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坏心大老板-第6部分

”她明白这种事唯有当事人想通才能走出来,所以她不会逼迫他做他不想做的事——感情的伤需要长时间才能复原。
  苏绮思搂着他,没过一会儿,他终于靠在她身上入睡了。
  看着他,她很心疼他如今憔悴的模样,抚摸他的头发,扯下被子盖在他身上,慢慢的,他微皱的眉心终于松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苏绮思也快有睡意时,手机突然响起, 她看了一眼手机,凌晨一点,心头顿时窜上不好的预感,立刻接起电话。
  打来的是他的大伯,果真不是好消息!
  她叹了口气,叫醒了冯映然。“映然,醒醒,医院……发出病危通知。”
  本来以为还有几天,结果当天晚上,冯世文就走了。
  冯映然没有哭,只是静静的看着过世的父亲。
  丧礼很简单,由于冯世文生前没什么朋友,只有几个亲戚到场 ,而映然则是始终默默不语。
  苏绮思陪着他直到丧礼结束,他的大伯给了他一封信,“这是你爸给我的,他说如果他没能亲口对你说,再把这封信交给你。”
  苏绮思很清楚他应该想一个人看信,便找了一个借口离开,没想到冯映然却一把拉住她,然后拆开信,信上就只有短短的几个字——
  “爸爸对不起你,希望你幸福。”
  没有祈求原谅,就只有深深的歉意。
  “为什么……总要到最后才明白之前做错了什么。”浓浓的恨意因为父亲的离开而无处宣泄,一时间全堆积在胸口,让他难以喘息。
  “因为我们不是圣人,往往会做错事,但有时想道歉又错过时机 ,就会更难以说出口了。”
  “我该原谅他吗?”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慢慢来吧!也许将来有一天你会释怀的。 ”
  将来吗?或许吧……“绮思,你会一直陪着我对吧?”
  “会,我会一直陪着你。”她作出承诺,并紧紧的抱住他。
  两年后——
  他们从偷情的情况豪迈到半同居——每周两次固定的碰面,原本碰面后还会各自回家,后来他们懒了,累了,干脆就住在套房,到最后,两人的东西愈堆愈多,直到有一天不是固定碰面的日子,他们却前后来到套房,于是便开始了他们半同居的日子。
  之所以算是半同居是因为,偶尔他们还是会回到各自的家。
  今天是周一,闹钟响起,这礼拜轮到冯映然起来做早餐。
  他睡眼惺松的下床,四十分钟后容光焕发的进来叫醒她。“起司小姐,该起床了。”
  他亲吻着她的裸背,“不行,你得起来,我已经煮好早餐,你不吃就是不给我面子,那我明天就不煮了。”
  他们同居的时候,没有硬性规定什么,不过这个家里所有事几乎都由冯映然一手包办,从清扫到下厨,只要苏绮思没时间,他就会帮忙。
  “好了,好了,我醒了……”
  冯映然满意的给了她一个吻。
  两年了,没想到他竟能跟一个女人相处两年,甚至还同居,连他自己都没想过,不过他非常珍惜与苏绮思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即便看她一整天也不会觉得腻。
  “怎么一直看着我?”
  冯映然没有说话,只是又是给她一记几乎让她无法呼吸的长吻。
  “宝贝,七点了,你真的该起床了。”他真的好喜欢这个女人, 只要能抱紧她,他就别无所求了。
  “七点?!你怎么这么晚才叫我!今天,‘独特魅力’新总编要来,我不可以迟到啊……”苏绮思一面嚷着,一面冲进浴室。
  第8章(2)
  浴室门一关,她马上往镜前一站,镜子里的她脸色红润。
  她其实也不想脸红——他们已经在一起两年了,任谁都没想过他们能在一起这么久,至少她就没想过……
  这份恋情从一开始她就不敢抱希望,只能尽可能的陪着他,直到他不再需要她为止。
  要是让老爸知道她这么没骨气,不骂死她才怪!
  不过谁教这是爱情呢……爱得深的本就会比较容易受伤,即便未来他们分开,她也不会后悔,毕竟这是她的选择——因为她深深的爱着他。
  “对了,这周六我要回家,我表妹要结婚。”穿戴整齐后,她走出房间时交代着。
  “我陪你去参加婚礼。”冯映然说得很轻松。
  苏绮思却差点喷出喝下的牛奶,“你、你要陪我回去?!”
  “对啊!我要陪你回去。”这只是小事,值得她如此的大惊小怪吗?
  “你应该知道是婚礼吧?”她小心翼翼的问。
  “嗯,你刚刚有说是婚礼,我听得很清楚。”他们交往这么久, 她和他的爸妈交情都比他这儿子还深了,他却还没去见过她的父母,总觉得有点怪。
  “因为是婚礼,所以会有一堆亲朋好友,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你 ,肯定会围在你身边问东问西的,我是要去帮忙,不可能一直待在你身边,你确定你能独自应付那种情况吗?”她好希望他能就此打住。
  事实上,她也没想过要带冯映然回去面见父母——不一定会有结果的恋情,她能接受,但她那观念非常传统的老爸肯定是不能接受!
  所以为了节省麻烦,父母至今还不知道她有男朋友——当初要搬出来,她是以大哥结婚,家里变得太小,加上公司又忙的借口才能顺利跟冯映然半同居,不然对她老爸来说,还没嫁出的女儿就是得乖乖的住在家里。
  如今突然说男友也会去参加婚礼,她肯定会被严刑逼供的!
  冯映然顿了一下,想了一下一堆人围在他身边的画面……“我考虑一下好了,不过我身为你的男朋友,不陪你去,你爸妈应该也会说话吧?”
  苏绮思思绪一转,立刻回答,“当然不会,他们知道你很忙,绝对不会介意的,再说我记得你这周六不是要去参加同学会吗?都是好几年没见的老同学,我觉得你应该去。”
  她还不敢告诉冯映然,她的爸妈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她有男朋友 .
  “我再想想。”两边他都很想去,所以他需要一个折衷的办法。
  “婚礼很无聊,吃吃喝喝而已,你一定会后悔过来。”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因为是婚礼,所以会有很多人问我怎么还不赶快结婚?要不是我很疼这个表妹,本来还不想不去呢!”她故意说得很不在乎。
  “绮思,你也想结婚吗?”
  呃,怎么转到她最不想回答的问题上?“这……我还没三十,所以还没想到过这件事,加上我现在的工作很忙,肯定也没有时间结婚 ,再说结婚很麻烦,程序又很复杂……”
  她一面说,一面假装认真吃早餐,又偷偷观察他的表情,见他没再追问的打算才终于放下心来。
  “我去参加同学会好了。”
  太好了,正中下怀,但苏绮思也有一点点的失落……
  她其实想让男友看见幸福的婚礼,让他不要那么排斥,毕竟她还是非常向往婚姻的,无奈……罢了,一切就只能顺其自然。
  为了不让公司的同事发现,他们向来各自开车上班,还故意错开时间。
  今天是周一,是“独特魅力”新的总编贺维亚正式上任的日子, 正巧冯映然和莫柏森要去客户那里开会,于是中午由她请新总编吃饭 .
  苏绮思非常意外居然会遇见昔日的学长。
  “学长,你什么时候回来台湾的?”贺维亚不仅是她的学长,也是她曾暗恋的对象。
  她在情窦初开时,还曾写过情书给学长,原本不敢有期待,但学长还是有回信,说她情书写得言情并茂,只可惜他已有情人了,后来他们反而变成很好的朋友。
  “上个月,是柏森介绍我进来的,没想到这么巧会遇上你,你这几年过得好吗?”
  “不错啊!这里的工作环境很不错,你一定会喜欢。”
  “有男朋友了吗?”他忽然转移话题。
  “有。”对学长,她从不说谎,因为学长都肯把他最大的秘密告诉她,她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事?
  “唉!你终于变心了。”贺维亚的口吻带着一丝的遗憾。
  苏绮思明白终究他是在开玩笑,顺着他演下去,“唉,谁教你离开台湾这么久,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回来。”
  “绮思……”贺维亚轻唤她的名,并握住她的手,“你该知道我的心情。”
  “学长,我……”苏绮思演上瘾了,哪知“含情脉脉”的眼睛却捕捉到一抹不该出现在面前的身影,吓得她立刻抽回手,望着来人,“总,总经理?!”
  “总经理不是去开会吗?”相较于苏绮思的惊恐,贺维亚是气定神闲,仿佛刚才没发生任何事的从容模样。
  冯映然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坐在她身旁,桌面下的手牢牢抓住她不放。
  苏绮思顿时冷汗直流,呜呜,她死定了!
  “会议提前结束,我想今天是你第一天来公司,我没在场总是不好意思,不过我相信绮思应该会妥善照顾你的。”
  “这是应该的。”苏绮思一动也不动,除了微笑还是只能微笑—因为不笑,她怕自己的脸色会很难看。
  “我听柏森说,贺总编是绮思的学长是吗?”
  “是啊!绮思在学校一直是万人迷,连我也拜倒在她的裙下。”
  拜倒?!学长,你不要乱说话啊……
  苏绮思皮笑肉不笑的反驳,“学长,我太夸张了,根本没那回事,而且我一直很低调,校园里没几个人认识我。”
  贺维亚朗朗一笑,毫不知情的拆她的台,“绮思,你真是太谦虚了,我记得还有别校的男生追到我们学校来不是吗?如果不是因为早知道一毕竟就要出国,我一定接受你的告白。”
  “告白?!”冯映然慢慢咀嚼着这两个字的意思,转头一笑,“没想到绮思也有那段年少轻狂的日子,贺总编当时没接受绮思真是太可惜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现在我回来了,相信我们的缘分还没断是不是?绮思。”
  苏绮思都快要哭了,不要再害她了啦!
  “绮思,贺总编在问你,怎么不回答?”他也等着她的答案。
  呜呜,她的右手好痛,她深吸一口气,决定自清,免得死得更难看,“学长,我已有男朋友了,而且我很爱他,所以我跟你是不可能了。”
  右手终于得到释放,苏绮思总算逃过一劫,并决定今天要回自己家避难,可惜她还没来得及回家逃难,就已被逮到——
  下午茶时间,某人在空中花园等候多时,苏绮思想逃也来不及。
  她心想,好吧!要死就快点死一死,于是她咬牙走上前,在冯映然还没开口审问前,她就统统招了——
  “没错,我曾经喜欢过学长,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难道你还要为这件事生气吗?”
  “我有那么小气吗?”他反问。
  谁知道……苏绮思真想说,不过知道说出口不会有好下场便乖乖吞回去,“那你是在生什么气?”
  “你真的不知道?”
  苏绮思耸肩摇头——她还真不知道呢!
  “为什么你要让他握住你的手?难道你不晓得他还喜欢你吗?”
  学长……喜欢她?!苏绮思非常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他喜欢我?!拜托!学长如果喜欢我,当初就不会拒绝我了。”
  “他不是说了要出国。”他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不漏。
  “那是学长的借口,那时候他早就有喜欢的人,即便他们后来分手,他也不可能喜欢我,因为……”她差点说出学长的秘密,幸好及时打住。
  “因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根本就不是学长喜欢的类型,刚才了只是在跟我开玩笑,我们早就是很好的朋友了。”中午一回到办公室,她马上跟学长热线半小时,当学长知道冯映然是她男朋友后,便承诺还会再有下次了。
  冯映然看着她,眉心上的怀疑始终存在。
  苏绮思叹口气,上前抱住他,“映然,我喜欢谁,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我都已经说了这么多,如果你还要继续怀疑,那我走好了…… ”
  她松开手的瞬间,一股强悍的力量将她扣住。
  “不许走!”他清楚自己在嫉妒,如果贺维亚只是革命队伍,他还不会有那么强烈的防备心,但那人是绮思的学长,他们曾有过相同的记忆,令他很不安。
  苏绮思浅浅一笑,笑得窝在他的怀里。
  “我不喜欢他看你的眼神。”
  “学长跟我是真的不可能,相信我好吗?”她抬起头,笑意盈盈 .
  “好,我相信你。”
  第9章(1)
  星期六一大早,苏家人就去饭店帮忙,苏家兄妹们各司其职,她的工作是负责收钱。
  她深深觉得结婚果然不是两个人的事,根本是一堆人的事,尤其是有血丝关系的人,若不是表妹结婚,她今天应该可以在家里好好休息。
  约莫十一点半,开始有人到场,苏绮思一会儿帮忙递喜饼,一会儿要忙着收红包,好不容易等到新郎,她这才坐下把收到的红包算清楚——愈早算完,她就愈早能吃饭,从早上到现在都还没吃,她快饿死了。
  “表姐、表姐。”
  苏绮思头也不抬的说,“我正在算钱,不要吵我!”
  “可是还有一位客人……”而且长得好帅喔!不知道是姐姐那边 ,还是姐夫那边的朋友?
  “不好意思,请问您是……”苏绮思一抬头,问题还没问完,登时呆住了,“你不是去参加同学会吗?”
  “后来我想还是过来了,我想我有办法应付你说的那种情况。” 他把红包交给她,笑睇着她胸口的春光,“虽然你穿这样很好看,但我不喜欢别的男人看到。”迳自伸手将她胸前的扣子扣上。
  小表妹看到这一幕,顿时红了脸,偷偷问,“表姐,他是谁啊? ”
  苏绮思支支吾吾了半天,既不想在小表妹面前说实话,也不想在男友面前说谎,因此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冯映然见状,立刻回答,“我是你表姐的男朋友。”
  什么?!表姐有男朋友了!真是惊天动地的消息,她要赶快去昭告所有人,于是小表妹马上消失在他们面前。
  苏绮思则是想阻止都来不及!
  “为什么她好像第一次听见你有男朋友的样子?”他淡淡的问。
  “呃……因为我也不会到处去说啊!”她脸色铁青地回答 ,“映然,我看你还是先走比较好,不然我那些亲朋好友很快就会围到你的身边了。”她还在做最后的奋力一博。
  冯映然注意到她的神色有异,非常确定她有事瞒着他,“我刚才不是说了,我有办法应付。”
  她仍苦口婆心的继续劝道:“映然,我觉得你还是……”
  “谁是我女儿的男朋友?”苏爸踩着重重的脚步走来,后头跟着一排好奇的亲朋好友——婚宴可以等会儿再吃,这边应该比较有趣。
  是老爸……完蛋,东窗事发了——苏绮思一手捂着脸,神情显得很悲壮!
  “你是伯父吗?我是冯映然,是绮思的男朋友。”冯映然看着杀气腾腾的中年男人走过来,不疾不徐的自我介绍。
  “绮绮,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怎么都没跟我们说?”苏家长子推了推眼镜问。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大哥!
  “我和绮思已经交往两年了。”冯映然微笑,神情没有半点不悦 .
  冯映然此话一出,当下如同炸弹爆炸般炸傻了一群人,所有人的目光一迳看向女主角,笑着等她解释。
  “我、我……”女主角我了半天,还是说不出什么来,只好傻笑 .
  无奈再甜的笑容也不会让她过关!
  唉!难怪会说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当初隐瞒,现在事情爆发,她终于吃到苦头了
  她只好先让大哥陪着冯映然,免得被那票亲朋好友给夹攻,自己才能无后顾之忧的去接受父母的审问。
  “你交男朋友都两年了,怎么没跟家里人说?”苏爸首先开炮。
  苏妈接着指责,“是啊!绮绮,你这样太不应该了,再怎么说交男朋友也是件大事,你该跟家人说一声,这样你那些叔叔、婶婶也不用成天帮你物色适合的对象!”
  “我也没想到会跟他在一起这么久啊!”
  “男朋友可以交了就随便扔的吗?”苏爸又骂,“女孩子怎么可以玩弄感情?!”
  “爸,不是这样的好吗?我们都还年轻,感情的事又很难说,万一今天跟你们说我们在一起,下个月却说我们分手了,那样你们不担心才怪!”
  苏妈点点头,“嗯,你这样说也没错,但是过了一年后总该说吧?我看冯先生人品不错,条件也很好,要是知道你有一个这样出色的男朋友,我们都会替你高兴的。”
  唉!她就是怕家人现在都替她高兴,事后若以分手收场,到时她的耳根恐怕会无法清静。
  “你们都交往两年了,有没有讨论过什么时候结婚?”苏爸冷静后挑重点询问。
  “对啊!你大哥、大嫂交往一年就结婚了,你们呢?”苏妈也眼着关心。
  她就是不想面对这个问题……她根本不想去问冯映然,万一他说出口的答案是否定的,岂不是自讨没趣吗?
  “大哥是大哥,我是我,结婚是很严肃的事,怎么可以草草决定?”
  “你是说你大哥的婚事,我们是替他草草决定的吗?”苏爸又不高兴了,脾气立刻冲上来。
  苏绮思内心不禁叫苦连天——明明是来喝喜酒的,她连一口饭都没吃就被拖进休息室里审问;她现在若不给个满意的答覆,只怕不只没东西吃,还得面对更多人的拷问。
  “爸,我没这个意思,只是大哥和大嫂念书时就认识,虽然真正交往只有一年,但他们已认识四年了,当然可以结婚;可是我和映然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他是你上司,你们认识也有好几年了,现在又交往两年,我也觉得时机成熟可以结婚了,绮绮,女孩子要生孩子,超过三十岁就很危险。”苏妈语重心长的对女儿说教。
  她当然知道,只是男主角没这意思,她要去哪里找新郎?
  “如果你不好意思问,我帮你去问!”苏爸决定亲自出马。
  苏绮思连忙阻止。“爸!不用了,我自己问比较好,你们和映然又还不熟,如果贸然去问,说不定他会觉得你们是在逼他。”
  苏爸拍了一下桌子。“就算是逼又如何?难道我女儿配不上他吗?”
  “好了、好了!”苏妈赶紧安抚丈夫。“你这么冲动只会坏事,你先出去吃饭。”直到丈夫离开,她才问女儿。“绮绮,妈问你,你是不是跟你上司同居了?”
  苏绮思轻轻的点了头。
  “唉!你别怪妈的思想老旧,可是女孩子还是要懂得自保,你现在就跟他同居,没名没分的,将来他随时都可以说要分手的。”苏妈非常担心女儿吃亏。
  “妈……我跟他不一定会结婚!”她终于老实说了。
  “为什么?”
  “因为他不相信婚姻,所以我才迟迟不敢告诉你,这事你也别跟爸说,我怕他会气死!”老爸有高血压,她才会不想让他操心。
  苏妈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敢跟你爸说,你爸观念那么传统,你们都同居了还不结婚,他不上门找人理论才怪!妈觉得既然你们不会结婚,还是分手吧!你是女孩子,终究要走入家庭;男人无论年纪多大,只要有钱还是可以娶到老婆,可是我们就不同了,如果到了无法生孩子的年龄更难找到一个愿意接受自己的男人,你要考虑清楚啊!”
  苏绮思拍了拍母亲的手,以笑容示意母亲放心。“其实现在的观念很开放了,女人即使不结婚也没什么。”
  “你的意思是不会离开他了?”知女莫若母。
  “妈……我很爱他。”两年了,从最初的不敢期待到现在她依然没太大的期盼,虽然映然真的对她很好,从未对她大小声,凡事也让着她,甚至为了她,假日还会陪她出门;尽管他不曾允诺会给她婚姻,但他们如今的生活也不跟一般的夫妻没两样吗?
  她已经感到相当满足了。
  这个男人真的对她很好,她很爱他。
  “你明明很聪明,怎么会在感情上傻了?如果过了五年、十年,他才决定结婚,而你那时候已不能生孩子,你有想过该怎么办吗?”苏妈忍不住问。
  苏绮思垂下眼帘,苦涩的笑。“如果真是如此,也只好认了啊!”
  “你真的决定要这样吗?”
  “妈,你放心,你女儿很聪明,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更何况映然对我也很好,我相信他不会那样对我的。”
  “唉!这种事可别说得太早,我也不知能帮你瞒多久,再过几年你们还没结婚,你老爸肯定会生气的。”女儿没有男友,她焦急;现在有了男友,她也担心,唉!
  “船到桥头自然直罗!”苏绮思抿唇一笑,无奈的说。
  她和他的未来究竟会如何,一切都只能顺其自然,既然不可期待,她也不想去操心。
  在表妹的婚宴上,冯映然始终很安静,但苏绮思明白这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回到家她就惨了!
  虽然她已有心理准备,却没想到冯映然的反弹这么大——在回去的路上他一个字都不说,送她到楼下后只要她下车。
  “你不上楼吗?”她不解的问。
  “我答应我爸妈要回去吃饭。”
  苏绮思差点就想脱口问:那我呢?
  她很清楚现在的他肯定是很生气,但他什么都不说的样子更令她难受。“映然,我知道你在生气,但请听我解释,我不说的理由是因为你不想要婚姻,而我爸妈很传统,如果我们交往久了却没结婚的打算,他们万一问起,那时才说他们会生气,你也会很为难,所以我才没说。”
  她夹在中间,只能尽可能寻求最好的方式,虽然明知道这不是最好的方式,但她已隐瞒了,只能继续错下去。
  冯映然视线笔直的望着前方,冷冷的说:“说完的话就下车!”
  “映然,我拜托你别这样,我也很为难……”
  “这有什么好为难的?结不结婚跟我是不是你男朋友有什么冲突?如果你在乎我,就该说实话,而不是掩饰我的存在,这种做法恕我无法认同。”冯映然紧握着方向盘,心中不知不觉浮现出幼年时期所受到的伤害。
  他的亲生父母除了折磨他以外,还会故意当他不存在,对他视若无睹,那种被人不在乎的痛至今仍残留在他心底,难以抹灭。
  如今,他不在乎的人,无论他们做什么都不能伤害到他,但若是他重视的人,他的要求会更严格——因为他不会有任何防备,他会完全信任,这也是为何在知道这件事后他的反弹会如此强烈的原因!
  或许对别人来说是件小事,对他却是一种彻底的否定!
  他特别在乎绮思,结果她却背叛了他的信任。
  “我说了实话,结果我们没结婚,我爸一定会给你压力的。”为什么他就不能体谅她的难处?她只是希望大家都轻松。
  “即使有压力也是我的事,你不要找这种借口来搪塞。”
  “我不是找借口,我只是希望有个最好的办法能让所有人都不要担心,万一将来我们分手……”
  冯映然不悦的打断她,质问道:“为什么你开口闭口就提到分手,你是想跟我分手吗?”
  “我没这个意思……”
  “你知道我生气的是哪一点吗?是你对我的隐瞒!我们已经互相承诺过会对彼此坦诚,但你做了什么?即使你有多正当的理由,都不足以让这件事合理化,其实你最重视的是你自己,你不想解释太多,所以干脆抹去我的存在!
  “绮思,你真正想保护的人是你,所以你可以欺骗所有在乎你的人,包括你的爸妈。”这样的隐瞒确实是小事,但看在他们的眼里却有很不同的意义,他是真的难以接受!
  “映然,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我们暂时冷静几天,因为我不希望又说错话来伤害你。”他确实需要一点时间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很爱绮思,可是她的行为却让他又想起过去的痛,他需要一点时间沉淀。
  “映然……”
  冯映然终于看着她了,但他的眼神却非常的冷淡。
  他冰冷的态度仿佛一把利刃,狠狠的划开她的心脏。
  她懂了,没再多说一个字就下车,而他的车也很快就驶出她的视线范围。
  苏绮思不禁摇了头,一手按着肚子缓缓拿出钥匙想开门,无奈整天都未进食已让她的身体再也撑不住,缓缓的蹲在地上,同时泪水也无助的落下。
  她确实错了,但她也是希望所有人都不必面对压力,为何他就不能试着原谅她?
  第9章(2)
  胃痛,她的心更痛。
  几天了?
  大概有五天了吧!她心想,他跟她已有整整五天没说话!
  她相信尽管如此,对冯映然肯定也没影响,因为白天上班,他们分别在楼上、楼下,一整天没说话也很正常。
  中午的空中花园又剩下她一个人。
  老爸在气头上,她暂时不能回家,只好待在套房独自品尝寂寞。
  寂寞……她已好久没这种感觉了——以前一个人时不觉寂寞,只有在那年为了总编的位置努力时才有体会,她记得那时就已喜欢上冯映然,是因为喜欢他才会觉得寂寞。
  少了他,最近又忙于工作,没人提醒她该吃饭,以致胃痛又犯了。
  其他同事发现到她的异状,都会关心的问一下,但她就是不肯在他面前示弱,所以遇见他总会刻意挺直腰背,结果这一赌气,病情就更加重了。
  不到中午,她的胃又疼了。
  正巧走入茶水间的贺维亚发现她靠着墙壁,双手捧着肚子的模样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胃又疼了?”
  “嗯,一会儿就没事了。”
  “真的会没事吗?这礼拜我看你疼了七、八次,每次你都说一会儿就没事。”
  苏绮思笑得很苦,不知该怎么解释——感情是她的私事,她不愿麻烦学长听她诉苦。
  “这牌子的胃药效果还不错,你先吃,如果再不舒服,下午我带你去医院。”
  “谢谢。”苏绮思立刻吞了药。
  “你跟他出了什么事?他怎么没好好的照顾你?”
  “没有,只是一点小事……”她淡淡的说,垂下眼帘欲遮住自己的无奈。
  “一点小事就弄得胃痛,如果是大事岂不是要送医院了?”贺维亚摇摇头。
  “你也真是的,无论如何总要顾着身体,你倒下了也是自己吃亏。”
  “我晓得。”她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只是依赖已成为一种习惯,如今少了他,她就忘了以前一个人时是什么情形。“可我也不知该怎么办……他完全不跟我说话!”
  “究竟出了什么事?”
  “我和他的事,我没有告诉我爸妈,他知道后很生气。”
  “你们交往那么久,你的父母还不知道,他会生气是当然的,你有向他解释理由吗?”
  “有,我说了……但他更不高兴,他认为那些都不是理由……我知道我有做错的部分,但也是因为考虑到他——他不想结婚,而我爸很传统,如果知道我和他交往却没打算结婚,一定会很生气,所以我才……”一想起那天的情景,她的泪水就忍不住滑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不想他为难。”
  贺维亚上前抱住她,拍拍她的背安抚道:“不如这样,你去找他的父母,毕竟是自己的父母,他总不能连父母的话都不听吧?”
  苏绮思眨了眨眼,近乎绝望的问:“你觉得这样做好吗?”
  “总比你一个人在这里胃痛来得好。”
  她轻轻点头。“好,我试试看。”
  无论用什么方法,只要能让冯映然原谅她,她都愿意尝试。
  冯映然今天比较晚下班,回到家时已经九点多,他没想到父母还坐在客厅。“爸、妈,你们还没上楼?”
  许秀凤看了丈夫一眼,“嗯,我们在等你,刚才绮思有来过,她等你到刚刚才离开 ;你这礼拜天天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有。”他冷冷的回答,准备上楼。
  陈大树立刻喊住他。“小映,等等,我们还没说完,你急着上去做什么?绮思跟我说了一些,即使她做错也是情有可原,她都向你解释过了,你身为男人就该大器点,不要那么爱计较。”
  “我没计较,是她的做法从头到尾都错了,我无法认同!”
  “小映,你这样说绮思,那你就没做错吗?”
  “这是我跟她的事,你们别插手。”
  “是,没错,绮思没跟她父母说你们已交往两年是很不应该,但你也该站在她的立场想想,从小我们就知道你不打算结婚,我们是你的父母,自然会包容你,但绮思的爸妈难道可以任由宝贝女儿一辈子不结婚吗?
  “做父母的有哪个不希望看见子女有幸福美满的婚姻?你不结,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要跟你一样;绮思不说绝对是有她的考量,你该试着去体谅。”许秀凤也非常不能谅解儿子如此固执的观念。
  “我说过了,结婚和男、女朋友这件事没关系,她一开始就不该隐瞒!”
  “小映,我知道绮思的做法必定是伤害到你,但没有人不曾做过错事,她已经知道错了,你就不能原谅她吗?”
  冯映然沉默不语。
  “女孩子就是要用哄的,有时候脑筋不要那么固执。”陈大树继续劝说。
  “我知道婚姻一直是你的禁忌,你不喜欢谈,所以我们也就不曾谈过;今天正好,我也想问问你,你和绮思交往两年了,你有娶她的打算吗?”
  “妈,你也要逼我吗?”
  “我这样算是逼你吗?我只是问你而已;绮思毕竟是女孩子,如果你不想娶她,我赞成你们分手,别耽误了大家。”许秀凤不禁说出重话。
  “老婆!”陈大树很诧异妻子会把话说得这么直。
  “对,你没听错,既然你不懂得珍惜绮思,那就放手,别再折磨她了!”
  “好,我会跟她分手!”冯映然脱口而出。
  “小映,你——”老婆说重话已经很不可思议,没想到连儿子也这么说,陈大树一时愕然,不知该如何收拾善后。
  “我先上楼了,你们早点睡。”冯映然说完,迳自上楼。
  许秀凤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陈大树也是脸色凝重。
  这时,苏绮思自厨房走了出来。“伯父、伯母……”
  原本是想藉助伯父、伯母来软化冯映然的心,最后再由她出面好好解释,没想到她因此而听到他无情的话语。
  “绮思,刚才小映是头壳坏掉才会乱说话,他是在说气话,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他们好意替小俩口解决纷争,没想到现在愈弄愈糟,万一他们真分手了,他抱孙子的希望就更渺茫了。
  许秀凤见苏绮思的眼眶泛红,一时也怒火窜升。“绮思,刚才伯母说的不是气话!你是女孩子,一定要懂得替自己打算,我对我那个儿子已经束手无策了,如果你真的要跟他分手,我也不会阻止!”
  “老婆!”他还没安慰好,妻子又燃起另一处的火,他都快哭了。
  “我说的是实话,你不先懂得爱自己,人又怎么可能去爱你?他那种固执的态度,连我都看不下去了!”她气到真想拿榔头来敲开儿子的脑袋,看着里面是不是装了石头!
  “老婆,所有人都是劝合不劝离……”
  “万一将来绮思受了委屈,你要负责吗?”许秀凤反问丈夫。
  陈大树被问得无言。
  “伯父、伯母,谢谢你们,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们。”听见冯映然说分手,她毫无心理准备,胸口顿时像是被车子辗过似的,再无知觉了。
  现在她只想好好睡觉,什么都不想……
  第10章(1)
  他说——好,他会跟她分手!为什么他能轻易说出决裂的话?!即使是气恼的话,他也不该那样脱口而出,难道在他心中,她真的连一点地位都没有吗?
  所以他才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吗?
  她很清楚他过去的伤痛,所以不曾给过他压力;父母再焦急她会嫁不出去,她独自扛下,就是不希望让他为难,难道这样做错了吧?
  倘若真有错,为何他不能试着体会她的感受?
  她有个如此出色的男友,怎么可能不想跟家人分享,她怎么可能不想……
  她一点都不想哭,无奈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淌;她的心就像破了一个洞似的,两年的感情本以为够稳固了,没想到居然不攻自破,一点小事就能让七百多个日子的付出化成乌有!
  止不住的痛令她的眼泪不自觉的涌出,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所有的痛楚以及泪水统统往肚里吞。
  你不先懂得爱自己,别人又怎么可能爱你……
  因为爱他,她已习惯有他,日子一久,她也忘了最初的潇洒,这份爱情她始终爱得战战兢兢,深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失去,结果……她如此小心呵护,最后还是没有了……
  既然如此,为何不试着放弃呢?
  她不是不懂得替自己打算,只是心底仍有期盼——说不定有一天他会向她求婚,即使这个梦想很渺茫,她仍怀有一丝丝的……希冀!
  无奈,一切都结束了。
  或许他们应该暂时冷静的分开,等一阵子后可能雨过天晴,他们又能继续在一起……但这种驼鸟式的自欺欺人却掩饰不了已发生的事实,她又能骗自己到几时?
  不愿去正视的问题,永远都存在——
  他心底的伤始终无法碰触,也难以抚慰,原来自始至终,她都踏不进他伤痕累累的心底;他壁垒式的城墙从未倾倒,她却以为他愿意让她接近,结果证实是她误会了——他跟她之间仍有一道跨不过去的隔阂!
  即使她想爱他,他也不愿接受——
  他说他会跟她分手!
  不该轻易说出口的话他却说了,倘若他在乎她,就不会这么说;倘若他心中有一点点她的位置,他就会懂得该怎么做,然而两年的感情仍是徒劳无功,难道她对他的情意真的毫无重要性吗?
  她如此保护、珍惜这段感情,为何仍得不到他的信任?
  她自知做错,她是不该隐瞒这段感情,只是再多的歉意也不能填补他曾受伤的心,无论她有多爱他,还是刺到了他最痛的一处。
  再回想这两年的点滴,她没有一丝委屈,堆叠在心底的是他无尽的付出及呵疼,他对她是真的很好很好……好到即使不结婚也不会影响他们的关系,她是真的这么想。
  可惜啊……他仍将她给排拒在外!
  一条禁止的红线就在他们之间,抹不去,她只能隔线望着他。
  假使这是他期望的结果,那就这样吧……苏绮思对着镜子,将粉红色的口红涂上略显苍白的嘴唇,抿一抿,浅浅一笑。
  很好,镜子里的她才是最初的苏绮思。
  既然无法继续往前走,那么她该试着学习遗忘和……割舍。
  割舍,对所有人都好——这是她最后爱他的方式了。
  “分手?!”冯映然望着坐在对面一脸浅浅微笑的苏绮思,不禁加重了这两个字的音量。
  她喝了一口咖啡,点点头,以非常理性的口吻回答,“没错,我们分手吧!”她口吻轻松得仿佛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般,没什么大不了的。
  “为什么?”他绝对有权利知道为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