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偷情记-第4部分

不?”他问,潘朵娜吸了一口气说:“本来,那个客人……是从军队退伍的上校。”
  “没错,”公爵说,“我在军中是个上校,旅行时用这种称呼比较方便。”
  “事情……一定……但是……。”
  他从她眼里看出她要说些什么,便微带粗鲁的说:“我怎会料到马车会坏掉,然后又遇见你。潘朵娜,我一直想忘掉你,但我办不到。”
  她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儿,他换了一种声调说。
  “你……想我吗?”
  潘朵娜仿佛被迫似的低低地说:“想……”
  “常常想?”
  “很…很想你。”
  他的眼中光彩焕发。他说:“我怎么可能忘掉你呢!”
  “你说过,那只是一场梦,我们必须面对现实。”
  “现在不就是现实吗?你就在我身边呀!”
  “我知道,但是……”
  “但是!但是!但是!”他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在想这件事。潘朵娜,那天晚上,我整夜为你失眠,第二天一大早,不顾一切去找你。”
  他停住了,望着月光下她那双楚楚可怜的眼睛,话到唇边又咽下去了。
  “我怎么晓得事情会落到我头上?”他哑哑的说。
  “你是指什么?”
  “我是说,我坠入情网了。”他回答,“我爱上你了,天知道,虽然我一直想忘了你,却一直忘不了。”
  他想,任何人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潘朵娜的美。
  “你……爱……爱上我了?”
  她的话断断续续的,几乎不成句子。但他还是听懂了。
  “我爱你”,他回答,“我还没吻你以前,我就知道我们彼此相属。但是,潘朵娜,请相信我,我当时毫无办法。”
  “我…也爱你。”她低声呢喃,“但是,我不敢承认。我知道我坠入情网了,那和我想像中不大一样。”
  “我的宝贝!我的小乖乖!”他说,“哦!老天!我多爱你啊!”
  他并没有动,她却感到他向前移了一点,她自然的推他一下,仿佛要阻止他。
  “我不会碰你的,”他说,“天知道那有多苦!我一定要再看你,你住那儿?我们在那儿见面?”
  “罗德瑞叔叔……”潘朵娜还没说,公爵就插嘴:“我一定要和你见面,许多事情要解释清楚,我想你也知道。”
  他顿了一下,回顾四周一匝,仿佛有人偷听。
  “我必须回去了!”他说,“你也得回去,告诉我在那儿见你?”
  “明早五点,我……可以溜出来。”潘朵娜说,“但我不知道那里可以见面?”
  潘朵娜无助的说,公爵向前一步,似乎要把她搂入怀里,他说:“我的马车会停在查理街口,我在那等你,你只要绕过柏克莱广场就到了。”
  他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他说:“如果他们发现你溜出来,我们再想办法解释,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来。看在老天的份上,潘朵娜,一定要来看我,不然我真会疯掉!”
  “我会去的。”潘朵娜答应。
  他在黑暗中隐没了。他走得那么快。使她有好一会儿以为那只是梦,不是真实的。
  她走回挂着灯笼的树下,只见考赫特郡主端了杯香槟,四下找她。
  第五章
  天还没亮,潘朵娜就起床更衣了。虽然昨天晚上他们提早回来,但她仍然一夜失眠。
  叔叔对她非常不满,因为她和考赫特郡主一起由花园走回屋里时,刚好被他撞见,他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
  “潘朵娜,你上那儿去了?”他锐利的问,“我正想给你介绍一个人,却到处找不到你。”
  “里头太热了,罗德瑞叔叔。”
  考赫特郡主插嘴:“恐怕你侄女有点头晕呢,潘克登,这也难怪她,这么多人挤在一个小房间里。”
  叔叔不答腔,迳自搀着她往房内走。
  他们快进去时,他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放聪明点,怎么能随便和男人单独跑到花园里?”
  潘朵娜默不吭声。自从看见上校后,她就得费尽心神才能注意别的事,现在他俩交谈过后,她更把握不住自己了。
  叔叔介绍几位男士给她,但一转眼她就忘了他们的名字,也想不起他们长得什么样子。
  她虽然和许多人交谈过,但心底却只想着:“公爵爱我,我也爱他。”
  “他爱我!”她在心底欢唱着。她知道公爵属于那个褐色女郎。但仍按捺不住欢欣之情。
  经过一段冗长无尽的时光,好不容易脱身了。她躺在床上,望着黑黝黝的房间。
  过了一会儿,她才怔怔地想到自己又遇见那个吻过她,和她度过良辰美景的男人了。也许这次重逢只是又一次的分离,但她也在所不惜了。
  “他爱我!”她一遍又一遍的想着他深沉的说:“我陷入情网了,天晓得,我一直想忘了你,却忘不了。”
  “他爱我!”潘朵娜自问;还有什么比这事更令人难以置信,也更真实美妙的?
  她清清醒醒的躺着,任思绪起伏、悸动。仿佛觉得他的唇又印在她唇上,一如那个美丽的清晨,他在宁静的桦树林中吻她一样,恍若天国之门为她敞开了。
  她穿好衣服后,更确定现在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阻挡自己去见他,而且她相信这时候没有人会发现她溜出去了。
  叔叔租的这种高级住宅通常有四个脚夫、一个守夜在值勤。但叔叔为节省,一切从简,所以这儿供使唤的人其实没几个。
  宴客时人手不够,就临时请些仆人、师傅什么的。平时就只有一个厨子张罗一切,此外还有一个司膳的仆人、上了年纪的老仆和专门清扫的妇人。
  尽管安妮以前老跟她说,贵族家的下女、仆人通常五点左右起身,潘朵娜却知道这时不会有人在身边。
  她选了一件朴素精致的衣裳,戴顶草帽,系一条蓝色缎带,便俏无声息的溜下楼去。
  要推开大门并不难,即使被佣人发现,也会以为是昨晚忘了关。
  此刻的柏克莱广场孤零零的,但不久就会挤满小贩卖艺人、清道夫和大批的乞丐。
  那些乞丐大部分是残废,许多是自军中退伍下来的老兵,没有容身之地,只好沦落街头。
  要到查理街还须一段路程,潘朵娜急急的走着,一面耽心会不会有人认出她来?她知道,只要被任何一位朋友看见,都有认为她太荒唐,竟然无人陪伴就跑出来了。
  绕过转角,她看见一辆马车停在前头。
  那是一辆由四匹马拉着的小型马车,外型朴素大方,没有彩色鞍座,也没有纹章装饰。
  驾驶座上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一看到她,就跳了下来,打开车门,潘朵娜发现他就是詹森。
  她羞涩得不敢和他打招呼,他也毫不在意的抬抬帽子,请她上车。
  一只手伸过来,拉住她,门关上了。马车立刻向前驶去。
  她转过身,看见他也正转过身来看她。
  “你到底来了!”他说,“我真怕你会被什么绊住了。”
  “我……想……见你。”
  她知道自己不成声调了,又因为和他靠得这么近,禁不住全身浮动起来。她为自己的激|情羞愧不已,努力想恢复正常。她说:“你……还穿着晚礼服呀!”
  他笑了一下,说道:“我还没时间换呢!最后一批客人半个钟头前才走。”
  他看出她眼中的疑问,就解释道:“难道你不知道那儿就是我家?”
  “我……不晓得……,我……根本……不知道谁邀请我们。”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公爵说,见她没回答,又接着说,“今晚我看到你时,还以为是在作梦,事实上,我不知梦过你多少遍了,到后来,不管到那里,你的脸孔都浮现在我眼前。”
  潘朵娜颤抖了,他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说:“你比我记忆中还要美!再也没有谁会比你在林中被我吻时更可爱了。”
  她觉得自己的手都颤抖起来了。
  “潘朵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问,“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能做什么呢?”潘朵娜困难的说。
  “那天我走时,你站在台阶上,看来那么迷茫落寞,又美得出奇,难道你以为我没有想办法补救这一切吗?”
  潘朵娜倒吸一口气,犹豫的说:“你……就要结婚了。”
  “当时我就是要赶往克尔毕堡,”公爵答,“向亲戚们宣布我订婚的消息,然后我和她一起回到伦敦,举行订婚舞会——就是昨晚你参加的舞会。
  他停住了,过了一会儿,用一种锐利得刺人的声音说:“订婚启事今早才在皇家通告上正式贴出。”
  他捏痛了她的手,继续说:“这件婚事早就决定了,我父亲和伯爵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你爱她吗?”
  公爵知道这是潘朵娜急于知道的问题。
  “我喜欢爱蜜儿,我从小就认识她了。我们有许多共同嗜好,她爱马,我也是。她是个相当出色的骑士。”
  他看出潘朵娜眼中的醋意,就说:“但我并不爱她,亲爱的,我遇到你之后,才算真正恋爱了。”
  “我们怎……能相爱呢?”潘朵娜说。
  “你是说,我们要如何挽救是不是?”公爵说,“事出突然,所以我得好好把整桩事情想一遍。”
  他深深叹口气说:“我吻了你之后,才深深觉得一般人所谓恋爱的痴狂沉醉果真不假。”
  “我……也……这么觉得。”潘朵娜低言说,“但……这是……不对的。因为……你订过婚了。”
  潘朵娜转过头去看着他,只听他粗嘎的说:“老天!我该怎么办?告诉我答案吧!”
  她吓了一跳,把手抽回来,但他又紧紧握住她的手。
  “抱歉!抱歉!原谅我!”他说,“我实在不能又想着你,又保持清醒。”
  说着便捧起她的手,吻她。一股莫名的感受由她胸腔直上咽喉。
  “我爱你!”他说,“当我看着你的眼睛,离开你的时候,我知道你多少也有些爱我。”
  “是的!我……爱你。”潘朵娜喃喃的说,“但……你已经……订婚了。”
  他正打算再吻她的手,一听到这话就震了一下,不再吻她,却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膝上握着。
  “该告诉我你发生了什么事?”他说,“昨晚你在跳舞时,爱蜜儿告诉我:‘那就是人人谈论的约克郡女孩,我想不通为什么没见过她?依我想,爸爸既然是约克郡劳特莱郡主,我们应该认得那儿的人才对。”“
  潘朵娜不作声,他接着说:“那些钱从那儿来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得这么快?”
  “我……不……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因为……那不是我自己的秘密。”
  “为什么?这里面有什么秘密?”公爵问,“我一看到你的房子,就知道你很穷,至少我这么猜测。”
  潘朵娜沉默着,过了一会见,他又问:“我们之间不能有任何秘密,潘朵娜,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她回答,“而且,你最好……了解,我们……一定不能再相见了。”
  “我怎么受得了你在伦敦,而我却不能见你的事?我一定会到每一个宴会上去找你。”
  “那么。我……应该走掉。”
  她这样说着,却也怀疑自己是否真狠得下心撇下一切?尤其是叔叔在她身上花了那么多心血、金钱,她怎么忍心一走了之呢?
  “我昨天就告诉过你,我认得你叔叔,”公爵说,“他是个赌徒,但从没摆过阔,到底这些钱从那儿来的?为什么你会变成大富翁的继承人?”
  “请你……请别再追问下去了。我不想告诉你……,为什么……我会到这来。我……也不希望你……知道。”
  “梅尔山庄还好吗?”
  她被这问题触痛了,便告诉他:“罗德瑞叔叔把它卖了!”
  他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接着说:“或许我不该提这回事的,忘了它吧!”他继续说,“我想我有点头绪了。一定是你叔叔卖了所有房地产之后,发现你有多美,就把你带来伦敦。”
  他紧握她的手,痛得她叫了出来。
  “为什么?”他问,“到底为了什么?”
  潘朵娜两颊泛红,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答案了!”他尖刻的说,“为了找一个有钱的丈夫!对不对?”他的声音又变粗了,他说:“你怎能做这种事呢?你怎么可以降低身价,只求找一位丈夫?”
  “我……没办法。”潘朵娜回答,“如果……我……不照叔叔话去做,他会让我……饿死。”
  泪水在她眼眶中打转,公爵抱住她的肩膀,把她搂在怀里。
  “我的宝贝!我的爱!我弄哭你了!”他说,“我怎么能这么野蛮!我了解你,是的,我知道你的,但我怎能忍受你要和别人结婚的消息呢?”
  他紧紧搂着她,给她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下意识的把头靠到他肩上。
  他顺手解开她的帽带,把帽子搁在地上,然后低沉柔和的说:“让我好好瞧瞧你,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把你弄哭了!”
  他拭乾她的双颊,然后说:“告诉我每件事,我必须知道。”
  潘朵娜踌躇了一会儿,想到目前除了听他的话以外,也别无他法了,就把事情经过叙述了一遍。
  她可以感到公爵随着她的叙述,时而激动,时而颓丧。她为了不用再隐瞒他而松了一口气。
  公爵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儿,她问他:“你……会不会因为我……说了这些……就不爱我了?”
  “你真的以为我会那样?”他问,“就算你犯了谋杀罪,或是任何罪过,我还是情不自禁的爱你。”
  他看着她的眼睛说:“我离开你时,就对自己说,一定得忘了你,但我的心已留在你身边了。”
  “是你把我带进你心里了。”潘朵娜低语。
  很自然的,公爵缓缓地寻找她的嘴唇,一开始,他非常柔和,然后就像在桦树林里一样,紧拥着她,开始狂热、独占的吻着她。
  他俘虏了她,她臣属于他,两人合而为一了。
  他们彼此相属,形成一体。
  公爵抬起头来,觉得潘朵娜比以前更美了。她全身都散发出一股神奇魅力。
  “我爱你!”他哑哑的说,“没有任何语言能表达我对你的爱。”
  “我……也……爱你。”
  潘朵娜回答,脸靠着他的肩。
  他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这时,马车突然停住。
  她向窗外打量,车子正停在湖畔林荫小道上,四周杳无人迹,一片宁静。阳光由枝叶间节落,斑斑驳驳的树影映照小湖上,勾起初吻的回忆。
  公爵仿佛了解她在想什么,便说道:“我日夜都在想你,又告诉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但我一直赶不走要回到你身边的念头。”
  “那样……是不对的。你就要结婚了。”潘朵娜说。
  “我知道,”公爵回答,“但我又能怎样呢?亲爱的,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毫无……办法。”潘朵娜说,“就像你说过的,那不是光荣的事。”
  “我一直责备自己,如果我有勇气把你带走,也许有挽回的余地。”
  “那天他们就在克尔毕堡等你?”潘朵娜问。
  “嗯,我们订婚的消息在我还没到之前,伯爵就向亲友宣布了。”
  “你当然没法改变了。”
  “我怎么会这么傻呢?”他说,“竞然傻到同意一桩没有爱情的婚姻!唯一的藉口是我以前不相信世上竟有这么完美的爱。”
  他抬起她的下巴,说道:“你怎么会美得这么离谱?你说的每件事都深深感动我。你的吻让我相信以前不相信的夭堂呢。”
  “那……正是……我的感受。”潘朵娜说,“但是我没想到你也有同样感受。”
  “你现在知道了,我跟你一样的。”
  “我好高兴,你会爱我。”
  “我们怎能没有对方而活下去呢?”
  他凝视着在朝阳照耀下,闪闪发光的水面,仿佛想由此找到答案。潘朵娜了解他的感受,便平静的说:“你必须照原定计划去做,那对你来说很重要,而我……实在……算不了什么。要是……我们在一起,会破坏你名誉的。”
  “就算我们被人非议,也无损于我是世上最快乐的人这件事。”
  公爵说完,长叹一声,又接着说:“如果你真的算不了什么,事情就好办多。但我深深了解,我在你家时就知道了,要拥有你就必须要你为妻。”
  潘朵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想,我懂得你的意思,你是说,如果我算不了什么,你就会要我做你的情妇。”
  公爵粗鲁的一把搂住她,说道:“我不能这样破坏那么完美的爱情。就像我说过的,潘朵娜,只要可能,我会赶回去,求你做我的妻子。”
  他说完话,就深情的吻她,直到天旋地转,除了他以外,她再也无法感觉任何其他的事了。
  然后,他放开了她。她呼吸急促,呆呆的望着他,仿佛深入他的心灵。
  “我爱你!噢!我爱你!”她呼唤着。公爵说:“如果你就这样楞楞的看着我,我真会把你带走,不管其他什么鬼事!”
  他的声调愤怒,但听在潘朵娜耳中,却恍若动人的音乐。她说:“如果,你不为自己着想,那我就得为你着想了。我们一定得分手,而且,试着……忘了……彼此。”
  “不可能的,”公爵高声说,“难道你以为我会不管你,任别的男人碰你、吻你、娶你?”
  他感到潘朵娜身上一阵悸动,又接着说:“即使我可以遏止自己的思想,你又何以自处呢?我知道你爱我,在精神上你已属于我。”
  “或许,我可以跑开,躲到别的地方去。”潘朵娜说。
  “终其一生吗?”公爵问,“我的宝贝,那是不可能的,即使你躲到一个陌生地方,也会有人因为车子坏了,而闯到你那儿。”
  他想让自己轻松一点,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潘朵娜靠近他,说道:“我们……不要抱怨……,至少我们知道……爱……有多美妙了!没有人……可以把它从我们……取走。”
  “那对你是一种安慰,”公爵说,“却使我愈来愈痛苦,它会愈来愈残忍,超过我所能负荷的。”
  “不!请别这样!”潘朵娜抗议,“你一定……不要……那样……想。要是我……从没见过你,要是你……从没……吻过我,我们就不会知道爱……是世上……最美最美的事,美得就和天堂一样。”
  公爵心碎了,紧紧搂住她,吻着她的秀发,两眼茫然地望着阳光下的湖水。
  有一阵子,潘朵娜想欺骗自己,当他俩就像以前一样相聚着,没有人会分开他们。最后她很小声的说:“我想,我……该回去了。”
  “我不想给你惹麻烦,”公爵说,“但是,亲爱的,我必须再见你一面。”
  潘朵娜摇摇头说:“我也许会伤害到你。”
  “你就会为我着想,”他说,“亲爱的,有谁会像你一样呢?”
  “因为我爱你,”潘朵娜回答,“而且你又是一位公爵,地位非常重要,你一定不能做任何损害名誉的事,那样我会受不了的!”
  “你光会为我着想,但我也得为你着想,”公爵说,“我不得不为你叔叔替你找丈夫这回事着想!”
  潘朵娜想到考赫特郡主,就转过脸去,不让他看到自己眼中的神色。
  “我没有权利问你问题,”他说,“除非你给我这个权利。”
  他顿了一会,又说:“我能为你做什么吗?比如说,给你一笔钱,会不会使事情好办些?”
  潘朵娜摇摇头说:“那我该怎么向罗德瑞叔叔交待呢?而且就像你知道的,我们不该有任何瓜葛才对。”
  “但我们已经有瓜葛了。”他粗鲁的说。
  “那只在我们心里,”潘朵娜说,“我们的理智知道,你属于别人。爸爸说过,一言既出,四马难追。”
  “没错,”公爵说,“但是,这次不一样。”
  他讽刺的一笑,又说:“当一个人坠入爱河时,就不会那么说了。那是截然不同的,我的宝贝!我们是为了彼此而生的,你属于我,我属于你。”
  潘朵娜不回答,他似乎也知道多言无益,便说:“我带你回去!”
  他在车厢上轻拍一下,马车就开动了。
  潘朵娜注视着婉蜒的河流、林荫小道好一会,这又是她难忘的地方了。马车带他们穿过雷斯公园,转进查理衔。
  他俩静静的坐着,他紧紧的把她搂在胸前,她知道他的下巴又扭成方形,嘴唇也抿成了一线,就像他离开梅尔山庄时一样。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他说:“我会把事情理出头绪来的,天晓得我该怎么做。”
  “我会……想你。”潘朵娜轻声说。
  “你会照顾自己吗?”
  他焦急的问,但她已眼泪盈眶,泣不成声了。
  她拿起帽子戴好,公爵帮她系上缎带。她渴望的看着他,却发现他脸上一片黯淡。他把她的手搁在自己的脸颊上。
  詹森打开车门,潘朵娜不说话也不回头,迳自下车离去。
  她起先就想好从马厩绕回去,不必再经过前门,而且她知道叔叔雇来的马夫不会对她有好奇心。她从马厩旁的石子路上走回去时,听见马的移动声,马夫刷洗马匹时的口哨声。她走到四十七号马厩门口,就看到一条和厨房相通的小路。
  正如她所料,房里空无一人,她偷偷溜上楼,跑回自己房间。
  她合衣上床,把脸藏在枕头底下,无助地哭泣着,哀痛的眼泪仿佛出自她心灵深处。
  “罗德瑞爵士要你更衣之后去见他。”
  女仆陶吉丝瑞走潘朵娜的早餐盘子时,这么告诉她。陶吉丝很有经验,所以薪水也比较高,她对发型、衣着的看法简直是天才。
  “我想,我还是起床好了。”
  “今天上午没有约会,”陶吉丝说,“你只要穿一件普通衣服就行了。”
  潘朵娜正在想叔叔为什么要见她,所以没听她说什么。
  她想,也许是为了昨晚的事吧!他很难在威廉夫人面前说她什么,因为那样很容易露出马脚来。通常他会找个借口,譬如要请她在文件上签个字什么的,把她拉到一旁。
  但是,这么一大早就把她唤去,是有点不寻常。
  “也许,他真的生气了。”
  潘朵娜对自己说,一颗心顿时往下沉,她脆弱得掉下泪来。过了一会儿,她又用冷水又用温水,好好的洗了一把脸,希望叔叔不会发现她刚才哭过。
  陶古丝为她梳好头发,她便下楼去。不出所料,叔叔正在图书室里等她。
  他穿了一套新衣服,看来格外英俊,乍见之下,潘朵娜知道他不但没生气,而且相当愉快。
  “早安!潘朵娜,”他说,“昨晚还玩得愉快吧!”
  “很愉快,罗德瑞叔叔,那是个非常精彩的舞会。”
  “我想你是因为无知,才会和考赫特郡主一块到花园去。你也知道,就像我跟你说过的,你不该和任何一个男人独处的。”
  “很抱歉,罗德瑞叔叔,因为里面太热了,我又有点头晕。”
  “我知道了,”叔叔说,“以后不能再这样了。”
  “好的,叔叔。”
  “现在我跟你说,你只要把考赫特当作抓在手里的一张牌就行了。有一条更大的鱼等着我们去钓呢!”他笑了起来,“听起来好像很含糊,其实我已经说清楚了。”
  “我……不……不大懂呢!”
  “那么,就让我实说了吧!我想,谭普尔伯爵对你很有兴趣。”
  潘朵娜茫然的看着他,根本记不起昨晚见过什么人,自然也不记得谭普尔伯爵是何许人。
  除了查斯特公爵之外,其他的脸孔都是一片模糊,又怎能记得任何人说过的任何话呢!
  “到这来,潘朵娜,不要呆呆的样子。”罗德瑞爵士说,“我不否认谭普尔伯爵是老了点,但他在各方面都是举足轻重的,只要你把他套牢了,我相信我们都会有得捞的。”
  “我怕……我记不起……这位绅士了。”
  “就是你刚从花园回来时,我给你介绍的那一位。他就跟威廉夫人站在一块儿,当时我还扯了你一下,潘朵娜,我时常忍不住认为你有点心不在焉呢!”罗德瑞爵士显然被激怒了。
  “对不起,罗德瑞叔叔。”
  “我想,我是该原谅你,毕竟你当时不太舒服。但是,坦白说,这不是生病的时候哟!”
  “是的,我……非常抱歉。”
  “没关系啦,今晚我们要和伯爵一块吃饭。”罗德瑞爵士显然很得意,“他的仆人今天一早就把贴子送来了,由此可见他相当精明。”
  “只要你满意就好了,罗德瑞叔叔。”
  “满意?我简直是得意。这刚好符合我的计划。每件事情都完美极了。就跟我说的一样,我会做得恰如其分,让你得到你应得的东西。绝对错不了,感谢老天!我可做对了。”
  罗德瑞叔叔走到桌边,由抽屉中拿出一个小记事簿。
  “看看!潘朵娜!我把这件事当成战争一样周详计划过了!”他说,“我在这本子上记下我打算介绍给你的人名。”
  他微笑地看着手上的本子,一边说:“这里面只有一个漏网之鱼——考赫特,他已经拜在你石榴裙下了。今晚你就会遇见谭普尔伯爵了,另外三个都是怀特俱乐部的会员,他们也希望和你见面。”
  他把本子放回抽屉,又说道:“你真幸运有我这么聪明的叔叔。”
  “是的,罗德瑞叔叔,非常感激您。”
  潘朵娜同意的说。虽然她尽力想用热诚、友善的语调回答他,却感到非常吃力。
  “你看起来有点累了,”罗德瑞叔叔高声的说,“眼圈黑黑的,今天下午最好休息一下。”
  “您忘了?罗德瑞叔叔,威廉夫人打算带我去圣詹姆士宫呢!”
  “老天!我真的忘了。”罗德瑞爵士尖叫起来。“你可别错过时间哟!这提醒我明早要去进谒。他们说陛下康复了,可以亲自召见了。”
  他走到壁炉前,说:“进圣詹姆士宫是最隆重不过的事了。陛下住在温莎堡时一切没事,只要一到伦敦,麻烦就多了。”他停了一会儿又说:“宫廷的衣式都非常规格化,陛下和王后在这种场合都拘泥得不得了。不消说,整个仪式都冗长烦闷透了!”
  “我想也许会从中得到不少乐趣呢!罗德瑞叔叔,”
  “当然!当然!”他赞同说,“可是就我来说,不管陛下如何责怪威尔斯王子,我宁可和他在一块块!”
  潘朵娜实在很好奇,查斯特公爵到底属于那一边?她来到伦敦之后不久,就发现这儿只要涉及娱乐性的社交活动,都以威尔斯王子的保守党总部为中心。至于地位较特殊,政治意味较浓的贵族则常和陛下来往。但无论如何,大家一致认为在圣詹姆士宫举行宴会,就同在白金汉宫举行的一样,冗长乏味,沉闷无比。
  也许公爵不属于任何一边,当她一想到他的地位何等重要,偏偏又不幸地爱上无足轻重的她,真感到满心酸痛。
  只有叔叔走开,她一个人独处时,才能撇下万事,专心一意的想着“他爱我,我也爱他”这回事。
  这是件优喜参半的事,时而让她兴奋狂热,时而使她陷入黑暗无尽的深渊。尤其是彼此都知道不能永远在一起时,更是痛苦。
  她想,如果她退出社交圈,成了他的情妇,也许两人都会快乐些,但是,她知道这是不对的,妈妈决不会赞成她这么做的。难道这一切就像公爵说的,他们的爱是错误的吗?
  潘朵娜可以确信这是爱,真诚不渝的爱。这分爱来自天国,与上帝同高,紧紧地把他们结合在一起,而不是一种偶然的激|情。
  那是一种神圣的力量,促使他们产生完美圣洁的情愫。“我爱他!”她想着,“我必须为他着想,就算永远见不到他,我也不能破坏他的幸福。”
  这是锥心刺骨的痛苦,但她必须坚强的负担起两个人的担子。就算他们分手了,就算他们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她也必须承受下来。
  下午时分,潘朵娜和威廉夫人脸上敷了金粉,身上穿着官廷式的蓬蓬裙,便坐上马车往圣詹姆士宫驶去。
  潘朵娜认为穿这种衣服是一太浪费,花了那么多钱却只穿一次就派不上用场了。但她毕竟还是到圣詹姆士宫向陛下致敬了。这也是叔叔计划中的一部分,这样她就可以正式出入宫廷了。她知道以前之所以会收到那么多帖子,还不是因为参加这场盛会后,她就会被宫廷接纳的缘故。
  “这儿和我多年前见到的情景大不相同了。”威廉夫人追忆。
  “你最后一次参加这种聚会是什么时候?”潘朵娜问。
  “我结婚的时候。”
  “你的婚姻还愉快吗?”
  威廉夫人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我的婚姻是我父亲一手安排的。威廉比我大得多。”
  由她的语气,潘朵娜明白为何昨天她对叔叔安排会见谭普尔伯爵的事那么反感了。
  “跟一个年龄差很多的男人结婚,是不是比跟年轻人结婚难得多?”潘朵娜问。
  威廉夫人迟疑了一会儿,说道:“岁数大一点的男人,尤其又没结过婚的,通常生活比较正常、规律,告诉你一句格言,‘与其做年轻人的俘虏。不如当老年人的宠儿,’”
  潘朵娜想说,她宁愿做自己爱人的俘虏,但她没说出来,过了一会儿,威廉夫人又说:“亲爱的,你叔叔实在太为你操心了,急着帮你找婆家,帮你安顿下来,我劝他不必那么急,但你也知道,他对这事有多焦急!”
  “的确没错!”潘朵娜回答。
  “其实,你的条件那么好,应该有充分时间去找一个你爱的人。”
  潘朵娜默默不语,威廉夫人又说:“如果你看上什么人,即使你叔叔不赞成,你也可以告诉我,我会尽力帮忙的。我希望你能快乐过一辈子。”
  潘朵娜直觉到威廉夫人和自己一样,都是恋爱中的女人,她不禁想向她吐露心事,倾诉委屈,但又知道这样做无补于事,更何况会激怒叔叔。
  威廉夫人现在穷得一文莫名,即使想帮助她,也无能为力啊!何况她爱的人是一个即将和别人结婚的男人!
  “一切都绝望了!”潘朵娜想,她知道一旦自己和别的男人结婚,一定不能忍受那种日子。
  他们抵达圣詹姆士官后,一个穿着制服的官员领他们通过橡木楼梯,进入接待室。所有的人都穿着官廷式的服装,女士们站在两侧,有些还带着女儿,等候召见。
  许多身份高贵的人都认得威廉夫人,潘朵娜则不停地说着“很高兴参加伦敦社交活动”之类的话。
  威廉夫人正打算由一位朋友身边走向另一位时,一个声音适时出现了。
  “真高兴在这儿遇见你们,伊蕾,希望昨晚的舞会没把你累坏了!”
  那人正是克尔华伯爵夫人,身旁站着爱蜜儿小姐。
  两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开始聊起天来,爱蜜儿对潘朵娜说:“您还满意昨晚的宴会吗?我怕它太挤了,人数比在约克郡举行的多得多。”
  “我很少参加宴会,”潘朵娜羞怯的说。“不过,大家都说那是目前为止,最好的一次宴会了。”
  “提到跳舞,我更喜欢骑马。”爱蜜儿说,“你骑过马吧?”
  “我在乡下时骑过,到伦敦以后就没骑了。”
  “是啊!在公园里骑马小跑最无聊了,”爱蜜儿尖刻的说,“爸爸在克尔毕有一个小型跑马场,我常常训练马儿跳障碍。
  “那一定很过瘾!”
  “如果你想买些纯种猎马,最好上我们那儿瞧瞧。我们养马养了好多年了。我还可以让你看看真正优秀的纯种良马。”
  她似乎并未察觉潘朵娜很少开口说话,才没几秒钟,她又说:“哦!感谢老天!我后天就可回约克郡了。这里的一切都怪腻人的,你也觉得吧?”
  这时有两个官员走来,正好替潘朵娜解围。那两人身穿制服,手持仪仗,向后面房间走去。
  王后来了,四周立刻肃静,潘朵娜却一心想着爱蜜儿就要走了。公爵一定会跟着她走,才下定的决心瞬间崩溃,她“必须”再见公爵一面……。
  第六章
  “到现在我才有机会和你谈谈话。你知道,考赫特郡主显然想和你结婚,谭普尔伯爵则还在考虑。”
  潘朵挪和威廉夫人刚逛街回来,叔叔就把她叫进了图书室。
  潘朵娜穿了一件使她看来像春天一样娇嫩可爱的灰绿衣裳,她一言不发,只是呆呆的站在门边,望着前方。
  叔叔斟酌了一下句子,说道:“也许,你该稍微鼓励鼓励他,当然,你最近表现的落落大方模样,的确进步不少。”
  他踱到窗口,说道:“好多人来跟我赞美你的谦恭驯良。虽然起先我不大赞成你那幅愁眉不展的样子,现在看来反而是棋高一着呢!”
  潘朵娜明白他是指自己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他作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正在衷心思念一个人——一个正要和别人结婚的男人。
  除了公爵,她再也不能和任何人谈任何事。每当威廉夫人跟她提起公爵和爱蜜儿的婚事时,她都得费尽力气,才能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
  “伯爵夫人一直是我的朋友,”她说,“真高兴她的孩子这么好的归宿。我听说他俩从小就认识了。”
  威廉夫人正等着她说些什么,她只好说:“哦!真的吗?他们从小就认识了?”
  “伯爵夫人还一直担心他会取消婚事,因为,你也知道,他身边一天到晚少不了女人。”她笑了起来,“还好,她们都是嫁了人的装腔作势的大美人,所以保住了公爵,留给爱蜜儿。”
  “她真幸运!”潘朵娜尽量小心,不流露出羡慕的痕迹。
  “的确没错,公爵不但有钱,有那栋你去过的房子,而且他还是个非常勇敢的男人!”
  “勇敢?”
  “嗯!昨晚跟他一起从军的上校就在谈论他勇敢的事迹,他说他像科林斯人一样勇敢。他在赛马场上的成就,大概只有爱蜜儿可以跟他一较长短了。”
  她又赞不绝口的说:“爱蜜儿实在是相当出色的骑士,伯爵夫人跟我说过,在约克郡,她可是一个众所周知,响当当的女骑士呢!”
  潘朵娜明白,她只是一厢情愿的赞美朋友的女儿而已,但对自己而言,却像一把匕首刺入了心坎。
  她想,自己凭什么和一个那么配得上公爵的女人竞争?她告诉自已,凭自己的条件,根本无法和她竞争。他只不过是使她暂时销魂的神奇力量,终究是春梦一场,彼此都无法在对方生活中生根。
  她非常不快乐,所以一点也没察觉叔叔安排她嫁给谭普尔伯爵的诡计。
  在谭普尔伯爵邀请的晚餐上,丝毫没有罗德瑞爵士想象中的亲密气氛,反而是一个又长又腻人的酒宴。三十来位客人围成一桌,后来又来了一批客人,还在为别的沙龙举行的赌局押注,赌个输赢。
  赴宴的绅士跟主人一样,都上了年纪,尤其男主人更是老得让潘朵娜有股恐惧感,以前她以为考赫特郡主已经够老了,现在才知道小巫见大巫!
  也许伯爵年轻的时候还算英俊,外表多少还有特色,但现在满脸皱纹,顶上一片灰白,就算他挺直了背脊,也可看出龙钟的老态。
  偏偏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