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哈利·波特1-神秘的魔法石-第10部分

妙了,毕竟在过去七年中还没有人能够做到,但是现在有史纳皮这样一个不公正的裁判,他们是否能够做到呢?
  哈利不知自己是不是故意这样料想,他不管走到哪里,都好像总要碰上史纳皮。
  哈利许多次甚至怀疑,是不是史纳皮一直在跟踪他,想亲自逮住他。史纳皮真是太可怕了,药剂课也变成了哈利每周一次的酷刑,他是否有可能知道他们已经发现了关于点金石的秘密呢?哈利现在还看不出有这样的可能性——但是他有时有种可怕的念头——史纳皮能读懂他的心思。
  当罗恩和荷米恩第二天下午在更衣室外祝他好运的时候,哈利知道,他们正担心着能否再见到他活着。真实这并不能算是一种安慰。哈利几乎没有听到伍德说什么鼓励的话,他穿上他的快迪斯赛战袍,拿起“灵光2000”。
  罗恩和荷米恩不久便在尼维尔的旁边找到位子,尼维尔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显得如此神情严肃、焦虑,而且把魔杖也带来了。哈利并不知道,他们得到马尔夫把锁脚咒施用到尼维尔的启示,已偷偷地把咒语学了下来。他们商量好了,如果史纳皮有任何伤害哈利迹象的话,便把咒语用在他的身上。
  “好吧,不要忘记,咒语是罗可莫特莫莉斯。”荷米恩依声咕味道,这时罗恩把他的魔杖放进袖子里藏好。
  “不要再哆嗦,我知道了。”罗恩厉声说。
  回到更衣室,伍德把哈利拉到一旁。
  “别强迫自己,波特,如果我们要早点抓住史尼斯球,现在就是时候了。抓紧在史纳皮能更嚣张地偏袒海夫巴夫之前结束比赛。”
  “整个学校的人都在外面了,”弗来德。威斯里从门口向外盯着说,“甚至——哎呀——连丹伯多教授也出来观战。”
  哈利的心七上八下的。
  “丹伯多?”他说着,向门口冲过去确定真假。弗来德说对了,银色的胡须,绝对是他。
  哈利释然地大笑起来,他安全了。如果丹伯多教授在旁观看的话,史纳皮就没有办法试图伤害他了。
  可能这也是当两队进场时,史纳皮满面不高兴的原因吧。
  “我还没见过史纳皮如此狼狈过。”罗恩告诉荷米恩,“看!他们出来了。哎哟!”有人在他的后面推了一下,那人正是马尔夫。
  “噢,对不起,我没有看见你在前面。”
  马尔夫向克来伯和高尔咧着大嘴笑。
  “猜猜这次波特将在他的扫帚上呆多久?谁想打赌?你呢,威斯里?”
  罗恩没有理会他,史纲皮刚才宣判由海夫巴夫进行罚球,因为乔治。威斯里用可尔夫球打了他。荷米恩握紧拳头,眯着眼死盯着哈利,他正像鹰一样在半空中周旋,寻找着史尼斯球。
  “你知道他们怎样为格林芬顿选队员吗?”马尔夫几分钟后大声问,史纳皮这时又一次无缘无故地让海夫巴夫罚了一球。“他们专挑那些可怜虫。就像波特,没爹没娘;还有威斯里,穷得叮当响——你本应加入他们队伍的,尼维尔,因为你没头脑。”
  尼维尔红着脸把座位调过来面对着马尔夫。
  “我比你强十二倍,马尔夫。”他结结巴巴地说。
  马尔夫,克来伯和高尔大笑着,一边的罗恩还在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比赛,他说,“尼维尔,你自己应付他吧。”
  “尼维尔,如果脑子是金子的话,你会比威斯里更穷,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罗恩的神经已经为哈利紧紧地绷着,他几乎快要崩溃了。
  “我再一次警告你,马尔夫。”
  “罗恩!”荷米恩突然喊着,“哈利他……”
  “什么?在哪里?”
  哈利在上空作了一个漂亮的俯冲,博得了人们的欢呼声。荷米思站了起来,双手捂着嘴,这时,哈利向着地面像子弹一样飞奔。
  “你真幸运,威斯里,哈利好像发现了有些金子掉在地面!”马尔夫说。
  罗恩咬紧牙,还未等马尔夫反应起来,罗恩已到了他的头上,把他摔到地上。
  尼维尔迟疑了一下,攀爬过去帮忙。
  “快点,哈利!”荷米恩尖叫着,跳上座位去看哈利,他正向史纳皮奔去——她根本没有发现马尔夫和罗恩在她的座位下翻滚,尼维尔和克朱伯、高尔也参战了,他们在地上一片混乱,拳脚交加,不断地嗥叫着。
  而在空中,史纳皮举起他的扫帚,一个鲜红的东西从他的身边擦身而过,他与之失之交臂——而下一秒,哈利停止住俯冲,手臂得意洋洋地高高举起,史尼斯球已紧紧握在他的手中。
  看台上的人群马蚤动起来,这是个纪录,没有能想到史尼斯球会这么快就被抓住。
  “罗恩!罗恩!你在哪里?比赛已经结束了!哈利赢了!格林芬顿领先了。”
  荷米恩尖叫着,搂着前一排的帕维提。帕蒂在座位上舞上舞下。
  哈利跳下扫帚,单脚着地。他也觉得难以置信,但他做到了——比赛已结束了。
  还不到五分钟呢。当格林芬顿队降落到地上时。他看到史纳皮也落在不远处,面色苍白,紧抿着嘴——这时,他感到有只手搭在肩膀上,他向后一望,丹伯多微笑着看着他。
  “做得好,”丹伯多说,小声得只有哈利才听得见。“见到你没有沉迷于那面镜子真好……太捧了……继续努力吧。”
  另一边,史纳皮难过地拍着地面。
  哈利不久后独自一个人离开更衣室,准备把他的“灵光2000”
  放回扫帚房。他从没有这样高兴过。
  因为他现在做了些值得高兴的事——没有人再敢说他虚有其名了。夜晚的空气现在闻起来也甜甜的。他越过潮湿的草丛,脑中不时浮现比赛的最后时刻,那是多么值得兴奋的场景呀,格林芬顿的队友把他抬到肩膀上,罗恩和荷米恩兴奋地跳上跳下,罗恩甚至还高兴得流了鼻血。
  哈利走到扫帚房前面。他靠着木门望着霍格瓦彻城堡,窗户在日落中发着红光。
  格林芬顿领先了,他做到了,他向史纳皮证明了——说到史纳皮——一个盗匪模样的人影向城堡前的台阶走下,躲躲闪闪地,向着禁林那边飞快地走去。哈利胜利的喜悦惭惭消失。他认出了那个潜行的人影。史纳皮趁着人们吃饭的时候走进禁林——发生了什么事呢?
  哈利跳回他的“灵光2000”飞了起来,在城堡的上空滑翔,他看见史纳皮跑进禁林,连忙跟上。
  树太密了,他看不见史纳皮往哪儿跑。
  他在森林上空打转,飞得越来越低,几乎拂拭到树的顶技。他听到讲话的声音了,他向有人声处飞去,毫无声息地降落在高耸的掬树里面。
  他小心地攀上一个树丫,紧抓住他的扫帚,想透过树丛向那边看。
  在下面一片阴暗的空地上,史纳皮在那站着,但并不是独自一人,屈拉也在那里。哈利看不到他的脸,但他比以前更给巴了,哈利听得很费力。
  “不……不知道,你……作为什么其……其它地方不去,而来……来这里碰头,史纳皮……”
  “噢,我想把这件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史纳皮说,他的语气根冰冷,“学生本应不知道关于点金石的事的。”
  哈利向前倾了倾。屈拉正咕哝不清地说话,史纳皮打断了他。
  “你找到制服哈格力那头野兽的方法了吗?”
  “但——但是,史纳皮,我——”
  “你不想把我当成你的敌人吧,屈拉?”史纳皮说着,向他走前一步。
  “我——我不——知道你——”
  “你十分清楚我的意思。”
  一只猫头鹰大声鸣叫了一下,吓得哈利差点从树上掉下。他及时平衡好自己,听到史纳皮在说,“别罗嗦了,我正等着呢。”
  “但——但我不——不。”
  “很好,”史纳皮说,“我们待会再聊,你好好考虑一下。”
  他戴上斗篷,急忙走出空地。天就快黑了,但哈利仍可看见屈拉像石头般地静静站在那儿。
  “哈利,你去哪里了?”荷米恩尖叫着。
  “我们赢了!我们赢了!”罗恩大叫着,用拳头垂击着哈利的背部。“我把马尔夫打得鼻青脸肿,而尼维尔独自顶了克来伯和高尔!
  他现在仍感冒,但彼弗莱夫人说他很快就会好的。——说说史林德林吧!所有的人都在公共休息室等你,我们要开一个晚会。弗来德和乔治从厨房偷了一些蛋糕和食物。“”暂时不要说这些吧,“哈利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咱们找个空房,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哈利确定了皮维斯不在房间里后,关上房门,告诉他们他的所见所闻。
  “我们猜对了,史纳皮想强迫屈拉帮他找点金石。他问屈拉是否知道制服那头野兽的方法,但屈拉犹豫了——我怀疑除了弗拉菲外,还有其他东西守卫着点金石,可能是一些魔咒。而如果史纳皮要通过的话,首先要让屈拉破除黑巫术咒语。”
  “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屈拉不和史纳皮合作的话,点金石便安全了。”荷米恩警觉地说。
  “那块点金石下个星期就将被送走了。”罗恩说。
第十四章 挪威脊背龙诺贝特
  没有想到的是,屈拉比他们想象中更勇敢。在随后的几个星期里,他确实变得更苍白瘦弱了,但他看起来还不至于崩溃。
  每次他们经过三楼的走廊,哈利,罗恩和荷米恩都会将他们的耳朵贴在门上,看看弗拉菲是不是还在里面吼叫。史纳皮像平常一样脾气很坏地清扫着周围,这就确切地意味着点金石还很安全。这些日子,哈利每次遇到屈拉,都会给他一个诸如鼓励般的微笑,而罗恩则开始斥责那些取笑屈拉口吃的人。
  而荷米恩有比点金石更使她关注的事要做。她已经开始制订复习时间表并已开始复习,哈利和罗恩却对考试不在意,但她总是责怪着他们,叫他们抓紧复习。
  “荷米恩,那些考试还是几年以后的事呢。”
  “十个星期。”荷米恩说,“而不是几年,对于尼可拉斯。弗兰马尔来说,只不过是一秒钟的事。”
  “但我们没有6oo 岁,”罗恩提醒她说,“说实在的,你为什么要复习呢,反正你全部都知道了。”
  “我为什么复习?你疯了吗?你知道我们要经过考试才能进入二年级吗?这些是很重要的。我本应在一个月前就开始复习了,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搞的……”
  很不幸,老师们好像跟荷米恩想法一样。他们给学生们堆了那么多功课,以致使复活节过得比圣诞节逊色多了。有荷米恩在旁背颂着龙血的十二种用法,飞舞练习着魔杖,简直使人难于安静下来。哈利和罗恩悲叹着,打着呵欠,把大部分的闲时间都花在图书馆陪她,并试图完成积累的功课。
  “我记不起这个。”一天下午,罗恩咆哮着说,扔下他的羽毛笔,向图书馆的窗外渴望地望去。外面的天气多好啊,是几个月来最好的一天,天空很明净,像蓝色勿忘我一样蓝,好像夏天就要来临了。
  哈利正在《一千种魔法药草和菌类》里查找“迪沸泥”这个词,直到他听见罗恩说“哈格利!你在图书馆里干什么?”时,才抬起头来。
  哈利力闪躲着,不想被人发现,背后藏着不知什么东西,穿着鼹鼠皮大衣的他看起来非常不合时宜。
  “只是看看而已,”他用一种诡诈的语气说着,这马上引起他们的注意,“你们在找什么?”他突然看起来很可疑,“你们还没有找到尼可拉斯。弗兰马尔吧?”
  “噢,我们几年前就知道他是谁了,”罗恩深刻地说,“我们已知道那只狗在守卫着什么,是点金……”
  “嘘……嘘……”哈格力向四周望了望,看有没有人在听着,“不要这么大声,你怎么啦?”
  “实际上,我们有些事想问你,”哈利说,“除了弗拉菲,还有谁在守卫着点金石?”
  “嘘……嘘……!”哈格力又说,‘听着——待会来找我。但我不保证去告诉你们什么。记着,不要在这儿乱讲,这是不准让学生知道的。他们会认为我已经告诉你们……“”那待会见。“哈利说。
  哈格力走开了。
  “他在背后藏了些什么?”行米恩若有所恩地说。
  “你认为这跟点金石有关系吗?”
  “我去看看他刚才在找什么书。”罗恩说,他已做饭了作业。几分钟后,他怀里抱一大堆书回来,他把它们猛力掷到桌上。
  “龙!”他轻声说,“哈格力正在寻找关于龙的资料,看这些:《大不列颠爱尔兰龙的种类》,《从蛋到成年龙——养龙手册》”哈格力——真想要条龙,自从我第一次遇见他,他就这样告诉我。“哈利说。
  “但这是犯法的,”罗恩说,“根据1709年《沃洛协议》,饲养龙是犯法的,大家都知道。如果我们把它养在后花园,是很难不被马格人发现的。——无论如何,你也不可能驯服一条龙。这是很危险的,你应该知道查理在罗马尼亚被野龙咬伤的事。”
  “但英格兰那里没有野龙。”哈利说。
  “当然了。”罗恩说,“我告诉你,国家魔法部对此秘而不宣。
  他们将不得不对发现它们的人念咒语,让他们忘记所见到的。“”哈格力究竟在忙什么?“荷米恩问道。
  一小时后,他们来到猎禽看守人的小屋门前,惊奇地发现哈格力把小屋全部窗帘都关上了,在让他们进屋以前,哈格力小心地问“谁呀?”然后在他们进屋后又把门迅速地关上。
  屋子里面热得透不过气来。虽然天气很暖和,在门口却还摆着一个燃得很旺的火炉。哈格力为他们彻茶,并拿白助三明治给他们,但他们拒绝了。
  “那么——,你们想问我些问题吗?”
  “是的,”哈利说,“没有必要兜圈子了,我们想知道,除了弗拉菲外,还有谁在守卫着点金石?”
  哈格力对他皱了皱眉头。
  “我不能告诉你,”他说,“第一,我自己也不知道;第二,你们知道得太多了,因此我即使知道也不能告诉你们,点金石会留在这儿是很有道理的,它几乎被盗出了格林高斯——我猜你们已知道那件事吧?你们是怎样知道弗拉菲的?”
  “嗅,说吧,哈格力,你或许不想告诉我们,但你确实知道,你对周围发生的事都了解。”荷米恩用一种温柔,馆媚的语气说。
  哈格力的胡须抽动了一下,他笑嘻嘻的。“我们只想知道是谁在守卫,真的。”
  荷米恩继续说,“我们想知道,除了你,丹伯多认为还有谁可以帮他?”
  “好吧,我想告诉你们这些也无妨,——让我想想——他跟我借弗拉菲——几个老师做了些魔法——史普露教授——费立维克教授——麦康娜教授——屈拉教授——当然丹伯多自己也做了些。还有谁?哦,还有史纳皮教授。”
  “史纳皮?”
  “是的,没有想到吧?看,史纳皮也帮忙着守,他是不会偷的。”
  哈利知道罗恩和荷米恩跟他想的一样。如果史纳皮也在守卫点金石,那么他很容易知道其他老师是怎样守卫的,他可能全都知道了——除了屈拉的咒语和制服弗拉菲的方法。
  “您是唯一知道怎样制服弗拉菲的人,对吗?哈格力?”哈利焦急地说,“你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对吗?甚至任何老师也不告诉。”
  “除了我和丹伯多外,谁也不会知道。”哈格力骄傲地说。
  “很好,这就对了。”哈利对其他人低声说,“哈格力,我们开个窗户好吗?
  我很热。“
  “对不起,不能开窗,哈利。”哈格力说。哈利注意到他往火炉那边看了一下。
  哈利也看了看。
  “哈格力,那是什么?”
  其实他早就知道那是什么。在火中央,开水壶的下面,有一个巨型黑蛋。
  “啊!”哈格力突然紧张地拨弄着胡须,“那是——一个………”
  “你在哪里弄到的,哈格力?”罗恩问,蹲到火的旁边,凑近一点去看那蛋,“你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赢来的,”哈格力说,“昨天晚上,我到村子里喝了些酒,和一个陌生人赌了一把。老实说,他好像急着让它脱手。”
  “那它孵出来后,你怎样处理它?”荷米恩向。
  “我正在着些书,”哈格力说着,从他的枕头下拉出一本大书,“从图书馆借来的——《娱乐,赢利之龙的饲养》。当然,这本书看起来很旧,但里面的内容很详细。如‘把蛋放在火里面’,‘叫它们的母亲在上面呼吸’,看看,‘当它们孵出来后,每半小时用一桶白兰地和着小鸡的血喂它。’看这儿——还教你怎样辨别不同的蛋——我得到的那只有‘挪威脊背’,他们是很稀有的,他们……”
  他看起来很是自得其乐,而荷术思则不然。
  “哈格力,你住在木屋里?”她说。
  但是哈格力没有听到她的话,他正高兴地哼唱着,向火炉里加煤炭。
  那么现在他们又有其他事要担心了:假如有人发现哈格力在木屋里藏着龙蛋会怎样呢?
  “真想知道平静的生活是怎样的。”罗恩叹着气说,他们晚晚都为功课忙着。
  荷米思现在又开始为他们制定复习时间表了,这简直把他们逼疯了。
  一天,海维在午饭时间送了一条纸条给哈利,是哈格力那里来的,上只写着:它快孵出来了。
  罗恩想绕过教室直接到小屋去,但荷米恩却不听他的,不让他去。
  “荷米恩,在我们一生中能有多少次可看见龙从蛋中孵出?”
  “我们有过教训,会有麻烦的。人们如果发现哈格力孵着龙蛋,我们做什么都无济于事了。”
  “住嘴!”哈利低声说。
  马尔夫就在几步之遥的不远处,他正停下来偷听。他听到了什么?哈利根本不喜欢他那副德性。
  在去教室的路上,罗恩和荷米恩一直争论着。最后,荷米恩同意他们两个在天亮之前跑到哈格力的住处去。当下课铃从城堡传来时,他们三个马上,快速冲到禁林的边缘。哈格力向他们打招呼,他看起来很激动很兴奋。
  “它就快出来了!”哈格力招呼着他们进屋。
  蛋正放在桌上,正面有一条深深的裂痕,有东西在里面蠕动,发出古怪的前答声。
  他们都把椅子搬到桌边,紧张地看着它。
  突然,蛋里面传出一阵零碎的嘈杂声,然后蛋壳裂了开来。小龙扑通一声落在桌子上。它不是很可爱。哈利觉得它像一把皱巴巴的黑伞。它弱小的翅膀跟它瘦削的身子比起来显得很大,它的鼻孔很大,额上有一对疙瘩似的角,眼睛鼓突突的,呈橙色的。
  它打着喷嚏,两柱火花从鼻孔飞出。
  “它很漂亮吗?”哈格力轻声说,伸出一只手来敲敲它的头。它则猛地咬住他的指头,露出毒牙。
  “它认得它的妈咪!”哈格力说。
  “哈格力,”荷米恩说,“‘挪威脊背’成长得有多快?”
  哈格力刚要回答,脸突然变了色——他跳了起来向窗边跑去。
  “怎么啦?”
  “有人正在窗外偷看——是个小孩——他跑回学校去了。”
  哈利猛奔到门外张望。虽然那人走远了,但哈利敢肯定他是谁。
  马尔夫看见龙了。
  在第二个星期,马尔夫脸上总是对他们不怀好意地笑着,哈利三人紧张得要命。
  他们一有空闲,便到哈格力的小屋里讨论。
  “让它走。”哈利极力主张,“放了它吧。”
  “我做不到。”哈格力说,“它太弱小了,它会死去的。”
  他们看着龙,在一星期内它的身了子就已长大了三倍。它的鼻孔不时地喷着烟雾。哈格力由于要照顾小龙。已无暇顾及猪禽看守的工作,他小屋的地板上堆满了空白兰地酒瓶和小鸡羽毛。
  “我决定把它叫做诺贝特,”哈格力说,眼睛迷滚地看着他的小龙,“它已经与我很熟了,看,诺贝特,诺贝特!妈咪在这儿。”
  “他疯了。”罗恩对着哈利耳语。
  “哈格力,”哈利大声喊,“两个星期后,它就长得跟你的木屋那样长了。到时马尔夫会去向丹伯多报密的。”
  哈格力极力咬了咬嘴唇。
  “我——我知道我不能永远拥有它,但我就是不能随便扔了它,我做不到。”
  哈利突然转身面对着罗恩。
  “查理。”他说。
  “你也走神了,”罗思说,“我是罗恩,记得吗?”
  “不——查理——你的兄弟查理,在罗马尼亚研究龙,我们可以把诺贝特送给他,查理会照顾好他的,以后让它回大自然去。”
  “太聪明了!”罗恩说,“怎么样,哈格力?”
  最后,哈格力同意他们送只猫头鹰给查理。
  接下来的那个礼拜的时间过得特别慢。星期三晚上,人们都上床睡觉了,哈利和罗思还在公共休息室坐着。墙上的钟敲了十二点。罗恩刚才披上哈利的隐形披风到哈格力的小木屋帮他喂小龙,那条小龙正在吃着死老鼠。
  “它咬了我!”他说着,举着他那只包在染血的手帕里的手,“我可能一个星期都不能拿羽毛笔了。我告诉你们,那条龙是我所见过最凶的动物。但看哈格力和它相处的样子,你会认为那是一只毛绒绒的温顺小白兔。当我被那家伙咬到时,他还责怪我说我惊动了它。我走时,他正在为它唱着摇篮曲。”
  这时,有人在敲着窗。
  “是海维!”哈利说,急忙让它进来。“它有查理的回复了。”
  他们三个人把头凑在一起,看着那张纸条:“亲爱的罗恩。”
  近来可好?谢谢你的来信。我很乐意照顾‘挪威脊背’,但要把它弄到这儿不太容易。我想最好的办法是托我的朋友带来,他们下个星期将要来看我。但麻烦的是,携带龙是非法的,千万不能被人发现。
  你们能将那条龙于星期六午夜放在最高的塔顶吗?我的朋友们将与你们碰头,他们将会趁着天黑把那条龙带走。
  请尽快给我答复。
  查理他们互相望了望。
  “我有隐形披风,”哈利说,“应该不会很难——披风可以把我们和诺贝特遮住。”
  罗恩和荷米恩同意哈利的意见,他们现在就要摆脱诺贝特和马尔夫了,上个星期的麻烦事也将到此结束。
  第二天早上,罗思被唤到的手比平常肿了两倍。他不知道去找波姆弗雷夫人人是否妥当——她会看出这是龙咬的吗?直到下午,他还是想不出好的办法,伤口已变成暗绿色。从伤口来看,诺贝特好像长有毒牙。
  傍晚,哈利和荷米恩冲到病房,看见罗恩正惊恐地躺在床上。
  “不仅是我的手,”他轻声说,“我全身的知觉好像都要消失了。
  马尔夫对波姆弗雷夫人人说要借我的一本书,而实际是来取笑我。
  他还不断地威胁说要告诉波姆弗雷夫人人是什么东西咬我——我告诉她这是狗咬伤的,但我想她是不会相信的——早知上次快迪斯比赛就不打马尔夫的头了,他一定是怀恨在心的。“哈利和荷米思试着让罗思安静下来。
  “到星期六午夜,把诺贝特送走便没事了。”荷米恩说,但这根本不能安慰他,相反地,他惊恐地坐直身子,直冒着汗。
  “星期六午夜!”他嘶哑着声说,“嗅,不——嗅,不——我刚想起来——查理的信夹在马尔夫惜去的书里面,他知道我们将送走诺贝特了。”
  哈利和荷米恩刚要再说些什么,这时波姆弗雷夫人人过来叫他们离去,说罗恩需要休息。
  “现在改变计划已经太迟了。”哈利对荷米思说,“我们没时间再送个猫头鹰过去给查理,这是我们唯一能摆脱诺贝特的方法,我们不得不冒险了,我们还有隐形披风,马尔夫不知道我们有这个宝物。”
  当他们去找哈格力时,发现弗兰在外坐着,尾巴上缠着绷带,哈格力只打开一个窗户跟他们讲话。
  “我不能让你们进来,”他喘息着,“诺贝特现在正处于狡猾的阶段——我真拿它没办法。”
  他们告诉他关于查理来信的事,他的眼睛满是泪水——是诺贝特在背后毫不留情地咬他的脚。
  “啊!好了,它只咬到我的鞋子——跟我玩玩而已——别忘了,它还是个小孩子。”
  那“小孩”用尾巴敲着墙,弄得窗户格格作响。哈利和荷米思回到城堡,觉得星期六来得太迟了。
  终于等到了星期六,哈格力就要和诺贝特分手了,哈利他们也为他感到难过。
  这天夜晚,天十分漆黑,天上布满了云。哈利他们由于要避开正在大堂打网球的皮维斯,迟了一点才赶到哈格力的小木屋。
  哈格力已经把诺贝特装在一个大木箱里。
  “在旅途上有老鼠和白兰地吃。”哈格力低沉地说,“我把它的玩具熊也放了进去——它在旅途中会寂寞的。”
  从大木箱里传来一声撕裂的声音,哈利觉得好像是玩具熊的头被撕了下来。
  “再见了,诺贝特,”哈格力呜咽着说,哈利和荷米恩把隐形披风玻到木箱上,同时他们自己也走到被风下。“蚂咪会记住你的。”
  哈格力说。
  他们不知当时是怎样把木箱运到城堡上的。当他们把木箱举上大堂的大理石石阶、沿着漆黑的走廊走时,已接近午夜了。步上一级楼梯、再一级——哈利抄了近路,好似也没把活儿弄得容易了些。
  “就快到了。”哈利喘着气,他们已到了顶塔下面的楼梯。
  突然,头顶的诺尔特猛烈动了一下,几乎使他们扔下木箱。他们吓了一跳,忘记了他们已经隐形了,忙缩到缩影里,正在这时,他们发现前面十英尺左右处有两个人扭在一起。一盏灯燃了起来。
  是麦康娜教授,穿着苏格兰佐子呢布晨衣,戴着发网,正在前面拧着马尔夫的耳朵。
  “拘留起来,”她大声喊道,“扣史林德林二十分,竟敢半夜还在闲逛……”
  “听我说,教授,哈利。波特待会要来,他带着条龙……”
  “什么,十足的废物!竟敢撒这样的谎!过来——我要你去见史纳皮教授……”
  此时,攀登那通到塔顶的陡峭盘旋的楼梯似乎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了。一到塔顶,他们便卸下被风,高兴地松了一口气。还跳起了吉格舞。
  “马尔夫被拘留了我要唱歌!”
  “不要。”哈利阻止她。
  他们在那儿等着,笑谈着马尔夫,诺贝特则在木箱里不安分地撞击着。大约过了十分钟,四支扫帚从黑暗中摔然降下。
  查理的朋友喜气洋洋的。他们拿出绑诺贝特的带子,准备在飞行时,把诺贝特固定在他们中间。哈利他们帮助着把木箱扣好。最后,哈利同他们握手致谢。
  诺贝特走了,消失了……
  他们从盘旋着的楼梯潜行着下来,觉得一身轻松。现在已送走了诺贝特——再也没有龙来烦了——马尔夫也被拘留了起来——还有什么能被坏他们的幸福的呢?
  答案很快就找到了。当他们走下楼梯,步进走廊,费驰突然从黑暗中冒了出来。
  “好啊!好啊!”他低声说,“你们有麻烦了。”
  他们把隐形披风留在墙塔顶了。
第十五章 禁忌的森林
  事情绝不会变得比现在更糟糕了!
  费驰把他们一直领到一楼的麦康娜的书房,然后他们几个坐在那儿,一言不发。
  荷米恩在发抖。借口,托辞,和漂亮的小谎言在哈利的脑中盘旋,但没有一样是有用的。他实在不知道这回他们又要如何摆脱困境了。现在已是走投无路了。他们怎么会愚蠢到忘记披上隐形披风呀!现在可好了,麦康娜教授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他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爬起床在学校里游荡的,更不用说他们还爬上了那座除了上课之外任何人都不准上去的最高的观星台。
  情况难道真的像哈利想的一样,不可能变得更糟糕了吗?他想错了。当麦康娜教授出现的时候,身后还跟着尼维尔。
  “哈利!”尼维尔大叫,同时他瞅见了另外的两个家伙。“我想尽办法要找到你并要告诉你,听说马尔夫,要把你抓起来,他说你有一只龙……”
  哈利猛地摇了摇头以制止尼维尔说下去,但麦康娜教授已听到了,现在她生气得好像诺贝特在喷火。
  “我绝不会相信你们会那样做的,费驰先生说你们爬上了天文台塔,而且是在凌晨一点钟的时候。你们自己来解释吧!”
  这可是第一次荷米恩回答不上老师的问题。她静静地凝望着老师的拖鞋,像一尊雕塑般动也不动。
  “我想我倒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麦康娜教授说,“其实那也不难想出来,你把那个有关龙的荒谬可笑的故事告诉了杰高。马尔夫,想把他从床上拉起来搞恶作剧。我已经捉到他了。我想你们一定认为很有趣,因为尼维尔也听到了那个故事并相信了它。”
  哈利努力地想捕住尼维尔的眼睛,偷偷对他说那并不是真相,因为尼维尔看起来是那样的震惊和伤心。可怜的、粗心的尼维尔——哈利知道他要在黑暗中找到他们并告诉他们,肯定已费了不少劲。
  “我失望透顶了!”麦康娜教授说。“四个学生在一夜里全爬起床!我还真的不曾听过这种事呢!你,格林佐小姐,我还以为你会守纪律一点的!对于你,波特先生,我想你应该会认为格林芬顿比这重要得多吧!你们三个都将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是的,还有你,兰博顿先生,你没有任何权利半夜三更的在校园里游荡,尤其是在这段日子里,是非常危险的——现在,格林芬顿队会被扣掉50分。”
  “50?”哈利倒抽一口凉气——那意味着他们将失去领先优势,那是他在上一次快迪斯比赛中赢回来的。
  “每人扣50。 ”麦康娜补充说,重重地喘息着。
  “教授——请你——”
  “你不可以——”
  “别告诉我我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波特。现在,所有人都给我回到床上去。我还没有为格林芬顿队的学生那样羞耻过!”
  150 分就这样丢掉了。那样会使格林芬顿队落到最后一位的。
  一夜间,他们失去了格林芬顿队曾有过的获得豪斯杯的一切优势。
  哈利好像感到自己的胃忽然没了底似的向下沉。他们怎样才可拿回这么多分?
  哈利一整夜都不曾睡着,他可以听见尼维尔埋头在枕头里呜咽了好像有好几个小时。哈利实在想不出要说些什么来安慰他了。他了解尼维尔,象他自己一样恐惧黎明的来临。如果格林芬顿队里的其他人也知道他们干了些什么的话,又会有什么发生呢?
  一开始,格林芬顿队的学生们经过那块记载着上一天的竞赛分数的大积分榜的时候,还以为它出错了:他们怎么可能忽然间比昨天少了整整150 分呢?接着这样的谣传就开始散布了:哈利。波特,出色的哈利。波特,他们两次的快迪斯比赛的英雄,把他们的分数全给丢掉了,这是他和另外几个愚蠢的一年级学生干的好事。
  哈利突然从全校最受欢迎和爱戴的人物一下子成为最讨厌的人。就连卫文卡罗队和海夫巴夫队也来攻击他了,因为本来每个人都希望看到格林芬顿队在这场比赛中打败的。无论哈利会到哪里,人们都会指指点点并且毫无顾忌地羞辱他,而史林德林队的人则每逢在他走过他们面前都会吹口哨并欢呼:“感谢波特,我们的大恩人!”
  只有罗恩还是站在他那边。
  “过得几个礼拜他们就会把这事忘得干干净净的。弗来德和乔治不也是从他们一来到这儿就不停地丢了许多分吗?可人们还是这样喜欢他们。”
  “他们可从来没有试过一次丢掉 150分,对吗?”哈利可怜巴巴的说。
  “嗯——没有。”罗恩承认。
  现在要弥补损失已是太迟了,但哈利还是暗自发誓从今以后绝不多管闲事了。
  他不应该这样四处游荡。第一次,他为自己而羞愧难当,于是他找到伍德并自动提出要退出快迪斯比赛。
  “退出?”伍德大叫,“那样会有帮助吗?如果我们连快迪斯比赛也赢不了,又怎么可能把分全拿回来呢?”
  但就连快迪斯也失去了它以往的乐趣了。队里的其他人在训练时谁也不跟哈利说话,即使不得不跟他谈话,他们也会喊他“伟大的搜索员”。
  荷米恩和尼维尔同样也在受苦。他们当然没有哈利那样艰辛,因为没有他那样有名。但是同样,没有人愿意跟他们说话。荷米恩不再积极地在班上引起别人的注意了,总是低着头,默默地苦干。
  哈利很高兴因为考试就快要来了。所以他不得不去温习功课,这样可以使他的心思暂时从困苦中解脱出来。他和罗恩、荷米恩三个把自己隔离开来,每天都学习到很晚,努力去记住那些复杂的药品的成份,不停地背下那些巫术和魔法的咒语,背下那些伟大的发明和魔鬼造反事件的日期。
  然而,就在考试即将来临的前一个礼拜,哈利那项新宣誓,不再多管闲事的决心却受到了考验。就在他从图书馆往回走的当儿,他听到有人在上面的课室低声谈话。走近一点,他听得出那是屈拉的声音。
  “不——不——请别再这样——”
  听起来好像有人在威胁他。哈利于是移近一点。
  “那——好吧——”他听到屈拉的嘴泣。
  过了一会,屈拉匆匆地从教室里走出来,一边整理着他的头巾。他看起来苍白极了,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他大踏步走远了,哈利认为他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自己,于是一等到屈拉的脚步声消失了,他马上溜进了教室,但里面是空的,只有另外一扇门是半开着的。哈利快要冲到它前面却忽然想起自己许下的不再管闲事的誓言。
  同时,他敢以十二块点金石为赌注,打赌刚刚从课室里出去的一定是史纳皮。
  哈利回到图书馆,荷米恩正在那里思考罗恩的天文学。哈利告诉了他们自己所听到的东西。
  “那就一定是史纳皮干的!”罗恩说,“如果屈拉告诉了他破解黑巫术防御法的法的话——”
  “幸好我们还有弗拉菲。”荷米思说。
  “也许史纳皮不用问哈格力,自己也能想办法通过他这关了,”
  望着周围成千上万的书,罗恩说:“我敢打赌这儿的某一角落定有一本书告诉你如何通过一只巨型的三头犬的办法。那么,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哈利?”
  跃跃欲试的光芒又在罗恩的眼中点燃了,但在哈利有机会回答之前,荷米恩先开腔了。
  “我们还是去找丹伯多吧,我们很久以前就该如此了。如果我们几个再自己行动的话,肯定会被掷出学校的。”
  “但是我们没有证据!”哈利说,“屈拉已经被吓得不敢再为我们作证了。而史纳皮只会说他不知道那只洞窟巨人是怎么会在万圣节出现的,还会说他根本就没上过三楼呢。你认为他们会相信谁,他还是我们?我们恨他已不是一个秘密了,丹伯多可能会认为我们故意这么做来把他赶出去的。费驰如果帮我们,就会证明自己是失职了,他对史纳皮又这么好,而且他一定会认为越多学生被扫出学校越好的。
  还有,不要忘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