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相公招数太老套-第5部分

仅仅只是主仆之情,想来你是因为碍于钱盈盈,才没将她纳为妾吧!”
  “嗯!”提到了晓颜,唐无极握着酒杯的手倏地收紧,心绪激动的他一时劲道没拿捏好,咱地一声,手中的瓷杯应声而破,但他无动于衷,彷佛那碎片不是扎进他的手心似的。
  酒和血在他的手心掺和着,那模样透着浓浓的悲伤。
  唐无青见状,忍不住摇了摇头,耐心劝道:“唉,其实你也别太自责了,这发生的所有事,只能怪晓颜自个儿福薄,出世时没挑着好日子,最后才会落个含冤而死的凄惨境况。”
  “不是晓颜福薄,是钱家欺人太甚。”挑眉扫了唐无青一眼,他咬着牙忿忿不平地说道。
  “其实这也不能怪钱家,他们可是富贵人家,别说跟地方官,就连和朝廷都维持着很好的关系,人家有这样的地位,就算逼死了一个丫鬟,也是稀松平常的事,谁又能奈他何呢?”
  “对,晓颜就是被钱家给逼死的,这无证无据的,凭什么就认定了她的罪?!”唐无极激动地附和道,英挺的眉眼间净是气愤。
  “大户人家不就是这样?从小咱俩在唐家看得多了。”他俩同是庶出,同样尝尽白眼和欺凌,唐无青有感而发地说道。
  他的话看似不经意地挑弄着唐无极的情绪,可是那双利眼却直勾勾地打量着他,想瞧瞧他有什么反应。
  “是啊!”唐无极沉痛地点了点头。杯破了,索性就端起整壶的酒仰首狂饮,任那辛辣的酒液滑过他的喉头,牵引起他的怒气。“人家有钱嘛,我们这些无足轻重的人又算得上什么呢?”
  “唉,忘了吧!反正说到底,那都是晓颜的命。”
  “不,我不甘心。”他咬着牙说道。晓颜的命不该是这样的,她原本或许可以有更好的人生的,要不是……
  冷冷地牵起一抹笑,唐无青反问道:“不甘心你想怎样?”
  “以前,我或许不能怎样,但是现下……”他的话语一顿,让人完全摸不清他心中的盘算。
  “你想如何?”唐无青的追问看似不经意,但眸中却透露一抹急切。
  唐无极唇瓣逸出一记冷笑,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阴邪。
  “堂哥!”唐无极轻喊了一声,薄抿的唇轻掀道:“你忘了我不再是无足轻重的人了吗?现在我掌握的是钱家大半的经济命脉。”
  “是啊,你已经不再是无足轻重的人了。”唐无青眸中闪过一丝狡桧,不过他依然沉住气佯装不解。“可是你想怎么做呢?”
  “你愿不愿意来帮我,让曾经错待过我们的人,都得到该有的惩罚。”
  凝视着他,唐无青沉默地不发一语,似乎在度量他的话有几分真假。
  “怎么,你不愿意?想来你是不怨唐家对你的错待。”唐无极耸了耸肩,用无所谓的语气说道。
  然后,他霍地起身准备走人。他在赌,若是赌输了,或许晓颜的冤屈一辈子都没办法昭雪。
  可是他相信自己会赢,不但赢得这一步,还能实行他的誓言,替枉死的晓颜讨回应有的公道。
  就在他的手即将碰上门扉之际,一直静默的唐无青开了口——
  “我怨,怎能不怨。”
  “既然怨,那你……”唐无极的手搭上了门扉。
  “你知不知道,我从小到大求的是什么,就是要摧毁唐家,本来我以为你入赘钱家,得了权势,会和我有同样的想法,没想到……”他想到唐无极和钱盈盈送龙脑香到唐家时的风风雨雨,心中不禁疑惑着唐无极的恨意会不会早已烟消云散。
  “我不是没有这种想法,只是时机未到。”唇畔泛起一记冷笑,唐无极没回身,但声音听起来同样愤怒。
  “是吗?”唐无青望着他的身影,有些不敢置信,这一切顺利得超乎想象,他一直以为要再挑起他的恨很难,没想到……
  “是的!”唐无极霍地回身,长袍的下襬在空中划出一记漂亮的弧,唇畔的冷笑隐没,让他看起来更显阴郁。“你若想达成心愿,给唐家一个教训,就来帮我。”
  他撒下充满极度诱惑的种子。
  惩罚一个人是揭开罪状,然后让他呼天喊地地说冤吗?
  不,他要让那个罪有应得的人心服口服,他要他亲口承认他的罪行,才能告慰晓颜的在天之灵。
  “你要我去钱家帮你?”唐无青激动地扬声,他清楚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是啊,咱们堂兄弟可以连手,让该得到教训的人得到教训!”露出邪魅的笑容,唐无极再次撒出诱人的饵。
  果不其然,唐无青毫无犹豫地吞下饵,眸中流露出嗜血的光芒。
  “好,就这么说定了!”他豪气地伸出手在半空中等待着。
  呵,早知道晓颜的死会让唐无极心中的妒怨倾巢而出,那么他早就该这么做了,也不会白白等待了这半年的时间。
  “嗯!”唐无极缓缓地伸手覆上了他的手,锐利的眸光紧紧地瞅着他。
  两人四手交握,未来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呢!
  姑爷变了……
  小姐好可怜……
  各种耳语开始在钱家的各个角落,甚至是大街小巷中流传着。
  有人说,是因为钱盈盈有了身孕,让他不能逞其兽欲,所以他连流花街柳巷中。
  也有人说,那是因为他最爱的人被钱家逼死,所以他心灰意冷,从此不想振作,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
  更有人说,本来恩爱就是个谎言,唐无极现下的所做所为不过是戳破了那个谎言罢了,没啥大不了的。
  而这些各式各样的耳语流言,一字不漏地全入了钱盈盈的耳中,但她依然泰然自若,丝毫无动于衷。
  她还是那个当初宣称爱极了唐无极的女人,甚至仍不断将钱家产业交给他打理,有些还直接拨至唐无极名下。
  有人同情她的痴傻,企图用金钱富贵来留住一个无心的男人,也有人骂她愚笨,像这样毫无真心真意的男人,赶出家门就是了,留来何用呢?
  但这些评语对她似乎没有丝毫影响,她依然故我地不断将手中原属于钱家的产业交给唐无极,彷佛心甘情愿做一个痴傻的女人。
  可偏生有人怎么也看不过去——
  “小姐——”
  香闻人都还没入门,她那气急败坏的呼喊声就已窜入钱盈盈耳中。
  听到那气呼呼的喊声,钱盈盈莞尔,她很清楚这样的气急败坏所为何来,想来这妮子八成又听到了些什么,所以才会这么急得来找她告状吧!
  果然不出她所料,香闻的身影才一映入她的眼帘,一张嘟着的嘴就忙不迭地喳呼着——
  “小姐,你怎么还有心情在这儿躺着啊?”
  瞧她家小姐那佣懒的模样,双手圈着大腹便便的肚子,整个人斜靠在躺椅之上,模样好不惬意。
  可这景象却彻底地刺了香闻的眼,只见她忿忿地踩了几步,笔直地来到钱盈盈的面前,很是不满地指着她说道:“小姐,你究竟知不知道现在外头是怎么说的?”质问的语气完全没了上下尊卑,可见香闻这回被气得不轻。
  “管他们说啥,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就好啦。”
  钱盈盈佣懒地伸展着略微僵硬的身子,然后坐起身,随手取来被她置于几上的绣篮,双手开始忙碌地绣着小巧的衣裤。
  “小姐,你就别再绣了啦,等你绣完这些,只怕钱家都要被搬空了啦。”
  “搬空了好,省得烦心。”勾唇笑了笑,她气死人不偿命地应道。
  “小姐……”一把抢下她手中的绣篮,香闻双手扠着腰,死命地瞪着她。“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啦,难道你真不怕钱家百年的基业全都葬送在你手中吗?”
  “玩不完的啦!”她莫测高深地说道,语气彷佛有着洞悉一切的清澈。
  “怎么可能玩不完,你知不知道昨儿个姑爷又和几个咱们家底下的盘商上花街喝酒去了?还一副称兄道弟的?这模样,我看啊,要不了多久,那个男人就会将钱家所有的基业都掠夺一空了。”
  唉,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皇帝不急,却急死她这个小太监啊?!
  明明就是很严重的事,怎么瞧在小姐的眼中一点儿也不严重呢?
  “那很好啊!”
  “好,还好咧!我就搞不懂哪里好了,那姑爷是曾经对小姐不错啦,可问题是自从晓颜死了以后,他就全变了,小姐你也别再傻了,好吗?”
  若不是还残存着些许理智,香闻真想一巴掌打向她家主子,看能不能让她清醒一些。
  就算要爱男人也不能是这么个爱法吧!将钱家的基业全都拱手让出不打紧,嘴里还直说好。
  小姐也不想想,那个男人若真的有一不点儿爱她,怎么可能一个多月都没踏进盈香院一步。
  摆明了就是没心嘛,还亏得小姐此刻肚子里装着他的血脉哩,哼,压根是个无心无情的男人。
  “香闻,我是很清醒啊!”冷眼旁观,很多事她懂,但不想多说。
  说得愈多,牵绊更深呵!
  “清醒个……头啦!”香闻简直拿她家主子一点办法也没有,除了言语上的激动,她什么也不能做。
  “傻瓜,很多事,不能只看表面的。”钱盈盈若有所思的说道。
  她的话让香闻完全摸不着头绪,可正当她要追问时,主子突然逸出一声轻吟。
  痛啊……钱盈盈的双手抚向自己浑圆的肚子,这孩子怕是等不及要出世了,就像她再也等不及去开创自己的新生活一般!
  “小姐,你怎么了?”犀利的眼没漏瞧主子顿时苍白了几分的脸色,天大的气愤和疑惑也只能暂时甩开。
  “孩子要出世了。”
  “啊!”才八个多月的孩子,虽然大夫有说会早产,可这也还是太早了吧!
  像是火烧屁股似的,香闻在房内慌张地兜了一圈之后,就忙不迭地往外奔去,嘴里喳呼着直喊着——
  “哇,小姐要生了,快叫产婆啊,快去找姑爷啊,快去同老太太和二夫人报讯去啊……”
  连串的喳呼窜进钱盈盈的耳中,那炽人的痛却益发磨人,彷佛要抽去她所有的神智一般。
  她知道自己不能晕,否则孩子就……
  脑中思绪还在转着,她突然感到自己身子腾空,原本紧闭的眼儿微睁,乍然映入一张俊挺的脸庞。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痴望着唐无极,好将那张脸深深,深深地刻进自己的心扉之中。
  而他只是稳稳地抱住她,无言地穿过珠帘,将她放上床榻。
  宽厚的掌含着满满的不舍,拂去了她额上沁出的冷汗,他依然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定定地瞧着她,眸中满是愧疚。
  她懂他的眼神,淡淡地掀唇而笑,他对她有歉疚,她对他同样也有歉疚,算是互欠吧!
  门外逐渐传来杂沓的脚步声,唐无极知道自己该离开了,他俯首在她的额际落下一记轻吻,然后说道:“等我……”
  面对他那请求似的话语,钱盈盈只是含笑不语,水亮的双眸直勾勾地凝视着他。
  “你……”他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门外脚步声已愈来愈近。
  那声音催促着他离开,他的计划已经快要达成,因为唐无青的狐狸尾巴渐渐露了出来。
  唐无青再没耐心等待,急着催促他尽速摧毁唐家,也急着想要侵占那些原本不属于他,只不过是自己借来撒下的饵。
  他明里顺了他的意,用尽各种手段打压唐家,但却在暗地里帮助他们绝地逢生,因为唐家从来不是他的目标,就算心中曾经有怨,也早消逝在盈盈为他所做的一切事情中了。
  再怎么说,唐家总是生他、养他的地方呵!更何况自那次唐家在地方上大肆宴客之后,他已经真真正正地成为唐家的一份子了。
  只要再一阵子,让他偿还了对晓颜的歉疚之后,他就可以再次大大方方地将盈盈拥在怀中。
  她究竟知不知道,在这段只能远远望着她的日子里,他的心渴望她渴望到发疼。
  原来,爱已经那么深,原来爱已经渗入了骨髓,浸蚀了他整个心……
  他不舍地再次轻抚着她的容颜,双手一揽将她紧紧地拥进怀中,那力道彷佛想要将她融入自己身体之中。
  不舍呵!但为了晓颜,他还是得放手,毕竟这是他欠她的。
  一记轻吻之后,他放开了手,只是他万万没料到,这一回的暂别,再相见时,彷佛是过了千年万年。
  第九章
  不舍呵!
  细抚着着怀中人儿的小手小脚,一颗晶莹的泪自钱盈盈白皙的颊畔滑下。
  她悄然地伸手抹去,深呼了口气,毅然决然地将怀中的小人儿交给等在一旁的香闻。
  “替我好好照顾她。”
  “小姐,我要跟你去……”香闻泪流满面地哭求着。
  她没答应,探手抹去了她颊畔的泪。
  “记得提醒二婶她答应过的,还有这里有一封信,你把它交给奶奶,她就会知道一切,也懂得该怎么做了。”
  将所有不放心的事全都交代完,钱盈盈拿起放在桌上简单的包袱,转身面对慕意龙,毫不迟疑地说道:“走吧!”
  “你确定,不后悔?”怎么搞了半天,还是这样的结局啊?
  枉他这么尽心尽力调查了好些时日,还好心地将所有的证据全都扔给唐无极,想来在那头,今晚也该有个终了吧。
  本来以为这样他就可以不用做保母,带着这个麻烦的女人远游四方。
  可谁知道……怎么结果和他想的都不一样啊?
  “不后悔!”钱盈盈坚定地说道。
  不走,她才会后悔!
  “可是……难道你不爱他吗?”虽然这么问道,但他心中对于这个问题早有定见。
  “我承认我爱他。”
  “既然爱他,又何必离开?”
  “他……不爱我,我爱他又有何用?”灿灿的笑容里倏地染上一抹悲哀。
  从不曾想过自己会爱上任何的男人,可是却不自觉地爱上了唐无极,若是两情相悦倒也罢了,但他心中明显还住有另一个女人。
  他为那个女人落泪,他为那个女人处心积虑地想要报仇,那她的心、她的情又算什么呢?
  不想将就这样的爱情,所以她选择离去,反正脱离钱家的庇荫,出去走走瞧瞧一直以来就是她的心愿。
  “但我看他也是爱你的啊!”
  “或许也有爱吧!”这点她并不否认,从他那老套且拙劣的表达方式,她多少瞧得出他对她有一丝的爱意。
  只是,那还不够,她贪心的想要更多。
  她要的是他的全心全意!若是有朝一日,他能彻底遗忘他心中另一个女人,那么他们之间或许有可能吧!
  “既然你爱他,他爱你,为什么不留下?你真舍得那娃儿?”
  “舍不得,可是无舍必无得!”她又回眸,将那稚嫩的脸庞牢牢地刻在脑海之中,那张小巧的脸蛋倏地和另一张被她收藏的脸庞合而为一……
  “唉,真是搞不懂你究竟想要得到什么?”简直就是个冥顽不灵的女人家。
  绕来绕去讲了一大堆,其实就是吃醋嘛!
  嗯,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咧!
  什么渴望自由、想要飞翔,其实不过是害怕自己真心真意的对待后,依然敌不过晓颜残留在唐无极心中的影子吧!
  “喂,你到底要不要走,不走我自己定喽!”
  不想再继续啰唆个没完,也完全不想再谈那“爱或不爱”的话题,钱盈盈将包袱往自个儿肩头上一甩,完全不理会慕意龙有没有跟上,径自走人。
  望着眼前倔强的身影,他能不跟上吗?
  但在走之前,他还是忍不住回头对着香闻说道:“若你想你家小姐早点儿回来,就告诉你家姑爷往北边找人,至于要找多久才能找到,我也不知道,就看他的心吧!不过可千万提醒他,手脚别太慢,否则咱们要是一上了往南洋的船,那没个三五年,我怕是带不回你家小姐的。”
  无奈地交代完后,他认命地转身,追上那个固执的丫头。唉!自己八成是上辈子欠她的吧!
  抱着孩子,跟着追上前数步,香闻完全搞不懂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啊?她听得一头雾水。
  怎么事情好像和她所想的完全不一样,什么姑爷爱小姐,有吗?
  那他前阵子的荒唐行为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唉,真是怎么想都搞不懂他们在说什么,算了,她不想了,干脆去办小姐交代给她的事吧!
  或许在上头的“大人”们,会懂得这究竟演的是哪一出戏。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双眼圆睁,透着血丝的瞳中布满了怒气,唐无青怒声质问:“你不是说你恨唐家,那你又为什么在明里打击唐家,却在暗地里帮助他们?”
  他一直以为复仇计划进行得很顺利,他终于可以好好羞辱唐家人,让他们后悔以前的所做所为,没想到眼看唐家赖以维生的事业就要垮了,却突然冒出了程咬金,提供援金助唐家度过难关。
  而他更没想到的是,这金主竟是——
  声声同他说要一起雪耻泄恨的唐无极!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不行?”双手环胸,唐无极面无表情地反问。
  “你不是恨他们吗?”他一直以为唐无极和他一样是恨唐家的,这大半年来,他不也是凭借着这份恨,在商场上搬弄是非、掠夺原本唐家取得的生意,眼看着就要一偿心中之恨,怎知如今却全盘皆输,他们甚至反过来吃掉他暗中经营的布匹生意。
  他不服气,真的不服气,他明明做得那么完美,怎么还可能失败呢?
  “我是真的曾经恨过。”
  “曾经?!”重复着这两个丰眼,唐无青不解地看着他。
  “对,曾经……”唐无极点了点头,知道他不懂,所以他好心地解释道:“可是有两个女人用爱教会我别恨。”
  “谁?”
  “晓颜和盈盈。”
  “晓颜?!”多陌生却又熟悉的名字呵,唐无青愣愣然地重复着这个名字,眼前彷佛出现了一张满脸是血的脸庞……
  他的脸倏地刷白,双手不断地在身前挥舞着,彷佛眼前有鬼差来找他偿命似。
  “对,那个被你害死的晓颜!”对于他疯狂的举动,唐无极并没有多大的同情,反而火上浇油地说道。
  “我没……我没害死晓颜,是她自己想不开的,是她……”
  “你没有吗?你敢说没利用她,在我大哥的饭菜里下毒,也没刻意将她安排在我身边监视我,更没在鸡汤里下毒,害她被冤枉,最后还送掉一条性命吗?”
  这些事迹个个有凭有证,那些证据除了他自己费心搜寻之外,那个曾经被他误以为是盈盈情人的慕意龙也现身帮了不少忙。
  现在他只待解决了这一切后,就可以再次将盈盈重新拥入怀中,这一次,将是一辈子的不离不弃了。
  “她的死能算在我头上吗?那怪她自己傻,以为像我这样的人会爱上她那种出身的女人,哼!”惊吓过后的唐无青挺着胸膛骄傲地说道。
  怎么说他也是在地方上有头有脸的唐家人,找上她,不过是因为他不甘心一辈子被人骑在头上而想要报仇,还想在报仇后接管钱唐两家的一切。
  这本来是他日思夜想的美梦,可如今一切全都毁了……他真的不甘心啊!
  “是啊,是她自己傻,还好她最后幡然醒悟,将你的狼子野心说了出来,为此我将一辈子感激她。”
  “哈哈哈……原来是那个贱女人,害得我功亏一篑,那个该死的贱女人……”
  “你……”是疯狂了吗?还是被仇恨蒙蔽了一切,看着眼前狂笑的唐无青,唐无极不想再多说什么。
  他飞身上前,出其不意地将他周身的|岤道点住,然后一掌拍向他的天灵,废去了他的武功、残了他的双腿,以慰晓颜在天之灵。
  不杀他,是因为死了远比活着痛快,他要他留在世上受苦,为他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
  所有的事都尘埃落定,没有心思再理会眼前这个忽尔狂笑、忽尔悲哭的唐无青,他明显已经被心中魔障逼疯了。
  越过他,唐无极急急地跨开大步迈过门坎,准备去找盈盈解释这一切,诉尽相思之苦。
  可迎面而来的钱老夫人却阻断了他的急切。
  “奶奶……”深知这阵子老奶奶对他有诸多的不满,他停下了脚步,正要开口向老人家解释。
  谁知他的唇才开,钱老夫人就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你什么都别说,我都知道了。”
  唉,她真是老了,一双老眼瞧不清,也管不动这些孩子们在玩什么把戏了!
  “奶奶,你知道了些什么?”感到一头雾水,他明明什么都还没说,奶奶怎么可能知道什么。
  “唉,盈盈那丫头临走前留了封信给我,将一切的来龙去脉都说清楚了,她还要我不要责怪你,说你是个可以信任的男人,教我可以放心地把钱家的家业都交给你,因为在她的心中,你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
  他完全不懂奶奶在说些什么?
  什么临走前?什么把钱家的家业交给他?
  心中一股不祥的预感生起,唐无极紧张地握住钱老夫人的手追问道:“奶奶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盈儿她人呢?”
  从他着急神色中,她清楚地看见他的情真意切,盈盈的眼光还真是恁好,替自己找着了个真性情的好男人。
  本来,盈盈的出走让她六神无主地替钱家的未来忧心了好一会儿,现在看他的表现,她想自己可以放心了。
  既然这样,她就不用派人去寻她了,让盈盈那活泼的孩子四处去走走瞧瞧吧!
  这计划只怕已经在她心里酝酿了好久,也难为她在自己面前伪装乖巧那么久,呵呵!
  “盈盈她离开了。”
  闻言,心倏地沉入了谷底,他本以为处理完唐无青的事之后,一切便雨过天晴,没想到却是恶梦的开始。
  原来这就是她的计划!
  从头到尾他都不懂她为什么要这么处心积虑地招一个男人入赘钱家。
  呵,不过是要找个替死鬼罢了!
  而他正好就是那个倒霉的替死鬼,一切真相大白。
  他摇头失笑,这阵子他所做的一切、所有的心思,只怕她也猜了个十足十,非常地清楚明白吧!
  唐无极转过身,准备去追人,但奶奶的话却让他止住了脚步。
  “让她四处去看看吧!那孩子生性不羁,若不让她出去这一遭,只怕会成为终生的遗憾呵!”
  终究是自个儿的嫡孙女儿,即使总是对她要求很多,但她还是心疼她的。
  盈盈小时候就非常活泼好动,自从她父母过世后,她便非常了解自己身上背负的重责大任,不再调皮捣蛋,努力地学习经营家业,像是一夕成长了许多。
  见孙女儿被迫长大,她心中虽然不舍,然而这是要当家的必经的路程,她也只能在一旁默默地辅助她。
  “可是……”唐无极虽止住了脚步,但心中那想见她的渴望却仍教他蠢蠢欲动。
  思念已经在他心底蔓延,怎么放得了手?
  “放心,她会回来的,她放不下孩子和你的。”钱老夫人笃定地说道。
  只要还有线在手中,风筝飞得再远,还是得飞回来的,而那条线就是盈盈对眼前这男人的爱呵!
  别问她为什么这样笃定盈盈爱着无极,她就是知道!要是不爱,小妮子为啥不在约定的一年期满之后,要她将人给轰出钱家去?!
  那孩子,心中只怕也很期待两人再相逢的那一日吧!
  “这……”深吸了口气,唐无极压下心头的犹豫。
  他和她之间的帐,算来算去,总是他欠她的多吧!
  所以纵使思念,他也得好好帮她扛下沉重的家业,帮她照拂她心中挂念的人,让她好好地一偿心中所愿。
  唉!
  漫长的思念呵,但谁教他爱上了她呢?
  尾声
  累了!
  从来都不知道,玩原来也是一件好累人的事!
  思念的心开始在她的心中蔓延着……思念那小人儿、思念那大人儿,思念着所有所有的一切。
  钱盈盈踏着虚浮的步伐,无精打采地步入客栈那属于她的房间中。
  门一推,她顿时傻眼!
  这满室的花是怎么回事啊?
  它绝对不可能是慕意龙的杰作,最近他因为劝不了她回钱家,已经好几天不和她说话了。
  那这……
  眸儿突然乍现一丝希望的光芒,她转动纤细的颈项四下张望着。
  是他吗?他终于找到她了吗?
  毕竟这么老套的方式,才符合他的风格,以前他将自己视为挑战的时候,不也是这么送东送西的吗?
  无数的希冀与渴望在心头涌现,她终于明白,也终于愿意对自己承认,她的人虽然离开了,可是心却始终牵挂着他。
  或许正因为那份牵挂,她才会觉得以前向往的冒险,如今却成为一件令人疲累的事吧!
  “是你吗?”抑下心头的激动,钱盈盈渴望地朝着空荡的四周问道。
  突然,一记黑影从梁上飘落,一把将她抱了个满怀。
  “是我!”唐无极俯身在她的耳际道,语气里是满满的激动。
  得知她的下落后,他忍耐了好久没来找她,就是想让她再逍遥些时日。现在他觉得已经够了,再见不到她,他就要疯了。
  “你终于来了,就像那一夜我去四川找你一般。”闭上眼,感受着那熟悉的怀抱和气息,她喟叹着,完全忘了这是一个秘密。
  “哪一夜?!”他怎不记得在四川,她有来找过他?
  莫不是……心中灵光一动,他想起了在他昏迷的那一个夜晚。
  他原本以为与他彻夜缠绵的女人是晓颜,也因此对她心中怀愧,难道说那个人并不是晓颜,而是她?
  “呃!”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钱盈盈立时噤口,却已经来不及了。
  唐无极气急败坏地将怀中的她旋过身,让她直视着自己,逼问道:“说,在四川那一夜是你吗?”
  “呃……”她装傻没答话,他却已等不及地吼道——
  “你知不知道,就因为那一夜,让我对晓颜怀愧,结果竟然……”
  “只是愧疚吗?”精准地捉住了重点,她可不想在久别重逢之后,还得被骂个狗血淋头。
  “废话,不然你以为是什么?若不是对她愧疚,我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地替她报仇吗?”
  “你不爱她吗?”心怦怦地跳着,她终于勇敢地将心底的质疑问出口。
  “替她报仇是愧疚,我从没爱过她,我爱的是那夜在四川和我缠绵的女人。”唐无极没好气地朝她低吼。
  可是觎着她的笑意盈盈,胸臆中纵有再大的怒火也全都发不出来了,只能再次将她扯回怀中,密密实实地拥着。
  罢了,只怕真是上辈子欠她的,所以这辈子才得这么任她耍弄着玩。
  在四川和他缠绵的女人……呵,那不就是她吗?
  听到这话,钱盈盈的心中一甜,原来兜了那么大的圈子,却是因为一场误会。
  那她干么还离家啊,哇,她好想她的儿子,好想奶奶,也好想二婶喔!
  “走了!”心中的思念让她想也没想地扯了他的袖子就要走人。
  “走哪?”他呆愣愣地任由她扯着,总觉得自己好像少做了一件事。
  “咱们回家,我要看儿子。”她头也不回地说,此刻的她可是归心似箭呢!
  “等一下,你就这样的反应?”他这个娘子给他跷头了一年,好不容易被他逮着了,却只急着要回家,他怎么能依?
  “不然咧?”她一头雾水地反问。
  “你至少该说说你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吧!”他可不想再惶惶不安地猜测她的心思,搞不好往后还得时时刻刻提防她走人。
  水亮的双眸觑着他,半晌没说话,最后,钱盈盈终于吐了句,“就你赢了啊!”
  见鬼的,他赢了什么啊?
  唐无极极度不解,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唉,又变呆头鹅了!
  她无奈地睐了他一眼,然后说道:“那时你不是说想试试看我会不会爱上你吗?现在就你赢了咩!”
  话说完,她转身走人。
  意思就是她也爱上他喽?
  想通了这点,唐无极的长手往前一捞,那回身才走不到几步的钱盈盈,又被硬生生地扯了回来,还被拦腰抱起,轻抛到床上。
  此时,他脸上漾着满意的笑容,想着——
  这家可以慢点回,但是心中的思念可得现在就偿呵!
  不过瘾吗?想知道美人巷里的其它美人还会发展出怎样的精采情事,千万别错过——
  *新月缠绵系列206美人巷之《娘子花招早识破》,馥梅要你欲罢不能。
  *新月缠绵系列208美人巷之《千金法宝没新意》,花儿让你狂爱不已。
  全书完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