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坏心大老板-第7部分

什么——不是愤怒,而是质疑。
  “你不想结婚不是吗?”
  “是为了这个理由吗?”他还在冷处理,没想到她竟比他更快有结果,但他不相信这就是她要的结果。
  “也不全然是,我只是觉得夹在中间很为难。我想你已知道我的父母观念十分传统,他们认为女人最后还是得走入家庭……你也晓得,我一直是个乖巧、孝顺的女儿,父母之命怎可违背?所以最好的结果看来就是分手了。”她试着以最平静的口吻说明。
  “这真的是你的决定吗?”问话的同时,他想抽根烟,却看见墙上贴着禁止吸烟的标语。
  该死的,她居然在讨论这件事时挑了间没有吸烟区的咖啡店。
  苏绮思稍稍顿了一下,低头默默望着没剩多少的咖啡。
  他一眼就看出她仍在犹豫。“你确定这真的是你要的结果吗?”再次的询问,清楚的表现出他的不满。
  “没错,我已经决定了。”
  “说分手就分手,你以为这是在买卖东西吗?”不能抽烟,加上这件事半点预兆都没,害他整个人感到非常不愉快。
  “当然不是,只是……你不是抱持好聚好散的态度吗?难道你希望弄得大家都难堪?”
  他果然被她说得无言以对。
  见他没反驳,苏绮思又继续问:“所以你可以提分手,而我不行——这是你真正的意思吗?”
  冯映然再次哑口无言——他当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每次几乎都是因为他倦了、腻了,才会主动提分手;女方提分手的例子少之又少,除非他故意让对方先提。
  但这一次,他绝对没期待她提分手,毕竟他确实投注了两年的感情。
  “我自认对你问心无愧,所以……你也不该拦阻我去寻找幸福。”她已攻得他连话都说不出来,差不多该结束了吧?
  “我没办法让你幸福?”
  “不……我不是说你没办法令我幸福,只是、只是我想要的婚姻你给不了,既然如此,不如趁现在我还没开始抱怨、责怪你之前好聚好散,留个好印象给彼此。”这是她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没错,关于婚姻一直是他不想面对的问题,但也不表示他不曾想过,他只是还没去想而已。
  他还有一堆问题想问清楚,但又不想破坏之前的承诺成为一个死缠滥打的男人,既然她提分手,他确实该做到好聚好散,可不知怎地,他就是非常不想跟她分手!
  两年的感情,很长……他没想过她竟能这么理智的说分就分。
  “你确定不会后悔吗?”他吸了一口气,双眼凛凛的注视她,好像是想看穿她内心真正的想法,因为他很清楚以退为进绝不是她会使出的方式,她向来表里如一。
  正因为她说一是一,所以他压根没想到她会主动提分手。
  “不会。”苏绮思稍微咬了一下唇,尔后才坚定的答覆。
  望着她严肃的表情,他知道她是铁了心,既然这样,他也没强留的必要了。
  好聚好散——一直是他感情上的座右铭。
  他一点也不想耽误她的——幸福。
  “那……好,你已经想清楚,那我们就到此为止。”可恶!为什么他居然连想抽根烟的权利都没有?这该死的禁烟条款!“你先走,我还想坐一会。”
  苏绮思注意到他的神色有异,关心的问:“你还好吧?”
  “用不着关心我!”他冷冷的回应——既然要斩断感情,当机立断就是最好的方式。
  “那好,祝你……幸福。”
  他目送苏绮思离开,却在她经过窗前狼狈的回避她的视线——因为他自私的一点都不想祝她幸福!
  他不懂为什么她能这么轻易的割舍这两年的感情?
  没错,他还在气头上,但即使气恼,他也不曾想过要分手,最多是那一晚对父母说了比较重的气话,但他不曾想过让分手成为事实,如今却是她先提出……
  他烦躁的望着窗外,心头的火气无处可发。
  才刚分手,她仍勾着他的心,付出的感情怎么可能说停就停……
  到底多久了,冯映然没认真去算,约略估计大概快一个月了吧——自他们分手后!
  后来他再回去他们共同拥有的套房,里头却再也找不到任何与她有关的物品——她收的干干净净,连一根头发都没留下,看得出她的决心。
  那他的心情呢?难道她都不曾考虑吗?
  “总经理?总经理!”
  冯映然听见有人喊他,头一抬,看见薛姐。“怎么了?”
  “我喊你很多次了,你最近怎么老是在失神?这种病会传染吗?”
  “传染?”
  “是啊!前阵子是绮思,现在轮到你,下次又是谁?”
  冯映然低头填写外出单,状似若无其事的问:“哦!绮思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问她也不说,不过我猜应该是感情上的问题,这阵子她的心情终于好多了,又会笑了,我就放心了;总经理,你的感情也出问题了吗?”
  “薛姐,我有没有感情问题,你应该比我还清楚不是吗?”
  薛姐双手抱胸,狐疑的打量他。“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你早就有对象,只是没让我知道而已,老实说——你和绮思是不是……”
  她怀疑好久了,只是女主角的口风太紧,难得有机会会追问男主角,她非常想一探究竟。
  “为什么你会猜想我们两个?”他淡淡的笑,试图粉饰太平。
  “因为以前你们经常眉来眼去的,而且你对绮思又特别的关注。”
  “我对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他立刻澄清自己的立场。
  薛姐挑着眉,表明了不相信。“如果真是一视同仁,为什么楼下的人跟我通风报信,说你最近常常晃到楼下?”
  “我是去找贺总编讨论事情。”
  “总经理,跟我通风报信的就是贺总编,他没说你去找他!”
  “……”
  两人顿时大眼瞪小眼。
  “薛姐,你要不要干脆跟在我后头,看我到底是去了哪里?”他好气又好笑的问。
  “如果总经理让我连厕所也跟的话,我就跟啊!还能顺便运动,不错啊!”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苏绮思上楼来,看见他们聊得正愉快,为了公事还是只好打断他们。“总经理,这是和电视台明年的合约,我们看过确定没问题,总经理可以签约了。”
  薛姐看着他们没有交集的视线,连忙开口,“绮思,帮我顾一下柜台好吗?我肚子突然好痛。”
  “好,薛姐,快去。”
  柜台前就只剩下他们两个,苏绮思迳自走进柜台后面。
  “最近过得好吗?”她能说放就放,但他做不到。
  “还不错,现在下班后我有去上瑜珈课,假日也继续去骑脚踏车,生活过得挺惬意的,你呢?”她一边帮薛姐整理桌面一边问,视线始终没看向冯映然。
  冯映然当然懂她是故意逃避他的目光,而会逃避就表示还在乎。“你还在乎我吗?”
  “总经理,你不是准备要出门吗?”
  “绮思,你还在乎我吗?”冯映然执意要得到答案。
  第10章(2)
  不巧,柜台上的电话响起,苏绮思想接电话,冯映然却按住她的手。
  “你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吗?”
  苏绮思叹了一口气,“不是没办法回答,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于已经过去的事,我向来不会回头,因为……没必要!”
  如果是以前那个潇洒的苏绮思,绝对会果断的处理所有事,而她只想找回那个从前的自己。
  “连感情也是吗?”他的胸口不禁泛起一阵酸意。
  苏绮思的视线笔直的望着他,没有一丝退却。“没错,连感情也是。”
  “我知道了。”说完置身就走。
  直到此时,苏绮思的心脏才像是获得释放般猛然跳动着,咚咚咚的声音一声叠着一声,刚才面对冯映然的勇气就像是气球泄了气似的,她整个人无力的坐下,大口大口的换气。
  绮思,你还在乎我吗?
  为什么都这个时候了他才来问她这句早该在很久之前就问出口的话?她怎会不在乎他,倘若不在乎,她就用不着伪装自己故作潇洒了。
  她当然很在乎他……只是愈在乎就愈无法遗忘他带给自己的伤痛——他的无情令她无法遗忘,也不想再体验一次,因此她决定放弃,统统放弃!
  没有期待也就不会受伤,不是吗?
  她已不敢再有一丝丝期待了……
  真的……结束了?
  他的身边将再也没有她?!
  会议结束,合约签妥后,他第一个就想跟她分享这分喜悦。
  以往,每晚他都习惯搂着她入睡,听她诉说着一些无聊的小事——她就是有办法连这些小事都能逗他笑;他也喜欢在假日早上与她分享一杯咖啡,然后两人一起整理房子的甜蜜;他更希望她哭泣时是靠着他的胸口,而不是其他人。
  他一直不懂得怎么去爱人,连现在的爸妈也是花了好长的时间才接受;年幼时所受的伤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底,如今伤好了,但痕迹仍在——他依旧记得遭到抛弃的痛,所以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商场上他会算计,就连感情付出多寡也会计算,不过一旦被他认定便会倾尽所有去付出。
  他认定了绮思,对她完全信任,并尽力呵护,一点都舍不得伤害她,因此当她做出让他痛苦的事,他必须先冷静,不然他怕会伤害绮思,无奈的是,他终究让她受伤了!
  他自私的只在意着自己的心情,而忘记了她的感受……
  他忘了这两年她是如何的包容他的不安——夜里他作噩梦是经由她的安抚才能继续入睡,无论有多少事,只需她的一个微笑,就能化解他心底的烦躁。
  少了绮思,他就不会有这两年的幸福,即便她说谎伤到他也是情有可原——她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他,而他却过分的视而不见,只想保护自己不受伤。
  他何尝不是做错了,甚至还是个自私自利的大混帐!
  可纵使他是个自私的混球,他也不能放弃绮思,身边再也没有她的温暖,他要的绝不是这样!
  不——他一点都不想这样就结束,他还爱着绮思,深深的爱着她……
  冯映然一离开客户的公司,立刻打电话给苏绮思。
  他绝不希望这样就结束——他们明明还相爱,为什么说分手就分手?他宁可当个死缠滥打的前男友,也不要为了面子而失去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喂?”
  手机传来她温温的声音,他的心情突然变得很紧张。“你在哪里?”
  “电梯里,找我有事吗?”
  “一个人搭?”
  “嗯。”她总得习惯一个人的生活。“电梯已很久没出问题,你放心,不过收讯有点不佳,如果你是要跟我讨论公事,要不要等你回到公司……”
  “不是公事,我要跟你聊我们的事。”
  苏绮思停住,等他起头。
  “即使你已不在乎我,我还是爱你;我没办法接受分手,就算你觉得我这人说话不算话又死缠滥打,我也不接受分手!绮思,我也错了,错在太自私,可是直到现在,我仍自私的无法忘记你,我也知道你还没忘记我,我们别轻易分手好吗?”
  很诧异他竟会低头认错,苏绮思困难的说:“你连说到感情都是那么理智……”
  “绮思,我是认真的,我求你别分手!”
  “我知道我做错了,但你让我很受伤你知道吗?第一次,你送我回家,我问你我做错了什么,你冷淡的反应让我好心痛;这一次……你送我回来,给了我同样的冷冽,当你对我无情时,有想过我的感觉吗?”
  “我也会痛的……我跟你不同,我没办法划分得那么清楚,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你无法容忍欺骗,是我的错,但你即使听了我的解释也不肯体谅我,我已彻底的受伤了!”
  “我自问处处替你着想,为什么还要承受你的无情?一次、两次……是不是还会有第三次?如果还有第四次,我能继续假装坚强当没这回事吗?没办法……我是真的没办法做到!”
  “如果是其他人这样对我,我还能一笑置之,但是你对我说,我就无法忍受,我真的会痛啊……”
  手机传来她断断续续的啜泣,冯映然感到万分心疼,这才明白原来他一直认定的观念根本就错了。
  “抱歉……”他只想保护自己,却伤害了他最爱的人。“我太自以为是,我以为不会伤到你;是我不够体贴,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三次,请你原谅我。”
  “我从没想过要逼你结婚,因为我明白你有心结,虽然我很想结婚,也会为了你而忍耐;可是你却能轻易说出要分手,你对你爸妈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或许在你心底,这份感情一点都不重要!”
  “你对我很重要,我并不是真的想分手,绮思,这辈子我只想娶你。”
  “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说我想娶你!”他再也没如此的确定过,或许这次的分手略嫌莽撞,却也给了他一个彻底思考的机会。
  放或不放——他选择了后者。
  他不是怕寂寞,不是怕只剩下一个人,而是担心没有人会比他更爱她!
  “映然,我、我没有要逼你结婚,你不要……”她从没想过要用分手来逼他结婚,她和他在一起是真的很幸福,这样就足够了。
  “我是认真的想跟你走一辈子,绮思,让我照顾你好吗?”
  “映然、我、我……”
  “我爱你,或许在你眼中我还不及格,但我愿意慢慢学习,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面对他一波波柔情的攻势,苏绮思几乎快哭了,但在这紧要关头时,她却发现一件很重要的事。“映然……电梯、电梯好像又停了!”天啊!
  “什么?!绮思,别怕,我立刻赶回去。”那个该死的电梯。
  “我没有怕,因为我知道你就在我身边……”苏绮思紧闭双眼,一手握住冯映然送给她的佛珠,心里只想着他。“映然,我是真的很爱你。”
  虽然这时候谈情说爱有点怪,但也只有这件事能让她分心不去注意电梯又故障了。
  “我知道。”
  “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就算你不跟我结婚,我也爱你!”
  “傻瓜,我当然会跟你结婚,不然哪天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苏绮思扑哧一笑。“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我只要你……”
  “嫁给我好吗?”
  她又哭又笑的回答,“好啊!等我离开电梯。”呜呜,救命啊!
  冯映然二十分钟内赶回公司,正好维修人员也把电梯修好。
  苏绮思二度被困在电梯里而成为大楼的知名人物,而就在所有人纷纷指责大楼管理委员会时,她却在混乱中被人给悄悄带走。
  “幸好我们的房子没电梯,不然我就得成天担心你了。”冯映然牢牢的抱住她,大有不愿再放开她的打算。
  “你放心,我没事,我一直握着你送我的佛珠。”
  “只要我不在你身边,我就会担心你。”
  “我哪会这么不济事!”她对自己可是很有信心的。
  “是谁总是忙得忘了吃饭?”他不禁取笑她。
  苏绮思尴尬的笑。“也只有一、两次而已……”
  “一、两次就让你瘦成这样,如果继续下去,你就变成纸片人了。”
  她嘟嘴,“才不会……映然,我们不分手了吗?”
  “我们不只不分手,我们还要结婚了。”他不禁开始期待起来婚后的生活。
  “映然,对不起……”她为自己错误的行为慎重道歉。
  “我也要说对不起,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不要再对彼此隐瞒好不好?”
  “好。”
  冯映然伸手抚摸她的脸庞,目光深情凝视,心底万分庆幸没有失去她。
  “绮思,嫁给我。”他再次慎重的求婚。
  “你是真的要娶我吗?”
  “你手里有我家只送给媳妇的佛珠,所以你是嫁定我了。”他俯身亲吻她的唇。
  楼梯间只剩下他们重叠的身影——
  尾声
  “咦?在哪里呢?到底在哪里呢?”一名小男孩手上拿着一张纸到处寻找,仔细核对着纸上所写的字,却因迟迟找不到而显得垂头丧气。
  同时,另一边也有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也拿着一张纸正在找寻。“在哪里?在哪里呢?冯爷爷……你在哪里呢?”
  两名小男孩穿着同样的衣服,长得同样的高度,同样都在找寻同一个人。
  他们正在比赛——比赛谁先找到,就可以吃掉另一个人的布丁!
  对他们来说,他们不关心国家大事,不用烦恼水电费,布丁就是他们的一切,有布丁就是赢家,就是第一名!
  经过一番寻找,最后由左边的小男孩找到了。
  “欧耶、欧耶!我找到冯爷爷了;爸爸、妈妈,我找到了!”小男孩高兴的指着墙上和自己手中的纸写着同样的名字——冯世文。
  另一个小男孩走过来检查,确定是哥哥找到,他懊恼的嘟嘴——明明是他的爷爷,居然是哥哥找到,他的布丁啊……
  这时,走在后头的两名大人相偕走人。
  “小树真棒,居然找到冯爷爷了。”苏绮思称赞大儿子,然后摸摸小儿子的头,偷偷对他说:“翔翔别难过,妈妈还是会给你养乐多的。”
  冯士翔立刻露出大大的笑脸。
  他们将手上的鲜花素果摆好,然后点香祭拜。
  小男孩们拿到香,动作一致的弯腰点头,然后偷偷互看一眼,又笑了。
  “爸爸,为什么弟弟的爷爷姓冯,为什么我姓陈?”陈小树好奇的问,每天都在叫弟弟的名字却没想过有什么不对,直到今天才发现,他和爷爷同姓,弟弟和冯爷爷同姓!
  别人家就只有一个爷爷,他们家却有两个。
  冯映然摸摸儿子的头,解释道:“因为你姓陈,弟弟姓冯啊!”
  这样算解释吗?陈小树和冯士翔对看一眼,总觉得怪怪的。
  苏绮思摇了头,大概也认为丈夫不够有诚意,连忙蹲下来,一手揽着一个说:“其实是这样的,冯爷爷是爸爸的亲爸爸,却是陈爷爷养大了爸爸,所以爸爸有两个爸爸,你们也才会有两个爷爷;然后我们为了公平,就让你们一个跟着陈爷爷姓,一个跟着冯爷爷姓,这样懂了吗?”
  嗯,有……听没有懂!他们望着母亲仍是一头雾水。
  “没关系,等你们长大就会懂了。”唉!
  “要长多大才会懂?”陈小树问。
  “要像大树一样高才会懂吗?”冯士翔问。
  “笨蛋!大树是爷爷,你不可以直接叫爷爷的名字!”陈小树骂。
  “可是大树就是大树,我又不是说爷爷!”冯士翔说。
  “不管啦!反正你就是不能说大树。”陈小树很坚持。
  “那可以说小树吗?”冯士翔又问。
  “也不行,因为这是我的名字!”陈小树回道。
  “为什么你的名字是小树?”冯士翔又问。
  陈小树挺胸叉腰,一脸的骄傲样。“因为这是爷爷取的!”
  “那我的名字是谁取的?”冯士翔奔去父母面前询问。
  “爸爸取的啊!”
  “我姓冯,陈爷爷喜欢我吗?”冯士翔歪着头,一脸哀怨的问。
  冯映然一把抱起小儿子说:“当然,你们两个,爷爷都爱!”
  “欧耶!欧耶!”冯士翔很开心的举高双手。
  陈小树喊,“不可以学我!”
  “欧耶!欧耶!”冯士翔继续喊。
  苏绮思牵着大儿子,一手挽着丈夫,他们四人沐浴在夕阳的柔光下,带着欢笑慢慢的离开。
  编注:欲知莫柏森的爱情故事,请看——
  玫瑰吻554《草食女又怎样》
  全书完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