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妃常淡定:墨点倾城-第58部分

风犯的尊者,而表现的变脸特技而变得开心。饭后,弄墨带着东方睿上楼休息。而东方倾城与那两人,却是又围到了书房,开始计划今夜的行动。

行动将弄墨排除在外,因为弄墨的武功与他们实在不在同一等级上。更因为,还有一个东方睿需要人照看。将小家伙带着或是一个人留在这里,不论是东方倾城还是弄墨,都是决不愿意的。

第951章:混乱之地的诅咒(十四)

第951章:混乱之地的诅咒(十四)混乱之地的诅咒(十四)

所以,只能弄墨留下来。

不过,为了能早些解决这边的事情,弄墨在他们商量完事情之后,便将东方倾城叫到了房里。给东方倾城一番准备之后,才放他离开。

东方倾城跟两个尊者自去他们早就知道的目标那里去。没弄墨什么事。

她便躺在阳台上的躺椅上,闭目休息。

她一直未睡着,东方倾城不在身边,她便必须保持十二分的警惕心,因为东方睿需要她保护。

夜,很快结束,东方呈鱼肚白时,她已经做好了早饭,等着东方睿醒来,等着东方倾城归来。

只是,她两者都还未等到时,却等来了古易和知下来,还有一个女子,十八九岁,整个人瘦的只剩下一堆骨头了。被古易抱在怀里,古易是一的心疼……

三人本来是准备去紫衣尊者的小院的,可一看到她这边的小楼,立刻便呆了。

而就在同一时间,那紫衣尊者的小院里的门也从里打开。蓝心,正一脸诧异的站在门内,望着门外的一切。

弄墨立在阳台上,冲几人轻笑着打招呼,惹得众人又是一阵发怔。

随即那知天下便带着众人,一起走了过来。

弄墨站在楼上,看着众人,扫过蓝心,见她精神恢复不少,便又转开,去看古易怀里的女子。

之前听说,古易的女儿生病,需要盘龙木来医治,现在看来,这便是他的女儿了。

一个只剩下半口气的,靠着一些珍贵药材吊着的女子。

“盘龙木,真的可以救人吗?”弄墨不知道,或者真的可以吧。至少,当初,她的寿儿刚出生时,那个神医就是用盘龙木吊着寿儿的性命。不过,后来被师傅骂了。说那根本不顶事……

可见,那盘龙木根本没什么大用。便是有也是治标不治本。

不过,这个女子的样子,看起来到不像是病的样子。

两眼无神,印堂发黑,周身一股污晦之气环绕。与其说是生病,不如说是被小鬼缠了身……或者是……降头术!

^^…………今天更新结束…………

第952章:诡异的妇人(一)

第952章:诡异的妇人(一)诡异的妇人(一)

想到这三个字,弄墨眼前突的又是一亮。

让几人进屋,时间离东方睿醒来还要有半个多小时,便下来招呼他们。

几人进屋,自然是对这屋子里又是一番好奇,还好他们几人都震摄与东方倾城,不敢对她无礼,便是看,也只是偷偷的打量。

弄墨却是不管他们,也没准备给他们倒杯水什么的。很直接的来到那个生病的女子面前。

“她叫什么?”

弄墨手摸上她的手,冰冷僵硬。随口问着,手又去掀她的眼皮。

“古沁。”那女子是口不能言,只是古易在一边代答。

弄墨的手突的伸向女子胸前,摸上她的心口位置。这一摸,眉头立刻一皱,随即一展。

“果然如此。”弄墨笑咪咪的点头,随即收回手,去了里面洗了手,再出来,却被古易给吓了一跳。

那古易一听她一句果然如此,立刻便猜想着,她定是知道这病是怎么回事,更想着可能她有办法医治,当下一见她出来,立刻便直直的冲着她跪了下来。

“夫人,请救我女儿一命!”

弄墨眨了眨眼,随即笑咪咪的坐了下来,才对古易说道:“先起来。”

古易一的不愿,可终究还是又站了起来,弄墨指着那古沁的身边,“坐下来,回答我几个问题。”

古易立刻坐了下来,一本正经的看着弄墨,像个好好学生一般。

“她这样有多久了?”

“三年。”

弄墨轻轻点头,“现在你好好想想,在她生病之前,你和她,可曾得罪过什么人,或者去了什么奇怪的地方,见了什么奇怪的人,见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古易一时间很是不解,不知道这跟他女儿的病有什么关系。不过,他还是很用力的想了又想。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已是三年前的事,有些久远了,一时间竟想不起什么事来。弄墨也不催他,其他人只是静静的看着。只让他尽量的回忆。

第953章:诡异的妇人(二)

第953章:诡异的妇人(二)诡异的妇人(二)

古易想了想又想,手扯着头发,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

最后还是那古沁突的发出一声极细的尖叫,惊了古易,却也同时提醒了古易。

古易立刻叫道:

“是了,是了,三年前,她生病之前,本是要去砂原的,走东边的沼泽,却被我发现,没去成,回来之后便病了……一病便这么多年。”

说到这里,古易眼里竟又有了泪。看得出来,对于女儿的病,他也很纠心。

那古沁虽然口不能言,可眼里却滑出一滴泪来。

弄墨看向古沁,“为何要去砂原?你一个人,还是有别人一起?”

古沁突然显得有些激动,嘴巴用力张了又张,终于还是未能发出声音,只是眼中的泪却又流了出来。

弄墨看向古易,古易有些怔怔然,好久才突的“啊”了一声,猛一拍大腿,一副懊恼的样子。

弄墨挑了下眉,“想到了什么?”

“是隔壁的小子,那小子十八九岁,长得到是一表人才,可惜不思上进,整日偷鸡摸狗,我还觉见他一大早的,从寡妇家出来……三年前,那小子突然向我女儿提亲,被我打了出去……”

顿了一下才看向古沁,“现在想来,当初沁儿生病之后,那小子也就再没有踪影……只是一直以来,我忧心沁儿,却未曾注意到他。”

弄墨眉头轻轻皱起,看向古沁,见她眼里的泪越流越多,竟是伤心不能自制。

“那人家中可还有别人?”

“有,是一个妇人,那妇人……”说到那妇人,古易的眉头却是猛皱,似乎是觉出了些诡异之处。

“以前觉得,那妇人最多不过三十岁,那时偶尔曾听别人提起,这妇人已有四十岁,只是保养得宜,所以才显得非常年轻……说起来,那妇人也是个外来人,当年,她家的丈夫是我一兄弟,他早年丧妻,只留此子,后来从东边沼泽出去……”

第954章:诡异的妇人(三)

第954章:诡异的妇人(三)诡异的妇人(三)

“后来便在砂原上带回来这个女子,后来便留下了这个女子,当时那女子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一身绝代风华,到是让众人羡慕良久,甚至还引得许多人走东边的沼泽去砂原……可惜,好运气不是人人都有,那些人去,有的根本未能过沼泽,有的便是去了,也是有去无回。”

古易似乎掉进了回忆之中,居然说了许多过去的人,谁人不曾少年狂,果然啊!

没有人去打断古易的话,任他说着过去的那一些荒唐事,看起来,他自己也许久不曾回忆起那些了,说得很是感叹!

不过,他终究是忧心女儿,那情绪只上瞬间失控,很快便收回心思。

“当时未曾想太多,因着女儿生病,我准备出去寻医问药,便托她照顾沁儿。当时想着,我与她丈夫乃是生死兄弟,兄弟走后,对她母子也算是照顾有佳……她的儿子虽然不太成器,可她对沁儿到是真心好的……”

说到这里,古易有些疑惑的看向弄墨,“怎么,她……有什么不对么?”

弄墨立刻摇头,“没有。”顿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古沁,才抬眸看向古易:“不过,你最好让人注意一下她。”

古易脸色一整,立刻点头,“好。”

弄墨的目光这才看向古沁,随即勾了勾嘴角,“你带她寻医问药?寻的谁,问的什么药?”

古易一听,立刻又规规矩矩的站了起来,“这,这,这医自然是,公子和夫人,药……药……”盘龙木三字,他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弄墨只是一笑,也不逼他,“行了,把你女儿丢这吧,她这毛病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治的,可能十天半月,也可能是一年半载,没准是十年八年……”

听得弄墨的知,古易立刻便兴奋了起来。至那十天半月,十年八年他根本就没往心上放。只要能治便行。

而听着弄墨的话,是必定有治了。

第955章:诡异的妇人(四)

第955章:诡异的妇人(四)诡异的妇人(四)

“谢谢夫人,谢谢夫人……夫人但有要求,请尽管说来,任何事古易定……”

没给他再多废话的时间,弄墨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东方睿快醒了,便直接起身上楼。只是在上楼之前突的停下,诡异的扫了古易一眼,“这病治起来可是要吃些苦头,你到时别心疼就行。”

“只要能治好沁儿,一点苦头算不得什么,算不得什么……”

可不是,跟丢了性命相比,一点苦头算什么?

弄墨不再管他们,自顾上楼,果然,一到楼上,东方睿恰恰好的从床上坐起,正歪着头打量着屋里的情形,大概已经忘记了昨夜的一切。此时初睁开眼,屋里的一切,都让他觉得陌生。

一看到弄墨,立刻便叫了起来,“娘!”声音里还是带着些疑惑一点怯意。

弄墨心中一软立刻便走了过去,将他从被子里抱起来,先用力的抱了抱,才开始笑着边跟他说话边替他穿衣。

穿好衣服,弄墨便带着他去洗漱,再结束,便带他去吃饭。

到的楼下,那四人还在,古易高兴,因为他的女儿有救了,古沁一直双目轻闭,泪流不止。这两人都管着自己的情绪,所以并不奇怪。

而知天下和蓝心两人却是只觉眼睛不够用,左看右看。

那知天下更是坐不住,伸手到处摸了起来,偶尔还会对着一些小东西,傻呼呼的试了又试。

弄墨也不管他们,将东方睿安罪在餐桌前,便去盛饭。

这一弄,知天下便已经跟了进来。一副好奇宝宝的盯着弄墨碰过的每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

弄墨扫了一眼,“天然气灶。”

“这是什么?”

这一回弄墨都不扫,直接回道:“抽油烟机。”

“这是什么?”

“电冰箱。”

“这是什么?”

“消毒柜,自动洗碗机……”弄墨突的站在他的面前,“你不是知天下么?”

第956章:诡异的妇人(五)

第956章:诡异的妇人(五)诡异的妇人(五)

“惭愧惭愧!此时此刻,我才知道,什么叫井底之蛙!”

说完,又去摆弄之前问的那些东西。

弄墨也不理他,直接与东方睿一起坐下,招呼蓝心一声,蓝心看着那些从未见过的东西,哪里敢接受她的邀请,直接拒绝了。

弄墨也不在意,直接跟东方睿自己吃了起来。

早饭结束,弄墨带眘东方睿在外面玩,小小的池塘已然成了一个水上乐园,弄墨又画了一些水上玩的东西给东方睿,东方睿玩得开心,那知天下更因为好奇,也不可多得着玩得极疯。

到是乐得弄墨搬个躺椅在边上只管晒太阳。

蓝心一直半真半梦半疑惑的看着这一切。

她比其他人更明白,弄墨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画出来的,可是,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那些画出来的东西,与她从弄墨的画里弄出来的东西不一样。

弄墨不曾看过蓝心从画里弄出来的东西,所以,她无法理解蓝心的心情。

说起来,蓝心一共只见得弄墨两副画,一副是朱雀国送来南国的那一副。巫师宗庙里找了几千人解其中奥秘而不成,只有蓝心,将里面的鸟儿完整的弄了出来,只是,那鸟儿也只是一闪而逝,前后不过两呼吸时间。

第二副却是在夏侯月澜那里见到的,那一副却是要成功许多,她让鸟和事实在夏侯月澜从傍龙城一直飞到汨罗江,还又支持了半日工夫。只不过……

那副画上共有四只飞鸟,她却只弄出来一只,而且,那一只还是有着两只鸟头……

当时她曾想,或者便是因为如此,那鸟才能坚持的时间更久些。

后来她也多次想要再得到弄墨的画,可惜却总是不得机会。现在看着弄墨随便折根树枝,只在地上随手一画,便能画出任何她想要的东西。

而不必像她那样,第一次成功,她足足休息了两天才恢复,第二次成功,她更是休息了近七天,才彻底恢复。

第957章:诡异的妇人(六)

第957章:诡异的妇人(六)诡异的妇人(六)

直到此时,她才明白,为什么弄墨可以永远那么轻松不在意的笑着,更明白,为什么她对自己能破解她的画,一点也不在意。

直到此时,她才懂得,她根本不曾破解她的画,她永远也无法掌控她。就连之前的要挟……现在看来,也只是一出笑话。

弄墨自然感觉得到蓝心的心情有了变化,虽然不具体。

不过,她却并不想多说什么,反而是一边的古易,让她无法不正视。

因为那古易一直用一种期待又指控,信服又担心,想来催促又害怕会适得其反的极端矛盾的眼神看着她。

那样强烈的视线,让弄墨想要忽视,也是不行啊!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弄墨实在有些无语的。不过,想到如果那是自己的孩子,只怕她也是如此吧!都是一片为了子女的心意,她也实在不想太过为难他。

“夫人,可否请……请夫人尽快医治沁儿?”

弄墨看了一眼同样被放在阳光下的古沁,才看向古易。

“既然我应了你,自然会替她医治。”弄墨抬头望天,“不过,代价可不便宜。”

“夫人请尽管开口。”

弄墨看了一眼古易,才慢慢道:“你在司城的商铺,收集消息的管道,似乎挺多……”

古易微微一怔,随即立刻点头,“夫人若是喜欢……”

弄墨摆摆手,“我不喜欢,不过,将来有人可能会喜欢,到时候,看他的味口有多大!”说到这里,弄墨笑看着古易一眼,“到时,你可能会一无所有……”

“无妨。”古易立刻急道:“我从些现在开始,定更加努力发展那些商铺,将那些管道发展壮大,以备到时夫人所说之人需要……”

弄墨心中讶异,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古易,这古易到是让她刮目相看了。

“难得,真正难得……”

第958章:诡异的妇人(七)

第958章:诡异的妇人(七)诡异的妇人(七)

弄墨突然仰天轻叹,“你尽管放心,你女儿的命,我会替你留着,最多一年,定还个健健康康的女儿给你……不过,那个妇人,你可要看紧了。”

古易先是一喜,接着便是微怔,随即严肃的点头,“是,我一定看紧了那个妇人。”

弄墨跟古易说完,便又转开了头,看向那个古沁,只在那女子身上停留片刻,便又转开,继续看着正跟知天下一起玩得开心的东方睿。

神线偶尔还会拉远,等着东方倾城回来。

他们此去,本说好只到天亮便会归来,如今天亮已是好一会儿,三人却仍未回……这让她心中微微有些担心。

东方倾城武功虽然极高,但是面对的毕竟未知的敌人。

而未知的,永远是最可怕的。

“你真的是人吗?”

极其突兀的,蓝心看着弄墨,慢慢开口。

弄墨有些讶然,随即失笑,却并没有开口,只是轻笑着看着蓝心。

“如果不是神仙,你怎么能做到这一切?只是凡人,怎么能有这样的好运气……”蓝心看着弄墨,眼睛里甚至有了丝狂热。

“还记得妃雨菲吗?”蓝心突然问道。

弄墨微微挑眉,随即脸色微沉。

“我见过她。”蓝心悠悠开口,她的头轻轻抬起,望着天际,因为阳光的关系而轻轻眯起。“她与你极像。”

弄墨没有说话,继续听着,只是,心中却是五味杂陈,复杂之极。

想到妃雨菲,她很自然便想到白小大夫……他的死,是她永远无法释怀的一件事。

“她的小时候,与你几乎是一模一样。默默的将一切看在眼里,却只是冷眼旁观,事情不落到她的头上,她决不会多望上一眼。可偏偏,她的天份极高,高到让人吃惊的地步。”

“可以说,她小时候的天份,比你还要高,她的能力,比你要强,她的心,也比你更坚强……”

第959章:诡异的妇人(八)

第959章:诡异的妇人(八)诡异的妇人(八)

“可是,她的运气却不如你。她若是能学到你的能耐……若能遇上教你的那位高人……她的成就,必比你强上百倍。”

“我曾想,人的运气才是人最重要的东西。可现在想来……不是,那根本不是运气所能决定的。你的这些能耐,根本不是凡人所能会的……千百年来,别说是天商或是漠野,便是南国,也从来不曾传出有你这般神奇的能耐,除非是神仙……”

蓝心说完,直直的看着弄墨。一动不动的,想从弄墨的脸上眼里看出点什么来。

可惜,她再一次失望了。弄墨根本连望都没望她一眼。而是两眼轻闭,看不出一点情绪,只是静静的,冷冷的,慢慢的问她:“你怎会见过雨菲?”

直到问完这句话,弄墨才慢慢的转头,眼睛慢慢的睁大,静静的,冷冷的,直直的看着她。

说不出的冰寒阴深之气,从弄墨的身上慢慢发散,一点点的袭向蓝心,让她忍不住皱眉,控制不住的轻轻打颤。

“你!”蓝心惊骇出声,两眼瞪得溜圆,可喉咙却似被人掐住了一般,再无法吐出一个字来,连喘息,都变得困难。

“说。”弄墨冷冷的看着她,突的眼睛一闭,吐出唯一一个字来。

弄墨的声音一向很小,只是,从来不是没有任何震慑力,一切只看她想要什么样的效果。此时运上精神力,这短短的简单的一个字,差一点将蓝心的神志给震散。

只见蓝心整个人猛的一抖,手猛的扯向头发,可只是一扯又疑惑的松开。

接着疑惑的看向弄墨,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惊惧,眼神几乎就要焕散。

可一瞬间又凝集,看向弄墨,不停的深深的喘息。许久,才恢复了正常。

“你们只知朱雀国的里的那些术都来自南国,却不知道,朱雀本就是南国的一个分支。朱雀国的第一任皇帝,其实是南国的一个不受宠信的皇子,被J人所害逃出南国……”

第960章:诡异的妇人(九)

第960章:诡异的妇人(九)诡异的妇人(九)

“那皇子后来便在天商之南建立朱雀国……”蓝心说到这里突的一阵恍惚。

“所以,朱雀国才能打通一条与南国相通的路线,那条路线存在了几百年,本是那皇子准备带兵攻回南国之用,可惜,终他一生,也未能成行。”

“不过,最终的结果,不过是让南国再度注意起这个当初逃脱的皇子。有人想要借他皇子之身份谋事,也有人怕他真成了气侯,有朝一日会影向到他们的势力……所以,立刻便引来几拔人……”

“几百年下来,朱雀国成为那些势力的战场,不过,终究还是离南国太远,很快便被人忽视乃至忘记。不过,对于一个野心的人来,任何被忘记的都可能被想起……而我的师尊,便是一个有着极大野心的女人。”

蓝心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她早在几十年前,便派了人来了朱雀国,进了漠野,进了天商。我也曾在十几年前,被派来过……”

蓝心突的抬高头,望着远方的天际……

“朱雀国的王室本就是与巫师脱不了干系,漠野的皇室里,已有至少两系是巫师直系……”

说到这里蓝心微微转头,“天商其实也有,甚至是皇后……可惜,那些女子离开得太久远,远到已经忘记了这些,她们甘愿只当一个皇后,只当一个普通的女子,做一个一心为夫的女人。”

“其实这样才好吧!!”

弄墨眼睛微微睁开,扫了她一眼,“妃家呢?”

“是啊,妃家,妃家。谁让天商的帝王太过敏感,那些嫁过去的公主,又太容易忘记,或者,根本就不曾被告之,她们该担负起巫师的责任。”

“所以,当当年我的师尊派人来了之后,她便立刻决定,要重新安排人进入这些地方。朱雀国很容易,因为他们从来不曾忘记过他们的祖宗是谁。”

第961章:诡异的妇人(十)

第961章:诡异的妇人(十)诡异的妇人(十)

“而漠野就比较麻烦了,不过,也不算太麻烦,只需许以重金厚利,再稍微施点小巫术,便可以让他们将性命都交在你的手上。”

“麻烦的是天商,还好,朱雀国有公主嫁进了天商,虽然皇帝防她极严,可还有一个妃家。那本是漠野派进天商来J细。却不想,到是让我们的人占了便宜。妃家老太夫人,可是我师尊最得意的弟子之一。”

蓝心突的诡异一笑,看向弄墨。

弄墨对上她的视线,平静无波澜,任她探究。

不过,她到是有些明白了,当初妃雨菲说的那些话了。

她曾说,她的媚术是跟着老太太学的,想来到是不假。只是,这老太太却是假的……不,也不能说老太太是假的,是她的身份,是假的……

有些混乱,这本来的老太太本应该是漠野派来拢络加监视妃家的人,结果成被南国的人占了便宜。

那老太太教妃家的人学媚术,其用心相当值得考究,不过,妃雨菲是她所教的所有子弟中,天份最高的,这却是一定的。

“我的师尊很厉害,可惜,她的弟子却只是惧她,从来没有一个会真正的敬她爱她。包括那位妃老太太,一旦离开了南国,远离了师尊。她便立刻生了异心……居然真的爱上那个男人……巫师未经允许,是准收徒的……可她却将巫术教给妃家的人……”

“开始,并没有人知道这些,直到我来的那一年,那个时候……妃雨菲才只有三岁,我来时,正好碰上她教妃雨菲巫术,那个时候,我便知道,这妃雨菲的天分极高,若是得到好的教导,将来必定是我,比我那位师姐,甚至可能比我们的师尊都厉害!”

“师姐见到我,立刻便起了杀心,她怕我向师尊告状,她在妃家几十年,除了替那个妃老太爷生了几个孩子,教了几个巫师出来,没有任何建树。可是……我看得出来,她非常开心。”

第962章:诡异的妇人(十一)

第962章:诡异的妇人(十一)诡异的妇人(十一)

“那个时候……”蓝心又是一恍惚,连声音都恍惚起来,几乎飘进云间去。

“那个时候,我刚跟了师尊,她担心我留在南国,会想起不该想的,见到不该见到的,所以,便让我到处去跑……一直到天商,见到师姐……”

“按着师尊的命令,我应该直接绑了她,回师门请罪,或者直接杀了她……”

“可我什么都没做,我告诉她,我会在外面至少再待三年,三年后我会回师门,到时该何去何从,她自己选择。”

蓝心突的一笑,“现在想来,我竟是还有着灵魂的,否则,我如何会心软?会放她三年?”

弄墨扫了她一眼,便再次转开。

蓝心也没指望弄墨会应她,继续说道:“三年后,我回师门,便已传来她的死讯。我的师尊只是淡淡的将那个地方交给另一个弟子,可惜,那个弟子除了一副J滑的口舌外,实在半分能力没有。”

“我有些庆幸,如果有些能力的人被派过去,那么那位师姐的死,只怕就白死了。”

“再接着,便是妃家灭门,再接着,便是夫人你的出现。”

“你的出现实在大大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的。你嫁入东方府,本来我们有派人通知妃雨菲,让她进入妃家,控制妃家上下。可惜,妃雨菲对这些完全不上心,直接来了个无功而返。”

蓝心说到这里,突的一笑,“可笑的是后来被派去的那人,她以为可以轻易控制妃家上下,不想,妃家上上下下,在我那位师姐的调教下,对她的那点小技量早已不放在眼里。如果不是后来,她勾结了宫里的那个人,又弄了妃家的几个不成才的小辈……妃家根本不是她能动的。”

“可她实在是蠢人,一心想要建功,结果却将整个妃家给搭了进去。”

听着她的话,弄墨不由想起,当初妃雨菲作为贴身侍女陪她嫁进东方家,还真是从来不曾做过一点出格的事,见着东方倾城,也只是远远的静静的站着。

第963章:诡异的妇人(十二)

第963章:诡异的妇人(十二)诡异的妇人(十二)

后来让她离开松园,只在园外侍候,她也从无一句话,更不曾主动做什么引起别人的注意。

现在想来,她实在是一个存在感极不强的人啊!可那个时候,她却是一再注意她。

弄墨突的勾了勾嘴角,其实,她注意的事情,也不是妃雨菲,而是她比旁人强的精神力。她向来对这一类人特别敏感。

“还好,我师姐在临死前,早已给妃家众人作了安排,让他们并未死光,妃雨菲更是有她专门调教出来的护卫守护着……”

蓝心继续说着,而弄墨却是扫了她一眼,看来,她知道的也并不是很多。

不过,她却想起当初,在小村子里的时候,那个与妃雨菲同时被救的男子来。她根本不曾记得那人叫什么,只知道那个人像是妃雨菲的影了一般。时刻都在妃雨菲的身边。

可惜,后来便再不曾见到过。

“后来,南国突然需要大量兵士,便派了我过来……漠野并不难,朱雀更容易,而天商,我便想到了那个宫妃,还有妃雨菲……”

“妃雨菲如我预料的拒绝了,不过,我的师尊将我教导的太好,我先是废了她的唯一护卫,又给她所爱的人下了巫术,她若不从,那么,她的爱人便会成为行尸走肉,受尽天下苦痛而死……”

弄墨心突的一跳,“徐少白。”

蓝心轻轻一笑,“不错,徐少白,妃雨菲宁愿自己下地狱,也要救,要护的男人。可惜,终究她还是没救成。”

弄墨慢慢的转头,看向蓝心,“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蓝心眼角微微抽,又强打起气,“怕,徐少白是夫人的邻居,与夫人算是青梅竹马,徐少白等于是死在我的手里……夫人要杀我,也是理所应当,可是……”

弄墨眯着眼睛,心中一阵悲意,面上却是越发冷淡,看着蓝心,只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第964章:诡异的妇人(十三)

第964章:诡异的妇人(十三)诡异的妇人(十三)

“可是……这一切我虽逃脱不了甘系,可真正的凶手,却是我的那个师尊,月练。”蓝心似是突的下定了决心。直直的看着弄墨。

“夫人就算不杀我,活在这世上,对我来说,也只是煎熬,若不是为了报仇,为了再……我早已死去,决不会苟活到如今……”

“夫人的仇人,归结到底是月练,而我的仇人,也是月练。夫人何不利用我,来一起除去这个女魔头,替徐公子报仇,也替令祖报仇?”

弄墨定定的看着蓝心,好一会儿,才突的挥挥手,“我要好好想想。”

蓝心微抿了抿唇,终究还是慢慢的转身,慢慢离开小楼前,回到了紫衣尊者的小院里去。

弄墨却没心思再管她,她突的仰高头,眼睛再一次轻轻闭起。

只是,眼泪仍是慢慢的顺着眼角,一点点的滑下。

错的多离谱啊!!!

原来,看似最无情的人,才可能是最深情的那一个。

看似一再伤人的那一个,才是被伤的最重最深的那一个。

突的,一道阴影挡在她的眼前,温热的手指在她的脸颊轻触。

弄墨猛的睁眼,入眼的是东方倾城有些担心的脸,眼泪更是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东方倾城立刻倾上前,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怎么了?”

弄墨无声摇头,只是在他的怀里尽情流量,直到将心中的憋闷给流尽,她才慢慢抬起头。甩开那些过去,冲着东方倾城嫣然一笑。

“怎么这么久?”

“那两个妇人生了!”

东方倾城见弄墨不说,也不追问,直接顺着她的话题转了开去。

“男还是女?”

“一男一女。”东方倾城抿了下嘴,“那男孩……还是蚁人。”

弄墨静了一下,才又问道:“可有发现?”

东方倾城摇头,“一切正常,只不过……”

他突的从怀里摸出一个手绢递到弄墨面前,“这东西走了。”

第965章:诡异的妇人(十四)

第965章:诡异的妇人(十四)诡异的妇人(十四)

弄墨接过手绢,眨眨眼,随即轻笑,“果然是有人搞鬼。”

东方倾城看向弄墨,弄墨却是笑着借着他的怀抱,直接站了起来,“我去给你做饭。”

望了一眼东方睿的方向,又望望天,“正好,睿儿也可以吃些点心。”

东方倾城放开弄墨,自己却走向东方睿。至于楼前的古全家人和古沁,他望都没望一眼。既然弄墨让他们在这里,必定有原因。

东方睿见到自己的爹,当然开心的很,抛下正玩的不亦乐乎的知天下,直接就冲进东方倾城的怀里。

东方倾城见他玩得一头一脸的汗,又见他累了,便直接带他回楼里。替他洗澡换衣。

正好他们父子两收拾了了,弄墨的饭也做好。一家三口或正而八经的,或是边吃边闹,或纯粹的只是作陪的用了饭。

弄墨趁机告诉东方倾城,蓝心之前说的那些话。

又说了那个古沁身上的古怪。

那紫衣尊者和百变尊者在过了中午才过来,之前他们一回来便直接去了紫衣尊者的小院里。其他人也跟着过去,包括古易和古沁。

蓝心下厨,做了在他们看起来很正常的食物,至少,他们不用怀疑,那些东西是假的。

两个尊者与东方倾城又聚到了书房里,谈论着他们的发现和感想。弄墨哄了东方睿去午睡,便也跟着过来旁听。

只是,还没听几句,蓝心便过来了。她看着弄墨和东方倾城的眼神有些奇怪。虽然弄墨和东方倾城直接无视了那眼神,不过,似乎蓝心自己比较在意。

她说,“古先生让我来告诉夫人,那个妇人来了。”

弄墨先还不解,不过很快便突悟,“那个妇人?”

蓝心点头,“那个妇人来看古姑娘,还送了午饭来。”微微低头,蓝心轻轻勾起了抹冷笑,“那饭很古怪!”

………………今天更新结束…………

强推《妃常淡定:女人,你不怕死么?》

第966章:疑似故人(一)

第966章:疑似故人(一)疑似故人(一)

弄墨只是轻轻点头,“古先生怎么说?”

“古先生接了午饭,现在正准备将人送出来。”

换句话说,这蓝心来回报,其实只是为了让弄墨看一眼那个妇人。

弄墨也不在意,恰好东方倾城他们也在。

东方倾城一向知道,弄墨对于普通人是决不会在意的,如果让她在意了,便说明这人不普通,而现在正是他们毫无头绪之时,便干脆邀了两人一起站在阳台上,看着对面的小院门口,等着那个妇人出来。

那妇人没让他们久等,不一会儿便从小院里走了出来。

果然如古易所说的,很漂亮,虽然年纪不轻,可风韵犹在,一身清爽利落的打扮,让人看着相当舒服和清新。

若是时光再倒退个十年,那女子定也是倾国倾城之流。

不过,这女人长得再好,对于同为女子的弄墨来说,也实在是没什么可注意的。

所以,她只是冷淡的看着对面。

初看之下,除了这女子异样的漂亮外,到没什么特别。不过,既然之前蓝心已经说了,这妇人有问题,那么,就一定有诡异的地方。

刚想着,是不是要下去跟这妇人来个面对面,便突的感觉身边的东方倾城突的一震。

那一震极快便恢复了正常,眨眼之间,如果不是她恰好的靠在他的身上,那么近的贴身感受到了,她一定会以为,那只是她看错了,错觉而已。

可此时,她却是真真实实的感觉到了。

他对底下那个妇人,的确有着特别的反应。

微微侧目,扫了东方倾城一眼,见他正皱着眉看着那个正从小院里走出来的妇人。对于自己的视线,反而视而不见。

弄墨又转开头去看那个妇人,将她的脸彻底的记在眼里。

“咦?”突的,身边的百变尊者突的轻咦出声。弄墨抬眼看去,却见那妇人正对着他们的方向看来,仰头看了许久,突的嫣然一笑,弯腰屈膝,深深的行了一礼。

第967章:疑似故人(二)

第967章:疑似故人(二)疑似故人(二)

那笑可谓是妩媚甜蜜到了极点,可不知道为何,弄墨却觉得那笑,是挑衅,还透着阴深可怖的……恨。

“好执着的一双眼睛!”耳边突的传来蓝心的一声感叹之声,弄墨心中一动,再去看那个妇人,却见那妇人已然调转头,向着混乱之城的方向看起来却极快的走去。

“这妇人有问题?”问话的是紫衣尊者,而他问的是蓝心。

蓝心望了弄墨一眼,随即冲紫衣尊者点了点头,“她是巫师,而且,修的是殇情巫。”

弄墨颇有不解的看向蓝心,“何为殇情巫?”她只知道巫术一般分为黑巫术和白巫术,太细的却并不太懂。

对她来说,管你是什么巫术,总是一般的,以最强横的手段毁了你。

现在听蓝心这么一说,到是有些好奇起来。

“殇情巫……说到底其实巫术都差不多,不外是用毒药,用养虫之术,用媚术,用……各种手段来迷惑世人。只是,他们惯常使用的,喜欢的手段不同,才会有所区分。”

“而殇情巫的手段很多,不过,他们一般都是会因伤情之痛才会下手。被所爱背叛,至亲被伤,或者只是因为嫉妒……”

“总之,便是这施巫者觉是自己被伤了……他才会出手,他们的巫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6.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