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妃常淡定:墨点倾城-第1部分

您好!您下载的澳门在线百家乐来自 www.27txt.com 欢迎常去光顾哦!
本站资源部分转载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请支持正版,版权归作者所有!
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以画杀人

以画杀人

这是某国某个政府部门前广场,广场上有很多人,或赏景,或散步,甚至还有一个旅游团的导游,将游客拉到了这里。

只为瞻仰一下,那宏伟的建筑,那举世闻名的广场雕塑。

在广场的喷泉一侧,一个美丽的东方女子,正拿着碳笔,在画板上细细描绘,不时的,看向那喷泉最中央的一个石雕。

这样的情景,在这里十分常见,事实上,就在女子不足十米的地方,就还有另一个做同样事情的人。

时间慢慢过去,女子画上的形象,也越来越清晰。

那是一只狮子,如那石雕一般,只除了,她还没替它点上珠黑的睛瞳。

天色微暗,广场上的灯不知不觉的打开。女子揉了揉手腕,抬起头来。

“为何这狮子没有眼睛?”一个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侧,见她停笔,才轻轻出声。

女子微微侧眼,轻轻一笑,随即用笔,轻轻点了上去。

男子立刻抚掌赞道:“妙,妙,果然画龙点睛,这睛就是一副画的精髓之所在……”

女子起身,将画从画板上拿下,递给那男人,“难得遇上懂画的人,这副画,就送给先生吧。”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作为回礼,请小姐一起晚餐,如何?”

女子轻笑了一下,将东西收拾好,起身,“今天晚上可不行,我已经有了约。”

“明天?”

女子想了想,终于轻轻点头。

然后,潇洒的转身,离去。

只是,在离开男人的视线的时候,才笑咪咪的,自言自语道:“明天?如果你还活着的话。”

当天晚上,此男在自己住在二十一楼的公寓里,被大型野兽咬死。据专业人员猜想,那野兽,最大的可能是狮子。

至于那男子的身份,是一个银行的部长,据说参与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行动……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命,值三百万——在佣兵界。

命丧火山

命丧火山

谁买那些人的命,作为一个职业的佣兵,是不会追问这些问题的。

他们要做的,只是拿钱,完成任务。

至于这任务,有很多种,杀人放火,偷蒙拐骗……任何明面上做不了的事情,都可以花钱,请他们做到。

他们可以是各色各样的人,他们的性格也自不同,他们心里的善恶标准,也完全不同。最不同的是,他们杀人的手段,更是不同。

妃弄墨是一个佣兵。她信奉中庸之道,从来不让自己太出彩。

她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不高,所以,赚点小钱就好。

今天刚做完一个任务,她准备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只是……

“墨,飞来小岛。急!”

看到这六个字,她没有任何犹豫,立刻起身。

小岛,是她们四个师姐妹一起合买的,用来定居的地方。她们在外面都有自己的住处,可一旦没有工作,便会回到那里……

留言给她的,是音,她一向是个慢郎中,会说急这个字,就表示,已经十万火急了。

小型私人飞机从某个小机场起飞,向着大西洋的某个海域飞去。

不过两个小时,便到了她要去的地方,只是,飞机却无法降落,而看着下面的情形,她也理智的选择,暂时还是不降落的好。

她皱着眉看着下面,同时联系着下面的人。

“音,你们在哪里?”

“北面沙滩,快。”

调转方向,继续飞去,果然,远远的,她便看到了她们。

不敢降下去,只是给她们扔个软梯,让那三人慢慢爬上来。

对于她们来说,这种事并不难,不一会,三个不同特色的美人,便陆续上来。

“快走,火山马上就要暴发。”音一上来,立刻说道。

弄墨不敢犹豫,立刻就调转飞机,向来路飞去。

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只听嘭的一声,一道火光,在她们左侧喷发,炎浆,直接覆盖了机身……

穿越妃家(一)

穿越妃家(一)

傍龙城是天商王朝的帝都。

春风刚至,冬雪方融。

正是万物复舒的好时节。

在亭华街的尽头,靠着紫荆河的一间宅院里,一个十来岁左右的青衣少女,正坐在院里小池塘边的石头上。

两眼直直的看着水面,看着里面的游鱼,看着水里,她自己的倒影。不知是不是灵魂之故,这张脸与前世完全一样,只除了,稚气一些。

水面一直动荡,倒影以各种角度扭曲,变形。

微风吹来,一阵花香扑鼻而来。

少女微微抬头,看向她家隔壁的院子。

那是一个书生的家,家里中了许多的迎春花,此时正应时节,正争相开放。

“弄墨。”一个女子声音在院门口突的响起。

弄墨立刻转脸,起身,迎了上去。

“娘。”弄墨轻笑着。看着她娘手里的点心,微微一想,立刻便明白,“娘回大宅去了?”

大宅,是她爹的家。

她娘是个小妾,她爹有许多妻妾,却只有她娘,虽然成了他的妾,却始终未能入门。

大概是因为,她娘长得太普通,普通到像她爹那样的人物,看着都想吐。而之所以会有她的出生。

只是一个男人醉酒后,无意中洒得种子。

等男人清醒了,立刻大惊失色,把这女子好好羞辱了一顿,赶出家门。

哪怕她替他生了个女儿,因为不愿看这女子,也始终未让她入门,连女儿,也不要。

只是,毕竟是大贵之家,当今皇上又极重亲情孝道,放个女儿在外面,让她自生自灭,若是让皇上知道,对妃家所有人都有影响。

所以,虽然不甘,却还是拔些钱来,买了宅院,供她们吃穿。

“是啊,过几天老太爷过寿,你要去拜寿……娘去拿了些布,替你做些新衣……”

秋兰将手里的布匹放到一边,脸上的忧愁,仍旧没有散去。

弄墨微微皱眉,“娘在忧心什么?”

秋兰看了一眼弄墨,想了想,终还是开了口,“皇上替妃家女儿赐婚了。”

穿越妃家(二)

穿越妃家(二)

弄墨微微眨眼,这件事,跟她们娘俩应该无关,她娘应该不会这么担忧。

“可是,皇上的婚赐的,有些古怪。”

“怎么个古怪法?”弄墨不懂了。皇帝赐婚就赐婚,还有什么古怪之说?

“要妃家的女儿,与东方府的青城王结亲,皇上没有指名要妃家哪个女儿嫁过去,只要是妃家的女儿便可……”

“青城王?”听到这个名字,弄墨微微皱眉,再听到说,皇上没有指名要哪个女儿嫁过去,眉头皱得更紧。

好一会儿,她才轻轻开口,“娘的意思是,妃家可能要女儿嫁过去?”

妃家的女儿很多,东方府的青城王也很了不起,位高权重不说,更听说是,琴棋书画,无所不精。才情,更是没得说。

如果只谈身份地位,这位青城王,是京城所有世家女子,都最佳的第一夫婿。

可一直以来,这位青城王的婚事,却成了最让人头疼的大难事。

听说,这位青城王的脾气非常不好。

听说,这位青城王的脾气不好,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的。

听说,这位青城王还克妻,从小就曾订亲,却在要成亲的前一晚,新娘子直接得了急病,一命呜呼。

听说……第二任未婚妻,是某个公主,结果,刚订了亲,公主便离家出走……跟人私奔了去……

还听说……

总而言之,也就是,这位青城王,整个傍龙城里,就没有一个女子愿意嫁给他。

当然,也有一些一心想攀高枝的小官小史,会送些个美人给他,身份做不了妻,便做妾,妾做不了,便直接做侍女。

却听说,被生生吓死了一个,吓疯了两个……

惹出一阵风言风语不说。

到是让青城王,顺顺当当的,把府里所有的女人都赶了出去。

从那以后,整个东方府里,再没有一个女子。

连他的家人,姐妹,母亲之流,她们也都搬得远远的,不愿看到他。

穿越妃家(三)

穿越妃家(三)

“不错,以妃家的身份地位,怕是还攀不上青城王,可既然皇上下了旨……妃家一定遵从。大宅子里的小姐们,到是会眼热那青城王的身份地位,但是,她们却不会愿意,那就……”

就只能将她这个,爹爹不疼,爷爷不喜的女儿嫁出去了。

不过,嫁人?

“我才十岁,就算妃家同意,皇帝大概也不会乐意吧?”

秋兰轻轻一叹,满脸的担忧,“今天,我听大宅子里的人说,老太爷这一次让你去拜寿,为的……就是让你认祖归宗……”

弄墨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随即安慰她娘,“事情还没确定下来,娘也不必忧心。”

秋兰心中已有不好预感,可却无可奈何。

三日后,弄墨的新衣制成。

又三日,妃家老太爷的大寿。

而弄墨和她娘两人,早一天,便被接进了妃府。

还给她们拔了一个单独的院子,派了一个仆妇,两个丫环给她们。

而弄墨,也终于光明正大的,见到她的这些亲人,她的父亲,她的爷爷,她的叔伯姑婶,她的兄弟姐妹,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

她略估了一下,居然有上百之多,

而其中,与她一辈的女孩,更是有三十多。

“你娘可教过你规矩?”老太爷端坐正中,一脸的威严。

弄墨微微侧头,看向她娘。

随即又转开视线,看向老太爷。

“教过。”

“既然教过,见了长辈为何不行礼?”

弄墨看向老太爷,随即垂下眼眸,轻轻的曲了曲腿。

立刻,大厅里发出一连串的嗤声。

“贱种就是贱种,能教出什么样的人品来。”

弄墨微微侧头,看向坐在那个据说是她爹的男人身边的贵妇人,那个,应该是她爹的原配吧。

不过,她轻轻一笑,貌似天真的眨眨眼。

一脸好奇的看向她娘。“娘,我不是爹的种吗?”

“放肆。”

她爹一脸怒意。手猛的拍向身侧的案几上。

穿越妃家(四)

穿越妃家(四)

弄墨笑咪咪的看着那些因她爹发怒而轻颤了一下的少爷小姐们。

“弄墨。”秋兰一脸的煞白,轻扯弄墨的衣袖,让她乖一些。

弄墨轻轻垂眸,抬眸,看向妃老太爷,至于那个一脸怒意的爹,她是望一眼也嫌脏了她的眼睛的。

妃雪忠,这个爹,她可从来不曾承认过。

老太爷看着弄墨,眼里精光暗闪。

弄墨只是笑咪咪的望着他,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

好一会儿,老太爷才慢慢开口,却是下了那大夫人的面子。

“婉柔,注意你的言词。”

立刻的,那位大夫人,以前她身后的诸多儿女,看向弄墨的眼里便起了阴狠之色。

到是将他们之前眼里的不屑和幸灾乐祸之色,冲淡了不少。

“你叫什么?”

老太爷看着弄墨,眼里却有了丝和善之色。

弄墨轻轻一扯嘴角。

“弄墨。妃弄墨。”她没有入妃家的族谱,除了妃这个,碍于皇帝的喜好不得不给的姓外,她的名字,跟妃家的子弟没有一点关系。

“今年多大?”

弄墨很肯定,老太爷不可能不知道这些。

不过,大家族的大家长,就喜欢这些。

“十岁。”

“平日里可读书?”

“没有。”她娘本在妃府只是一个丫环,大字不识。

自然教不了她读书,更不会想到要教她什么。

她只是教女儿她会的,女红中馈……

老太爷听了,淡淡的瞥了一边的妃雪忠一眼。

“无妨,以后住到府里,跟着你的姐妹,一起读书……”

弄墨眼睛轻轻一睁,心中却是一恼。

以后要住到府里?这可不是她乐见的。

她自己到是无所谓,这些人就算对她存了恶心,也终不敢如何对她。

她是这妃家的女儿,更是要代替她们嫁给那个靖城王,若是她出了事,她们就必须有一个人,要嫁到靖城王。

她担心的,是她娘。

穿越妃家(五)

穿越妃家(五)

不论妃家对她们怎么样。

她跟她娘都住在外面,一些闲言恶事,也轮不到她们身上。

可若是住进来……

她确信,妃家的这些夫人小姐不敢对她太过份,可她娘呢!

“谢老太爷。”

秋兰看了弄墨一眼,拉了弄墨,一起跪了下来……

弄墨微微侧眸,看向自己的娘,见她脸上并无欣喜,反而一脸的无奈。

心中不由轻轻一叹。

这个世界,与她前世并不相同。

这里,女人没有任何地位,尤其是,像她娘这样的,连名份都没有妾。

对于妃家来说,她的地位,比那些家仆还不如。

“谢老太爷。”弄墨跟在自己的娘身后,轻轻说了一声。

别人的进宗祠是什么一翻情形,弄墨不知道,她只是被老太爷领进了放着很多牌位。像是个小庙的房间里,点了三柱香,磕了几个头。

接着,便是这三堂会审。

这会审,一直折腾到用午饭的时候,才结束。

老太爷说,“今天弄墨认祖归宗,今天大家一起吃个团圆饭。”

于是乎,一大家子,团团坐了好几桌,挤在一个屋子里,吃饭。

秋兰有些激动。

因为,她被安排在妃雪忠的右手边。大夫人,在他的左侧。这让其她的妃雪忠的妾室们,个个拿嫉妒的眼瞪着她。

只是,她却丝毫不见,只是满脸激动的透着红晕。

弄墨被安排在老太爷的左手边,至于他的右边,据说是妃家的长孙,妃雨其。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能上这一桌的,大概都是老太爷比较看中的。

妃雪义,妃雪仁,妃雪孝,正是弄墨的二叔,三叔,四叔。

至于边上的一桌,都是妃家的侧支。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

再远一些的,便是那些孙子孙女。

对于弄墨这个年纪的小孩来说,这样的场面,该算是大场面了。尤其是,她之前还是生活在那样的地方。

穿越妃家(六)

穿越妃家(六)

可看着那些虚假算计的笑容,她实在装不出,农村人进城,刘姥姥逛大观园的神情来。

她只是静静的看着,静静的听着,静静的吃着。

至于别人对她的各种感观。

她并不在意,看到了,也不在意。

别人如何她不知道。

弄墨只觉得,这一顿饭……唔,不愧是妃家,厨子的手艺,就是不一般。

夜风正凉,月悬当空。

弄墨坐在属于她的小院子里。

不知是谁收拾这院子,除了睡觉的地方,全都蒙着一层灰。她们娘俩收拾了一下午,才能免强住人。

至于那两个丫环,一个仆妇,据说是另有住处,只将她们引到门口,人便齐齐的走了。

也因此,两人弄了一身灰尘,烧了热水。

她刚洗过,现在,轮到她娘洗,她在院子里替她娘守门。

虽然屋子里很脏很乱,可院子里却还算整齐。

也许是因为冬未尽,野草尚未疯长,所以,才显得空旷整齐。

毕竟,什么东西都没有,想乱也乱不起来。

弄墨手里拿着树枝,在院子里的泥土上轻轻的画着。

一笔一笔,直到一只苍狼现形……除了……未曾点睛。

这是她的习惯。

就算这地上的苍狼,她没有输入一点灵力,它不会跳出来择人而噬。

她依然不喜欢画眼睛。

用音她们的话说,她画的眼睛,有魔力,会伤人。

她也这么觉得,所以,除非有必要的时候,她才会替它们点睛。

树枝放平,轻轻抹动,地上的画象立刻消失。

树枝被丢在脚下,她慢慢抬手,放到自己的眼前。

指节一点点的屋起,像个机器人一般。

直到完全握紧,她感觉到手心里淡淡的温热,才慢慢松开。

在松开的瞬间,她看到未及时散去的白光。

微微一笑,抬头看月。

月光如洗,月光华美,月光皎洁。与另一个世界的月光,一般无二。

隐身夜探(一)

隐身夜探(一)

她的运气很好,死了居然又投生到另一个世界。得以第二次生命。

运气更好的是,她居然将前世的异能,也带了过来。

她也曾想,她的三个师姐妹,会不会如她一般幸运。

只是,却不敢抱有这样的期待。只是,每每的,当听到何方有琴棋书超群之人,她总会上心一些。

“弄墨。”房门打开,秋兰边擦着湿发,边一脸欠意的看着弄墨。

弄墨立刻起身,向秋兰走去,“娘,洗好了?”

“恩。”秋兰轻轻点头。

弄墨立刻进屋,将屋子里她们洗澡的脏水木桶,全都搬出来。

没错,就是弄墨。

用秋兰的话说,这个孩子生来便是吃苦来的。明明有那样一个声名显赫的父亲,却不得不跟她流落在外面吃苦。

妃家虽然有给她们房子住,也会给些粮布。可在银钱上却并不大方。

她们请不起任何人,更何况,妃家也不允许她们请个男人帮工。

一切粗重活,都是她们母女两人自己动手。

弄墨还小的时候,秋兰勉力支撑一个家。

可在弄墨五岁的时候,秋兰得了一场病,几乎身死。

从那以后,所有的粗重活,便全由弄墨一个人承担。

夜浓,弄墨服侍母亲睡下。

她自己也进了房,只是,半未睡下。而是慢慢的从她不多的行李里,拿出一圈画轴。

轻轻打开,那是一幅百蝶戏牡丹,画上各色蝴蝶飞舞,牡丹鲜艳欲滴。

“出来。”弄墨冲着画上的蝶儿轻轻说道。

应着她的声音,画中的蝶儿突的就动了,蝴蝶的翅膀一下下的扇动,一只一只,从画里飞了出来。

若是有人看到,定会以为,见到了什么神迹了。

蝶儿环绕,边飞边抖动着双翅,将身上的粉末一点点的洒落。

全数落在弄墨的身上。

大约半刻钟左右,那些蝶儿好似突然就累了。

一只一只,又全都飞回了画上。

一如刚打开一般。

隐身夜探(二)

隐身夜探(二)

只除了,那画上的色彩,似乎暗淡了许多。连那牡丹,都似缺失了水分一般,蔫搭着。

再看弄墨。却又要让人惊讶了。

之前她站的地方,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一个小时,足够了。”弄墨的声音轻轻传来。从空无一人的屋子里。

之前的画被圈起,放回她的包裹里。

接着,房里的窗户轻轻开了又合。屋里,再无半点声息。

离她们母女所住极远的一个院子里。

妃老太爷正坐在软榻上,在他面身,站了他的四个儿子。

“雪忠,等大寿过后,给秋兰一个名份。”

老太爷开口,威严的语调,不容任何人反抗。

“父亲?”妃雪忠很显然,并不乐意。

这么多年,他依然只爱美人。对于秋兰这种普通容貌的女子,他仍然不愿接受。

尤其是,秋兰这么多年,独立照顾女儿,身体又不好。越发显得苍白无颜色。

越发的让他看不上眼了。

“你可想过,如果弄墨嫁了青城王,而她的母亲却是一个连名份都没有的通房……你让青城王的脸面放在哪里,又视皇上的威严为何物?”

妃雪忠一震,随即立刻一副受教模样。

“是,父亲,孩儿懂了。”

老太爷看了妃雪忠一眼,眼里闪过淡淡的失望。

“不必等大寿过后了,明日一早,便让秋兰敬茶……让她跟婉柔作姐妹吧!”

“是。”

妃雪忠这一次却是没有任何异意。

“婉柔那里你好生教导……若她不愿,便让雨恬嫁进东方府。就说是我说的。”

“是。”

“你们去吧,明天还要一阵好忙……”

四人立刻告退,齐齐离去。

老太爷身边的一个老仆,将四人送了出去,关好门户,才又回到老太爷身前。

“老爷,您也歇着吧!”

“来福啊,以你看,弄墨这丫头,怎么样?”

隐身夜探(三)

隐身夜探(三)

来福微微一笑,连扶着老太爷往床铺走,边轻轻道:

“这位小小姐,跟府里的小姐们不同。那青城王……也许能行。”

“唉,雪忠实在太过荒唐……”

来福替老太爷去了外衣,脱了鞋。

老太爷又道:“弄墨那丫头,我看着不错,明日之后,让家里的供奉好好调教调教……若是能与青城王成为亲家,妃家必然能更上一层……”

“只是,现在并不是妃家女儿敢不敢嫁,也要看青城王的意思。”

京城的人都知道,女人看到青城王,不是吓死就是吓疯。

愿不愿意嫁是一回事。就算是迫于各种原因,嫁了。可一见到青城王不是死就是疯……

谁敢逼青城王认这一笔烂帐,平白送自己的女儿去死,还一点好处捞不到。

这可是谁也不愿意的事。

再者,就算这女子不死不疯,好好的,也得看青城王喜不喜欢,要不要。

除了皇帝,也没有人敢逼青城王娶谁了。

“只要弄墨能活下来,青城王就一定会娶她。别忘记了,这本就是皇上下的旨。青城王再大,又怎么能大过皇上?”

来福替老太爷盖好被子,见老太爷不准备再说下去。

便一弯腰,告了退,慢慢的走了出来。

只是,到门口的时候,又听到老太爷轻飘的声音,悠悠的传来。

“弄墨那丫头,我看着,比这府里的丫头们要强些。”

屋里终于恢复了安静,老太爷很快便安然睡去。来福也在门外的偏间里,躺下休息了。

窗外,一阵轻风飘过。好似有人快速离开。

却没有任何人影,连只偷食的猫儿也没有。

弄墨房间的窗户,又是一关一合。

床上的被子轻轻掀开,再盖起。

只是,空无一人的被子,却轻轻的鼓了起来。

许久之后,被子轻轻的动了一下。被下,也慢慢的显现一个人影来。

从浅到深,直到完全显形。

平妻嫡女(一)

平妻嫡女(一)

不是弄墨,却又是谁?

她的双眸轻闭,呼吸平稳,随着夜空的月娘,一起悄悄的睡去。

月落,鸡啼。

妃家的男女老少,全都起身。

早早的,弄墨便陪着她娘一起到上房。

据说,这是大宅子里的规矩,一早要起身,给老太爷问安,问完了,给自己的丈夫问安,问完了,给丈夫的正妻问安。

侍候正妻用完早膳。得了正妻的同意,妾室才能自己去吃饭。

那两个丫环和仆妇,也终于在她们出门时,到了门口。

见了两人没有行礼,只是慢慢的跟在两人身后,毫不顾忌的聊着天。

弄墨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们一眼,便再不看她们一眼。

到了老太爷的院子,得了通报。

进屋,问安……

只是,她们还没来得及走,老太爷便开口了。

“来福,让人请大爷,大奶奶来。”

“是。”

来福出门,不一会便回来。

这种跑腿的事,当然是不用他去的。

不一会儿,有人来通报,说是大爷大奶奶来了。

秋兰立刻带着弄墨给两人问安。

秋兰昨晚便告诉过弄墨。今天要叫人,妃雪忠,她要叫爹,那个婉柔的,她要叫娘。

到是她这个亲娘,再不能叫了。

弄墨沉着脸,给两人请安,一开口,却是:“大爷,大奶奶。”

秋兰脸色瞬时便是一白,小心的看向老太爷。

弄墨轻轻拉着秋兰的手,抬着头,也看向老太爷。

老太爷只是看了她一眼,居然没有责怪她。而是对着秋兰道:“秋兰,给你大爷和大奶奶奉茶。”

秋兰听了一怔,随即看向妃雪忠和婉柔,终于,还是慢慢的走了过去,跪下,将边上的丫环过来的茶,给两人递了过去。

妃雪忠只是恩了一声,便将茶接了,随即给了个红包。

那个婉柔,也不知道妃雪忠跟她如何说的,居然也笑咪咪的接了,除了一个红包,居然还有一个金钗。

平妻嫡女(二)

平妻嫡女(二)

“从今儿个起,秋兰,便是雪忠的平妻……”

老太爷此话一出,除了知情的几人外,所有人都是一惊。

再看向秋兰的眼光,已是完全不同。

就连秋兰自己,也是满眼的不敢相信。

身体轻颤,几乎落泪。

她看向老太爷,再看向妃雪忠,又看向婉柔,眼泪终于还是慢慢滑下。

“大喜的日子,哭什么?”妃雪忠两眼轻瞪。

却被老太爷狠狠的瞪了一下。

来福连忙让人再上茶。

这一次的这茶,却是要敬给老太爷的。

老太爷依然满脸的威严,将茶接过,看的却不是秋兰,而是弄墨。

弄墨满脸的平静,好似根本就没听懂这一切。

只是,心中却暗道。

这老太爷,还真是舍得下本钱。

平妻?那可比妾的身份要高的多了。更甚至是,连她的身份,也不再是庶女,而是嫡女了。

反过来想,老太爷这么安排,为的,也不过就是,为了提高她的身份,好配得上青城王。

毕竟,青城王是什么身份?

妃家要是敢将一个庶出的,向外不愿承认的女儿嫁过去。

皇帝的那一关,他们可过不了。

“谢老太爷。”秋兰得了老太爷的红包,和一把钥匙。

弄墨不知道那钥匙代表的是什么意义。可是,却深深知道。看来,她是一定要嫁给那个青城王的了。

如果不嫁,她娘今天得到的这一切,都将化为乌有不说。只怕等着她们的,便是有死无生之地了。

老太爷这一招实在高的紧。

悄无声息的,将她娘的地位给捧起来。

外界的人,却是毫不知情。

如果,弄墨一旦像传言中的那些女子一般。

看到青城王之后,不是死就是疯。

那么,这个本主来只是仆妇的身份的平妻,立刻就会再悄无声息的消失。

一如她的出现。

“爹,客上门了。”妃雪仁从外面进来。

对于屋里的一切,丝毫不曾看在眼里。

平妻嫡女(三)

平妻嫡女(三)

老太爷也不曾提起,要将秋兰这个大房的平妻,介绍给府里的所有人。

弄墨环视了一下屋子里,除了几个当家主子外,便只有他们身边的信得过的人。左左右右,不过十来个人。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雪忠,跟我去迎客。”

男人们一起离去。

婉柔立刻笑咪咪的上前,拉了弄墨和秋兰的手。

“走吧,男人们有男人们的事,咱们到后院去,一会儿那些太太千金们来了,咱们也得招呼着……妹妹可得帮我……”

又对弄墨,“到后园子里,跟你的那些姐妹们一起玩……”

又吩咐了人,重新收拾了一个院子,又重新找了五个婆子,十个大小丫环,在院子里……

一连串的事情,张口就吩咐了下去。

那模样,直让秋兰发怵,让弄墨微微侧眸。

这样的女子,才是真正的大家子里当家的女人。

只是,她却又皱眉,这个女人,她娘可是要面对一辈子的呢!

所谓后院,当然不是她们所住的小院所能比拟的。

花园连着花园,小院临着小院。

迎春花一丛丛的在某些角落里盛开。

饿了一冬的鸟儿,在园子里起起落落,不时的啄食。

“娘,姐姐将我的画给弄脏了。”一个五六岁,梳着两个童髻,一身红衣的女孩飞快的冲了过来。

手里拿着一张若大的宣纸,上面黑呼呼的,不知画了些什么。

女孩直接冲进了婉柔的怀里,一脸的控诉。

“娘,姐姐弄坏了我的画。”

“雨娇,过来。”

一个年龄大概十二三岁的少女,在后面,慢慢的走了过来。

声音甜美,形态优雅。

“见过娘。”少女终于走到众人跟前,冲着婉柔轻轻行礼。

脸上带着淡淡的疏离和冷淡。

看起来像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婉柔端庄的笑着,轻轻点头,“见过二娘。”

平妻嫡女(四)

平妻嫡女(四)

少女微微一怔,顺着婉柔的视线看向秋兰。

随即轻轻行礼。

“见过二娘。”

这个女孩,弄墨是认识的,她叫雨菲,是妃雪忠的某个小妾的女儿。

不知是不是妃雪忠人品有问题,还是他的基因有问题。

他的妻妾是所有妃家的儿子里最多的,有七个之多。

生的孩子更有九个。

可偏偏,他一个儿子也没有。

现在唯一一个挂在他名下的儿子。妃雨其,还是他二弟,妃雪义的儿子。

“呃……”秋兰何曾见被人这般礼待过。

一时间,居然应付的手忙脚乱。

“好了,雨菲,带着妹妹去园子里玩。与姐姐一起照顾好妹妹……今天是老太爷的大日子……”

“是,娘。”

雨菲应了一声。一伸手,便拉了一脸不情不愿的雨娇。

又向着弄墨伸出手。

“弄墨妹妹,跟我们去玩吧?”

弄墨看向秋兰,秋兰冲她一笑,轻轻点头。

她才慢慢上前,并未伸出手去。只是站在雨菲身前。

雨菲收回手,拉了雨娇,“娘,二娘,我们告退。”

说罢,牵着雨娇的手,慢慢向着之前来的方向走去。

弄墨慢慢的跟在她们身后。

雨娇似乎不高兴,虽然让她牵了手,却将手里的画纸,用力掷下。

可惜,纸仍是轻飘飘的落下,有墨的一面,恰好朝上。

弄墨下意识的望去。只是一望,她便转开头,黑乎乎的一团,早已看不清原来画的是什么。

或者,其实她本来画的是什么,也不比这好什么。

穿过小桥,拐过园门,再走一段铺着鹅卵石的小径,经过一个小小的,长满了绿叶,却没有任何花的花园。

她们终于到了她们要到的地方。

当看到那个名叫百花园的时候,弄墨还是被园里的情景给深深的怔住了。

不算太大的园子。

满园的,大大小小的美人。

平妻嫡女(五)

平妻嫡女(五)

不得不说,妃家的基因非常好。那么许多的女儿之中,居然没有一个长相普通的。

弄墨悄悄撇嘴,包括她自己。

哪怕她的母亲只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女人。

“你喜欢玩什么?”雨菲一进园子,便将雨娇放开。

雨娇立刻钻进一个小小团体,那里的人,都在画画。

而雨菲大概真的准备好好照顾她,居然一直跟在她的身边。

弄墨扫了园子里的众人一圈。

很快便明白,那些人在干嘛。

一圈画画,一圈吟诗,一圈在绣花,一圈在弹琴,一圈的下棋……

都是些大家闺秀们爱玩的,风雅、柔和、有气质……完全适合这些女孩们。

弄墨看了一眼雨菲,找了一个无人的花坛边边的大石,轻轻坐下。

大石有些冷,透过她不算厚重的衣裙,渗透进她的身体。

“我不会。”看着雨菲居然跟她一样的坐了下来,弄墨终于回了她一句。

那些女孩子们玩的……

她得说,如果她只是一个单纯的十岁小女孩,如果她只是这个世界,一个普通的灵魂。如果她只是……

她也许会试图加入其中,然后,被那些女孩们,嘲笑她的土包子行径。

可惜,她不是。

所以,不管会不会,她对加入那些,完全没兴趣。

“不会没关系,我们也只是在玩。”雪菲坐在她的身边,看向满园的小美女么。

弄墨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只是也好奇的看着那些一堆一堆的女孩们。

“一会儿,那些客人们的女眷都会来,会有些其他大家的小姐跟我们一起玩……”

弄墨看了她一眼,立刻便转开了视线。

大概是见弄墨不理她,雨菲说完这些,便也不再开口。

在弄墨身侧悄悄的坐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

“石上凉,还是去那边坐吧。”

弄墨望了望她指的方向。随即轻笑道:“多谢,不必!”

雨菲居然也没有再说话,自顾离开。

未来小姑(一)

未来小姑(一)

果然如雨菲所说的。有很多小姐……

从十七八到三四岁,只要是未成亲的女子,最后聚在这一个园子里了。

看得弄墨那叫一个眼花缭乱。

还好,她的记忆力不错,尤其是在记人方面。所以,虽然多,她总还是能分辩得出,何人是何人。

也有人对她好奇,事实上,几乎每一个人进来,都远远的有人指着她,替她们介绍一下。

毕竟,皇上下旨赐婚一事,是全城偕知的。

这些女子,很自然的,便会想要知道,到底谁是那个倒老霉鬼,被许给了青城王。

偶尔,也会有人上来,跟弄墨打招呼。

却全被弄墨淡淡的拒了回去。

几人要她这边没得到好脸色,自然也就散去。

所以,当园子里人人都在呼朋揽伴的时候,只有她所在的角落,仅有她一个人。

春意惹人乏,尤其是,当暖阳当空,微风轻拂,而一切喧嚣,都离她极远的时候。

弄墨的身形从石上移下,坐在地上,靠着大石,几乎就要迷糊起来。

“你是妃弄墨?”

清脆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疑惑?

弄墨睁眼,一身湖绿的少女立在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6.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