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妃常淡定:墨点倾城-第2部分

她的面前,一脸的疑惑,或者是不可置信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

弄墨扫了她一眼,十五六岁,看起来到是清爽的很。

不像之前的见的几个,一个个涂脂抹粉,身上厚重的脂粉味。

“是。”

没有起身,也不准备起身,只是直直的看着眼前的人。

那女子似乎倒吸了口气,猛的退了两步,又上上下下将弄墨打量了一通。

“你好小!”

弄墨低头看自己,再看她,眼里有着疑惑,却并没有开口。

“我叫南歌,东方南歌……我……呃,我是青城王的亲妹妹。”

弄墨微微眨眼,脸上带起淡淡的笑意。

“你找我?”

“对不起,我唐突了。我只是好奇,妃家会给我哥哥配一个怎么样的女子。没想到……会这么小。”

未来小姑(二)

未来小姑(二)

“你有十岁么?”

东方南歌依然站着,良好的家教告诉她,一个女子,不能随意这么一坐。

“有。”弄墨依然看着她。

这个人是她的未来小姑呢?真有意思,没想到,东方家居然先找到门来。

而且这么直接的,直接就找到她的面前,直接的说:

“我是青城王的亲妹妹……”

“还算他们不太过份,十岁……呜,好像也有点小……不过……”

东方南歌向着弄墨伸出手,“起来吧,地上又冷又湿,别受了潮气,再生了病。”

弄墨心中微讶,又抬眼看南歌。

见她笑得真诚,笑得亲切,不带一点虚假和勉强。

不由心中微微生出些好感来。

伸出小手,被她轻轻握着,被她轻轻的拉起身。

东方南歌替南歌整理整理衣衫,将她裙后的土轻轻拍掉,才笑咪咪的立在她的面前。

“东方姐姐,你来了,怎么不去那边,雨恬姐姐可是早就在等你了。”

甜甜的声音从东方南歌的身后传来。

东方南歌微微转头,轻笑道:

“是雨意啊!今天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说罢,直接拉了弄墨的手,向着一边的暖阁里走去。

相对于这园子里,小姐们的密度,这暖阁里,当然也不会没有人。

只不过,东方南歌是什么人?

她是青城王的亲妹妹,她是威武将军的女儿,她是皇上的义妹,有着公主封号的人物。

就算没有这些,这位东方姑娘,也是皇城里属一属二的才女。

知名度,那是相当的高。

所以,一进去,所有人立刻都来跟她打招呼。

而东方南歌除了笑咪咪的跟那些女孩们打招呼这件事外,又多了一件事。

那就是,向着所有人,介绍弄墨。

“我是我的小嫂子,未来的青城王妃……”

这句话,每见一个人,她都会说一遍。

未来小姑(三)

未来小姑(三)

让弄墨有些哭笑不得,却又微微觉得心暖。

她一直在看着东方南歌的表情。

许是因为,她即将成为她的嫂子。所以,她很直接的将她当作了一家人。

不管她的身份是什么,不管她的外界一切条件。

她很单纯的接受了她,很自豪的将她介绍给大家。

不像妃家的这些人,没有一个人,会像她这般,以她是她们一家子的事实而自豪……

所有人都在对她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将她介绍给大家。

就这么简单的,弄墨对这个东方南歌,心中便有了好感。

因为东方南歌的面子,或者是青城王的面子。

所有人都对弄墨微笑,打着招呼,说着一些虚假的没有任何意义的赞美。

弄墨暗自庆幸。

幸好她要嫁的青城王,一个虽然位高权重,

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想嫁给她。

她看到别人眼里的不屑,怜悯,幸灾乐祸,就是没有嫉妒。

“别理她们。”东方南歌,拉了弄墨到一个屏文后面。

正对着窗口,可以看清园子里的所有人,而她们所在地方,又是一个独立的空间。

而其她暖阁里的人,虽然偶尔向她们的方向看来,可所有人,都悄然的离得远一些。

隔着她们一段距离。

“我哥哥以前,很温柔的……”东方南歌突然开口。

声音悠悠的,带着一些怀恋,一些想往。

弄墨侧头,看向东方南歌。

“我哥哥以前,是傍龙城的四大才子之首……文武双全,相貌也是风流倜傥……”

东方南歌突然看向弄墨,猛的抓起她的手:

“将来你进了东方家,东方家上下,一定会不亏待你……”

弄墨看着东方南歌眼里的祈求之色,眉头不自觉的轻动。

随即轻笑,“现在说这些还早,我才十岁……就算成亲……也还要等几年的……”

未来小姑(四)

未来小姑(四)

皇上再重视那个青城王,也不可能让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嫁进那个人家吧。

不过,她到是有些好奇了,这个青城王,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哥哥……”弄墨刚想问。

便听外面,突的一阵喧哗。

随即,更多的人,齐齐涌进园子里。

弄墨看了过去,立刻便明了。

这一次进来的,都些丫环婆子,三三两两,一进来便直奔她们的主子而去。

也有六个丫环,四个婆子,向着她们的方向走来。

到了她们近前,却只有其中两个丫环靠上前,其他八人,却是隔了一段距离,立在那里。

“小姐。”两个丫环冲着东方南歌行礼。

又看向弄墨,乖巧而真诚的行礼,“妃姑娘。”

东方南歌轻轻摆手,两人起身,立到一边。

她却看向着弄墨,等了半天,也没有任何一个丫环婆子过来侍候,脸色立时便不好看起来。

当下对着身后的两人道:“竹儿,从现在开始,你带着春花,秋月两人,侍候咱们东方府的未来少夫人。”

她身后的一个丫环,立刻跪下,“是。”

随即,冲着远处的四个丫环中的两人点头。

立刻有两人走了过来,三人一起立到弄墨的身前。

“见过少夫人。”

弄墨一脸黑线,刚才她还是妃姑娘,怎么这一转眼,便成了少夫人。

“还是叫我姑娘吧!”她轻轻说道。

又看向东方南歌,“这样,怕不妥吧?”

东方南歌,冲她一笑,一脸的傲气,“不怕,我们东方府的未来少夫人,青城王妃,他们居然敢如此慢怠,我们未找他们问罪……本姑娘到要看他们,谁来多言一句。”

弄墨轻轻挑了下眉,随即也在意。

只是看向三人。

三人的衣服都是一般的丫环的服饰,并没什么特出。颜色也没有跟他们的名字有什么呼应。

未来小姑(五)

未来小姑(五)

只是,竹儿的衣服用料稍好一些,一看便是大丫环。

另两个,只是普通的二等丫环。

三个人长得都只是普通。只不过,不知是不是因为她们侍候的人,身份高人一等。

所以,个个脸上都有着淡淡,不同的气质。

让人一看,便想再多看上一眼。

“各位姑娘,该入席了……”

园门那里,突然有人通报。

立刻,群美偕起,有各自丫环仆妇的拥簇之下,或三三两两,或独自一人,向着开席之地,慢慢行去。

“小嫂子,我们一起去吧?”

东方南歌也跟着起身,拉了弄墨的手便往外走。

弄墨并不拒绝,自顾跟着她向前走。

东方南歌实在是个贴心又仔细的人。

她比弄墨要高上许多,走得再缓,也终比弄墨要快一些。

所以,她的速度放得更慢,弄得比所有人都慢。

而这世上,这种事情,都是按着身份来的。

身份高的人,走在前面,若是冲撞了,被说一声,没规矩没教养,那就是轻的。

重起来,那可就是要人命的大事。

好在现在所在的地方,身份大小各不相同。

有些年纪实在小的,到是早早的就冲了出去。

年纪大一些的,都留了下来,跟在东方南歌和弄墨的身后,慢慢的走着。

各自聊天,一些风花雪月,一些闺房私话……

男女有别。开席,男女也是分开的。

大家子里的席地,自然与小家小户的不同。

不是一张大桌子,一些好菜,一些人团团围坐,好吃好喝的。

大家子席地,是一个大厅,摆着许多的长桌,几人一桌,各摆上好酒好菜。

边吃边玩,偶尔,还会有一些音乐歌舞……

女子那边也是一样。

不论时空如何变,不论时代如何变。

办喜事,除了主家必要做的一些事外。

其他的,不外是送礼吃酒。认识不认识的,熟不熟的,有恩有仇的,全都聚在一起。

未来婆婆(一)

未来婆婆(一)

每一个人都在笑,每一个人,都不带真心。

至从东方南歌出现,她便以弄墨的保护者自居。

一路之上,片刻不离,一直将她带到另一个院子。

见到另一批人。

这一批人,自然也是女子。

一些贵妇人。成了亲的妇人。

“娘。”东方南歌一进来,立刻便拉了弄墨冲到一个妇人身前,一脸的得意。

同时将弄墨推到自己的身前:

“娘,看,我找到小嫂子了。她叫弄墨……这名字可好听?我可觉得,这比那些雪啊雪的,要好听的多。”

弄墨无语望着东方南歌,却一点不觉反感。

东方夫人与东方南歌长得有六分像。

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年纪了。

东方南歌年轻有朝气,而东方夫人却是成熟中带着点妩媚,妩媚中带着端庄……

东方夫人也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弄墨,以她的身份,定是早就知道,妃家这一次准备让谁出嫁。

这出嫁的人,又是多大年纪,哪一房所出。

所以,年垤弄墨这么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

只是细细看着弄墨的眉眼。

弄墨凛承了妃家的美貌,自然是美丽之极的。

便是在妃家的众姐妹中,容貌也是偏上的。

这也是为什么,老太爷会这么容易就听了儿子们的建议,将这个没见过的丫头嫁进青城王府。

要知道,女子的美貌,也是资本之一。

而弄墨,又不似那些常见的大家女子,温柔典雅是有,可看起来,却都是一般模样。气质相似,毫无特色。

她一直未接受这些家族的教育的熏陶。

气质干净而清新,而她本身便是一个行事洒落,却沉静又内敛的人。且不像一些野妇村姑……让人一见,尽有几分出尘之气。

“长大了,一定标致的紧。”东方夫人脸上带着浅笑,看起来,一团和气。

心中也是暗暗点头。

未来婆婆(二)

未来婆婆(二)

她的儿子在傍龙城有什么传言,她如何会不知?

未见弄墨之前,她可是真正的担心,妃家会随便找一个来敷衍她的。

但话说回来。

虽然是她的儿子,她就算是有心包庇,却也不得不承认。

那些传言,十之八九都是真的。

他们心中着急他的终身大事,却又无法逼得太紧。

毕竟,找个女子容易,逼得那些女子愿意也是容易。

可难得的,这女子在见到她的儿子之后,还能不能……

现在弄墨,虽然小了些,但妃家的人也说了。

小,虽然更容易被吓到,可接受能力也高。

在成亲前,让他们多接触些,到成亲的时候,两人也许就不会再发生悲剧。

总比新娘子在新婚夜,刚被掀开盖头,再见到……那样,不疯才怪。

“娘说得极是。”

“东方夫人。”带着浅笑,婉柔的声音从一侧飘来。

人,也伴随着一阵花香,慢慢的走了过来。

“东方姑娘。”

她冲两人微微行礼。怎么说,东方夫人这一家,在这里的身份地位,那是极高的。

“妃夫人。”东方夫人只是轻轻点头。

“东方姑娘长得真正是好品貌,气质出尘……雨恬,你可要多跟东方姑娘多亲近亲近,多向她学习才是。”

“妃夫人客气了,小女……哪里……”

两个女孩各站在母亲的身侧,并不开口,只是两个夫人,自顾你夸我,我夸你。

客气的仅。

直到有人在外面叫道,“请夫人姑娘入席。”

两人才齐齐闭口,相视一笑。

妃夫人是主家,连忙招呼着所有人一起去宴会厅。当然,东方夫人,依然是走在最前面。

只是,这一次,妃夫人跟她并齐。毕竟是主人不是?

在她们之后的,便是弄墨,东方南歌,妃雨恬三人。

再后面,就是她们各自的丫环婆子。

姑娘夫人用膳,自然得有人侍候着不是?

未来婆婆(三)

未来婆婆(三)

主位自然是妃家当家夫人所坐。

客位,东方家在首。

一切都井然有序。

只除了,弄墨。

弄墨算是主,可偏偏,她被东方南歌拉着,坐在了东方家的位置上。

东方家是名门,家里的夫人小姐,别人自然是认识的。

而弄墨却是所有人都不识的,她们很自然的便会问,这个女娃是谁?

如此你来我往,再看向弄墨的眼神,便已经不同。

弄墨自己并不在意。

她从来不是一个在意别人眼光和看法的人。

她只是看了一眼席上,妃家除了雪字辈的四个大夫人和她们的嫡女,并没有其他人在场。

而她娘,秋兰,自然也不在场。

弄墨只是轻扫了一眼婉柔,婉柔立刻似有若无的给她使眼色。

弄墨只作不懂,转头状似听东方南歌的说话。

轻歌慢舞,酒菜飘香。

菜色几乎无人动筷,到是一些女人间的八卦,被炒得火热。

弄墨这两个字,是最新的话题。

虽然妃家一切都私下进行,到现在,若是不是东方南歌出面,弄墨连上这酒席的资格也没有。

但既然上来了,她也就不在意别人说三道四。

淡定的吃着南歌替她夹的热菜,品着热茶,淡定的听着那些所有人都听得到的悄悄话。

天下间最最厉害的几样东西,这女人的嘴可算是一样。

好的变成坏的,不过是双唇一张一合。

坏的变好的,也是双唇动静之间。

这无中生有,有变无,更是简单容易。

弄墨一直面带微笑,偶尔还会给南歌夹一筷她觉得不错的美食。

说起来,这世界的美食,还真不怎么样。

没有榨油技术,用的都是动物油脂。

要么是生冷菜盘,要么是烤,或者是蒸煮,还有熏的……

吃起来虽然也不错。

可是,她一直生活在外面,条件并不允许她们有多种烹制方法,几乎不是蒸,便是煮。

十年了,吃得实在厌了些。

未来婆婆(四)

未来婆婆(四)

“弄墨。”东方夫人突然开口,声音有些脆。

在一些嗡嗡声中,显得特别的响。

弄墨立刻放下筷子,看向东方夫人。

虽然刚见面。但是东方家的这母女俩,给她的感觉十分不错。

其他人,也都齐齐望了过来。事实上,众人的视线一直就不曾离开过弄墨。

一个乡敝丫头,只顾着吃喝,哪里有她们的女儿,那么端庄文雅……

“我欲跟你们老太爷商量,让你住到我们东方府去,可愿意?”

弄墨微微眨眼,有些意外。

这种事,本不该来问她。

这个世界的婚约,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们决定就好了,哪里还用来问她的意思?

东方夫人这一举动,让弄墨对她的好感越发的多了一些。

“一切但凭老太爷和夫人作主。”弄墨轻轻垂下头,声音清淡。

“弄墨,叫……”东方南歌微微皱眉,“叫……伯母。”

弄墨眨眨眼,她敢确信,之前东方南歌那微微一顿,是想她直接叫东方夫人为娘,或者婆婆。

好吧,现在,她对那位久闻其名的青城王的悲惨程度,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了。

那个人,在拥着那样的荣宠之后,她一个小小的野丫头嫁给他。

不但没有人嫉妒,反而人人怜悯。

而她的家人……似乎很怕她反悔,甚至……跑掉……

不过,她轻轻笑着,向着东方夫人,“伯母。”

“乖,乖。”东方夫人立刻满脸堆笑。甚至高兴的直接从腕上抹了一个翠绿有翡翠镯子下来,就往弄墨的手腕上套去。

弄墨轻轻一笑,并不拒绝。

有句话叫,长者赐,不可辞。

她若不收,别人只会当她小家子气,没见过世面。

没错,她是跟她娘生活在偏远的小街小户里。

但并不表示,她没见过世面。对这个世界的一切,一无所知。

东方青城(一)

东方青城(一)

寿宴,很成功。

偕大欢喜,宾主尽欢。

而且,除了妃弄墨成功有了主,妃家其他女儿,几乎全都被人问津。

当然,这样的情形并不只是出现在妃家,几乎每一个曾露过面的女孩,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被问起。

是否有了亲事?我家的儿子,或者谁谁的公子……很不错……

也许,他们可以试着如何如何!

每一个人都有人提起,覆盖面积几乎将整个傍龙城的势力全部笼罩其中。

只是,每一个人都在应付。

不论说的时候,是真是假,一切,都得以利益为前提。

弄墨在宴会之后。便带着东方南歌去她住的院子。

出了门,有人领着她,到一个与昨天完全不同的院子。

她才记起,她娘已是平妻,一个不应被人知道的平妻。

她们在妃府的地位,已然与昨日不同。

人生如戏。

这样的认知对她并不新鲜。

所以,她没有任何异色,坦然的跟在那个自称筷子的丫头向着刚属于她们的小院走去。

“这里的人,对你不好。”

东方南歌是个率真的女子。

大概跟她的家庭比较简单有关。

她只有一个爹,也只有一个娘,一个哥哥。

不像妃府,有着一个爹,却有那么许多的娘,更有着让人眼乱的姐妹兄弟。

“没关系,娘一定会说服妃老太爷,让你搬去我们那里住。”

弄墨微微挑眉,“听说,你们,跟……你哥哥不是住在一起?”

东方南歌微微一怔,脸上再次闪过一丝黯淡。

“是啊,哥哥怕吓到我们,把跟我们相连的院门封了,不许我们过去……”

东方南歌幽幽一叹,“可其实,哥哥没那么可怕,虽然一开始……的确会被吓到,但是,我现在保证,我不再害怕了……”

毕竟,她那个时候,也还小吗……

东方青城(二)

东方青城(二)

可惜,她哥哥却将自己关了起来,便是她们去探看,也总被屏风挡住。

别说脸,连人也看不见。

“你……”东方南歌突然停在弄墨的面前,一脸担忧的看着弄墨,“你不会……反悔吧?”

弄墨微微一怔,随即摇头。

这个婚约,就目前来说,她觉得,很不错。

不会引来麻烦,反而得了庇护。

更能让她娘过得舒坦一些,她何乐而为。

更何况,她才十岁,距成亲的时间,还远的很。

“那就好。”东方南歌立刻松了口气,“我保证,哥哥的性子真好……他……不会错待你的。”

当然,前提是,等弄墨见到她哥哥的时候,还能如现在这般。

两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儿,便到了弄墨还未见过的院子。

那院子是极大的,几乎跟她们之前在府外住的宅子一般大小。

院子里人也多,正悄无声息的忙碌着。

“姑娘,您回来了?”一进院子,立刻有人迎了上来。

虽然没有全府通知,可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现在这位姑娘的身价已不可同日而语

这些侍候人的人,都是极有眼色的,最善见风使舵。

“我娘呢?”

弄墨轻轻的问。

“回姑娘,夫人被老太爷请了去,说是商量……姑娘的终身大事……”

弄墨暗暗挑了下眉,不再说话,让人引了东方南歌进院子。

又让人将几个丫环请到一边去吃茶。

而她,便与东方南歌一起逛起这院子。

“东方姑娘……”弄墨突然开口。

却让东方南歌微微皱眉,脸上闪过一阵诡异之色。

正疑惑间,便听她道:

“弄墨……呃,这个,咱们的年龄的确有些混乱……这样,你叫我南歌,可好?什么姑娘不姑娘的,咱们以后是一家人,你还是我的嫂子,再叫我姑娘,岂不生分了。”

弄墨轻勾下嘴角,随即点头。

“好,南歌……”

东方青城(三)

东方青城(三)

按着这个世界的习惯,或者她应该再加一个姐姐什么的……

可她这个称谓还真不好加,叫姐姐,她会是她人嫂子。叫妹妹,她明明比自己大太多。

所以,不如不加的好。

院子挺大,也有了些风景。比如假山,比如小花园,比如一些树……

院子里的房间也有好一些。

除了主人们住的两个大厢房外,还有边上的一些小厢房。

现在这院子里,大大小小,加上粗使丫环婆子,也有十五个之多。

所以,虽然院子大了,却并未显出几分宽敞来。

“姑娘,老太爷使人来请。”

弄墨看向说话人的身后,见那来福正立在院门口。

当下与东方南歌相携着,招呼了她的那些下人,一起向着前厅走去。

老太爷在一处书房见客。

到时,不只老太爷在,还有很多人也在。

东方南歌依然是直爽的,一进去,便拉了弄墨,到一个中年男人面前。

“爹,这就是弄墨。”

东方老爷是一个武将,却并不像一般的粗鲁之人,锋芒毕露。

相反,他是一个沉稳内敛之人。

一个受过血过火的洗礼,彻底超脱的人。

“弄墨,还不见过东方将军?”

老太爷一见弄墨,立刻笑咪咪的说道。

弄墨立刻向着东方将军行礼。合规合矩,让人挑不出一丝错来。

让边上妃家的人见了,暗暗点头。可那心思玲珑之人,却又难免会多想一些。

“弄墨,皇上给了妃家天下的恩赐,将你赐婚与东方将军的公子,青城王。”

老太爷开口,脸上依然带着笑。

“皇恩浩荡……但将军贤伉俪心仁,怕你不适……现在,让你先去将军府,与青城王相处一段时间,适应一段时间……”

弄墨静静的听着,嘴角噙着淡淡的笑。

适应么?

其实,只是为了让她先试一试。看她会不会被吓死,或是吓疯。

东方青城(四)

东方青城(四)

毕竟,如果成亲当天被吓死或是嫁过去之后再吓疯,可就太过难看了。

不只青城王难看,东方府也难看,妃家也难看,皇帝的脸色更会难看。

“一切但凭老太爷作主。”

这是弄墨唯一能说的话。

而且,她也对这个青城王有些好奇。

他到底凭着什么,将那些女人,吓死吓疯的?

那些市井流言,她自然不会信,但是,想来就算不吓死,吓个半死,吓昏过去,大概也是真的。

除了这个流言,她更想见识一下,这个当初的,傍龙城才子之首的青城王。

他的琴棋书画堪称四绝。

天商王朝一直有斗琴斗棋斗书斗画之说。那个青城王,虽然后来从来不曾现身,但是,每一年的四状元,几乎都被他所得。

这让曾偷偷参加斗画,却屈居第二的她,很不服气。

“既然如此,今日让人收拾一下,明日便……”

“不用了。”东方夫人突然开口,打断老太爷的话。

“弄墨这孩子我挺喜欢,一会儿,便跟我一起去吧,这府里的么……大概也没什么可收拾的。”

东方夫人斜了老太爷一眼。眼里有着淡淡的怒意。

随即又转向一边静静安坐的秋兰,“我看夫人身子似乎不好……赶明儿个,我让人送些药过来……”

又转身对着外面叫了一声,“兰婆子,进来。”

“夫人。”一个身着青衣的老婆子进来,向着东方夫人行礼。

“兰婆子懂医理,就留给夫人,这弄些汤水,到是得索的。”

东方夫人俨然一副当家主子的模样,自顾吩咐着。丝毫不给老太爷面子。

“兰婆子可是我的得力人儿,在咱们将军府里,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决不会辱没了夫人。”

弄墨眨眨眼,静静的看着。

直到东方夫人偶尔的看向她,眼里有着淡淡的安抚,她才轻轻回以淡笑。

东方青城(五)

东方青城(五)

弄墨不得不赞叹,这东方家的人,个个都不简单。

这位东方夫人实在是个妙人儿。

她的作法,与之前东方南歌所做一样。

妃家虽然是大家,在朝上也有些官职。

然尔,与东方家是决对无法比拟的。

东方将军是一品武将,他的儿子是青城王,当今天商王唯四的王。

东方夫人是一品夫人,东方南歌是公主。

哪一个,都是妃家不敢惹得。

这俗话说得好,王爷的管家大三品。

就算是东方家的一个仆人,放到妃家,也是无人敢惹的。

东方夫人这么一出,就是将秋兰给护了起来,妃家上上下下,敢不给秋兰面子,却不敢不给东方家的面子。

这同时,也是安弄墨的心。

或者,真如她所说的,她是当真喜欢弄墨这个孩子的。

“秋兰,还不快谢过东方夫人。”

不论老太爷是不是高兴,面上都得表现出高兴。

秋兰起身,却被东方夫人拦住,“以后就是一家人,何来这些生分……到是你的女儿,你辛苦养大,却要被我抢了去……”

又是一阵笑谈。

东方家众人终于要告辞,而弄墨在与她娘道别之后,便两手空空,被东方南歌拉上了她的轿,一起离开妃家。

第一次到妃家,只待了一夜两天。

从轿帘处看着妃家大门上的镏金大字,轻轻的笑着。

东方府,并不在热闹繁华之所。

离那些大家府地有些远。

大概是因为,他们家是武将出身,来来去去,总会有战马之类。

让战马在大街上绕着可能的行人慢慢的前行,实在是委屈了些。

东方府占据了一个小湖,宅院就建在湖边。四个门,其中一门,修了一条极宽大平整的道路,直通到城门口。

那条路,只要东方家的战马进城,便会立刻全路封锁,无人敢踏上一步的。

东方青城(六)

东方青城(六)

且不说东方家财力如何,只这条路,便可见,皇上对他们家,有多恩宠了。

东方府是一个极大极大的宅子。

说是宅子……其实以弄墨来看,这些大家的宅院,更像是公园。

能住人的地方总共就那么些。更多的,都是风景。

区别只在,谁家的风景多,谁家的风景够大……

东方家的景决对是弄墨目前所见的最大的。

大概是在郊区的关系,居然将院墙直接着山体。不知道的,还以为那山,也是他家院子里的。

妃府里的小桥流水,只是一个意境,虽然细致美化到了极致,可也只是微景。

相对于东方府的这些长拱桥,院中湖泊……那实在是显得小家子气了些。

事实上,相对于东方家,妃家本就只是小家子。

“那是我哥住的院子。”东方南歌指着远处一堵墙对弄墨说。

“等一下,爹跟娘会去跟他说,尽量让你……呃,住到他那里……”

虽然这样与礼不合,对弄墨的闺誉更是有碍。

但相对于青城王的终身大事,弄墨的闺誉,实在是不足道的。

看着那显然是后来才封起来一个圆形拱门,看着高耸出墙的青松。

弄墨轻轻点头。

“你哥,一直在那里,不出来的么?”

“当然不,我哥也要上朝的,只是,他要是上朝,必会戴着头笠。”

东方南歌轻轻一叹,“我爹说,就算是见皇上,他也是戴着的。”

弄墨轻轻眨眼,看来,这个青城王是脸上出了问题。

只是,他好奇,一个男人,能出什么问题,脸上有伤?

如果伤得很重,伤口很难看……到是可能吓到人,只是,吓到疯,吓到死……

好像还是有些夸张。

而且,一般就算有伤,自己的家人,应该也不会被吓到,尤其是。

听东方南歌的口气,她们应该是非常关心他的。

看到他受伤,可能吃惊,可能伤心,可吓到……

东方青城(七)

东方青城(七)

还未见到这个人,弄墨已经开始好奇了。

初到东方府,弄墨被安排与东方南歌一起住。

东方南歌之前说,要给弄墨的三个大小丫环。果然一直以弄墨为主。

一直跟着弄墨。

弄墨自在接受,只是也不指使她们。

到东方府时,已是晚上,简单洗漱,一起用了晚饭。

东方夫人又安慰了下弄墨。

只说让她安心住着,并不着急云云。

弄墨想说自己并不着急,只是怕东方家的人着急。

只是她并没有说,别人说什么,她便听着。

不多言,也不表态。

十岁的女孩该表现出什么样来?

她不知道,她接触的不多。

而上一世,她十岁的时候,跟着师姐妹跟着师傅一起学艺,从一岁开始,从她会说话开始。

别的孩子,学说话,是爸爸妈妈,她们学的,却是一些练功法门,一些她们一生也不能忘记的功法。

什么童年……她们从来都是与正常人不同的。

夜星明烁,弄墨安心熟睡。

天未明,她早早起,在三个丫环的服侍下,着上东方府替她装备的衣饰。

与妃家自是不可相比的。

一身桃红新衣,带着淡淡的荷叶的清香。

“不知姑娘爱什么香,便用了夫人挑选的香。”

竹儿如此道。

弄墨轻笑着,“夫人的眼光自是好的。不过,以后,我的衣饰,不用熏香。”

她曾是雇佣兵,是一个杀手,怎么能让自己身上有这种味道?

“是。”

“姑娘,天还未亮……”

竹儿看着窗外,有些犹豫。

弄墨轻道:“我只是爱看日出,你们不用理我。”

说罢,出房门,来到院子里,爬上院子里的假山之上。

盘腿而坐,看着东方。

天地有气,却属这日出之时,太阳欲升未升之时的气最是浓郁。

不只浓郁,且纯净。

每一天的这个时候,是她们这一门功法修行最佳时机。

东方青城(八)

东方青城(八)

这个世界没有被污染,天地间的灵气不知要比那个世界浓郁多少。

连她这一世得的这个身体,都要比前世的那个身体,要纯净的多。

也所以,她才十岁,便跟得上前世二十六岁时的水平。

只要她继续努力,她一定可以达到师傅曾说的,画出永不会消失的灵画来。

唔……也许,还可以画一个美人陪着自己……

弄墨轻轻失笑,看着东方的第一束光线亮起。

她立刻摒弃所有杂念,一呼一吸之间,将那些常人看不到也感觉不到的灵气,一点点的吸收进身体……

呼——吸——呼——

整个日出的过程,非常的短暂,只有几分钟而已。

弄墨从会走路开始,到现在,整整九年,不曾错过一次。

太阳升起,弄墨爬下假山,竹儿立刻送了披风上来。

“姑娘,这春寒更易让人受冷,先回屋喝些热汤。”

弄墨应声,回屋,却见东方南歌正从另一个方向也走了进来。

只是与昨日不同,她一身利索的短装,头覆薄汗,手持长剑。

看到此情,弄墨微微挑眉。

而东方南歌居然已经冲了过来。

“弄墨,你也起了?”显然,看到弄墨起得这么早,她有些意外,却更高兴。

弄墨轻笑,“是啊!你这是?”

“练剑。”东方南歌将手里长剑一抛给身后的荷儿。

“我爹是武将,身为他的女儿,怎么能不会武?”

弄墨又笑了。

与弄墨的吐讷静修不同,东方南歌一身的汗,不得不先去沐浴。

洗好,一起去用膳。

东方家的饭桌很小,一个不大的方桌。四个位置。

按理说,该是正好一面。

只是,弄墨一直与东方南歌挤在一处,而桌上,总是空出一面,摆上碗筷,盛上热饭。空在那里。

弄墨没有问,因为东方家的人在开饭前总是会等上片刻。

直到管家回报说,“公子说,在松园里用饭。”

他们才会开动。

东方青城(九)

东方青城(九)

弄墨还未去了解东方家的人,东方家的一切。

可仅凭这不到一天的接触,她已经开始有些喜欢这里了。

用过早饭。东方将军骑着战马出城。

城外有军营,身为将军,他要替皇帝练兵。

虽然,以他的身份,其实并不需要日日过去,但他带兵多年,热爱军营。

东方夫人带着管家去了松园。

也就是东方倾城所住的地方。

在初听到,那位青城王爷的本名叫东方倾城的时候,弄墨被狠震了一下。

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一个男人,却起这样一个名字……

可东方南歌却说,以她歌以前的长相,很对得起这两个字。

而弄墨因为东方南歌这句话,再次震了,也再次无语。

弄墨跟着东方南歌熟悉东方家。

就像前世的那些人去公园玩。只不过,没有摩天轮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