦的模样,他的唇忍不住拉起一个小小的弧。
  “相公,这给你!”重重地将一个约莫两个手掌宽的锦盒递到唐无极的面前,钱盈盈的语气完全不似以往在人前的千娇百媚。
  那孩子似的愤愤,让他唇角的弧度不断地扩大。
  在她的面前,他从来不曾体验过胜利的滋味,而此刻她那气嘟了嘴的模样,让他觉得自己终于胜了一回。
  或许这样的想法幼稚,可却是他心中真实的感觉。
  伸手接过那只锦盒,然后递给了晓颜,心中有个念头一起……也好,在这胜利的一刻,他当然不吝给她一个小小的奖赏。
  他将系在颈项上的披风用力一抖,钱盈盈只觉一阵劲风拂过她的脸庞,还来不及喊痛,整个人便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还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她的鼻端已飘进那既熟悉又陌生的气息,耳际也传来一阵阵的惊呼。
  她的唇倏地被衔住,她微愣,他的舌宛若灵蛇般顺势窜人了她的檀口,攫取着她的甜蜜。
  他怎么会……想到那一夜的激狂掠夺,一阵燥热轰地一声在她周身爆了开来,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他已经心满意足地退了开。
  “你……”身畔骤失的温热,让她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出,彷佛想要抓住什么似的。
  一阵抓空后,原本在惊慌之中环在他颈项上的手颓然地落下,下一刻,光明乍现眼前。
  她怔怔地瞧着背光而立的他,那宛若神祇般的傲然模样,竟让她好半天回不了神来,直到他朗朗的笑声和围观家仆的鼓噪窜入耳际,她才自茫然中回过神来。
  “小姐和姑爷还真是恩爱啊,看来咱们真的错怪姑爷了,还道他痴心妄想钱家的财富,对小姐不是真心的,原来……”
  “这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无数的耳语讨论全都入了钱盈盈的耳,让她羞得几乎没法见人。
  该死的!
  心里低咒着的她,忍不住抬头狠瞪了始作俑者一眼,谁知唐无极一副痞样,有着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拿他没辙的笃定,着实教她气极了。
  他他他……给她记住,正所谓君子报仇三年不晚,而且她知道自己很快就可以扳回一城,扯下他脸上那抹得意的笑。
  “爱妻,为夫的我先走,你在家要好生休息,别太累了。”甜言蜜语说得可是一点儿都不含糊,要演戏,他自信未必会输给她。
  而且,也该是好戏开场的时候了,为了他的计划,他不介意“牺牲”自己,多逗弄她一点。
  今天的他很不一样喔,似乎有啥事转变了。
  病计鹚榱榈难鄱M潘窃诼肀成习喝欢⒌哪Q粲兴肌Ⅻbr />   第五章
  冷汗宛若水珠儿似的一颗颗滑下,浅浅的低吟从紧抿的唇畔逸出,一双忙碌的白皙小手不断地在那滚烫的额际和冰凉的清水中来回穿梭着。
  每每那沾得冰凉的布巾,一放到那发烫的额际,便很快地变得温热。
  “水……我要水……”
  似乎平常愈健壮的人,只要一生起病来就会愈严重。
  眼看着只要入了城,那四川唐府便已近在眼前,可是唐无极却因为染了风寒而倒下,病况时好时坏。
  听到床榻上的主子开口讨要水喝,晓颜缓缓放下手中的布巾,慢步走到房中央的桌旁,倒了一杯水。
  她回头瞧瞧躺在床上的他,再转头看向方才被自己斟满的茶杯,她薄唇微抿,时间在这一刻彷佛停滞似的,她好半晌没有任何的举动。
  终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她闭目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正准备探入自己的怀中时,紧锁的门却在此时响起一阵轻敲。
  她的手倏地自胸口抽回,目光调向门扉,眸中含着深沉的疑惑。
  在这个已然深沉的夜里,照理说应该不会有人来敲门,再说她和主子在这儿算是人生地不熟,应该也不会有访客,那门外耐心十足的人究竟是谁?
  “是谁?”晓颜扬声轻问。
  门外的人没回答,只是持续着那规律的轻敲,大有不来开门就不罢手的坚持。
  手搭在门栓将门拉开一条小小的细缝,待她瞧清门外的人后,脸色愀然一变。
  “你……”
  “嘘!”对方食指搭在红艳艳的菱唇上,晓颜原本到口的惊呼立时噤了声。
  “我听说他病了?”钱盈盈闪身进入房内,一双眼立时眺往躺在床上轻喘的人,水漾的眸里漾满了忧心。
  那抹忧心来得又快又急,她快速走近床榻,双手很自然地采上他滚烫的额际,然后便开始忙碌地替换着他额际的巾帕。
  “夫人,这个我来做就行了!”
  一见她自己动手,晓颜连忙着急地上前要接过她手中的巾帕,彷佛怕她怪她不尽责似的慌乱。
  “没关系,我来照顾他好了。”
  “夫人怎么会来?”她好奇地问。
  “我来这儿的事,暂时别让无极知道。”不觉得有必要向一个丫鬟解释那么多,钱盈盈没多说什么,只是头也不回地交代道。
  “是的,夫人!”晶亮的眸中闪过一丝起伏,但很快又隐去。
  “还有,这些是我特地请大夫开的方子,你拿去煎吧!”
  将自己带来的药材递给晓颜,钱盈盈的手很自然地再次探向唐无极的额际,拂开他被汗水濡湿的发。
  他是她名义上的夫婿,但这却是除了洞房外她第一次这么近的望着他,心中蓦地生起一抹奇异的感受,忍不住地她探出纤指,细细地描摹着他英挺的五官。
  此刻的他完全没有平时那种剑拔弩张防卫之姿,颊畔的那抹苍白为他添上了一抹柔软,纤指轻划过他那饱满的额、挺直的鼻粱,然后来到他薄抿着的唇,脑海中浮起那日他刻意在大庭广众下所做的行为。
  心下一阵莫名的悸动,想都没想的,她俯下身,双唇贴上了他的。突然间她很想试试是不是每一次的唇舌交缠,都能带给她那么大的震撼,彷佛所有理智都被抽离的感觉。
  四唇交接,她还来不及细细体会这样的感受,昏迷中的唐无极却彷佛有着自己的意志一般,她才贴近,他的唇舌便跟着缠上了她红艳的唇,双手也环上她浑圆的肩头,硬将她向下拉去。
  “你……”完全没有想到昏迷中的男人竟然还有这等蛮力,猝不及防的她整个人扑跌在他的身上。
  她的双手贴上他的胸膛,想要藉此施力拉开彼此的距离,可是偏偏男女天生力气上的差异,让他就像一棵巨树般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喂,你别……”钱盈盈才开口,谁知他的唇舌又缠了上来,一阵教人熟悉的昏眩感又随着他的吻到来。
  下意识地,她不由自主地回应着他,原本的抗拒也渐渐转化成迎合他的举动。
  感觉到她的妥协,唐无极心满意足发出一声喟叹,双手和双唇更是宛若灵巧的蛇信般在她的身上游移着。
  他……真的病了吗?
  尽管他的体温依然烫得吓人,尽管他的喘息是那么的急促杂乱,可是他却能精准地在她身上制造出一波又一波炽人的火苗。
  着实让人难以相信他是真的病了……
  很快的,欲望的火苗再次蚀去她所有的理智,两人沉沦在无边的欲海之中,谁也无心去注意那被缓缓阖上的门扉,和一双窥伺的眼眸。
  耀眼的阳光透着窗棂照拂进屋里来,爬上唐无极那张俊逸的脸上。
  微炙的热度让他微微地睁开了双眼,那透着光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忙碌的身影。
  女人?!
  因为这娉婷的身影,昨夜的一切隐约在记忆中浮现。
  侵略、抵抗、妥协、沉沦……
  模糊记忆中的那张脸,好像是钱盈盈的美艳,可是她人又不在这儿……糟!昨夜他该不会是在病胡涂的情况下,把乖巧的晓颜误以为是……
  刚忙完琐事,一转身便对了一双若有所思的眸子,晓颜立时大喜过望地奔上前数步。
  “少爷,你醒了!”
  一双手完全忘了尊卑地往他的额际探去,当手心传来的温度不再滚烫,她的脸上立时出现了一抹安心。
  “晓颜……”顾不得喉头仍泛着疼痛,唐无极以粗嘎的嗓音问道:“昨夜这儿除了你在还有别人吗?”
  “没有。”她低着头回避他的眸光,小声地答道,双手不知所措地在身前绞弄着。
  她那模样怯生生地,完全展露出小女人的羞意。
  唉,果然,他在迷乱之中似乎做了不可挽回的错事。
  “那……”他原本想多问些好证实,可是一想到晓颜娇羞瞻小的个性,当下闭了嘴。
  他忽尔探手,拉过那双几乎被她绞成麻花辫的手,许诺道:“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晓颜闻言,惊愕地抬头,嫩红的唇微微开阖着,但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又阖上,什么话都没说。
  唐无极望着她的模样,心中突然浮现钱盈盈那张总是泛着自信的脸庞,两相对照之下,对晓颜的好感登时又多了几分。
  嗯,晓颜这模样才像是女人嘛,柔弱得像朵花儿似的惹人怜爱。
  只不过这阵子只怕得要委屈她了,因为他和钱盈盈的交手才刚刚开始呢!
  看着大大的朱红门,唐无极拉起叩环撞了几下门扉。
  几记沉沉声响过后,门内这才传来守门招呼的声音——
  “来了、来了!”待开门看清门外的人,他遂道:“哟,这不是咱二少吗?”
  李奇看惯了这朱红大宅里的纠葛,一双眼可利得紧,更是养成了狗眼看人低的恶习。
  他很清楚知道,二少在唐家只是个名义上的主子,在唐老夫人的眼中,更是彻彻底底的耻辱。
  再加上他现下又入赘了钱家,不管是为了啥原因,总是让唐家的面子上挂不住,所以对他他虽然也涎着笑脸,但其中隐含着瞧不起的成份。
  “李伯,我要见奶奶。”一见门开,唐无极不理会他轻蔑的态度,交代了一声便要进门去。
  然而李奇两手横摊,硬生生地挡住了他的去路。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沉沉的声调中隐隐含着一抹怒气,他利眼扫向他,质问着。
  明显地感受到他的怒气,李奇心中倏地一惊,这二少平时不是没啥脾性的吗?
  怎么出了一趟远门回来,那气势就完全不同啦?!
  连忙收起心中的轻蔑,他赶快撇清关系地说道:“呃,其实小的也是不愿意这做啦,可是老夫人有交代,现下二少已经是钱府的人了,所以若要进唐家,得走侧门。”
  这……简直是欺人太甚,一股气冲上心头,唐无极双拳紧握身侧,即使努力地想要掩饰怒意,但那愤怒还是宛若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
  “我要走正门。”他不但要走正门,而且还要大大方方地将自己娘亲的牌位给迎进唐家的宗祠去。
  要不然他牺牲自己去换回龙脑香有什么意义?
  “二少,你就别为难小的了,我……”李奇扮无辜,装可怜地乞求道:“你也知道老夫人的脾气,我要是真放你从大门走进去,那我铁定得回家喝西北风了。”
  对于他的请求,唐无极还没做出任何回应,一记清脆的嗓音已经自他的背后响起——
  “这算为难吗?”纵使知道唐无极在唐家没啥地位可言,但钱盈盈没想到,竟然会没地位到就连门房都可以轻慢欺负他的地步。
  她几乎可以想象,以前唐无极在唐家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本来这不关她的事,可是也不晓得为什么,这样的发现让她的心头梗着一口气,忍不住想要替他讨回一个公道。
  “你……”乍见她的出现,唐无极着实诧异无比。
  她不是应该乖乖待在杭州吗?像她这样的千金小姐这样千里迢迢地跋涉,是要来看他出糗难堪的吗?
  “唐家的人要进唐家算是为难?”不理会他的诧异,她直接挑上了李奇,以傲然的态度质问道。
  “可是老夫人说他入赘钱家,就不是唐家的少爷了。”虽然不晓得这个姑娘是什么身份,但瞧她满身贵气,眼儿尖的李奇再次将责任推得一乾二净,免得得罪了人。
  “是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只怕唐家也不想要我夫婿特地送回来的龙脑香了。”冷冷地一扬柳眉,钱盈盈很自然地握住唐无极紧握成拳的手,对着他说:
  “相公,既然人家不希罕咱们的龙脑香,那咱们走人就是。”
  她之所以没在婚礼后立刻给他大伯龙脑香,就是为了留一步棋。
  “可是……”唐无极又要开口,偏偏她不让他有说话的机会,还刻意扬高声量道——
  “没啥可是啦!相公,你身为唐家人,有情有义为唐家牺牲,可他们却恁是不知道好歹,他们可别以为我们还会去求他们收下龙脑香,相反的,只要得罪了咱们,他们就眼睁睁地看着唐家大公子去死好了。”她不疾不徐平缓地说完这段话后,藕臂往唐无极的手臂一搀,暗地里使力硬是拖着他离开。
  “你这是干什么?”虽然这样放话有出口气的快感,可是只要一想到娘的牌位还寄居寺庙,他就忍不住为她的自作主张而愤怒。
  若是奶奶到时选择硬碰硬,来个玉石俱焚的话,那么他这辈子下就没有完成娘亲遗愿的一天了吗?
  “我看不惯!”很简单的一个理由,即使面对他的盛怒,但她却不后悔自己这么做。
  再怎么说他也是她钱盈盈的夫婿,哪容得人家这样错待和看轻呢?
  “你……”她的理由和理直气壮,让他忽尔僵住,他的怒气和不悦也在转瞬间被疑惑所取代。
  她是那么理所当然地替他打抱不平,为什么?
  他甚至不曾和颜悦色地讨好过她,还每每都以怒气对待她,可是她却……
  脑际的翻腾还没结束,大街上传来一阵杂沓的脚步声,还有阵阵的吆喝。
  “快找,老夫人有令,一定要找回二少……”
  奶奶找他?一听到这句话,原本隐身街角的唐无极下意识就要走出去,可是一只纤手却以极度坚定的态度阻止他。
  “你干什么?奶奶在找我啊!”因为唐府家丁的寻人,心头顿现一丝曙光的唐无极,语气已经不若方才的愤怒。
  “让她急去。”基于方才发生的事情,钱盈盈现在已经完全不把唐老夫人当成可敬的长辈。
  对于这样自恃甚高的人,玩点手段是必须的,这可是诡谲多变的商场教给她的经验。
  “你这是干啥?”
  “听我一次好吗?我知道你急着将娘奉入唐家的宗祠,可是你愈急只会让人家愈吃定你。”她苦口婆心地劝着。
  虽然她大可以不用这么多管闲事,索性不理会他的受辱也行,反正这阵子身体状况的隐隐改变,让她几乎可以肯定她和他成亲的最终目的已经达到了。
  偏生她就是见不得他受人错待,就算他的性格有着阴騺的一面,但是基本上他还是个好人,所以她愿意助他一臂之力。
  唐无极凝着她,两人之间拉扯的力道虽然渐渐转弱,然而从他的眸中依然看得出几许犹豫。
  “你静心想想,今天这事若不是发生在你自己的身上,你会鼓励别人立即现身吗?”
  钱盈盈试着用理性的角度说服他,其实她相信他不是不懂得这番道理,只是事不关己关己则乱罢了!
  “这……”在她鼓励的目光中,他闭目后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再睁眼时,眼底的挣扎已经消失无踪。
  呵,就说她钦点的男人不会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嘛!
  或许他没有说出口,但从他的眼神中,她知道他已经清楚地意会到她的想法,也同意了这样的做法。
  “好,咱不现身,可是……”
  清明的目光顿时浮现一抹犀利,顿时让她的心头产生警戒,她稍稍地往后挪移了几步,然而她的动作却快不过他的话语。
  “既然先不去见奶奶,不如咱们先找个地方聊聊你为啥会出现在这儿吧!”
  “不用谈了吧!我可是因为担心你,所以才跟着来的。你瞧,方才我的出现不就派上用场了吗?”钱盈盈技巧性地提醒他,方才可是她的冷静让他多了些许筹码的。
  可唐无极才不吃这一套,他伸手快速地攫住她的皓腕,阻止了她想要逃跑的举动。
  “我记得你明明答应过奶奶,也答应过我,要好好待在府里的,现在你的人却出现在这儿,难道我们不用好好聊一聊?”
  其实他也清楚自己的坚持来得有点儿莫名其妙,毕竟他有什么义务顾念她的死活?对他而言,她不过是一个用财势买了他的尊严的女人。
  可是偏偏他只要一想到她竟然孤身一人贸然离家千里,尤其她又是个颇具姿色的女人,心头那抹忧心就让他不愿意轻易饶过她这种莽撞的行为。
  见她脸上流露出抗拒的意味,唐无极的脸色再沉了一分,他的坚持很明显地自他的眼神传达给她。
  “呃,这没啥好聊的吧!”钱盈盈试图做最后的挣扎,可是当他固执地扯动她的皓腕时,她除了心不甘情不愿地跟在他的身后,还能说什么呢?
  毕竟,他们可是伙伴哪!
  要是他一个不爽就给她走人,那她的计划不就全盘皆空了吗?
  “什么时候到的?”活像是个审案的青天大老爷似的,唐无极端坐着,双手环胸一脸严肃地瞪着钱盈盈。
  “今天!”连想都不用想,标准答案就已经脱口而出。
  既然他今天看到她会那么诧异,显然他完全不记得昨晚让她脸红心跳的一切。
  晓颜这丫头果然听话,她得找个机会好好谢谢她。
  不过这可是以后的事,现在看着他那不知所为何来的怒气,白痴也晓得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其实她是在他前脚才出门,她便偷偷找了个名目跟上来。
  只不过她好不容易出趟远门,自然贪看路上和各个城镇的风景,所以花费的时间比他来得多上一些。
  而他病在城外的客栈好几天,使得两人到达时间差不了多少。
  “你来干么?”
  “既然我是你的妻子,自然应该陪你一起回家啊!”钱盈盈冠冕堂皇地说道。
  事实上,这是一个每次教唐无极听到,都让他一头雾水的理由。
  她应该比谁都清楚,他和她只是利益结合下的一对夫妻,而且他们的姻缘也是有期限的,她又何必对这点这么坚持?
  “你不怕奶奶会生气吗?”唐无极又问,心中盘算着要在这一问一答之间瞧出一丁点端倪,他真的很想知道她的坚持所为何来。
  “奶奶知道了也不会生气的。”
  “为啥?”
  “因为这是夫唱妇随啊!”搞不好此举还更能让奶奶相信他们真的是很恩爱的呢,所以对于她的离家,她才会睁只眼、闭只眼吧!
  要知道奶奶早年丧夫,中年又丧子,这个钱家可说是她一手撑起来的,所以即使上了年纪,但眼光可是锐利无比。
  尽管她答应让唐无极入赘,但对这桩突如其来的婚事必定多所存疑,所以她自然处处小心翼翼,以免奶奶起了疑窦,那可就不好了。
  她满口夫妇,说得那样理所当然,敢情她现在是忘了他们之间的交易了吗?
  唐无极对她的表现,心头一阵迷惑,忍不住问道:“你别老是夫啊妇的,咱们之间……”
  “至少在这一年之中会是夫妻啊,那我随夫有啥不对?”没等他把话讲完,她一阵抢白。
  “你到底是在盘算些什么啊?”他也不想深究,因为他不想涉入过多,但现在他实在忍不住好奇起来。
  会让她这样费尽心机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事,她的最终盘算又是什么?
  “我哪有什么盘算,我只不过希望替钱家留个传姓的子孙罢了。”四两拨千斤,钱盈盈说出口的是个好理由,可是唐无极却很难相信。
  “除此之外呢?”
  若是真的只是那么简单的一个原因,那么之前他在她家屋顶观察她时,所窥伺到和她打打闹闹的那个男人应该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了,她又何必舍近求远?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不聪明的女人,她是个商人,有着精明的头脑,初时不认识她的他或许还会相信这样的借口,可现在他是真的不相信。
  “什么都没有啊!”
  “所以你纯粹当我是种马?”他故意这么贬低自己,想要瞧瞧她的反应。
  一听到他这种刻薄的说法,她忍不住心头涌起一阵气急败坏,脸色浮现不豫。
  干么说得那么难听啊?
  如果说他是种马的话,那一定也是最贵的那一匹。
  他究竟知不知道光是他要的那盒陈年龙脑香就不只价值万金了,更别说以后她盘算着要帮助他的种种计划了。
  哼,这应该算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吧!
  “难道不是吗?我的功能不过是帮你传宗接代罢了。”唐无极充满讪笑的脸庞和极度自鄙的口吻,听在钱盈盈的耳中,只觉心头莫名泛起一抹难以释怀的心疼。
  “才不是只是这样呢!”她大声反驳着。“我相信你是个很聪明的人,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成大器。”
  虽然她的计划是要找个人结婚好摆脱身上背负的负担,但这人也不是随便找找,她可是花了时间调查他,发觉他能力不错,只是壮志难伸罢了。
  “靠着钱家的庇荫吗?”他显然不接受她这种虚浮的安慰,继续贬抑着自己。
  钱盈盈摇了摇头,笔直地走向他,出乎他意料之外地拉起他的手说道:“我相信即使你不靠钱家的庇荫,一样能够出人头地,可是……”
  浓密的剑眉微扬,他静静等待她口中的“可是”。
  “你可不可以帮我?”原本坚定的口吻被一抹柔软所取代,一改以往的强势,她娇软地要求道。
  “帮你?!”对她的改变一头雾水,对她的这个要求更是完全摸不着头绪。
  他完全不知道她要他帮忙什么,她又有什么地方需要他帮忙的?
  “对,帮我!我知道我很自私地让你承受众人异样的胀光,可是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快被钱家的家业压得喘不过气来了,所以我拜托你帮我好吗?”
  可怜兮兮地说到最后,钱盈盈甚至大胆地执起他粗厚的大掌,左摇右摆地像个孩子似的撒娇。
  呃……唐无极这会儿完全愣住了。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不是没想过要打理钱家的一些产业来累积经验和人脉,但却从没想到她会如此强烈请求他入主钱家家业。
  她现在演的究竟是哪出戏啊?
  “不行吗?”丽致的脸庞因为久候不至他肯定的答案,忽尔全垮了下来。“你不愿意帮我吗?”
  “不,不是的……”他只是还没弄清楚她的意图,所以不敢胡乱答应好吗?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一个求之而不可得的机会,他也不想错过。
  “那我就当你答应喽!”非黑即白,她认定了他没说不答应,就是答应了。
  美艳的菱唇兴奋地发出宛若孩子似的欢呼声,此刻的她完全没有昔日初见时的傲然稳重。
  “你究竟……”
  哼,才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呢!
  达成初步目的钱盈盈忘情地冲上前去,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甚至还大方地在他的颊畔留下一记红印。
  第六章
  “不行,我不答应!”坚定的否决声伴随着厚重的拐杖敲击坚实地面所发出的沉重声响,回荡在这宽敞的大厅之中。
  “相公,奶奶好像不肯答应我们的要求耶!”
  明知道那个老太婆喊那么大声,怕是十里外的人都听到了,可是钱盈盈依然仰首望着唐无极,像只九官鸟似的重复着唐老夫人的话。
  “住口,谁是你奶奶!”听到她对自己的称谓,唐老夫人的怒火更盛,再次大声喝道。
  “咦,她又不承认咱们是唐家的子孙耶!”
  “你们当然不是唐家的子孙。”唐老夫人向来憎恶唐无极的娘亲,总认为要不是她,他的儿子不会年纪轻轻的就死于非命。
  但为了替儿子留后,也只能收留唐无极,只是对于他始终没有好脸色。
  那种憎恶几乎已经是根深蒂固了,即使明知现在是处于有求于人的状况下,她依然拉不下那张老脸。
  她趾高气扬的态度彻底地惹恼了钱盈盈,只见她菱儿似的红唇勾起一记讥讽的浅笑,然后冷然地说道:“相公,既然咱们不是唐家的子孙,那咱们还待在这儿干啥?”她冷冷地环视着在场的众人后,便扯着唐无极要走。
  本以为唐无极至少会有些许的反抗,没想到出乎她意料之外的,他竟也乖乖地跟着她定。
  “无极,你……”显然没料到向来都很听话的孙子会真的打算走人,唐老夫人这下急了。
  可是那留人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而且不只她急,就连伺候在身侧的大儿子也很急。终于,还是爱子心切的媳妇儿沉不住气地开了口——
  “娘,其实无极之所以会入赘钱家也是为了无虞,您就别再怪他了吧!”
  她本以为无极这趟来是要送回龙脑香,没想到他的媳妇儿会这般刁难他们。
  眼见妻子大胆开了口,唐大爷也跟着帮起腔来,“是啊,娘,这无极从小就是个好孩子,我看您就原谅他吧!”
  “哼!”听着那荒谬的对话,钱盈盈重重地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说道:“不用你们大发慈悲的原谅,顶多咱夫妻俩终生不再踏入唐门一步,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明明就是错的人,还端着那么高的架子,这口气她怎么也吞不下。
  见唐无极委屈自己入赘她家,还受到这样的对待,她可以想象以前他在唐家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冷冷地勾起了一抹笑,一股想要帮唐无极讨个公道的执念已经深扎心头。
  “盈盈啊!”唐无极的大伯母讨好地喊了一声,谁知道立刻便碰了一个钉子。
  “我的闺名儿是你们可以叫的吗?能叫这闺名儿的除了无极之外,就是我的家人了,可现在咱们并没有任何关系不是吗?”
  “这……”唐夫人顿时语塞,求救的目光立时扫至夫婿身上。
  “有事就快说,没事的话咱们要走了!”钱盈盈才懒得继续理会他们,将话撂下之后就想走人。
  “无极啊,算大伯求你了,平日大伯待你如何,你应该也是晓得的……”眼见她的态度这么强硬,唐大爷只好将目标转移到始终不发一语的唐无极身上。
  谁知唐无极只是僵着身子,对他的哀求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你求他也没用!现在就算无极不跟你们计较,这口气我是无论如何也要为他讨的,你们之中是谁错待了他,就要那个人自己开口说。”
  “这……”唐家夫妇两人面面相觑,那陈年的上等龙脑香是他们心肝宝贝无虞唯一的救命方子,但他们也清楚,要教一辈子都傲气惯了的娘亲向人低头是不可能的。
  两人全都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可却没人敢开口。
  懒得等待身后的动静,钱盈盈拉着沉默的唐无极再次举步。
  三步吧!她料想在三步之后,就会有人低头,没想到不过是两步的时间,原本宛如洪钟般的声音倏地化成带着委屈的恳求声传来——
  “等一等!”
  “你这个老太婆还想说什么?”她也不想这么刻薄的,但就是忍不住。
  “我拜托你们留下龙脑香吧!”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向来没啥善心,对于不相干的人,我懒得理会。”
  “他怎么会是不相干的人,无极怎么说也是唐家的孩子。”
  听到这里,钱盈盈霍地回身,晶亮的眼神透着犀利的目光,锁住了唐老夫人的眸子,毫不克制地让自己的愤怒流泄。
  “你曾经当他是唐家的人吗?不,你不曾!”
  “我……”唐老夫人才准备昧着良心开口喊冤,但是钱盈盈却已经快一步地打断她的话。
  “别告诉我你有,若是你真的有,他这个唐家少爷不会无足轻重到一个门房都蔑视他,更别说他这次为了龙脑香不惜委屈自己入赘钱家,可是你们唐门上上下下不但不感激他,反而鄙视他……唐家的子孙?!真亏你说得出口!”愤怒的她一口气连珠炮般的替唐无极说出心中所有的委屈。
  说到这里,钱盈盈感到自己握着的大掌倏地收紧,她仰首瞧他,见到他眸中茫然又若有所思的眼神。
  心疼呵!为他这辈子所遭受的错待,她当下在心中立誓,一定要为他达成他的心愿。
  “这……”唐老夫人被这段话堵得语塞,甚至面露愧色,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其实她也懂得孩子是无辜的道理,可是偏生每次只要一见到无极,就会想起儿子的枉死,以及他娘抢走了她儿子的恨。
  所以她才会漠视他、冷落他,她也不是不感激他愿意牺牲自己入赘钱家,好为唐家的长孙换来一线生机,只不过方才一看到他,心头那抹恨意又起,所以才会……
  “盈儿,够了!”眼前终究是自己叫了二十几个年头的奶奶,唐无极还是心软了。
  “你别心软!”钱盈盈悍然拒绝他的求情,以清亮的口吻说道:“你是我的夫婿,我就有帮你的义务,她错了,便得拿出诚意来弥补,否则……”
  锐利的眸光从他调转到老人家身上,她字字坚定地宣告道:“杭州钱家将永生永世与四川唐家不相往来,那龙脑香纵是救命药引,我也不会心软。”
  “你……”听闻她坚决如铁的语调,唐无极望着她的眼光添了些许的复杂。
  打从他有记忆以来,从来都没有人用如此强硬的态度捍卫他,更别说是个原本和他没什么关系的女人了。
  她的宣言让长久以来积在他心底的愤怒悄然地起了变化,一颗心漾着满满的感激和疑惑。
  她真的没道理这么做,她大可以安稳地待在杭州,舒舒适适地做她高高在上的钱家大小姐,但她却千里迢迢来到这儿为他讨公道,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
  在场的所有人显然都被她的宣告给吓坏了,原本趾高气扬的唐家人此刻都像小媳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