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哈利·波特1-神秘的魔法石-第5部分

做到了。假如你有五个哥哥,你就不会得到新的玩意儿。比尔的旧袍子,查理的破魔棒和伯希的臭老鼠现在都变成我的了。”
  罗恩从夹克衣里掏出一只胖乎乎的,睡着了的灰鼠。
  “它叫斯卡伯斯,一天到晚就是睡,真是个没用的废物。伯希因为当上了班长而从爸爸那儿得到一只猫头鹰作为奖励,我买不起……我是说我只有斯卡伯斯。”
  罗恩耳尖发红,也许是因为觉得自己说多了,他又呆望着窗外。
  哈利觉得养不起猫头鹰也算不上是一种罪过。毕竟,一个月之前他仍是不名一文。他把过去那些诸如被迫要穿达德里的破衣服及从未收过一件像样的生日礼物这样的伤心往事都告诉了罗恩。这似乎让罗恩的心情好转了一些。
  “直到哈格力告诉我有关成为魔法师的事、我父母的情况以及福尔得摩特,我才知道这些。”
  罗恩屏住了呼吸。
  “怎么了?”哈利问。
  “你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罗恩又惊又喜,“我觉得你是所有人中最——”
  “说出他的名字并不是为了显示我很勇敢或者别的什么,”哈利说,“明白我的意思吗?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东西要学。”话中略带忧虑,“我猜我可能会是班里成绩最差的。”
  “不会的,那儿有很多马格人,他们都很棒哟。”
  列车此时已驶出了伦敦,正在牛羊成群的农田间的铁路上穿行着。他俩安静了下来,细看着窗外的田野。
  大约十二点半时,佣外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一位微笑时嘴角会泛起酒窝的售货员推开了包厢,对他们说道:“孩子们,想买些什么好吃的?”
  还没吃早餐的哈利高兴得跳了起来,但罗恩的双耳又红了起来,支支吾吾地说他带了三明治。
  在杜斯利家的时候,哈利没钱买糖果,可现在不同了,他口袋里的金银财宝足可以买到塞满整个包厢。他最喜欢吃的火星牌棒棒糖——可偏偏没得卖。售货小车里全是些多味豆、泡泡糖、巧克力青蛙糖、南瓜馅饼、大煎饼,棒冰之类的,还有些他从没见过的奇形怪状的食品。他付给售货员姨妈十一个镰刀银币和七个铜币,把各种食品都买了一点。
  罗恩见哈利买了这一大堆的食物,惊讶不已,“你一定很饿吧?”
  “饿极了!”哈利说着,在一个南瓜馅饼上咬下了一大块。
  罗恩拿出一个鼓鼓的小包打开来,原来里面有四块三明治。他用手撕开其中一块,说道:“她总忘记我不喜欢吃粗牛肉。”
  哈利拿起一块馅饼,说:“来吧,不如咱们换换。”
  “你不会喜欢吃的,你知道,要照顾五个孩子可不容易呀。”
  “别说了,吃个饼吧。”过去,哈利从来没有什么可以与人分享,或者说没人与他分享,对于他而言,与罗恩一同分享馅饼、蛋糕真是一件难得的赏心乐事啊。
  “这些是什么?”哈利拿起一包巧克力小青蛙问罗恩,“这些不是真的青蛙吧?”
  他觉得世上再没别的什么更能令他惊讶。
  “不是的。哎,快看看卡片上印的是什么,我想要阿里巴。”
  “什么?”
  “你还不知道吧,每个巧克力青蛙糖里面都有一张卡片,上面印有著名的魔法师的名字供孩子们收集。我已经集了五百多张,就差印有阿里巴和托来米的了。”
  哈利打开一个巧克力青蛙糖,从中取出一张卡片,卡上有一个人的画像。那人戴着一副半月形的眼镜,长着长长的鹰钩鼻子,银白的头发像流水一般,满脸大胡子,画像下还印着他的名字:艾伯斯。丹伯多。
  “那么,这人一定是丹伯多喽。”哈利说。
  “别告诉我你没听说过丹伯多这个人幄!”罗恩说,“嘿,能给我一只吗?说不定我会找到阿里巴。啊,谢谢——”
  哈利将手中的卡片翻转过来,发现上面印着:“艾伯斯。丹伯多,现任霍格瓦彻校长。当今许多伟大的魔法师都认为,于1945年击败神秘魔法师福尔得摩特、发现龙血的十二种妙用以及他的搭档尼古拉斯。费兰马尔对魔法研究的贡献等都是令他名声大噪的主因。丹怕多教授喜欢欣赏殿堂音乐和玩保龄球。”
  哈利又将卡片反过来,惊奇地发现丹伯多的头像竟然不见了。
  “他不见了!”
  “你总不能让他老呆在这儿吧,”罗恩说,“他得回去。噢,不是吧,又是摩根娜,我已经有六张了。嘿,你想要吗?你也可以收集嘛。”
  罗恩的双眼盯着那堆巧克力青蛙糖,期待着哈利早点打开它们。
  “喜欢的话,你自己拿。”哈利说,“可是在,呃,在马格的世界里,照片里的人全都是一直呆着不动的。”
  “是吗?你是说,他们完全不会动吗?”罗恩感到十分惊讶:“真奇怪!”
  当丹伯多头像重现在卡片上,并对哈利微笑时,哈利惊呆了。
  罗恩似乎已经沉浸于吃巧克力青蛙糖的快乐中而忘记了去看青蛙里的卡片,但哈利却被它们深深吸引住了。没过多久,他便拥有了丹伯多、摩根娜、亨吉斯。沃考夫特、阿贝里克。格鲁尼思、舍思、帕拉塞撒斯和穆林了。最终,他还是把兴趣从搔鼻子的克里奥娜的头像转移到吃多味豆上来了。
  “小心吃喔,”罗恩告诫哈利,“这可是名符其实的多味豆哟。
  知道吗,你可能会吃到像巧克力味、胡椒薄荷味、柠檬味等这些普遍口味,也有可能吃到像菠菜味、猪肝味、内脏味这样的怪味。乔治说他就曾吃过一种非常难吃的味道。“罗恩拿起一颗绿色的豆子,仔细地看看清楚,然后只咬了一小口。
  “哎呀——你瞧瞧,麦牙味的。”
  他俩吃多味豆吃得很开心,哈利吃到了烤面包味、椰子昧、烤豆味、草莓味、咖喱味、绿草味、咖啡味和抄丁鱼味的豆子,已经有足够的勇气去咀嚼多味豆了。
  他吃下一颗有趣的灰色胡椒味豆子,罗思之前甚至不敢碰那颗灰豆。
  窗外迅速飞逝的乡野风光,渐渐变得越来越荒凉。平整的田野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茂密的树林,境蜒的河流和深绿的山丘。
  这时,有人在敲门,那个哈利曾在九又四分之三车站见过的圆脸小男孩哭着走了进来。
  “对不起!”他抽泣着,“你们有没有见到一只癞蛤蟆?”
  看到哈利他们摇摇头,男孩哭嚎起来:“找不到了!它不喜欢我,不愿和我在一起!”
  “它会回去的。”哈利安慰他说。
  “也许吧,”男孩伤心地说,“如果你们看到它的话,请告诉我。”说完便走了。
  “真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难过,”罗恩说,“如果是我的话,也许早就丢了呢。
  噢,对了,我带着斯卡伯斯呢,还是少说为妙吧。“
  那只懒老鼠还在罗恩的脚上呼呼大睡呢。
  “如果你不了解它的话,还会以为它已经死了呢。”罗恩不屑地说,“我昨天想把它变成黄|色,使它看起来更有趣,但魔法没有成功。我试给你看看……”
  他在皮箱里翻了半天,然后拔出一根蝴蝶状的魔杖,它的末端还闪烁着白光。
  “独角兽已经长出了毛——”
  罗恩念着咒语,举起魔杖,正要施魔法,这时厢门打开了,丢了癞蛤模的男孩这次带着个穿着崭新的霍格瓦彻魔法袍的女孩子回来了。
  “有谁见到一只癞蛤蟆吗?尼维尔的那只不见了。”她说起话来像是在发号施令,她那一头毛茸茸的棕发和宽大的门牙很不讨人喜欢。
  “我们说过没见到。”罗恩说。但那女孩似乎并没有听见,因为她正盯着罗恩手上的魔杖看。
  “哦,你在变魔术吗?那就让我们开开眼界吧。”
  她一屁股坐了下来,罗恩看起来像被吓了一跳。
  “呃……好吧!”罗恩清了清嗓门。
  “天灵灵,地灵灵,将这又笨又胖的大耗子变一变,黄|色就行。”
  他摇摇魔杖,但没有任何变化。斯卡伯斯仍是灰色的,依然熟睡着。
  “你肯定是这条咒语吗?”女孩说,“好像不大灵验哟。我也试过几条咒语,全都很有效幄。我家人没有一个是魔法师,所以当我接到录取通知的时候非常惊讶,当然,我也很开心,因为那儿是学习魔法的最好的学校。我已经将所有的教材内容都牢记于心,希望够用吧。对了,我叫荷米恩。格林佐,你们呢?”
  她说话就像连珠炮一样快。
  哈利看看罗恩,从他那惊讶的神情看出他和自己一样还没有熟记教材内容。
  “我是罗恩。威斯里。”罗恩嘟哝着。
  “我是哈利。波特。”
  “真的吗?”荷米思惊奇地说,“我知道很多有关你的事。我有一本介绍你的背景资料的课外书。而且你可是《现代魔法师》和《二十世纪神秘艺术兴衰及魔法大事记》里的名人呀。”“是吗?”哈利感到莫明其妙。
  “天哪,你自己还不知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会把事情弄得清清楚楚。”
  荷米恩说,“知道你们会被分到哪一个学院吗?我到处打听,希望能被分到格林芬顿,人人都说那里最好,而且我听说丹伯多本人也是从那里出身的。不过,卫文卡罗也不错……好了,我们得去找尼维尔的癫蛤蟆。你们两个也快换衣服,我想我们就快到了。”
  说完,她带着小男孩走了。
  “无论我分到哪儿都好,千万别让我和她分到一起。”罗恩边说边把魔杖扔回皮箱里,“该死的魔法,一定是乔治故意捉弄我。”
  “你兄弟们会分到哪里?”
  “格林芬顿。”罗恩说,似乎又笼罩在忧郁中,“爸妈也是念这个学院的,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在乎我分到哪里。我觉得卫文卡罗也不错,但恐怕他们会让我到史林德林。”
  “那不正是‘那个人’念的学院吗?”
  “是啊。”罗恩瘫痪在座位上,十分沮丧。
  “你看,我觉得斯卡伯斯胡须尖的颜色好像变谈了些,”哈利想把罗恩的注意力从学院问题上转移开,“你那两个已经毕业的大哥现在在干什么呢?”
  他很想知道魔法师从学校毕业后能做些什么。
  “查理在罗马尼亚研究龙,比尔在非洲为格林高斯办事。”罗恩说,“你听说过格林高斯吗?《先知日报》上有详细介绍。不过,你和马格人住在一起是看不到的——有人想打劫一家高度设防的保险库。”
  “是真的吗?后来呢?”
  “什么都没发现,因此这事成为头条新闻,这伙人至今仍遥逍法外。我爸说一定有一个法力高强的邪恶魔法师在为格林高斯效力。但他们认为他们什么都没有取走,这便是问题所在。因为发生类似事件的时候,人们会十分害怕,担心是‘那个人’在幕后操纵。”
  哈利心中琢磨着整件事,每当提及‘那个人’,他都感到一种恐惧。他想这也许是进入魔法世界的必经阶段,但过去那种提及“福尔得摩特”这个名字时无需害怕的感觉还是舒服多了。
  “你的快迪斯队是什么?”罗恩问。
  “呃,我不知道。”
  “什么?!”罗恩目瞪口呆,“这可是最好玩的游戏呀。”于是,他便开始讲解游戏的四个用球和七个参与游戏者所站的位置,讲述他和哥哥们一起观看过的著名的比赛和他如果有钱一定会买的飞行扫帚的型号。当他正准备向哈利解释一下游戏的细则的时候,包厢房门又开了,这回不是尼维尔和荷米思了。
  三个男孩走了进来。哈利一眼就认出了当中的一个:他是马金夫人长袍店里那个脸色苍白的男孩。他比在戴阿官道那时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哈利。
  “整个列车的人都说哈利。波特在这个包厢里,是真的吗?那么,你就是哈利吧?”
  “是的。”哈利打量着另外两个孩子,他俩长得又矮又壮,看上去十分粗鲁。
  他俩一左一右站着,很像是灰脸孩子的两名保镖。
  “噢,他是克来伯,他是高尔。”灰男孩心不在焉地介绍,“我叫马尔夫,杰高。马尔夫。”
  罗恩轻轻咳了一声,也许是在暗地里偷笑吧。杰高。马尔夫看着他。
  “你觉得我的名字很好笑,对吧?不用问,我也知道你是谁。
  我爸告诉过我,威斯里家族的人都是红头发、满脸雀班,而且还有多得养不起的孩子。“他又转向哈利。
  “波特,你很快就会发现魔法世家里也有好坏之分,相信你也不想误交损友吧,我在这方面可以帮你。”
  他伸出手来想与哈利握手,但被拒绝了。
  “我自己能分辨是非,谢谢你的好意。”哈利冷冷地说。
  杰高。马尔夫那苍白的脸并没有刷地一下红起来,而只是在两颊上显出一层淡淡的粉红色。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会多加小心,波特。”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要是不对我礼貌点的话,你一定会重蹈你父母的覆辙。他们和你一样不知好歹。你老是跟威斯里家族和哈格力这样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是想感化他们吧。”
  哈利和罗恩都站了起来,罗恩的脸就像他的头发一样红。
  “有种的你就再说一遍。”罗恩愤怒极了。
  “哦,你还想和我们打架?”马尔夫一阵冷笑。
  “你们现在不出去的话,我们就不客气了。”哈利似乎比刚才更勇敢了,虽然克来伯和高尔要比他和罗恩都强壮得多。
  “兄弟们,我们还不想走,对吧?我们虽有自己的食物,但看来他们还剩不少嘛。”
  高尔伸手去拿罗恩身边的巧克力青蛙糖——罗恩一跃向前,但还没打到高尔,高尔已经发出一声惨叫。
  胖老鼠斯卡伯斯咬住了他的手指,尖利的鼠牙深深地插进了他的指关节里。看着高尔尽力想把斯卡伯斯甩掉,听着他因痛苦而发出的尖叫,克来伯和马尔夫被吓退了好几步。当斯卡伯斯最后还是被甩出来,撞到窗户上的时候,他们三人拔腿就跑了。也许因为他们以为糖果里还藏着不少老鼠,也许因为他们听见了脚步声,总之,他们是落荒而逃。不一会儿,荷米恩。格林位便走了进来。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7 ‘她看到罗恩正从地上拉起斯卡伯斯,糖果撒了一地,不禁地问。
  “我看它可能是晕过去了,”罗恩对哈利说,不过当他仔细检查了斯卡伯斯之后,却说:“真不敢相信,它居然又睡着了。”
  一点都没错,它确实又进入了梦乡。
  “你之前见过马尔夫呀?”
  哈利讲述了他俩在戴阿宫道的遭遇。
  “我听说过有关他一家人的事,”罗恩说,“‘那个人’失踪后,他们是第一批回归正义阵营的家族。他们自称曾被人催眠过。我爸不相信他们的话,认为马尔夫的父母无需任何理由就可以重返黑暗势力。”他转而对荷米恩说:“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你们得快点收拾一下,换上长袍。我刚去车头问了一下,司机说我们很快就到了。你们刚刚和别人打架了,是吗?我们还没到站你们俩就闯了祸。”
  “斯卡伯斯和别人打架罢了,又不是我们,”罗恩皱着眉对她说,“我们换衣服的时候,你能否回避一下?”
  “好。我到这儿来只不过是因为我觉得外面那些在走廊上追来打去的太幼稚了而已。”荷米恩不屑地说,“嘿,你鼻子上有灰尘,很难看,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吗?”
  她离开时,罗恩一直瞪着她。哈利往窗外一瞥,才发觉夜幕已经开始降临了。
  在深紫色的天空下,仍旧依稀可见绵延的群山和茂密的树林,而火车似乎也开始减速了。
  哈利和罗恩脱去夹克衫,换上他们的黑长袍,罗恩的长袍似乎不太合身,短了一点,因为它已经遮不住罗思所穿的运动鞋了。
  一个声音在车厢里回荡,“我们五分钟后即可抵达霍格瓦彻。
  各位请将行李留在车厢内,会有专人将各位的行李分批送往学校的。
  哈利的肚子紧张得直晃荡,而他看见罗恩那长满雀斑的脸变得苍白。他们连忙将剩下的糖果全都塞进鼓鼓的口袋里,然后一起挤进了车厢走廊上的人群中。
  列车缓缓地停了下来。人们拥挤向前,好不容易才挤出车门,来到一个又黑又小的站台上。寒风凛冽,哈利不禁浑身打颤。这时,只见一盏昏暗的灯在学生们的头顶上上下下跳动,左右摇摆。
  哈利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喊:“一年级新生都到这边来!嘿!
  哈利,你还好吧?“
  哈格力那毛茸茸的大脸在人海中闪现出来。
  “来呀,跟我来——还有一年级新生吗?走路小心啊,新生跟我走!”
  新生们跌跌撞撞地跟着哈格力沿着一条又窄又陡的小路往下走。哈利见道路两边都很黑,心里推测两旁一定都是浓密的树林。
  几乎没人出声,只有那个不见了癞蛤蟆的尼维尔一路上气喘吁吁。
  “马上你们就可以生平以来第一次见到霍格瓦彻了。”哈格力大声地说,“转过这个弯就到了!”
  人群中传来一阵响亮的“哗”的赞叹。
  狭长的小路豁然开朗,进入眼帘的是一个黑色的大湖。一个建有许多角楼和高塔的巨大的城堡座落在两座峻岭之间,窗户的玻璃在满天的星空下耀耀生辉。
  “一只船只能坐四个人。”哈格力指着泊在岸边的一列小船说道。哈利、罗恩、尼维尔和荷米恩坐上了同一只船。
  “是不是全都上了船?”一人独坐一只船的哈格力喊道:“那好,咱们出发!”
  一字排开的船队同时启程,仿佛是一起在水平如镜的湖面滑行。所有的孩子都默不作声,抬头仰望着那宏伟的古堡。当船队越来越接近古堡所在的峭壁时,孩子们感觉古堡仿佛就屹立在自己的头顶上一样。
  “低下头!”当船来到峭壁边缘的时候,哈格力大声喊道。孩子们都非常听话地照着命令做。小船载着他们穿越了峭壁表面上面遮住人口的一层长青藤幕帘,沿着一条穿行于古堡正下方的黑色水道前进。良久,他们才抵达一个地下港。在那里,他们下了船,便沿着满是岩石和鹅卵石的山路向上攀爬。
  “嘿,那个孩子!这是你的癞蛤蟆吗?”正在检查船只的哈格力发现了失踪多时的癞蛤蟆。“谢天谢地!”尼维尔高兴得高举双手,活蹦乱跳。孩子们在哈格力的灯光引导下,继续沿着岸石间的一条通道向上攀登,最后终于来到了古堡阴影下一块潮湿而平整的草地。
  他们走上一段石梯,聚集在古堡巨大的橡木正门前。
  “人都到齐了吗?嘿,小伙子,你们癞蛤蟆还在吗?”
  哈格力举起他那巨大的拳头用力在大门上敲了三下。
第七章 分类物
  大门立刻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个身着翡翠绿长袍的黑头发的高个子女魔法师。
  她的表情是那样地严肃,不禁使哈利感到要通过她的课可能很难。
  “麦康娜教授,一年级新生都在这儿了。”哈格力报告说。
  “谢谢你,哈格力,我会带他们进去的。”
  她把大门完全推开。里面的入口大厅大得惊人,甚至可以装下杜斯利家的整幢房子。火把将石墙照得通明,房顶高得难以想象,正面美丽的大理石楼梯通往楼上。
  孩子们跟着麦康娜教授走过一段插满彩旗的地板。哈利可以听到从右边入口传来成百上千个喧闹的声音——学校的其他学生也已经到了。——但麦康娜教授却把新生都带到远离大厅的一间小空房子里。他们全都挤了进来,站得密密麻麻,紧张地四处张望。
  “欢迎你们到霍格瓦彻来。”麦康娜教授高声说道,“开学晚宴很快就要开始了。但在此之前,你们先会被分配到各自的学院,分配仪式十分重要,因为既然你们到这儿来了,你们的学院就是你们在霍格瓦彻的家。你们要跟学院里的其他同学一起上课、一起居住、一起游戏。”
  “这四所学院分别叫做格林芬顿、海夫巴夫、卫文卡罗和史林德林。每所学院都有它光荣而悠久的历史,都曾培养出才华横溢的魔法师。你们在霍格瓦彻期间,如果遵守纪律就会给你们加分,如果违反规矩就会被扣分。每年年底,得分最高的那所学院里的孩子就会被授予一项无上的荣誉——”豪斯杯“。我希望你们都能为自己的学院争光。
  “分配仪式几分钟后就会在全校师生面前开始,我建议你们利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些。”
  她的目光在尼维尔那固定于左耳下方的帽绳和罗恩那脏脏的鼻子上停留了好一会儿。哈利见状,连忙摸了模自己的头发,想把它弄平整些。
  “我们准备好了就会来叫你们,你们先在这里安静地等会儿吧。”
  她终于离开了那间小房间,哈利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他们根据什么标准将我们分配到不同的学院呢?”他问罗恩。
  “可能是通过考试吧。弗来德曾说分配时会很痛,不过我想他只是在开玩笑罢了。”
  哈利的心情顿时沉重了下来。考试?还要在全校师生面前?但他现在甚至连最简单的魔法都还不会呀,他该怎么办呢?刚到这儿的时候他可从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焦急地四周张望了一下,发现其他人也像他一样害怕极了。人群中只有荷米恩。格林佐在七嘴八舌地小声向旁边的人罗列她所会的魔法,还说不知道哪些能派上用场。哈利真想塞住自己的耳朵,他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即使是那次不明不白地将老师的假发变蓝后拿着学校的告状信回杜斯利家里,也没有现在这么紧张。那个麦康娜教授随时都会回来把他带到决定他命运的地方。
  他身后有几个人突然尖叫了起来,把他吓得蹦起一尺米高。
  “你们搞什么——?”
  哈利屏住了呼吸,他身边的人也都同样如此。大约二十个鬼魂从后面穿墙而入。
  他们都像珍珠一样白,而且还是半透明的。他们一边说一边在房间里飘过,对这群新生不屑一顾,他们像是正在争论着什么。其中一个矮胖小和尚模样的说:“原谅他吧,忘记整件事吧。我觉得我们该再给他一次机会——”
  “我亲爱的费艾尔先生,我们已经给了皮维斯够多的机会了。
  他让我们这些鬼都蒙上了恶名,真不是个好东西——嘿,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说话的是一个戴着花圈、穿着裤袜的鬼魂。她突然发现了身下的这群孩子。
  没人敢回答。
  “是些新生!”胖子费艾尔边笑边对他们说,“是快分配住处了吧?”
  一些孩子静静地点了点头。
  “祝你分到海夫巴夫,”费艾尔叫道,“你知道吗,我就是从那儿毕业的。”
  “现在向前走,”一个女高音喊道,“分配仪式要开始了。”
  麦康娜教授回来了,鬼魂们一个接一个地又穿过对面墙壁离开了。
  “站成一队,”麦康娜教授告诉新生们,“现在跟我走!”
  哈利感到自己的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十分奇怪。他排在一个沙土色头发男孩子的后面,罗恩紧跟着他。他们这一队人重新穿越大厅,走进一扇对开的大门,进入到了大会堂。
  哈利从未见过有哪个地方如此奇怪且辉煌。其他高年级的学生都坐在四张长桌子前,他们头顶上方竟有数以千计的蜡烛在半空中飘浮,将整个大会堂照得灯火通明。桌上摆满了闪闪发光的金制的碟子和高脚杯。大会正前面的台上还有另一张长桌子,老师们都坐在那里。麦康娜教授将新生们领上高台,叫他们面向师兄,背对老师,一字排开地站好。那千百张注视着他们的脸就好像闪耀的烛光中苍白的小灯笼。
  分散在学生中的鬼魂将原本模糊的银器变得闪亮。为了避开台下的目光,哈利抬头仰望,恰巧看见点缀着星星的天鹅绒般美丽的黑色天花板。他听见荷米恩在他耳边低语:“有人曾对它施了魔法,使它看上去更像外面的星空。这是我在《霍格瓦彻故事》中得知的。”
  真难以想象其实大会堂并不是露天的,堂顶上还有一层天花板。
  当麦康娜教授静静地将一个四脚凳摆在新生们的面前时,哈利赶忙又平视前方。
  教授在那四脚凳上放上一顶尖尖的魔法师的帽子。这顶帽子又破又旧又脏。帕尤妮亚姨妈是绝对不会让这顶帽子进入她的家门的。
  “也许是要从里面变只兔子或者什么吧,”哈利正在胡乱猜测,发现大会堂里的每个人都盯着那帽子看,他也很想看个究竟。一片死寂。突然,帽子一阵抽动,在它边缘的地方裂开了一道像人的嘴巴一样的缝。接着,帽子竟开始唱起来:“唤,也许你认为我并不美丽,但不要只信任你的眼睛,如果你能找到一顶帽子比我更聪明,你把我怎样都行。
  你的圆顶礼帽黑且亮,你的高顶礼帽滑且高,因为我是霍格瓦彻分配帽,所以它们都没我好。
  你脑子里想什么我最清楚,所以把我戴上,你该到哪儿就很清楚。
  你也许该去格林芬顿,那里的勇士特别多,勇气、精神和扭力,无惧挑战与风波;要是你住在海夫巴夫,那里忠诚、正直又杰出,人们耐心又诚恳,无惧工作的劳苦;如果你住卫文卡罗,那可实在真是好,学者、智者一大堆,其他地方不易找;或者住在交林德林,你会找到朋友与真情,那里的居民有本领,那里的美景很吸引。
  来戴上我,千万别胆颤又心惊!
  有我保护安全得很,因为我思想之帽并不蠢。“当帽子表演完他精彩的歌唱,整个会堂报以热烈的掌声。它对着四张坐满学生的桌子各鞠了一个躬,然后又变得纹丝不动了。
  “看来我们只需戴一戴那顶帽子就行了。”罗恩低声对哈利说,“该死的弗来德,他才要去和巨人摔跤呢。”
  哈利暗自窃笑。确实,戴帽子可比变魔法容易多了,不过他还是觉得台下没有观众就更好了。帽子似乎要问不少问题,而哈利也从不觉得自己很勇敢或是很聪明。
  但愿帽子能对身体不适的人网开一面,直接告知结果了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一定能成为幸运儿。
  麦康娜教授走上前来,手中握着一长卷羊皮纸。
  “当我念到你的名字,就请你戴上这顶帽子坐在凳子上等待分配。”她说道:“哈纳。阿波特!”
  一个粉红脸色、满头金发的小女孩从队伍中走了出来,戴上大得连她的眼睛都遮住的帽子后,静静地坐下。一会儿之后,——“海夫巴夫!”帽子大喊道。
  来自海夫巴夫的学生坐在最右边。当哈纳走下来与他们坐在一起时,他们个个鼓掌欢呼。哈利还看见那个叫费艾尔的胖鬼还在兴高彩烈地向她挥手呢。
  “苏珊。巴恩斯!”
  “海夫巴夫!”帽子喊。苏珊便走下来坐到哈纳身边。
  “泰利。布特!”
  “卫文卡罗!”
  这回轮到左手边第二张桌子鼓掌了。几个住在卫文卡罗的学生还主动和泰利握手呢。
  曼迪。布鲁克兰赫斯特也将分到卫文卡罗;莱文特。布朗则成为第一个加入格林芬顿的新生,最左边的那一桌顿时欢声雀起,罗恩那两个孪生哥哥也跟在起哄。
  米利森。布斯特洛加入了史林德林。由于听说了许多关于史林德林的传闻,也许是出于偏见吧,哈利总觉得史林德林并不受人欢迎。
  他开始感到不安了,他想起过去在学校里上体育课,组队比赛时,他总是最后一个被选择的。这并非因为他技术差,而是因为其他同学都不想让达德里觉得他们喜欢他。
  “扎斯汀。芬奇。弗莱切尼!”
  “海夫巴夫!”
  哈利注意到有时候帽子马上就喊出了其中一所学院的名字,而有时候它又得花上一点时间才能下决定。谢默斯。范尼更,那个排在哈利前面的头发与沙子同一颜色的男孩子坐在登子上都快一分钟了,帽子才宣布他去了格林芬顿。
  “荷米恩。格林位!”
  荷米恩跑上前去,套上帽子,便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格林芬顿!”帽子喊道。罗恩顿时十分沮丧。
  一个可怕的念头闪现地哈利的脑海中:如果没被分配会怎么样?如果他戴着帽子呆呆地在凳子上坐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去哪儿,麦康娜教授会不会认为他根本不属于这里面硬要把他送回去呢?
  当点到尼维尔。兰博顿,那个曾经丢失癞蛤蟆的男孩的名字时,他跑上前时还摔了一跤。帽子花了很长时间才作出决定,当它终于宣布是格林芬顿的时候,尼维尔连帽子都不忘得脱便往下跑,所以在众人的哄笑声中被拉了回来,才把帽子传给了莫拉格。麦卡多高尔。
  马尔夫大摇大摆地走上前,并马上实现了心愿:帽子刚碰到他的头发便大声宣布“史林德林!”
  马尔夫走到他的两个朋友克来伯和高尔那里,看起来十分高兴。
  现在,台上的新生已所剩无几了。
  “门思”……“诺特”……“帕金斯”…然后是一对孪生姐妹,……然后中沙莉安。帕克斯,然后,最后——“哈利。波特!”
  哈利走上前,但台下的说话声就像开了锅一样。
  “她刚才是说波特吗?”
  “那个哈利。波特?”
  双眼被帽子遮住机线前,哈利看见台下的人都伸长了脖子想看清楚他。接着,他所能看见的是帽子里的漆黑一片。他耐心地等待着。
  “嗯……”耳边一个很小的声音在说话,“看来很难决定哟。你很勇敢,也是个好人,很有才华,噢,天啊,是的——渴望证明自己的价值,真有意思……那么,我该把你分到哪儿呢?”
  哈利紧握住凳子边缘,心里想,“千万不要是史林德林,我不去史林德林。”
  “啊?不去史林德林?”那个声音说,“你肯定?你也许能成为伟大的魔法师,你拥有别人没有的天份,史林德林能够助你成功的。你不想改变主意吗?不?那么,如果你已经下定决心,就去格林芬顿吧!”
  哈利听见帽子向全场宣布自己去格林芬顿后,脱下帽子,战战兢兢地走向格林芬顿那桌学生。没被分配到史林德林,他感到如释重负,因此没有留意到欢呼声比刚才任何一次都要响亮。班长伯希站起来,用力地和他握手。威斯里双胞胎高呼:“波特!波特!”哈利在他曾见过的戴着花环的鬼魂对面坐了下来。鬼魂拍了拍哈利的左臂,令哈利感到自己的左手像是刚被浸入一桶冰水中一样恐惧。
  他现在可以清楚地看到高台上的桌子了。坐在靠近他那端的最边上的哈格力对着他竖起大拇指。在桌子的正中央,有一张很大的金子制的椅子,艾伯斯。丹伯多坐在那里。哈利一下就认出了他,因为在哈利坐火车来途中,他就曾出现在那张从巧克力青蛙糖中取出来的卡片上。丹伯多的银白头发是整个大会堂里唯一能与鬼魂一样闪闪发亮的东西了,哈利还发现屈拉教授,他就是那个从漏锅酒吧来的年青人。
  他头戴一顶很大的紫色无边帽,看起来与众不同。
  现在只剩下三个人还没分配了。莉沙。特萍去了卫文卡罗。轮到罗恩选择了,他的眼睛已经是灰绿色的了。“格林芬顿!”帽子喊,罗恩走下来,瘫坐在哈利身边的椅子上。哈利和其他人都为罗恩拼命拍手祝贺。“干得好,罗恩,太棒了!”
  伯希。威斯里越过哈利,表情十分夸张地对罗恩说。这时,最后一位,布雷斯。扎毕尼选择了史林德林。麦康娜教授卷起羊皮纸,带着分类之帽走了。
  哈利低头看看面前空空如也的金盘子,才觉得自己已经饿极了。吃南瓜馅饼好像已是陈年往事了。
  艾伯斯。丹伯多站起来,注视着台下的学生,张开双臂,仿佛在说没有什么能比见到他所有的学生济济一堂更高兴的了。
  “欢迎你们!”他说,“欢迎来到霍格瓦彻!欢迎新学年的到来!
  在开始晚宴之前,我想先说几句。我想说的就是:笨蛋!痛哭!剩饭!“”谢谢!“
  他坐下了。每个人都鼓掌欢呼。只有哈利觉得哭笑不得。
  “他是不是有点神经病?”哈利不由得问伯希。
  “神经病?”伯希得意地说,“他可是个天才!他是世上最好的魔法师!不过,他的脑袋确实有点问题。吃西红柿吗,哈利?”
  哈利的嘴张得好大——在他面前的盘碟子里堆满了食物。他从未见过那么多他爱吃的东西同时出现在桌子上:烤牛肉、烤鸡、猪肉、羊肉、香肠、烟肉和牛排,还有煮西红柿、烤番薯、薯条、约克郡市丁、雪梨、胡萝卜浓肉场,番茄酱,还有薄荷味的硬糖。
  杜斯利家族虽从没让哈利挨饿,但他也很少有机会随心所欲地吃上一顿。就算是哈利喜欢吃他们自己讨厌的东西,达德里也总是拿走,不让哈利吃。哈利每样食物都盛了一点就已经堆满一盘子了,当然,他没有要他不喜欢的薄荷糖。之后,他狠吞虎咽起来。
  真是好美味了。
  “看起来真好吃。”对面的鬼魂看着哈利在切牛排,伤心地说。
  “你要不要也来吃点——”
  “我已经有四百年没吃过东西了,”鬼魂说,“当然,我不需要进食,但我仍很怀念那些美味佳肴。我还没介绍自己吧?尼古拉斯。德。米姆西。波平顿爵士,愿为你服务。我是住在格林芬顿高塔上的鬼魂。”
  “我听说过你!”罗恩突然说,“我哥告诉过我有关你的事——你就是无头尼克嘛。”
  “我希望你还是叫我尼古拉斯。德。米姆西。波平顿爵士好一点。”
  鬼魂开始哭泣了。这时,沙土色头发的谢默斯。范尼更却来插话:“无头?你怎么样能做到无头状态呢?”
  尼古拉斯爵士十分愤怒,这段谈话显然不是他所期望的。
  “就像这样。”他恶狠狠地说,边说边抓住左耳用力一扯,整个脑袋就从脖子上被拉了下来,倒靠在他的肩膀上。他的头和脖子好像是用拉链连接着一样。显然,曾有人想将他斩首,不过似乎手法不够高明。看到旁人目瞪口呆的神情,无头尼克得意洋洋地将脑袋放回原处,咳了一下,然后说,“好了,——格林芬顿的新朋友,希望你们能帮助我们赢回失落的冠军奖怀。格林芬顿从未试过那么久都与冠军无缘了,史林德林人已经连续六年夺冠了!吸血鬼巴伦已经变得不可一世了——因为他是史林德林的鬼魂。”
  哈利朝史林德林那边望去,看见一个恐怖的鬼魂正坐在那里。
  他那全白的双眼,削瘦的面部和沾满血液的银白色长袍令人不寒而栗,他就坐在显然不太满意座位安排的马尔夫身边。
  “他长袍上的血是怎么来的?”谢默斯饶有兴趣地问。
  “我从没问过他。”无头尼克说。
  每个人都吃完饭后,残羹剩菜都自动从盘子里消失了,盘子又变得像开始时那样光彩夺目,过了一会儿,甜品出现了。你所能想到的各种口味的大块大块的雪糕、苹果馅饼、蜜糖果饼、巧克力棒糕、果酱油炸饼、草莓、咖胆、米饭布丁……应有尽有。
  哈利拿起一块蜜糖果饼正吃着的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