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哈利·波特1-神秘的魔法石-第7部分

!”
  “哦?是吗?”马尔夫勉强笑了笑,他看来似乎有点慌了。
  不知怎的,哈利突然十分清楚应该怎么去控制扫帚。他双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扫帚,往上轻轻一提,扫帚就像一枚出膛的火箭炮般带着他直奔马尔夫。马尔夫差点儿就给撞上了,幸亏他避得快。
  哈利呼地在半空中来了一个漂亮的转弯,而里坐得稳稳地,一点慌乱都没有。
  一些同学更在地上大声地拍起掌来。
  “在这儿,你的那两个猪朋狗友克朱伯和高尔可帮不了你啦,马尔夫!”哈利高兴地叫。
  想到这一点,马尔夫也有点慌了。
  “那么,希望你能接住它!哈哈!”马尔夫大叫一声,把那只玻璃球往空中一扔就赶紧飞回地面。
  哈利看得一清二楚,那只玻璃球先是往上弹,接着就往下面掉。他抓住扫帚,调头往下直奔玻璃球而去——他这一扑的速度可真快,一秒钟之后就差不多追上那只球了。耳边风声和大家的惊叫声混杂在一起。这时,他伸出右手——在离地还有一英尺的地方,哈利抓住了它!而且还刚好来得及调整他的扫帚的方向!哈利紧紧地握住记忆球,轻轻地从扫帚上跳了下来,稳稳地站在草地上。
  “哈利。波特!”
  哈利的心猛地往下一沉。麦康娜教授直往他们这边走过来。她走得很快,说:“你们……你们……”
  麦康娜教授气得快说不出话了,她鼻梁上的眼镜似乎都在颤抖:“……你居然敢……这会摔断你的脖子……”
  “这不是哈利的错,教授……”
  “帕提,别吵!”
  “可是,马尔夫他……”
  “够了,威斯里,我不要再听了。波特,马上跟我走!”
  临走前,哈利瞪了马尔夫一眼,他的两个跟班克来估和高尔正得意洋洋地冲他扮鬼脸。麦康娜教授开始往城堡那边走过去,哈利机械地拖着腿跟在后边。完了,肯定要被开除了!哈利绝望地想。
  他想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辨护几句,可是喉咙里好像堵住了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麦康娜教授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看都不看哈利一眼。哈利必须小跑着才能跟上她。唉,现在自己可闯了大祸了,到这儿来学习可还不够两个星期呢!看来十分钟之后,他就得收拾东西走人了。当达德里看到自己出现在家门前时,会怎么说他呢?
  走上前面的台阶,再走上里面的大理石楼梯,麦康娜还是一言不发。她大力地推开每一扇门,快步穿过走廊,哈利可怜巴巴地拼命跟着。可能她要把他带到丹怕多校长里去。哈利开始想到哈格力,他不正是被开除了的吗?现在他只能呆在禁林边上当个狩猎场的管理员。也许自己还会被允许呆在这儿当哈格力的助手吧?想到这个悲惨的命运,哈利的胃都翻腾起来了。到那时候,罗恩和其他同学会成为巫师,而他,哈利。波特,只能在禁林边上扛着哈格力的大背包踟躅而行,像个小老头儿。
  麦康娜教授在一间教室外停下来了,她推开门,伸了个头进去:“不好意思,费立维克教授,打扰你一下,能不能让伍德出来一会儿?”
  “木头?(英文中”伍德“与”木头“拼写与发音相同)”哈利有点摸不着头脑。难道麦康娜教授打算用木棒来打他一顿吗?
  伍德其实是一个人的名字,那是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身体长得相当结实。他从费立维克教授的课室里走了出来,看他一脸迷惑,似乎也不知道麦康娜教授要做什么。
  “你们两个跟我来。”麦康娜教授说,他们一路走过走廊,伍德好奇地看了哈利好久。
  “在这儿。”
  麦康娜教授领着两人走进一间教室。教室里空荡荡的,只有喧哗鬼皮维斯正忙着在黑板上乱涂乱划。
  “皮维斯,你给我出去!”麦康娜教授喝道。皮维斯用力把粉笔往粉笔盒里一扔,骂骂咧咧地一溜烟跑了。麦康娜教授关上门,转身看着眼前两个男孩子。
  “波特,这位是奥立弗。伍德。伍德——我帮你找了一位搜索员。”
  伍德脸上的表情马上由迷惑转成兴奋:“你说得是真的吗,教授?”
  “当然。”麦康娜教授清清楚楚地说。“这个男孩天赋异禀,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子的孩子。刚才是你第一次骑上扫帚的,对吗?波特?”
  哈利点了点头。他还没弄清要发生什么呢,不过好像并不是要开除他出校。太好了!哈利那一直只会机械地移动的腿终于有了点点知觉了。
  “他在做了一个五十英尺高的俯冲之后,用他的手抓住了一件正在下落的物体。”
  麦康娜教授告诉伍德。“而他自己竟能毫发不伤地落地!这种能耐,就算是查理。
  威斯里都没有。“
  伍德非常高兴,好像他多年来的梦想马上就能实现了似的。他盯着哈刮,兴奋地问:“你看过快迪斯比赛吗?”
  “伍德是格林芬顿飞行队的队长。”麦康娜教授解释道。
  “他简直是大生的当搜索员的材料!”伍德绕着哈利转了又转,盯着他看了又看。“身体轻盈,反应迅速……我们得给他找个合适点的扫帚才行。教授,你说哪一种合适点呢?‘灵光2000’型扫帚还是‘第七号清洁者’型扫帚好呢?”
  “我会告知丹伯多教授并和他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改一下规则,让一年级的学生参加。上帝保佑,我们现在有一支比去年更强大的队伍了。自从上个比赛中我们被史林德林队打败之后,我已经有好久不敢去看史纳皮那得意洋洋的脸了……”
  麦康娜教授用她那眼镜后的眼睛严厉地看着哈利,说:“我希望你会努力地训练,波特。否则的话,我就会改变我的主意,好好地惩罚你!”
  接着她出人意外地笑了:“你的父亲一定会很自豪的。你知道吗?你父亲可是一位很棒的快迪斯比赛选手。”
  “你不是说笑吧?”
  吃晚饭的时候,哈利把下午他跟着麦康娜教授离开草地后所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罗恩。罗恩当时正准备把一块牛排羊肾薄饼放进嘴里,一惊之下,居然连嘴里的薄饼都忘了嚼。
  “搜索员?”他问,“可是从没有一年级生……你将会是豪斯杯选手中最年轻的一个!有多少年没有年纪这么小的选手参赛啦?”
  “……一百年吧!”哈利往嘴里塞了一块薄饼,含糊不清地说。
  下午兴奋了那么久,现在他觉得非常饿。“是伍德告诉我的。”
  罗恩又震惊又好奇,他呆呆地坐在那儿看着哈利,一句话都说不了。
  “下一周开始,我就要参加正式的训练了。”哈利说。“对了,先别告诉别人,伍德希望我们能保持秘密。”
  弗来德和乔治走进大厅里,他们发现了哈里就走了过来。
  “干得不错,小家伙!”乔治低声说。“伍德都告诉我们了。咱们现在同在一个队啦——伙计!”
  “我跟你说,我们今年非得把那快迪斯大赛的奖杯夺过来不可。”弗来德说,“自从查理离校后,我们还没有赢过一次呢。可是今年不一样了,我们非叫他们大吃一惊不可!哈利,你要好好干,伍德对你期望很高,他几乎是跳着告诉我们这个的。”
  “好了,我们得走了。李。乔丹认为他已经找到了一条能通向校外的秘道。”
  “我敢说就是我们在第一周里找到的那条,就在那个可恶的格雷戈利雕像后面罢了。嗯,我们走了,再见!”
  弗来德和乔治前脚刚走,几个不受欢迎的人物后脚就出现了:马尔夫在克来伯和高尔的护卫之下走了过来。
  “在吃你的最后晚餐吗?波特?你准备搭什么时候的火车回你的马格人世界去?”
  “刚才让你逃掉是你的幸运。怎么,带着你的猪朋狗及过来干什么?欠揍啊?”
  哈利冷冷地回答。他当然不会把克来伯和高尔放在眼里,因为这大厅里老师太多了,双方都只能冲着对方捏捏指关节和拧拧眉头而已。
  “我随时乐意奉陪!”马尔夫说,“就今天晚上,怎么样?我们两人来一场巫师之间的决斗。只许用魔法杖,不准找帮手。怎么样?我看你连什么是巫师之间的决斗都还不知道吧?”
  “他当然知道。”罗恩说,“我就是他的替补,你的替补呢?是谁?”
  马尔夫看了看克来伯和高尔,心里对两人作了一番估量。
  “克来伯是我的替补。”他说,“那么就约定半夜吧。我们在纪念品展览室里见,那儿经常不上锁的。”
  马尔夫走了之后,罗恩和哈利你眼看我眼。
  “什么是巫师之间的决斗?” 哈利问。“还有,为什么你说你是我的替补?”
  “哦,所谓替补,就是在你战死之后接替你继续战斗的人。”罗恩漫不经心地说,拿起他那块凉了的薄饼,一口塞进嘴里。瞥了一眼哈利的表情后,罗恩很快地又加了几句:“通常只有很特别的决斗才会死人啦!只有真正的巫师们才有这种能力。你和马尔夫嘛,最多就互相对打一番。毕竟你们两个都还不懂什么真正能杀人的巫术。我想,那家伙一千个希望你会出口拒绝他的挑战。”
  “假如我的魔法杖帮不了我忙呢?”
  “那就干脆扔掉魔法杖,对着那家伙的鼻子送他一拳尝尝!”罗恩给哈利出了个主意。
  “打扰了。”
  两人抬头一看,原来是荷米恩。
  “难道我们想安安静静地吃顿晚饭都不行吗?”罗恩说。
  荷米恩不理他,她冲着哈利说:“刚才我听到了你和马尔夫说……”
  “真希望你没有听到。”罗恩低声响咕。
  “……你最好不要夜里起来在学校里走来走去。假如你被抓住的话,想想格林芬顿将会因你而被扣掉多少分!你得为此而负责!
  哼,你太自私了!“”无论怎样都不关你事!“哈利回答道。
  “再见!”罗恩说。
  晚上哈利在床上躺了好久都还没睡着。迪恩和谢默斯早就倒头呼呼大睡了(尼维尔还在医务室没回来)。哈利想,今天可真是发生了好多事情哪!罗恩刚才一直在碟蝶不休地给他出主意,比如说“如果那家伙想诅咒你的话,你可得赶快避开,因为我可不怎么会解咒。”今天晚上他们溜出去的话十有八九会被可恶的管理员费驰和他的诺丽丝夫人抓住。哈利觉得自己是在赌运气。难道今天还要再违反一项纪律吗?可是马尔夫那张冷笑着的脸老在黑暗中浮现——这可也是一次能直接面对面地打倒马尔夫的好机会。哈利实在不想错过。
  “十一点半了。”罗恩凑过来说,“我们该动身了。”
  他们飞快地穿上衣服,拿起魔法杖,蹑手蹑脚地走出宿舍,沿着螺旋梯往下走一直来到公共休息室里。火炉里还有些余烬未燃尽,在微光的映射下,所有的椅子后都拖着一道长长的黑色影子。
  正当他们走到出口的那幅肖像那儿时,椅子后面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哈利,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去做那样的事情!”
  “啪”的一声,有人点着了一盏灯。是荷米恩!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外套,冲着他们俩皱眉头。
  “你!”罗恩气急败坏地大嚷,“快滚回你的床上去!”
  “我会告诉你哥哥的!”荷米恩很生气,“看来我应该告诉班长伯希,他肯定会阻止你们这样干的!”
  哈利觉得这世界上再没有谁比荷米恩更令人心烦了。
  “咱们快走!”哈利招呼罗恩。他推开肥大婶居住着的那幅画像,爬进出口。
  荷米恩可不愿意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他们两个。她也爬进了出口,紧紧地跟着罗恩不放。她一边爬,一过气呼呼地说个不停,活像一只生气的母鹅:“哼,你们究竟有没有想过格林芬顿的声誉?
  你们究竟有没有为自己着想过?我可不想让史林德林那帮家伙赢了豪斯林去。
  哼哼,我上次在变形魔咒比赛里从麦康娜教授那儿好不容易拿到的加分,现在肯定要给你们丢光了广“你别跟着我们!”
  “好,我走!不过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了。明天你不得不收拾东西离开学校的时候,你们就会明白我的一片好心了!你们这些……”
  但是他们现在都回不去了!荷米思爬回去推肥大婶的肖像时,发现胖大婶的那张肖像已经变成了一片空白。那肥大婶肯定是跑到别的肖像那儿串门去了!荷米恩现在被困在格林芬顿塔里了!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荷米思不禁失声尖叫起来。
  “那是你的事情了。”罗恩说,“我们可要走了。你害我们差点儿迟到了。”
  他们俩继续往里走,还没走到尽头,荷米恩就气喘吁吁地赶上来了。
  “我要跟着你们。”她说。
  “不要!”
  “你以为我会傻傻地站在那里等费驰来抓我吗?我得跟着你们。
  要是费驰发现了我们三个,我就告诉他我是来阻止你去干傻事的。“”你别在这儿碍手碍脚……“罗恩大声说道。
  “你们两个快别吵了!”哈利急促地说,“我好像听到了一点声音。”
  那是一种沉重的鼻子呼吸声。
  “诺丽丝夫人?”罗恩紧张地在黑暗中四处张望,低声说。
  原来那并不是诺丽丝夫人,那个声音居然是尼维尔发出来的!
  他蜷在地板的一角里,正在呼呼大睡呢!他们急忙跑过去,尼维尔这才猛地醒过来。
  “天哪!太好了,你们终于找到了我!我已经在这儿呆了好几个钟头,因为我把回卧室的新口号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别叫得那么大声!那个新口号是‘猪鼻子’,可是现在你知道也没有什么用,因为胖大婶不知到哪里串门去了。”
  “对了,尼维尔,你的手腕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尼维尔伸出手来,说,“波姆弗雷夫人不用一分钟就把我的手腕治好了。”
  “那太好了!嗯,尼维尔,我们现在得到别的地方去,你先呆在这儿,我们待会儿再回来找你……”
  “别留下我一个人!”尼维尔马上爬起来,“我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里。刚才吸血鬼巴伦已经来过两次了。”
  罗恩低头看了看手表,很不耐烦地看着荷米恩和尼维尔两人,说:“你们两个真麻烦!要是我还记得屈拉教的定身术是怎么用的话,我一定会拿你们两个来开刀!”
  荷米恩张了张嘴,似乎想告诉罗恩定身术究竟应该用在何处,但哈利示意她别说话,然后招手叫大家继续往前走。
  午夜的月光从高高的窗户外透进来,在走廊上投入斑驳的阴影。他们一行四人小心翼翼地走着,每拐一个弯,哈利都以为费驰或诺丽丝夫人发现了他们。但是今天晚上他们出奇的幸运,从楼梯上到三楼,一直到走进纪念品展览室,居然平安无事。
  马尔夫和克来估不在里面。陈列着纪念品的玻璃柜在月光的照耀下清晰可见,柜里的奖杯、盾形徽章、镀金器皿和所有的铸像都在黑暗中闪闪发光。他们一个个侧身溜进门,警觉地打量着室内的每一个角落。哈利拔出了他的魔法杖,以防马尔夫突然跳进来动手。然而,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马尔夫和克来伯还是没有出现。
  “他迟到!那家伙肯定是个胆小鬼。”罗恩低声说。
  隔壁房间突然传来声响,大家吓得差点跳起来。哈利刚想举起他手中的魔法杖,这时有人说话了——这不是马尔夫的声音。
  “小乖乖,给我好好地嗅嗅,他们可能正藏在某个角落里呢。”
  是费驰在和他的猫诺丽丝夫人在说话!天哪!哈利惊恐万分,拼命挥动魔法杖示意另外三人马上跟他走。于是,大家蹑手蹑脚地向门那边跑去。当他们听到费驰走进纪念品展览室时,尼维尔慌得手忙脚乱,他的长袍几乎把他缠住了。
  “他们肯定在这里边,”大家听到费驰在自言自语,“肯定藏在某处。”
  “走这边!”哈利小声说。其余三人早就吓得僵掉了。他们哆味着从那条摆满鱼鳞盔甲的走廊爬过去。他们可以感觉到费驰就在这附近。突然,尼维尔短促他尖叫了一声——他滑了一下,随即又拉住旁边罗恩的足踝,结果两个人浪在一起,把一件鱼鳞盔甲组推倒了,发出“砰”地一声!
  这声巨响足以使整座城堡的人都醒过来!
  “快跑!”哈利大叫。四个人撒腿就跑,谁也不敢回头看看费驰是不是已经追上来了。他们绕过一道门框,飞快地跑过一道又一道走廊。哈利跑在最前面,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他们跑到了哪里和他们将会跑到哪里去。最后他们钻进一大幅帷幕,跟人一条秘道。
  秘道的尽头就是他们平时上咒语课的教室。这间教室离纪念品展览室不远,看来他们又跑回了原地。
  “我想,我们已经摆脱了费驰。”哈利靠在冰冷的墙上,一边擦着前额的汗,一边气喘吁吁地说。尼维尔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我……早已……警告过……你……”荷米恩用力地抓着胸前的衣服,喘着说。
  “……早……警告过你……”
  “现在我们回到了原处,”罗恩说,“赶快回去吧。”
  “马尔夫是在捉弄你,”荷米恩对哈利说,“你应该明白这一点的,对不对?
  他从来就没打算过要和你决斗——费驰怎么会知道有人躲在纪念品展览室里?肯定是马尔夫向他告密的!“
  哈利心里面认为荷米恩说得对,不过他并不准备告诉她。
  “咱们走吧。”
  要回去可也不容易。四人才走了几步,教室的门把手“噔”地动了一下,有个人“呼”他从教室里蹦了出来。
  是喧哗鬼皮维斯!他冲着四人吱吱地笑,高兴得手舞足蹈。
  “别吵,皮维斯……求求你……你这样做会使我们被费驰发现的!”
  皮维斯咯咯地笑:“半夜里出来散步吗?小家伙们?啧啧啧,真淘气,被费驰抓住的话可不得了哇!”
  “所以请你不要告诉他,皮维斯,求你啦!”
  “嗯,我必须把这件事告诉费驰,”皮维斯故作严肃地说,他的眼睛不怀好意地眨了眨。“这是为了你们好啊,你们要明白我的苦心。”
  “快滚开!”罗恩实在不耐烦了,冲着皮维斯大嚷——他这举动可闻了个大祸。
  “有学生半夜跑出来啦!”皮维斯大声高呼,“有学生半夜跑出来了!就在咒语学习室旁边哪!”
  大家一听都急了,连忙弯腰从皮维斯的下边跑了过去,慌乱之中,他们跑进了走廊尽头右边的一扇门里。哈利随手一关,“砰!”
  的一声——门锁上了。
  “唉呀!”罗恩悲哀地叹息道。无论他们用什么办法也打不开那扇门,罗恩终于绝望了:“这下我们可完了!自己走进了一条死胡同!”
  费驰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他跑得可真快,皮维斯话音刚落,他就跑上来了。
  “嘿,你们都让开!”荷米恩也急了,她一把夺过哈利手上的魔法杖,轻轻地叩着门锁,低声说:“阿落洪摩拉!”
  “啪!”锁开了,门轻轻地动了一下——他们赶紧冲去把它关上。然后大家紧张地把耳朵贴近门边,静听事态发展。
  “皮维斯,他们往哪个方向跑了?”费驰问皮维斯,“快点告诉我!”
  “要说‘请’字!”
  “别捣乱了,皮维斯!现在我再问一次,他们跑到哪里去了?”
  “如果你不用‘请’字的话,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皮维斯怪里怪气地说。
  “好吧——请。”
  “就不告诉你!哈哈哈!我早就跟你说了,你不用‘请’字的话,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哈哈!哈哈哈!”四人听到皮维斯飞快地逃跑了,费驰骂骂咧咧地也走了。
  “他以为这门是上了锁的。”哈利低声说。“我想我们现在没事了。走吧,尼维尔!”原来尼维尔害怕得躲进了哈利长袍的后摆。
  正在发抖呢。“你干什么呀!”
  哈利转过身来——这回他看到了,很清楚地看到了那个东西。
  有好一阵子,哈利都不能回过神来,他以为自己正在发恶梦。这是今天晚上他们遇到的最可怕的事情。
  他们不是跑进了房间里,哈利明白过来了。他们跑进了一条走廊。三楼那条禁止进入的走廊!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条走廊要严禁进入了。
  在他们的前面站着一只巨大的狗!它站在那里,它的巨头一直顶到天花板!那只狗有三只头颅;三双圆滚滚凶恶的大眼;三只鼻子,每一只鼻子都冲着他们的方向喷着气;三张流着口水的大嘴,每一张大嘴里都长着可怕的淡黄|色犬牙。
  它静静地站着,六只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们四人。哈利想,他们之所以现在还没被那只可怕的狗撕成碎片,只因为他们突然跑进来吓了它一跳。不过它肯定很快就会恢复过来,到时候他们就全都逃不了啦。
  哈利偷偷地摸索着门把手——在费驰和死亡之中,他情愿选择费驰。
  他们一齐跌出门外!哈利使劲把门一关,大家爬起来就跑!他们跑得几乎像飞的一样快,一下子就跑出了走廊。费驰可能到别的地方去找他们了,因为他们一路上都没有碰上他。可是谁都没有空去担心他——现在他们只想跑得离那头怪物越远越好。他们一直跑上七楼看见肥大婶的画像才停下来。
  “你们跑到哪里去了?”看到他们跑得满脸红通通的,全身都被汗浸透了,连长袍也扯到了肩膀外,肥大婶觉得十分奇怪。
  “没什么……猪鼻子!猪鼻子!”哈利气喘吁吁地说出口号。画像移动了,他们又爬回公共休息室。一进去,每个人都像一滩烂泥似的倒在椅子上。
  一直过了好久,他们才有勇气讲话。而尼维尔,可怜的,看来他快吓得再也不会说话了。
  “你们说,他们把一头那么可怕的怪物关在学校里,究竟想干什么?”罗恩第一个发问。
  荷米恩现在缓过气来了,她的坏脾气也回来了:“你们这些家伙,眼睛都长来了干什么啦?你们没有看见它脚底下有什么东西吗?”
  “你是说地板吗?”哈利很不解,“我没有留意它的脚下,我只顾着它的头。”
  “不,我不是指地板。它站在一块活板门上面。很明显,它在看守着一些东西。”
  荷米恩站起来,向他们瞪了一眼。
  “我希望你们会吸取教训。今天晚上我们差点儿丢了性命——或者,全得被开除。好了,我回去睡觉了。”
  罗恩看着她走开,张嘴说:“快点走吧。都是她拖累了我们,哈利你说对不对?”
  哈利回到床上时,他还在想着荷米恩的话。那只狗是在看守着一些东西……哈格力曾经说过什么?他说世界上最保险的保险库在格林高斯银行——除霍格瓦彻学校外。
  看来哈利已经找到了那个从713 号地下金库取出的脏兮兮的小包和那七百一十三块钱的所在了。
第十章 万圣节惊魂
  第二天,马尔夫看见哈利和罗恩仍在霍格瓦彻校园里走动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俩看上去有点疲倦,心情却相当愉快。事实上,这天早上哈利和罗恩仍然在想着那只三头犬。昨夜的冒险实在太刺激了,两人都渴望能再来一次呢。
  哈利把他关于那个包包的猜想告诉罗恩,他怀疑那东西被人从格林高斯银行的保险库里拿到了霍格瓦彻学校这儿。另外,两人也花了好久去猜想究竟那是件什么宝贝,竟需要那么严密的防守。
  “那个东西要么很贵重要么就很危险。”罗恩说。
  “或者两者皆备。”哈利同意。
  但他们只知道那个神秘的物件大概有两英寸长,除此之外,他们再也没有别的线索以供进一步猜测了。
  尼维尔和荷米思都对那只狗脚下面的活门里究竟藏着什么不感兴趣。尤其是尼维尔,他只希望再也不要见到那个可怕的怪物。
  荷米恩拒绝再跟哈利和罗恩说话。不过从这件事情上,哈利和罗恩觉得她不过是个骄蛮跋扈而又假装博学的家伙。现在他们最想做的事就是给马尔夫点颜色看看。
  幸运的是,一周之后,机会来了。
  和平时一样,猫头鹰邮差们像潮水般涌进大厅里。但是这天每一个人都被六只怪叫着的大猫头鹰带来的一份又长又细的包裹给吸引住了。哈利也和所有人一样被这情景吸引住。当那大只大猫头鹰盘旋在他头上,并把那个包裹扔到他桌上,甚至连他吃的熏肉都被扫到地上去时,哈利觉得奇怪极了。另一只猫头鹰又飞上来把一封信扔到包裹上面,这时旁边六只大猫头鹰竟一齐振起翅来。
  哈利首先撕开那封信。实在太好了,因为信中写道:千万不要在大厅里拆开你的包裹!这里边装的是你的新扫帚“灵光2000”。我不希望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因为如果他们知道的话,每一个人都会吵着也要一把。今晚7 点钟,奥立弗。伍德会在飞行训练营地那儿等你。你将在那儿接受第一次飞行训练。
  麦康娜教授哈利实在无法掩饰他的喜悦。他把信递给罗恩看。
  “一把‘灵光2000’扫帚!”罗恩羡慕地说,“我连模都没摸过呢!”
  两人马上离开大厅。他们想在第一节课之前找个僻静的地方拆了包裹,好好地看一下这把新扫帚。没料到,走过大堂时克来伯和高尔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马尔夫一把从哈利手上抢过包裹,马上他就感觉出里面是什么东西了。
  “是一把扫帚哪!”他把包裹扔回给哈利,脸上满是恶意和嫉妒之情。“波特,你糟了,一年级学生是不允许使用这个的!”
  罗恩实在忍不住了。
  “那可不是一把旧扫帚。”他说,“那是一把‘灵光2000’!马尔夫,你上次说你家里那把扫帚是什么型号?哦,‘香星26h ’?”
  罗恩露齿一笑,“慧星‘看起来也挺华丽的,可它们和’灵光‘一比,哼,根本不是同一等级的嘛!”
  “你懂什么!威斯里,你恐怕连这个扫帚头都没有吧?”马尔夫也不甘示弱,反唇相稽,“我想,你和你哥哥得把小树枝一条一条地存起来才能攒够一把!”
  还没等罗恩来得及出声,费立维克教授突然出现在马尔夫的手肘边。
  “孩子们,有话好好说嘛,吵什么!”他尖声说。
  “教授,有人送了一把扫帚给波特!”马尔夫马上告密。
  “对,对,我知道。”费立维克教授笑着对哈利说,“麦康娜教授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波特,那是什么型号的扫帚呀?”
  “是‘灵光2000’型,教授。”哈利竭力控制自己不去看马尔夫脸上那种可恶的表情。“能得到它,还是多亏了马尔夫呢。真是很多谢他。”他又加了一句。
  哈利和罗恩走上楼梯,他们的笑声让马尔夫又生气又迷惑。
  “真是的。”他们走下大理石楼梯后,哈利哈哈地笑着说,“如果他不是偷了尼维尔的记忆球的话,我可能没有机会加入飞行队呢”所以你认为这是对你违反纪律的嘉奖喽?“背后忽然传来一个生气的声音。荷米恩跺着脚走上楼梯,不以为然地看了看哈利手中的包裹。
  “噢,我以为你从此不再和我们说话了?”哈利揶揄说。
  “对了,你该坚持住!”罗恩说,“这样我们会好过点。”
  荷米恩气坏了,扭头就走。
  这天一整天哈利都没法子集中精神听课。他的心一会儿想到放在宿舍床底的“灵光2000” ,一会儿又想到晚上要到飞行训练营地去学习。吃晚餐时,他简直是在狼吞虎咽,连自己吃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一吃完晚餐,哈利和罗恩马上冲上楼拆开包裹。
  那把“灵光2000”在哈利的床单上滚了几下。“天哪!”罗恩情不自禁地喝了一声彩。
  就算是根本不懂各种扫帚的分类的哈利电觉得这把扫帚的确与众不同。整洁光滑,闪闪发亮,柄是桃花心水做的,尾部的枝条又齐又长,“灵光2000”几个金字就刻在扫帚的顶部。
  快到七点钟的时候,哈利离开了城堡,在暮色中直奔飞行训练营地。哈利从来没有来过飞行比赛的场地。场地的四周有几百张椅子,都摆放得很高,这样观众们坐上去才能看到在高空中进行的赛事。场地的两头各竖着三条金色的柱子,柱子的顶部都装有一个筐。它们使哈利想起了马格人世界里孩子们用来吹肥皂泡的塑料小棍,不过眼前这几支柱子可足有五十英尺高。
  哈利等不及伍德来就想再试一次飞行的滋味。他跨上扫帚,用脚往地上一蹬,飞起来了!这种感觉真神奇!他练习从球杆上空猝然扑下又飞起来,在整个场地里自由驰骋。只要他轻轻地触碰,那把“灵光2000”就随他所欲,想到哪里就飞到哪里。
  “嘿,波特!快下来!”
  奥立弗。伍德来了。他的手臂下夹着一只木制的大木箱。哈利降落在他的身旁。
  “很好!”伍德说,他的眼睛闪闪发亮。“我知道麦康娜教授指的是什么了…
  …你的确是个天才。今天晚上我打算把比赛的规则告诉你,下星期开始,你就正式加入训练,一周三次。“
  他弯腰打开木箱,箱里装着四个大小不同的球。
  “好,我们开始吧。”伍德,“快迪斯比赛的规则是很简单的,但玩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每队各有七个队员,其中三个叫作捕手。”
  “三个捕手。”哈利重复了一遍。这时伍德从箱里拿出一个足球大小的红色球。
  “这个叫做可尔夫球。”伍德说。“捕手之间可以传递可尔夫球,谁能把它投入筐里,谁就能得分。投进一个可尔夫球的得分是10分。记住了吗?”
  “捕手传递可尔夫球,谁能将它投进筐,谁就能得分。”哈利复述了一次。
  “这不就像坐在扫帚上打篮球吗?不同的是这种比赛有六个球筐,对不对?”
  “什么是篮球?”伍德大惑不解。
  “哦,没什么。”哈利马上说。
  “好,每一队都有一个队员充当守门员。我就是格林芬顿队的守门员。我必须在我们附近球筐边守着,不让对手把球投进我们的筐。”
  “三个捕手,一个守门员。”哈利努力地将这些名字记下来。
  “他们打的是可尔夫球。好,我记住了。那么其余的球又是用来干嘛的?”他指了指箱里剩下的三个球。
  “我马上就会告诉你。”伍德说。“拿着。”
  他交给哈利一支小短棒。
  “我会让你看看布鲁佐球是用来做什么的。”伍德说,“这两个球叫做布鲁佐球。”
  伍德指给哈利看。两个一模一样的黑球,大概比红色的可尔夫球稍小一点儿。
  哈利发现这两只球都有皮箍缚着,而且它们好像正蠢蠢欲动要飞出来。
  “往后站一点。”伍德警告哈利。他弯下腰,放开其中一个布鲁佐球。
  这个黑球“呼”地飞上半空,然后直撞向哈利的脸!哈利赶紧侧了侧身,用手里的小短棒拨开它以免被它撞断自己的鼻梁。那个球“唆”地又飞了开去。它在两人的头上转了几圈,又直奔伍德。
  伍德猛地跳起来抓住那球,并用力把它按在地上。
  “看到了吗?”伍德使劲制服手中挣扎着的布鲁佐球,然后又用皮箍把它缚回原处。“在比赛中,布鲁佐球像放火箭似的在赛场上横冲直撞,试图将每一位队员从他的扫帚上撞下来。这就是为什么每个队伍都必须有两名后卫。威斯里家的双胞胎兄弟是我们队的后卫——他们的工作就是保护其他队员不被布鲁位球撞下来,还要将它们打到对方球队那边去——你明白了吗?”
  “三个捕手追逐可尔夫球并投篮得分;守门员守护球筐,不让他人投篮;后卫就保护其他队员不受布鲁佐球的干扰!”哈利一口气讲出来。
  “非常好!”伍德很高兴。
  “呃……布鲁佐球曾经撞死过人吗?”哈利假装不在意地问了一句。
  “在霍格瓦彻学校里还没发生过这种事。曾经有两位队员被撞碎下巴,这是最糟糕的一次。嗯,队伍中最后一个成员是搜索员。
  这就是你担任的角色。至于可尔夫球和布鲁佐球,你完全不用理会“……除非我的头被撞裂成两半……”
  “不用担心嘛,威斯里兄弟对付布鲁佐球挺有一手的——我意思是说,他们俩就像一对有生命的可尔夫球。”
  伍德伸手进箱,把最后一个球拿出来。和可尔夫球、布鲁位球相比,这个球实在太小了,就跟一个大胡桃核差不多大小。它通体金黄,还长着两只银光闪闪的小翅膀。
  “这个小球,”伍德介绍道,“叫做黄金史尼斯球。它是整场比赛中最重要的球。因为它体积小,速度又快,所以要抓住它是相当困难的。而这正是搜索员要干的活。你不用管捕手、后卫,也不用管可尔夫球、布鲁佐球,你只要跟着它,比对方队中的搜索者更先一步抓住它就行。一旦搜索者抓住这个史尼斯球,他所在的队就可以加整整一百五十分,这支队伍也就稳握胜券了。这也是为什么要找到一个优秀的搜索者会那么困难。只有史尼斯球被抓住了,一场快迪斯比赛才会结束。所以有时候比赛时间会拖得很长——我想最长时间的一次记录应该是三个月。队员需要休息的时候,替补队员会上场继续打。好,我讲完了。有什么问题吗?”
  哈利摇了摇头。他已经把比赛规则都弄明白了,所欠缺的只是实践罢了。
  “我们现在先不玩史尼斯球。”伍德小心翼翼地把手中的球放回木箱里。“这儿光线不足,快天黑了,我们会把它弄丢的。来,我们先用这个来练习。”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大袋高尔夫球。几分钟之后,伍德和哈利都飞到半空中,伍德从不同的方向使劲地把那些高尔夫球扔给哈利,哈利必须一一接住它们。
  哈利连一个球都没有接失!伍德高兴极了。半个钟头后,天色完全暗下来了,他们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
  “今年我们的名字一定会刻在奖杯上!”回城堡的路上,伍德兴高采烈地说:“如果说你将来会做得比查理。威斯里更出色,我觉得一点都不奇怪。查理。威斯里如果不是去了捕猎龙的话,他现在肯定正在国家队里打球呢!”
  就这样,哈利每周花上三个晚上到飞行训练营地练习快迪斯,再加上其他老师们布置的家庭作业,哈利的每一天都过得繁忙而充实。不知不觉间哈利已经在霍格瓦彻学校里呆了两个月。想到这点,哈利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学校就像他的家一样亲切了。而每一天所学的功课也越来越有趣,他们已经基本掌握了巫术的一些初步知识。
  万圣节终于到了。一大清早,大家就闻到了走廊那边飘过来的供南瓜的香味。
  更让人兴奋的事情是教咒语的费立维克教授今天宣布,他认为大家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学习物体移动法了。自从大家看了费立维克教授念咒让尼维尔的蟾蜍满教室乱飞的精彩表演之后,早已对这门物体移动法艳羡得不见了。费立维克教授讲解要点后,他把全班学生分成两人一组进行练习。哈利分到的拍档是谢默斯(这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